新疆歷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疆自古就有人类活动的迹象,为中亚诸多民族活动的场所。新疆最早的居民是属塞种,後受汉人、突厥人及回鹘人壓力,只分布於中亚,其代表性民族是斯基泰人。他們發展出發達的游牧文化。公元前1世紀新疆被納入匈奴的版圖,成為首個統治新疆的非本地勢力。及後漢朝和匈奴不斷爭奪新疆統治權。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汉廷在龟兹建立西域都護府,使得今日新疆地区各國首次在名義上处于中原王朝的附属國的地位,但維持不久。6世纪后,新疆人种和语言逐渐回鹘化。11世纪后,因為伊斯蘭教的傳播开始出现穆斯林民族;而11世纪后新疆开始伊斯兰化后 ,经历过一系列大大小小国家政权统治,18世纪中叶以后分别归属于清朝中华民国,现在则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史前時代[编辑]

考古发现新疆的上古文明可能由塞种人创造,也是媒体中经常提及的西域印欧人。如《史记 大宛列传》和《汉书 西域传》中记载的楼兰古国,早在公元前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国”。它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丝绸之路”的南、北两道从楼兰分道。《漢書·張騫傳》:“月氏已為匈奴所破,西擊塞王。塞王南走遠徙,月氏居其地。”斯基泰即古伊朗碑銘及希臘古文獻中所載Sacae(Sakas)。公元1世紀, 月氏迫使斯基泰向西南遷徙,跨過錫爾河,到達河中地區粟特地方。

早期西域綠洲國家[编辑]

•Kashgar是指疏勒
•Kuqa是指龜茲
•Karaxahr是指焉耆
Turfan:高昌(車師):
•Hotan:于阗
•Shanshan是指樓蘭(鄯善)。

龜茲[编辑]

龟兹,前272年印度阿育王势力扩展到龟兹(今新疆阿克苏地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部分地区),阿育王赐龟兹为太子法益封地。11世紀末,回鶻黑汗王朝改宗伊斯蘭教,對西域諸佛國發起了曠日持久的「聖戰」。14世紀,改宗伊斯蘭的察合台禿忽魯帖木兒對龜茲的佛教教徒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對佛教文化進行了毀滅性的破壞。佛教寺院廟宇被拆毀,佛像被搗毀,佛教經典文獻被焚燒,佛教教徒被屠殺,具有千餘年歷史的龜茲佛教文化被破壞殆盡。當地佛教僧侶或被迫接受伊斯蘭教,或逃往異國他鄉,或抗拒被殺。

樓蘭鄯善[编辑]

早在前2世紀以前,樓蘭就是西域一個著名的「城廓之國」。它東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絲綢之路」的南、北兩道從樓蘭分道。前77年,漢朝使者傅介子刺殺樓蘭王常歸,改立其親漢弟弟尉屠耆為王,改國號鄯善。

于阗[编辑]

于闐地處塔里木盆地南沿,東通且末、鄯善,西通莎車疏勒,盛時領地包括今和田皮山墨玉洛浦策勒于田民豐等縣市,都西城(今和田約特干遺址)。

車師高昌[编辑]

车师,古代中亚东部西域城郭诸国之一。国都交河(今中国新疆吐鲁番西北)。东南通往敦煌,向南通往楼兰鄯善,向西通往焉耆,西北通往乌孙,东北通往匈奴,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商站。从考古发掘上来看,国人操突厥语系Oguz(乌古斯)语支。古代车师人的种族还未完全研究清楚,头骨上显示高加索人种蒙古人种的特征。有人说他们也是铁勒

高昌,位于今日的新疆吐鲁番地区,是古时西域交通枢纽。公元5世纪中叶至7世纪中叶,在这个狭窄的吐鲁番盆地中,曾先后出现四个独立王国,分别是阚氏高昌张氏高昌马氏高昌麴氏高昌贞观二年(628年),著名高僧玄奘曾途经高昌。贞观十三年(640年),设高昌县。到840年漠北回鶻國崩,一部份回鶻人佔據高昌建國,即高昌回鶻

焉耆[编辑]

焉耆又称乌夷、阿耆尼,新疆塔里木盆地東北部古国,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附近。

疏勒[编辑]

疏勒,古代西域绿洲国家-疏勒王国之地。古代居民属印欧种,似操印欧语系语言,自9、10世纪,人种和语言逐渐回鹘化。

其他國家[编辑]

康居,古代生活在中亚地区(包括新疆西部)的游牧民族,活动范围主要在今哈萨克斯坦南部及锡尔河中下游。公元前2世纪,控弦者八九万人;前1世纪末年,人口达六十万,拥有军队十二万,以卑阗城为中心(今塔什干或奇姆肯特)。和所有游牧民族一样,康居人随季节的变化而迁徙。冬季他们南下于锡尔河一带,夏季北上至“蕃内”,两地相距数千里之遥。他们是伊朗人种。康居本身是突厥与斯基泰人的一联盟,现在愈来愈多人认为他们与蒙古时期的康里人有关,他们也成为哈萨克汗国大玉兹的主体。他们与乌孙构成联盟,是哈萨克人的重要族源。

月氏,公元前3世紀至公元1世紀住在北亞,並經常與匈奴發生衝突,其後西遷至中亞。

漢與匈奴爭奪[编辑]

  • 前209年,匈奴冒顿单于即位,尔后统一漠北,歼灭河西月氏,宾服西域三十六国,进军中原。
  •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决心联合西域各国,夹击匈奴,遂使张骞出使西域,前后两次,皆为匈奴所虏,竟得脱。前115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归来。此后汉朝西域之间连接起了丝绸之路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汉廷在龟兹建立西域都護府,使得今日新疆地区各國首次在名義上处于中原王朝的附属國的地位,但維持不久。
  • 烏孫,西漢時由游牧民族烏孫在西域建立了行國,位於巴爾喀什湖東南、伊犁河流域,立國君主是獵驕靡。前蘇聯學者認為烏孫文化是塞人(Saka,即薩迦或塞克,斯基泰人)文化的繼承和發展,並稱塞-烏孫文化,烏孫文化時期是前300年-300年。中國新疆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的學者推斷在先秦时期烏孫自號「昆」,是一個古老的西戎部落,操突厥語春秋戰國時代與月氏遊牧於河西走廊。首領稱為“昆莫”或“昆彌”。
  • 東漢曾設置西域都護府,统治西域諸國,直到公元75年,之後曾在91年到107年間短暫復置。

諸國爭鬥時代[编辑]

  • 4世纪初,西晋因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入侵而覆灭,历史进入五胡十六国时期。此间在中国西北部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不同民族的国家,包括前凉前秦北凉后凉西凉。这些政权都试图保持对新疆诸藩的控制。最终鲜卑北魏重新统一中国北方,控制了今天新疆东南的一部分。疏勒于阗龟兹且末等政权控制了西部,而中央吐鲁番附近则被北凉的延续者高昌所统治。

突厥崛起[编辑]

突厥汗国初期的疆域图

唐帝國統治時代[编辑]

  • 唐太宗贞观八年(634年),龟兹、吐蕃、高昌、女国、石国遣使朝贡。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唐太宗派遣昆丘道副大总管郭孝恪讨伐龟兹,破都城,郭孝恪自留守,龟兹国相那利率众遁逃。那利等率众万余,与城内降胡表里为应攻郭孝恪。郭孝恪中流矢死,将军曹继叔收复都城。贞观二十二年648年设安西都护府,抚宁西域,统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四国。安西都护府治所,在龟兹国城内,管戍兵二万四千人。
  • 唐太宗贞观十四年(640年),唐军佔領高昌,于该地置西州,又于可汗浮图城(今吉木萨尔)设庭州;同年在高昌设安西都护府,后迁至库车,改置为安西大都护府。在之后的二十年间,唐军发动了对西突厥的一系列远征,在657年西突厥彻底投降,670年安西四镇被吐蕃攻佔,693年武周再次佔領。702年在庭州设置北庭都护府,后又升为北庭大都护府,管理天山北麓及新疆东部地区的军政事务,而安西大都护府管理天山南部和葱岭以西的广大地区。唐玄宗开元年间,曾在两大都护府之上设碛西节度使,是当时全国八大节度使之一。非汉民聚居区,则设置羁縻府州。同时,还在龟兹于阗疏勒碎叶(一度是焉耆)设军事建制,史称安西四镇
  • 唐高宗麟德四年(667年)吐蕃陷白州等一十八州,又陷龟兹拨换城。唐朝罢安西四镇。上元中(675年)龟兹王白素稽献银颇罗、名马。

吐蕃入侵和回紇汗國[编辑]

  • 8世纪中叶安史之乱发生时,吐蕃再次在之后的三十年内逐步控制了天山山脉南部的和河西走廊的广大地区,甚至在763年攻占并洗劫了唐朝京城长安。同时,回紇人改族称为回鹘,之后回鹘人控制漠北漠南甚至到中亚的广大地区,包括新疆北部。9世纪中叶后,吐蕃和回鹘都衰落下来,这一地区进入混战时期。

回鹘时期[编辑]

黑汗王国
  • 9世纪之后的中原王朝无暇顾及西域,西域出现了几个国家并列存在的局面。其中主要有高昌黑汗王朝和于阗等地方政权。于阗是古老的塞人居地。唐亡后,于阗尉迟王族执政,与中原地区往来密切,因曾受过唐朝册封而自称李姓。
  • 宋朝咸平四年(1001年)、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六年、天禧元年(1017年)、四年、天圣二年(1024年)、七年、九年、景祐四年(1037年)、熙宁四年(1071年)、五年、绍圣三年(1096年),龟兹前后遣使朝贡十二次。
  • 黑汗王朝在10世纪和11世纪控制今日的新疆西部,在中文的记载中,黑汗王朝是起源于中亚,有一个首都在喀什;起源于中亚的黑汗王朝虽然是操突厥语的民族建立的第一个穆斯林王朝,但力图保存东方王朝的特色,特别是强调与中原的传统联系。在诸大汗称号中,在诸汗铸造的钱币上,经常有“桃花石·卜格拉汗”、“秦之王”、“秦与东方之王”等称号。桃花石和秦都是中亚地区对中国的称呼。喀什噶尔马合木的《突厥语辞典》以及中世纪阿拉伯、波斯文献有多处记载,明确地把黑汗王朝东部疏勒所在的喀什噶尔地区与(摩秦)、契丹并列,认为中国是由此三部组成。黑汗王朝也有与高昌回鹘(维吾尔人的重要源头)作战,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突厥语大词典,有诗把回鹘人说成是最凶恶的异教徒,也因曾支持于阗,两国开战。黑汗王朝后期,阿拉伯字母代替了新疆原住民的回鹘文字母。回鹘的黑汗王朝改宗伊斯兰教,对西域诸佛国发起了旷日持久的“圣战”。
  • 回鹘人(今日维吾尔人之祖先之一)住在今日新疆中部高昌一带(应是汉籍中的西州,即高昌回鹘),信仰佛教,并未指明与疏勒的黑汗王朝的关系。

西遼[编辑]

窝阔台和察合台系汗國[编辑]

  • 13世纪上半叶至14世纪初时,新疆的天山以北地区大部分属于蒙古窝阔台汗国。今伊犁河流域曾设置阿里麻里(阿力麻里)行省,但不久就并入察合台汗国。阿姆河南岸曾设立行省,后并入伊儿汗国。今乌鲁木齐一带曾设置别失八里行省,后一度被察合台汗国占据,后期重新成为蒙古人建立的中原王朝元朝的辖地。14世纪,改宗伊斯兰的東察合台汗秃忽鲁帖木儿对龟兹的佛教教徒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对佛教文化进行了毁灭性的破坏。佛教寺院庙宇被拆毁,佛像被捣毁,佛教经典文献被焚烧,佛教教徒被屠杀,具有千余年历史的龟兹佛教文化被破坏殆尽。当地佛教僧侣或被迫接受伊斯兰教,或逃往异国他乡,或抗拒被杀。
  • 葉爾羌汗國是由东察合台汗国速檀阿黑麻之子蘇丹賽德在1514年於原察合台汗國的舊地上創立的一個國家,可认为是东察合台汗国的延续。至1680年成為準噶爾汗国的附屬國,在17世紀末策妄阿拉布坦時期消亡。

準噶爾汗國[编辑]

清軍攻佔伊犁
  • 明朝初年为防范漠北的鞑靼瓦剌势力於哈密等地區設置衛所;16世紀中葉,吐魯番部強大,1472年,哈密等衛所一度被吐魯番攻破,諸衛內遷,後復,1514年再度被併。15世紀後半期後,西北諸衛全部喪失,明朝最後放棄新疆,退守嘉峪關
  • 17世纪,准噶尔(蒙古的一支)以伊犁为基地建立庞大的游牧帝国,即准噶尔汗国
  • 1697年,经过激烈的战争后,清军联合策妄阿拉布坦击败了准噶尔汗国大汗噶尔丹,立其为新准噶尔大汗,控制了新疆东部。隨後將天山南路(回部)置於直接統治之下。1727年策妄阿拉布坦之子噶尔丹策零即位,1745年因瘟疫爆发染病而终。其次子策妄多尔济那木扎尔遂即位,但因不善执政使得准噶尔国内动乱。噶尔丹策零长子喇嘛达尔扎1750年杀弟夺权,众人亦不服。达瓦齐遂于1753年夺权并任至1755年,期间与其手下策妄阿拉布坦外孙阿睦尔撒纳反目。1755年,阿睦尔撒纳降于清廷,攻占固勒扎,大破达瓦齐。阿睦尔撒纳自命准噶尔大汗,并求助于俄国,圖謀恢復獨立。

大清帝國統治時代[编辑]

参见:兆惠阿桂锡伯族左宗棠刘锦棠

清軍在葉爾羌與大小和卓交戰
  • 1759年,清朝平定回部大小和卓之亂,采用伯克制和军府制,開始統治南疆。其后大和卓之孙和卓玉素普张格尔等数次回国叛乱。回部之前在准噶尔暴力统治之下。而准噶尔部的灭亡也导致新疆及中亚部分(吉尔吉斯斯坦全部,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部分,哈萨克斯坦东部)完全伊斯兰化。之前此区域统治民族准噶尔部蒙古全民信奉藏传佛教。1762年,清朝在伊犁设立伊犁将军,统一行使对天山南北各地的军政管辖。
  • 1826年大和卓之孙张格尔依附英国叛乱,后被擒至北京处死。
  • 1862年至1873年,同治回乱陕甘回变),在中国陕西甘肃爆发的一次境内的回族对汉族之间的仇杀。它维持了十年多,波及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和新疆等地区,最后被以汉人湘军为主的清朝军队镇压。而同治回乱的很多穆斯林首领也退到新疆,或借道新疆逃往俄罗斯帝国
  • 与此同时,19世纪中叶,俄罗斯帝国威胁清朝的整个北部边境。1864年的塔城条约将新疆西北部巴尔喀什湖以南大片土地割让给俄国,这些土地现在分别属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
  • 1864年,新疆庫車发生叛乱,隨後蔓延到喀什噶爾伊犁塔城。1865年春,邻国浩罕汗国的塔吉克人阿古柏喀什进入新疆,扶持布素鲁克建立哲德沙尔汗国。1867年,阿古柏将“哲德沙尔汗国”改稱“洪福汗国”,自命为汗,攻占库车、库尔勒,佔領天山以南的南疆,介入英俄的大博弈,得到英俄两国支持。随着阿古柏的扩张,大批乌孜别克族人进入新疆,成為今天新疆一個重要的少數民族之一。而南疆的傳統民族維吾爾族也進入北疆,成為全新疆的主要民族之一,在此前蒙古族在北疆自元朝來一直佔據主要民族的地位。
  • 1871年,俄国侵占包括伊犁城(伊宁市)在内的伊犁河谷,当时清朝在新疆只剩下塔城哈密等少数据点。
  • 1875年,清朝陕甘总督左宗棠就任钦差大臣,督办新疆事务。到1877年底,清军陆续收复了中亚浩罕汗国阿古柏侵占了多年的天山南北,史稱「清军收复新疆之战」。1881年,清政府收复被俄国占领长达11年之久的伊犁地区。1884年(光绪十年)11月19日,清政府颁发上谕,任命刘锦棠为新疆巡抚,魏光焘为新疆布政使,标志着新疆省的正式l建立。新疆省,实行与中国本部18省一样的行政制度,由巡抚统管全疆各项军政事务,新疆政治中心由伊犁移至迪化(今乌鲁木齐)。[2]

中華民國[编辑]

集會中的穆罕默德·伊敏(前排穿黑衣者)
  • 盛世才前期依靠苏联支持巩固政权,还邀请中共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人到新疆工作。后期和中共决裂,1943年在新疆杀死了共产党人。在整个抗战期间,新疆相对独立,是抗战的大后方。盛世才还派军支持了绥远抗战等战役。

中華人民共和國[编辑]

1950年代,随着大量解放军开垦新疆,王震申请中央组织妇女进疆,7千多名湖南年輕女性被政府安排遠赴新疆天山一帶與幹部及男兵組成家庭[4][5]。1955年之后,由于支边青年知识青年大规模进入新疆,中央军委的计划实际停止实施,新疆组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6]

欧美西方国家指控中国新疆再教育營中存在語言及文化清洗[18][19],报道称再教育营破坏了维吾尔族等民族的伊斯兰信仰[20],强迫他们唱红歌、吃猪肉、喝酒[21][22][23][24][25],拒绝照做的人会被罚禁食、坐老虎凳以及不让睡觉等[26][27][28]。据报道,再教育营内还发生了強制分離孩童父母等行爲[29][30],一些妇女表示曾被迫接受绝育手术、否则就会被送到集中营,有学者形容其为“人口灭绝”或“种族灭绝”[31][32][33][34][35]。而伊斯兰国家普遍反对欧美媒体的说法,例如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成员国当中,没有一个国家公开指责中国迫害穆斯林。[36][37]该组织有57个成员国,而且是“穆斯林世界的集体声音”。该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在通过的保护穆斯林权益的决议案中,对中国邀请大会秘书处前往访问表示欢迎,同时“称赞中华人民共和国照顾本国穆斯林公民的努力”,并期待与中国进一步合作。[38]成员国内批评媒体试图“在新疆问题上危言耸听”。[39][38]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连线专访。当被问及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以“新疆存在种族灭绝”为由不派官方代表出席北京冬奥会时,伊姆兰·汗表示,那里和西方媒体描述的完全不同。[40]2019年,有包括多个伊斯兰国家在内的37国致信联合国,明确支持中国的新疆政策。[41][42][43]

参考文献[编辑]

该组织有57个成员国,而且是“穆斯林世界的集体声音”,因此声明引人瞩目。

但这种立场上个月出现了变化。该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3月初开会,在通过的保护穆斯林权益的决议案中,对中国邀请大会秘书处前往访问表示欢迎,同时“称赞中华人民共和国照顾本国穆斯林公民的努力”,并期待与中国进一步合作。

  1. ^ 从“斌静案”看清代驻疆官员与新疆的稳定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4-20.
  2. ^ 杜继东. 清末新疆建省研究综述. [2009-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4) (中文(简体)). 
  3. ^ 谢德铭. 陶峙岳与酒泉起义. 责任编辑:张慧玲.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来源:《人民政协报》. [2021-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4) (简体中文). 
  4. ^ 王颖;石彤. 新疆支边妇女寻求“解放”的进疆选择 The Determination of Moving into Xinjiang for Those Women Who Support the Border Regions and Pursue for Liberation.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 2014, (第4期): 84–88. 
  5. ^ 戴安林. 王震与八千湘女上天山. 文史春秋. 2016, (第9期): 49–54. 
  6. ^ 姚勇. 《20世纪50年代女兵进疆与新疆稳定》. 新疆社会科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 新疆社会科学院). 2011, (2011年第4期): 148–151. ISSN 1009-5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1) (简体中文). 
  7. ^ 纽约时报:中共文件显示习近平主导新疆镇压. 美国之音(中文). 2019-11-17 [2020-0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7). 
  8. ^ 新疆再教育营关人或近百万 警察抓人有指标. 美国之音中文. [2018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8). 
  9. ^ 中国如何对少数民族进行“教育转化”. www.cn.nytimes.com. [2018年5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6). 
  10. ^ 美智库: 新疆严控手段与德国纳粹如出一辙. www.cn.nytimes.com. [2018年7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11). 
  11. ^ 新疆“改造营”关押超百万 强迫放弃信仰. chinaaid.net. [2018年5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7月28日). 
  12. ^ 联合国称有100万维吾尔人关进政治营中. BBC新网. [2018年8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0). 
  13. ^ U.N. Panel Confronts China Over Reports That It Holds a Million Uighurs in Camps. 纽约时报. [2018年8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1). 
  14. ^ U.N. says it has credible reports that China holds million Uighurs in secret camps. 路透社. [2018年8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0). 
  15. ^ 联合国:可信报告揭示中国秘密关押上百万维吾尔人. rfi.fr. [2018年8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1). 
  16. ^ 联合国对新疆再教育营“深表关注”. www.dw.com. [2018年8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2). 
  17. ^ 新疆“再教育营”受到赞扬不断 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坚持宗教中国化. www.cn.rfi.fr. [2018-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13). 
  18. ^ “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的镇压行动. 人权观察. 2018-09-09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19. ^ 美专家: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自由亚洲电台.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20. ^ 新疆“改造营”关押超百万 放弃信仰. 對華援助協會. [2018-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 
  21. ^ “我们被强迫吃猪肉、唱红歌”. 德国之声.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22. ^ 猪年春节:新疆有穆斯林被强迫过春节吃猪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02-06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23. ^ 常新. 新疆學校開「吃豬肉」課漢化維族師生 杜絕維語強推漢語教育. 《寒冬》. 2020-04-15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臺灣)). 
  24. ^ 深度访谈:新疆“再教育营”的虚与实. 多维新闻.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25. ^ 踐踏宗教信仰 中國逼穆斯林吃豬肉喝酒. 新头壳.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0) (中文). 
  26.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8-10-23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中国大陆)). 
  27. ^ 中国拘押穆斯林升级“再教育”营扩张.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1). 
  28. ^ 新疆伊犁被羁押者每次仅睡两小时 官威胁获释者披露内情将灭家族. 对华援助协会. [2018-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6) (中文). 
  29. ^ 新疆维吾尔人:“中国,我的孩子在哪里?”. 英国广播公司. 2019-07-05 [2019-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30. ^ Samuel, Sigal. China's Jaw-Dropping Family Separation Policy. 《大西洋》(The Atlantic). 2018-09-04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美国英语). 
  31. ^ 专访:北京透过强制绝育对维吾尔人进行「人口灭绝」. 德国之声.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32. ^ Ivan Watson, Rebecca Wright and Ben Westcott. Xinjiang government confirms huge birth rate drop but denies forced sterilization of women.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3) (英语). 
  33. ^ Adrian Zenz. Sterilizations, IUDs, and Mandatory Birth Control: The CCP's Campaign to Suppress Uyghur Birthrates in Xinjiang.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2020-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0) (美国英语). 
  34. ^ 中国“强制新疆维族妇女节育绝育”:敏感话题的七个关键看点. 英国广播公司. 2020-06-30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35. ^ 研究报告指中国强迫维吾尔人做绝育手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6-30 [202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4) (中文). 
  36. ^ 为何穆斯林国家不愿护卫中国穆斯林?. Human Rights Watch. 2018-11-08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中文(简体)). 
  37.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专访:中国迫害维吾尔人 伊斯兰国家为何沉默 | DW | 06.12.2019. DW.COM.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中文(中国大陆)). 
  38. ^ 38.0 38.1 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伊斯兰国家被迫转变立场. 美国之音.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8) (中文). 
  39. ^ 巴基斯坦总理谈新疆问题指责西方“虚伪”:历史与现实因素. BBC News 中文.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0) (中文(简体)). 
  40. ^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新疆并非西媒描述的那样. world.huanqiu.com.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1). 
  41. ^ sina_mobile. 37国联合支持中国新疆治理 有不少还是伊斯兰国家. news.sina.cn. 2019-07-14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42. ^ 37国联合支持中国新疆治理,这才是正义!_新华报业网. www.xhby.net.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43. ^ 多维新闻. 37国驳斥西方指责力挺新疆政策 北京回应|多维新闻|中国. 多维新闻. 2019-07-15 [2022-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