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格林納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入侵格林纳达
冷战的一部分
CH-53D HMM-261 Grenada Okt1983.jpeg
一架隶属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西科斯基CH-53海上种马直升机悬停在苏联制的防空武器前
日期: 1983年10月25日-12月15日
地点: 格林纳达
結果: 美國加勒比维和部队(CPF)取得决定性胜利。
參戰方
 美國
 牙买加
 巴巴多斯
 多米尼克
 圣卢西亚
 安地卡及巴布達
 聖文森及格瑞那丁
 圣基茨和尼维斯
 格瑞那達
 古巴
提供物資:
 蘇聯
 东德
 保加利亚
 利比亞
 朝鮮
指揮官和领导者
美國 約瑟夫·麥特卡夫英语Joseph Metcalf III
美國 諾曼·史瓦茲柯夫
格瑞那達 Hudson Austin
古巴 Pedro Tortolo
兵力
美國:
7300名士兵
東加勒比國防軍:
353名士兵
格瑞那達軍:
1500名士兵
武裝民兵:
數千名民兵
古巴:
722名人員(主要是軍事工程師[1]
伤亡与损失
美國:
19人陣亡
116人受傷
格林納達:
45人陣亡
358人受傷
古巴:
25人死亡
59人受傷
638人被俘[2]
24名格瑞那達平民喪生

入侵格瑞那達英文Invasion of Grenada,1983年10月25日—10月27日)是美國格瑞那達展開的軍事入侵行動,作戰代號為緊急狂暴行動(Operation Urgent Fury)。格瑞那達是一個位於委內瑞拉北部100英里(160公里),人口僅十萬多的加勒比海島國,在當地發生了一場軍事政變,推翻了一個成立不久的的革命政府。美國以保護僑民和應東加勒比國家組織請求干預為由,與牙買加多米尼克巴貝多等7個加勒比海國家聯合出兵格瑞那達。這場入侵的結果導致格瑞那達的政府被推翻,但由於美國介入他國內政、冷戰政治和古巴的積極參與,使得這場軍事行動充滿了爭議性。之後,政府狀態不穩定的格瑞那達又被重新納入英聯邦的管轄下。

格瑞那達於1974年自英國獨立,但1979年推崇馬克思列寧主義新寶石運動党(New Jewel Movement)发动革命废除了該國的憲法。經過1983年的內部權力鬥爭结束了以莫里斯·毕晓普为總理的政府。在1983年10月25日入侵開始時,美國部隊(近10000人)、牙買加和地區安全體系(RSS)(約300人[3]),打敗了哈德遜奧斯汀領導的軍政府士兵。

英國加拿大聯合國大會,譴責這場入侵是公然違反國際法[4]。而這場行動得到了美國以及格瑞那達各階層人民的廣泛支持。[5]10月25日被定為國定假日,在格瑞那達,被稱為感恩節,以紀念這一事件。此外,在2009年5月29日,格瑞那達政府將薩利內斯國際機場正式改以被殺害的前領導人莫里斯·毕晓普命名。

背景[编辑]

1983年10月1日,一輛被美軍擄獲的BTR-60PB英语BTR-60裝甲運兵車

埃里克蓋裡英语Eric Gairy于1974年领导格瑞那達從英國的統治下獨立。他在職期間恰好是格瑞那達發生內亂的時候。政治環境高度緊張,儘管埃里克蓋裡领导的格瑞那達統一工黨英语Grenada United Labour Party宣稱获得1976年大選的勝利,然而反對黨並不承认選舉結果是合法的。內亂发生在政府支持者与新宝石运动党英语New Jewel Movement(NJM)之间。在70年代末,NJM開始計劃推翻政府,其黨員開始在格瑞那達以外的地方接受軍事訓練。在1979年3月13日在埃里克蓋裡访问纽约之际,莫里斯·毕晓普英语Maurice Bishop領導下的NJM發動武裝革命,推翻了埃里克蓋裡的政府,並建立了人民革命政府英语People's Revolutionary Government (Grenada)。然後中止憲法,新寶石運動党为执政党,毕晓普成為了格瑞那達總理,一直擔任到1983年。其他政黨的活動都被禁止,亦不再舉辦選舉。在國際上,人民革命政府很快變成像古巴和其他的共產主義政府。

1983年10月13日,激进派领导人、副總理伯納德·科尔德英语Bernard Coard非法奪取政權,毕晓普被軟禁。大規模抗議行動使得毕晓普一度成功逃離拘留所和重新建立他的勢力。但是毕晓普最終被抓獲,一些忠於毕晓普的政府官員被殺害。哈德遜·奧斯汀英语Hudson Austin领导的政府军随后介入,成立“革命軍事委員會”來接管政权。在英国驻格瑞那達的總督府,总督保羅·斯庫恩英语Paul Scoon被軟禁。軍隊並宣布了一項為期4天的宵禁,任何外出的人都會受到處決。

美國入侵後,古巴發布了一系列的正式文件,根據這些文件,10月20日,莫里斯·毕晓普被謀殺的消息被報導。古巴試圖保持對关系到对格瑞那達人民重要的基本服务的技術和經濟合作和經濟援助。

東加勒比國家組織(OECS)呼籲美國,格瑞那達的情況已經影響到加勒比海地區。美國政府已經決定採取軍事行動。美國官員表示一個政治動盪的國家太靠近美國邊界,以及保护在格瑞那達聖喬治大學进修的醫學科美国學生,可作為軍事行動的理由。

在1983年10月22日,菲德爾·卡斯特罗發出了訊息,命令在格瑞那達的古巴工人,如果美國入侵,不應採取任何行動,除非他們受到美軍直接襲擊。美國靠近聖喬治大學和撤離本國公民,古巴人是完全不干預。

在10月26日,華盛頓郵報報導,在午夜召开的新聞發布會上,约100個外國記者與當地記者参加,卡斯特罗发表了讲话,证实了美国入侵格瑞那達的基本事實。来自美國的消息證實美军10月23日傍晚到深夜出发,10月24日空降登陆。之後,波士頓環球報也報導了此消息。

里根政府發言人拉里斯皮克斯說:美國无法相信古巴和格瑞那達的保證,在格瑞那達的美國公民將是安全的。因為這是一個胡扯比賽,我們並不知道是誰負責。

機場[编辑]

等待離開格瑞那達島的美國學生。

英國古巴利比亞阿爾及利亞和以及其他國家的幫助下,莫里斯·毕晓普政府開始興建薩利內斯國際機場英语Maurice Bishop International Airport。該機場的興建計劃由英國政府在1954年首次提出,當時格瑞那達還是英國的殖民地。機場設計師是一名加拿大人,运营商為英國政府,以及一間倫敦的公司。美國政府指責格瑞那達興建機場是要幫助蘇聯和古巴在加勒比地区的军事部署,並協助蘇聯和古巴向中美洲叛乱集团運送武器。然而毕晓普政府稱,興建機場能夠讓商用飛機運載遊客,但專家指出商用飛機無法降落在格瑞那達島的北部機場。也不能在現有的機場降落。

1982年,當時美國眾議院羅恩·德勒姆斯英语Ron Dellums受格林纳达总理邀请,组成调查团,前往调查事實真相。德勒姆斯公布了他在格瑞那達的調查結果:

根據我個人對格瑞那達興建中的新國際機場的觀察、討論和分析,我的結論是這個興建計劃是專門以經濟發展為目的的,并不是被用於軍事用途……美國政府指責對這一機場对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軍事威脅,我認為這是荒謬的,傲慢和毫無根據的。

1983年3月,美國總統里根開始發出警告,称蘇聯和古巴軍事化的薩利內斯國際機場是對美國和加勒比地區的威脅。他說,9000英尺(2700米)的跑道和儲油罐是商業飛行裡不需要的,而且有證據指出,薩利內斯國際機場将成為古巴和蘇聯空軍基地。

入侵[编辑]

格瑞那達的地圖,其位置在加勒比海

入侵行動於1983年10月25日05:00開始,是美軍自從越南戰爭以後所進行的第一個重大行動。為了此次行動,美軍投入多個陸軍單位和特種作戰單位組成聯合特遣部隊120。行動的總司令是美國海軍第二艦隊司令: 約瑟夫梅特卡夫中將。戰鬥持續了數天,7000名美軍以及300名的東加勒比國防軍達成了目標。聯軍在行動中遭遇到約1500名格瑞那達士兵和大約700名古巴建築工人。另有一說這些古巴工人其實是古巴特種部隊與作戰工兵。蘇聯、北朝鮮、東德、保加利亞和利比亞也派出了60個軍事顧問。

美國官方消息指出,部分防守聯軍準備充分,部屬位置精確並頑強抵抗,以至於美軍必須在10月26日傍晚增援兩個戰鬥營投入作戰。擁有陸海空優勢的聯軍部隊、在攻擊直升機和海軍艦炮的支援下,擊潰了。

美軍投入近8000名陸軍士兵、海軍士兵、空軍飛行員和海軍陸戰隊員參加緊急狂暴行動,東加勒比國防軍也投入353名士兵。美軍有19名士官兵陣亡、116名受傷;古巴部隊則遭受25名陣亡、59人受傷、638名被俘。格瑞那達部隊共有45名陣亡、358人受傷,另外至少有24名平民在戰鬥中被波及而失去生命。

美國國內的反應[编辑]

聯軍入侵格瑞那達

入侵一個月後,時代雜誌形容它擁有“廣泛的民眾支持”。一個國會研究小組得出結論,認為入侵格瑞那達是正当的,因為大多數研究小組的成員認為,在一個爭奪中的機場附近的一所大學中的美國學生有可能像四年前的美國駐伊朗外交人員一般被劫持為人質。因為該小組的報告引起眾議院議長蒂普·奧尼爾改變他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從反對轉而支持。[5]

不過,一些研究小組的成員對調查結果存在異議。眾議員路易斯·斯托克斯說:“入侵前沒有一個美國的孩子或者美國公民處於危險中或者被劫持為人質。”國會黑人核心小組譴責格瑞那達入侵,而7名民主黨的國會議員在特德·韋斯領導下發動了一次針對雷根彈劾決議,但是沒有成功。[5]

在1983年10月25日晚間的新聞節目夜線中,主持人泰德·科佩爾通過電話連線了格瑞納達的醫科學生,這些學生聲明他們很安全,並沒有感到身處危險之中。而在第二天晚上,依然通過電話連線的方式,醫科學生們告訴科佩爾他們非常感謝這次入侵行動,也非常感謝陸軍遊騎兵們,因為他們很有可能因此免於一死。國防部官方正式向這些醫科學生保證,他們可以在美國的醫科學校完成他們的學業。[6][7]

國際社會的反對和批評[编辑]

入侵計劃的地圖。

在108票贊成、9票反對(美國、以色列、牙買加、巴貝多、多米尼克、薩爾瓦多、安提瓜和巴布達、聖露西亞、聖文森及格瑞那丁、格瑞那達等國投反對票)、27票棄權的情況下,聯合國大會通過了38/7號決議,決議中表示大會「對於在格瑞那達的武裝干涉深表痛惜,這公然違反國際法並破壞了國家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國政府稱,美國的干預是完全的霸權主義行為。蘇聯政府認為,格瑞那達一直以來都反對美國威脅,入侵違反了國際法。而如果此次侵略順暢無阻的話,不受美國喜歡的小國將會倍感不安。一些國家的政府表示美國的干預是回到野蠻時代的行為,其他國家的政府聲稱美國的侵略違反了若干條約和公約。[8]

一項類似的決議在聯合國安理會得到討論,儘管得到廣泛的支持,但最終還是被美國否决。

格瑞那達是英聯邦的一部分,美國和東加勒比國防軍入侵後,其他英聯邦成員。英國、加拿大、千里達與托巴哥等,強烈反對入侵。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親自反對美國入侵格林納達,她的外交大臣杰弗裡豪,英國下議院宣布在入侵的前一天,他不知道美國的干預。美國雷根總統,向柴契爾夫人說:沒有要考慮入侵。雷根後來說:她很強硬,繼續堅持要求我們取消對格瑞那達的登陸。我不能告訴她,其實已經開始。

入侵後,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致函美國總統雷根:无论其政权多么不引人注意,這一行動將被視為西方國家对一個獨立小國家内务的干涉。我請你們考慮這一背景下,我們更廣泛的東西方關係和事實,我們將考慮在未來數天,目前我們的議會和人民的選定巡航導彈在這個國家……我不能隱瞞、我深感不安,你的最新的通訊,全文仍然保密。

入侵之後[编辑]

1983年,A-7E在獨立號航空母艦上

美軍勝利之後,格瑞那達總督保羅斯庫恩宣布恢復憲法,任命新政府並在該年十二月舉行選舉。美軍繼續留在格瑞那直到在12月,美國駐軍素包括憲兵、特種部隊,以及一個專門情報分隊。這些駐軍的主要任務是協助格瑞那達軍方與警方維持秩序。

此次入侵行動凸顯美國政府對於資訊的公佈在流程上與系統上均有嚴重問題。時代雜誌指出,入侵行動三個星期後公開資訊仍然混亂。例如:美國國務院謊稱,發現了一個集體墳墓, 其中有100具格瑞那達人民屍體。推測這些人為共產黨軍隊所殺害。入侵行動副司令:諾曼施瓦茨科普夫少將宣稱:在入侵行動期間,美軍擊斃格瑞那達160名士兵和71名古巴人。美國國防部公布的數據則較少。共59名古巴和格瑞那達士兵陣亡。而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所出的數據甚至更低。

美軍在行动中亦暴露出一系列问题。由于行动准备时间不够充分,所以情報極度缺乏。加上入侵部隊是由各軍種組成的零時任務編組。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例如:美军行動前不清楚須被撤離的學生實際上是分散在兩個不同的校區。以至於美軍在預計到達時間的30個小時之後,才與第二校區的學生會合。提供給士兵的地圖甚至是觀光用地圖,因此圖上没有标识地形,也没有标注重要地点。美军只能在部分地图上临时手繪标注出机场跑道的位置。美國海軍與空軍为行动提供了舰炮火力,舰载攻击机與對地攻擊機的支援,但由於地圖簡陋不精準. 地面部隊無法廳供精確座標給支援的海空軍。以至於出现误伤,导致地面人员伤亡。

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重構法案[编辑]

美國傘兵空降在格瑞那達島

美国国防部表示需要加强美军各部门之间的沟通。美國國會調查的許多報告的問題,由此催生了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重構法案(1986年。L.99-433),这是二战结束以来对美军军事组织、军事理论和行动程序影响最为深远的法案之一。

在戈德華特-尼科爾斯所作的最徹底的變化,美國國防部,因為該部成立於國家安全法1947年。在戈德華特-尼科爾斯返工的指揮體系美國軍隊。它增加了權力主席的參謀長聯席會議,創造了真正統一思想,聯合美國軍隊(即陸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和海軍部隊的組織指揮下)。在1987年首批重組造成無論從國防部的分析和立法形成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

格瑞那達緊急狂暴行動參戰單位[编辑]

美國陸軍[编辑]

M102榴彈砲正在射擊中。
  • 第22海洋兩棲作戰部隊
  • 第82空降師 (大隊伍)
  • 第27工兵營
  • 第21戰術空中支援中隊
  • 美國空軍國民警衛隊 - (提供近距離空中支援)
  • 第437軍事空運聯隊 - (提供空運中支援)
  • 第16次特別行動部 - (提供運輸機和武裝直升機)
  • 第33戰術戰鬥機聯隊 - (提供空中掩護優勢)
  • 第75遊騎兵團
  • 第一特種部隊作戰部隊:三角洲部隊
  • 160特種作戰航空團(空降)
  • 第五氣象中隊

美國海軍[编辑]

格瑞那達緊急狂暴行動
進攻格瑞那達的路線圖
  • 兩棲中隊號 (LPH-9)
  • 巴恩斯特布爾縣號 (LST-1197)
  • 馬尼托瓦克號 (LST-1180)
  • 斯內林堡號 (LSD-30)
  • 特倫頓號 (LPD-14)
  • 獨立號 (CV-62)
  • 里士滿光特納號 (CG-20)
  • 孔茨號驅逐艦 (DDG-40)
  • 卡倫號 (DD-970)
  • 穆斯布魯格號 (DD-980)
  • 克利夫頓斯普拉格號 (FFG-16)
  • 擂缽號 (AE-21)與侵襲戰術規劃和動手操作控制進行了空軍參謀部的獨立號航空母艦

此外,以下船隻為支援:

  • 美利堅號(CV-66)
  • 阿奎拉號(PHM-4)
  • 奧布里惠譽號(FFG-34)
  • 布里斯科號(DD-977)
  • 樸次茅斯號(SSN-707)
  • 美國海軍恢復中心(ARS-43)
  • 塞班號(LHA-2)
  • 桑普森號驅逐艦(DDG-10)
  • 塞繆爾艾略特莫里森號(FFG-13)
  • 金牛號(PHM-3)和USCGC大通號巡邏艇(WHEC-718)

以及海軍海豹突擊隊海豹四隊海豹六隊

東加勒比國防軍[编辑]

東加勒比國防軍
  • 加勒比和平部隊-Caribbean Peace Force (CPF)
  • 地區安全體系(RSS)
  • 多國部隊-由以下七個國家組成:

其他[编辑]

2008年,格瑞那達政府宣布將建立一個紀念碑,以紀念在入侵中喪生的古巴人。當時的公告古巴和格瑞那達仍設法找到一個合適的地點來建立紀念碑。

在1986年克林伊斯威特的電影《傷心嶺》,描述入侵格瑞那達從美軍觀點來呈現戰況。

在1984年,東歐當時在抵制美國的洛杉磯奧運會。其中包括蘇聯,是為了報復在1980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時,西方因而抵制莫斯科奧運會

參考[编辑]

註腳[编辑]

來源[编辑]

1. ^(英文) Ronald H. Cole, 1997, Operation Urgent Fury: The Planning and Execution of Joint Operations in Grenada 12 October - 2 November 1983 Joint History Office of the 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Washington, DC 2006年11月9日,於2010年1月2日查閱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