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洛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洛因
IUPAC命名
(5α,6α)-7,8-去氢-4,5-环氧-17-甲基吗啡烷-3,6-二醇二乙酸酯
(5α,6α)-7,8-didehydro-4,5-epoxy-
17-methylmorphinan-3,6-diol diacetate (ester)
識別
CAS號 561-27-3
ATC編碼 N02AA09
PubChem CID 3592
化學性質
化學式 C21H23NO5 
分子量 369.41
药代动力学性質
生物利用度 <35%
蛋白結合 0% (35%代谢为嗎啡)
代謝 肝臟
半衰期 2-3小時
排泄 90%以glucuronides經腎臟排出,其餘經排出。
治療考量
懷孕分級  ?
合法狀態 違禁藥物 (S9) () 附錄一 () ? () 附錄一 ()
依賴傾向 非常高
途徑 肺部吸收,肠胃吸收,皮下注射吸收,口服,直肠吸收
拜爾在美國賣廣告,推介用海洛英止咳

海洛因英语heroindiacetylmorphine),学名二乙酰吗啡;又譯海洛英

在医学上,海洛因可作为强效镇痛药物,用于心脏病、外伤、手术后的剧痛。因为有强烈的成瘾性,也被用作强效毒品,俗称「白粉」或「白麵兒」;台灣又稱「四號」,香港又稱「四號仔」、「软仔」。

世界各国对海洛英控制相当严格,販運海洛英屬嚴重罪行,可判處罰款、終身監禁死刑,但因它售價高昂、成癮性強,至今仍為多國最常走私的毒品之一。

起源[编辑]

19世纪分析发现鸦片的药效主要来源于其中的生物碱可待因吗啡。1874年,任職倫敦聖瑪莉醫院的化學家偉特(C.R Wright)第一次合成海洛因。他把嗎啡醋酸酐加热,得到二乙酰吗啡。該化合物之後送到英國曼城奧雲士學院(Owens College)研究。該學院把海洛英注射到犬隻白兔体内,牠們當時有驚恐、渴睡、瞳孔放大、流大量口水、有欲吐的跡象、呼吸最先加速然後紓緩,心跳減弱而不正常等。[1]偉特并未继续研究该药物。

1897年,德國拜爾藥廠化學家菲力克斯·霍夫曼再次合成二乙酰吗啡(11日前,他剛成功將阿斯匹林製成藥物)。他本希望合成可待因——药效和成瘾性都较小的药物。海洛英(Heroin)的名字由拜爾藥廠註冊,該字或源自德文heroisch一字,意指英雄,因为海洛因會给服用者一种英雄般的感觉。1898年至1910年,海洛因作为一种止咳处方药出售,拜耳公司以不會上癮的嗎啡作招徠。後來始發現該藥在肝臟中會代謝成嗎啡,令拜爾藥廠颜面扫地。

代谢[编辑]

口服后,海洛因经过首过代谢,脱去乙酰基,转化为吗啡。[2]如果通过注射,海洛因就可免去首过效应,因为它比吗啡有更强的亲油性,因此可以迅速越过血脑屏障[3]在大脑里,它会转化为3-单乙酰吗啡和6-单乙酰吗啡,后者会转化为吗啡,与大脑中的μ-鸦片受体结合,发挥药效。海洛因自身和该受体的结合力弱。[4]

服用[编辑]

海洛英一般處於白色粉末狀態,故俗稱白粉,苦味,吸食者一般將注射入體內,亦有人會口服、直接用鼻吸入粉末以及煙霧等。以鼻吸入海洛英俗稱為「追龍」。吸食者会事先备好锡铂纸和中空吸管,然后把碾压成粉末状的海洛因放在锡纸上,下面用火机焰火炙烤,吸食者嘴含吸管强吸炙烤后产生的白色烟雾,并通过呼吸通道进入肺部被吸收。这种烫食法占吸毒者中近六成的比例。一般吸食者會將白粉混入其他雜質,如粉筆的粉或葡萄糖,亦有人混入安非他命巴比妥酸鹽,部分人會因此吸食過量致死,部分注射食者會共用針筒,因而染上愛滋病肝炎[5]

影響[编辑]

毒性比較[编辑]

資料來自權威醫學期刊:The Lancet關於常見管制藥品其傷害性及成癮性比較, 包括煙、酒。

上圖可以顯示,合法毒品菸(tabacco)酒(alcohol)的傷害性及成癮性其實不低。資料來自權威醫學期刊:The Lancet。(縱軸是成癮性、橫軸是傷害性)


生理反應及成癮[编辑]

海洛因对CNS的作用比较复杂,即有兴奋作用又有抑制作用,其镇痛、镇咳、镇静及呼吸抑制等属抑制作用;而恶心、呕吐、瞳孔缩小、欣快感等则属于兴奋作用。

镇痛作用 海洛因的镇痛作用极强,镇痛效力比吗啡强4~6倍,对各种原因引起的钝痛、锐痛、内脏痛皆有效。海洛因在镇痛的特点是不仅意识仍然存在,而且所有感觉也都存在,且对用药者的运动和智力功能亦无影响。海洛因具有选择性镇痛的特点,对伴有情绪成份的疼痛效果尤为明显,对慢性、持续性钝痛的作用强于间歇性锐痛。海洛因的镇痛作用机制与内源性阿片肽相似,主要发挥体内抗痛系统对疼痛的调节作用,提高痛觉阈值,从而减轻机体对疼痛的感受;海洛因还可阻止痛觉神经冲动的向心性传导,使痛感受与痛反应分离,从而减轻疼痛;海洛因除减轻疼痛外,还具有镇静催眠作用,同时其作用还涉及到边缘系统,能消除因疼痛或其他原因引起的过度紧张、焦虑不安和烦躁、苦恼等情绪反应,对伴有恐惧和焦虑的疼痛效果显著,对精神紧张也有明显的缓解作用。在环境安静的条件下,治疗剂量用药时可产生睡眠,但睡眠较浅且易醒,大剂量使用海洛因后可出现深睡状态,过量中毒时则可出现昏迷。

欣快感 是指使用海洛因后机体的一种特殊的感受和体验。研究显示,海洛因等阿片类物质的致欣快作用与中枢多巴胺递质有关,中枢神经系统的阿片受体兴奋后,可引起多巴胺递质的释放增多。

关于"欣快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和体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描述,其差异较大,很难统一。在很大程度上,"欣快感"的差异多与用药者的个人经历、用药时的环境气氛和用药目的有关。总体而言,初用体验可分三类,大部分人并无所谓的快感,吸食后立即出现恶心、呕吐、头昏乏力、嗜睡,呕吐物多为胃内容物,但吸毒者说即使发生呕吐也不感到难受。随着反复多次吸毒,难受感会逐渐消退,而欣快感逐渐出现,且两者可以并存;少数人一开始就有欣快感而无不适感;也有少数人吸毒直至上瘾也从未出现过欣快感。

吸毒者的快感体验大致可分为以下三个连续过程:

强烈快感期:是指使用海洛因后立刻出现的强烈的快感,由下腹部向全身扩散。快感出现的同时,一般还伴有皮肤发红和搔痒。据吸毒者供述:这种搔痒不仅不难受,而且抓搔起来十分舒服。有的吸毒者把它描述为"上头"、"上冲"、"昏"、"晕"等感觉。有人认为此欣快感类似于"性高潮",但大部分人则认为两者不好比较,但确实是舒服。有的海洛因依赖者将使用海洛因后的"快感"称为"天下第一乐",而将性快感称为"天下第二乐"。强烈快感期大约持续1分种左右。

松弛宁静期:强烈快感期过后继之而来的是似睡非睡的松弛状态。患者的紧张、焦虑、烦恼、恐惧等全部消失,而觉得温暖、宁静、舒适,并伴有愉快的幻想和幻想性幻觉。有的能感觉到周围都是大把的钞票、漂亮的女人;有的则称吸毒后,知道什么人在打牌,也知道什么人进来,可以听到他人的讲话,就像在梦中一样;有的吸毒者称,吸毒后四肢轻飘飘的,抬脚不用力气,轻轻松松的,走路也摇摇晃晃。本期约持续0.5~2h。部分吸毒者在此期又逐渐进入睡眠直至觉醒,或者戒断症状的再次出现。

精神振作期:松弛宁静期过后,大部分吸毒者自我感觉良好,觉得精神饱满,工作似乎很有效率。有的吸毒者说,他吸毒后全身是劲,走路有精神,做事胆子大,对什么都有兴趣,心情也很好,不讨厌他人,有性冲动,什么好听的话都说得出来,动作灵活。有的吸毒者则表现为十分勤快,又是拖地又是洗衣,大搞清洁卫生,关于这一点,可能与感觉过敏有关,有的吸毒者称此时看到脏东西特别不舒服或将一些小杂物感知为脏的物品,必先除之而后快,也有的将此行为解释为后悔或对家庭的补偿。此期约维持2~4h。随着吸毒时间的增加,耐受性逐渐提高,戒断症状越来越重,吸毒者的快感也越来越小。

镇静作用 海洛因用于镇痛的治疗量,无论对病人还是健康受试者,都可产生困倦、思睡、淡漠或精神恍惚,这是海洛因对脑干网状结构的轻度抑制引起的,同时由于疼痛的减轻和病人情绪的改善,均可促使病人很快入睡。海洛因的催眠作用近似于正常生理性睡眠,在环境安静的条件下,用药者可产生睡眠,但睡眠较浅且易醒,且常出现多梦。

感知觉的改变 镇痛剂量的海洛因对机体的感知觉几乎不产生任何影响。大剂量使用海洛因后,机体的某些感知觉可出现较明显的改变。在滥用海洛因的早期和形成对海洛因依赖后,一次大剂量静脉注射海洛因,可使机体本体感觉发生改变,出现四肢丧失感(感到四肢已不存在);有的使用者静脉注射海洛因后,嗅觉可出现明显异常,表现为鼻腔内一过性的"苹果香味"。另外,海洛因可使机体外周组织释放组胺,用药后可使海洛因依赖者皮肤出现一种极为"舒服的痒感",常伴有"悠闲自在"的搔挠动作,有时在海洛因依赖者身上可见到明显的挠痕。

瞳孔缩小 海洛因可引起人类的瞳孔收缩,其缩瞳作用是通过兴奋迷走神经引起的,此反应通过第三对脑神经-动眼神经的兴奋来进行调节,该神经起始于中脑背盖前核,海洛因与该处的阿片受体相结合而产生缩瞳作用。因此,此作用可被阿托品及其他抗胆碱药所阻断。同时,由于机体对此作用并不产生耐受性,所以针尖样瞳孔是海洛因等阿片类过量中毒的一个重要诊断标志。

呼吸抑制 位于脑干的呼吸中枢对海洛因有高度的敏感性,很小剂量便可产生抑制作用。它能降低呼吸中枢对二氧化碳张力的反应性,还可直接抑制位于脑桥和延髓的的呼吸调节中枢。海洛因对呼吸活动的所有参数均有影响,首先表现为呼吸频率的减慢,小剂量(5mg/次)使呼吸减慢加深,中等剂量使呼吸减慢减弱,中毒剂量则使呼吸时有时无,呼吸频率可由每分钟18次降为2~4次,出现不规则的潮式呼吸,最终因呼吸麻痹而死亡。海洛因对呼吸中枢的强烈抑制作用是海洛因过量致死的主要原因。

镇咳作用 海洛因对咳嗽中枢有直接抑制作用,通过与孤束核阿片受体结合而阻断咳嗽反射。但它不利于痰液的咳出,故支气管哮喘的患者不适用,对于胸外伤、肺穿孔的患者只需几分钟便可生效。 催吐作用 一般用量可兴奋第四脑室延脑背侧的催吐化学感受区,引起类似去水吗啡的作用,产生恶心、呕吐。海洛因的这一作用可为纳洛酮等阿片受体拮抗剂及氯丙嗪等多巴胺阻滞剂所对抗。

摄食行为 海洛因可抑制人体的摄食中枢,同时其强烈的"欣快感"和"满足感"往往又使食欲退居第二位。海洛因依赖者在吸毒期间,饮食极为不正常,对他们来说,海洛因是第一需要,其次才是吃饭。多数海洛因依赖者每天只吃两顿饭,有的甚至只吃一顿,多在用过海洛因后有时间吃上一点。许多海洛因依赖者在用足海洛因后便昏昏欲睡、"舒服至极",没有海洛因时四处奔波、寻找毒品,出现戒断症状时则恶心呕吐、无法进食。吃饭在某种程度上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负担。因此,海洛因对摄食行为影响表现为食欲减少和饮食无规律,

性功能 在滥用海洛因的不同时期,海洛因对性功能的影响有所不同 在海洛因依赖形成前,海洛因可使阴茎勃起时间和性交时间延长,有的甚至可出现不射精现象,其中有性交时间延长达数小时而不射精者,一般可延长性交0.5h,有时为2~3h。此阶段多伴有性快感的减弱和性高潮的丧失。 在海洛因依赖形成后,依赖者的性交欲望、性对象、每周性交次数和平均性交时间均明显减少,有的甚至可长期无性生活,有的即使有也是勉强而为之。有学员称,吸毒成瘾后,性趣明显下降,但为了满足妻子,每次性交都必须借助性幻想如漂亮的女人来提高性欲望。

脱毒完成后,性功能可在短期内迅速恢复,提示海洛因对男性性功能的影响主要是以功能性为主,而非器质性。海洛因对女性性功能和生殖功能的危害很大,四川省攀枝花市调查显示,女性海洛因依赖者中,60%性欲减退,73%闭经。国外一组报道也显示,60%的海洛因依赖者性欲减退,45%闭经,90%不孕,25%溢乳,30%乳房变小。

对脑细胞的影响 海洛因急性中毒时主要表现为呼吸中枢受到深度抑制。由于机体严重缺氧,故对缺氧极为敏感的脑细胞所受到的影响和损害最大,表现为严重脑细胞水肿的病理改变。其机制与其他原因引起的脑组织缺氧相似,即严重缺氧时,脑细胞内ATP生成不足,N-K泵运转失灵,进而使脑细胞内渗透压升高而出现脑细胞水肿。

瘾癖性 海洛因与吗啡相比,其水溶性更大,在体内在体内迅速水解为吗啡,吸收快、发挥作用也快,而且脂溶性也较大,容易引起强烈的心境改变,其药力比吗啡强5倍,极易上瘾,难以戒断。


  

分級[编辑]

海洛英按照純度而分成4級,其中1號至3號海洛英一般在較落後的地區出售,純度最高的4號海洛英,大多售予富庶地區。以香港為例,4號海洛英已完全取代3號海洛英,但自1990年以來,四號海洛英的純度不斷下降,現時的純度是44.97%。[6]

一号和二号海洛因实际指吗啡或吗啡盐类,三号海洛因是将盐酸吗啡制成二乙酰吗啡后,再添加大量的稀释剂而制成的,二乙酰吗啡和单乙酰吗啡总含量一般为25%至45%。四号海洛因是在盐酸吗啡经乙酰化反应后不稀释,而是提纯,沉淀,干燥。最终产品为白色,无味,透明粉末,非常细腻甚至擦在皮肤上会消失。其二乙酰吗啡含量一般在80%以上,最高可达99%。

世界的監管[编辑]

治療[编辑]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海洛英發明者偉特的報告
  2. ^ Sawynok J. The therapeutic use of heroin: a review of the pharmacological literature. Can. J. Physiol. Pharmacol. 1986.January, 64 (1): 1–6. doi:10.1139/y86-001. PMID 2420426. 
  3. ^ Klous, M; Brink, W; Ree, J; Beijnen, J. Development of pharmaceutical heroin preparations for medical co-prescription to opioid dependent patients. Drug and Alcohol Dependence. 2005, 80 (3): 283–95. doi:10.1016/j.drugalcdep.2005.04.008. PMID 15916865. 
  4. ^ Inturrisi, C; Schultz, M; Shin, S; Umans, JG; Angel, L; Simon, EJ. Evidence from opiate binding studies that heroin acts through its metabolites. Life Sciences. 1983, 33: 773–6. doi:10.1016/0024-3205(83)90616-1. PMID 6319928. 
  5. ^ 香港生活教育活動計劃( LEAP )
  6. ^ 《深圳走向世界》文庫
  7. ^ Hou XR; Zhang RJ, Lv H, Cai XH, Xie GC, Song XG. Acupuncture at Baihui and Dazhui reduces brain cell apoptosis in heroin readdicts. Neural Regen Res. 2014, 9 (2): 164–170 [2014-04-02]. 

海洛因對人體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