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蓮宗南宋元朝流行的一個佛教淨土宗支派,以茅子元為開創者,是佛教世俗化的一种尝试。但随着历史发展,白蓮宗渐渐在元朝演变成秘密宗教组织白蓮教

发展[编辑]

茅子元是天台宗门下的弟子,崇慕淨土宗慧远白莲社之遗风,又受天台宗宗派觀念的影響,因而改造了興于民間,成員關係松散的“蓮社”,在庶民中組織起一有师承,有教义,倡導念佛的宗团。這個團體不但有出家弘法的僧人,也有在家信徒;并且,為使教法更普及於大眾,白蓮宗允許在家弟子从事吸納門徒、宣傳教法、化緣建佛堂等按佛教傳統只能由僧人進行的活動,這樣便形成了僧、俗兩個傳法系統。這一組織架構是白蓮宗最大的特色,但也與佛教的傳統相對立,在實踐中產生了種種弊端,[1][2] 因此被教界所非議。

白蓮宗以淨土宗的譬喻「火中生白蓮」為象徵[3][4],不杀生、不饮酒,禁食,严守护生之戒,因此宗徒号稱白莲菜,又称茹茅阇梨菜。茅子元去世后,有小茅阇梨继承茅子元之教,使之盛行南方,由于出家僧眾對在家俗眾并無強制約束力,對冒稱白蓮道人觸犯刑法者,亦無從管制[5],又混雜民間信仰,因而日久渐生风俗坏乱之弊,“庶俗僭稱活佛如來,婦人擅號佛母大士”,妄談般若,亂說災祥[6]

元武宗至大元年,禁白莲社。[7] 时有庐山东林寺普度(?—1330年),自承慧遠留下的千年正教,致力于复教运动,撰寫《庐山莲宗宝鉴》10卷,阐明了子元所倡白莲宗的真义,上奏朝廷。于是白蓮宗于元仁宗皇庆元年(1312年)得以复教。普度受命为教主,世称优昙宗主。但是,宗門的情弊仍未改善,复有社会異議分子潛入,欲圖不軌,故英宗至治二年(1322年)后又遭禁断。

此后該教的僧人漸漸遠離“白蓮宗”的名號,回歸到正統佛教當中,而民間仍在繼續流傳,并与弥勒信仰明教等相混合,称为白莲教,成为民间秘密宗教之一。元末韩山童红巾军朱元璋起兵反元,皆利用之。[8]

教义[编辑]

現存茅子元的著作只有《圓融四土三觀選佛圖》。從作品本身來看,富有濃厚的調融各家的意味。他還擅長把複雜深奧的佛學理論以直觀的圖表形式表達出來,並配以生動通俗的解釋,便于下層民眾理解。和天台宗的傳統不同,子元特別重視突顯四種凈土中的「凡聖同居土」,稱凡聖同居土「總攝四土」,「橫出三界」 ,鼓勵廣大信眾入教求往生。

在白蓮宗看來,各種法門只是「權」、「跡」的不同,而根本則是殊途同歸的。不應起愛憎分別或執著何是究竟法門、何是方便法門而相互誹謗。不但佛法諸宗一體,就連儒釋道三者也是殊途同歸的。《廬山蓮宗寶鑒》就認為禪宗正法眼藏蓮宗之本性彌陀,孔子天理周易太極,同為一真如。白蓮宗不但在理論上主張圓融,在實踐上亦是如此。在《廬山蓮宗寶鑒》中,記載了十一種融合禪、淨或教、淨而成的修持方法,包括天台的三昧三觀,茅子元的無住離相念佛,禪宗的參究念佛等,可謂兼收并蓄,蔚為大觀,其目的則在于使各種根機的修行者,各有行相次第階梯,“隨力行持皆可進趣”。而儒釋道三教,可以用五戒會通;禪凈教三宗[9],則可以在《觀無量壽經》上調和:因為三宗皆不離「心」之探討,因此《觀經》所示「十六種觀行念佛三昧法」加上「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思想,就可以融攝禪、淨、教了;而觀經所描繪的樓閣宮殿、池水蓮花,一方面用來指代心性中的高超徹見、清淨無染,一方面又是真實不虛的極樂世界,足以攝化不同根機的眾生。

传播[编辑]

白蓮宗的影響不止于中國普度京師請命時,高麗國王王璋也在元大都(今北京)幫助普度的復宗之業,又帶頭開宗念佛,並發布疏文,在高麗國創建壽光寺白蓮堂,普勸國人同修淨業;日本入元僧澄圓,在日本保元元年(公元1317年)來到廬山東林寺,從普度處獲得“慧遠白蓮之教”,並把《廬山蓮宗寶鑒》、《龍舒淨土文》等書帶回日本,在旭蓮社,凿池播种廬山高僧相贈的白蓮,这些源自庐山祖庭的白莲后来渐渐栽种到日本净土宗各大梵刹。在歷史上,澄圓以把廬山之風帶進日本淨土宗而聞名。

凈土信仰一向沒有宗派傳承,直到宋代才立諸修凈業有成者為淨土祖師。但這時的凈土宗只有學說而無組織。創建組織者,由茅子元開始;而到普度則可明顯看出其淨土教本位立場,他自覺地通過一系列的努力使其成為一個名副其實,有傳承,有核心教義的教派。「淨土宗」這個名稱也是從普度之後才得以通行。周叔迦稱:「淨土一宗,創建於南宋子元,至元時而更臻完備。」因此,儘管白蓮宗的名稱已經在歷史中消失,但它的影響一直延續到現代。

参见[编辑]

相關內容[编辑]

注释[编辑]

  1. ^ 《釋門正統》:「白衣展輾傳授,不無訛謬。」
  2. ^ 《山庵雜錄》記載:「冒名蓮社,假求衣食者,往往有焉。」
  3. ^ 民間稱之「赤焰生白蓮」,比喻念佛的微妙。
  4. ^ 《佛說無量壽佛名號利益大事因緣經》:“聞信彼佛名號,是人號『火中生白蓮華』,是名不可思議、名號利益,一大事因緣。”
  5. ^ 普度《上白蓮宗書》云:「但本宗東林寺雖有祖宗之名,而實難檢而束之。蓋戒法不行,清規未舉。」
  6. ^ 普度懇求朝廷復教的奏書
  7. ^ 元武宗說:“建寧路等處有妻室孩兒每的一枝兒白蓮道人名字的人蓋著寺,多聚著男子婦人,夜聚明散,佯修善事,扇惑人眾作鬧行有,因著這般別生事端去也。又他每都是有妻子的人有,他每的身已不清淨,與上位祝壽呵怎生中?將這的每合革罷了。”
  8. ^ 《元史》:颍州妖人刘福通为乱,以红巾为号,陷颍州。初,栾城人韩山童祖父,以白莲会烧香惑众,谪徙广平永年县。至山童,倡言天下大乱,弥勒佛下生,河南及江淮愚民皆翕然信之。福通与杜遵道、罗文素、盛文郁、王显忠、韩咬儿复鼓妖言,谓山童实宋徽宗八世孙,当为中国主。福通等杀白马、黑牛,誓告天地,欲同起兵为乱,事觉,县官捕之急,福通遂反。
  9. ^ 教不但指天台,也同時指華嚴和唯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