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典范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辽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辽
首都 上京临潢府
君主
 -开国君主
 -灭亡君主
共9位
太祖耶律阿保机
天祚帝耶律延禧
成立 916年
耶律阿保机称帝
灭亡 1125年
天祚帝被金兵俘掳
深粽色部份为辽朝疆域
 深粽色部份为辽朝疆域。

辽朝(916年-1125年),国号大辽,又称大契丹国(契丹国,契丹大字契丹国.png[注 1],是由契丹人建立的一个朝代,国祚从西元916年至1125年,长达210年[2]

契丹族首领耶律阿保机吞并了契丹各个部落后,于916年称帝建国“契丹”。918年定都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契丹屡次南下中原,946年攻灭后晋后确定国号为“大辽”[注 2],983年改为“契丹”,1066年改为“大辽”[3],直到1125年3月26日为金朝所灭为止。除了辽朝之外,契丹族尚建立相关国家。1122年,天祚帝北逃夹山,耶律淳于辽南京被立为帝,史称北辽[3]。辽朝灭亡后,耶律大石西迁到中亚楚河流域,1132年建立西辽。1211年西辽被屈出律篡位,1218年被蒙古帝国所灭。

史学界对“契丹”含义最广为接受的说法是镔铁或刀剑之意。后来改国名为“辽”也是“铁”的意思,同时“辽”也是契丹人发祥地辽水的名字,以示不忘本之意。又因与南方的中原政权长期对峙,而称“北朝”,而称中原王朝为“南朝”[4]。辽朝灭后晋,因此自居为继承后晋正统。依据五行德运说的五行相生规律,后晋的“木”德之后为“水”德,因此辽朝以水为德运,并相应以黑色为正色。[5]

辽朝全盛时期疆域东到日本海,西至阿尔泰山,北到额尔古纳河大兴安岭一带,南到河北省南部的白沟河。契丹族本是游牧民族,辽朝皇帝使农牧业共同发展繁荣,各得其所,建立独特的、比较完整的管理体制。辽朝将重心放在民族发祥地,为了保持民族性将游牧民族与农业民族分开统治,主张因俗而治,开创出两院制的政治体制。并且创造契丹文字,保存自己的文化。此外,吸收渤海国五代北宋西夏西域各国的文化,成效地促进辽朝政治、经济和文化各个方面发展。辽朝的军事力量与影响力涵盖西域地区,因此在唐朝灭亡后中亚、西亚与东欧等地区更将辽朝(契丹,英语作Cathay)视为中国的代表称谓[6]

历史[编辑]

中国历史
中国历史系列条目



旧石器时代
中石器时代
新石器时代 黄河
文明
长江
文明
青铜器时代
传说时代
三皇五帝虞朝

约前21世纪–约前17世纪

约前17世纪–约前11世纪

前11世纪
|
前256
西周 前11世纪–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03
战国 前402–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
220
西汉 前202–8
8–23
玄汉 23–25
东汉 25–220
三国
220–280

220–265
蜀汉
221–263

229–280

265-420
西晋 265–316
东晋
317–420
五胡十六国
304–439



420
|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后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五代十国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国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后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华民国
大陆时期 1912–1949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至今
中华民国
台湾时期 1949至今
China dragon.svg 中国历史年表

松漠建国[编辑]

辽朝胡瓌描绘的契丹人《出猎图》,国立故宫博物院馆藏。

契丹源于鲜卑后裔,北魏道武帝时出现,当时聚居于辽水上游一带,自称青牛白马之后[7][8]。648年唐太宗在契丹人领地设置松漠都督府,酋长任都督并赐李姓。契丹在660年唐高宗时反叛自立,并与李唐脱离关系[9]。晚唐时契丹迭刺部的首领耶律阿保机崛起并征服各部,取代痕德堇可汗后于907年即可汗位。他先后镇压了契丹贵族的叛乱和征服室韦黠嘎斯阻卜等部落,并且握有蒙古地区的产盐区,在军事与经济方面都十分强盛[10]。915年耶律阿保机出征室韦得胜回国,但被迫交出汗位,不久他在滦河边建设了一座仿幽州的城敦。916年3月17日耶律阿保机建立契丹国,即辽太祖[11]

辽太祖掠夺中原的人口,收留因河北战争的流民,在草原上按照中原风格建立城敦以安置他们。并且任用韩延徽韩知古康默记卢文进等汉人为佐命功臣。918年辽太祖建皇都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南)。两年后创建契丹大字并推行之[12]。在军事方面,他于925年东征渤海国,于旧地建立东丹国以统治渤海遗民,册立皇太子耶律倍为东丹王。辽太祖一直有南征中原的意图[13],然而于攻灭渤海后的隔年,在回师途中病倒,最后逝世。其妻述律平宣布摄政,以次子耶律德光总揽朝政,屠杀政敌数百人以稳定政权。927年,耶律德光在述律平的支持下即位,即辽太宗。930年,东丹王耶律倍南逃后唐,辽太宗统一了契丹[14][15]

南下中原[编辑]

辽太宗自五代后晋取得燕云十六州的分布图,后来五代的后周夺回莫州、瀛洲。

936年后唐发生内乱,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以自称儿皇帝、割让燕云十六州为条件,请求辽太宗支援攻打后唐。辽太宗遂亲率5万骑兵,于晋阳洛阳等地击败后唐军,最后协助石敬塘攻灭后唐,石敬塘得以建国后晋。契丹国获得燕云十六州后,将燕云十六州建设成为进一步南下的基地。为了统治当地汉族,辽太宗采取“因俗而治”的统治方式,实行分治汉人和契丹人、南北两面官的两院制。并且改幽州为南京、云州为西京[16]

944年后晋出帝即位,他不愿向契丹臣服,上表称孙不称臣。辽太宗趁机率军南下。947年,契丹军攻克后晋首都开封,后晋亡,辽太宗改国号为大辽[17]。(另一说指契丹早于会同元年(公元938年)改国号为大辽)[18]虽然辽太宗有意长久经营中国的意图,然而因纵兵掠夺人民财物,以及不让诸位节度使返回镇地,招来中原人民的反抗。四月,辽太宗被迫引军北返,最后在河北栾城病逝。947年位于中原的耶律吼等将领拥立耶律阮为帝,是为辽世宗。在上京临潢府的太后述律平想让其子耶律李胡继承帝位,不同意耶律阮称帝。太后派耶律李胡与耶律阮在辽南京北部的泰德泉交战,最后由耶律阮打赢这场战争。在经过大臣耶律屋质的劝阻之下,太后才认同耶律阮的帝位[16]

辽世宗任用贤臣耶律屋质,进行一系列改革,将辽太宗时的南面官和北面官合并,成立南北枢密院,废南、北大王。后来南北枢密院合并,形成一个枢密院。辽世宗的改革使辽朝从部落联盟演进为中央集权。辽世宗在位期间,一直不忘占领中原的期望,多次对中原用兵。然而辽世宗好酒色,喜爱打猎。晚年更是任用奸佞,大兴封赏降杀,导致朝政不修,政治腐败。951年,辽世宗协助北汉攻打后周,行军至归化 (今内蒙古呼和浩特)的祥古山时,由于其他部队未到,先行驻扎在火神淀(今河北宣化西)。其间喝酒、打人、打猎,众将很是不满。最后被耶律察割杀死于梦乡中[16]

衰退与稳固[编辑]

辽朝彩绘木雕观音像。

951年耶律察割在火神淀(今河北宣化)发动政变,杀辽世宗并自行称帝,辽太宗之长子耶律璟耶律屋质等率兵杀死耶律察割后,被立为帝,即辽穆宗。辽穆宗虽讨厌女色,而无所出,但却经常酗酒,天亮才睡,中午方醒,因此长时期不理朝政,国人称之为“睡王”。辽穆宗前期,朝廷内部不稳,离心离德,大臣经常发生叛乱或是南奔中原的事件:952年六月,萧眉古得欲叛辽南奔后周,阴谋败露,被杀。七月,政事令耶律娄国、林牙耶律敌烈等谋乱被捕后伏诛。953年十月,耶律李胡之子耶律宛等人谋反,事情被察觉后被捕。960年七月,政事令耶律寿远、太保楚阿不等人谋反,事败伏诛。十月,耶律李胡之子耶律喜隐谋反,事败被捕,因供词牵涉耶律李胡,耶律李胡入狱而死[19]

由于政局动荡不安,迫使辽穆宗停止了辽太宗、辽世宗一贯执行的南伐中原政策,以恢复因长期战事而消损的国力,与南唐北汉联合对抗遂渐强盛的后周。959年后周发动北伐,辽朝宁州(今河北青县)刺史王洪举城投降。周军随后攻克益津关(今河北霸州)、瓦桥关,莫州、瀛州刺史刘楚信、高彦晖也举城投降。当时后周世宗欲一鼓作气,直取幽州,辽穆宗甚至有意放弃燕云十六州[20]。最后后周世宗因为重病而南返,莫州、瀛州归后周领有,而辽军加强防御,不敢南下。由于辽穆宗本人喜好杀戮,经常亲手杀人。同时又爱好打猎到“竟月不视朝”,最后于969年二月被侍人所弑。耶律贤被推举为帝,即辽景宗,改元为保宁[19]

辽景宗勤于政事,重用贤臣如室昉郭袭,使辽朝出现一阵清明。由于辽景宗体弱多病,有时无法上朝,军国大事多由皇后萧绰协助处理。辽景宗对辽穆宗时谋反的皇族采比较宽松的政策,因而谋乱者少,朝廷比较稳定。辽景宗对外政策仍采不主动南伐中原、仅援北汉的方针。辽景宗前期,辽朝与北宋聘史往还,互贺节日。宋太宗赵光义统一江南后,于979年亲征北汉,辽朝派数万兵支援北汉。三月,辽军在白马岭(今山西盂县)与宋军交战战败,辽将耶律敌烈等人战死。六月,北汉主刘继元降宋。辽朝只能全力固守幽蓟。宋太宗乘胜围攻幽州,辽朝派耶律沙耶律休哥耶律斜轸等率军与宋军会战于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门外),史称高梁河之战。辽军最后击溃宋军,宋太宗仅以身免,此后宋辽两国进入了相持状态[19]

圣宗盛世[编辑]

耶律隆庆之女陈国公主入葬时头戴的鎏金高翅银冠,冠顶为道教元始天尊像。

982年辽景宗病逝,辽圣宗继位,尊萧绰为皇太后,并由萧太后摄政。当时萧太后30岁,辽圣宗12岁,而萧太后之父萧思温于970年被害,无嗣,使得萧太后也没有外戚可以依靠。而诸王宗室二百馀人拥兵自重,控制朝廷,对萧太后及辽圣宗构成了莫大的威胁。萧太后先重用大臣耶律斜轸韩德让参决大政,南面军事委派给耶律休哥,撤换一批大臣,并下令诸王不得相互宴请,要求他们无事不出门,并设法解除他们的兵权。在这些行动后,辽圣宗和萧太后的地位才稳定下来。萧太后摄政二十七年,传闻曾改嫁给韩德让。在她执政期间进行改革,并且励精图治,注重农桑,兴修水利,减少赋税,整顿吏治,训练军队,使辽朝百姓富裕,国势强盛。1009年辽圣宗亲政后,辽朝已进入鼎盛,基本上延续萧太后执政时的辽朝风貌,反对严刑峻法,并且防止贪污事件。在文教方面,辽圣宗实行科举,编修佛经,佛教极为盛行。在位其间四方征战,对宋战争屡屡获胜,俘获号称杨无敌的宋朝名将杨继业[21][19]

北宋立国之初即有意要收复燕云十六州,先后于979年、986年两度北伐,皆为辽军所击败。辽圣宗为了防止高丽与北宋结盟,进而威胁辽朝东部,于993年发动高丽契丹战争以降服高丽,于1009年的东征时最远攻入高丽开城。之后为了解决辽宋之间的长期对抗,以及避免契丹贵族威胁皇权,萧太后与辽圣宗于1004年亲率大军深入宋境。宋真宗畏敌,欲迁都南逃,因宰相寇准坚持而亲至澶州(今河南濮阳)督战。宋军士气大振,击败辽军前锋,辽将萧挞凛战死。辽军恐腹背受敌,提出和约。主和的宋真宗于次年初与辽订立和约,协定宋每年贡辽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双方各守疆界,互不骚扰,成为兄弟之邦,此即澶渊之盟,从此两朝和好达一百二十年之久。之后辽圣宗结好西夏,而西夏也摇摆于宋、辽之间以图存,形成辽宋西夏三国鼎立的局势[22][19]

三国鼎立[编辑]

1111年宋、辽与西夏等三国对峙图。

1031年辽圣宗去世,长子耶律宗真即位,即辽兴宗。辽兴宗其生母萧耨斤(即法天太后)自立为皇太后并摄政,并派人杀死辽兴宗的养母齐天皇后萧菩萨哥。法天太后重用在辽圣宗时代被裁示永不录用的贪官污吏以及其娘家的人。辽兴宗因无权而不能救,母子因此结怨。法天太后对辽兴宗并不信任,打算改立次子耶律宗元(即耶律重元)为帝。耶律宗元把这一事告诉兴宗。辽兴宗怒不可遏,于1034年用武力废除法天太后,迫法天太后“躬守庆陵”,大杀太后亲信。七月,辽兴宗亲政,修建陵园安葬齐天皇后。而后,把法天太后接回来,并与她保持十里的距离,以防不测。兴宗母子的感情裂痕始终没有填平[23]

辽兴宗在位时,辽朝国势已日益衰落。而有辽兴宗一朝,奸佞当权,政治腐败,百姓困苦,军队衰弱。面对日益衰落的国势,辽兴宗连年征战,多次征伐西夏;逼迫宋朝多交纳岁币。但是这些反而使辽朝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辽兴宗还迷信佛教,穷奢极欲。辽兴宗曾与其弟耶律宗元赌博,一连输了几个城池。他对自己的弟弟耶律宗元非常感激,一次酒醉时答应百年之后传位给耶律宗元。其子耶律洪基(即为后来的辽道宗),也未曾封为皇太子,只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而已。这种下了辽道宗继位后,耶律宗元父子企图谋夺帝位的恶果[24]

宋夏战争北宋内外交困之际,使得辽朝趁机侵宋。在征求张俭的意见后,一面派其弟耶律宗元萧惠在边境制造欲攻宋的声势,一面派萧特末(汉名萧英)和刘六符于1042年正月去宋朝索要瓦桥关南十县地。宋朝派富弼与辽方使节谈判,此即重熙增币。双方于九月达成协议,在澶渊之盟规定赠辽岁币基础中,再增加增岁币银十万两、绢十万匹以了结这次索地之争。辽兴宗还派耶律仁先和刘六符再次使宋争得一个“纳”字,即岁币是宋方纳给辽方的,不是赠送的。宋仁宗也委曲求全予以应允,而条件是辽朝须约束西夏与宋和谈。因此,在辽宋和好之后,辽夏关系恶化并发生战争。辽兴宗两次亲征西夏,均遭失败,而西夏最后愿意向辽朝称臣进贡[25]

道宗中衰与女真威胁[编辑]

辽道宗契丹文哀册并盖,辽宁省博物馆馆藏。

辽道宗继位后,1063年七月耶律宗元听从儿子的劝说,发动叛乱,自立为帝,不久被辽道宗所平,耶律宗元自尽,史称滦河之乱。辽道宗在位期间,辽政治腐败,国势逐渐衰落。道宗并没有进行改革图新,而且本人也腐朽奢侈,这时地主官僚急剧兼并土地,百姓痛苦不堪,怨声载道。辽道宗重用耶律乙辛等奸佞,自己不理朝政,并听信耶律乙辛的谗言,相信皇后萧观音与伶官赵惟一通奸而赐死皇后。而同时耶律乙辛为防太子登基对自己不利,故陷害皇太子耶律濬,并将其杀害,史称十香词冤案。后来,一位姓李的妇女向辽道宗进“挟谷歌”辽道宗才把皇太子的儿女接进宫。1079年七月,耶律乙辛乘辽道宗游猎的时候意图谋害皇孙耶律延禧,辽道宗接纳大臣的劝谏,命皇孙一同秋猎,才化解耶律乙辛的阴谋。大康九年,辽道宗追封故太子为昭怀太子,以天子礼改葬。同年十月,耶律乙辛企图带私藏武器到宋朝避难,事败被诛。1101年正月,辽道宗去世,皇孙耶律延禧继位,即天祚帝。当时西夏夏崇宗因受到北宋攻击一再向辽求援,并求天祚帝女尚公主为妻。最后天祚帝于1105年将一个族女耶律南仙提升为公主嫁给夏崇宗,并派使者赴宋,劝北宋对西夏和谈[26]

1112年二月十日天祚帝赴春州,召集附近女真族的酋长来朝,宴席中醉酒后令诸位酋长为他跳舞,只有完颜阿骨打不肯。天祚帝不以为意,但从此完颜阿骨打与辽朝之间不和。九月,完颜阿骨打不再奉诏,并开始对其他不服从他的女真部落用兵。1114年春,完颜阿骨打正式起兵反辽。一开始天祚帝并未将完颜阿骨打当作一个重大威胁,但是所有他派去镇压完颜阿骨打的军队全部战败。1115年天祚帝为了解决女真的威胁,下令亲征,但是辽军到处被女真军击败,完颜阿骨打也自称皇帝,建立金朝,即金太祖。辽朝于同年发生内乱,耶律章奴辽上京叛乱,虽然这场叛乱很快就被平定,但是分裂了辽朝内部。此后位于原渤海国的东京也发生高永昌叛乱自立,这场叛乱一直到1116年四月才被平定。五月女真借机占领了辽东京沈州。1117年女真攻春州,辽军不战自败[27]

分裂与灭亡[编辑]

金朝灭辽朝与北宋形势图。

1120年金军攻克辽上京,守将萧挞不也投降,到1121年辽朝已经失去一半的领土。辽将统伊都等人到咸州(今辽宁开原)请降,天祚帝逃到鸳鸯泺(今河北赤城),奔向辽西京。金军追击,天祚帝又逃到伊苏部。而内部又发生因为皇位继承问题而爆发的内乱,最后天祚帝杀他的长子耶律敖鲁斡而结束,但是这使得更多的辽兵投降金朝。1122年正月,金军攻克辽中京,天祚帝被金兵所迫,流亡夹山[28][29]

由于位于辽南京耶律大石与李处温等人不知天祚帝去向,他们拥立耶律淳为帝,即天锡帝,史称北辽。天锡帝降天祚帝为湘阴王,并遣大使奉表于金朝,乞为附庸。可是事未完成,他就病死,妻辽德妃称制,改年号为德兴。此时辽臣李处温父子觉得前景不妙,打算向南私通北宋童贯,欲劫持辽德妃纳土于宋。向北私通金人,作金的内应。后她发现他们罪行而赐死之。当年十一月,辽德妃五次上表给金朝,只要允许立耶律定为辽帝,其他条件均答应。金人不许,她只好派兵死守居庸关,十一月居庸关失守,十二月辽南京被攻破。辽德妃带著随从的官员投靠天祚帝,天祚帝诛杀她[30][29]

1123年正月,在上京的回离保(萧干)自立,号奚国皇帝,八月平定。1124年,天祚帝已经失去了辽朝的大部分土地,他的儿子和家属大多数被杀或被俘,天祚帝退出漠外,准备投奔西夏。1125年3月26日,天祚帝在应州被为金人完颜娄室等所俘,辽朝亡。八月天祚帝被解送金上京(今黑龙江阿城),金太宗封为海滨王。1128年,天祚帝病故,遗臣萧术者对故主行人臣之礼[28][29]

西辽续国[编辑]

1200年西辽汗国势力范围

此后,辽朝贵族耶律大石在西北召集残部,控制了蒙古高原新疆东部一带。1130年,由于受到金兵的压迫,耶律大石决定放弃蒙古高原,率部西征。1132年,耶律大石在叶密立(今新疆额敏)称帝,史称西辽(西方称为黑契丹或哈剌契丹),首都虎思斡鲁朵(今吉尔吉斯托克马克东南布拉纳城)[31]。西辽曾一度扩张到中亚,成为中亚强国。1143年,在耶律大石死后,西辽经历萧塔不烟耶律夷列耶律普速完耶律直鲁古屈出律的统治。最后1218年被成吉思汗蒙古军队灭亡,立国凡87年[32]

1212年,辽朝宗室耶律留哥在隆安(今吉林农安)、韩州(今吉林梨树)一带起军反抗金朝,并且受到蒙古帝国的庇护。隔年三月,耶律留哥称王,国号辽,史称东辽。1216年初,耶律留哥之弟耶律厮不叛变,在澄州称帝,史称后辽。耶律厮不不久被部下所杀,众推耶律乞奴为监国。同年秋,木华黎率蒙古军东下,耶律乞奴等不敌,率九万契丹族越过鸭绿江进入高丽境内。不久契丹诸贵族自相残杀,后辽最后于1220年灭亡。耶律留哥建国后依然归附蒙古帝国,成为其藩属,1270年元世祖撤藩,东辽正式灭亡[33]

疆域与行政区划[编辑]

辽上京南塔,塔身嵌有佛、飞天、菩萨、小塔等浮雕,很有契丹族文化的特色。

辽朝初期的疆域在今辽河流域上游一带,在辽太祖及辽太宗时期不断对外扩张,辽太祖时征服(今河北北部)、乌古、黑车子室韦(今内蒙古东部呼伦湖东南)、鞑靼回鹘渤海国。938年辽太宗时取得燕云十六州,并一度占有中原。1005年辽圣宗与北宋签定澶渊之盟,最后确定了与宋的边界。辽朝全盛时,疆域东北至今库页岛,北至蒙古国中部的色楞格河石勒喀河一带,西到阿尔泰山,南部至今天津市海河河北省霸县山西省雁门关一线与北宋交界,与当时统治中原的宋朝相对峙,形成南北朝对峙之势[34]

辽朝于契丹国时期领有八部[35],建立辽国后的行政区划为)、三级。共有5京、6府,156州(军、城),309县。有五个,每个道有一个政治中心,称为京,并以京的名称来命名道。道下设府、州、军、城4种政区,为同一级别[36]

辽朝政治的核心是因俗而治,以该文化的典章制度统治该族人民,这个特色在行政区划也看得出来。在契丹部落时期就征服邻近的奚族,于当地依旧立奚王,建立自己的政府机构[37]。契丹国时期攻灭渤海国,为了便于统治渤海人民,于当地建立东丹国,沿袭渤海国行政体制。东丹国最后被废,改为中台省。在占领燕云十六州后,也在当地也沿袭后唐行政体制以便于统治当地汉人[38]

头下军州是辽朝一种特殊建置。契丹贵族将所俘掠的人口,建立州、军安置,督迫其为主人劳作。辽诸王、外戚、大臣所领有的头下军州可建城郭,其馀只能有自己的头下寨堡。头下军州多设在潢河流域契丹住地。俘户主要是河北山西的汉人和东北地区渤海人。头下州县名称,常采用俘户原籍州县名称,如俘卫州民,建卫州;俘三河县民,建三河县;俘密云民,建密云县等。头下军州的制度到辽圣宗时期逐渐废除[39]

五京制度与捺钵制度[编辑]

辽朝如同宋朝,也有五京制度,主要是为控制因战争获的土地而设置的,或是因为争夺一地而设置的前进基地[40]。这些先后成立的五京为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林东)、因控制奚领地而设置的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宁城)、因为渤海遗民设置的东京辽阳府(今辽宁辽阳)、因为燕云十六州而设置控制汉地的南京析津府(今北京)与监视西夏的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五京中,只有上京是首都,其他均是陪都。然而辽中京至澶渊之盟后,其政治作用加强,地位直逼上京的首都地位[41]

捺钵,即“行在”、“营盘”,为辽帝的行宫[42][43]。辽朝虽以上京临潢府作为首都,但其政治核心在捺钵。这是因为契丹族转徙不定、车马为家的特性,决定了皇帝的巡狩制。一切重大政治问题均在捺钵随时决定,是处理政务的行政中心。每年又“四时巡守”,“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44]。皇帝在游猎地区设的行帐,以区别于皇都的宫帐[45]。因气候、自然条件的制约,四时各有捺钵之地[46]

辽太宗时,取燕云十六州后,其国土包括长城以南的广大地区,为保持契丹族的骑射善战传统的经济生活,仍然过著“转徙随时,车马为家”的生活。正如《辽史》中记载的“辽国尽有大漠,浸包长城之境,因宜为治,秋冬违寒,春夏避暑,随水草就畋渔,岁以为常”,四时各有行在之所,在这种特殊经济、政治、文化背景下,在契丹的管理体制上,逐渐形成了一套县有鲜明游牧契丹民族独特特点的四时捺钵制度。契丹皇帝四时巡行的宫帐(也称牙帐),即春捺钵、夏捺钵、秋捺钵、冬捺钵[46]

《卓歇图》,传为辽朝胡壤绘。据画中大多数人物髡顶、脑后垂双辫的发式和方顶黑巾等特点,当属金代女真人的风俗,故极可能出自金代汉族画家的手笔。

政治体制[编辑]

南京析津府天宁寺塔,1100年至1120年辽朝末期兴建。

由于辽朝属于多民族国家,其政治体制融合契丹体制与唐宋体制而形成南北院制。南北院制分成北面官制和南面官制,以“本族之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借此保护契丹固有文化与政治体制。北面官治宫帐、部族、属国之政,南面官治汉人州县、租赋、军马之事,因俗而治[47]

北面官制中,北南枢密院是辽朝最高官制,北枢密院掌管全国军政,类似唐朝的兵部;南枢密院掌管铨选、丁赋等政。北枢密院管辖契丹族在内的少数民族,南枢密院管辖汉族以及州、郡、县。枢密院下还设北南宰相府,北、南宰相都由皇族耶律氏和后族萧氏所把持。此外还有管理契丹或汉族军民之事的北南大王院、管理北南院御前祗应之的北南宣徽院、管理皇室教育的大内惕隐司、管理刑狱的夷离毕院、管理文翰之事的大林牙院与管理礼仪的敌烈麻都司等[48][49]

南面官制的官名及职掌沿袭唐朝制度,并参照五代宋朝的官制。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师。在其下设有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等三省。其下有六部大理寺。还有御史台、翰林院(又称南面林牙)、国史院、太常寺以及诸监、卫等。官有实授、遥授之分。职事官与散官及阶、勋、宪衔、封爵、食邑户数等配套。辽代官名多有契丹语官名,如林牙即翰林惕隐掌管皇族政教,夷离毕掌管刑狱,乙里免为诰命夫人[49]。而朝廷重要职位都掌握在契丹人手中,尤其是帝系和外戚手中[50]

辽朝的法律因俗而治,使用双轨制度,基本原则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契丹人采属人主义,汉人采属地主义。早期有民族岐视[51],契丹制度较为宽松,而汉地由于继承历代法律,法条较为绵密。辽圣宗时契丹人法也用汉律来断,这反映汉人地位的提升。而皇帝往往随意杀人,无法无天,辽穆宗尤甚[52]

外交与对外关系[编辑]

契丹族原臣服唐朝,被唐朝设立为松漠都督府。于晚唐五代时建立契丹国独立,并且屡次入侵河北地区。五代后唐末年,辽太宗接受石敬瑭的请求,协助他建立后晋取代后唐,以获得燕云十六州后晋的臣服。不久又南征中原,灭后晋以建立辽朝。至此辽朝与中原的外交关系首度转为辽朝居上,中原臣服的状态。之后辽朝衰退,后周北宋为了燕云十六州又相继北伐,双方恢复对峙的局面。辽朝采取防御策略,并且扶持北汉对抗中原的北伐,屡次抵御中原的进攻。直到辽圣宗时,经过充分准备之后,再度发动南征,率辽军直逼北宋的澶州。最后双方订立澶渊之盟,辽朝与北宋建立大致上平等的外交关系,长达120年,双方并且加强经济和贸易往来[53]

1042年辽兴宗宋夏战争北宋内外交困之际,率重兵陈列辽宋边界,并派萧特末(汉名萧英)和刘六符去宋朝索要瓦桥关南十县地。宋朝派富弼与辽方使节谈判,双方于九月达成协议,此即重熙增币。最后增加增岁币银十万两、绢十万匹以了结这次索地之争。辽兴宗还派耶律仁先和刘六符再次使宋争得一个“纳”字,即岁币是宋方纳给辽方的,不是赠送的。宋臣富弼建议宋仁宗答应要求,并且要求辽朝约束西夏作为条件以破坏辽与西夏的关系,最后使辽兴宗两次亲征西夏,劳民伤灾[54]。辽朝晚期因受女真族建立的金朝入侵,加上朝廷内部分裂与内斗,使辽朝有意与北宋和谈。但是北宋已经与金朝建立海上之盟而共同伐辽,所以拒绝和谈,最后辽朝亡于金朝[28]

现藏于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的渤海国咸和四年铭佛龛。

辽朝于926年灭渤海国后与高丽接触。942年送给高丽50匹骆驼,但遭高丽太祖拒绝。辽使被放逐到孤岛,所送骆驼也都被饿死。至此辽朝多次袭扰高丽边界,993年,辽圣宗率大军越过鸭绿江入侵高丽。最后双方和谈,在高丽同意断绝与宋的联盟后,辽圣宗率军北返,双方建立友好的睦邻关系。1009年高丽发生军变。辽圣宗趁机入侵高丽,最后在攻下开城后北返。1018年,辽朝率大军再度东征高丽。但不敌高丽军队。双方之后谈和,以后辽朝再也没有入侵高丽[55]

辽朝与西北诸国保持著较为友好和睦的往来。辽朝西境的主要邻国西夏,长期以来,一直与辽朝保有朝贡和联姻关系。一度为辽藩属,被称为甥舅之邦。辽朝与西域诸国的关系也源远流长。早在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时,就曾经率军西征,使西域诸国相继臣服[56]。统和年间,王太妃出师西域,1003年建可敦城[注 3],作为西北的边防重镇,经过多年的经营,使辽朝的势力范围涵盖漠南、漠北与西域之地。辽朝政府对这些降附的部落属国,均采取“因迁种落,内置三部”的羁縻政策[60],使的这些国家互相监督,皆不愿背叛辽朝[61]。这些都使葱岭以东的甘州回鹘西州回鹘与葱岭以西的喀喇汗国,基本上都是亲附辽朝,其与北宋的关系较疏。此外,西亚的波斯大食(伽色尼王朝)在辽初也相继道使来通好。天赞二年,波斯使来,其明年大食使来。大食国王遣使为王子请婚,未允。次年,复遣使请婚,辽圣宗以宗室之女嫁之[62]

因此,在唐朝灭亡之后,西域、西亚与东欧地区皆将辽朝(契丹)作为中国的代表称谓。中亚和西亚的伊斯兰兵书中,还将中国传过去的火药与火器称为“契丹花”、“契丹火箭”等。直到今日,俄罗斯民族的语言和文字当中,也依旧以契丹作为中国的称呼[63]

军事制度[编辑]

耶律倍所绘《骑射图》,国立故宫博物院馆藏。

辽朝的军队,平时约在二十万至三十万左右。契丹是游牧民族,善于骑射,平时放牧渔猎,既是生产经济活动,也是军事练习,有战争很快即可集合成军。由于全民皆兵,辽朝所能动员的兵力在总人口当中,比例很高,为164万2800人[64]。由于保留著原始部族的痕迹,并处于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迅速转化的历史阶段,军事制度初期多与本民族社会制度合为一体,进入长城以南地区后,既保有本民族特色,又逐步接受汉族影响,具有民族融合的特点。辽朝皇帝亲掌最高兵权。下设北南枢密院。北枢密院为最高军事行政机构,一般由契丹人主管﹔南枢密院亦称汉人枢密院,掌汉人兵马之政,因而出现一个朝廷两种军事体制并存的局面[65]。  

辽朝兵制分为宫帐军、部族军、京州军和属国军。宫帐军,即皮室军,征集直属皇帝的著帐户壮丁组成,是契丹族亲军,供宿卫和征战,“以行营为宫,选诸部豪健千人,置腹心部”[66]。部族军,主要由契丹以外的部族壮丁组成,供守卫四边。以上两种部队是辽军的主力。京州军,亦称五州乡军,征集五京道各州县的汉族渤海族等的壮丁组成。属国军,由臣属国壮丁组成。后两种部队为辅助兵力[65]。辽初,贵族男子人人服兵役,年龄在15~50岁之间的列籍正军,兵器、战马自备[67]。并且时常派遣掠夺周边物资,时称打草谷[68]。辽军以骑兵为主,主要武器是弓箭和刀枪。后期从宋朝传入抛石机,编有炮手军[65]

辽朝军制十分重要的一点便是所谓的斡鲁朵制度,即宫卫制度。斡鲁朵意为宫帐或宫殿之意,这是直属于辽国皇帝及太后的禁卫[69],另外皇室贵族或受皇帝特别恩宠的大臣也有自己的斡鲁朵。斡鲁朵制度对加强皇权,维护耶律氏的统治有相当重要的作用。当主人去世后,斡鲁朵的人员就变成主人陵墓的守卫者。辽朝共计有十二宫一府。而当代皇帝的斡鲁朵出巡时,所有前朝的斡鲁朵守卫都要随行出动当守卫者,所以越后代皇帝的出巡规模就越大[70]

经济[编辑]

契丹族本是游牧民族,原本是“畋渔以食、皮毛以衣、马逐水草、人仰湩酩”[71][72]。游牧民族经济上的弱点,在契丹立国之前大致上解决。以人为方式在游牧地区内营造绿洲,再将农耕民族移居其中。契丹人从事农业手工业,都是由辽太祖的祖父、父亲以及伯父等传入契丹,又传授纺织。辽在各地均设群牧使司以管理官有的牲畜。辽朝皇帝使农牧业共同发展繁荣,各得其所,建立独特的、比较完整的管理体制[73]

农业[编辑]

辽朝契丹渔猎木立俑。首都博物馆藏。

辽朝境内农作物品种齐全,既有等粮食作物,也有蔬菜瓜果。他们借鉴和学习中原的农业技术,引进作物品种,还从回鹘引进了西瓜回鹘豆等瓜果品种,结合北方气候特点形成了一套独特的作物栽培技术。辽朝的土地有公田和私田两类。在沿边设置的屯田自然是公田。募民耕种的在官闲田也是公田,百姓领种十年以后,要对朝廷缴纳租赋。至于所说的“占田置业入税”则是私田了[74]。估计屯田多集中在北部沿边,私田则多在辽国南境。在契丹的汉人依然是以男耕女织的方法维持家庭收入。同时,契丹将战争中俘掠的汉人,安置在契丹腹心地区,建立许多头下军州。除少部分需上缴,其馀收入皆归头下主所有。辽廷为了鼓励人民开辟荒地,立例若成功开辟农地可免租赋十年,形成契丹特有的农牧混合经济[75]。遇到兵荒、岁饥之年,也要减、免赋税,991年1月辽圣宗时期,“诏免三京诸道租税,仍罢括田”[76]。1075年9月辽道宗时期,“以南京饥,免租税一年,仍出钱粟振之”[77]。辽朝从事农业生产的居民被编入州县,包括拥有少量土地的自耕农和靠租种地主土地为生的佃户。他们无论经济地位如何,都是具有自由民身分的国家编户,并承担著国家的赋役负担。寺庙的佃户多是贵族、官僚随同土地一起转赠的,是既向国家纳税又向寺庙交租的另一种形式的税户[73]

畜牧业[编辑]

辽朝壁画备猎图,敖汉旗博物馆藏。

辽朝的畜牧业十分发达,契丹人的牧业经济得到了较大发展[78]。牧业是契丹等部落民的生活来源,也是辽朝所以武力强盛、所向克捷的物质条件[79]。当时阴山以北至胪朐河土河潢水挞鲁河额尔古纳河流域,历来有优良的牧场。契丹各部和属部中的阻卜乌古敌烈回鹘黨项等,主要从事游牧业。羊、马是契丹等游牧民的主要生活资料:乳肉是食品,皮毛为衣被,骆驼则是重要的交通工具。战争和射猎活动中马匹又是不可缺少的装备。因此,“蕃汉人户亦以牧养多少为高下”。阿保机之妻述律氏曾自豪地说:“我有西楼羊马之富,其乐不可胜穷也”[80]。羊、马也是辽朝向契丹诸部和西北、东北属国、属部征收的赋税和贡品,是辽朝的重要经济来源,因而受到统治集团的重视。游牧的契丹人,编入相应的部落和石烈,在部落首领的管理下,在部落的分地上从事牧业生产,承担著部落和国家的赋役负担,没有朝廷和部落首领的允许,不能随意脱离本部。他们是牧区的劳动者、牧业生产的主要承担者,是部落贵族的属民[73]

手工业[编辑]

辽代的冶铁业发达[81][82],发掘出土铁制的农业工具、炊具、马具、手工工具可与中原的产品相媲美。辽东是辽朝产铁要地,促进辽朝冶铁业的发展。初期,曾以横帐和大族奴隶置曷术石烈,从事冶炼。“曷术”,即契丹语“铁”。曷术石烈在圣宗时因户口繁息和生产关系的变化,改编为部,仍以铁为赋。辽在手山、三黜古斯和柳湿河分置三冶。其中手山为今辽宁省鞍山市的首山,这里的矿冶史最晚当起自辽代[73]

辽代陶艺受唐代影响,墓葬出土文物则显示部分宋代器皿及其他器皿自国外输入,但金、银器制作亦采用唐、宋的金属打制和镀金技术。辽瓷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瓷器的造型可分为中原式和契丹式两类,中原式仿造中原的风格烧造,有、盂、等,契丹式则仿造本族习惯使用的皮制、木制等容器样式烧造,器类有瓶、壶、盘、碟,造型独具一格。缸瓦窑村窑是一处目前所知辽代最大的古瓷窑遗址,可生产白釉、单釉和三彩釉瓷以及宫廷所用的官窑器物[83]。辽代的鎏金、鎏银、染织、造马具、制瓷以及造纸等手工业门类齐全,工艺精湛。契丹鞍与端砚蜀锦、定瓷更被北宋《袖中锦》评比为“天下第一”[84]陈国公主与驸马墓、耶律羽之墓等贵族墓葬出土的精美金银器都反映出契丹独特的民族特色和高度的工艺技术水准。如在内蒙古翁牛特旗广德公乡辽墓出土的双猴绿釉鸡冠壶和龙首绿釉鸡冠壶就是仿契丹族皮囊容器的模式,在壶体侧边作出仿皮革缝制的痕迹,此类壶是契丹民族特有的生活器皿[83]

辽朝瓷盘,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馆藏。
辽朝刺绣莲塘双雁,中国丝绸博物馆藏。
辽朝绿彩皮囊壶,南宋官窑博物馆藏。
辽朝辽三彩罗汉雕像,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
辽朝陈国公主金面具,辽代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出土。

商业[编辑]

辽代八角形三彩砚,为契丹人的文房四宝之一。
辽代三彩套盒。

随著农、牧、手工业的发展,交换逐渐频繁,商业活动也日益活跃。早期,辽太祖在炭山北建羊城,“起榷务以通诸道市易”。后版图扩大,建置完善,经济成分增加,范围扩大,商业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辽五京相继建成后,都成了辽朝的重要商业城市[73]。辽朝与周边各政权、各民族、国家的经济往来多以朝贡和互市的方式进行。由于商业的发展,辽朝境内也出现了富有的商人阶层,他们或经商于五京、州县,或来往于辽、五代诸国或宋朝,有的甚至成为代表辽朝办理交涉的使臣,如辽太宗时的回图使乔荣经商于后晋,又为辽朝商业贸易的代表,并可作为使臣与后晋交涉政务。西京归化州的韩师训也是富甲一方的商人[73]

辽代物价甚低,虽有盐酒之税,但各地税率并不一致。商业贸易的繁荣促进了货币经济的发展。据文献记载,耶律阿保机之父撒剌的时,已开始铸造货币。然而货币使用量不多,辽世宗时,上京还处在交易无钱而用布的状态。各地都用不同货币,如圣宗以前所铸的辽钱极少,圣宗之后稍微多了一些,但在流通货币中,所占数量仍甚少,不及百分之二,主要的是宋钱,其次是唐及五代及其他朝代的钱;在对外交易方面,辽主要与西夏等通过边境上的榷场进行互补性的交易。另外与日本高丽阿拔斯王朝基辅公国喀喇汗国也有贸易往来[85]

文化[编辑]

辽朝吸收许多汉文化与渤海国文化。灭渤海后,渤海遗民大量聚居于辽上京辽东京一带的州县,较先进的渤海文化对辽文化有较为广泛的影响。据汉地幽云十六州到后来和宋朝的频繁交往,无论是战争还是和平时期的榷场贸易,汉文化对于辽朝的影响都是巨大的。由于大量汉文书籍的翻译,将中原人民的科学技术、文学、史学成就等介绍到了草原地区,带动和促进了游牧民族草原文化的发展。辽朝皇室和契丹贵族多仰慕汉文化,如辽的开国皇帝辽太祖崇拜孔子,先后于上京建国子监,府、州、县设学,以传授儒家学说,又建立孔子庙;辽圣宗常阅读《贞观政要》、道宗爱看《论语》等;辽道宗时,契丹以“诸夏”自称,道宗又说“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中华。”[86]教育方面实行设学养士和科举取士[87]

文学与文字[编辑]

位于铜镜上的契丹文字

辽朝文人既用契丹语言文字创作,也大量用汉语文写作。他们的作品有诗、词、歌、赋、文、章奏、书简等各种体裁,有述怀、戒喻、讽谏、叙事等各种题材。作者包括帝后、宗室、群臣、诸部人和著帐郎君子弟。契丹的诗词既有气势磅礴之句,也有清新优美之词。辽兴宗也善为诗文,1050年宋使赵概至辽,辽兴宗于席上请概赋《信誓如山河诗》。在辽朝诸帝中,辽道宗文学修养最高,善诗赋,作品清新雅丽,意境深远。有《题李俨黄菊赋》。宗室东丹王耶律倍有《乐田园诗》、《海上诗》。耶律国留、耶律资宗、耶律昭兄弟三人皆善属文、工辞章,耶律国留有《兔赋》、《寤寐歌》;耶律资宗出使高丽被留期间,“每怀君亲,辄有著述”,后编为《西亭集》;耶律昭因事被流放西北部,致书招讨使萧挞凛,陈安边之策,词旨皆可称。辽道宗的皇后萧观音《谏猎疏》、《回心院》和应制诗《君臣同志华夷同风》表达关心社稷安危、致主泽民的政治理想。流传至今的辽人作品除王鼎的《焚椒录》外,还有寺公大师的《醉义歌》。《醉义歌》是使用契丹语创作,有金朝耶律履的译文,只是契丹文原作和耶律履译文已经失传,今有耶律履的儿子耶律楚材的汉译本传世[88]

契丹小字铜镜,译为“寿长福德”

在书目方面,辽设国史院,专修整历史,设官监修国士、史馆学士、修国史等,曾撰写起居注日历实录二十卷、国史,又把不少汉人书籍翻译为辽朝文字,如《五代史》等。当中,辽代所写的实录成为元朝脱脱等所编写的《辽史》主要材料之一[89]

语言文字方面,汉语契丹语都是通行的,不少文书都是以这两种语言写就。辽代还出现了为佛教信众学习佛经而编纂的汉字字典龙龛手镜》。契丹文是辽代为记录契丹语而参照汉字创制的文字,分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两种形式。但现时已缺少类似的文献。契丹大字相传于920年由辽太祖下令耶律突吕不耶律鲁不古参照汉字创制,应有三千馀字;契丹小字由辽太祖弟耶律迭剌参考回鹘文对大字加以改变而成。小字为拼音文字,约五百个发音符号。契丹小字较大字简便,原字虽少,却能把契丹语全部贯通。契丹族创字表现出强烈的民族自觉,对其他民族也有不少影响,例如西夏创造黨项文字金朝创造女真文字元朝创造八思巴文字[90]。契丹字的通行直到1191年金朝金章宗废除为止[91]

宗教[编辑]

应县木塔(佛宫寺释迦塔),建于1056年,是目前世界现存最高、最古老的多层木结构建筑

辽朝的宗教佛教萨满教为主,此外也崇拜契丹祖先和民间信仰[92]。民族信仰有木叶山崇拜、天地崇拜与拜日神[93]、拜山神[94]等。木叶山崇拜源自契丹始祖出现与契丹八部兴起的传说,带有萨满教的文化背景[95]。契丹族于木叶山(今内蒙古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合流处)兴建契丹祖庙以祭拜始祖[96],最后发展成辽朝皇室的柴册仪[92]

辽朝佛教基本上继承盛唐的教学佛教[97]。早在唐朝唐武宗发动灭佛事件时因为河北诸藩镇不听从,大量僧侣与佛教文物流向河北地区,使得当地佛教文化蓬逢发展[92]。902年龙化州建开教寺,为佛教北传契丹的起始点。918年辽上京又建佛寺,佛教逐渐为契丹人所信仰和崇尚。926年辽朝灭渤海国后,俘渤海僧人崇文等57人至上京,又建天雄寺。此后,诸京和各州县也相继修建寺庙。938年辽朝领有燕云十六州后,此地逐渐发展成佛教文化重心,到辽朝晚期“僧侣、佛寺之数冠北方”。辽太宗等辽朝皇帝也采取保护佛教政策,尊崇佛教,佛教大盛。辽兴宗时觉华岛海云寺僧人海山(郎思孝)与辽兴宗关系甚好[98]。辽道宗曾以诗赞誉法均:“行高峰顶松千尺,戒净天心月一轮。”随著佛教的传播,由皇帝下令,寺庙校勘、雕印佛经和个人写经,集资刻经、印经等活动十分活跃。从山西应县木塔佛像中发现的丹藏、佛经及佛画,河北丰润天宝寺塔发现的佛经,内蒙古巴林右旗释迦佛舍利塔中发现的佛经,堪称佛教艺术瑰宝[92]。辽朝完成以《大般若经》为首的主要佛教石刻,于辽兴宗时期出版的《契丹大藏经》,其地位仅次于宋朝宋太祖时期开版《蜀版大藏经》,在佛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99]

辽朝伊斯兰教的重心,牛街礼拜寺礼拜殿第一进内景。

道教和道家思想对契丹人也产生了一定影响。辽初,以各种方式进入草原的汉人中,就有一些道教信仰者。如上京有天长观,中京有通天观,一些州城也多有道士和道观。某些契丹上层和契丹部民也信仰道教。辽圣宗对“道释二教,皆洞其旨”[100],其弟耶律隆裕更是个虔诚的道教信徒[101]。某些上层道士同佛教上层一样受到皇帝的礼遇。辽圣宗曾予道士冯若谷加官太子中允。道教的传播也带动了道家经典的研究,辽初道士刘海蟾著有《还丹破迷歌》和《还金篇》,耶律倍译有《阴符经》,辽圣宗於阗张文宝曾进《内丹书》,寺公大师的《醉义歌》中也杂有道教思想[92]

辽朝也有通行伊斯兰教,主要经由位于西域、已经伊斯兰化的喀喇汗国东传而来。996年入仕辽廷的阿拉伯学者纳苏鲁丁即在辽南京(今北京)兴建牛街礼拜寺。后来的西辽辽帝对伊斯兰教采取的宽容伏待政策,使伊斯兰教持续在西域发展[102]

艺术[编辑]

《丹枫呦鹿图》(左)与《秋林群鹿图》(右)皆约绘制于1031至1048年间,揉合波斯细密画风格,国立故宫博物院馆藏。

辽朝绘画作品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契丹人善画草原风光和骑射人物,辽朝涌现出不少卓有成就的画家,创作了大量优秀的绘画作品。耶律倍和著名画家胡瑰、胡虔父子所画多入北宋内府,被誉为“神品”。耶律倍画的《射骑图》、胡环的《出猎图》、无名氏的《丹枫呦鹿图》、《秋林群鹿图》等名画,均为旷世珍宝。此外比较有名的尚有:耶律防曾两次使宋,见宋仁宗,“陛辞,仅一见,”即临摹如真容。萧瀜据《绘事备考》云:“好读书,亲翰墨,尤善丹青……”。虞仲文据《图绘宝鉴》记载他善画人马,墨竹学文湖州(文同)。其它还有契丹族耶律题子、秦晋国妃萧氏,以及汉族陈升、常思言与吴九州等人也皆以善画称[103]

雕塑作品刀法遒劲,栩栩如生。建筑艺术主要体现在佛塔和佛寺。山西省灵丘觉山寺西塔院中的觉山寺塔北京市天宁寺塔辽宁省辽阳白塔海城析木城金塔造型美观,是辽代最流行的密檐塔中的杰出代表作品。天津蓟县独乐寺的观音阁兼唐代和宋朝之长处,雄健壮丽[104]

辽朝用契丹文字刻制的石刻。契丹文石刻用契丹大字和小字刻制,一般分为纪功碑、建庙记、哀册文、墓志铭、题记等类。契丹大字石刻如:《辽太祖纪功碑》(残)、《大辽大横帐兰陵郡夫人建静安寺碑》、《耶律延宁墓志》、《萧孝忠墓志铭》、《故太师铭石记》与《北大王墓志》等。其中《北大王墓志》(又作《耶律万辛墓志》)是契丹大字石刻中字体最工整的一件,讲述耶律万辛的事迹,本墓志使用辽代契丹大字、汉字刻印。由于刻字工整,字数较多,有利于契丹大字的解读[103]

辽朝散乐受唐朝五代后晋影响极深,在此基础上与契丹族民间艺术相融合,建立起的一种类似宫廷音乐的形式。《辽史》中有记载,其演奏乐器有:觱篥琵琶、五弦、箜篌方响、枝鼓、第二鼓、第三鼓、腰鼓、大鼓拍板等。散乐由12人组成,是一支完整的表演队伍。乐队呈两排,前排第三人下,有一低矮的舞蹈者,随著节拍翩翩起舞[103]

科技[编辑]

辽朝在科学技术方面也取得一些成就。辽朝的医药久负盛名,辽朝医生直鲁古撰有《脉诀》与《针灸书》,其中的治疗方法至今仍应用在临床实践中。当时具有尸体防腐保存的技术,文惟简所著的《虏廷事实》、《新五代史•四夷附录》等文献都记载契丹人用香药、盐、矾等保存尸体的方法。1981年在内蒙古察右前旗豪欠营辽墓中发现有保存比较完整的干尸[104]

辽朝的天文历法继承五代历法,并略有改进。辽朝原使用后晋马重元的调元历,995年行用辽刺史贾俊大明历。辽朝皇帝十分重视天象观测,时人并将天象与政事相连系。1971年在河北省宣化辽墓发现的彩绘星图绘有二十八宿黄道十二宫。1989年在宣化辽墓又发现两幅星图,除与前图略同外,并有十二生肖,均作人形,从中可以得知辽朝天文学已达到很高的水准[104]

社会[编辑]

宝山辽墓壁画,寄锦圗。

契丹民族的社会与风俗,本不同于汉人。辽朝在统治汉人的燕云十六州地区,则同于中原;在北方的契丹人,则依旧俗生活;介于混杂地区,就呈现两种混合型态。契丹人的仪俗很多,如拜日仪、柴册仪、再生仪、祭山、射鬼箭等。特别的生活方式就是四时的“捺钵”,辽朝皇帝带领百官的中央政权,随著一年四时,到各地巡狩,其宫帐的所在地就是“捺钵”。其他还有“头鱼宴”、“头鹅宴”等生活习惯。契丹饮食文化因地制宜,有蜜饯、果脯等,是用蜜蜡浸渍水果而成,以利保存。清朝东北仍有以欧李(野果)“渍以饧蜜”之俗,今日北京特产果脯,也是与契丹人的“蜜渍山果”“蜜晒山果”之类一脉相承[105]

在日常生活上,契丹人具有北亚民族传统,以羊狐皮裘居多。而贵族官吏则以貂裘为主,并且穿丝绢服饰,所配戴的装饰也比较多。饮酒食肉为普遍现象,居住以帐幕为主,也有居住在宫室。摔跤击鞠(踢球)、射柳、射兔节、下围棋双陆等均是辽人的业馀活动。关于节令风俗,辽汉皆有,仍以契丹旧俗为主。例如元旦日,以弱米和白羊髓为饼。正月七日为人日,食煎饼,称为“薰天饼”。其他尚有中和、上巳、端午、夏至、中元、中秋、重九、冬至等,都是直接或间接从中原传入的,节日风俗大体相同。然而也有一些节令,名称虽同,却保留了契丹固有的风俗和仪式[105]

君主年表[编辑]

契丹与辽 916年-1125年
庙号 谥号 汉名 契丹名 常用名称 在位时间 年号
太祖 大圣大明神烈天皇帝 亿 阿保机 耶律阿保机 916年926年七月 神册 916年十二月-922年正月

天赞 922年二月-926年二月
天显 926年二月

义宗
(世宗追崇)
让国皇帝
(世宗追崇)
文献钦义皇帝
(世宗追崇)
图欲 耶律倍
淳钦皇后 月里朵 述律平 926年七月-927年十一月 天显 926年927年
太宗 孝武惠文皇帝 德光 尧骨 耶律德光 926年十一月-947年四月 天显 927年938年十一月

会同 938年947年正月
大同 947年二月-九月

世宗 孝和庄宪皇帝 兀欲 耶律阮 947年四月-951年九月 天禄 947年九月-951年九月
穆宗 孝安敬正皇帝 璟/明 述律 耶律璟 951年九月-969年二月 应历 951年九月-969年二月
景宗 孝成康靖皇帝 明扆 耶律贤 969年二月-982年九月 保宁 969年二月-979年十一月

乾亨 979年十一月-983年六月

圣宗 文武大孝宣皇帝 隆绪 文殊奴 耶律隆绪 982年九月-1031年六月 统和 983年六月-1012年闰十月

开泰 1012年十一月-1021年十一月
太平 1021年十一月-1031年六月

兴宗 神圣孝章皇帝 宗真 只骨 耶律宗真 1031年六月-1055年八月 景福 1031年六月-1032年十一月

重熙 1032年十一月-1055年八月

道宗 孝文皇帝 洪基/弘基 查剌 耶律洪基 1055年八月-1101年正月 清宁 1055年八月-1064年

咸雍 1065年1074年
大康 1075年1084年
大安 1085年1095年
寿昌 1095年1101年正月

延禧 阿果 耶律延禧 1101年二月-1125年二月 乾统 1101年二月-1110年

天庆 1111年1120年
保大 1121年1125年

北辽 1122年
庙号 谥号 汉名 契丹名 常用名称 在位时间 年号
宣宗 孝章皇帝 涅里 耶律淳 1122年三月-六月 建福 1122年三月-六月
普贤女 萧普贤女 1122年六月-十二月 德兴 1122年六月-十二月
西辽 1132年1218年
庙号 谥号 汉名 契丹名 常用名称 在位时间 年号
天祚帝
德宗 天祐武烈皇帝 大石 耶律大石 1132年二月-1143年 延庆 1132年二月-1134年

康国 1134年1143年

感天皇后(称制) 塔不烟 萧塔不烟 1144年1150年 咸清 1144年1150年
仁宗 夷列 耶律夷列 1151年1163年 绍兴 1151年1163年
(称制) 普速完 耶律普速完 1164年1178年 崇福 1164年1178年
(史称末帝) 直鲁古 耶律直鲁古 1179年1211年 天禧 1179年1211年
屈出律 1211年1218年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关于辽朝国号,现代学者研究契丹大字与小字的墓碑,并且发现有多种组合[1]
    1. 大多在前面加上“大”或“大中央”[1]
    2. 有“胡里只”、“契丹”与“国”等三组语词混合组合,例如“胡里只契丹国”、“胡里只国”、“契丹胡里只国”与“契丹国”等等....,其中“胡里只”意指人众,“契丹”意指天族[1]
    3. 而“哈剌契丹”一词是波斯人与蒙古人对西辽的称呼,非契丹人的自称[1]
  2. ^ 契丹首次改国号为大辽的时间各史书记载不一:
    1. 新五代史•四夷附录》记为天显十一年(936年)。
    2. 资治通鉴·卷二百八十一》记为晋天福二年(937年),《契丹国志》从之。
    3. 东都事略·卷一百二十三》记为天福三年(938年)
    4. 辽史•太宗纪》记为大同元年(947年)。
  3. ^ 可敦城的位置,根据《辽史•地理志》有三种说法:
    1. 云内州“有古可敦城”,今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西北阴山北麓[57]
    2. 镇州“本古可敦城”,今蒙古国布尔干省青托罗盖古城[58]
    3. “河董城”,本“回鹘可敦城”,语讹为河董城,今蒙古国东方省乔巴山市西[59]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爱新覚罗乌拉熙春〈辽朝国号非“哈喇契丹(辽契丹)”考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09-27.〉. 载《爱新覚罗乌拉熙春女真契丹学研究》. 京都松香堂出版社. 2009年2月.
  2. ^ 刘学铫著(2012年):《大辽王朝:青牛、白马、黑契丹》〈大辽王朝大事年表〉,第212页-第214页。
  3. ^ 3.0 3.1 张正明(1979年):《契丹史略》,225页。
  4. ^ 徐俊(2000年):《中国古代王朝和政权名号探源》,225页–261页
  5. ^ Chen, Yuan Julian. 陈元-台北故宫藏宋元明帝王画像与其隐喻的王朝正统性, Zhongguo wenhua 中国文化 [Chinese Culture] 44 (2016): 137-53 (英语). 
  6.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3页。
  7. ^ 万蝇楠(1994年):《魏晋南北朝史论稿》第十四章〈南北其他民族问题〉,第378页。
  8. ^ 《魏书•契丹传》:“契丹国,在库莫奚东,异种同类,俱窜于松漠之间。登国中,国军大破之,遂逃迸,与库莫奚分背。经数十年,稍滋蔓,有部落,于和龙之北数百里,多为寇盗。”
  9.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4页。
  10.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二章〈分裂的时代〉,44页。
  11. ^ 刘学铫著(2012年):《大辽王朝:青牛、白马、黑契丹》第三章〈大辽王朝谁创立,英雄当数阿保机〉,第36页-第55页。
  12.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5页。
  13. ^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七十五•后唐纪四》:“(后唐明宗)帝遣供奉官姚坤告哀于契丹。......(辽太祖)又曰:‘吾儿与我虽世旧,然屡与我战急,于今天子则无怨,足以修好。若与我大河之北,吾不复南侵矣。’坤曰:‘此非使臣之所得专也。’契丹主怒,囚之,旬馀,复召之,曰:‘河北恐难得,得镇、定、幽州亦可也。’给纸笔趣令为状,坤不可,欲杀之,韩延徽谏,乃复囚之。”
  14.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7页。
  15. ^ 刘学铫著(2012年):《大辽王朝:青牛、白马、黑契丹》第四章〈大辽攻灭渤海国,太子被封东丹王〉,第56页-第69页。
  16. ^ 16.0 16.1 16.2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8页。
  17.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二章〈分裂的时代〉,47页。
  18. ^ 参看司马光:《资治通鉴》晋纪及欧阳修:《新五代史》四夷附录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刘学铫著(2012年):《大辽王朝:青牛、白马、黑契丹》第六章〈契丹贤后萧燕燕,巾帼岂肯让须眉〉,第82页-第99页。
  20. ^ 《新五代史•四夷附录第二》:“述律(辽穆宗)闻之,谓其国人曰:‘此本汉地,今以还汉,又何惜耶?’
  21.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9页。
  22. ^ 杜正胜主编:《中国文化史》第十二章〈近代中国的国际世界〉,第237页。
  23.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三章〈新社会的开幕〉,74页。
  24.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三章〈新社会的开幕〉,75页。
  25.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三章〈新社会的开幕〉,76页。
  26.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10页。
  27.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11页。
  28. ^ 28.0 28.1 28.2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12页。
  29. ^ 29.0 29.1 29.2 刘学铫著(2012年):《大辽王朝:青牛、白马、黑契丹》第九章〈喜乐无度辽末帝,耶律延禧终成囚〉,第36页-第55页。
  30.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五章〈金与南宋〉,118页。
  31.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五章〈金与南宋〉,120页。
  32.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13页。
  33. ^ 刘学铫著(2012年):《大辽王朝:青牛、白马、黑契丹》第十六章〈契丹后人今何在,犹馀东北达斡尔〉,第208页-第210页。
  34.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38页。
  35. ^ 《辽史•地理志》:“遥辇氏更八部曰𫛛利皆部、乙室活部、实活部、纳尾部、频没部、内会鸡部、集解部、奚嗢部,属县四十有一。每部设刺史,县置令。”
  36. ^ 《辽史•地理志》:“太宗以皇都为上京,升幽州为南京,改南京为东京,圣宗城中京,兴宗升云州为西京,于是五京备焉。又以征伐俘户建州襟要之地,多因旧居名之;加以私奴置投下州。总京五,府六,州、军、城百五十有六,县二百有九,部族五十有二,属国六十。”
  37. ^ 杨若薇(1992年):《契丹王朝政治军事制度研究》第二篇〈官制及行政制度〉,166页。
  38.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37页。
  39.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33页。
  40. ^ 杨若薇(1992年):《契丹王朝政治军事制度研究》第二篇〈官制及行政制度〉,171页。
  41.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45页。
  42. ^ 《重编燕北录》:“所谓捺钵者,戎主所至处也。”
  43. ^ 《文昌杂录·卷六》:“北人谓住坐处曰捺钵......是契丹家语,犹言行在也。”
  44. ^ 《辽史·营卫志中》:“辽国尽有大漠浸包长城之境,因宜为治,秋冬违寒,春夏避暑,随水草,就畋渔,岁以为常,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
  45. ^ 《辽诗纪事·懿德皇后》引《回心院》诗注:“君臣尚猎,故有四时捺钵。”
  46. ^ 46.0 46.1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14页。
  47. ^ 杨若薇(1992年):《契丹王朝政治军事制度研究》第二篇〈官制及行政制度〉,85页。
  48. ^ 《辽史·百官志一》:“凡辽朝官,北枢密视兵部,南枢密视吏部,北、南二王视户部,夷离毕视刑部,宣徽视工部,敌烈麻都视礼部,北、南府宰相总之。惕隐治宗族,林牙修文告,于越坐而论议,以象公师,朝廷之上。事简职专,此辽所以兴也。”
  49. ^ 49.0 49.1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34页-第35页。
  50. ^ 《辽史·逆臣下》:“辽之秉国钧,握兵柄,节制诸部帐,非宗室外戚不使。”
  51. ^ 《松漠纪闻》:“辽制,契丹人杀汉儿者不加刑。”
  52.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一章〈“因俗而治”的政治制度〉,第43页。
  53. ^ 黄仁宇:《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第二十六章〈澶渊之盟〉。
  54.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三章〈新社会的开幕〉,76页。
  55. ^ 宋辽时期辽与高丽的战争 , 中国 线上. 2009年11月23日
  56. ^ 《辽史·文学上·萧韩家奴李澣》:“及太祖西征,至于流沙,阻卜望风悉降,西域诸国皆愿入贡。”
  57. ^ 《辽史·地理志五·西京道》:“云内州,开远军,下,节度。本中受降城地。辽初置代北云朔招讨司,改云内州。......有威塞军、古可敦城”
  58. ^ 《辽史·地理志一·上京道》:“镇州,建安军,节度。本古可敦城。”
  59. ^ 《辽史·地理志一·上京道》:“防州,刺史。河董城。本回鹘可敦城,语讹为河董城。”
  60. ^ 《辽史·文学上·萧韩家奴李澣》:“因迁种落,内置三部,以益吾国,不营城邑,不置戎兵。”
  61. ^ 《辽史·文学上·萧韩家奴李澣》:“自后一部或叛,邻部讨之,使同力相制,正得驭远人之道。”
  62. ^ 《辽史·圣宗七》:“是月,大食国王复遣使请婚,封王子班郎君胡思里女可老为公主,嫁之。”
  63. ^ 杨若薇(1992年):《契丹王朝政治军事制度研究》〈序言〉,1页。
  64. ^ 杨若薇(1992年):《契丹王朝政治军事制度研究》第二篇〈官制及行政制度〉,201页。
  65. ^ 65.0 65.1 65.2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二章〈独具特色的法律与军事制度〉,第51页-第55页。
  66. ^ 《辽史·百官志·北面军官》记载:“皮室军自太祖时已有,即腹心部是也......太祖以行营为宫,选诸部豪健千馀人置为腹心部”
  67. ^ 《辽史·兵制》:“每正军一名,马三匹,打草谷、守营铺家丁各一人。”
  68. ^ 《辽史·兵制》:“人马不给粮草,日遣打草谷骑四出抄掠以供之。”
  69. ^ 《辽史·营卫志上》:“居有宫卫,谓之斡鲁朵。”“著帐户:本诸斡鲁朵析出,及诸罪没入者。凡承应小底、司藏、鹰坊、汤药、尚饮、盥漱、尚膳、尚衣、裁造等役,及宫中、亲王祗从,伶官之属,皆充之。”
  70. ^ 刘学铫著(2012年):《大辽王朝:青牛、白马、黑契丹》第三章〈大辽帝国谁创立,英雄当数阿保机〉,第48页-第50页。
  71. ^ 《辽史·营卫志中》:“大漠之间,多寒多风,畜牧畋渔以食,皮毛以衣,转徒随时,车马为家。”
  72. ^ 《辽史·食货志上》:“契丹旧俗,其富以马,其强以兵。纵马于野,弛兵于民。有事而战,彉骑介夫,卯命辰集。马逐水草,人仰湩酪。”
  73. ^ 73.0 73.1 73.2 73.3 73.4 73.5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三章〈多元的辽代经济〉,第64页-第76页。
  74. ^ 《辽史·食货志上》:“又诏山前后未纳税户,并于密云、燕乐两县,占田置业入税,此私田制也。”
  75. ^ 复旦大学(1982年):《中国古代经济简史》第五章〈封建社会唐(后期)宋辽金元的经济〉,第125页。
  76. ^ 《辽史·圣宗纪》:“辛卯,诏免三京诸道租赋,仍罢括田。 ”
  77. ^ 《辽史·道宗纪》:“己卯,以南京饥,免租税一年,仍出钱粟振之。”
  78. ^ 《辽史•食货志上》:“契丹旧俗,其富以马,其强以兵。纵马于野,弛兵于民。有事而战,彍骑介夫,卯命辰集。马逐水草,人仰湩酪,挽强射生,以给日用,糗粮刍茭,道在是矣”
  79. ^ 《苏魏公集》卷13《后使辽诗•北人牧羊》、《契丹马》诗及序:《契丹马》诗:“边城养马逐莱蒿,栈阜都无出入劳。用力已过东野稷,相形不待九方皋。人知良御乡评贵,家有才驹事力豪。略问滋养有何术,风寒霜雪任蹄毛。”《北人牧羊》诗:“牧羊山下动成群,啮草眠沙浅水滨。自免触藩羸角困,应抚挟策读书人。毡裘冬猎千皮富,湩酷各朝中百品珍。生计不赢衣食足,土风犹似茹毛纯。”
  80. ^ 《契丹国志·太祖大圣皇帝》:“述律后曰:‘吾有西楼羊马之富,其乐不可胜穷也,何必劳师远出,以乘危徼利乎?吾闻晋王用兵,天下莫敌,设有危败,悔之何及!’太祖不听。”
  81. ^ 《契丹国志·王沂公行程录》:“七十里至柳河馆,河在馆旁,西北有铁冶,多渤海人所居,就河漉沙石,炼得成铁。”
  82. ^ 《全辽文·卷11》:“旋出为景州龙池冶监。其冶铁货岁出数不供课。比来为殿罚者殆且十数人。皆谓公性疏放,况能庀于是耶。身族为累,其兆于此。公泊至,督役勉工,亲时铸炼,所收倍于常绩。复更征商榷酒等务。烦剧皆办,所莅称最。”
  83. ^ 83.0 83.1 龚书铎,刘德麟/主编(2015年):《图说辽西夏金》辽朝〈专题:辽代手工艺品〉,第62页-第64页。
  84. ^ 《袖中锦》:“端砚、......蜀锦、定磁......契丹鞍、夏国剑、高丽秘色......皆为天下第一,他处虽效之,终不及。”
  85. ^ 复旦大学(1982年):《中国古代经济简史》第五章〈封建社会唐(后期)宋辽金元的经济〉,第150页。
  86. ^ 《松漠纪闻·卷上》:“大辽道宗朝,有汉人讲《论语》,......至‘夷狄之有君’,疾读不敢讲。则曰:‘上世獯鬻、猃狁,荡无礼法,故谓之夷。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中华,何嫌之有!’卒令讲之。”
  87.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五章 〈儒学的传播与教育的发展〉,第104页。
  88.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八章〈契丹和汉族文化交融的结晶--辽代文学〉,第148页。
  89.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七章〈史学及其与政治、文化的关系〉,第139页。
  90.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三章〈新社会的开幕〉,49页。
  91. ^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五章〈儒学的传播与教育的发展〉,第97页。
  92. ^ 92.0 92.1 92.2 92.3 92.4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六章 〈契丹的原始信仰及佛教的盛行〉,第129页-第138页。
  93. ^ 《文献通考·卷345·契丹》:“契丹人好鬼而贵日,每月朔日,向东而拜日,其会聚、视国事,皆以东向为尊。四楼门屋,皆向东”
  94. ^ 《辽史•礼志》:“冬至日,国俗屠白羊、白马、白雁,各取血合酒。天子拜望黑山,黑山在境北。俗谓国人魂魄,其神司之,犹如中国岱宗云。每岁是日,五京进人马纸万馀事,祭山而焚之。俗甚严,非祭不敢进山。”
  95. ^ 《契丹礼俗考论》:“行柴册礼时还要祭日,祭河神,山神和祖神,实际上,这又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祭祀活动。”
  96. ^ 《辽史·地理志一·上京道》》:“有木叶山,上建契丹始祖庙,奇首可汗在南庙,可敦在北庙,绘塑二圣并八子神像......每行军及春秋时祭,必用白马青牛,示不忘本云。”
  97.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三章〈新社会的开幕〉,75页。
  98. ^ 《辽东行部志》:“辽兴宗每万机之暇,与师对榻,以师不肯作诗,以诗挑之”
  99. ^ 竺沙雅章(1998年):《征服王朝的时代》第三章〈新社会的开幕〉,74页。
  100. ^ 《契丹国志•圣宗天辅皇帝》:“游猎时,曾遇二虎方逸,帝策马驰之,发矢,连殪其二虎。又曾一箭贯三鹿。至于道释二教,皆洞其旨。”
  101. ^ 《契丹国志•齐国王隆裕》:“自少时慕道,见道士则喜。后为东京留守,崇建宫观,备极辉丽......又别置道院,延接道流,诵经宣醮,用素馔荐献,中京往往化之”
  102. ^ 韩毅. 〈略述两宋时期伊斯兰教在西北的传播与发展〉. 青海民族研究(社会科学版). 2001年2月: 62页. 
  103. ^ 103.0 103.1 103.2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九章〈异彩纷呈的辽代艺术学〉,第157页-第169页。
  104. ^ 104.0 104.1 104.2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辽代 第四章〈科学技术成就〉,第83页-第92页。
  105. ^ 105.0 105.1 编辑部编辑(1992年):《中国文明史 宋辽金时期》第七章〈宋辽金元的制度与社会〉,第161页-第162页。

参考书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中国朝代和政权
前朝

松漠都督府契丹诸部
契丹国 \ 大辽
916年3月17日-1125年3月26日
947年2月24日始称大辽
西辽
1124年-1218年
后朝
大金
大蒙古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