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潮春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戴潮春事件
日期 1862年(同治元年)
地點 台灣
結果 清朝獲勝,戴潮春斬首處死。
參戰方
 大清 戴潮春
指揮官和領導者
清朝 丁曰健
清朝 林文察
清朝 曾元福
清朝 曾玉明
清朝 林占梅
東王大元帥戴潮春
南王林日成
西王陳弄
北王洪欉
嚴辦

戴潮春事件,或作「戴萬生事件」。台灣清治時期三大民變之一,也是時間最久者,自1862年起事至1865年平定,共歷時四年多。事件起因乃官府鎮壓天地會(又名八卦會)所致,影響範圍北至大甲,南至嘉義,遍布整個台灣中部。雖然起事者為戴潮春,但與事者中包含各地地主,其中以林日成洪欉等最有勢力。

由於當時清廷正與太平天國交戰,無力理會台灣民變,加上參與事件者包含各地大小地主,在起事當地頗具影響力,因此初期清朝僅能依靠霧峰林家等地方鄉勇勢力抵抗。直到1863年丁曰健林文察相繼赴台參戰後,戰情才急轉直下,於1865年初結束。

戴潮春事件之後,霧峰林家因建立軍功,獲得大量的田產樟腦專賣權,一躍而成為中台灣最有勢力的家族。

起因[編輯]

戴潮春表字萬生祖籍中國福建漳州府龍溪縣,原為臺灣清治時期四張犁(今台中市北屯區)一帶的地主,曾擔任北路協稿書等職務,但因被長官勒索未果,而被辭退職位,並繼承兄長的堂主地位,以及其所成立輪祀土地神的「土地公會」和鄉勇團練八卦會」,同時加以擴張成為天地會的分支,同時協助官府緝捕盜匪而得到官方認同,使其成為戴家擁有的私人武力。

但戴潮春勢力發展過於快速,且成員四處滋事,因而令官府決定鎮壓戴潮春勢力。1862年4月3日,按察使銜臺灣兵備道員孔昭慈抵達彰化,捕殺八卦會總理洪氏,並命曾任彰化知縣淡水廳同知秋曰覲前來協助掃蕩,於是秋曰覲帶領600名官兵之外,另外招募林奠國與四塊厝林日成各率400人支援掃蕩,並有北路協副將林得成跟隨,然而4月15日掃蕩部隊在大墩與數千天地會黨人作戰時,未料林日成竟臨陣倒戈,擊殺秋曰靚,而林奠國見局勢不利,決定退回阿罩霧莊(今臺中市霧峰區),林得成則被林日成拘於家中。

於是,八卦會頓時坐大,身為會首的戴潮春騎虎難下,只得於4月16日率八卦會黨人圍攻彰化縣城,並從八卦山以大砲轟城。這時城內僅有都司胡松齡、千總呂騰蛟所率三百多名老弱兵,而勇首施九挺前往鹿港徵召鄉勇失利,城內從此無援可求。4月18日,城內奸細王萬打開城門,戴氏於鼓樂之中騎馬入城,道員孔昭慈則因外援始終未到,旋即服毒自殺,前北路協副將夏汝賢等大小官員則紛紛被殺。

事件過程[編輯]

彰化縣城失守後,南台灣各民間勢力紛紛起事,而中台灣大小土豪,如小埔心(今彰化縣埤頭鄉陳弄、北勢楠(今南投縣草屯鎮洪欉嘉義縣嚴辦、以及鳳山縣徐夏老淡水廳王九螺等紛紛加入戴潮春陣營,各地支持股首更是達上千,而他也論功行賞,除自封為東王外,封林日成、陳弄與洪欉為南王、西王與北王,設置大將軍等官位,安撫百姓,儼然自成一國,且控有幾乎全部的台灣中部北台灣部分區域。

入清以來,福建省本部向來靠臺灣供應糧食,事件爆發後臺灣白米價格大漲,演變為惡性通貨膨脹,福建頓時陷入經濟危機。於是,閩浙總督慶瑞緊急派遣福甯鎮總兵曾玉明渡海來臺,召集臺勇平定戰事,另外命臺灣鎮總兵林向榮西螺出兵作戰。另一方面,台灣府知府洪毓琛緊急成立籌防局應對事變,並向外國洋行籌借十五萬兩作為軍費,並以關稅抵還。

阿罩霧庄攻防戰[編輯]

4月28日,戴軍南王林日成為了替族人林媽盛報仇,率領三萬多人截斷阿罩霧庄的水源,打算一舉消滅前厝林家(即霧峰林家)。這時,林家因多數家勇跟隨林文察與林文明浙江太平軍作戰,莊中只有72名壯丁。但在林文鳳指揮下,林家人靠著大砲等強大火力予以還擊,隨即展開三天的激烈攻防戰。期間,林家莊宅幾乎失守,但林家家人日夜死守,援軍突襲林日成陣中,擊殺敵軍數百人,一加上翁仔社〔今臺中市豐原區翁子〕羅冠英東勢角客家人分別派出援人支援,另太平林家與塗城等附近族親也派出四百多名勇丁支援,共同擊退來襲之林日成軍。

同時,林向榮率領2200名(一說為3000名)士兵駐紮嘉義,並於4月28日擊退戴軍。之後清軍出城,在坊牌與戴彩龍率領的戴軍一萬多人於八掌溪兩畔對峙。由於戴軍由白沙墩包抄,一舉截斷清軍後路,導致清軍前後受敵,部分將士溺死河中,直到後來使用大砲突襲,一舉逆轉戰事,反敗為勝。

另一方面,戴軍西王陳弄率軍攻打鹿港,以獲取財貨。但由於鹿港城居民多為泉州人,而漳州籍戴潮春起事後又大肆屠殺泉州人家莊,因此鹿港居民在黃季忠、蔡馬湖、林清源等士紳領導下極力抵抗,而勇首施九挺也招募600名鄉勇協助抵抗,經過三天大戰後終於擊退戴軍。

六月,掌管台灣北部軍務的鹽運使林占梅派蔡宇等人突襲大甲城東門,一舉收復該城。而戴軍的王和尚則於6月2日率軍圍攻大甲城,並斷絕城中飲水。於是城民請貞婦余林春祈雨,而當天果然下起雨來,頓時解除城中水問題。6月9日,代理淡水廳職務的張世英千總曾捷步、把總周長桂以及翁仔社勇首羅冠英率軍支援,加上大安港黃氏的協助,一舉擊退戴軍。但6月17日,王和尚再度領軍圍城,並再次截斷城中水源。這次居民又請余林春祈雨,當天也再度降下甘霖。於是在張世英指揮下,城中清軍出城迎擊,再度擊退戴軍。

援軍抵臺[編輯]

6月7日,洪毓琛升為臺灣兵備道,統籌全部戰事。6月9日,提督曾玉明率領600名兵力抵達鹿港。然而,清軍軍費卻在押解途中於安溪寮遭遇戴軍,清軍大敗潰散,千總龔朝俊澎湖副將陳國詮等人戰死,軍械彈藥銀兩全被奪走。

而同時,林日成進駐彰化城,戴潮春退回四張犁,之後戴軍陸續攻打嘉義、白沙坑等地,但皆被清軍擊退,而清軍雖陸續有曾玉明擴兵400人、臺勇1000人助戰,但也難有斬獲,雙方於是陷入對峙之中。

八月九月間,林文明率領1000名臺勇請假回台灣助戰,戰事產生變化。他於外新庄、阿罩霧庄(今台中市霧峰區一帶)、大里杙等地與戴軍展開激戰,擊退戴潮春軍,然後轉自翁仔社(今台中市豐原區),與當地勇首羅冠英合作,合力掃蕩石岡仔、葫蘆墩等地的戴軍,然而此戰後,林文明以彈藥不足為由,返回阿罩霧。經多次催促後,善後總局補發火藥4000斤、子彈2000斤,而林文明於1863年1月29日再度呈請福建巡撫徐宗幹補發積欠的安家銀19000兩與口糧費銀10000兩,但這些錢始終未撥款下來。

1862年11月23日,林文明率300兵勇攻打樹湳,最後於1863年4月11日派叔叔林奠國率領600名臺勇,與羅桂英等人攻入戴潮春老家四張犁,經過七天激戰受攻克該地。但由於軍費仍未解決,林文明再度停止進攻。至此戰事再度陷入膠著。

就在林文明於北路有所斬獲時,清軍卻於南路遭到挫敗:台灣鎮總兵林向榮與台灣水師副將王國忠七月前去救援斗六城,但反遭嚴辦陳弄等人率數萬戴軍圍困;10月29日戴軍攻破圍困許久的斗六城,林向榮自殺,王國忠等大小將領紛紛戰死。戴軍佔領斗六後,駐紮彰化城內的林日成於12月20日發軍圍攻大甲,與清軍大戰於城外,由於清軍人數有限,雖有羅冠英率義勇救援,仍敗退回城。這次戴軍與前兩次一樣截斷城中水源,而大甲城居民三度請余林氏祈雨,天空隨即降下甘霖,不久戴軍撤退,林日成亦退回四塊厝庄。隔年1月,台灣水師提督吳鴻源率領3000名清軍增援,並進駐鹽水

清軍反攻[編輯]

1864年3月19日,吳鴻源發動猛攻,直攻到嘉義城外,與城內守將湯得陞裡外夾擊,擊退圍城多日的陳弄軍。6月,吳鴻源因不肯遵守指令發動攻擊,被洪毓琛免職,由曾元福接替,但六月洪毓琛亦死於任內,清軍與戴軍又陷入膠著之中。

8月,丁曰健接任臺灣兵備道,並由滬尾(今新北市淡水區)登陸,重新布置新的作戰方針。他命台灣鎮守參將關鎮國由五汊港(今臺中港前身)進攻,自己則於10月22日進駐竹塹城(今新竹市),並命張世英羅冠英等人精選1000鄉勇駐守岸里社,打算直接攻打四塊厝庄等戴軍活動核心地區。兩軍合力之下,清軍迅速掃大肚溪以北(今台中市一帶)的戴軍村庄,並控制住大肚溪航運,11月28日圍攻彰化城

另一方面,11月12日福甯鎮總兵林文察自安平登陸,11月20日抵達嘉義,懲勸當地兩百數十莊向清軍投降,並與與護理水師提督曾元福會師商議戰略。商討結果,他決定先疏通嘉義與彰化交界處的道路,然後再收復彰化,於是命白瑛關鎮國合攻斗六,請彰化知縣凌定國由寶斗(今彰化縣北斗鎮)向南攻,而他本人與許忠標等部隊沿海向北作戰,直到麥寮與南下的林文明會師後再攻打彰化。

事件平定[編輯]

11月26日,林文察進駐麥寮。這時丁林兩軍已包圍彰化縣城,12月1日由曾玉明破城。之後,林文察進駐塗庫,與曾元福相約攻打斗六,同時殲滅支持戴潮春的村莊三十多座,逐漸逼近斗六城,但斗六防禦堅固,難在短期內拿下。於是12月12日,林文察假意以援助彰化戰事為由,密令各軍各撤離城外,至1865年1月15日,僅留關鎮國數營於城下,並燃燒煙柴草煙火,令士兵作慌亂狀,而誘使城內敵軍開門襲擊,這時附近甘蔗田伏兵衝出襲擊,關鎮國等軍備後夾擊,成功大敗敵軍,收復斗六城。1月18日,戴潮春在張三顯勸說下出面投降丁曰健,但因出言不遜,丁曰健命陳捷元將他斬殺[1]

收復斗六後,清軍開始掃蕩林日成、洪欉、陳弄嚴辦等戴氏諸王強將。1864年12月,曾玉明迅速圍攻北勢楠庄,雙方展開激烈的攻防戰,其中清軍曾挖地道攻入,但不成功,只好以大炮猛烈砲轟,才攻陷該庄,洪欉則於期間戰死,其弟洪番被俘,當場被殺。1月19日,林文察率軍攻打四塊厝庄,經過一番激戰後仍未能進,最後搭建砲臺,以大砲連夜砲轟,才得以於1865年2月6日斬殺林日成,收復該地。5月,林文察與羅冠英圍攻小埔心,與陳弄展開砲戰,期間清軍死傷慘重,羅冠英也死於其中,但在羅冠英弟弟羅坑領導下,清軍持續猛攻,終使陳弄開庄投降,並被當場斬殺。同月,丁曰健派遣知縣白鸞卿、參將徐榮生等人率軍攻打於二重溝重新起事的嚴辦,嚴辦以伏兵擊退清軍,但清軍以優勢兵力圍攻,並以大砲轟擊指揮臺,擊殺嚴辦,並押其妻侯氏回嘉義,以凌遲處死。

至此,戴潮春事件宣告結束,清軍終於收復中台灣,而曾雄據一方的戴氏政權則結束其四年多的統治。

影響[編輯]

此戰之後,中臺灣地主士紳死傷殆盡,其留下之產業也被清廷以「叛產」之名充公,部分則以補償林文明墊付軍費為由交給霧峰林家。另一方面,霧峰林家因平定事件有功,得到全福建省(當時包含台灣)的樟腦收購權,加上林文明攻略各庄與事後清點「叛產」和收「罰捐」(即罰與事者家人抵罪錢)時侵占部分錢財土地,使林家頓時崛起,後為全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然而,此事件也種下林家與官府之間對立的種子,並激化與鄰近大族之間的仇恨關係,因而導致後來林文明被殺,林家一度失勢的局面。

但由另一角度而言,戴潮春建立之政權也為台灣清治時期中,最具政權性質的民變勢力。事件期間,戴潮春創作童謠,偽造符應,親自開耕,種種之舉皆模仿天子行為與天人感應說。因此有部分史家認為戴潮春是歷次民變中,最有政權意識的民變領袖。

參見[編輯]

註釋[編輯]

  1. ^ s:臺灣通史/卷33 (同治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乘轎至北斗,曰健訊以作亂之故,對曰:「此皆本藩之事,毋與百姓。」曰健怒,命陳捷元推出斬之。

參考書籍[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 連橫台灣通史,1955,國立臺灣大學
  • 黃富三,霧峰林家的興起—從渡海拓荒到封疆大吏(一七二九~一八四六年),1987,自立晚報
  • 黃富三,霧峰林家的中挫(一八六一~一八八五年),1992,自立晚報。
  • 吳德功戴案紀略(收錄於吳德功先生全集),1992,臺灣省文獻委員會
  • 謝國興,清代台灣三大民變—官逼民反,1993,自立晚報。
  • 顧敏耀,《東瀛紀事校注》,台北:台灣書房出版公司,2011。
  • 顧敏耀,《陳肇興集》,台南:台灣文學館,2011。

Template:台灣清治時期民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