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來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如来藏梵文Tathāgatagarbha),大乘佛教術語,意指一切有情眾生本來具有的清淨本性,是成佛的基礎。印順法師認為,性空唯識可以在《阿含經》找到根源,而如來藏是大乘佛教的不共法,是「別教」[1]。《瑜伽師地論》說阿賴耶識是一切雜染根本[2]。《大乘密嚴經》明確說:如來藏即阿賴耶識[3]。如來藏是成佛時的無垢識法相宗善淨第八識(即阿賴耶識雜染還滅)、攝論宗阿摩羅識。而如來藏的名稱,來自如來藏中含藏著如來體性,於禪門中多名之為真如心,依之修行得成如來。為大乘佛教如來藏學派的中心學說。

名稱[编辑]

如來(梵语:Tathāgata)與胎藏(梵文garbha,有包涵、隱覆、胎藏之意)組成的複合字。

佛性、觉性、自性、法性、法身涅槃真如實相、實際、圆觉等等,都被視為是如來藏的異名[4]

相關典籍[编辑]

經藏依據[编辑]

依據《大方等如來藏經》中佛說:「一切眾生有如來藏,如彼淳蜜在于巖樹,為諸煩惱之所覆蔽,亦如彼蜜群蜂守護,我以佛眼如實觀之。」以及《央掘魔羅經》卷第四中佛陀之開示,一切有情眾生之身中都有如來藏,佛說:「我說道者,說何等道?道有二種,謂聲聞道及菩薩道。彼聲聞道者,謂八聖道;菩薩道者,謂一切眾生皆有如來藏。」也就是每一個有情眾生,無論大到如人類、大象、鯨魚或小到如螞蟻、細菌、病毒等,牠們的身體中都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如來藏,甚至三世諸佛於一切眾生身上,以極其方便探求沒有如來藏也都不可得[5]

釋義[编辑]

如來藏的意義如下:

  1. 為“如如不動”的意思,是說祂的體性如如不動,祂本身也如如不動。這是相對於前七識不斷地隨著外境的變化而不斷地了別,如來藏卻不會隨著外境而轉動。[6]
  2. 為“本來”的意思,就是從無始劫以來,祂原本就是這個樣,現在如是,未來也不會改變。也就是經典中所說的「如來常恒不變如來之藏」[7]、「如來藏識不生不滅」等。[8]
  3. 為“含藏”、“能藏”、“寶藏”的意思,就是含藏著能出生一切法的寶藏之庫,也就是經典中所說的「藏識持緣一切種,如影隨形不離身」。[9]

如來藏體性為不老不死、不生不滅,宇宙中有數量不可計數的有情眾生存在,因而宇宙中就有數量不可計數的如來藏存在。[10]有情眾生的身體會生老病死,但如來藏不會老,也不會死;從無始劫來就這樣本來存在,不曾出生,所以也永遠不會消滅;取其亙古如如不動地從無始劫以前,到現在一直持續存在,直到未來無量劫之後亦不會消滅之意,因此稱為「如來」;又因含藏有情一切法的種子,故稱為「」。

論藏定義[编辑]

佛性如來藏一词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内涵。世親佛性論·如來藏品》,對如來藏三性作如下闡釋:

  1. 眾生所攝佛性,世間一切眾生皆為如來之性,即“真如”所攝,故可謂“一切眾生是如來藏”。
  2. 如來隱覆之性,一切眾生如來之性被煩惱隱覆不顯,「眾生不見,故名為藏」。
  3. 真如能攝之性,「真如」雖在眾生煩惱之中,但含有如來一切功德

由是可知,如來藏為一切眾生各個獨有的本體,從而提出了眾生可以成佛的依據。[11]

唯識學中的如來藏[编辑]

如來藏思想由唯識思想弘揚之後,在經論中如來藏[12]有種種名,亦被稱為是無垢識即善淨第八識[13],如玄奘成唯識論》卷三:

第八識雖諸有情皆悉成就,而隨義別立種種名。
謂或名,由種種法熏習種子所積集故。或名阿陀那,執持種子及諸色根令不壞故。或名所知依,能與染淨所知諸法為依止故。或名種子識,能遍任持世出世間諸種子故。此等諸名通一切位。
或名阿賴耶,攝藏一切雜染品法令不失故,我見愛等執藏以為自內我故。此名唯在異生有學,非無學位、不退菩薩[14],有雜染法執藏義故。
或名異熟識,能引生死,善、不善業異熟果故。此名唯在異生二乘、諸菩薩位,非如來地,猶有異熟無記法故。
或名無垢識,最極清淨,諸無漏法所依止故。此名唯在如來地有,菩薩二乘異生位持有漏種可受熏習,未得善淨第八識故。如契經[15]說:
如來無垢識。是淨無漏界。解脫一切障。圓鏡智相應。[16]

攝論宗認為如來藏是阿賴耶識的清淨本質,名為阿摩羅識

玄奘所傳的法相宗,說明生死輪迴時,不說如來藏是現象界的根源,只說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因如來藏是不生不滅的無為法,所以不去論說它與生死的關係[17][18]

如來藏的體性[编辑]

根據宋譯《央掘魔羅經》卷第二[19]以及其他許多經典中佛陀的開示,如來藏有如下的體性:

不生不滅性[编辑]

如來藏最基本的體性之一,如來藏常住於世間,祂從來沒有出生,也永遠不會壞滅。任何一位有情眾生的如來藏都有這樣的體性,眾生的名色有生、住、異、滅,無形無相的如來藏卻永遠一直存在,即使有情眾生在悶絕、眠熟、正死位、無想定、滅盡定等五位意識心斷滅的狀態下,如來藏還是一直存在。《入楞伽經》所說的「如來藏不生不滅」等,就是在說祂這個體性。

獨立性[编辑]

世間一切法都是因緣和合而生,因緣壞散而滅,依賴其他條件才能出生的法都有生滅,故蘊處界世間一切法都有生滅性,是生滅法。而如來藏有其獨立不依靠他法就能存在的自性,一切諸佛以極其方便想要求如來藏何時生卻不可得,因為不生是佛性[20]。 這些自性是從本以來就在,無增無減 [21],其存在不受任何條件的變化而改變,因此才說其獨立性。

非見聞覺知性[编辑]

如來藏不是意識心,沒有意識心對於外境六塵的見聞覺知性,因此沒有如意識般分別或好惡的體性。《維摩詰所說經》所說的「法不可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22],《說無垢稱經》所說的「法無了別離心識故。」等,也同樣在說明這個體性。因此之故,歸結出:「如來藏沒有意識心所具有的了別、分析、推理、研判、記憶等功能。」

不變易性[编辑]

也就是常性、恒性、不壞性或金剛性。如來藏不只常住在這個世間,而且其諸多體性永遠保持,不會隨著時間空間的流轉而改變。例如其不壞性不會在某個時間之後改變成會壞性,或無垢性突然改變成有垢性等。因此佛陀說:「常性是佛性」、「恒性是佛性」、「不變易性是佛性」[23]、「如來藏不老不死」[24],《金剛經》以金剛為經名就是在強調這個體性異常堅固。

儲藏性[编辑]

這也是如來藏之"藏"的意思,祂儲藏一切法的種子,即一切善業、惡業及無記業的種子。有情眾生在過去無量世及這一世所造的善惡業種都完整儲存在如來藏中,未來因緣成熟時,就會由此身或另外一個色身來承受這個果報;雖然前一世和這一世的身體不一樣,但都源自於同一個如來藏,也正因如來藏具有儲藏三世(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業種的功能,故能連接三世之酬償,使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不垢不淨性[编辑]

大乘《密嚴經》上說:「心性本淨不可思議,是諸如來微妙之藏如金在礦。意從心生餘六亦然,如是多種於世法中而為差別。仁主!阿賴耶識雖與能熏及諸心法,乃至一切染淨種子而同止住,性恒明潔,如來種姓應知亦然。」這在說明如來藏自身的體性永遠是明潔、清淨的,具有永恆的不垢性;但在一般有情眾生身上,祂又含藏了無量世來所熏染的無量無邊染汙種子,根據這些染污種子來說祂不淨。衪「自身清淨,但卻含藏染汙種子。」這就是阿賴耶識如來藏不垢不淨性。

熏種性[编辑]

所謂熏種性就是說如來藏中所含藏的無量無邊諸有為法種子,會隨著有情眾生不斷攀緣五欲六塵的身、口、意之行為影響,受到熏習而變化。這種熏習變化一直不斷,要到有情眾生修行究竟圓滿成佛後,如來藏中種子的變異才會停止。在此成佛之前,一般有情眾生種子的熏習有善有惡,佛門中精進修行的菩薩,則是經由歴緣對境不斷熏習無漏清淨法,使染汙的種子轉變成清淨,直到成佛才究竟清淨。這種如來藏種子熏習的現象,在《入楞伽經》中的說明為:「大慧!熏集種子心不滅,取外境界諸識滅。大慧!如是微細阿梨耶識行,除佛如來及入地諸菩薩摩訶薩,諸餘聲聞辟支佛外道修行者不能知故。」此處所說「熏集種子心不滅」的心,指的就是阿梨耶識如來藏

不增不減性[编辑]

這是在說明如來藏因前述不生不滅不變易的體性,不會在三界中突然出生、變易或滅絕。也因此,雖然十方世界中,所有有情眾生的如來藏總數因為太多無法計算,但是如來藏的總數卻是固定的,不會增加也不會減少。又有情眾生的如來藏不能分割也不能合併,佛陀出生時所說的「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中的就是指每一位有情眾生的如來藏,祂唯一、不可複製,因無有一法可與其匹配,無始劫以來就本來獨有的,不能增減。又有情眾生如來藏中的無漏法種增,有漏法種就減,一進一出相等,沒有增減。

平等性[编辑]

不虛妄性[编辑]

如來藏所顯示的現象[编辑]

如來藏根據前述的眾多體性,在物質世界中可以顯示出一些現象:

真實性[编辑]

在《央掘魔羅經》卷第二:「今說實及諦,目連宜善聽:『若實若諦者,所謂如來藏;第一義常身,佛不思議身;第一不變易,恒身亦復然;第一義靜身,妙法身真實;如是不思議,彼身云何現?』」在這一段經文中,佛對目連尊者說如來藏真實存在是法界的真諦,祂具有常恒不變易的清淨體性,這妙法身是真實的,有其不可思議的體性和功能,能出生一切法。十方三世法界中沒有一法可以壞滅祂,所以祂是真實;祂確實可證,不是虛妄的名相施設,所以祂是真實;宇宙萬有中的山河世界、一切有情五陰或四陰,全由祂所生,故祂確實存在而有功德,所以祂是真實。說法的人應稱揚如來常住真實,若不這麼說則為棄捨如來之藏,不應處師子座為人講經說法[25]

如如性[编辑]

如來藏因為有其固有的體性,而且離見聞覺知,因此沒有如同意識心有善惡喜厭的分別,對於世間的一切法,如來藏顯示出來的現象,就是如如性,任何重大的事衪毫不動搖,就算天蹋下來祂也無動於衷。祂在三界六道中與眾生同時同處,不斷流注眾生所需要的種子時,祂自己卻始終如如不動,所以是;當造惡業有情下了地獄領受地獄業無量痛苦,祂流注出地獄有情所需的痛覺種子時,自己卻沒有痛苦,所以是;修十善業的有情上升到了欲界六天,五陰身心領受欲界天的勝妙快樂時,祂卻不領受快樂,沒有快樂而不動其心,所以也是;當修定眾生進入色界定、無色界定時,祂也不入定,所以祂也不領受定境中任一法塵境界,因此全無喜樂或厭惡之心,所以仍是。祂對一切法永遠都是如如不動,從來不動轉其心,所以當眾生高興或痛苦時,祂卻不與眾生高興或痛苦,祂還是一樣安住於,永遠不動於心。《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中說:「生死涅槃等無二,其性不壞無造作,垢淨如如性不異,唯佛世尊獨能了;眾生悉有如來藏,三寶於是現世間,一切有情入佛智,以性清淨無別故。」就是說明如來藏所顯示的現象,祂沒有造作。垢淨與如如的體性沒有不同,唯有 佛世尊獨能全部了知。
如如性和前述的真實性,合稱為「真如性」[26],也因此在經典中,有時會用「真如」來稱呼如來藏,就是在強調其真實而如如不動的現象。故「真如性」為如來藏的所顯性,沒有實際的功能作用。

流傳與爭論[编辑]

依據大乘經論所顯示的如來藏體性及如來藏所顯示的現象,如來藏思想主張:如來藏是三乘佛法的基石,因一切法皆由此出。並認為:如來藏是大乘佛教唯識學中最重要概念,是唯識增上慧學之主體,亦是一切佛法之主體,也是古時禪宗祖師證悟時所證之標的,[27]如來藏是三乘佛法中皆認可的概念,三乘菩提的基本觀念就是依如來藏而施設建立。佛陀以如來藏為中心的三乘教化其實是一貫的,其中並無差別。[28]

中國如來藏佛性的概念由於禪宗的弘揚推動,受到大眾的接受,其後宋明理學更以其為基礎發展出心性論新儒家。在台灣地區如來藏仍受到大眾的喜愛,印順則認為如來藏是不了義說。

藏傳佛教中,如來藏的相關典籍收錄於藏文大藏經覺囊派如來藏相關的修行法門一併帶入西藏[來源請求][29]寧瑪派的「大圓滿見」,以如來藏為基礎[30]噶舉派的「大手印」,將「如來藏」稱為「心性本質或心性實相」[31]格魯派宗喀巴接受了印度月稱中觀應成學說,認為三轉法輪他空唯識學與如來藏都是不了義說[32]

央掘魔羅經歸類問題[编辑]

在《大正藏》中收錄了《央掘魔羅經》有七個版本,其中六個內容屬於聲聞經,一個內容屬於大乘經,為劉宋求那跋陀羅譯,都被歸入阿含部大藏經的分部和諸經的歸屬,是後世編印者及學者自行決定和判斷的。日本學者赤沼智善、稻荷日宣、高崎直道分別指出﹐這部求那跋陀羅譯的大乘《央掘魔羅經》﹐實是「將聲聞經的敘事材料大乘化的作品」。印順法師認為:將宋譯《央掘魔羅經》編入「阿含部」很不妥當[33]。呂凱文教授認為,宋譯《央掘魔羅經》﹐除了經名、結構與部份的故事與聲聞版《央掘魔羅經》相似外﹐其它的經文旨趣則明顯為如來藏系思想﹐且強烈的批判聲聞乘,《大正藏》編在「阿含部」並不恰當,將之與《大法鼓經》等類如來藏系經典編在一起更恰當[34]

學術研究[编辑]

  • 現代的學術研究者反對『如來藏』法義是佛說的立論(主要依據皆由日本學者所建立)有:
    • 從1980年代中期以來,日本駒澤大學的袴谷憲昭和松本史朗兩位教授掀起一陣「批判佛教」風潮,認為如來藏思想是「偽佛教」,因為佛教有兩個基本教義──「緣起」和「無我」,而如來藏思想違背這二個佛教之基本教義,帶有強烈的神我思想。松本史朗將如來藏思想稱之為dhātu-vāda(基體論),即是指單一實在的基體(dhātu)生起多元的諸法(dharma),亦可簡稱為「發生論的一元論」或「根源實在論」,而緣起說正是否定基體論[35]恆清法師則撰文反駁他們的觀點[36]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印順. 如來藏之研究自序//如來藏之研究. 正聞出版社. 1988. 
  2. ^ 《瑜伽師地論·攝抉擇分》:「阿賴耶識是一切雜染根本。所以者何。由此識是有情世間生起根本。能生諸根根所依處及轉識等故。亦是器世間生起根本。由能生起器世間故。亦是有情互起根本。一切有情相望互為增上緣故。所以者何。無有有情與餘有情互相見等時。不生苦樂等更相受用。由此道理當知有情界互為增上緣。又即此阿賴耶識。能持一切法種子故。於現在世是苦諦體。亦是未來苦諦生因。又是現在集諦生因。如是能生有情世間故。能生器世間故。是苦諦體故。能生未來苦諦故。能生現在集諦故。當知阿賴耶識是一切雜染根本。」
  3. ^ 《大乘密嚴經》卷3〈8 阿賴耶微密品〉:「 佛說如來藏  以為阿賴耶  惡慧不能知  藏即賴耶識  如來清淨藏  世間阿賴耶  如金與指環  展轉無差別」
  4. ^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二:「佛告大慧:『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大慧!有時說空、無相、無願、如、實際、法性、法身、涅槃、離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說如來藏已。』」
  5. ^ 央掘魔羅經》卷第二:諸佛如來所不得者。謂過去一切諸佛世尊。於一切眾生所極方便求無如來藏不可得。現在一切諸佛世尊。於一切眾生所極方便求無我性不可得。未來一切諸佛世尊。於一切眾生所極方便求無自性不可得。三世一切聲聞緣覺。於一切眾生所極方便求無如來藏亦不可得。
  6. ^ 印順. 十、如來藏之研究//以佛法研究佛法. 
  7. ^ 央掘魔羅經》卷四:「爾時,莫令諸善男子聞彼諸難生退轉心,當知善馭莊嚴法乘如如來藏,如來常恒寂靜不變廣宣世間,彼善男子說如來常恒不變如來之藏。」
  8. ^ 入楞伽經》卷七:「大慧!如來藏識不在阿梨耶識中,是故七種識有生有滅,如來藏識不生不滅。」
  9. ^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三:「造業由因二種起,所謂現行及種子;藏識持緣一切種,如影隨形不離身。」
  10. ^ 大正藏《大寶積經》卷第二十八:「時淨無垢寶月王光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信成就?』佛言:『善男子!菩薩摩訶薩行不諂行,得柔軟行。彼菩薩信諸如來正真正覺無上菩提,信諸如來於一念中說三世事,信如來藏不老不死、無量無邊、不生不滅、不常不斷。」
  11. ^ 央掘魔羅經》卷四:「眾生知有如來藏故。精勤持戒淨修梵行。言我必當得成佛道。復次文殊師利。若無如來藏者空修梵行。如窮劫鑽水終不得酥。」
  12. ^ 無著攝大乘論》:「云何應知圓成實自性。應知宣說四清淨法。何等名為四清淨法。一者自性清淨。謂真如、空、實際、無相、勝義法界。二者離垢清淨。謂即此離一切障垢。三者得此道清淨。謂一切菩提分法波羅蜜多等。四者生此境清淨。謂諸大乘妙正法教。由此法教清淨緣故。非遍計所執自性。最淨法界等流性故。非依他起自性。如是四法總攝一切清淨法。」世親攝大乘論釋》:「自性清淨者。謂此自性本來清淨。即是真如自性。實有一切有情平等共相。由有此故說一切法有如來藏。」
  13. ^ 大乘入楞伽經》:「大慧!我為勝鬘夫人及餘深妙淨智菩薩,說如來藏藏識,與七識俱起,令諸聲聞見法無我。」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大慧!我於此義,以神力建立,令勝鬘夫人及利智滿足諸菩薩等,宣揚演說如來藏識藏名,與七識俱生。聲聞計著,見人法無我。」
    入楞伽經》:「大慧!我依此義依勝鬘夫人,依餘菩薩摩訶薩深智慧者,說如來藏阿梨耶識,共七種識生名轉滅相,為諸聲聞辟支佛等示法無我。」
    北魏佛陀扇多無著攝大乘論》:「大乘阿毘曇修多羅有偈。一切諸法依。如是彼諸識。迭互作果事。一切及因事。」
    陳朝真諦無著攝大乘論》:「如大乘阿毘達磨偈說。諸法於識藏。識於法亦爾。此二互為因。亦恒互為果。」
    隋朝達磨笈多世親攝大乘論釋論》:「論曰。……如阿毘達磨修多羅偈說。諸法依識住。識依法亦爾。各各互為因。亦恒互為果。」
    唐朝玄奘無著攝大乘論本》:「如阿毘達磨大乘經中說。伽他曰。諸法於識藏。識於法亦爾。更互為果性。亦常為因性。」
  14. ^ 玄奘成唯識論》:「又不動地已上菩薩。一切煩惱永不行故。法駛流中任運轉故。能諸行中起諸行故。剎那剎那轉增進故。此位方名不退菩薩。然此菩薩雖未斷盡異熟識中煩惱種子。而緣此識我見愛等不復執藏為自內我。由斯永捨阿賴耶名。故說不成阿賴耶識。此亦說彼名阿羅漢。……七地已前猶有俱生我見愛等。執藏此識為自內我。如何已捨阿賴耶名。若彼分別我見愛等不復執藏說名為捨。則預流等諸有學位。亦應已捨阿賴耶名。許便違害諸論所說。」
  15. ^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此即《如來功德莊嚴經》頌也。」
    圓測解深密經疏》:「又真諦云:『阿摩羅識反照自體』。無教可憑。復違《如來功德莊嚴經》。彼云:『如來無垢識。是淨無漏界。解脫一切障。圓鏡智相應。』准經可知。無垢識者。即是淨分第八識也。又《決定藏論》即是《瑜伽》。彼論本無九識品也。」
  16. ^ 玄奘譯《佛說佛地經》:「妙生當知。有五種法攝大覺地。何等為五。所謂清淨法界。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妙生當知。清淨法界者。譬如虛空。雖遍諸色種種相中。而不可說有種種相。體唯一味。如是如來清淨法界。雖復遍至種種相類。所知境界。而不可說有種種相。體唯一味。……復次妙生。大圓鏡智者。如依圓鏡眾像影現。如是依止如來智鏡。諸處境識眾像影現。唯以圓鏡為譬喻者。當知圓鏡如來智鏡平等平等。是故智鏡名圓鏡智。……又如圓鏡極善磨瑩。鑒淨無垢光明遍照。如是如來大圓鏡智。於佛智上。一切煩惱所知障垢永出離故。極善磨瑩為依止定。所攝持故鑒淨無垢。作諸眾生利樂事故。光明遍照。……」
  17. ^ 印順《以佛法研究佛法》:唯心思想,有一基本見解:即宇宙的一切現象,都不外乎吾人心識的變現。可以說,一切的現象界,即吾人內心所現起的相狀,也即是心之一分。所以唯識學者,稱外在的一切為心之相分,內在的心識為見分。一切法不離自心,隨心幻現;阿賴耶識為一切心識中的微細心識,相續不斷,成為一切眾生的生死依。如來藏是在眾生身中(或蘊處界中,或貪瞋癡中),而眾生的身心一切,即是阿賴耶種識所幻現,所以如來藏也即在阿賴耶識的底裡。一切心識的根本真實,也即是如來藏了。基於這一意義,如來藏內在的心性;阿賴耶識承內啟外的動力。玄奘系的唯識學者,說明生死輪迴,是不說如來藏的,只說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至於阿賴耶識性,因它是不生不滅的無為法,所以不去論說它與生死的關係。說明生死世間的一切,都在生滅相續的阿賴耶識中去解說,這是唯心大乘的一派。重視如來藏的學者,對現象界的說明,是推論到不生不滅本性清淨的心源──如來藏,是現象界的根源。從這一意義來說,阿賴耶識與如來藏心,雖本是不甚相同的,卻與阿賴耶識的變現一切有關,而形成不即不離的關係。
  18. ^ 談錫永. 認識如來藏. 
  19. ^ 「諸說法者,應如是說,稱揚如來常住真實。若說法者不如是說,是則棄捨如來之藏,是人不應處師子座,如旃陀羅不應服乘大王御象。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生不可得,不生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自性不實不可得,真實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自性無常不可得,常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無恒不可得,恒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變易不可得,不變易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不寂靜不可得,寂靜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壞不可得,不壞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破不可得,不破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病不可得,無病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老死不可得,不老死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垢不可得,無垢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
    央掘魔羅經》卷第二:「爾時,央掘魔羅復說偈言:『若說如來藏,顯示諸世間,無知惡邪見,捨我須無我,言是佛正法,聞彼說不怖。離慢捨身命,廣說如來藏,是名為世間,堪忍上調伏。』」
  20. ^ 《央掘魔羅經》卷二: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生不可得。不生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
  21. ^ 大正藏《父子合集經》:「乾闥婆王興供養,為聞真淨大法故。此法唯依實際中,本來自性無增減,若人取相而分別,彼則如幻不可得,此法無實亦非虛,由法性空佛無說。」
  22. ^ 《維摩詰所說經》菩薩品第四:「不會是菩提,諸入不會故。」
  23. ^ 央掘魔羅經》一切諸佛極方便求自性無常不可得。常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無恒不可得。恒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一切諸佛極方便求如來之藏變易不可得。不變易性是佛性。於一切眾生所無量相好清淨莊嚴。
  24. ^ 大寶積經
  25. ^ 《央掘魔羅經》卷第二:諸說法者,應如是說稱揚如來常住真實。若說法者不如是說,是則棄捨如來之藏,是人不應處師子座,如旃陀羅不應服乘大王御象。
  26. ^ 《楞嚴經》卷第二:「阿難!汝猶未明一切浮塵諸幻化相,當處出生隨處滅盡,幻妄稱相,其性真為妙覺明體,如是乃至五陰、六入,從十二處至十八界,因緣和合虛妄有生,因緣別離虛妄名滅,殊不能知生滅去來,本如來藏常住妙明,不動周圓妙真如性,性真常中求於去來、迷悟、死生,了無所得。」
  27. ^ 《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 初會法付囑品第一 爾時佛告摩訶迦葉言。「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於摩訶迦葉。」 梵王悟密意第三 佛說:「所言密意者,如上所言,不可測度,強而宣其法體者,非因非果,非修非證,非自得非他得,非自然得非因緣得,我昔日於覺樹證悟此旨,是故言唯佛與佛究竟法。」 梵王:「唯然世尊!唯然世尊!如是密意者,一切修多羅 心體也,一切菩薩證是而成正覺世尊!日兮可寒、月兮可暑,正法眼藏,終無二語。」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梵王,如是能護持。」
  28. ^ 參考註釋3:《瑜伽師地論·攝抉擇分》:「阿賴耶識是一切雜染根本。」
  29. ^ 《觉囊派教法源流》 http://baike.baidu.com/view/37635.htm
  30. ^ 谈锡永. 第一篇導讀 十二、結語//四法宝鬘导读. 中国书店. 2007. ISBN 978-7-80663-396-0. 
  31. ^ 創古仁波切. 直指法身禪修(三). 堪布羅卓丹傑翻譯. 2008年5月3日. 
  32. ^ 印順. 八 無上瑜伽是佛德本有論//華雨集第三冊. 
  33. ^ 印順. 《如來藏之研究》. "『央掘魔羅經』,四卷,宋元嘉中,求那跋陀羅譯。『大正藏』編入「阿含部」,是很不妥當的。" 
  34. ^ 呂凱文教授. 從兩類《央掘魔羅經》探討聲聞經大乘化的詮釋學策略 (pdf). 佛學研究中心學報. 2006 年, (第十一期): 41–43. 
  35. ^ 松本史朗. 如來藏思想不是佛教. 呂凱文譯. 法光雜誌. 1998年2月, 101. 
  36. ^ 釋恆清. 「批判佛教」駁議. 哲學論評. 2001年4月30日, (第二十四期): 1–46頁. 

參考文獻[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 Zimmermann, Michael (2002), A Buddha Within: The Tathāgatagarbhasūtra, Biblotheca Philologica et Philosophica Buddhica VI, The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for Advanced Buddhology, Soka University [PDF can also be downloaded from the Institute's website]
  • Masahiro Mori (1974), The Buddha in the Robot: a Robot Engineer's Thoughts on Science and Religion.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