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濃水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美濃水庫
高屏溪.png
美濃溪流域為美濃水庫預定的集水區,並將另開闢河道自高屏溪支流(荖濃溪)引水入庫。
美濃水庫在臺灣的位置
美濃水庫
美濃水庫在臺灣的位置
国家  中華民國
位置 美濃區
坐标 22°56′02″N 120°35′27″E / 22.93376863086825°N 120.59090620847246°E / 22.93376863086825; 120.59090620847246坐标22°56′02″N 120°35′27″E / 22.93376863086825°N 120.59090620847246°E / 22.93376863086825; 120.59090620847246[1][2]
现状 計劃中
始建 規劃中
耗资 新臺幣約6百億元
水坝类型 滾壓式土石壩
高度 145.5公尺
长度 200公尺
形成 美濃水庫
总容量 3億2800萬立方公尺
涡轮机 黃蝶翠谷與尖山之間的區段為水壩出口
年均發電量 一億四千五百萬度(計畫)

美濃水庫,是臺灣一座計畫中的水庫,計畫位址位於高雄市美濃區,2001年擱置、2009年重啟興建計畫、2016年又擱置至今[3]

緣起[编辑]

類似美濃水庫的建壩構想,早在日治時期即有提出,惟經地質探勘結果,由於地質較鬆軟,工程補強投資太大,經濟效益不高,遂將計劃擱置[4]

美濃水庫興建計畫,最早在1958年(民國47年)由水資會在高屏溪流域進行水資源調查,第二年提出「高屏溪流域開發初步調查報告」,1961年(民國五十年)水資會邀請聯合國專家及懷特公司代表審查這份報告,並綜合國內外專家研究與建議,先後提出「高屏溪專案加強先驅計畫」、「高屏溪流域水資源開發規劃工作綱要」,準備進行高屏溪水資源開發[3]

1966年(民國五十五年),水資會成立「高屏溪工作處」,展開高屏溪水文、氣象、地質、地下水、需水量、給水等各項調查,1970年(民國五十九年)農復會農委會前身)也介入水資源開發工作,委託中興工程顧問社,針對規劃報告中所提出水壩多處壩址進行細部調查,以通盤瞭解並據以研擬出系統性的優先開發藍本[3]

中興社勘查過高屏溪與美濃溪後,提出寶來、土瓏、舊庄、達來、瑪家、民族、茂林及美濃溪兩處壩址,經專家以地質、水量、築壩等條件評估後,以美濃壩興建水庫最佳,水資會因此選擇美濃水庫優先開發,1987年(民國76年)水資會委託中興社辦理美濃水庫工程可行性規劃,並於1989年(民國78年)完成規劃作業[3]

美濃水庫真正提出舉辦公聽會在1992年(民國81年)12月,由經濟部水資源統一規劃委員會推動美濃水庫興建案,依照經濟部規劃,美濃水庫大壩主體工程耗資460億元[4],興建經費預定新臺幣六百億元[3],加上土地取得及地上物補償費,當年總計美濃水庫興建經費超過一千億元。預定於1993年(民國82年)7月動工興建,以八年時間興建,預定2001年(民國九十年)完成[3]

然而由於美濃地方人士考量環境生態及水庫安全問題,反對水庫興建計畫,迄今尚未動工。目前政府改為推動荖濃溪越域引水入曾文水庫南化水庫加高等替代方案,以解決水資源需求問題。

計畫內容[编辑]

計畫中的美濃水庫為離槽水庫,壩址位於美濃區廣林里附近,由於美濃水庫本身的集水區僅23.31平方公里,遂利用當地山谷凹槽地形從六龜區舊庄引荖濃溪水經地下輸水管注入美濃水庫,大壩採滾壓式土石壩[4],水庫壩高預定145.5公尺[3],寬200公尺[4],蓄水量3億2800萬立方公尺,年發電量一億四千五百萬度,日供水量188萬噸,年供水量高達四億零六百二十萬立方公尺[4][3],供水面積四千三百平方公里,供水人口預估684萬[3]

日治時期[编辑]

1932年,日本政府曾探勘在美濃區興建水庫的可行性。一名長期在地的美濃客家人,因曾經任職日本探勘隊所住宿的朝元寺並與日本人互動長達一個月,所以知道當時日本人為何最後沒有蓋美濃水庫,那位美濃客家人說:「(日本人)他們有說這東西(水庫)可能不能做,底下是軟土,會害到人,不敢做。」[5]

當時日本工程師吉田要的探勘報告中明白指出,在美濃水庫大壩附近有旗山斷層月光山斷層竹頭角斷層雙溪斷層廣林斷層等五條斷層存在,更重要的是,疑似有一條斷層與水壩預定地交會,而即便將大壩位置移動200公尺,那附近亦有斷層穿過大壩。因此日本人認為在美濃黃蝶翠谷興建水庫並不可行。[5]

然而日本人報告中的「竹頭角斷層」,日後便不再出現於中國國民黨政府的探勘報告中[5],除此之外,國民黨高官們還再三向當地居民拍胸骨保證工程品質不會有問題,宣稱絕無斷層通過壩址[5]。然而,國民黨高官的各種承諾與保證,卻始終無法使當地民眾信服[5]

動機[编辑]

1970年代,臺灣的工業化的發展,讓臺灣的水資源出現嚴重短缺的問題。由於北臺灣的工業用水不足,因此中央政府準備在南臺灣加大工業化力度,提出興建濱南工業區[6]

1980-1990年代中國國民黨主掌的中華民國中央政府認為許多擬議中的工業區(例如:高污染、高耗水與高耗能的八輕)皆計畫設置於雲林、嘉義、台南、高雄與屏東地區,因此,可以預見未來南部地區之水資源需求將會有相當成長。為此,必須了解南部地區水資源的特性,發掘出可供給的水量,以及未來計畫發展所需的用水量,做為水利基礎建設的依據,協助社會國家的發展。[7][8][9][5]

1992年美濃水庫通過環境影響評估,行政院成立美濃水庫建設委員會。[10] 政策核定後,始與在地民眾溝通。[10]

正方(中央政府)理據[编辑]

  • 高屏地區現有水資源供給將不敷中長程所需
    • 就現有高高屏地區的水資源而言,包括已經完工或是已經核定的水利建設(美濃水庫除外),依估計在民國95年之後高高屏地區即將面臨供水不足的情形。而南部地區地下水的抽用量已經超過天然補注量,無法繼續大量抽取地下水,再加上特殊豐枯的水文現象。[7]
    • 美濃水庫除了提供高屏地區區域的水資源外,牽涉到的更是區域經濟發展的競合問題。如嘉義地區的瑞峰水庫,必須肩負雲林離島工業區六輕)、東石海埔新生地開發計畫等之用水需求,以及未來嘉義、雲林、南投地區的公共用水,且預估將於民國100年方可正式供水,之前仍須調撥曾文-烏山之灌溉用水支應;台南地區南化水庫及南化水庫與高屏溪攔河堰聯合運用必須提供台南科學園區、濱南工業區及台南地區的公共用水,若是水源不足時,對於以聯合運用支援高雄地區之水量將有所影響,此外,仍有八輕工業區尚未定案。由此可見,若是美濃水庫無法興建,水源供應不足時,將對於高雄及屏東地區的經濟發展產生排擠作用。可見興建美濃水庫,實為南部整體產業政策之部份配套。[7]
    • 就水文條件來說,南部地區河川的之豐枯水期分明,暴雨時水流湍急、沖蝕量大;枯水期卻可能乾涸無水,降低河川對污染的稀釋能力。主要污染來源為畜牧廢水、工業廢水及家庭廢水等,其所攜帶的大量污染物質流入河川,常常超過河川之涵容能力,致使各河川水質都受到不同程度之污染,根據資料高屏溪中度污染的程度位居南部地區主要河川之首位。而南部地區之水質源供應除地下水外,以河川取水為主,但是取水口大都位於小型支流,由於水量不足以稀釋污染物質,故污染較嚴重。且其取水口之位置大都位於高屏溪流域之下游,其取水之品質不甚理想,即使可以處理,也將造成成本上的增加。
    • 美濃愛鄉協會指出,根據學者調查,竹頭山斷層剛好通過水庫大壩底下,而壩址附近亦有七條斷層,對於大壩的安全性有所影響。此外,對於距離大壩最近的九芎林村莊僅有1500公尺,又無天然疏洪道,萬一發生崩塌,將造成美濃鎮數十萬人的生命財產損失。事實上,針對斷層的部份,經過實際的調查,可量測落差或斷距之斷層共有7條,其中竹頭山斷層截切大壩所在的廣林向斜軸部,形成約100公尺的斷層錯距。但是,斷層對於水庫的安全與否,在於斷層的活動性,對此,水利單位仍在繼續研究調查,並且針對921大地震後對於斷層的影響一併進行相關研究。[7]
    • 水庫興建地點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黃蝶翠谷及熱帶樹木區,水庫蓄水後將會完全淹沒,對於生態有所影響。又當水庫興建後,將利用越域引荖濃溪水至水庫,將減少荖濃溪之水量,進而減少屏東平原地下水的補注來源,降低地下水位。以及,水庫興建完成後,造成河川沙源減少,導致外海沙洲消失,將無法抵抗暴潮衝擊海岸。但中央政府在民國76年開始進行研究黃蝶生長習性及營造生存環境,並進行移育研究計劃。於是,在同一高度之林班地種植黃蝶賴以生存的鐵刀木,種植成功後再移育黃蝶,其所獲得的結果是不論鐵刀木在何處,黃蝶可以自行遷入,所以其移育的計畫是可行的,而至於其他的環境生態保育計畫,如淹沒區古蹟的考察、雙溪熱帶樹木園的復育計畫等皆有詳細的考慮。[7]
    • 美濃水庫案就像是民國六十幾年的翡翠水庫興建案一樣,是屬於當時不做,就不會有今日台北市一樣繁榮的結果。美濃水庫若因民眾抗爭做罷,則今後台灣其他地區的水庫興建計畫,勢必遭逢同樣難以推動的命運,其影響更加嚴重。
    • 對於美濃水庫興建與否,可以回歸到最基本的“經濟與環境何者重要?“若是環境生態重於經濟成長,則水資源便是經濟發展的限制條件,否則就是經濟發展的配合條件。比如說,南台灣的七輕八輕濱南工業區等工業區是否要興建,可以舉行公聽會,聽聽民眾的意見。若是民眾認為環境生態優於經濟發展,水資源將受到限制性,就必須重新設定南台灣的產業政策。反之,充足的水資源建設是支持產業發展的基礎。[7]
    • 「建翡翠水庫之前,台北市民飽受限水之苦,建好後水荒問題解決了,到現在也沒出過什麼事。」來自台北的高官希望美濃居民以大多數人的利益為重[11]

反方(在地區民)理據[编辑]

  • 美濃是台灣客家文化保存最完整的所在,水庫興建後,因觀光的興起造成商業活動將會增加,而小鎮所需面對的社會治安等問題將接踵而來;此外,水庫發生潰堤時,客家文化隨時將有毀滅的危險。[7]
  •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座水庫與水庫大壩距離人民的聚落如此接近。[6] 美濃水庫大壩距離最近的村落不到一千公尺,離城鎮中心只有不到三千公尺。[12]
  • 美濃水庫大壩下方有多達五條活斷層經過地質十分脆弱。1990年回推過去的五十年內,大壩方圓五十公里內曾發生兩次具有破壞性的地震[6]
  • 政府不公平,把高耗能、高耗水、高汙染的產業都丟到南部來,美濃水庫純粹是為了滿足未來濱南工業區的工業用水[6]
  • 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黃蝶翠谷和熱帶母樹林區,將被淹沒。[6]
  • 中央政府以突襲的方式通過美濃水庫興建案,在那之前,地方居民毫不知悉,缺乏民眾參與,形同黑箱作業。[6]
  • 美濃是台灣最後一個客家原鄉,保存著臺灣當今最為完整的客家文化[6]
  • 中央政府圖利財團,美濃的山地已經被某知名財團買下,而許多國民黨議員「被李登輝一請吃飯,回來就轉向推銷水庫」[11]

歷史[编辑]

1970年代,經濟部提出要在美濃蓋水庫、開發高屏溪流域水資源;1992年通過環境影響評估,行政院成立美濃水庫建設委員會。[10] 美濃居民展開為期將近十年的抗議與四處陳情。[10]

2000年,陳水扁親口承諾,未來不會蓋美濃水庫。[13]

2009年,馬英九政府時期計畫重新啟動。[13] 當地居民八年來持續北上到台北市向中央政府提出訴求,呼籲馬政府正視旗山斷層[14] 陳菊市長也多次強烈表達反對意見,並持續推動讓黃蝶翠谷成為美濃國家自然公園的一部分。[15]

2015年正值馬政府任內再次做民調希望重啟美濃水庫的計畫。蔡英文重申,一旦勝選,其總統任內不會建美濃水庫。[16]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Topographic map of Meinon district. Worldwide Elevation Finder.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8). 
  2. ^ =Elevation of Taiwan, 高雄市美濃區廣林里. Worldwide Elevation Finder. 2014-06-25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8) (拉丁语).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美濃水庫始末. 臺灣時報. 2015-05-09 [2015-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3) (中文(台灣)‎). 
  4. ^ 4.0 4.1 4.2 4.3 4.4 大壩工程安全堪慮 反水庫 有緣由 地方民意未受尊重. 財團法人吳舜文新聞獎助基金會. [2015-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3) (中文(台灣)‎). 
  5. ^ 5.0 5.1 5.2 5.3 5.4 5.5 水的系列(二) -- 原鄉逝水. 我們的島. 1999-08-23 [2019-03-31] (中文).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美 濃 水 庫 興 建 與 否 水資源問題難解 美濃水庫爭議再現 (PDF).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3-31).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GTT (lovesharelove). 美濃水庫 興建. 隨意窩 Xuite日誌. 2011-01-04 [2019-03-31] (中文). 
  8. ^ 美濃水庫緩建 對南部地區水資源運用之影響 (PDF).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3-31). 
  9. ^ 國政研究報告(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10. ^ 10.0 10.1 10.2 10.3 潘子祁, 上下游記者. 水資源爭奪20年 美濃水庫、高屏大湖開發聲再起 居民搭夜行列車北上抗議. 上下游News&Market. 2015-05-14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9) (中文). 
  11. ^ 11.0 11.1 許彩雪. 美濃要水,不要水庫?. 遠見雜誌 - 前進的動力. 1993-10-15 [2019-03-31] (中文). 民國四十六年做大水、田園被衝毀的陰影還留在美濃人腦海裡;而最近大陸青海水壩坍塌的新聞,更讓他們無法稍減對水壩的恐懼。「建翡翠水庫之前,台北市民飽受限水之苦,建好後水荒問題解決了,到現在也沒出過什麼事,」台北的官員用大多數人的利益遊說美濃人,但結果並不樂觀。 
  12. ^ 李晏甄. 指導教授:苗廷威. 台灣南北對立想像的興起 (PDF). 臺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國立政治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2011-01 [2017-12-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2-24) (中文). 
  13. ^ 13.0 13.1 陳守國. 美濃水庫興建爭議 隨環境改變浮現 - 大紀元. 大紀元 www.epochtimes.com. 2009-02-01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7) (中文). 
  14. ^ 賴溫狠. 多元取水才是正解! 反美濃水庫運動再起 鄉親夜車赴立院.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2015-05-14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2) (中文). 
  15. ^ 黃佩君. 苦旱壓力 爭議美濃水庫重啟評估 - 生活. 自由電子報. 2015-05-07 [2019-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07) (中文). 
  16. ^ 郭韋綺. 反建美濃水庫 蔡英文:水庫已不是議題了 - 政治. 中時電子報. 2015-07-12 [2019-03-31]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