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李煜
Li Yu Lidai Junchen Huaxiang.GIF
概要
姓名 李煜
諡號
政權 南唐
在世 天祚三年(937年)-太平興國三年(978年)
在位 961年-975年
年號

建隆:961年七月-963年十一月[1]
乾德:963年十一月-968年十一月

開寶:968年十一月—975年十一月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或稱李後主,為南唐的末代君主,祖籍徐州。李煜原名從嘉重光鍾山隱士鍾峰隠者白蓮居士蓮峰居士等。史書描述其政治上毫無建樹,李煜在南唐滅亡後被北宋俘虜,但是卻成為了中國歷史上首屈一指的詞人,被譽為詞聖,作品千古流傳。

生平[編輯]

李煜「為人仁孝,善屬文,工書畫,而廣顙豐額駢齒,一目重瞳子」[2],是南唐元宗(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子。由於李璟的第二子到第五子均早死,故李煜長兄李弘冀為皇太子時,其為事實上的第二子。李弘冀「為人猜忌嚴刻」[3],時為安定公的李煜因而惶恐,不敢參與政事,每天只醉心研究典籍,以讀書為樂。

959年李弘冀在毒死李景遂後不久亦死。李璟欲立李煜為太子,鍾謨說「從嘉德輕志懦,又酷信釋氏,非人主才。從善果敢凝重,宜為嗣。」李璟怒,將鍾謨貶為國子監,流放到饒州。封李煜為吳王、尚書令、知政事,令其住在東宮,就近學習處理政事。

建隆二年(961年),李璟遷都南昌並立李煜為太子監國,令其留在金陵。六月李璟死後,李煜在金陵登基即位。李煜「性驕侈,好聲色,又喜浮圖,為高談,不恤政事。」[3]篤信佛教,「酷好浮屠,崇塔廟,度僧尼不可勝算。罷朝,輒造佛屋,易服膜拜,頗廢政事。」[3]在宮內和國內大興宗教,甚至在軍國大事上都以佛事為憑,自己每日穿袈裟誦佛經。直到宋軍臨城下,李煜還在淨居寺聽和尚念經。[來源請求]

971年宋軍滅南漢後,李煜為了表示他不對抗宋,對宋稱臣,將自己的稱呼改為江南國主。

973年,宋太祖令李煜至汴京,李煜託病不往。宋太祖遂派曹彬領軍攻南唐。

974年12月,曹彬攻克金陵,南唐滅亡。李煜在位十五年,後世稱李後主南唐後主

975年,李煜被俘後,在汴京被封為違命侯,拜左千牛衛將軍。

976年,宋太祖暴死,弟趙光義繼位為宋太宗,改封隴國公。嘗與金陵舊宮人書寫:「此中日夕,以淚珠洗面」。宋人筆記上說趙光義多次逼迫小周后侍寢[4]。李煜在痛苦鬱悶中,寫下《望江南》、《子夜歌》、《虞美人》等名曲。

978年,徐鉉奉宋太宗之命探視李煜,李煜對徐鉉嘆息:「當初我錯殺潘佑李平,悔之不已!」。徐鉉退而告之,宋太宗聞之大怒。史載三年七月初七(978年8月13日),農曆七夕,當李煜在其42歲生日那天與后妃們聚會,李煜卒,年四十二。一說李煜因寫「故國不堪回首」、「一江春水向東流」之詞,宋太宗再也不能容忍,用牽機毒殺之。[5]牽機藥或說是中藥馬錢子,其主要成分番木鱉鹼有劇毒,服後會破壞中樞神經系統,全身抽搐,腳往腹部縮,頭亦彎至腹部,狀極痛苦。[6]李煜死後,葬洛陽北邙山[7],小周后悲痛欲絕,不久也隨之死去。

李煜「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8],雖無力治國,然「性寬恕,威令不素著」[9],好生戒殺,性格出了名的善良,故在他死後,江南人聞之,「皆巷哭為齋」。

藝術、文學成就[編輯]

李煜在藝術方面具有很高的成就。劉毓盤說李後主「於富貴時能作富貴語,愁苦時能作愁苦語,無一字不真。」

[編輯]

李煜詞本有集,已失傳。現存詞四十四首。其中幾首前期作品或為他人所作,可以確定者僅三十八首。李煜的詞的風格可以以975年被俘而分為兩個時期:


李煜亡國前的詞,透插富麗奢華的宮廷生活,言詞多溫軟綺麗,卿卿我我,呈現「花間詞」氣息。根據內容可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描寫富麗堂皇的宮廷生活和風花雪月的男女情事,如《菩薩蠻》:

又如《一斛珠》:


李煜亡國後,晚年的詞寫家國之恨,拓展了詞的題材,感慨既深,詞益悲壯。李煜詞最大特色,是自然真率,醇厚率真,情感真摯。喜用白描手法,通俗生動,語言精鍊而明淨洗煉,接近口語,與「花間詞」縷金刻翠,堆砌華麗詞藻的作風迥然不同。李煜後期的詞由於生活的巨變,以一首首泣盡以血的絕唱,使亡國之君成為千古詞壇的「南面王」(沈雄古今詞話》語),正是「國家不幸詩家幸,話到滄桑語始工」。這些後期詞作,淒涼悲壯,意境深遠,為詞史上承前啟後的大宗師。至於其語句的清麗,音韻的和諧,更是空前絕後。如

《破陣子》:

《虞美人》:

《浪淘沙令》:

書畫[編輯]

他能書善畫,對其書法陶穀清異錄》曾云:「後主善書,作顫筆樛曲之狀,遒勁如寒松霜竹,謂之『金錯刀』。作大字不事筆,卷帛書之,皆能如意,世謂『撮襟書』。」。[10]對其的畫,郭若虛的《圖書見聞志》曰:「江南後主李煜,才識清贍,書畫兼精。嘗觀所畫林石、飛鳥,遠過常流,高出意外。」。

李煜題:江行初雪畫院學生趙幹狀
李煜題:韓幹畫照夜白

評價[編輯]

文學[編輯]

歐陽修在《新五代史》中描述李煜:「煜字重光,初名從嘉,景第六子也。煜為人仁孝,善屬文,工書畫,而豐額駢齒,一目重瞳子。」
[11]

《漁隱叢話前集·西清詩話》提到宋太祖征服南唐統一中國後感嘆:「李煜若以作詩詞工夫治國家,豈為吾所俘也!」

近代學者王國維認為:「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李重光之詞,神秀也。」[12]。「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周介存置諸溫、韋之下,可謂顛倒黑白矣。」[12]。此最後一句乃是針對周濟在《介存齋論詞雜著》中所道:「毛嬙、西施,天下美婦人也,嚴妝佳,淡妝亦佳,粗服亂頭不掩國色。飛卿,嚴妝也;端己,淡妝也;後主,則粗服亂頭矣。」。王氏認為此評乃揚溫、韋,抑後主。而學術界亦有觀點認為,周濟的本意是指李煜在詞句的工整對仗等修飾方面不如溫庭筠韋莊,然而在詞作的生動和流暢度方面,則前者顯然更為生機勃發,渾然天成,「粗服亂頭不掩國色」。

李煜詞擺脫了《花間集》的浮靡,他的詞不假雕飾,語言明快,形象生動,性格鮮明,用情真摯,亡國後作更是題材廣闊,含意深沉,超過晚唐五代的詞,不但成為宋初婉約派詞的開山,也為豪放派打下基礎,後世尊稱他為「詞聖」。

後代念及李煜的詩詞中以清朝袁枚引《南唐雜詠》最有名:「作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

為政[編輯]

《宋史·潘慎修傳》記載:南唐滅亡後,一些南唐舊臣開始批評李煜為人愚昧懦弱,添油加醋地成份越來越多。宋真宗問潘慎修李煜是不是真的如此,潘慎修回答:「如果李煜真的這麼愚昧懦弱的話,他怎麼能治國十餘年?」

另一位南唐舊臣徐鉉在《大宋左千牛衛上將軍追封吳王隴西公墓誌銘》中評價李煜:「以厭兵之俗當用武之世,孔明罕應變之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義之行,終於亡國,道有所在,復何媿歟?」[13]

其它[編輯]

  • 徐鉉:「王以世嫡嗣服,以古道馭民,欽若彝倫,率循先志。奉蒸嘗、恭色養,必以孝;事耇老、賓大臣,必以禮。居處服御必以節,言動施捨必以時。至於荷全濟之恩,謹藩國之度,勤修九貢,府無虛月,祗奉百役,知無不為。十五年間,天眷彌渥。」「精究六經,旁綜百氏。常以周孔之道不可暫離,經國化民,發號施令,造次於是,始終不渝。」「酷好文辭,多所述作。一游一豫,必以頌宣。載笑載言,不忘經義。洞曉音律,精別雅鄭;窮先王製作之意,審風俗淳薄之原,為文論之,以續《樂記》。所著文集三十卷,雜說百篇,味其文、知其道矣。至於弧矢之善,筆札之工,天縱多能,必造精絕。」「本以惻隱之性,仍好竺干之教。草木不殺,禽魚咸遂。賞人之善,常若不及;掩人之過,惟恐其聞。以至法不勝奸,威不克愛。以厭兵之俗當用武之世,孔明罕應變之略,不成近功;偃王躬仁義之行,終於亡國。道有所在,復何愧歟!」
  • 鄭文寶:「後主奉竺乾之教,多不茹暈,常買禽魚為放生。」「後主天性純孝,孜孜儒學,虛懷接下,賓對大臣,傾奉中國,惟恐不及。但以著述勤於政事,至於書畫皆盡精妙。然頗耽竺乾之教,果於自信,所以奸邪得計。排斥忠讜,土地曰削,貢舉不充。越人肆謀,遂為敵國。又求援於北虜行人設謀,兵遂不解矣。」(《江表志》)
  • 陸游:「後主天資純孝......專以愛民為急,蠲賦息役,以裕民力。尊事中原,不憚卑屈,境內賴以少安者十有五年。」「然酷好浮屠,崇塔廟,度僧尼不可勝算。罷朝輒造佛屋,易服膜拜,以故頗廢政事。兵興之際,降御札移易將帥,大臣無知者。雖仁愛足以感其遺民,而卒不能保社稷。」(《南唐書·卷三·後主本紀第三》)
  • 龍袞:「後主自少俊邁,喜肄儒學,工詩,能屬文,曉悟音律。姿儀風雅,舉止儒措,宛若士人。」(《江南野史·卷三後主、宜春王》)
  • 陳彭年:「(後主煜)幼而好古,為文有漢魏風。」(《江南別錄》)
  • 歐陽修:「煜性驕侈,好聲色,又喜浮圖,為高談,不恤政事。」
  • 王世貞:「花間猶傷促碎,至南唐李王父子而妙矣。」(《弇州山人詞評》)
  • 胡應麟:「後主目重瞳子,樂府為宋人一代開山。蓋溫韋雖藻麗,而氣頗傷促,意不勝辭。至此君方為當行作家,清便宛轉,詞家王、孟。」(《詩藪·雜篇》)
  • 納蘭性德:「花間之詞,如古玉器,貴重而不適用;宋詞適用而少質重,李後主兼有其美,更饒煙水迷離之致。」(《淥水亭雜識·卷四》)
  • 王夫之:「(李璟父子)無殃兆民,絕彝倫淫虐之巨惹。」「生聚完,文教興,猶然彼都人士之餘風也。」(《讀通鑑論》)
  • 余懷:「李重光風流才子,誤作人主,至有入宋牽機之恨。其所作之詞,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玉琴齋詞·序》)
  • 沈謙:「男中李後主,女中李易安,極是當行本色。」(徐釚《詞苑叢談》引語)「後主疏於治國,在詞中猶不失南面王。」(沈雄《古今詞話·詞話》卷上引語)
  • 郭麐:「作個才子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清代袁枚《隨園詩話補遺》引郭麐《南唐雜詠》)
  • 周濟:「李後主詞如生馬駒,不受控捉。」「毛嬙西施,天下美婦人也。嚴妝佳,淡妝亦佳,粗服亂頭,不掩國色。飛卿,嚴妝也;端己,淡妝也;後主則粗服亂頭矣。」(《介存齋論詞雜著》)
  • 周之琦:「予謂重光天籟也,恐非人力所及。」
  • 陳廷焯:「後主詞思路悽惋,詞場本色,不及飛卿之厚,自勝牛松卿輩。」「余嘗謂後主之視飛卿,合而離者也;端己之視飛卿,離而合者也。」「李後主、晏叔原,皆非詞中正聲,而其詞無人不愛,以其情勝也。」(《白雨齋詞話·卷一》)
  • 王鵬運:「蓮峰居士(李煜)詞,超逸絕倫,虛靈在骨。芝蘭空谷,未足比其芳華;笙鶴瑤天,詎能方茲清怨?後起之秀,格調氣韻之間,或月日至,得十一於千首。若小晏、若徽廟,其殆庶幾。斷代南流,嗣音闃然,蓋間氣所鍾,以謂詞中之大成者,當之無愧色矣。」(《半塘老人遣稿》)
  • 馮煦:「詞至南唐,二主作於上,正中和於下,詣微造極,得未曾有。宋初諸家,靡不祖述二主。」(《宋六十一家詞選·例言》)
  • 王國維:「溫飛卿之詞,句秀也;韋端己之詞,骨秀也;李重光之詞,神秀也。」「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是後主為人君所短處,亦即為詞人所長處。」「主觀之詩人,不必多閱世,閱世愈淺,則性情愈真,李後主是也。」「尼采謂一切文字,余愛以血書者,後主之詞,真所謂以血書者也。宋道君皇帝《燕山亭》詞,亦略似之。然道君不過自道身世之感,後主則儼有釋迦、基督擔荷人類罪惡之意,其大小固不同矣。」「唐五代之詞,有句而無篇;南宋名家之詞,有篇而無句。有篇有句,唯李後主之作及永叔、少游、美成、稼軒數人而已。」(《人間詞話》)
  • 毛澤東:「南唐李後主雖多才多藝,但不抓政治,終於亡國。」(毛澤東評價歷史人物)
  • 柏楊:「南唐皇帝李煜先生詞學的造詣,空前絕後,用在填詞上的精力,遠超過用在治國上。」(《濁世人間》)
  • 葉嘉瑩:「李後主的詞是他對生活的敏銳而真切的體驗,無論是享樂的歡愉,還是悲哀的痛苦,他都全身心的投入其間。我們有的人活過一生,既沒有好好的體會過快樂,也沒有好好的體驗過悲哀,因為他從來沒有以全部的心靈感情投注入某一件事,這是人生的遺憾。」(《唐宋名家詞賞析》)

家庭[編輯]

皇后[編輯]

妃嬪[編輯]

子女[編輯]

[編輯]

  1. 清源郡公 李仲寓
  2. 岐懷獻王 李仲宣

相關戲劇[編輯]

電影[編輯]

年份 片名 演員
1968年 李後主 任劍輝
1983年 封神劫 陳家奇

粵劇[編輯]

年份 劇名 演員
1982年 李後主 (粵劇) 龍劍笙[15]

歌仔戲[編輯]

年份 劇名 演員
1992年 華視葉青歌仔戲玉樓春 葉青

電視劇[編輯]

年份 劇名 演員
1986年 絕代雙雄 李文海
1996年 大宋王朝趙匡胤 沈保平
1996年 情劍山河 秦風
2005年 問君能有幾多愁 吳奇隆
2015年 大宋傳奇之趙匡胤 張亞希

參考文獻[編輯]

  1. ^ 李煜沒有自己的年號而是使用北宋的年號
  2. ^ 《新五代史》卷62《南唐世家第二》
  3. ^ 3.0 3.1 3.2 《資治通鑑》卷第二百九十四
  4. ^ 宋人王銍在《默記》中說:「李國主小周后,隨後主歸朝,封鄭國夫人,例隨命婦入宮,每一入輒數日,而出必大泣,罵後主,聲聞於外,後主多婉轉避之。」
  5. ^ 陳霆《唐余記傳》載:「煜以七夕日生,是日燕飲聲伎,徹于禁中。太祖銜其有『故國不堪回首』之詞,至是又慍其酣暢,乃命楚王元佐等攜觴就其第而助之歡。酒闌中,煜中牽機藥毒而死。」
  6. ^ 王銍《默記》:「服之前卻數十回,頭足相就如牽機狀也。」
  7. ^ 據《宋史》李煜「葬北邙山」;徐鉉曾為〈李煜墓志銘〉寫道:李煜墓地「二室南峙,三川東注,瞻上陽之宮闕,望北邙之靈樹」。《河南府志》記載,「李煜葬洛陽城北十里。」
  8. ^ 王國維:《人間詞話》
  9. ^ 文瑩:《湘山野錄》
  10. ^ 十國春秋·卷十七·後主本紀
  11. ^ 新五代史/卷62 -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zh.wikisource.org. [2018-02-05] (中文). 
  12. ^ 12.0 12.1 人間詞話
  13. ^ 徐楓. 《李後主》. 知書房出版集團. 
  14. ^ 陸游南唐書 昭惠后傳》後主昭惠國后周氏,小名娥皇,司徒宗之女,十九歳來歸。
  15. ^ 【戲曲之旅】第138期A 26-27 頁《李後主》開山演出、第139期B 40-41頁《李後主》幕後、第140期A 48-49頁《李後主》揚威拉斯維加斯

研究書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前任:
父親南唐元宗李璟
中國江南地區君主
961年—975年
繼任:
宋太祖趙匡胤
南唐國主
961年—97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