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鲁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魯賢
Shanghai - Aloysius Jin Luxian - 3.jpg
金魯賢
出生 金鲁意
1916年6月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上海南市小东门方浜路邻德里
逝世 2013年4月27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黄浦区瑞金医院
国籍  中国
职业 天主教上海教区助理主教罗马教廷認可)、正權主教中国天主教愛國會認可)
宗派 罗马天主教

金鲁贤主教(Aloysius Jin Luxian吳語Cin Lu-yie,1916年6月20日-2013年4月27日),本名金鲁意圣名类思。被教廷認可為天主教上海教区助理主教中国天主教愛國會認證為正權主教

生平[编辑]

1916年6月20日,金鲁贤出生于上海南市小东门方浜路邻德里,祖籍为浦东金家巷。1931年不到14岁时父母双亡,成为孤儿

自1932年起,金鲁贤开始修道,曾先后进入上海徐汇神学院献县耶稣会神学院,1945年5月19日在上海晋铎。1946年派往内战中的苏北东台淮阴清江浦)任本堂神父。1947年赴法国里昂附近的巴莱慕尼亚(Paray-le-Monial),完成耶稣会卒试,成为正式会士。1948年-1950年就读于意大利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假期去德国科隆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等地学习德语。1950年获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神学博士学位。

1951年,金鲁贤回到中国。黎培里总主教被驱逐出境前,任命他为徐汇修院的代院长。6月5日格寿平被捕后,继任海州监牧区代宗座监牧,又被巡阅使蒲敏道任命为耶稣会上海区代会长。8月,蒲敏道被驱逐出境,金鲁贤又继任中国耶稣会代巡阅使[1]

1955年9月8日夜,中共政府对天主教上海教区采取镇压行动(天主教内称为九八教难),当时上海教区主教、苏州及南京总教区宗座代办龚品梅主教(后为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擢升为枢机主教)和包括金鲁贤在内的一大批神父同时以反革命罪名被捕入狱。1960年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金鲁贤在监狱中度过了18年,又接受劳改9年,在北方从事翻译工作。1982年获释。1985年,金鲁贤由张家树祝圣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为爱国会所承认,但没有得到教宗的任命和批准。与他同时祝圣的还有李思德。1988年,张家树去世后,金鲁贤接替了张家树的位置。1989年,信徒在弥撒中恢复为教宗祈祷。2004年,他向教廷请求宽恕,获得与罗马的共融,被教廷认可为上海教区的助理主教。因此他是教廷和北京政府都承认的主教[2]。但非官方教会对金鲁贤颇为反感,主要原因还是他在九八教难时“叛教”的缘故。

教廷只承认金鲁贤是上海教区助理主教,而上海教区的正权主教则是未获中国政府承认、并且常年受到监视的地下教会主教范忠良[3],他曾经在青海坟场背了三十年的尸体,于2000年接续龚品梅,担任上海教区正权主教,及南京教区署理主教,并且是中国天主教地下主教团团长。

在金鲁贤助理主教带领下,上海教区成为中国大陆最活跃的官方教区之一,官方天主教徒人数已达15万。1982年,金主教在上海率先重新恢复修道院。于1985年启用的佘山修院也是全国最先进的修道院。他在保护教会财产方面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上海教区收回了大量在文革期间被占用的教产。近年来,随着国内房地产市场的节节攀高,坐拥大量房产的上海教区也因此成为国内拥有财富最多的教区,不但能自给自养,还能帮助其它教区。上海教区也成立了专门的社会服务中心——光启社会服务中心来帮助那些处于贫苦中的教区和个人。但与此同时,金鲁贤助理主教在神职人员的灵修培养以及管理方面,却颇为失意。在2009年其撰写的司铎年牧函中,即承认20年来上海教区(地上)“后悔领受铎品而还俗的有11人之多,占教区神父的八分之一”,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数字”。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在2009年下半年,金鲁贤主教再次将邢文之辅理主教任命为上海佘山修院院长,以接替前任院长方祖耀神父,希望以邢文之辅理主教的严谨作风和为教友所崇敬的圣德来整顿修院。

金鲁贤能够说多种欧洲语言,曾经会见许多中国教会的海外神长、国外关心人权和宗教自由的人士,如:陈日君枢机主教、谷寒松神父、美国总统克林顿、德国总理默克尔等。[4]

金魯賢牧徽

2005年6月28日,89岁的金鲁贤主教在徐家汇圣伊纳爵主教座堂祝圣了42岁的上海教区辅理主教邢文之,外界有评论认为邢文之辅理主教将成为其继任者。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称邢文之是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临终前任命的,他也是教廷和北京政府都承认的主教[5]。邢文之辅理主教晋牧典礼当天,本来应该当众宣读教宗的任命状,但受到了当局的恐吓,此事最终作罢,让人感到非常非常遗憾。邢文之辅理主教对此也非常不满,曾说:“按照我的脾气,我是肯定要读的。我个人是无所谓的,但我们的教会还必须要有明天……。”有评价说,邢辅理主教的任命,将结束中国大陆最活跃的教区之一——上海教区的分裂状态。

2005年9月,梵蒂冈宣布邀请金鲁贤、李笃安天主教西安总教区总主教)、李镜峰天主教凤翔教区主教)、魏景仪天主教齐齐哈尔教区主教)等4位中国主教参加在罗马开幕的全球主教会议[6],但是后来4人均未能成行[7]

2007年,上海辞书出版社为金鲁贤出版了《金鲁贤文集》一书,该是记录了80年代至90年代间的部分牧函,以及金鲁贤主教在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攻读神学博士时候的博士论文等。还有一些是金鲁贤主教对待当时教会所面临的相关问题的看法和建议。

2009年,金鲁贤出版了其自传《绝处逢生·上》,该书记载了金鲁贤早年的生活经历,以及50年代回国后的种种遭遇,颇具史料价值。金鲁贤主教在书中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了很多主观性的辩护,其真实性还待多方验证。该书在出版时一波三折,遭到宗教主管当局的严格审查,最终未能获得出版许可,显示宗教主管当局对其身份地位之重视,但金鲁贤助理主教依然少量印刷以赠友人。

生于1916年的金鲁贤主教,年逾93岁却依然不退休,这已经违反了《天主教法典》中主教应75岁退休之规定,批评者认为其恋栈权力,与香港教区的枢机陈日君在75岁之后主动请辞形成鲜明对比。但也有支持者认为,金鲁贤主教在国际及国内威望极高,拥有极其广泛的人脉关系。面对复杂多变的中国天主教界形势,需要有人能妥善地处理好与政府的关系以及与梵蒂冈的关系,具备高超的外交手段的金鲁贤主教的在位,是有利于教会的进一步发展。

2013年4月27日因胰腺癌去世,享年96歲。8月19日,依据金鲁贤主教遗嘱:“葬礼从简、骨灰海葬”。上海教区举行金鲁贤主教的骨灰海葬礼。早晨7时整,在主教府小圣堂举行起灵礼。7时30分,驱车前往上海吴淞码头。9时轮船起航。9时15分,举行骨灰洒海礼,由神父、修女、教友及主教亲属等各代表将主教骨灰洒入大海。上午10时,主教骨灰海葬礼结束全体返航。当日下午14时整,在上海教区主教座堂——徐家汇圣依纳爵堂举行金主教追思弥撒。之后,举行了主教遗物安放礼,将主教生前常用物件、圣物安放在了教堂内的追思间。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鲁贤回忆录:绝处逢生
  2. ^ 主教会议 - 中国 金鲁贤主教(资料). www.asianews.it. 2005-01-07 [2008-03-19]. (中文)
  3. ^ 上海教區主教祝聖令信眾困惑. 天亞 社. 2012-07-05. 
  4. ^ 德国总理默克尔拜会金鲁贤主教. www.asianews.it. 2007-01-07 [2008-03-19]. (中文)
  5. ^ 上海新辅理主教据称爲中梵共同任命. 基督日报. 2005-06-29 [2008-03-19]. (中文)
  6. ^ 教宗任命四位中国主教为主教会议成员. 2005-06-29 [2008-03-19]. (中文)
  7. ^ 四位中国大陆主教将不出席主教会议. 2005-06-29 [2008-03-19]. (中文)


宗教頭銜
前任:
张家树
天主教上海教区主教自选自圣
1988年-2013年
悬缺
前任:
范忠良
天主教上海教区助理主教圣座认可)
2004年-2013年
新頭銜 中国天主教佘山修院董事长
?-?
中国天主教佘山修院院长
?-?
繼任:
邢文之主教
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社长
?-?
繼任:
姚景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