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處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丘處機)
前往: 導覽搜尋

丘處機(1148 – 1227)
姓名 丘處機
通密
長春子
出生 金熙宗皇統八年戊辰龍年正月十九日
1148年2月10日
山東登州棲霞
逝世 元太祖二十二年丁亥豬年七月初九日(八十歲)
1227年8月22日(79歲)
燕京長春宮(今北京白雲觀
國籍
種族 漢族
宗派 全真教
頭銜 全真教掌教(1203-1227)
徒弟與學生 尹志平
李志常
宋德方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王重陽北七真。 中間端坐者為王重陽。丘處機居其左首第一。

丘處機(1148年2月10日-1227年8月22日)[註 1]通密道號長春子山東棲霞人,[註 2]全真道道士。丘處機為金世宗金章宗金衛紹王金宣宗元太祖成吉思汗敬重,並因遠赴西域勸說成吉思汗減少屠殺而聞名。在道教史和信仰上,丘處機被奉為全真道北七真」之一,以及龍門派的祖師。

生平[編輯]

丘處機本名不詳,金熙宗皇統八年農曆正月十九日(1148年2月10日)生於山東登州棲霞。1166年開始學。1167年拜全真道祖師王重陽為師,王重陽為他訓名處機,字通密,號長春子。1168至1170年間,丘處機跟隨王重陽在山東和河南傳教。1170年春,王重陽在河南汴梁逝世後,丘處機跟隨同門馬鈺譚處端劉處玄陝西終南山拜會王重陽的朋友,及後於1172年將王重陽遷葬終南山。

1174年為王重陽守喪的期限屆滿後,丘處機先後在陝西寶雞磻溪隴州龍門山修煉十餘年,自此聲望日隆。1186年冬,他重返終南山主持「祖庭」(今重陽萬壽宮)事務。

金世宗大定二十八年春(1188年),應金世宗的詔書邀請前往燕京會面,受命主持萬春節醮事,留居官庵,期間獲得金世宗三次召見。他在燕京留居半年後,當年秋天得到同意返回的聖旨,1189年春,返回終南山祖庭。

1191年冬,由於金章宗限制全真道在陝西的活動,丘處機被迫帶領部分弟子回到故鄉棲霞。稍後,他將舊宅拓建為太虛觀,繼續弘揚道法。

掌教時期[編輯]

1203年劉處玄逝世,丘處機成為全真道第五任掌教。丘處機掌教時間長達二十四年,期間他在政治和社會上積極發揮自己的影響,使全真道的發展進入興盛時期。

金章宗泰和七年(1207年),金章宗李元妃先後賜額與《玄都寶藏》予棲霞太虛觀。

金衛紹王大安三年(1211年),丘處機奉金衛紹王詔書前往中都,游德興琅山。

在1203至1219年間,他在山東蓬萊芝陽掖縣北海膠西等地傳教。

金宣宗貞祐二年(1214年),山東登州、寧海州發生農民起義,金朝駙馬都尉仆散安貞請丘處機協助招撫亂民,憑藉丘處機的聲望,登州萊州等地很快恢復平靜;朝廷賜贈封號「自然應化弘教大師」。

金宣宗貞祐四年(1216年),金宣宗下詔派東平軍王庭玉召丘處機赴汴梁,但丘處機認為女真皇帝有「不仁之惡」,推辭未前往。

宋寧宗嘉定十二年(1219年)夏天,宋寧宗派遣將領李全彭義斌持詔書敦請丘處機赴臨安,丘處機認為南宋皇帝有「失政之罪」,也推辭未前往。

成吉思汗的邀請[編輯]

元太祖十四年(1219年)農曆五月,成吉思汗派使者劉仲祿等人攜帶詔書前往山東邀請丘處機前往蒙古帝國相見,1219年農曆十二月,劉仲祿到達山東萊州昊天觀,奉命邀請丘處機前往蒙古帝國與成吉思汗會面,丘處機說:「我循天理而行,天使行處無敢違。」欣然同意前往。

元太祖十五年(1220年)農曆正月,丘處機挑選門人弟子趙道堅宋道安尹志平李志常等十八名弟子離開山東昊天觀,啟程西去,這時他已經年屆73歲。幾個月後到達大蒙古國統治的燕京(原金朝中都,1215年5月31日被蒙古帝國攻陷後改名燕京),丘處機一行人入駐玉虛觀,得到當地官員的熱情接待。此時,丘處機聽說成吉思汗已經於1219年農曆六月統兵西征中亞的花剌子模沙朝,而自己年事已高倦冒風沙,欲約成吉思汗來燕京會見,於是寫了一份陳情表。劉仲祿乃令曷剌急馳報告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忙於西征戰事,不能東到燕京,便寫了回復詔書,派遣曷剌帶回復丘處機。

丘處機知道燕京會見不可能,便於1221年春天繼續西行。當時劉仲祿欲為成吉思汗挑選處女,丘處機當即勸阻,他說,「春秋時期齊景公為了削弱魯國,派人挑選美女80人送給魯定公。定公與國相季氏朝歡暮樂,朝政日衰,孔子為此指責定公:君相沉溺於聲色,國家何以圖強?」後成吉思汗知悉而罷選。

元太祖十六年(1221年)四月出居庸關,途經漠南和中亞地區,在漠北草原拜會鐵木哥斡赤斤後一路西行,途經鎮海城時接納田鎮海的建議留下宋道安李志常等九名弟子修建棲霞觀,然後再經回紇城、昌八刺城、阿里馬城、賽藍城。於1221年冬天抵達撒馬爾干

元太祖十七年(1222年)四月,丘處機途經鐵門關抵達「大雪山」(今興都庫什山八魯灣行宮覲見成吉思汗,實現了龍馬相會(成吉思汗屬馬,丘處機屬龍)。成吉思汗稱他為「神仙」。同年秋冬,成吉思汗三次召見丘處機,詢問治國和養生的方法,丘處機向他以「敬天愛民」、減少屠殺、清心寡欲等為回應。及後,成吉思汗下詔耶律楚材將這幾次的對話編集成《玄風慶會錄》。

元太祖十八年(1223年)春天,丘處機向成吉思汗辭行,成吉思汗下詔豁免全真道的賦役,並沿途派兵護送,一行人於冬天抵達宣德

跟隨丘處機一路西行的十八名弟子之一的李志常(1193-1256年,1238年-1256年為全真教掌教),根據一路上的西行見聞,後來寫成《長春真人西遊記》一書,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晚年[編輯]

元太祖十九年(1224年)農曆二月初七,丘處機應燕京行中書省尚書石抹鹹得卜的邀請主持天長觀,是時教門大興,當地的道眾組織了「燕京八會」。(平等、長春、靈寶、長生、明真、平安、消災、萬蓮)同年,丘處機持聖旨拯救數萬生靈。《元史·丘處機傳》記載:「此時,國兵踐蹂中原,河南、(河)北尤甚,民罹俘戮無所逃命。處機還燕京,使其徒牒牌招求於戰伐之餘,由是為人奴者得復為良,與瀕死而更生者,毋慮二三萬人,中州人至今稱道之。」自此,全真教盛極一時,丘處機的聲譽亦登峰造極。寺廟改道觀、宗教上信奉佛教更道教者不計其數。

元太祖二十年(1225年)秋天,燕京行中書省宣撫使王楫以「熒惑犯尾」請丘處機作醮祈禳。

元太祖二十一年(1226年)春天,丘處機應邀到薊縣盤山啟建黃籙。1226年夏,燕京大旱,丘處機為百姓設醮祈雨,非常靈驗,很快下雨。

元太祖二十二年農曆五月(1227年),燕京大旱,丘處機為百姓設醮祈雨,天馬上就下雨,被譽作「神仙雨」。

1227年農曆五月二十五日,王志明秦州前來傳成吉思汗聖旨,聖旨中將天長觀改名長春宮(今北京白雲觀),北宮仙島為萬安宮,並賜「金虎牌」,以「道家事一切仰『神仙』處置」,即詔命丘處機掌管天下道教。詔書中還提到「朕常念神仙,神仙毋忘朕也。」,顯示成吉思汗對丘處機的禮遇極高。

元太祖二十二年農曆七月初九日(1227年8月22日),丘處機在長春宮寶玄堂逝世,享齡80歲。在逝世一周年,他的弟子將他安葬在長春宮內的處順堂。至元六年(1269年),忽必烈贈封他為「長春演道主教真人」。

相關文獻[編輯]

成吉思汗派劉仲祿邀請丘處機前往蒙古草原的詔書全文[編輯]

1219年農曆五月,成吉思汗派劉仲祿前往山東,邀請丘處機前往蒙古草原相見,下面是詔書全文相關資料:

《成吉思皇帝賜丘神仙手詔碣》全文共406字,元武宗至大二年(1309年)四月,河南內鄉縣石堂山普濟宮的人們為不忘成吉思汗的皇恩,紀念丘神仙的功德,請鄧州(當時內鄉隸屬鄧州)石堂山石匠李進忠將此手詔刻於圓頂石碑上,以詔後人。碑高1.8米,寬0.63米,厚0.23米,平首。字體為楷書,計16行字,滿行32字,碑文行楷。手詔碑文如下:


制曰:天厭中原驕華太極之性,朕居北野嗜欲莫生之情,反樸還淳,去奢從儉,每一衣一食,與牛豎馬圉共弊同饗。視民如赤子,養士若弟兄,謀素和,恩素畜,練萬眾以身人之先,臨百陣無念我之後,七載之中成大業,六合之內為一統。非朕之行有德,蓋金之政無恆,是以受之天佑,獲承至尊。南連蠻宋,北接回紇,東夏西夷,悉稱臣佐。念我單于國千載百世已來,未之有也。然而任大守重,治平猶懼有缺,且夫刳舟剡楫,將欲濟江河也;聘賢選佐,將以安天下也。朕踐祚以來,勤心庶政,而三九之位未見其人。訪聞丘師先生,體真履規,博物洽聞,探賾窮理,道充德著,懷古君子之肅夙,抱真上人之雅操。久棲岩谷,藏身隱行。闡祖師之遺化,坐致有道之士,雲集仙徑,莫可稱數。自干戈而後,伏知先生猶隱山東舊境,朕心仰懷無已。豈不聞渭水同車、茅廬三顧之事?奈何山川弦闊,有失躬迎之禮。朕但避位側身,齋戒沐浴,選差近侍官劉仲祿,備輕騎素車,不遠數千里,謹邀先生暫屈仙步,不以沙漠悠遠為念。或以憂民當世之務,或以恤朕保身之術,朕親侍仙座,欽惟先生將咳唾之餘,但授一言,斯可矣。今者,聊發朕之微意萬一,明於詔章,誠望先生既著大道之端,要善無不應,亦豈違眾生小願哉!故咨詔示,惟宜知悉。

御寶五月初一日

至大二年四月朔

鄧州石堂山石匠李進忠刊。

丘處機因為年事已高希望能在燕京和成吉思汗相見的陳情表全文[編輯]

1220年正月,丘處機啟程北行,二月,抵達燕京。之後得知成吉思汗已經在1219年六月西征中亞花剌子模沙朝,覺得自己年事已高,西行太遠,希望約成吉思汗在燕京相見,於是在三月寫了一份陳情表。

下面是丘處機寫給成吉思汗的陳情表全文:[1]


登州棲霞縣誌道丘處機,近奉宣旨,遠召不才。海上居民,心皆恍惚。處機自念謀生太拙,學道無成,辛苦萬端,老而不死。名雖播於諸國,道不加於眾人。內顧自傷,哀情誰測?前者南京及宋國屢召不從,今者龍庭一呼即至,何也?伏聞皇帝天賜勇智,今古絕倫,道協威靈,華夷率服。是故便欲投山竄海,不忍相違;且當冒雪沖霜,圖其一見。兼聞車駕只在桓撫之北,及到燕京,聽得車駕遙遠,不知其幾千里,風塵澒洞,天氣蒼黃,老弱不堪,切恐中途不能到得,假之皇帝所,則軍國之事,非己所能。道德之心,令人戒欲,悉為難事。遂與宣差劉仲祿商議,不若且在燕京德興府等處盤桓住坐。先令人前去奏知。其劉仲祿不從,故不免自納奏帖。念處機肯來歸命,遠冒風霜,伏望皇帝早下寬大之詔,詳其可否。兼同時四人出家,三人得道,惟處機虛得其名,顏色憔悴,形容枯槁。伏望聖裁。龍兒年三月日奏。

成吉思汗第二次派曷剌邀請丘處機前往中亞草原的詔書全文[編輯]

劉仲祿乃令曷剌將丘處機的陳情表急馳報告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忙於西域戰事,不能東到燕京,便寫了回復詔書,派遣曷剌帶回復丘處機。1220年十月,曷剌帶詔書回到燕京。丘處機得知詔書後,決定於1221年春繼續西行。

下面是成吉思汗給丘處機的第二份邀請詔書全文[2]


成吉思皇帝敕真人丘師:省所奏應詔而來者,備悉。惟師:道踰三子,德重多端。命臣奉厥元纁,馳傳訪諸滄海。時與願適,天不人遠。兩朝屢詔而不行,單使一邀而肯起。謂朕天啟,所以身歸。不辭暴露於風霜,自願跋涉於沙磧。書章來上,喜慰何言?軍國之事,非朕所期;道德之心,誠雲可尚。朕以彼酋不遜,我伐用張。軍旅臨試,邊陲底定。來從去背,實力率之故然;久逸暫勞,冀心服而後已。是用載揚威德,略駐車徒。重念雲軒既發於蓬萊,鶴馭可游於天竺。達磨東邁,元印法以傳心;老氏西行,或化胡而成道。顧川途之雖闊,瞻几杖以非遙。爰答來章,可明朕意。秋暑,師比平安好,指不多及。

丘處機從中亞草原返回山東途中成吉思汗發的四道聖旨全文[編輯]

1223年,丘處機向成吉思汗辭行,向東返回山東,在丘處機回途中,成吉思汗一共給他發了四道聖旨,其中的癸未羊兒年為1223年。聖旨具體內容如下[3]

聖旨其一


成吉思皇帝聖旨道與諸處官員每:丘神仙應有底修行底院舍等,系逐日念誦經文告天底人每,與皇帝祝壽萬萬歲者,所據大小差發賦稅都休教著者。據丘神仙底應系出家門人等隨處院舍,都教免了差發賦稅者,其外詐推出家,影占差發底人每,告到官司,治罪斷案。主者奉到如此,不得違錯,須至給照用者。右付神仙門下收執。

聖旨其二


照使所據:神仙應系出家門人,精嚴住持院子底人等,並免差發稅賦。准此。癸未羊兒年三月日。

聖旨其三


宣差阿里鮮面奉成吉思皇帝聖旨:丘神仙奏知來底公事,是也煞好。我前時已有聖旨文字與你來,教你天下應有底出家善人都管著者,好的歹的,丘神仙你就便理[會]。合你識者,奉到如此。癸未年九月二十四日。

聖旨其四


宣差都元帥賈昌傳奉成吉思皇帝聖旨:丘神仙,你春月行程別來至夏日,路上炎熱艱難來,沿路好底鋪馬得騎來麼?路里飲食廣多不少來麼?你到宣德州等處,官員好覷你來麼?下頭百姓得來麼?你身起心裡好麼?我這裡常思量著神仙你,我不曾忘了你,你休忘了我者。癸未年十一月十五日。

評價[編輯]

丘處機對成吉思汗的勸說,稍微減少了蒙古帝國進攻金國時的屠殺和破壞,使他在當時已得到大眾的高度評價,亦使全真道成為當時最興盛的宗教

後世不少評價,都盛讚丘處機拯救生靈的功德,甚至超越他在宗教上的貢獻。

例如全真道道士撰寫的《金蓮正宗記》便收錄了一個故事,記載三個人在討論丘處機的貢獻,首兩個人分別稱許他的修煉精湛和弘道有功,而最後一人則批評兩者「見其小不見其大」,讚揚丘處機的最大貢獻是使「四百州半獲安生」,倖免於難的百姓「不啻乎百千萬億」。

明代民間戲曲也有一段,正一派道人、茅山派道人與全真派道人相遇,正一道人說他們的法術可以救出地獄中受苦的亡魂,而這才是道教的精華。茅山道人則說他們可以使信徒清修無礙,死後根本不可能墮入地獄。全真道人則表示,他們的祖師丘長春真人勸服了蒙古可汗,避免了中土遭到蒙古軍的徹底屠殺而變成人間地獄。另外兩人一聽此言,嘆服不已。

清高宗撰寫一幅對聯,謂「萬古長生,不用餐霞求秘訣;一言止殺,始知濟世有奇功」,都表達了同類的看法,其中「一言止殺」四字成為簡括丘處機貢獻的常用詞。

金庸小說中的丘處機[編輯]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丘道長
姓名 丘處機
綽號 長春子
門派 全真派
師父 王重陽
徒弟 楊康
尹志平
武功
輕功 金雁功
絕技 全真劍法
同歸劍法
兵器

在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和《神鵰俠侶》中,丘處機與其餘六位同門合稱「全真七子」,是一位武學名家。

丘處機初登場三十來歲年紀,雙眉斜飛,臉色紅潤,方面大耳,目光烔烔。

小說描寫與歷史事實有很多不相同的地方,特別是丘處機傾向支持南宋的立場,便與歷史大相逕庭。

在金庸的這些武俠小說中丘處機被描述為一位豪邁奔放、武藝高強的道士,這也使他更為大眾所知。

注釋[編輯]

  1. ^ 丘處機生於1148年農曆正月十九,逝世於1227年七月初九,根據萬年曆換算為公曆,丘處機生於1148年2月10日,去世於1227年8月22日。
  2. ^ 1148年至1219年,丘處機一直生活在金朝境內,1219年他接受大蒙古國皇帝成吉思汗的邀請,進入蒙古統治區,直到1227年去世為止,這段時間他都生活在元太祖的統治疆域內。

參考文獻[編輯]

  1. ^ 參見元朝陶宗儀《南村輟耕錄》卷十《丘真人傳》,第120-121頁,王雪玲校點,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年3月第1版。
  2. ^ 《長春真人西遊記》附錄中的記載
  3. ^ 《長春真人西遊記》附錄中的記載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