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22°21′40″N 114°06′14″E / 22.361115°N 114.103767°E / 22.361115; 114.103767

長安邨
長安邨
長安邨
房屋機構 Logo of Hong Kong Housing Authority.svg 香港房屋委員會
所屬地區 葵青區
屋邨類別 租者置其屋計劃
入伙年份 1987年
樓宇座數 10
單位數目 1,100(不包括已於租者置其屋計劃出售的單位)
單位面積 126 - 571 呎(ft²)
住戶數目 1,100(不包括已於租者置其屋計劃出售的單位)
認可人口 2,700(不包括已於租者置其屋計劃出售的單位)
露天劇場
長安邨休憩空間
長安邨中式涼亭
長安邨新長型及Y3型樓宇
足球場
籃球場
羽毛球場
排球場
健體區
兒童遊樂場及卵石路步行徑

長安邨英语:Cheung On Estate)是香港的一個公共屋邨,位於新界青衣島北面近青衣站,共有10座樓宇,分兩期發展,屬青衣島第二大的公共屋邨。屋邨於1983年規劃,1985年開始興建,於1987年開始入伙,由香港房屋委員會管理,其後於1998年1月起在租者置其屋計劃(第一期)把單位出售給所屬租戶,現已成立業主立案法團。現時管理長安邨的公司是港深聯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

長安邨本來有15座,因屋邨管理上的需要,於1988年把施工中的第11至15座樓宇從長安邨分拆出來,且易名為長發邨,於1989年開始入伙。

由於長安邨的位置鄰近青衣站及大型商場,所以屋苑買賣成交在青衣公屋中是最多的。

歷史[编辑]

長安邨前身屬於青衣避風塘和船廠,它的興建與青衣北橋的興建是息息相關的。

青衣島於1970年代被發展,青衣大橋於1974年建成,而鄰近青衣大橋的長青邨於1977年入伙。及至1980年代時,當時青衣大橋是唯一的陸路通道連接青衣,而青衣南是工業區,所以有很多重型車輛使用,導致青衣大橋損耗較嚴重,加上青衣不斷興建公共屋邨,所以當局在1983年於青衣北面進行填海工程,用以興建青衣北橋,來減輕青衣大橋的負荷。青衣北填海工程把青衣島與牙鷹洲併合起來,填海區後便建成了長安邨。同時還興建青安臨時房屋區及青發臨時房屋區。其後青發臨屋區重建成青宏苑,青安臨時房屋區清拆後香港房屋委員會與寶灝有限公司聯合重建成青逸軒,原屬私人參建居屋,但因香港政府暫停出售居屋,青逸軒便改為私人屋苑出租。

藍巴勒海峽的位置於填海後預留興建青衣站。上蓋興建了盈翠半島青衣城,沿海邊位置興建了青衣海濱公園。長安邨與長發邨同時鄰近青衣站,而兩邨內擁有青衣最大的公共交通總站(長安巴士總站)。所以兩邨同樣是整個青衣島上交通最方便的公共屋邨。而長安邨所擁有的樓宇設計類型基本上是集結了整個1980年代經常使用的標準樓宇設計的款式。

屋邨資料[编辑]

樓宇[编辑]

樓宇名稱(座號) 樓宇類型 入伙日期 期數
安海樓(第1座) Y3型 1988年2月 一期
安洋樓(第2座)
安江樓(第3座) 1988年1月
安濤樓 (第4座) 新長型(雙翼設計,一梯52伙) 1987年12月
安湖樓 (第5座) 新長型(一梯28伙而非26伙) 1988年11月 二期
安潮樓(第6座) Y3型 1989年3月
安泊樓 (第7座)[1]
安湄樓(第8座) 1988年10月
安潤樓(第9座) 相連長型第一款
安清樓(第10座)

學校及福利設施[编辑]

長安邨現有兩間中學、兩間小學及兩間幼稚園。

中學[编辑]

小學[编辑]

幼稚園[编辑]

已結束
  • 佛教真如幼稚園(1986年創辦)(位於長安邨安江樓地下)
  • 全完堂長安幼稚園(1989年創辦)(位於長安邨安泊樓地下)

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编辑]

  • 社會福利署北青衣綜合家庭服務中心(位於長安邨安江樓地下123室)

長者鄰舍中心[编辑]

長者日間護理中心[编辑]

  • 鐘聲慈善社蔡裕輝老人日間護理中心(位於長安邨安海樓地下118-123室)

安老院[编辑]

  • 路德會梁季彝夫人(位於長安邨安湄樓地下及1樓)

設施[编辑]

長安邨設有三個籃球場,一個羽毛球場及一個手球場及多個遊樂場,並設有兩個多層停車場。邨內設有行人天橋通往長安巴士總站長發商場

管理爭議[编辑]

2016年9月11日,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召開特別業主大會,動議提早與港深聯合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及葉氏清潔服務公司續約。新合約每戶每月管理費、保安及清潔費將分別加價約3%及6%。有業主不滿法團未有公開投標便與管理公司續約;更有在場業主踢爆4年前已過身的母親竟然「被簽署」授權書,授權他人在業主大會投票。最終在大批業主反對下,擱置有關動議。 會上有業主情緒激動,試圖衝上台抗議,郤被保安員推倒在地上受傷,法團主席李錦麟隨即報警,傷者需由救護員送院治療。當日不足200人出席業主大會,法團卻有1,813位業主簽署授權書;有業主指保安員上門收集授權書,斥即使出席的業主全數反對提早續約,票數也不及授權票,阻止不到議程通過。管理公司被業主追問下,承認授權書無需填上身份證號碼,只需要填上業主姓名及簽名,交回後再由管理公司經核對田土廳紀錄便可。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李錦麟解釋「死人授權書」一事,表示「點解死人都有授權書我真係唔知」並指若核實清楚會取消該授權書。最終大會在出席業主的反對聲下提出擱置與港深提早續約,舉手投票以73票贊成,13票反對通過,清潔公司則獲暫續約半年[2]

到2017年1月,青衣長安邨居民組織「長安後浪」雖成功撤換舊法團,並改組成監察組,希望能監察法團運作,並推動法團改革。但上任後由於人事紛爭多,委員不願聽意見,在作風手法封閉和失去互信下而針鋒相對,而居民對屋邨有多方面投訴。[3]有成員對現時情況感到心灰。[4]

交通[编辑]

長安巴士總站是青衣一個主要的交通樞紐,不同路線的巴士把青衣居民帶到香港不同的地方,如旺角沙田藍田天后

資料來源[编辑]

  1. ^ 一梯32伙而非24伙,翼尾為劏一及二人單位屬後期改建,主要用作編配給受葵興邨重建影響的居民。
  2. ^ 居民過身疑被授權 長安邨種死人票 業主不滿 阻法團與管理公司續約. 蘋果日報. 2016-09-12.
  3. ^ 顏寧. 【長安反圍標回顧.一】戰友反目成仇 新法團被批紛爭多、欠透明. 香港01. 2018-05-03 [2018-10-17]. 
  4. ^ 麥馬高. 【長安邨再亂?】與法團失互信 監察組盼邨民真覺醒:後浪終有一日會完結. 香港獨立媒體. 2018-04-07 [2018-10-1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