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元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毛利元就
毛利元就
毛利元就像藏於山口市豐榮神社
時代 戰國時代
出生日期 1497年4月16日
出生地點 福原城
逝世日期 1571年7月6日
逝世地點 吉田郡山城
假名 もうりもとなり
羅馬字 Mōri Motonari
幼名 松壽丸
別名 通稱:少輔次郎
綽號:乞食若殿、謀神
戒名 洞春寺殿日賴洞春大居士
墓所 大通院(廣島縣吉田町)
洞春寺(山口縣萩市)
朝廷官位 從四位上、右馬頭、治部少輔、陸奧守、贈正一位
主君 尼子經久→大內義隆
氏族 毛利氏
父母 父:毛利弘元
母:福原廣俊之女
養母 杉大方
兄弟 兄:毛利興元
弟:北就勝、相合元綱、見付元氏
姐妹 妹妹:吉川元經之妻
正室 妙玖(吉川國經之二女)
側室 乃美大方、三吉氏(三吉廣隆之女)、中之丸
嗣子 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穗井田元清、毛利元秋、出羽元俱、天野元政、末次元康、小早川秀包、二宮就辰
嗣女 女兒(早夭)、五龍局(宍戶隆家正室)

毛利元就(1497年4月25日-1571年7月6日),是日本戰國時代中國地方大名安藝國人眾毛利弘元之子,幼名松壽丸,另名為少輔次郎。原姓大江,家系以大江廣元四男毛利季光為祖先。家紋為一文字三星紋。

他領導安藝毛利氏從一個地方小勢力發展成統治中國地方10個分國的勢力,領地石高接近120萬石。他以離間計聞名,後人稱其為「謀將」、「謀神」、「知將」、「西國/中國第一智將/謀將」。

生平[編輯]

幼年[編輯]

1497年(明應6年)3月14日,在鈴尾城(福原城,大江毛利一門福原広俊居城,同時也是毛利元就的外祖父)元就出生,幼名松壽丸,當地現今留存了元就誕生的石碑。1500年(明應9年)父親弘元因捲入大內氏幕府之間的紛爭決定讓位給嫡男興元,松壽丸和弘元移居多治比猿掛城。1501年(文龜元年)母親死亡,1506年(永正3年)弘元因酒毒逝世,松壽丸(元就)自小在失去雙親下長大。及後松壽丸的居城被家臣井上元盛霸佔,因此松壽丸被戲稱為「乞食若殿」。由養母杉大方(弘元側室)養大松壽丸。1511年元服,名為元就

1516年興元病逝,由興元的年幼的長男幸松丸就任。而附近的安藝武田氏看見毛利氏的混亂開始入侵毛利的領地,武田元繁率領大軍攻打吉川氏的有田城。吉川氏向毛利氏求援,元就為挽救有田城,代替幸松丸出兵救援,這是元就第一場參與的戰役。他用計謀引誘武田氏先鋒熊谷元直追擊並墮入毛利氏的埋伏圈,熊谷元直全軍覆沒,後來總大將武田元繁欲來支援熊谷隊,兩軍在城外附近爆發混戰,最後武田軍主將武田元繁被毛利氏弓箭手狙擊中箭陣亡[1]有田中井手之戰),此戰又被後世稱為西國的桶狹間。安藝武田氏隨之衰落。

1510年代(確實年份不明),與吉川國經女兒妙玖[2]結婚。

繼承家督[編輯]

毛利家家紋

1523年(大永3年)元就支援尼子經久攻打安藝國中支持大內氏的藏田氏(藏田房信),是為鏡山城之戰,元就用計誘降敵將藏田直信開城進而攻陷鏡山城[3],因此威名大振,卻也讓尼子氏倍感威脅,毛利幸松丸在此戰之後,以9歲幼齡病逝,最終家臣推舉元就為毛利家的繼承人。而反對他為繼承人包括了兩位家老坂廣秀渡邊勝,在尼子氏的煽動下受到了重臣龜井秀綱的指示而試圖謀反,推舉元就之弟相合元綱取而代之[3]。但元就在志道廣良協助之下,清除了謀反勢力。
1525年(大永5年)由於毛利氏與尼子家敵對及家督繼承人問題內耗下,元就決定轉而臣服於大內義興之下[4]

1529年消滅曾經透過幸松丸介入毛利家的外戚石見國人眾高橋興光。同年與長年宿敵宍戶家修補關係。將長女毛利五龍嫁給宍戶氏家督宍戶元源嫡孫宍戶隆家。後來毛利家亦招攬了生城山天野氏及有著殺父之仇的原武田氏家臣熊谷氏,確保了安藝國盟主的地位。

1539年,大內氏消滅了北九州大名少貳氏,大內氏與大友氏關係得以和解。因而安心地向安藝武田氏發動攻擊,首先是向佐東銀山城進軍,毛利元就跟隨戰鬥,城主武田信實逃離佐東銀山城,一度前往若狹國,後來成為了尼子氏家臣。

1540年(天文九年)尼子晴久率領三萬大軍入侵吉田郡山城,兵分兩路進攻毛利氏。先鋒由尼子氏精銳部隊新宮黨擔當,尼子國久為大將經備後進入安藝,毛利元就向姻親宍戶氏求援,宍戶氏及深瀨氏部隊[5]可愛川附近以投石戰術截擊新宮黨,尼子國久敗走。尼子晴久稍後親率尼子大軍經石見進入安藝,並得到毛利氏舊盟吉川氏加入,在吉田郡山城附近的風越山佈下本陣。毛利元就徵召全境領民加上原有的3000兵準備籠城戰死守,並向大內氏及附近安藝國人眾求援。基於劣勢,毛利軍採取游擊戰減少士兵傷亡,竹原小早川氏及駐紮在豐島的大內氏杉隆相部隊亦與毛利氏合流,尼子勢亦把本陣轉移至青光山[6]。戰事由8月初持續到11月底,他們終於等到大內氏援軍,在陶隆房率領1萬士兵支援下,毛利氏和大內氏部隊成功突襲尼子本陣,斬殺高尾久友,尼子氏戰況危急,原來反對尼子晴久出兵的尼子久幸[7]不惜犧牲己命,掩護晴久撤退,結果被毛利氏中原善左衛門所殺[8]。毛利和大內的襲擊成功迫使士氣低落的尼子軍撤退,毛利家確立了安藝國的勢力。同年,毛利軍順勢收復了被尼子軍攻佔的佐東銀山城武田氏家督武田信實逃亡到出雲國,一門眾武田信重[9]切腹自盡,安藝武田氏徹底滅亡。戰後元就將安藝武田氏旗下的川內警固眾加以組織化,後來成為了毛利水軍的基礎。

勢力擴大[編輯]

1542年至1543年(天文12年)與大內軍聯合攻打月山富田城第一次月山富田城之戰),但是安藝國吉川氏家督吉川興經、出雲國人眾三澤氏三刀屋氏等叛變,由於大內軍戰線過長,後路一度被尼子軍阻礙,毛利氏家臣渡邊通[10]喬裝為元就的替身,與安藝國人眾小早川正平等人的拚死奮戰下,元就安全返回吉田郡山城。次年,毛利元就派遣兒玉就忠以及福原貞俊支援備後國三吉氏[11],但是支援軍被尼子軍所擊敗(布野崩)。

長期臣服於大內氏之下,亦為大內氏立下功勞的元就備受大內義隆的信任,大內義隆將大內氏家老重臣內藤興盛之女收為養女,並許配給曾在山口擔任人質的元就長子毛利隆元,以此強化大內和毛利的關係。

1547年元就試圖控制正室妙玖出身的吉川氏,他利用當時吉川氏家臣團的不和,拉攏吉川興經叔父、妙玖的兄弟吉川經世,幫助經世剷除興經寵信的家臣大鹽右衛門尉,並與吉川經世森脇祐有合謀迫使吉川興經隱居,將次男元春過繼吉川氏成為興經的養子,把興經送到毛利領內監視居住。三年後元就為免除後患,委派旗下的國人眾熊谷信直[12]天野隆重就將吉川興經及其子吉川千法師殺害[13]。另外,元就亦介入安藝國人眾小早川氏的繼承人問題,當時小早川氏分爲竹原小早川氏和沼田小早川氏,竹原小早川氏家督興景病亡無嗣,元就先把三子德壽丸送往竹原繼承竹原小早川氏[14],得到手島景繁磯兼景通等竹原家家臣支持。沼田小早川氏家督小早川正平在月山富田城之戰陣亡[15],當時小早川正平長子小早川繁平雙目失明並不適合繼任家督,元就計劃讓隆景迎娶正平之女,並繼承沼田家,一統兩家小早川。爲此元就重施故技拉攏沼田家家臣,如乃美宗勝椋梨弘平梨子羽宣平國貞景氏,但也有部分小早川氏家臣反對,在親毛利派的沼田家臣協助下,反對派的田坂全慶土倉秋平近宗長平被殺,小早川氏落入毛利氏的控制下,小早川繁平隱居讓渡家督予德壽丸[16],兩小早川氏重新統一。透過這兩次事件毛利氏控制了吉川氏及小早川氏,確立了毛利兩川體制,吉川氏鄰近出雲國石見國,小早川氏則握有水軍且位處安藝國東南,兩家直接併入毛利無疑大大增強毛利氏的實力。毛利元就透過婚姻外交結盟[17]、軍事援助[18]及過繼等手段,把毛利氏勢力逐漸伸展至整個安藝國,甚至接受大內氏的命令進入臨近的備後國,攻打親尼子氏的備後國人眾江田隆連杉原理興等。

1550年毛利元就一舉翦除以家臣井上元兼爲首的安藝井上氏一族,僅少數井上族人因或與毛利氏有姻親關係;或為元就之心腹而得以倖免,事件過後毛利氏家臣發表向毛利元就忠誠的宣誓文書。透過這次肅清行動,毛利元就加強家臣對主家的向心力,從此毛利氏正式轉化為戰國大名

陶晴賢叛亂及嚴島之戰[編輯]

1551年大內義隆被家臣陶晴賢推翻(大寧寺之變),大內義隆及嫡子龜童丸被弒,陶晴賢不欲負上謀反的罪名,因此向豐後國大友氏過繼大友晴英到大內氏[19],改名大內義長繼承大內氏以作傀儡[20]。毛利元就一直對陶晴賢的謀反行動不置可否[21],待義隆死後元就先發制人,出兵攻擊平賀氏頭崎城及大內氏的槌山城,元就出兵支援平賀氏宗家的平賀廣相奪回被大內義隆指派、來自小早川氏的平賀隆保所佔據的平賀氏家督位置,平賀隆保走投無路下自盡[22]。然而毛利氏仍然未公開跟陶晴賢決裂,石見國吉見氏家督、大內義興女婿吉見正賴首先宣佈討伐陶晴賢,並聯絡元就共事。吉見正賴跟陶晴賢相比實力顯得懸殊,不久戰敗降服。可是這時候,毛利氏卻公開向陶晴賢斷交,並繼續攻打原屬大內氏控制的安藝國西部。

有鑑於兩軍的兵力動員差距,毛利軍最多只能召集4000兵,而陶軍可以召集3萬兵。倘若毛利元就選擇正面跟陶晴賢作戰,可謂毫無勝算。毛利元就決定用計策對付陶晴賢。首先,毛利元就僞造一封書信,刻意洩露給陶晴賢知道,信中涉及毛利氏跟陶晴賢得力家臣江良房榮聯絡,並且得到江良房榮答應擔任內應。陶晴賢不虞有詐,當下捕殺了江良房榮[23][24]。與此同時,毛利元就為避免和大內氏決戰之時受到尼子氏襲擊,毛利元就再次運用僞造書信的策略,同樣刻意把書信洩露給尼子氏家督尼子晴久,毛利元就假造與身兼尼子晴久叔父和丈人、精銳部隊新宮黨領導人尼子國久秘密交往,於是使晴久懷疑新宮黨忠誠,結果晴久召喚新宮黨到月山富田城覲見,以此成功誘殺新宮黨大部分核心成員,包括國久及其子誠久敬久、誠久數子[25]。誠久第四子在乳母保護下逃亡京都東福寺出家,他就是後來被山中幸盛擁立的尼子勝久[26]。時為1554年,經過兩次精心策劃的反間計,元就成功削弱了大內氏和尼子氏。

爲了開戰的準備,毛利元就仍需要多做些預備工作,他認爲必須把陶晴賢引誘上安藝國南方的嚴島決戰,利用那裏不利於大部隊活動的地形,一舉消滅陶軍,於是他先在嚴島上建築宮尾城[23],委派己斐直之新里宮內少輔率領少量士兵進駐,又派遣間諜進入大內氏領內散佈謠言,宣稱毛利元就害怕陶晴賢攻打宮尾城,讓陶晴賢信以爲真[27]。爲了加強計謀的效果,元就指示擔任自己家臣、嚴島對岸的櫻尾城城主桂元澄寫信予陶晴賢以報父仇為名[28]暗通陶晴賢,願擔任陶軍內應,配合其攻打嚴島云云[29]。經過這幾件事,元就成功讓陶晴賢相信攻克宮尾城便能消滅毛利氏。

1554年,陶晴賢派遣先鋒宮川房長先行出兵三千攻擊毛利氏,雙方在折敷畑山開戰,是為折敷畑之戰。宮川房長部隊和安藝國反毛利氏勢力合流,全軍增加到7000人,但卻被毛利元就、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四父子從三方面包圍,宮川房長戰敗而亡[30],支持大內氏的安藝國人衆野間隆實被元就招降後滅族,至此安藝國完全落入毛利氏手中。

1555年,陶晴賢不顧重臣弘中隆兼等反對決意親征嚴島,弘中等人主張應從陸路攻打毛利氏[27]。陶晴賢得到屋代島水軍的援助,全軍分乘500艘船隻渡海攻打嚴島宮尾城[27]。毛利元就在此時成功爭取到瀨戶內海海賊眾的三家村上水軍[31]加入,據説當毛利元就求助村上水軍時,只要求村上水軍借出船隻一日時間搭載毛利士兵往嚴島。雙方主力在嚴島交戰(嚴島之戰),毛利元就、隆元和元春三父子乘著暴風雨登陸嚴島,並乘夜翻越博弈尾突襲駐紮在山坡下塔之岡的陶軍,另一方面小早川隆景及兒玉就方等率領毛利水軍和村上水軍包圍嚴島對開海面並消滅大內氏的屋代島水軍三浦房清等,陸上的陶軍被毛利軍夜襲而一片混亂,潰不成軍。弘中隆兼及其子隆助嘗試組織士兵抵抗不果,雙雙陣亡。最終僅得4000士兵的毛利元就擊敗了5倍於己、號稱二萬大軍的陶晴賢,陶晴賢本人則一路奔逃到陶軍登陸地大元浦,他眼見海面盡是毛利水軍,自覺無路可逃便自盡了斷[32]。經此一役,毛利氏加緊進攻大內氏領地,確立了橫跨周防安藝兩國的霸權。

1557年出兵攻打大內氏(防長經略),接連擊敗或降服大內氏的國人眾,如杉隆泰椙杜隆康山崎興盛江良賢宣等,包圍長門且山城,大內氏家老內藤隆世[33]毛利氏許諾保全大內義長性命為條件開城投降後切腹自盡,但毛利氏仍強逼義長自盡,大內氏亦告滅亡。同年亦將家督讓給隆元,但是自己繼續掌握實權。

驅逐尼子氏及晚年[編輯]

雖然毛利氏控制了大內氏大部份在中國地方的舊領土,毛利軍為奪取石見銀山屢屢向尼子家發起攻勢,1556年敗給尼子晴久後(忍原崩),1559年毛利元就再度進攻,雖拿下小笠原長雄鎮守的溫湯城,但無法打下山吹城,毛利軍在撤退時遭到山吹城守將本城常光的突襲受到重創,毛利軍大敗而回(降露坂之戰)。及後,毛利元就假意答應讓出石見銀山的管理權,方能讓本城常光倒戈投降,但本城一族隨即遭到毛利氏誅殺,銀山落入毛利氏手中。本城常光的死令不少一度轉投毛利氏的石見、出雲國人眾,如福屋隆兼三澤為清三刀屋久祐等重投尼子氏

1561年(永祿3年)12月,尼子晴久病逝,由尼子義久繼任。尼子氏出現了混亂,幕府將軍足利義輝介入,雖然元就一度無意與幕府協調和解工作,但是為顧及面子,元就決定與尼子氏和睦,史稱雲藝和議。但是毛利氏在第二年撕毀和約,1562年(永祿4年)尼子軍前線主將本城常光被毛利元就派人勸降。翌年派兵攻打尼子軍的白鹿城,毛利軍攻佔了白鹿城之後基本上將月山富田城包圍起來,對尼子氏來説白鹿城的失陷等於月山富田城已無屏障,大批國人眾被逼降服於毛利氏之下。其後為攻打月山富田城做好足夠的準備。1563年長男毛利隆元備後國與當地國人眾和智誠春見面後突然急病逝世,對元就造成不少打擊,有傳隆元被下毒暗殺,元就命令和智誠春及隆元心腹赤川元保自盡以示負責。

1565年毛利軍對月山富田城開始進行包圍,第一次包圍被尼子軍擊退。同年9月進行第二次包圍,期間成功散佈謠言云尼子氏家老宇山久兼已和毛利氏內通,義久盡信傳言,將負責處理兵糧的宇山久兼斬首處死[3]。毛利軍經過長時間的包圍下,城內開始缺糧,城中開始以,陸續出現投降的士兵。11月,尼子義久向毛利軍投降,與兩名弟弟移送安藝國監禁長達二十多年。當時毛利氏已經成為了控制八國的大名。

尼子家仍未正式滅亡,部份尼子家餘臣仍然嘗試作出反抗,山中幸盛推舉了尼子誠久京都出家的兒子尼子勝久,試圖恢復尼子氏的政權,另外大友氏亦準備在九州進行爭奪原屬大內氏的豐前國筑後國領地,長年流亡大友氏的大內義興之侄大內輝弘得到大友氏援助試圖恢復大內氏,向山口發動突襲,毛利陷入兩難情況。毛利氏爲了進入北九州的門戶——豐前門司城多番和大友氏作戰,並且和古處山城秋月種實結盟,又策反臣屬大友氏的立花山城城主立花鑑載寳滿山城城主高橋鑑種,經過權衡得失之後,毛利元就決定與大友軍和解,撤兵返回中國地方平定大內氏和尼子氏的殘餘勢力。毛利放棄了九州的領土,把大友宗麟一直無法攻佔的門司城讓出,最後毛利軍擊敗了受大友氏援助入侵周防的大內輝弘。雖然多個出雲國的城堡被尼子軍攻佔,但毛利軍成功守住險要月山富田城。1570年(元龜元年),毛利輝元率兵在布部山之戰擊敗了尼子軍,將尼子軍完全驅逐出雲[3]

在元就晚年期間,開始與京畿活躍的勢力接觸,幕府將軍足利義昭織田信長關係決裂後,曾拉攏毛利元就參與信長包圍網,不過元就拒絕了義昭,元就並與信長維持良好關係,在元就逝世,織田信長派遣使者悼念他。

元就踏入晚年身體開始衰弱,曾經找足利義輝醫師曲直瀨道三治療,並且成功康復。最終1571年(元龜2年)6月14日在吉田郡山城病逝,死因可能是衰老食道癌[34]


用兵方面毛利元就,根據各種文書的統計,其一生合戰次數超過200次,這在戰國時代是相當少見的。(當然也有說法把他的合戰次數壓縮到了48場,但其中贏了45場,勝率依舊是最高的),且屢出奇計,經典戰例有有井田中手之戰,此戰中敗殺了號稱今之項羽的武田元繁,以及吉田郡山城合戰,籠城軍不過千餘,配合大內義隆的援軍成功擊退了尼子晴久的數萬兵馬,還有嚴島之戰,借用村上武吉的水軍大破陶隆房二萬,斬首三千,被譽為中國的桶狹間(實際上應該是桶狹間合戰被稱為「本州的嚴島」)。其一生出奇謀無數,早年甚至有明朝人士朱良范在日本,曾為元就觀卜面相,稱讚元就說此人有唐宗宋祖之相,不可小覷。而元就的敗績也是很少的,日本人統計出來只有5場,而無論是5/48,還是5/200,這在日本戰國的失敗率都是相當小的。無疑可說毛利元就為日本第一常勝將軍,就算是武田信玄或上杉謙信,亦無法與之相較。 上杉謙信一生38戰23勝4敗11平,武田信玄一生54戰37勝8敗9平,整體實質量無法跟元就相比。

三矢之訓和毛利兩川政治制度[編輯]

三矢之訓原本見於毛利元就寫給其子的書信中,提到「三兄弟若不互相團結一致,將會像一支一支的箭被折斷;但若是成為三支箭,就不容易被折斷了」的內容,書信中頗具警示的味道。後來被後人穿鑿附會,被描寫成現代人所知的以折教子的故事。簡而言之,現今的三矢之訓是虛構的,最明顯是在日本出現三矢之訓故事之前,中國已經有類似版本的教子故事,分別有吐谷渾阿柴教子的版本(南朝宋紀作阿柴,魏書作阿豺)和蒙古成吉思汗版本。

即便是如此,這個故事仍然深入民心,成爲日本人公認的家教典範。

三矢之訓被視為成立「毛利兩川」制度的起點。所謂的「毛利兩川」制度是元就讓元春繼承吉川家隆景繼承豪族小早川家的家業,使之輔佐毛利宗家(毛利隆元的子孫)。這種制度在戰國時代並不罕見,更非毛利氏獨有。如相模北條氏康便把兒子氏邦送往藤田氏、氏照送往大石氏,甚至把另外一子氏秀送往越後上杉謙信處,圖謀繼承上杉氏土佐長宗我部國親把二子親貞送往土佐吉良氏、三子親泰送往香宗我部氏。這些送子過繼他家成爲戰國大名常用的手段,用以兼併其它家族的領地作為本家屏障,保障和增強自己本家的實力。

在這過程中,不但實質上控制了原屬其他家族的領土和經濟資源,還進一步使過繼子的家臣過渡為本家的直屬家臣,達到招攬人才的目的。

毛利兩川制度把靠近出雲的吉川氏配置為主管山陰道的軍事力量,接近瀨戶內海、擁有水軍的小早川氏主管山陽道的軍事力量。在這制度之下,毛利元就還重新分配家臣輔助兒子,如口羽通良熊谷信直轉爲吉川元春的重臣、井上春忠清水宗治為小早川隆景的部下。毛利本家則居中,家督居城吉田郡山城及後來的廣島城仍然在安藝境內,受著吉川氏和小早川氏兩家的包圍受到保護。這種制度更平衡了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的權力,兩人在評定會議的話語權完全平等,例如備中高松城之戰羽柴秀吉議和之後,吉川元春主張追擊撤退的羽柴軍,而小早川隆景則主張讓秀吉順利撤退靜觀其變,兩者的意見只待毛利家督毛利輝元定奪,而非吉川或小早川其中一者淩駕對方的意見,可見毛利元就生前定下這制度的要點正在於讓家族內部團結,避免互相猜忌,甚至自相殘殺。

百萬一心[編輯]

百萬一心(百万一心)是毛利元就建築吉田郡山城所刻的石碑。唸法是「一日一力一心」,意思是國人同心合力有沒有什麼事辦不到成。據說這句話是為鞏固平民及豪族的心而所想出來的,此外據說元就亦在戰爭曾經用過(不過在日本戰國時代還沒有新字體,所以當時的寫法應該是「百萬一心」,於是「一日一力一心」的說法不能成立)。此石碑在江戶時代被發現,現時為日語中的成語之一。

據説毛利元就非常重視家臣團的團結及對毛利主家的忠誠,曾經有一位家臣膝部中了毒箭,傷口化有斷腿之虞,毛利元就聽説後二話不説便俯下身來,吸啜家臣腿上傷口的毒液和膿水,再將之吐出。家臣因元就的行爲而感動不已,當場淚流滿臉。此段亦為後世創作,原故事典型為中國將軍吳起為士兵吸毒膿的故事,所謂謀將亦出自陰徳太平記、吉田物語等非史實創作,三折箭亦為中國故事日本版。

人物[編輯]

  • 出雲尼子經久備前宇喜多直家合稱「中國三大謀將」。
  • 鐵路唱歌(第二集山陽九州篇)其中一部份出自嚴島稱讚元就的歌詞。「毛利元就在此島,城外迎擊的敵人。將陶晴賢殺死,成為了武臣典範。」(毛利元就この島に城をかまえて君の敵陶晴賢を誅せしはのこす武臣の鑑なり
  • 有鑑於父親弘元及兄長興元因酗酒而早死,元就決定不喝酒,曾對嫡孫輝元以書信下達禁酒令。但是元就亦有試過將藥草混入酒中飲用。
  • 元就曾經在毛利隆元死後,一度意志低沉。當他知道長男逝世後就暈倒,連續三天三夜哭起上來。之後他曾說過:「想早點死前往隆元的地方」。
  • 對於版圖擴充非常謹慎,在他的遺言中,不要求他們統一天下。反而是讓子孫繼續領導家族,保住全日本六十國其中的五份之一。讓子孫繼續保持榮華富貴。
  • 其中「三矢之誓」以及維持領地的遺言成為了黑澤明執導電影的藍本。

毛利元就的信仰及宗教政策[編輯]

毛利元就幼年受到養母杉大方的影響,經常唸佛經,信奉的是法華宗。毛利元就自稱幼年時跟隨杉大方在一次拜訪家臣井上光兼時,遇到一位客居的僧人,這位僧人向元就母子傳授佛法,於是杉大方和元就這對母子自此每天早上例必面向太陽念誦「南無阿彌陀佛」十遍,元就甚至把這種習慣寫入書信當中,勸喻兒子們也要這樣做。

毛利元就本人的信仰雖然非常明確,但其在領內卻採取非常開明的宗教政策,不僅繼承大內氏允許基督教傳播信仰的宗教自由政策,元就也從不出手打壓任何宗教或干涉民衆的宗教信仰。戰國時代的中國地方可說是混雜了不同的宗教信仰,既有傳統的神道教和佔據主流的佛教,又有新興的基督教信仰。終毛利氏管治下的中國地方半個世紀,不僅宗教形式的民變或戰爭並不多,寺院武裝也並不強大。

歸其原因主要有以下數個:

  1. 神道教雖日漸式微,但中國地方仍有歷史悠久的嚴島神社出雲大社,不論大內氏還是毛利氏的家督也時常前往祈福,對百姓信仰產生影響力。
  2. 中國地方的政治生態,由大內氏取代沒落的山名氏對峙細川氏,演變成大內氏和尼子氏兩雄爭霸局面,最後一統於毛利氏,衆多國人眾對不同的霸者採取臣服態度。中國地方的戰爭仍以局部戰事為主,並未造成大規模和具破壞性的戰鬥,國人眾領主多採取有利於保境安民的策略,隨時看風轉舵輪流向得勢者表示效忠。在相對安泰的環境下,民衆也就無需藉助宗教勢力宣洩對現實的不滿。
  3. 毛利氏在打倒大內氏和尼子氏之前,後兩者分別控制日明貿易石見銀山,財政資源強大,軍事實力遠非一般宗教勢力所能及。
  4. 中國地方在本州西部,遠離一向宗根據地,一向宗的影響力微乎其微。

毛利元就的子女[編輯]

長序 名前 幼名 出生年 生母 繼承
長男 少輔太郎隆元 千代壽丸 大永三年(1523年) 妙玖 毛利氏
二男 少輔次郎元春 松壽丸 享祿三年(1530年) 妙玖 吉川氏
三男 又四郎隆景 德壽丸 天文二年(1533年) 妙玖 小早川氏
四男 少輔四郎元清 虎法丸 天文二十年(1551年) 乃美大方 穗井田氏
五男 少輔十郎元秋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 三吉氏 椙社氏
六男 孫四郎元俱 鶴法師 弘治元年(1555年) 三吉氏 出羽氏
七男 少輔次郎元政 千虎丸 永祿二年(1559年) 乃美大方 天野氏
八男 少輔次郎元康 永祿三年(1560年) 三吉氏 末次氏
九男 藤四郎元總(秀包 才菊丸 永祿十年(1567年) 乃美大方 大田氏(前)、小早川氏(後)
私生子 二宮就辰 天文十五年(1546年) 矢田氏 二宮氏
長序 名字 幼名 出生年 生母 夫君
長女 妙玖 高橋氏人質
次女 五龍局 妙玖 宍戶隆家
三女 三吉氏 上原元將

官位[編輯]

  • 1533年(天文2年)9月25日、從五位下。9月28日、右馬頭。
  • 1560年(永祿3年)2月15日、従四位下、陸奧守。
  • 1561年(永祿4年)12月8日、幕府相伴衆。
  • 1562年(永祿5年)5月18日、從四位上、陸奧守。
  • 1571年(元龜2年)6月14日、死去。享年75
  • 1572年(元龜3年)、贈從三位。
  • 1908年(明治41年)4月2日、追贈正一位。

毛利十八將[編輯]

主要登場作品[編輯]

小說
  • 毛利元就(山岡莊八
  • 元就,然後是他的女人(永井路子
  • 霸道之鷲毛利元就(古川薫
  • 毛利元就與那個時代(古川薫)
  • 毛利元就與戰國武將們(古川薫)
  • 毛利元就(童門冬二)
  • 毛利元就(谷恒生)
  • 毛利元就(德永真一郎)
  • 毛利元就(松永義弘)
  • 毛利元就(榊山潤)
  • 毛利元就與陶晴賢(山本一成)
  • 荒天是吉日(馬場誠二)
電視劇
遊戲

解釋和腳註[編輯]

  1.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27頁. 
  2. ^ 妙玖為死後的法名,真名不為人知(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30頁. 
  3. ^ 3.0 3.1 3.2 3.3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18頁. 
  4. ^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32頁. 
  5. ^ 宍戶氏家督宍戶元源與深瀨氏家督深瀨隆兼為親兄弟
  6.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20頁. 
  7. ^ 尼子經久
  8.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21頁. 
  9. ^ 武田元繁之孫
  10. ^ 渡邊勝之子
  11. ^ 家督為三吉隆亮
  12. ^ 吉川元春丈人
  13.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30頁. 
  14. ^ 興景之妻為元就之妹
  15. ^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33頁. 
  16. ^ 後獲賜大內義隆的「隆」字,改名為小早川隆景
  17. ^ 宍戶氏熊谷氏
  18. ^ 平賀氏
  19. ^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43頁. 
  20. ^ 大內義長之母是大內義興之女
  21. ^ 茂呂美耶. 《戰國日本》. : 第65頁. 
  22.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31頁. 
  23. ^ 23.0 23.1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48頁. 
  24. ^ 也有另一個版本認爲江良房榮的確答應了內通毛利元就,但後來卻反悔,於是遭到毛利元就陷害
  25. ^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35頁. 
  26. ^ 也有一說認爲晴久實際上識破元就的計策,他仍然肅清新宮黨意在消除尼子氏內部能威脅自己的勢力,強化自己的地位
  27. ^ 27.0 27.1 27.2 茂呂美耶. 《戰國日本》. : 第66頁. 
  28. ^ 桂元澄之父桂廣澄因早年牽涉入相合元綱謀反事件而自裁
  29. ^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49頁. 
  30.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32頁. 
  31. ^ 因島村上吉充、本屬伊予國河野氏來島通康能島村上武吉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51頁. 
  32.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 第133頁. 
  33. ^ 內藤興盛長孫
  34. ^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 第39頁. 

參考書目[編輯]

  • 洪維揚.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07.4. ISBN 978-957-32-6040-0. 
  • 茂呂美耶. 《戰國日本》. 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10.1. ISBN 978-957-32-6566-5. 
  • 陳傑. 《日本戰國史》. 陝西人民出版社. 2009.12. ISBN 978-7-224-09111-3. 

參考資料[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