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对于六四事件的反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六四事件反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六四事件被镇压后,被西方媒体广泛报导[1]。中国政府受到了西方各國的政府和媒体的严厉谴责[2],其中批评来自欧洲,北美,澳洲、东亚和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外交上,西方国家各國對中华人民共和国決裂,有些甚至有考慮與中華民國台湾)進行復交的行動。[1]

聯合國曾考慮將中华人民共和国除名,恢復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席位。但持續不到一年,出於自身經濟利益的現實情況,在與中國政府達成妥協的情況下,1990年,部分國家陸續恢復了和中國的接觸和正常經貿關係,1989年以前進行的軍事合作則被全面中止[3]

值得一提的是,只有與中国政治立場相近的北韓巴基斯坦古巴东德阿尔巴尼亚等國政府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進行鎮壓國內暴亂的行動[2]。部分亞洲國家基于與中國的關系,對本次事件立場表態有保留和抱著觀望態度,但都一致認爲流血收場實屬殘忍[4]。其餘西方民主國家均譴責事件,並對中國實施各方面的制裁和中國中斷各自的雙邊外交關係。

当时在欧美、中东和亚洲的大批留学生都参与了在许多城市的抗议活动反对中国政府的军事镇压手段。[5]

中國大陸[编辑]

學運除了在北京爆發外,當時全國各地不少示威,各地方政府态度不一,有打擊、有支持、也有沉默。当时中国媒体报道非常热烈,不少媒體予以支持,人民日报新华社等記者甚至加入游行,一些报纸因而被查封。隨著六四武力清场,各地學運戛然而止。

北京,6月4日清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新闻中报道解放军开枪射击学生和市民的新闻,并呼吁听众谴责武力镇压行动。[6][7]

以上海為例,自6月4日清晨起,復旦、同濟、交大和華東師大等學生上街遊行,並在全市42個地段設路障攔截軍车,市政府在電視電台警告學生不要以為政府軟弱可欺。翌日,3萬多名學生上街堵塞122個交通道口,市區交通全部中斷,郊區企業不足三分之一人上班。[8]

這段期間,上海市政府與學生反覆地設路障、清路障,[9] 其中,6月6日晚上有六人在上海光新路道口攔截火車時被撞死,現場聚集3萬民眾,由於那幾天民眾攔截火車,意欲攔下火車乘坐去北京實質支援反抗北京學潮被武力鎮壓,光新路道口是京滬鐵路的必經道口,事件發生前那幾天都沒有火車通過光新路道口,政府在現場派遣大量公安、消防幹警和武警維持秩序,並另有極多便衣混跡於民眾中,撞人火車司機被民眾指稱明知道口有大量民眾攔截,卻完全不作減速通過惡意撞死攔截火車民眾,火車停下後該火車司機被隱藏在民眾中的便衣警察快速護送離開,進而發生有基於激憤民眾爬上火車,與公安對峙要求交出殺人兇手,後用打火機焚燒火車部分車廂事件,被燒火車完全是一列空車。[10] 7日,同濟大學、華東師範大學、上海工業大學等校有學生在學校禮堂、教學樓設置靈堂,上海傳出戒嚴消息。[8]

上海用電量由6月3日的6653萬度電降至6月7日的6128萬度,二輕、冶金、紡織、儀表、船舶、航空、電氣等行業的997企業的職工缺勤遲到率為34.38%,12家企業全部停產,23家部分停工。6月8日,時任上海市長的朱镕基發表電視講話,強調「上海不能亂」,並澄清決不在上海戒嚴,他說:「很多同志要求我們動用武裝警察,甚至動用軍隊。我作為市長,在此鄭重聲明:市委、市政府從來沒有考慮過要使用軍隊,從來沒有打算實行『軍管』或『戒嚴』,提出『穩定上海、穩定大局,堅持生產、保障生活』。」直至9日,上海一方面發動工人清除路障,同時6000名學生在人民廣場舉行追悼會,參加者臂戴黑紗,抬著花圈,舉著校旗,有秩序地進入廣場,廣場不斷播出「北京慘案真相」,但隨著公安部門大舉緝捕學生,各地示威陸續終止。[8]

  • 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在胡耀邦死后第四天(4月19日)召開編務會,認為悼詞應該帶有實質性的東西而不是一般的哀悼。4月20日,上海市委宣傳部得知《世界經濟導報》將開辟專欄悼念胡耀邦,宣傳部長陳至立隨即告知江澤民。由于内容敏感,曾慶紅与欽本立討論第439期《導報》清樣問題時,要欽本立刪節五百字,主要是严家其戴晴等人的發言。當江澤民汪道涵硬壓軟勸要欽本立同意刪節時,卻發現十几万份報紙都已印好,400份已批發給報攤,還有大批報紙已送往北京,最后雖然追回兩万份,但已經造成影響。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后,江澤民召開市委書記緊急會議,同日在有一万四千名党員參加的大型集會上,江澤民宣布停止欽本立的領導職務,整頓《導報》。4月27日,江澤民派劉吉陳至立負責的「上海市委整頓領導小組」進駐《導報》,上海有很多学生参加了罢课。
  • 成都於6月4日清晨,武警在天府广场清场,驅趕靜坐學生,有人死伤。整个白天,大批军警与数万市民在市中心对峙,发生暴力冲突。市民向军警扔石,军警释放催泪弹,並多次開枪示警。當時人民日報指,军警入夜撤离後,有人打砸店铺,搶劫人民商场及縱火,木结构的商场老建筑被焚毁,還波及附近民居,鄰近的人民电影院也被焚毁;前往救火的消防队被襲擊,消防车被烧毁。[8][11]
  • 长沙发生打砸抢事件。黄兴路一带的很多私营商户被哄抢一空。[8]
  • 廣州連日和平示威,直至接到北京鎮壓的消息,演變為騷亂。政府出動軍警鎮壓遊行民眾,並發生大規模衝突,民間協助大批民運參與者從水路外逃。[8]

此事件过后,中国政府加大了对信息流通的限制甚至完全封锁其传播,时至今日,在中国的网站上搜索不到该事件的内容,相关书籍、杂志等也被禁阅。[12]

不过由于近二十年来中国政治相对稳定、经济快速发展,中国的经济水平以及人民生活水平从1990年至2012年产生了阶梯式增长,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已经有6.63亿的中国公民脱离了贫困线。[13]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不减反增。根据2010年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认为,中国政府的受信任度和合法性仍然很高,其从2007年的83%增加到2010年的87%[14]。研究还发现,有87%的中国人满意他们的政府,74%的中国人认为他们的政府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以華人為主的國家/地區[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總統中國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於6月4日當晚發表聲明:「中共所採取毫無人性的做法,必將受到歷史的裁判,為抗議中共以武力鎮壓民主運動,登輝要以最沉痛的心情,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和人民,呼籲全世界所有愛好自由,重視人權的國家與人士,對中共暴行給予最嚴厲的譴責」對大陸同胞給予一切可能的支援,並與中共作徹底的決裂。國防部於當日下令「停休返防,全體​​國軍官兵迅速進入備戰部署。」[15]
行政院為支援民主運動也公佈了四項特別措施,其中包括:對放棄大陸護照(即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在外國的留學生和學者發放中華民國護照;向這些留學生和學者提供學費和生活補助。
時任行政院院長李煥與時任中國國民黨秘書長宋楚瑜、立委李勝峰、中國人權協會杭立武等人,在1989年6月7日於台北國父紀念館前獻上悼念[16]
在野民主進步黨林義雄等人:發起300個小時的絕食活動,支持中國學生民主運動,並為該黨在當年度的選舉造勢。
一群臺灣歌星們創作了歌曲歷史的傷口
民間則大多維持一般生活作息,普遍未有所反應或予以評論。
1989年5月21日,立場親中共的文匯報在北京宣佈戒嚴的第2日,以開天窗形式發表社論,刊登了“痛心疾首”四字,對香港社會產生巨大衝擊。 《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於事件後移民美國,退出中國共產黨。他堅決反對中共鎮壓六四事件,並多次演講,投入寫作的戰鬥生涯。金堯如於2004年1月18日在加州病逝時,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等人發表唁電指出,他是因為六四事件天安門鎮壓而脫離中共陣營的。
大批香港人參與多場大遊行,並且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晚會。1989年6月5日清晨,大陸銀行出現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擠提,一日內被提走50億港元;支聯會原訂8日舉行全港罷工、罷課和罷市,但6日當晚有人在旺角鬧市出現混亂,教育署宣佈7日全港學校停課一天,同時行政局照會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取消罷工、罷課和罷市活動。港督衛奕信爵士形容流血事件是慘劇,感到震驚及悲哀。他同時認為,這個悲傷的時刻值得香港人反省。
香港民主派領袖、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李柱銘因不滿中共血腥鎮壓民運而以「不為一個盡失人心的政府做事」為由一起退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17][18][19][20]查良鏞鄺廣傑亦退出草委。香港民主派至此與中共決裂。
澳門總督文禮治發表聲明:「這刻我認為適宜發表的談話是:使用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群眾是不可以接受的」。 6月5日,中國銀行澳門分行及屬下銀行出現首次擠提,當天被提走3.3億港元。
新加坡政府對中國事態表達了譴責:在這次事件裡,應該珍惜所有知識分子的生命。总理李光耀在内阁会议上发言,表示其对中国政府的举措感到震惊以及非常难过[21]。另外,自翌日起,數以千計的新加坡人紛紛到中國銀行當地分行擠提

國際[编辑]

亞洲國家[编辑]

  •  朝鲜:6日,朝中社表示:“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镇压暴乱”。
  •  韩国:5日,韩国外務部表示「事件表示關注」,並希望「局勢不致進一步惡化而能和平解決」[22]。同时韩国中断了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交谈判达一年之久,直到1992年8月24日才建交
  •  日本:5日,首相宇野宗佑總理大臣官邸說:「我對戒嚴部隊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進行武力鎮壓造成重大傷亡一事不勝憂慮。期望局勢能平穩下來。」並從六日起指示三和銀行大和銀行住友銀行日本生命保險公司松下電器公司西武百貨三越公司等駐北京上海西安等地的辦事處人員回國,當天共1163人回國。6日,日本銀行協會聯合會宣布凍結給中國的兩筆貸款,數額為1.45億美元。同日,在野黨派社會黨公明黨民社黨發表譴責聲明,7日,首相宇野指政府不能把槍口對準國民,並召見中國大使,轉達政府的嚴厲見解。下午,外務省指「中國政府行為從人道上來說是不能允許的。」同日,中國戒嚴部隊因向外交人員公寓開槍,3名日本使館人員住宅遭槍擊,外務省提出強烈抗議,當天有1774日人離京,同日官房長建議在北京的日本人避難,並實施兩項政策:「一、通過紅十字會提供藥品等緊急援助;二、延長在日中國留學生的簽證」。8日,通產省宣佈把中國劃為特殊國家,每宗貨物均需要取得批准方能出口。20日,日本政府宣佈凍結向中國提供的57億美元貸款,這個行動「等於暫停對中國的一切援助」。
  •  印度:印度政府下令在其国家电视台中大幅度削减关于镇压事件的报导。总理拉吉夫·甘地表示,印度对中国的流血事件表示极度的“同情”。[23]
  •  越南:8日,政府外交部發言人澄清,西方電台報導河內支持中國政府的行動「純屬捏造」。「這是中國的內政。發生這場流血事件是令人遺憾的。我們希望中國的局勢正常。」
  •  泰國總理差猜·春哈旺聲明:「對中國發生的事件表示遺憾。這是中國的內部事務,我們不考慮任何看法。」但他又說:「如果中國採取強硬路線的領導人居支配地位,就有可能使解決柬埔寨衝突的速度緩慢下來」。8日,泰國派專機撤回北京85名泰國公民,駐中國大使館只留10名官員。
  •  马来西亚:8日,首相馬哈迪說:「我們無意干涉他們的內政。但是,我們對造成許多人死亡,尤其是造成許多青年死亡的戰鬥表示遺憾。」
  •  巴基斯坦:聯合國舉行制裁中國決議的大會上,巴國駐聯合國代表:「巴基斯坦國將一如既往堅定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主張,堅決反對聯合國公開干預成員國內政,特別是干涉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中國事務」。巴基斯坦是當時僅有的支持中國政府的4個國家的其中一個。
  •  印尼:8日,印尼政治及安全事務部長蘇多莫說:「儘管最近北京發生了政治動亂,印度尼西亞和中國關於關係正常化的會談將繼續下去」。
  •  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夫人說:「我國對中國的政策依然如故。菲律賓駐北京大使館仍照常工作。我們下達的指示是,確保我國在那裡的公民安全並密切監視那裡的事態發展。」
  •  緬甸:缅甸政府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镇压暴动,而民主派領袖昂山素季则谴责中共政府残暴镇压学生民主运动,以及谴责缅甸当局支持中共。[24]
  • 蒙古国 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做法表示遗憾。与此同时,蒙古许多改革派及民主派人士已经意识到中国军事行动的国际反应,并选择进行类似在东欧和苏联的民主变革。
  •  科威特:科威特政府表示理解中国政府为维护社会稳定所采取的措施。[25]

組織[编辑]

1989年8月7日至9月1日,联合国防止歧视和保护少数小组委员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一个下属机构)在日内瓦召开了第三十七次会议。本次会议是联合国相关机构自6月以来第一次正式讨论关于中国流血事件的一场会议[27]。在8月31日,委员会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通过了1989/5号决议。该决议决定对中国的情况予以关注,指出委员会将关注发生在北京的事件会对人权的发展有何影响[28]。该决议有两个重点:

  1. 请秘书长向人权委员会提交关于除了中国政府提供之外的所有可靠信息来源;
  2. 呼吁中国当局停止镇压相关示威者,特别是在剥夺他们的自由上。[28]

1989年12月1日,时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鹿野指责该小组委员会的1989/5号决议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29]李还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于9月2日发表声明,庄严宣告中国政府对决议的坚决反对,并认为它是非法、无效的。[29]

  • Flag of IBRD.png 世界銀行:6月12日,世界銀行原定於13日討論向北京提供2.3億美元的新貸款,但因應局勢而延期討論。
  • Flag of Europe.svg 歐洲共同體歐盟前身):6月5日歐洲共同體執行委員會:「對於痛受折磨的北京人民遭到鎮壓表示遺憾」,並指要是中國改革夭折,中歐合作可能永久性受影響,並取消預定6月6日舉行的中國聯合委員會的高級磋商會議。6日,共同體12個成員國發表公報,強烈譴責武力鎮壓,對「悲劇極度震驚」,指「嚴重的動亂仍在繼續」,呼籲「中國停止以武力對付北京和全國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立即尋求和平解決辦法」,宣布中斷中國與共同體的貿易。欧共体亦计划在联合国难民署进行动议,以谴责中国的人权纪录。[30][31]27日,歐洲共同體首腦會議通過制裁中國,措施包括:
  1. 在適當的國際機構內提出中國的人權問題;要求獨立觀察員能參加審判和探望犯人;
  2. 停止成員國與中國的軍事合作和實行武器禁運
  3. 中斷雙邊部長級和高層接觸;
  4. 推遲共同體與中國的新合作計劃;
  5. 文化、科學和技術合作計劃僅限於在有利改善目前狀況的行動;
  6. 成員國延長中國學生的簽證;
  7. 推遲批出新貸款。

西方国家[编辑]

  •  美國:6月5日上午,喬治·布什總統宣佈暫停向中國出售武器、暫停兩國軍事互訪、重新研究中國留美學生延期逗留申請、通過紅十字會向中國傷者提供醫療援助、並檢討雙邊關係的其他事宜。中午,布什在白宮會見四名中國留美學生40分鐘。5日,眾議院以406票贊成,0票反對通過「譴責北京鎮壓事件,支持總統採取行動斷絕同中國軍事合作」;6日,參議院以100票贊成,0票反對,要求總統制裁中國,當中包括要求美國之音增設華文節目。同日,國務院宣佈所有中國國民在簽證到期後可留在美國。7日,因應戒嚴部隊向外交人員公寓開槍,美國大使館下令外交人員撤離,125人離開中國。8日,美國國務卿貝克說無法斷定中國由誰人掌權,呼籲美國公民離開中國。同日,紐約市長郭德華宣佈中止同北京的姊妹城市的關係,並建議紐約市第42街和第12大街的交叉路口命名為天安門廣場。20日,白宮宣佈美國政府要求國際金融機構推遲向中國提供新貸款。1989年六四事件后,美国政府发放在1989年6月4日到1990年4月11日之间在美停留过的所有中国公民绿卡,亦稱為六四血卡。美国国会为此特别通过了《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
  •  加拿大:4日,加拿大政府表示對事件感到震驚,敦促北京停止愚蠢的屠殺。外交部長克拉克說:「中國政府不分青紅皂白和野蠻地使用武力……我們對這種愚蠢的暴力行為和悲慘的死亡表示強烈震驚……我們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軍隊的野蠻屠殺。」
  •  英國:5日下午,外交大臣賀維召見中國駐英臨時代辦宋明江「對北京流血事件極為震驚。」並決定「取消中國司法部長蔡誠對英國的訪問」、「取消英國農業大臣約翰·麥格雷戈對中國的訪問。」。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表达了“极度的反感和愤怒”。6日,她在下議院說:「這場流血表明,共產黨總是隨時準備以武力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頭腦單純的人,……顯然,(英國)不可能繼續與中國保持正常來往」,並指看不出如何能與中國政府就香港前途進行接觸[32]鏡報集團於7日起停止在歐洲出版中國官方英文版報紙《中國日報》。
  •  法国:6日,總理米歇爾·羅卡爾宣佈凍結法中兩國的各級關係,總統、總理及政府官員與中國領導人將不再有任何接觸。7日,外交部宣布把駐中國的外交員減至最低限度,並指法中軍事合作亦會全面中止。外交部长罗兰·迪马表示,他对“对手无寸铁的人民进行血腥镇压”是令人沮丧的。[33]
  • Flag of Germany.svg 西德:5日,聯邦總統魏茨澤克說:「我不僅對動用武力表示最深切的遺憾,而且希望中國重新採取符合其人道傳統的方法。」聯邦外交部宣布西德與中國中終高層領導會晤,並已經與美、英、法協調一致的反應。聯邦政府正式發表聲明,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再使用任何暴力,通過對話解決危機。8日,德中經濟委員會秋季會議取消。
  •  Holy See:梵蒂冈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但教皇若望·保祿二世表示希望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会发生改变。[33]
  •  比利時:取消了預定6日兩名國務部長與中國經貿部長鄭拓彬的部長級會談。
矗立在西班牙聖羅克公園一角的一座紀念和重現六四天安門事件的雕像(Jose Antonio Elvira作品),由阿維拉國際特赦組織捐贈
  •  西班牙:5日,西班牙首相岡薩雷斯對事件「極擔心」,「希望中國能夠使其民主化進程達到終點。」6日晚外交部宣佈凍結西中兩國的高層接觸。
  •  奥地利:5日,總統瓦爾德海姆、總理弗拉尼茨基、外交部長莫克等相繼發表談話,「對北京事件極為震驚,要求中國領導人立即停止動用軍隊,和平解決事態」。外交部當日召見中國駐奧大使,讓大使轉交奧政府抗議,並取消歡迎正在奧國訪問的中國司法部長蔡誠的活動,關閉奧鋼聯和愛林等公司駐北京代表處。
  •  希臘:5日,希臘外交部發表聲明:「對暴力衝突和造成的傷亡深表遺憾,希望中國的事件將不會導致民主進程走向絕境。」執政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最大的反對黨希臘新民主黨、希臘共產黨、希臘左翼黨、希臘民主黨都於同日發表譴責聲明,3000多名希臘人到雅典中國大使館抗議。
  •  芬兰:5日芬蘭外長佩爾蒂·帕西奧指「中國如此使用暴力令人無法理解」。「社會主義民主絕不是向群眾動用裝甲車,人民的軍隊絕不是向人民群眾開槍」。同日,芬蘭共產黨主席阿爾莫·瓦爾斯特發聲明譴責屠城。
  •  荷蘭:6日,荷蘭外交部宣佈凍結荷中的政治、經濟和文化關係。6日晚,荷蘭外交部宣佈,荷蘭王國政府已決定中斷它同中國的高層接觸。
  •  葡萄牙:5日,政府聲明指:「對北京發生的慘劇極度悲傷,堅決反對向手無寸鐵的平民使用暴力」。7日,葡萄牙總理阿尼巴爾·席爾瓦說:「我們對中國局勢表示憂慮,決定派一名部長前往澳門安慰這塊將於1999年歸還中國領土上的居民。」
  •  丹麥:7日,丹麥政府取消對向中國發放十億丹麥克朗(約計1.5億美元)的出口貸款及援款。丹麥議會外委會主席埃爾姆奎斯特說:「暴行必須停止。只有該國出現另一種政治氣候時,援助才能恢復」。
  •  瑞典:5日取消國防大臣卡爾松到北京的訪問,取消前任中國國家主席、時任政協主席李先念對瑞典的訪問。8日,瑞典外交部凍結對中國的援助。
  •  瑞士:5日,瑞士聯邦政府就北京事件向中國駐伯爾尼大使館遞交了一份照會,「呼籲採取克制和尊重人權,希望以對話替代武力手段」。
  •  澳大利亚:澳大利亞總理鮑勃·霍克在電視演說中為死難者落淚,并取消先前約定訪問中國的計劃;外長加瑞斯·艾文斯宣佈暫時中止與中國的所有部長級外交事務,并將尚在繈褓中的與中國的軍事合作計劃中止。澳大利亚政府在之后决定授予在澳留学生四年的避难期。[1]
  •  新西蘭:6日下午,總理朗伊宣佈:「內閣己決定請外交部長馬歇爾召見中國駐紐西蘭大使倪正建,告訴他新西蘭政府對北京流血事件感到憎惡」,取消警察部長原定20日到中國的訪問,並宣佈暫停新西蘭政府部長和中國政府代表之間的接觸,呼籲國民不要去中國旅遊。
  •  巴西:5日政府聲明指「對這個友好國家的人民和政府帶來的動盪感到痛心。」這一聲明打破了巴西盡量不評論其它國內部事務的慣例。

东欧阵营[编辑]

  •  蘇聯:6日,蘇聯最高蘇維埃通過「關於中國事件聲明」:「不管情緒有時是多麼激烈,重要的是要耐心地尋找由社會團結目標所確定的相應的政治解決辦法」,「中國目前發生的事件是該國的內政。其他方因施加壓力的任何嘗試都是不合適的。這種嘗試只會激化情緒,而無論如何也不會促進局勢的安定」,「我們衷心希望友好的中國人民能夠盡快翻過自己歷史上這悲慘的一頁」。9日,蘇聯政府發言人格拉西莫夫說:「沒有預料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極為驚愕。」「自從上週末北京發生暴力事件以來,就無法和中國首都進行電話聯繫」。在苏联国内新成立的反对派组织强烈谴责镇压事件。事件发生十天后,政府对此表示遗憾,并呼吁进行政治对话。在莫斯科的中国大使馆前发生了公众抗议示威。10日,苏联政府一位发言人表示,克里姆林宫对此事件感到“非常沮丧”。15日,蘇共中央總書記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戈爾巴喬夫說:「我們都對中國的事感到十分不安。我們都在為這個偉大國家的深刻改革和改造的進程是否會中斷而感到擔心」,並指六四事件為國際局勢改善帶來負面影響。[34][35]
  •  东德東德領袖德國統一社會黨總書記、國務委員會主席埃裡希·昂納克指:「武力鎮壓反革命人士是對的。」而同时东德的人民议院也发出声明。指「德意志民主共和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友好的兄弟國家,兩國在十月都將各自迎來建國40週年的大典,人民議院的議員認為:在目前情况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黨和政府希望通過政治手段解決問題的意圖受到違憲勢力的阻礙,因此人民政權被迫使用武裝力量維持社會秩序和公共安全,造成了人員傷亡,德意志民主共和國人民議院將北京事件看成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政,反對任何形式的外國干預。民主德國人民議院的代表堅信:中國政府和人民會共同努力澄清事實,繼續走在40年前自由選定的社會主義道路上。」

但同年底,東德共產政權被推翻,新的东德民主政府在1990年6月,通过全民公开选举的人民议院发表了第二份声明:「對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的聲明表示公開道歉,人民議院全體成員,對死難者表示深切哀悼。」[36]

  •  南斯拉夫:6日南共聯盟中央主席團聲明指:「對所發生的悲慘事件和無辜的人員犧牲表示遺憾」,並憂慮中國經濟政治改革被終止,「希望中国通過政治努力和公開對話消除危機,並同所有民主的進步力量一起保證經濟改革和社會改革繼續下去。」8日,南斯拉夫外交部長布迪米·隆查爾指「經濟開放及其後果之間的衝突已經影響中國社會政治趨勢,它們沒有受到所有人同等程度的珍視」,「無論哪種發展思想在中國佔上風,中國的事態發展不可避免地會影響其國際關係,這個國家正面臨著艱難的日子」。
  • 匈牙利 匈牙利:5日,政府國務部長波日高伊·伊姆雷和外交部長霍爾恩·久洛指「北京事件非常令人遺憾,也向我們提出一個嚴重警告,我們必須採取一切措施,使任何一個政權都不能使用這種手段,去鞏固保守統治地位和獨裁統治。」匈牙利政府指「這一悲劇證明,在改革過程中,行使權力的政治家的忍讓精神和為民族命運負責精神是多麼重要,政府為建立保證基本人權的法律是多麼必要。」7日,匈牙利政府指「用武器和暴力」毫無意義和不能解決問題,「尊重基本人權是我們每個人的共同事業和國際義務,任何國家都不能它看成是絕對的內政」。當日下午,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總書記格羅斯發表聲明,「一、我們強烈譴責暴力和兄弟之間的戰爭。這種方式同社會主義是不相容的。二、我真誠地希望,理智將佔上風,並盡快回到和平建設的道路上。」。匈牙利外交部长形容此事件为一“可怕的悲剧”。在布达佩斯的中国大使馆外,亦有游行示威的活动。[38]
波蘭弗羅茨瓦夫市的一象徵這場人民抗議事件的象徵性雕塑——被坦克壓扁的自行車和坦克行進痕跡
  • 波蘭 波蘭:6日,波蘭政府發言人:「波蘭社會和當局以深切關注的心情得悉在北京發生的悲劇性事件。我們對死傷者的家屬表示最真摯的慰問。」「我們相信,中國人將跟過去一樣不訴諸武力……理智和現實主義將佔上風,中國的改革進程和它的國際地位將不遭到削弱。」波蘭傳媒連日來以顯著篇幅報道北京局勢。13日,波蘭總統雅魯澤爾斯基說:「中國是幅員遼闊而神秘的國家。我只能對發生的事情感到遺憾。」關於軍事管制,「只有當國家的基礎本身受到威脅的時候,我們才有理由作出這樣一個決定。」團結工會贏得了政權並組成新政府後,發行了一系列紀念天安門事件的郵票。[39]
  •  捷克斯洛伐克: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镇压,表示“中国将克服其问题和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对此中国政府对此予以“高度评价”,称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及其国民能够理解北京处理其国内的“反社会主义”骚乱。[40]

非洲国家[编辑]

非洲国家普遍支持中国共产党镇压,即使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來源請求]

拉美国家[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Strahan, A. Australia's China: Changing Perceptions from the 1930s to the 1990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p.302. ISBN 978-0-521-48497-8.
  2. ^ 2.0 2.1 "China: Aftermath of the Crisis" State Department 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27 July 1989)
  3. ^ 各國政府反應的記述來自 《中國六四真相》,作者:張良,第十章:「六四」慘案 一文,經整理及縮減後發放
  4. ^ Places 20 years apart – column by C. Raja Mohan, Indian Express, 4 June 2009
  5. ^ Troubles in China provoke protests, Spokane Chronicle, 7 June 1989, page A8
  6. ^ 吴学谦儿子接受访问无悔六四当天报导镇压真相.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7. ^ 历史瞬间:北京国际电台1989年6月4日英语广播. 自由亚洲电台.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中国「六四」真相:「六四」惨案
  9. ^ 上海十万工纠队员清除路障 全市交通6月4日以来首次基本恢复. 人民日报. 1989-06-10: 2版. 
  10. ^ 陈毛弟、冯亦珍. 上海发生烧毁旅客列车严重事件 近百名公安消防干警和武警被打伤. 人民日报. 1989-06-08: 1版. 
  11. ^ 公安干警武警制止打砸抢烧活动 成都社会秩序基本恢复. 人民日报. 1989-06-09: 2版. 
  12. ^ Straub, G. (2001). Rhythm of Compassion. Tuttle Publishing. p. 111. ISBN 978-1582900582.
  13. ^ Report for Selected Countries and Subjects. Imf.org. 2006-09-14 [2013-05-30]. 
  14. ^ Upbeat Chinese Public May Not Be Primed for a Jasmine Revolution | Pew Global Attitudes Project. Pewglobal.org. 2011-03-31 [2013-05-30]. 
  15. ^ 李登輝總統當天在中山樓舉行黨的二中全會所發表聲明全文
  16. ^ 台视報導1989年6月7日台湾的反应, 台視
  17. ^ 基本法來龍去脈, 明報, 2011-01-13
  18. ^ 大江東去:司徒華回憶錄,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11/07/01
  19. ^ 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病逝, 中央廣播電臺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2011/1/2
  20. ^ 歸程, 香港獨立媒體, 2011-01-03
  21.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nst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2. ^ Zhang, L., Nathan, A. J., Link, P. & Schell O. The Tiananmen Papers: The Chinese Leadership's Decision to Use Force Against Their Own People – In Their Own Words. PublicAffairs, 2002. ISBN 978-1-58648-122-3.
  23. ^ Places 20 years apart, The New Indian Express, 4 June 2009
  24. ^ Turmoil in China; Asian Diplomats Express Concern, New York Times, 8 June 1989.
  25. ^ Huwaidin, M. B. China's Relations with Arabia and the Gulf, 1949–1999. Routledge, 2002. p. 196. ISBN 978-0-7007-1730-9.
  26. ^ "Bush halts arms sales to China." Chicago Tribune, 6 June 1989.
  27. ^ "U.N. Panel Is Asked to Condemn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17 August 1989. (accessed 26 November 2010).
  28. ^ 28.0 28.1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Report of the Sub-Commission on Prevention of Discrimination and Protection of Minorities on its Forty-First Session", E/CN.4/1990/2, page 34, resolution 1989/5.
  29. ^ 29.0 29.1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Question of the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Fundamental Freedoms in any part of the World, with particular reference to Colonial and other Dependent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E/CN.4/1990/52, page 2, paragraph 3; page 32–33, paragraph 65; page 33, paragraph 66.
  30. ^ Youngs, R. The European Union and the Promotion of Democrac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978-0-19-924979-4.
  31. ^ Los Angeles Times, 19 June 1989.
  32. ^ Carroll, J. M. 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 Rowman & Littlefield, 2007. ISBN 978-0-7425-3422-3.
  33. ^ 33.0 33.1 The West Condemns the Crackdown, New York Times, 5 June 1989.
  34. ^ Wishnick E. Mending Fences: The Evolution of Moscow's China Policy, from Brezhnev to Yeltsi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1. p.106-107. ISBN 978-0-295-98128-4.
  35. ^ TURMOIL IN CHINA; Kremlin Dismayed, Aide Says, New York Times, 10 June 1989.
  36. ^ "民主德國人民議院 關於六四的兩份聲明, [1]
  37. ^ Suettinger, Robert L. Beyond Tiananmen: The Politics of U.S.-China Relations 1989–2000.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04: 105. ISBN 978-0-8157-8207-0. 
  38. ^ Columbus, F. A.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in Transition. Nova Publishers, 1998. p. 22-23. ISBN 978-1-56072-596-1.
  39. ^ "Solidarity commemorates Tiananmen Square," Making the History of 1989, Item #104, Making the History of 1989
  40. ^ Columbus, Frank H.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in transition, Volume 1. Nova Publishers. 1998: 23. ISBN 978-1-56072-5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