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鄉隆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鄉隆盛
西乡隆盛肖像
版画(Edoardo Chiossone作、根据西郷的亲戚参考描绘)
暱稱 大西鄉、西鄉どん
出生 薩摩国鹿兒島城下
(今鹿兒島市)
去世 鹿兒島市
效命 Japanese Crest maru ni jyuji.svg 薩摩藩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大日本帝国陸軍
軍銜 陸軍大将
統率 東征大總督府
御親兵
近衛
參與战争 禁門之变
第一次長州征討
戊辰戰爭
西南戰爭
獲得勳章 正三位
其他工作 教育家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西郷 隆盛
假名 さいごう たかもり
平文式罗马字 Saigō Takamori

西鄉隆盛(1828年1月23日-1877年9月24日),是日本江户时代末期(幕末)的薩摩藩武士軍人政治家。原名西鄉隆永,隆盛是其父的名字。他和木戶孝允大久保利通等人并称「维新三杰」。

生平[编辑]

幼少、青年时代[编辑]

1828年1月23日(文政十年十二月初七)西鄉隆盛生于日本薩摩藩鹿儿岛城下下加治屋町山,是御勘定方小頭西郷九郎隆盛(后改名吉兵衛隆盛)的第一个孩子。

幼名小吉,通称从:吉之介、善兵衛、吉之助依次变化。

天保12年(1841年),行成人式,改名吉之介隆永。后来改为武雄、隆盛。号南洲。

郡方書役助时代[编辑]

弘化元年(1844年)擔任「郡方書役助」。和維新三傑另一位的大久保利通一起向伊藤茂右衛門学习陽明學朱子的「近思錄」,向福昌寺(现鹿儿岛市立玉石龙高级中学所在地的岛津家菩提寺)的無参和尚門学禅宗島津齊彬继承薩摩當主之后,西鄉隆盛为首的“诚忠组”上书阐述减轻农民负担问题。其政治主张得到藩主的赏识。

1851年初,西鄉隆盛接受島津齊彬的祕密任務,前往台灣探勘。由琉球群島南下,抵達基隆社寮島時,發現有清兵駐守,於是轉往東行,越過烏石港,從南方澳的一處沒人看守白砂海灘上岸(內埤海灘),居住半年,與一位17歲的平埔族少女「蘿茱」相戀,日本學者推測太郎(其大兒子)應該就是在此時產下,不過父子兩人並未相見,西鄉隆盛即銜命返日,西鄉的這係血脈則傳至其孫吳龜力後斷絕。[1]巧合的是其子西鄉菊次郎於1897-1902年赴台擔任首任宜蘭廳長。[2]

1854年隨島津齊彬至江戶,擁護德川慶喜幕府將軍位。1858年,由於島津齊彬病逝,其主张的“公武合体”(天皇幕府权力合一)的运动也半途而废。1858年到1859年(安政五年—六年)幕府的最高执行长官“大老”井伊直弼大量迫害反幕府人士,史称“安政大獄”。西鄉隆盛護衛著被幕府追究的僧人月照返鄉,不愿服从新藩主逮捕月照的命令,1858年11月16日与月照一起在锦江湾投海。月照溺斃絕命,而西鄉獲救,後被流放到奄美大岛

明治維新[编辑]

1862年西鄉隆盛在已握藩中大权的大久保利通帮助下返回薩摩藩。然而他的政治主张“尊皇攘夷”(尊崇天皇, 驱逐西洋势力, 实际上反对幕府权威)与藩主的“公武合体”有矛盾,再次被流放到小岛。

1863年西鄉隆盛再次返回薩摩藩,掌握军权,率军击败尊皇攘夷的长州军。但有感於幕府的衰敗而并未参加之後幕府军对长州的讨伐。1866年在土佐奇人坂本龍馬的斡旋之下薩摩藩与长州藩桂小五郎締結“萨长同盟”。之后薩摩与土佐藩也结盟。这几个“西南强藩”最後迫使大將軍德川慶喜實行大政奉還,岩倉具視、大久保利通等人隨後發動王政復古政變,宣告廢除幕府,掌握天皇新政府大权,幕府德川慶喜在與六國公使會談後獲得國際支持,要求朝廷撤回王政復古,雙方對立激化進而爆發衝突(戊辰戰爭)。

1868年(戊辰年)西鄉擔任征討大總督參謀,與幕府重臣勝海舟談判成功,兵不血刃進入江戶城,之后西鄉隆盛率军平定日本东北的支持德川的残余势力,結束戊辰戰爭。

西南戰爭[编辑]

戊辰戰爭後西鄉隆盛擔任陸軍大將和近衛都督。1873年在維新政府的改革下,實行四民平等政策,廢止大名、武士階級,創設華族、士族,撤廢俸祿(家祿)制度。施行廢刀令等,廢除身分的特權。武士逐漸失勢,尤其是下級武士漸漸無以維生,徵兵令施行後,下級武士正式被宣告失去軍權,西鄉隆盛為圖恢復下級武士的勢力,遂起「征韓」、「征台」(朝鮮台湾)之念[3],毛遂自薦擔任遣韓大使,維新重臣大久保利通等人當時自歐美考察返國,認為維新政府一切應以內政為重,因此否決西鄉的提案,西鄉憤而下野,在明治七年(1874年)回到薩摩。之後他在薩摩建立了「私學校」傳揚武士道。

征韓論引起西鄉與大久保利通間的矛盾,埋下了大久保利通暗殺事件(又稱為紀尾井坂事件)的伏筆。[4]同樣身為出身薩摩地區頗得人望的領袖,在明治新政府中,卻是大久保利通獲得了實質上的勝利。放棄征韓後,出兵台灣遂成為明治新政府眼前必須處理的棘手問題。薩摩士族對於放棄征韓的反抗最烈,也是征台最頑強的倡議者,高知士族對於政權更迭亦有不滿之聲。然而征台所需之兵源必須再行徵兵招募,引起農民反抗,明治政府甚至以減輕地租作為緩和處置。[5]對征台熱心的薩摩士族,即從西鄉隆盛處得到300人的武士加入征台行列。[6]

士族問題越演越烈,日本各地不平士族陸續叛亂。規模較大的有明治七年(1874年),江藤新平九州佐賀縣發動的佐賀之亂。該事變平定後,日本政府積極安撫士族,尤其是反抗意識最強的薩摩士族,同年(清同治十三年)琉球難民在台灣遭原住民殺害,日本政府遂進行台灣出兵(中方稱為牡丹社事件)。政府特意將西鄉隆盛之弟西鄉從道升為中將,並任命為台灣蕃地事務局都督,領兵三千餘名攻打台灣南部原住民部落。

然而士族問題並未因此獲得解決。明治十年(1877年),薩摩不平士族攻擊鹿兒島的政府軍火藥庫,揭開西南戰爭序幕。當時西鄉隆盛並不在鹿兒島,聞訊之後慨然長嘆,但依然回到鹿兒島統率士族們,以「質問政府」為名揮軍北上,並在熊本城與政府軍爆發激戰。最後政府軍擊敗薩摩軍,西鄉隆盛撤退回到鹿兒島,在負傷的情況下由部下介錯切腹仪式中,自己切開腹部後由他人砍下頭顱)。日本近代最後一場內戰結束。明治七年(1874年),由大久保利通代表日本政府與清朝處理台灣出兵事件,和士族的對立更形明顯。西南戰爭後,傾慕西鄉隆盛的下級武士,遂將批評的矛頭對準大久保利通。[7]

死後[编辑]

1877年西鄉隆盛之官位遭到褫奪,然民間同情聲浪甚高,明治天皇也曾表示惋惜之意。在黑田清隆努力奔走下,於1889年大日本帝國憲法頒佈同時獲得特赦,並追贈正三位之官階。

塑像[编辑]

西郷隆盛塑像,位于日本东京上野公園

1897年,在东京上野恩赐公园西鄉隆盛的塑像落成。他一手牵着薩摩犬,一手握腰间日本刀中国著名的思想家王韬黄遵宪梁启超等人都曾到上野公园瞻仰西乡隆盛的铜像。銅像西鄉隆盛的相貌應是根據版畫製作,在銅像揭幕典禮上,其遺孀曾表示銅像與其丈夫的真正長相完全不同。

评述[编辑]

倒幕成功以前西鄉隆盛先是支持藩主的“公武合体”,之后主张“尊皇攘夷”,但事实上也同英国合作,努力引进西方的技术。他在倒幕运动中縱橫捭闔,运用权谋。明治政府成立之后他以宋代陳龍川的话「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作为座右铭。他曾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为人当学司马温公(司马光),无一事不可与他人道,努力要求自己向完全大公无私的方向发展。

西鄉隆盛曾对坂本龙马说:「你前天所说的和今天所说的不一样,这样你怎么能取信于我呢?你作为天下名士必须有坚定的信念!」坂本说:「不是这样的。孔子说过,君子从时。时间在推移,社会形势在天天变化。因此,顺应时代潮流才是君子之道!西乡,你一旦决定一件事之后,就想贯彻始终。但这么做,将来你会落后于时代的。」此言亦預告了西鄉的結局,西鄉隆盛自始至终都堅持武士精神,竭力爭取下层武士的權益與地位,然而未能宏觀考量當時日本在國際間的情勢,及維新政府整體的利益。

西鄉性格好惡分明、熱情洋溢、時而打破成規採取不合理的行動。一生最後以悲劇收場,也因叛亂而未入祀靖國神社,但他卻是維新三傑中最受到日本人的喜愛與尊敬,而其尚武精神和軍國主義思想,亦深植日本軍人心中,也為日本之後的軍國主義發展帶來影響。

诗句[编辑]

传说西鄉青年时立志好男儿志在四方的絕句

男儿立志出乡关,
学不成名死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
人生无处不青山。

其實此為以訛傳訛。原詩為幕末尊皇攘夷派僧人月性所作,原題“將東遊題壁”,可能是西鄉引用過,而數十年後毛澤東又引西鄉語,在中國廣為人知,因此才有此誤傳。上述的西鄉詩句亦有多個版本,可見訛傳之甚。月性原詩如下:

男兒立志出郷關,
學若無成不復還。
埋骨何期墳墓地,
人間到處有靑山。

目前在日本山口縣月性遺品展示館外有此詩的刻碑,為後人紀念月性而立。

西鄉安政大狱后被囚时所作的律詩

朝蒙恩遇夕焚坑,
人生浮沉似晦明。
纵不回光葵向日,
若无开运意推诚。
洛阳知己皆为鬼,
南屿俘囚独窃生。
生死何疑天赋与,
愿留魂魄护皇城。

其他[编辑]

  1. 2004年电影《末代武士》中的胜元盛次以西鄉隆盛为原型。
  2. 中国清朝戊戌变法失败后,谭嗣同梁启超说:“程嬰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意即自己愿作月照杀身成仁,而勉励梁启超能像西乡隆盛一样,最终完成变法。
  3. 西鄉隆盛生性不喜歡拍照,現有流傳最廣肖像畫,是以其弟西鄉從道與親戚大山巖兩人為其原型。上野公園塑像揭幕時,其妻糸子曾表示:「我丈夫不是長這個樣子。」
  4. 芥川龍之介曾寫一篇短篇小說。借西鄉隆盛死時刎去頭顱而不得其屍,鄉人間流傳其仍存活的故事,來說明史學考據的盲點。

世譜[编辑]

  • (高祖父)"西鄉九兵衞昌隆"
    • (曾祖父)"西鄉吉兵衞"(-1803年1月28日)
    • (曾祖母)"町田氏"
      • (祖父)"西鄉龍右衞門隆充"(-1852年9月1日)
      • (祖母)"四本氏"(-1862年5月29日)
        • (父)"西鄉吉兵衞"(-1852年11月8日)
        • (母)"椎原氏"(-1853年1月8日)
          • (本人)"西鄉隆盛"(1828年1月23日-1877年9月24日)
          • (妻)"伊集院氏"
          • (妻)"岩山氏"
          • (妾)"愛加那"(1837年-1902年農曆8月27日)
            • (長男)"西鄉菊次郎"(1861年-1928年)
            • (二男)"西鄉寅太郎"(1866年-1919年)
            • (三男)"西鄉午次郎"(1871年-)
            • (四男)"西鄉酉三"(1873年-)
          • (弟)"西鄉隆廣"(1833年-1868年)
          • (弟)"西鄉從道"(1843年-1902年)
          • (弟)"西鄉隆雄"(1847年-1877年)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