瑠公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座標24°57′31″N 121°32′12″E / 24.958740°N 121.536655°E / 24.958740; 121.536655

瑠公圳
台灣圳道
Liugongjun.jpg
1934年瑠公圳水門
概要
隸屬單位 臺北市瑠公農田水利會
創立者 郭錫瑠
灌溉區域  中華民國臺灣臺北
興建時間 乾隆5年(1740年)
攔取水源 新店溪
瑠公圳引水石硿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文化資產
登錄名稱 瑠公圳引水石硿
舊稱 瑠公圳
其他名稱 金順興圳、大坪林圳
登錄類/級別 其他
登錄種類 直轄市定古蹟
位置 臺灣 臺灣新北市新店區新店路65號「開天宮」下方
建成年代  大清乾隆25年(1760年)
瑠公圳水門抽水站(2006年整建前),後為跨過新店溪的福爾摩沙高速公路碧潭橋
瑠公圳水門抽水站現況
瑠公圳

瑠公圳位於台北,為清朝乾隆年間由墾戶郭錫瑠(瑠公)興建、用於灌溉台北市東側地區的水道。今幾乎已經全部予以填平荒廢,只在台北市區、新北市新店區內仍殘留幾小段水道。

新店區的「大坪林圳」、臺北市區的「霧裡薜圳」常被誤列入瑠公圳範圍,實際上此三圳使用不同水源、不同管理者、不同灌溉區域,只是後期管理組織合併而導致誤解。

更多人將今台北市新生北路高架橋下日治時代台灣總督府於1930年代興建的「堀川 (特一號排水)」誤以為瑠公圳,但「堀川」只是在部份路段與渠道相鄰,兩者用途更大相逕庭。

簡介[編輯]

瑠公圳為郭錫瑠 (後被尊稱為「瑠公」) 所規劃創建。瑠公原利用陂塘開墾興雅莊一帶土地,但因陂塘只能仰賴天候積蓄雨水,加上土石淤積,於是水源漸漸不足。

雖然臺北盆地內河流水源充沛,可是水面與地面間有不小落差而無法直接取用,且河運船隻來往頻繁、河面寬廣,也無法築堰提高水面。瑠公溯新店溪往上探勘後,發現上游水源可供利用;於是他變賣家產,於1739年 (乾隆4年) 創「金順興」號,集眾在新店溪上游青潭溪口附近開鑿水圳,打算引水十數公里至自己的墾地。工程最大困難為必須人力鑿穿岩壁做導水隧道 (石硿),但因鄰近為泰雅族原住民活動範圍,在施工過程中常遭到攻擊,因此花費十數年仍無法完成。[1]

1753年他與大坪林五莊締約,改由五莊墾首蕭妙興等人另合股組成「金合興」號接手施工。1760年 (乾隆25年),終於鑿通石硿圳路,共歷時22年完工。當時稱為「青潭大圳」或「上埤大圳」,由金合興號與瑠公共用水源:前者修築渠道、給水路,灌溉新店大坪林地區,稱為「大坪林圳」;後者則另修渠道幹線通過新店地區,並築木梘導水跨景美溪,經過今景美公館大安區信義區松山等地,稱「瑠公圳」。[2]

隨後瑠公擔憂水源不足,故將取水口改往跨過青潭溪的更上游,今青潭堰北側。

破壞與整修[編輯]

跨景美溪的渡槽最初使用平底木梘,但被兩岸往來民眾當橋樑使用,頻繁踩踏而損壞。瑠公便大量購買水缸、去底後相接通埋在河床下做暗渠,改採倒虹吸方式。但1765年8月,台北受到颱風侵襲,大雨造成山洪暴發,瑠公圳暗渠全毀,瑠公因此抑鬱成疾,於年底病逝,享壽61歲。

之後,其子郭元芬繼承父志,將該渠重建整修完成。仍用木梘跨過景美溪,但換為尖底使人無法通行。又於1773年 (乾隆38年) 將取水口改至今碧潭現址 (溪對岸是永豐圳取水口),再另築導水渠道通往景美溪梘,此水道稱「下埤大圳」。[3]整修過後的瑠公圳,成為灌溉台北市東側的重要水源。

轉讓與合併[編輯]

水圳傳至郭家第三代時,即將大加蚋堡部份權益以4,030兩銀賣給板橋林家的「林安邦」號 (林平侯)。傳到第四代郭章璣時,更因災損嚴重無力修復,於1828年以7,400銀元將一半權利賣給板橋林家「林本源」號。隔年又再連續豪雨破壞水圳,只好再以4200銀元賣出剩下權利。瑠公費半生心血的水圳,在通水五、六十年後即全被他人掌控。此後部份水圳權益交易頻仍,但一直由板橋林家掌握絕大多數。

日本時代,重要水圳陂塘均定為「公共埤圳」,並要求成立「水利組合」來管理、受官方監督 (產權仍屬原所有人持有,每年可收取報酬)。1907 年,瑠公圳與較早修建的霧裡薜圳,甚至更早的上埤一起併入「瑠公水利組合」 (今「瑠公農田水利會」) 管理;到 1910 年,又加入柴頭埤、雙連埤、大竹圍埤、三板橋埤、下埤、上土地公埤、下土地公埤、鴨寮埔埤、牛車埔埤、蝴蝶埤、永春埤、中埤。並修改整理水路,統一水源、填平不須使用的陂塘、廢止多餘的水道。

最後於1917年(大正6年),官方以5,525圓收購板橋林家名下所有瑠公圳產權,移轉給瑠公水利組合。

路線[編輯]

在今國道3號碧潭橋下取新店溪水,流過新店大坪林,跨景美溪後經景美街區 (清朝時期經景美街,合併後改走景文街)、羅斯福路,在萬盛街處與原霧裡薜圳立體交叉,到公館止為幹線。

之後分成東西兩條幹線:東邊的第一幹線過蟾蜍山北側,沿線經過頂內埔、下內埔、六張犁、興雅莊,到達錫口、上下塔悠莊;西邊的第二幹線則經公館與今新生南路西側,在溫州街附近分為三條支流,流往中崙、復興北路、古亭。

興福支線

在景美街分出,沿景美山山腳往北,至靜心中學南邊。

第一幹線[編輯]

自公館開始,後沿著蟾蜍山西側、芳蘭路、信安街、延吉街向東北行,經六張犁,延基隆路、延吉街、寧安街,到民生東路四段與光復北路口附近的「司公汴」。

大安支線

在今民族國中旁分出,進入國立台灣大學校園,流經台大校園內的農場、生態池、舟山路、小椰林道及醉月湖,最後至建安國小北側。

五分埔支線

基隆路二段「車層汴」處分出,延信義路南邊在中強公園接上信義路五段、六段,經福德街中坡附近。中有分支延虎林街往北。

興雅派線

在延吉街與市民大道路口附近的「頂店仔汴」分出,大致沿著市民大道 (原鐵路縱貫線) 南側向東至台鐵台北機廠。

中崙派線

「頂店仔汴」分出,沿著市民大道 (原鐵路縱貫線) 南側向西至復興南路一段路口附近。

舊里族支線

在八德路三段「蕃仔汴」處分出,至截彎取直前的基隆河河曲。

西支線

民生東路四段與光復北路口附近的「司公汴」分出,經松山機場西南側至民族東路。

東支線

「司公汴」分出,穿過松山機場至上塔悠下塔悠,有三條分線。

第二幹線[編輯]

原為霧裡薜圳後段。霧裡薜圳是台北盆地內最早有興建紀錄的水圳,建於清雍正年間,乾隆年間周永清籌措資金重修,灌溉台北市西側;因當時水源來自霧裡薜溪(今景美溪),於是稱為霧裡薜圳。後段併入瑠公水利組合後,前段改為排水溝渠,導入新店溪內,現今仍有多段跡循可探查。[4]

經公館基隆路圓環,大致沿汀州路走,經新生南路西側,到今溫州街附近的「九汴頭」。後分出 9 條分流,其中含 3 條主支線,分別為第一、第二及第三霧里薜支線。

林口支線

在觀音山 (寶藏巖) 東側分出,繞山腳至北側,進入林口莊 (今汀州路三段一帶),至金門街附近。

但《淡水廳志》將此支線歸屬於瑠公圳。[5]

第一霧裡薜支線

向東穿越國立台灣大學及辛亥路後,沿今復興南北路北行直到榮星花園,原圳道為今日之安東街,現皆已地下化,前頂好戲院與SOGO百貨後方之公園即為圳道的一部份。

第二霧裡薜支線

穿越溫州街,經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三板橋(今林森北路九條通),北行至牛埔分出西新庄子支線和牛埔支線。本支線、西新庄子支線之圳道大致與新生北路平行。

1933年興建「特一號排水」(今新生南北路),也稱為「堀川」;1972年改為水泥箱涵,並加蓋埋在地下。很多人將「特一號排水」也稱為瑠公圳,係因誤以為台灣大學西側的路段就是第二幹線,實際上僅有小段路線相鄰。

第三霧裡薜支線

經古亭至和平西路、南昌街口,目前已填平。

荒廢[編輯]

1940年代起,隨著台北市產業結構改變與人口移入,農田大量改為建地,而不再需要用水灌溉,圳道便遭棄置,填平改為道路、改建為溝渠,甚至直接被排入污水。到了2000年後,瑠公圳幹線僅剩新店區約五公里渠道。

遺跡[編輯]

  • 引水石硿:新北市新店區新店路65號「開天宮」下方,目前因崩壞而暫停開放。 (在最初幾年間與大坪林圳共用,郭元芬將取水口改至碧潭後即由大坪林圳獨用。)
  • 碧潭取水口:設立「瑠公公園」;原有大型牌樓,但在興建國道3號時拆除。原取水口改為浮雕牆。
  • 抽水站:戰後因新店溪水位下降,捨蛇籠堵水、改以抽水機取水;目前已不再使用,保存作為紀念。
  • 碧潭到景美溪之間的幹線都仍存在,僅小部份加蓋或改為地下箱涵,但已成為污水排水溝,水質髒臭。
  • 景尾開道碑:位於景美橋旁,記述瑠公圳改道後景美街修路與木柵路一段開闢始末。[6]
  • 台灣大學醉月湖:原大安支線、第一霧裡薜支線間農用池埤。
  • 台灣大學水工所旁:大安支線。
  • 和平東路二段118巷2弄:跨大安支線的小橋護欄遺跡。
  • 溫州街45巷:第二霧裡薜支線。
  • 泰順街38巷口:跨第二霧裡薜支線的小橋護欄遺跡。[7]

重建與重現[編輯]

在瑠公圳停灌之後,位於台大校園內的大安支線和第一霧里薜圳支線,因校地整建,圳道被填平或加蓋。2001年台大校務會議通過「瑠公圳台大段親水空間復育計畫」,計畫的路線以舊圳道為主,南端為農學院實驗農場,經舟山路、振興草坪、小椰林東緣、思亮館前、轉數學館前,達醉月湖,全長1.8公里[1]

2005年,台北市政府興起重現瑠公圳計劃,不過以「綠之網」[8] 為代稱的該計劃,其路線規模尚未確定。

臺北縣政府五都改制後改為新北市政府)則希望藉由重新規劃新店溪段及民眾參與,針對瑠公圳二側整體景觀風貌改善,還給在地居民一個公共空間,並賦予瑠公圳重現風華的機會,促進觀光、使休閒發展及碧潭風景區之腹地擴大。

評論[編輯]

  • 馮忠鵬:「如果拿漢人開鑿的瑠公圳與日人建構的嘉南屏東大圳相較,前者採用最原始的方法,用生命與汗水去為自己漢人的農田建築灌溉渠道,生產的稻米供給北部漢人自己生活所需;後者使用較為先進的工法,為殖民地農民建築完整的灌溉渠道,增加的稻米收成供給糧食緊缺的母國。」「最近有學者專家倡議要比照韓國漢城的清水溪,讓瑠公圳從台北盆地的地底下重見陽光。如果能夠實現,不但讓雙北有條恢復生態的親水河渠,更可以讓後人緬懷先人的智慧、勇氣與遺愛,對漢人祖先曾經對台灣這塊土地所流過的血與汗,永誌不忘。」[9]

注釋[編輯]

  1. ^ 1.0 1.1 台灣的古圳道 王萬邦/著 ISBN 9572856103 2003年4月出版
  2. ^ 瑠公大圳 李宗信/著 ISBN 9789862940945 2014年10月出版
  3. ^ 臺北市瑠公農田水利會會史 1993年03月出版
  4. ^ 萬隆公館段霧裡薛圳與瑠公圳踏查 /洪致文
  5. ^ 卷三「……到公館街後拳山麓內埔分為三條:其一由小木見至林口莊及古亭倉頂等田,與霧裡薛圳為界;」
  6. ^ 文山區志 卷六、文教篇 > 第三章 古蹟與古碑 > 第二節 古碑 > 三、景尾開道碑
  7. ^ 大安區水圳人文走讀地圖 /臺灣水圳文化網
  8. ^ 臺北市綠之網一民權東西路'建國南北路'松江路及新生南路一綠軸實質綠化工程
  9. ^ 馮忠鵬《推崇日人嘉南大圳,勿忘漢人瑠公圳》,中國時報2017年1月25日。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