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正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公正
倫理學
理論

元倫理學
規範性 · 描述性
效果論
義務論
美德倫理學
關懷倫理學
善與惡 · 道德

應用

生物倫理學 · 網路倫理學 ·
神經倫理學 · 醫學
工程 · 環境
人權 · 動物權利
法律 · 媒體
商業 · 市場營銷
宗教信仰 · 戰爭

核心問題

正義 · 價值
權利 · 責任 · 美德
平等 · 自由 · 信任
自由意志 · 同意
道德責任

主要思想家

孔子 · 孟子
蘇格拉底  · 柏拉圖
亞里士多德 · 阿奎那
休謨 · 康德
邊沁 · 密爾
齊克果 · 尼采
羅爾斯  · 諾齊克  · 辛格

列表

倫理學主題列表
倫理學家名錄

公平正義正義英語:Justice;德語:Gerechtigkeit)是關於適當安排社會內的東西人民的概念,此概念是哲學法學神學歷史上不斷思考和辯論的話題。

公平正義的研討可大略分為兩類,分配正義(Distributive justice)著重在人群間適當分配好的東西 - 如財富、權力、報酬、尊敬。所以例如說,平等主義就是一種分配正義理論,認為對財富的適當分配方式是平等分配。應報正義(Retributive justice)著重對惡行的適當回應。所以例如說,同態報復法就是一種應報正義理論,認為適當的懲罰是等同所受到的不正當損害:「以命還命、以眼還眼、以毒攻毒、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以傷還傷、以打還打」。[1]

幾個關於公平正義的重要問題在西方歷史進程中曾激烈辯論過:什麼是公平正義?它對個人和社會有什麼要求?怎樣才是對一個社會內財富和資源的適當分配:平等制精英制視地位而定或其他的排列方式[2]?各種政治觀點和哲學系統對這些問題有無數可能答案。

一些理論家,例如古代希臘人,將公平正義設想為一種美德——一種人格特質,並只衍生於人們的行為和人們所設立的機構,其他人則強調行為或機構,並只衍生於使它們成真的人。公平正義的來源被不同看法認為來自於和諧神聖命令自然法造,它可能被認為次於另一倫理價值。

辭源[編輯]

中國[編輯]

「正義」有多重意思
1、指公正的、正當的道理例:《韓詩外傳》卷五:「耳不聞學,行無正義。」《史記·遊俠列傳》:「今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
2、正確的或本來的意義漢桓譚《抑訐重賞疏》:「屏羣小之曲說,述五經之正義。」三國魏 曹植《七啟》:「覽盈虛之正義,知頑素之迷惑。」清范家相《三家詩拾遺·韓詩》:「《齊詩》匡衡一疏,似與魯 說不同,而《詩》之正義,亦未明辨以晳。」 魯迅《集外集·<痴華鬘>題記》:「出離界域,內外洞然,智者所見,蓋不惟佛說正義而已矣。」
3、公道正直;正確合理漢王符《潛夫論·潛嘆》:「是以范武歸 晉而國奸逃,華元反朝而魚氏亡。故正義之士與邪枉之人不兩立之。」
4、舊時指經史的註疏如唐代孔穎達等有《五經正義》,張守節有《史記正義

德語[編輯]

德語中對應中文「公平正義」的詞為Gerechtigkeit。據考證,其在古高地德語中的形容詞"girecht"始現於西元八世紀,意為「直的」、「對的」或「合適的」。"gerecht"一詞在中古高地德語中衍生出抽象的涵義「依循正義感」(dem Rechtsgefühl entsprechend)[3],後來又發展出「直線的」(gradlinig)、「適度的」(angemessen)與「相應的」(gemäß)的涵義。

美德還是結果?[編輯]

在正義(或不正義)懲罰和確立之的正義(或不正義)判決兩者間,那個比較重要?公平正義被設想為,主要是,道德正確的分配好和壞的東西(包括財富、權力、報酬、尊敬和懲罰)。另一解釋是,公平正義是那個為了正確分配而表態或行動的人的美德,無論行為是正義的因為行為者是正義的人,抑或一個人是正義的因為他做正義的事。20世紀道德哲學家伊莉莎白·安斯康柏(Elizabeth Anscombe)主張現代哲學將焦點集中在行為和造成的結果而非行為者人格特質是錯的,她的主張啟發了現代德行倫理學,此學派跟隨亞里士多德將正義視為好人的一種美德,並只會間接成為一個事態的屬性。[4]

對公平正義的理解[編輯]

盧卡·焦爾達諾描繪的正義

公平正義與其它倫理價值區別在於被視是必要壓倒性的重要:公平正義可能被認為與善意博愛仁慈慷慨同情不同且更為重要,這些雖然都很重要,但它們與其說必要不如說是額外價值,但我們須要知道的不只這些:我們須要知道公平正義是什麼,而非僅僅它不是什麼,對此問題已有不少答案被提出。

公平正義,不管在語意或概念上,皆與辯護的概念緊密聯繫:對一個人信念和行為持有及提出決定性的理由,因此,嘗試理解公平正義通常就是嘗試發現正當理由–公平正義的來源或基礎–從而證明(或反駁)它的壓倒性重要性。

視正義為社會和諧[編輯]

柏拉圖在他的對話錄理想國,使用角色蘇格拉底來主張用單一正義解釋同時含蓋個人的正義和城邦的正義,正義是一個人或城市內的敵對部份處於適當和協調的狀態,一個人的靈魂有三部份–理智、心靈和慾望–一個正義的人是理智控制其他兩部份並且每個部份各盡其責的人,與之相似,一個城市有三部份 - 熱愛學問的人、士兵和工人 - 一個正義的城市是熱愛學問的人統制其他兩者且每個人各盡其責的城市。蘇格拉底用一台戰車的寓言來解釋他的觀點:一台戰車能共同工作是因為兩匹馬有戰車手在指揮。熱愛學問的人 - 或稱哲學家 - 應該作為統治者因為只有他們瞭解什麼是善,一個人如果生病了,會去看醫生而不是江湖郎中,因為醫生是健康議題的專家,與之相似,一個人應將他的城市託付與善方面議題的專家,而非區區政治家,因政治家是給與人們他們想要的東西來獲取權力,而非對他們有益的。蘇格拉底用一艘船的寓言來解釋此觀點:一個不正義的城市如同在大洋中的一艘船,船長(一般平民)雖然強大但喝醉酒,一群不值得信賴的參謀(政治家)嘗試操弄船長給他們控制船隻行進方向的權力,而只有一位導航員(哲學家)知道如何將船帶回港口,對蘇格拉底而言,這艘船能底達目的地 - 善 - 的唯一方法是由導航員來指揮。[5]

視正義為神聖命令[編輯]

神聖命令的支持者主張正義,乃至於所有道德規範,是神或眾神所下的權威命令。例如說,謀殺是錯的且必須受懲罰,若且唯若,上帝命令應當如此。對神聖命令理論的常見回應是提出尤西弗羅困境,其問道:正確的事之所以正確是因為上帝下令,仰或上帝是對實際上道德正確的事下令?若是前者,則正義是武斷的,若是後者,那道德是比上帝還要高級的存在,上帝變成僅是道德知識的傳遞者。神聖命令的支持者可能選擇回應指出此兩難是錯的:善是上帝的真正天性且必定會表現在他的命令中。

參考文獻[編輯]

  1. ^ 出埃及記21.xxiii-xxv.
  2. ^ Barry, Brian. Theories of Justic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9: xiii. 
  3. ^ Friedrich Kluge: Etymologisches Wörterbuch der deutschen Sprache. 24. Auflage. Berlin/New York 2002, S. 348.
  4. ^ Elizabeth Anscombe, 『Modern Moral Philosophy』, Philosophy 33(1958): 1-19. See further Alasdair MacIntyre, After Virtue (2nd edition, London: Duckworth, 1985); Onora O'Neill, Towards Justice and Virtue (Cambridge: CUP, 1996), chapter 1.
  5. ^ Plato, Republic trans. Robin Waterfield (Oxford: OUP, 1984).

傳記及延伸閱讀[編輯]

  • Brian Barry, Theories of Justic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9).
  • Harry Brighouse, Justice (Cambridge: Polity Press, 2004).
  • Anthony Duff & David Garland eds, A Reader on Punishment (Oxford: OUP, 1994).
  • Colin Farrelly, An Introduction to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 (London: Sage, 2004).
  • David Gauthier, Morals By Agreement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6).
  • Robert E. Goodin & Philip Pettit eds,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 An anthology (2nd edition, Malden Mass.: Blackwell, 2006), Part III.
  • Ted Honderich, Punishment: The supposed justifications (London: Hutchinson & Co., 1969).
  • Will Kymlicka,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 An introduction (2nd edition, Oxford: OUP, 2002).
  • Nicola Lacey, State Punishment (London: Routledge, 1988).
  • John Stuart Mill, Utilitarianism in On Liberty and Other Essays ed. John Gray (Oxford: OUP, 1991).
  • Robert Nozick, Anarchy, State, and Utopia (Oxford: Blackwell, 1974).
  • Plato, Republic trans. Robin Waterfield (Oxford: OUP, 1994).
  • John Rawls, A Theory of Justice (revised edition, Oxford: OUP, 1999).
  • David Schmidtz, Elements of Justice (New York: CUP, 2006).
  • Peter Singer ed., A Companion to Ethics (Oxford: Blackwell, 1993), Part IV.
  • C.L. Ten, Crime, Guilt, and Punishment: A philosophical introduction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87).

外部連接[編輯]

  • [1] www.sterlingharwoo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