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華民國與大韓民國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華民國-韓國關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與大韓民國關係
Republic of China 和 Republic of Korea 在世界的位置

中華民國

大韓民國
外交代表机构
駐韓國台北代表部 駐台北韓國代表部
外交代表
代表[註 1] 石定 代表 楊昌洙

中華民國與大韓民國關係是指中華民國大韓民國(通稱韓國南韓)之間的關係。1949年1月4日,即大韓民國政府正式成立4个月后,兩國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並於首都漢城(今首爾)明洞设置中華民國大使馆,直到1992年8月23日,大韓民國與中華民國断交為止。斷交後,在對方首都互設具大使館性質的代表機構。

在大陸時期[编辑]

參見: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虹口公園爆炸案
以及:國民革命軍韓國光復軍蔣中正李承晚

自從1910年朝鮮半島大日本帝國併吞後,許多朝鮮愛國志士與韓國獨立運動者,便轉往中國繼續從事抗日獨立運動,並於1919年成立臨時政府於上海,1927年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國民政府及中國國民黨對於朝鮮半島獨立運動給予了許多實際的援助和支持。1932年4月29日,朝鮮愛國志士尹逢吉炸死在上海虹口公園閱兵之日本軍上海派遺軍總司令白川義則[2]:4619。即使是在國民政府對日的八年抗戰艱苦期中,也不忘撥款資助韓國獨立運動,以及成立幹訓班協助韓人進行武裝鬥爭;並且讓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於當時國民政府所在地重慶辦公。

根據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之《國民政府與韓國獨立運動史料》一書中詳載之文件可知,中國國民黨當時秉持三民主義原則援助韓國革命,使之達成獨立建國目標;惟因韓人獨立運動內部派系各有主張,且彼此傾軋嚴重,遂由時任中央組織部部長朱家驊協助調處。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主張韓國獨立。1947年4月11日,韓國獨立運動領袖李承晚到南京;4月13日會見蔣[3]:8332。4月,蔣於上海接見李承晚[4]:51。4月21日,韓國獨立運動領袖李承晚自上海飛返漢城[3]:8338。9月1日,中國政府照覆美國政府,同意參加華盛頓中、美、英、蘇四國會議,討論韓國獨立統一問題[3]:8404

1948年2月,聯合國朝鮮臨時委員會決定韓國選舉程序,5月進行大選[4]:54。8月,大韓民國政府正式成立;同時,雙邊立即給予外交承認。8月12日,中華民國外交部王世杰發表聲明,臨時承認韓國政府,並派劉馭萬為駐韓國大使銜外交代表[3]:8658。9月12日,韓國特使趙炳玉代表韓國總統李承晚訪問中國,是日抵南京,拜訪外長王世杰,並由王世杰陪同謁見蔣;趙炳玉在南京對記者稱:「最終目的是建立不受共產獨裁威脅的一個統一的韓國,希望中國繼續幫助韓國。」並要求南京政府「不要承認代表金九的韓國駐華代表團」[3]:8675。李承晚於稍晚在南京會見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

1949年1月1日,中華民國政府承認大韓民國[3]:8764。1月4日,於韓國首都漢城設立中華民國駐大韓民國大使館,並派駐大使,兩國正式外交關係至1992年韓國政府轉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中斷。

在臺灣時期[编辑]

參見:中華民國外交韓國外交

邦交期間[编辑]

1949年8月,蔣中正訪韓,與李承晚會面。
1951年,韓國駐中華民國大使李范奭与蒋中正在台湾台北士林官邸的合影
1953年11月27日李承晚來台訪問,與蔣中正會晤。中為時任韓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金弘壹
灰色國家表示非聯合國會員國韓國當時尚未加入,因此不能對中華民國續留聯合國一案參與投票,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
1979年5月《第一屆國民大會第六次會議實錄》所附的《中華民國全圖》,一旁的朝鮮半島部分標注僅有「韓國」,並將漢城(今首爾)作為唯一的首都。也未畫出三八線

1949年8月3日,蔣中正應邀飛赴韓國訪問,與韓國總統李承晚鎮海舉行會議,就東亞國家共同反共問題交換意見,8月8日返台[4]:61。80日,韓國首任駐華大使申錫雨在廣州向閻錫山呈遞國書[3]:9000。9月25日,韓國駐華大使申錫雨拜訪蔣[3]:9017

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蔣致電李承晚表示關切[4]:65。9月,蔣分電麥克阿瑟、李承晚,祝仁川登陸,漢城光復之捷[4]:66。而朝鲜战争的爆发延遲或阻撓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攻台,美国因此護衛台湾,使中共失去了攻占台湾的机会。中共参战直接导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國的交流機會破滅,此后中華人民共和國被长期孤立;美國同时認識到中華民國对牵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戰略重要性,將台灣重新納入防禦體系。日後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即是基於韓戰的影響。美國也因此改變了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態度,繼續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為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及支持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

中華民國因為韓戰獲得美援,幫助了台灣當時的經濟發展,也提升了國軍的戰力[5]美國總統杜魯門派遣第七艦隊巡邏台灣海峽,嚇阻中国人民解放军進攻台澎金馬。同時中國人民志願軍戰俘在遣返目的地中選擇台灣後,則大大鼓舞了國軍士氣[6]:263,因此韓戰也被稱為「國民黨的西安事變[7]:770。而中華民國政府原有意出兵韓國協助抵禦共黨勢力南下,然遭到美方拒絕[8]。不過後來中華民國仍有進行物資援助。

1953年11月,蔣接見美國記者發表談話,強調中國、韓國、越南三國問題,相互極具關聯[4]:75。同月,韓國總統李承晚訪華,蔣與李總統發表《聯合聲明》,籲請亞洲自由國家,共同組織反共聯合陣線[4]:75。訪問期間,為感謝中華民國政府長期以來對韓國獨立運動的支持,李承晚特別頒贈韓國建國勳章之大韓民國章予蔣中正。此勳章現今仍收藏於臺北中正紀念堂內的展覽廳。

1954年1月23日,14,209名留韓反共義士投奔台灣[4]:76蔣中正致電美國總統艾森豪申致謝意,並發表聲明:志願遣俘成功,證明民主國家獲得主動;中國大陸同胞倘獲機會,亦必將為自由奮鬥[4]:76。之後中華民國將該日訂為「一二三自由日」。

中華民國政府播遷來臺之初,韓國是所有中華民國邦交國之中,唯一派駐常任大使於台北的國家。首任國務總理李范奭韓戰名將白善燁金弘壹,以及韓國國父金九之子金信均曾任駐中華民國大使。1954年6月,台韓發起組織亞洲人民反共聯盟,歷年分別在東亞各國召開會議[9]:194。1967年改組為世界反共聯盟,每屆大會美洲、中東、及歐洲部分國家,均派有代表列席[9]:194

1955年10月,蔣接見韓國自由黨親善使節訪問團,告以台、韓能堅強合作,東亞必有光明[4]:82-83

1958年4月3日至4月5日,韓國文化藝術訪問團在台進行為期3天訪問。於台北中山堂表演舞蹈、歌唱等節目,並展出藝術品及反共宣傳資料等,擁有30名隊員的海軍軍樂隊,在台北新公園及三軍總部作幾場演奏,遊行台北市區,並在總統府前廣場作操槍技巧表演。晚間在台北中山堂演出,表演節目有合唱、劍舞扇舞[10]

1961年1月26日,特任劉馭萬為駐韓大使[11]:666。2月27日,外交部長沈昌煥訪韓;3月3日,在漢城簽訂中、韓貿易協定[11]:666

1962年,金鍾泌朴正熙總統特使身份訪台,獲蔣接見[12]:4。同年8月12日,何應欽以特使身分訪問韓國,參加大韓民國獨立慶典[13]

1964年10月,韓國總理丁一權訪問台灣,謁見蔣介石商討中韓有關問題[4]:108。10月11日,韓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金信與外交部長沈昌煥簽署《中韓友好條約》,在台訪問的總理丁一權、總統府秘書長張群均到場觀禮[14]。12月,行政院長嚴家淦亦訪問韓國[4]:109。1965年12月,互換友好條約批准書[14]:205

外部图片链接
朴正熙伉儷來台訪問,與蔣介石在松山機場的合影
歡迎朴正熙伉儷來訪的牌坊

1966年2月15日,韓國總統朴正熙與夫人陸英修訪問中華民國,與蔣中正會晤[15][16],舉行會談[4]:112。4月,國防部長蔣經國應邀訪問韓國,謁見朴正熙總統,就亞洲問題交換意見[4]:112,被朴授予一級樹交勳章[17]:521;並視察三八線。6月30日,兩國第二大城市暨最大港口高雄釜山成為姊妹城市。1967年2月22日,韓國國會議長李孝祥朝鲜语이효상來台訪問[18]。1968年,兩國最大城市暨首都台北漢城(今首爾)成為姊妹城市。1969年2月24日,蔣經國再度訪韓,代表國府贈勳大韓民國國軍七位將領[17]:521。蔣經國與韓國總統朴正熙以及總理丁一權會談,並且發表聲明。

1971年9月,參謀總長賴名湯訪問韓國[19]。10月,由於當時兩韓皆非聯合國會員,因此無法就中國代表權問題表態,即《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同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駐韓公使余先榮下榻的大然閣飯店發生火災事故,余負傷於翌年1月5日過世[20]

1972年,韓國海軍訓練艦隊(由韓國海軍APD82號及PG83號所組成)來到高雄港進行為期4天的親善訪問,在高雄市政府體育場舉行各項表演,高雄市政府主任秘書楊煥文致詞歡迎,表演內容有儀隊操槍、軍樂隊、跆拳道等[21]

1974年韓國著名記者孫忠武至臺灣查找金九相關史料,副總統嚴家淦予以接見,並親手揮毫書法贈之。

1975年4月5日,蔣中正逝世,韓國總統朴正熙於4月6日發表特別聲明:「蔣總統不但對導致二次大戰盟國勝利有偉大的貢獻,而且對韓國的獨立運動,也曾予積極的支持。蔣總統對二次大戰後為奠定世界和平和秩序的基礎,貢獻尤多。他的這些無法數計勳業,將永為韓國人民所難忘……」[22]:1並發表悼辭稱:「……本人和韓國同胞暨全世界所有崇仰其勳業的人們,敬向蔣總統歷盡艱困,而仍固守信仰,堅毅不拔的精神致最崇高的敬禮。……」[22]:294月8日,英文《韓國時報》社論稱:「……這位已故中國政治家,在我國悲劇殖民時代中對我們愛國志士不斷予以援助,結果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促使韓國人民恢復國家的獨立。……自從中華民國政府遷臺後,蔣總統創造新的社會風氣。因此,目前自由中國人民享受繁榮的經濟,其經濟體系比遷臺時擴大為十倍,國民所得在七百美元以上……自由中國人民預期在今後五年內,將使他們的國家在經濟上趨於先進國家之林。蔣總統在韓國歷史黑暗期間,援助韓國獨立鬥士,並予以庇護,此一歷史事實,韓國全體人民將沒齒難忘。我們愛國志士在蔣公鼓勵和保護下,能在國對國內的殖民統治者鬥爭。由於一九四三年開羅宣言的明白規定,蔣委員長促使世界各國承認獨立韓國的歷史正當主張。在他領導之下,中華民國與新建立的大韓民國維持友好關係,尤其在國際政治方面更如此。……」[22]:125同日,韓國英文《前鋒報》社論稱:「……由於蔣總統的革命背景和歷史遠見,對過去殖民的韓國表示特別同情,並對韓國人民為國家獨立奮鬥予以友愛的協助。蔣公逝世,我們感到更為悲痛,因為他和中國在遭逢災難的時期,尤對流亡的韓國臨時政府如此關切。蔣公要在開羅宣言中規定韓國獲得解放成為獨立國家,因此該宣言允許韓國在『適當時機』內予以獨立。」[22]:126 [23],並派出國務總理金鍾泌來台弔唁。韓國媒體做大篇幅的報導[24][25]。4月11日,金鐘泌談話稱:「蔣總統對韓國獨立建國的支持與貢獻,載于韓國史冊,韓國國民將永誌不忘他的恩德。……」[22]:4

1979年10月朴正熙遇刺身亡後,蔣經國總統曾表示慰問,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亦降半旗致哀[26]並由行政院院長孫運璿率團前往參加喪禮。[27]。當時韓國亦常以「自由中國」(諺文자유중국)稱呼中華民國

在兩岸對峙期間,韓國常扮演中介者角色,許多逃离中国大陆反共人士皆是在韓戰之後通過韓國領土而後轉往台灣1980年代以後,由於東亞國際情勢變化,以及韓國對於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政策的改變,漢城方面開始與北京進行交流與接觸,與台北的邦交關係出現變化。

1983年5月5日發生的中國民航296號航班劫機事件,促成了韓國與中國官方的第一次正式接觸,雙方以「大韓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正式國名互稱。這個事件普遍認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韓國間關係正常化的開端,也為中華民國及韓國的邦交動搖揭開序幕。

斷交[编辑]

1992年8月23日韓國總統盧泰愚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與自1927年以來對韓國獨立運動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給予援助及支持的中華民國政府斷绝自1949年建立的外交关系,除要求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人員於24小時內離境外,原屬中華民國的大使館等資產均被韓國政府接收並轉交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新的中國駐韓大使館,斷交時間之匆促、手段之激烈,使中華民國政府及國民深感背叛及羞辱[28],這被認為是導致臺灣民間反韓情緒及至今仍影響臺韓關係的原因之一[29]

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长钱复对韩国進行全方面报复手段:自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韓國建立外交关系之日起,中華民國即与韩国断交,並拒绝韩国政府特使团于9月初来台说明断交理由、自中韩建交之日起取消对韩贸易一切优惠待遇、自9月15日起停止实施双方民航协定。当天中華民國經濟部部長萧万长宣布与韩国断交后,将取消此前提供给韩国的一切超乎一般的特别优惠待遇,并终止双方间原有的贸易协定。随即采取的报复性经济措施主要包括:停发韩国小汽车进口配额和韩国水果的进口配额;取消韩国厂商参与台湾今后国营事业的竞标机会;双方部长级经济合作会议立即停止,今后也不再举行。中華民國使馆人员在撤离时還损坏了墙壁、地毯、桌椅等设施[30]

斷交後[编辑]

兩國斷交以後,韓國曾在9月15日派遣由韓國國會前議長金在淳朝鲜语김재순 (정치인)丁一權等8人在內的使節團赴台,除表達歉意外,也就雙邊關係架構等共通關注議題交換意見[31]:563,但韓方對未來新設代表機構抱有「不得採用『中華民國』國號、只得掛名『台北』」的堅持,雙方因此無法達成具體協議[31]:97。直至台韓協議出台之前,已經閉館的原中華民國駐韓使館僅暫以「旅韓華僑證照收轉服務處」之名義在韓國維持領事業務[31]:610

1992年12月,盧泰愚的總統任期結束,下一屆的金泳三政府朝鲜语김영삼 정부任內則繼續與台灣方面協商,兩者對共同議題的認知差距也有所縮小[31]:97。1993年7月23日,雙方歷時一年協商後,於該日簽署《新關係架構協定》,同意互設代表機構,並恢復經貿、文化和學術交流等方面的雙邊合作。1993年11月25日,韓方在台成立具大使館性質駐臺北韓國代表部[32];1994年1月25日,台方則在漢城(今首爾)開設同等性質的駐韓國台北代表部,作為代表兩國政府推動雙邊實質交流合作之機構。2005年,另在第二大城釜山設立代表部釜山辦事處,以加強與南部地方政府之交流合作關係[33]:90[34][35]

韓國官方的中央119救助本部朝鲜语중앙119구조본부派員參與1999年台灣921大地震救災工作

1999年9月21日,台灣中部發生九二一大地震。韓國派出一支16人編制的國家級救援隊來台灣,其中在大地震後第四天9月24日於臺中縣大里市倒塌的「台中王朝」大樓廢墟中,經瑞士救難隊重新探測發現生命跡象,於是努力挖掘,終於在傍晚由救難隊長崔珍鍾救出受困長達87小時的6歲男孩張景閎,全國電視台並且實況轉播這感人畫面[36]。此外,韓國亦派出具官方色彩的國籍航空大韓航空貨機載運30噸的賑災物資於10月1日抵達中正機場(今桃園國際機場),此為台灣與韓國於1992年斷航七年後第一班飛抵台灣的韓國飛機[37]

受到韓國外交政策影響(特別是在對北政策),韓國官方對於與中華民國官方交流並不算非常重視,韓國駐台代表丁相基曾投書韓國《朝鮮日報》,呼籲官方重視雙方關係[38]

現況[编辑]

2013年5月22日,中華民國監察院通過監委高鳳仙錢林慧君葛永光提案,糾正外交部、駐韓國代表處。監察院表示外交部、駐韓代表處對於政府在韓國不動產,歷年資料未確實保存,歷經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中韓斷交,沒即時積極清查處理,直到2003年至2006年間,才開始查訪土地登記使用情形。糾正案文說,根據外交部2013年1月清查資料,目前政府在韓國登記所有的土地共27筆,座落首爾仁川釜山等處,有些土地被無權占用,有些則簽訂「委託管理契約」。高鳳仙說,目前有2筆國有土地被韓人無權占用數十年,至今沒有依法追討,另有多筆土地借給漢城華僑協會、漢城華僑小學英语Seoul Chinese Primary School、僑民服務委員會、漢城華僑中學英语Seoul Overseas Chinese High School使用,契約屆期,對方卻拒絕續約,土地被無權占用,中華民國政府束手無策。並指出,在韓國的國有財產維護與管理,涉及外交、僑務、法律、兩岸關係錯綜複雜因素,行政院應研議成立跨部會特別處理小組,擬訂整體政策方針,維護國家尊嚴及權益[39]

2016年6月1日,華信航空正式開航台北首爾航線[40]

歷任駐派大使、代表[编辑]

歷任中華民國駐大韓民國大使、代表[编辑]

姓名 任命 到任 離任 外交衔级 外交职务
駐大韓民國大使
邵毓麟 1949年 1951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王東原 1951年 1961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劉馭萬 1961年 1964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梁序昭 1964年 1967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1967.2.22因出售館產不當,引發僑社暴動遭撤職
唐縱 1967年2月22日 1970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羅英德 1970年9月27日 1975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朱撫松 1975年3月10日 1979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丁懋時 1979年 1982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薛毓麒 1981年 1987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鄒堅 1987年 1990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金樹基 1990年 1992年 大使 特命全權大使
駐韓國代表
林尊賢 大使 代表
李宗儒 大使 代表
李在方 大使 代表
陳永綽 大使 代表
梁英斌 大使 代表
石定 大使 代表

歷任大韓民國駐中華民國大使、代表[编辑]

歷代駐中華民國大使、代表名單[41]
代數 姓名 時間 備註
駐中華民國大使(주중화민국 대사
特使 鄭桓範정환범 1948年11月—1949年1月
初任大使 申錫雨신석우 1949年8月—1950年3月 1949年7月29日升格為大使館
2任大使 李範奭이범석 1950年12月—1951年9月
3任大使 金弘壹김홍일 1951年10月—1960年6月
4任大使 白善燁백선엽 1960年7月—1961年7月
5任大使 崔用德최용덕 1961年7月—1962年7月
6任大使 金信김신 1962年10月—1971年2月
7任大使 金桂元김계원 1971年3月—1978年11月
8任大使 玉滿鎬옥만호 1978年11月—1981年5月
9任大使 金鍾坤김종곤 1981年7月—1985年4月
10任大使 金相台김상태 1985年4月—1988年7月
11任大使 韓哲洙한철수 1988年7月—1991年7月
12任大使 朴魯榮박노영 1991年7月—1992年8月
駐台北代表(주타이페이대표
初任代表 韓哲洙한철수 1993年11月—1995年12月 前駐中華民國大使
2任代表 姜敏秀강민수 1996年2月—1999年2月
3任代表 尹海重윤해중 1999年2月—2002年2月
4任代表 孫薰손훈 2002年2月—2004年2月
5任代表 黃龍植황용식 2004年3月—2006年2月
6任代表 吳相式오상식 2006年2月—2008年9月
7任代表 具良根구양근 2008年9月—2011年9月
8任代表 丁相基정상기 2011年10月—2014年4月
9任代表 趙百相조백상 2014年4月— 2016年11月
10任代表 楊昌洙양창수 2016年11月—

歷代韓國駐華大使館館址[编辑]

韓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館在台館處,最初設於北投,後於1951年11月11日遷入台北市區[42]:p160,館址為仁愛路三段。因中華民國與大韓民國的相互往來經貿頻繁,當時韓國第7任駐台大使金桂元相中松山菸廠旁有一塊面積600的空地,於是跟菸酒公賣局承租興建,採用建築師蔡柏鋒的設計,於1977年完工落成啟用,當時新韓國大使館閩南語Gôan Tāi-hân Bîn-kok chù Tiong-kok Tāi-sài-kóan的外觀是一棟像三明治的四層樓建築物,地址為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345號,據說削成三角形的奇特外型是用以象徵韓國的分裂,含有反共統一的寓意,常吸引路人的目光。

在兩岸未開放前,許多「反共義士」開著軍機、劫持民航機降落韓國,韓國當局若態度曖昧不明,大使館免不了就會有人抗議、丟雞蛋,甚至還有人曾在韓國處理中共魚雷快艇事件時,在大使館前自焚。

1992年8月23日,中華民國與韓國斷交,韓國駐華大使館就沒有再使用。因為大韓民國政府還欠公賣局203萬元的地租,公賣局也要求韓國拆屋還地。但後來房舍未拆,閒置至1998年才由交通部觀光局進行整修,成為旅遊服務中心。

2005年8月11日,因為要興建台北大巨蛋而遭到拆除的命運。

目前的駐台北韓國代表部處址在臺北市基隆路一段333號1506室。

簽證[编辑]

韓國護照韓國公民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中華民國
參見:中華民國簽證政策中華民國公民簽證要求
以及:韓國簽證政策韓國公民簽證要求

持有中華民國護照中華民國公民可以免簽證的方式入境韓國,停留最多90天。入境韓國時,若攜帶1萬美元以上現金(約新臺幣33萬6,000元),須向海關申報;出境韓國若攜帶1萬美元以上的外幣韓圓(包括旅行支票),必須得到韓國銀行或海關的許可。[43][44]

持有韓國護照韓國公民也可免簽證入境中華民國,停留最多90天。

此外,兩國皆提供每年各600名18-30歲青年為期1年的度假打工簽證(皆必須未曾取得此種簽證)。[45][46]

外交部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將韓國歸類為灰色警示:提醒注意(2016年10月27日)。[47]

經濟[编辑]

參見:臺灣經濟韓國經濟

貿易[编辑]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外貿協會)於首爾設立台灣貿易中心[48]經濟部國際貿易局也設立駐韓國代表處經濟組[49]

2013年,中華民國是韓國第10大進口夥伴、第7大出口夥伴。出口至中華民國的金額為157億0,196萬美元;自中華民國進口的金額為146億3,084萬美元。[50]貿易呈現出超盈餘)10億7,112萬美元。

2014年,韓國是中華民國第6大貿易夥伴、第4大進口夥伴、第6大出口夥伴。出口至韓國的金額為126億8,526萬美元,年增5.033%。前10大產品為積體電路二極體電晶體印刷電路板液晶裝置不鏽鋼扁軋製品、箔、電話機環烷烴、非環烷烴(碳氫化合物);自韓國進口的金額為147億8,965萬美元,年減6.204%。前10大產品為積體電路、環烷烴、石油瀝青礦物油類、高溫蒸餾煤焦油產品、及其他非金屬元素、印刷電路板、液晶裝置、半導體機器設備、電子工業化學元素。貿易呈現入超赤字)21億0,439萬美元,年減42.979%。[51][52]

2015年,韓國是中華民國第5大貿易夥伴、第4大進口夥伴、第6大出口夥伴。出口至韓國的金額為125億6,256萬1,110美元,年減0.967%;自韓國進口的金額為130億2,641萬7,587美元,年減11.922%。貿易呈現入超(赤字)4億6,385萬6,477美元,年減77.958%。[51]

雖然經貿關係熱絡,但在半導體液晶面板生產及手機3C產品領域,雙方處於高度競爭。兩國消費品的產業結構相似,產品相似度高達80%以上,產品不僅要具備與中华人民共和国產品競爭的價格利基,並且要在產品品質、功能及包裝設計上不亞於甚至優於韓國商品,才有可能進入韓國市場。[50]

投資[编辑]

中華民國的產業結構主要以中小企業、消費性產品為主幹,與大韓民國的生產成本類似,且產品處於高度競爭的狀況下,企業對於前往韓國投資設廠生產的意願較低。其他原因包括市場過度保護、強勢工會韓語障礙等。[50]

1978年-2013年,中華民國對大韓民國總投資件數為181件,總投資金額約6.1億美元,僅佔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約826.2億美元)的0.74%。投資行業包括金融、電子、貿易及服務業等,目前有元太科技、欣銓科技及日月光集團等企業在大韓民國實際投資;另有中華航空長榮航空海運陽明海運旺宏電子明基(BenQ)及捷安特(Giant)等20多家公司在大韓民國設有分支機構。[50]

截至2013年12月,大韓民國對中華民國總投資件數為868件,總投資金額約10.3億美元,僅佔外人來台投資總額(約1,222億美元)的0.84%。投資行業包括電子、營造及水電燃汽供應業、批發零售業等,包括三星(Samsung)、樂金(LG)及現代(Hyundai)等大韓民國企業在台灣設有行銷據點。[50]

目前成立的台商組織有「韓國地區台商聯誼會」。[50]

協定[53][编辑]

  • 1961年3月3日,簽署《中韓貿易協定》
  • 1965年5月15日,簽署《中韓文化協定》
  • 1965年5月15日,《中韓相互保護專利協定》換文
  • 1972年3月31日,《中韓政府間相互保護專利協定》換文
  • 1972年7月7日,簽署《中韓政府間互免海空運所得稅協定》
  • 1983年9月19日,簽署《中韓海運協定》
  • 1986年11月14日,簽署《中韓空中運輸協定》
  • 1990年11月28日,《中韓間適用「貨品暫准通關證公約」》換文
  • 1991年7月19日,簽署《貨品暫准通關證制度備忘錄
  • 1991年12月10日,《中韓互免海空運所得稅協定》換文
  • 2004年9月1日,簽署《台韓空運協定》
  • 2005年11月25日,簽署《行政院衛生署中央健康保險局與韓國國民健康保險公團健保合作備忘錄》
  • 2008年11月20日,簽署《台韓電子產證跨境交換合作備忘錄》
  • 2009年8月11日,簽署《台韓飛航安全合作瞭解備忘錄》
  • 2010年11月23日,簽署《台韓青年打工度假瞭解備忘錄》
  • 2015年9月21日,簽署《台韓空運協定瞭解備忘錄》。
  • 目前正推動《臺韓自由貿易協定》的可行性研究。

會議[编辑]

1976年,中華民國國際經濟合作協會(國經協會)與韓國全國經濟人聯合會(FKI)每年輪流舉辦「臺韓經濟聯席會議」。2014年11月19日,於臺北舉辦第39屆聯席會議。[52]

1995年,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TAITRA)與韓國大韓貿易投資振興公社英语KOTRA(KOTRA)每年輪流舉辦「TAITRA/KOTRA聯席會議」,交換市場拓銷資訊。2013年10月16-17日,於臺北舉行第19屆聯席會議。[52]

2002年,韓國成立「漢城臺北俱樂部」(Seoul Taipei Club),2006年11月,中華民國成立「臺北漢城聯誼會」(Taipei Seoul Club)。從經貿、文化、教育及體育等各方面加強雙邊交流。[52]

2004年7月,韓國輸入業協會(KOIMA)成立「韓臺貿易促進委員會」,中華民國則於2004年10月,由經濟部國際貿易局及臺北市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成立「臺韓經貿聯誼會」,建立合作交流平臺,進一步擴大雙邊交易。[52]

2007年6月,於首爾舉辦「第1屆臺韓經貿諮商會議」,重啟局長級經貿溝通平臺。2015年8月,於臺北舉行第8屆會議。[52]

2011年11月,韓國知識經濟部依據臺韓年度經貿諮商會議討論案,於臺北舉辦「第1屆臺韓產業合作論壇」。2015年3月30日,於臺北舉行第5屆合作論壇。[52]

2012年6月21-22日,為加強雙邊經貿合作,促進相互投資及產業結構互補,於臺北舉行「《臺韓投資保障協定》第1次實務會議」。並於2013年10月30-31日在首爾舉辦第2次實務會議。[52]

經貿問題[编辑]

台商曾反應韓國在茶葉水果芒果香蕉)、插頭電源線聚醯胺短纖維、捲、聚酯絲、聚酯粒、甲基丙烯酸甲酯聚甲基丙烯酸甲酯板、聚甲丙烯酸甲酯粒的進口關稅過高。經交涉,上述產品的韓國進口關稅依世界貿易組織(WTO)稅率課徵,若WTO新回合談判完成協商,即可享最惠國待遇[52]

近年來,所產的臺灣鯛(即吳郭魚)輸銷韓國經常遭檢驗出魚片增色劑及微生物等衛生問題而遭退運,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曾派員前往韓國實驗室針對檢驗儀器及方法進行了解,並未發現韓國的檢驗過程有所不同。[52]

2013年10月25日,韓國電視節目「食物X檔案」播出對台灣鯛的負面報導,影射台灣鯛養殖環境惡劣、濫用抗生素,並強調魚塭距離第六套輕油裂解廠(六輕)很近,誤導韓國民眾。11月1日,嘉義縣長張花冠提出嚴厲譴責,要求政府向韓國抗議,並要求韓國澄清;[54]除了台灣養殖業重要縣市與業者提出嚴正抗議外,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中華民國外交部也同聲譴責,並要求韓國媒體更正不實報導。[55][56][57]

文化[编辑]

參見:中華民國文化韓國文化

觀光[编辑]

中華民國國民前往韓國觀光的人數,自2003年-2013年為止,連續11年維持在韓國外國觀光客人數的第4名。僅次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日本美國[50]

交通[编辑]

參見:臺灣交通韓國交通

航空[编辑]

背景[编辑]

在韓國承认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后,臺北首爾之间的定期航班停飞,韓國籍航空器也被禁止飛越台北飛航情報區。十二年后,两个城市之间也仅仅开通了包机。直航停飞造成了在1992年尚有42万人的双边游客数量,在第二年就下降到了22万人,而直到2003年才仅仅恢复到36万人。最终,「臺北駐首爾非官方代表團」成员与「首爾駐臺北非官方代表團」于2004年9月1日签订了《台韓空運協定》,允许双方的飞机进入对方领空。这一协议不仅重新开通了中華民國与韓國之间的直航,还使得从韓國到东南亚的航线可以直接过境臺北飛航情報區,而不需要绕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菲律宾。当时的分析家估计,这可以让韓國的航空公司在燃油以及其它费用上节省330亿韩圓(折合当时的2,900万美元)。

雙邊有航班來往的城市如下(截至2016年10月29日):

客運[编辑]

 中華民國

貨運[编辑]

船運[编辑]

高雄釜山光陽基隆↔釜山、仁川間的貨運船運航線。

注釋[编辑]

  1. ^ 中華民國外交部為統一駐外人員內部職稱,明定大使館、代表處設大使、公使。代表處對外仍稱代表、副代表。[1]

參考資料[编辑]

  1. ^ 陳培煌. 統一名稱 代表對內稱大使. Yahoo!奇摩引用中央通訊社. 2012年8月31日. 
  2. ^ 辭海編輯委員會編. 《辭海》(1989年版).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陳布雷等編著. 《蔣介石先生年表》.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78-06-01. 
  5. ^ Commanding Heights : Taiwan Economic. 公共电视网. (英文)
  6. ^ 梁敬錞. 《中美關係論文集》. 臺北: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1982. 
  7. ^ 郭廷以. 《近代中国史纲》 第三版. 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1986. ISBN 9622013538. 
  8. ^ 摩拳擦掌 蔣介石想打韓戰
  9. ^ 9.0 9.1 李守孔. 《中國現代史》. 台北: 三民書局. 1973. 
  10. ^ 韓國文化藝術團訪華,典藏台灣
  11. ^ 11.0 11.1 朱文原等編輯撰稿. 《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大事記》上. 台北: 國史館. 2012. ISBN 978-986-03-3586-6. 
  12. ^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编). 韓國總理金鍾泌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一日談話. 《總統蔣公哀思錄》第二編. 台北: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1975-10-31. ……當辭退時,我曾以晚輩身份請求蔣總統予以指教。蔣總統當時告訴我說:「一個人能為國家為民族服務犧牲,一生只有一兩次機會。許多人在獲得這種機會時,往往年事已高,體力已不能配合。你現在年紀正輕,希望能竭智盡慮,報效國家。即使努力去做,老年時猶感有所後悔之處,倘不鞠躬盡瘁,將更感遺憾。」我對蔣公這些訓示,極為感念。 
  13. ^ 前院長離台赴韓賀國慶,行政院
  14. ^ 14.0 14.1 金信. 《翱翔在祖國的天空:金信回憶錄》. 新北市: 藍海創意文化. 2015. 
  15. ^ 〈韓國李承晚大統領訪臺暨擬訂太平洋同盟〉, 《外交部亞東太平洋司檔案》,中華民國外交部,1952年
  16. ^ 民國55年韓國大統領朴正熙訪華實況演講, 國家圖書館 (中華民國), 1966.02.15
  17. ^ 17.0 17.1 王成斌等主編 (编). 《民國高級將領列傳》(4). 北京: 解放軍出版社. 1998. 
  18. ^ 韓國國會議長李孝祥訪華,典藏臺灣
  19. ^ 賴總長訪問盟邦歸國,典藏台灣
  20. ^ 美聯社. 〈余先榮公使不治逝世 朴正熙總統哀悼致意〉. 《聯合報》. 1972-01-05. 
  21. ^ 韓國海軍訓練鑑隊訪問高雄市,典藏臺灣
  22. ^ 22.0 22.1 22.2 22.3 22.4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编). 《總統蔣公哀思錄》第二編. 台北: 總統蔣公哀思錄編纂小組. 1975-10-31. 
  23. ^ 1975年4月7日東亞日報
  24. ^ 1975年4月7日東亞日報
  25. ^ 1975年4月7日京鄉新聞
  26. ^ 朴正熙總統的喪禮影片
  27. ^ 財團法人孫運璿學術紀念基金會
  28. ^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2年外交公報》。
  29. ^ 中韓斷交的前與後. 
  30. ^ 宋成有等. 《中韩关系史-现代卷. 北京: 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4. ISBN 9787509751428. 
  31. ^ 31.0 31.1 31.2 31.3 外交部外交年鑑編輯委員會. 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外交年鑑.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3. ISBN 957002996X. 
  32. ^ 駐華外國機構. 中華民國外交部. 
  33. ^ 外交部外交年鑑編輯委員會. 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外交年鑑. 中華民國外交部. 1994. ISBN 9570047364. 
  34. ^ 駐外館處. 中華民國外交部. 
  35. ^ 駐館與駐地關係. 中華民國駐外單位聯合網站. 
  36. ^ 王正一. 為何他們存活?. 台北: 健行文化. 2000. ISBN 9789579680899. 
  37. ^ 921集集百年震災寫實. 台北: 中央通訊社. 1999. ISBN 9579769931. 
  38. ^ 南韓駐台代表:台韓關係被低估 中央廣播電台 2011-10-11
  39. ^ 國有財產遭占 糾正駐韓代表處. 中央社. 2013-05-22. 
  40. ^ 促進台韓觀光交流 華信台北—首爾首航 . 風傳媒. 2016-06-01. 
  41. ^ [1]韓國外交部
  42. ^ 朱立熙. 再見阿里郎:台.韓關係總清算. 克寧. 1993-04-01. ISBN 9579099146. 
  43. ^ 簽證及入境須知.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44. ^ 免簽證資訊. 中華民國外交部. 
  45. ^ 青年度假打工. 中華民國外交部. 
  46. ^ 韓國籍人士申請中華民國度假打工事由簽證相關手續說明.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47. ^ 國外旅遊警示分級表. 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48. ^ 外貿協會全球據點.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49. ^ 本部駐外單位. 中華民國經濟部 國際貿易局. 
  50.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投資環境簡介 (PDF). 經濟部全球臺商服務網. 2014年12月. 
  51. ^ 51.0 51.1 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 
  52. ^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52.7 52.8 52.9 與我國經貿關係.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53. ^ 國家基本資料表. 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54. ^ 韓節目抹黑台灣鯛張花冠譴責,中央社,2013年11月1日
  55. ^ 韓節目詆毀台灣鯛漁業署譴責,中央社,2013年11月1日
  56. ^ 陳保基:要韓媒重新報導台灣鯛,中央社,2013年11月1日
  57. ^ 台灣鯛負面報導外交部關切,中央社,2013年11月1日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駐韓國台北代表部
釜山辦事處
首爾台灣貿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