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安东尼·弗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安東尼·弗契
Anthony Fauci
Anthony S. Fauci, M.D., NIAID Director (26759498706).jpg
出生 (1940-12-24) 1940年12月24日79歲)
 美國紐約布鲁克林区
母校Regis高中、聖十字學院康奈爾大學威尔康奈尔医学院
知名于HIV艾滋病COVID-19的傳染研究
奖项Maxwell Finland Award (1989年)
Ernst Jung Prize](1995年)
拉斯克奖 (2007年)
總統自由勳章 (2008年)
Robert Koch Prize (金質、2013年)
科学生涯
研究领域免疫学
机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Anthony Fauci」的各地常用別名
中国大陸安东尼·福奇[1][2]
臺灣安東尼·弗契、安東尼·佛奇
港澳安東尼·科茨
安東尼·弗契於2015年的研討會上。
1995年,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訪問NIH,與弗契交流對艾滋病的研究。
2007年,弗契與小布希
2014年6月,歐巴馬迎接弗契。
2020年3月,弗契在白宮發言,與川普總統。

安东尼·斯蒂芬·弗契(英語:Anthony Stephen Fauci/ˈfi/,1940年12月24日)是美國免疫學家,現任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他在對艾滋病H1N1甲型流感以及COVID-19等傳染病的研究中作出重大貢獻。他是白宮冠狀病毒工作組成员。弗契被公認為是世界領先的傳染病專家之一。作為美國國家衛生院(NIH)的醫生,弗契曾以各種身份為美國公共衛生服務50多年,自羅納德·雷根以來,他一直是每位美國總統的顧問。作為科學家和NIH NIAID的負責人,他為HIV/AIDS研究和其他免疫缺陷研究做出了貢獻。弗契是美国科学界的代表人物。在美国电视上播出解释有关艾滋病、生物恐怖主义或世界性流感的节目的时候,人们最有可能看到的就是他。

早年生活[编辑]

弗契於1940年12月24日在纽约布鲁克林出生。弗契的父母经营一间药房,他的父亲是药剂师,母亲和姐姐是收银员,弗契负责送药。[3]弗契有意大利血统,信仰天主教。[3]弗契毕业于聖十字學院,在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取得博士学位。[3]

弗契擅长做科学研究。但他也喜欢体育运动,上高中的时候还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他认为,他所接受的耶稣会基督教教育培养了他对公共服务的向往和珍重。他说:“上学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心照不宣的认为,假如你想成为最杰出的人,在生活中为他人服务就是重要的事情。”

医学职业[编辑]

自1984年以来,弗契一直担任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这个研究院有1300名职员年度预算为四十三亿美元。弗契说:“我们的使命是把我们所做的科学研究用于美国的公共卫生健康,但是,我们还远远超出这一点。因此,我们现在对全球的卫生健康问题非常投入,因为我们的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成为一个全球化的社区了。”

弗契通常一天工作15个小时,连续不断地参加会议,撰写审核科学报告,跟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者进行讨论交流。弗契说他的动力来自成长经历。他出生在纽约一个意大利裔美国人居民区,他的家就在父亲开的药房楼上。他说:“我从小就一直很好奇,总是喜欢拼七巧板、喜欢回答问题。”[3][4]

研究艾滋病[编辑]

1960年代晚期,在越南战争打得最激烈的时候,弗契从医学院毕业。他没有去应召参军,而是要求加入公共健康卫生局。在1968年他开始为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弗契一直留在国立卫生研究院,并成为研究疾病如何感染人的免疫系统的专家。后来,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医学事件,让他的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说:“当时是1981年,我在临床研究和基础科学调查领域有了一定的声誉。然后,出现了一些同性恋男性的奇怪病例。最先是洛杉矶出现报告,然后,是纽约旧金山。那种不同寻常的病症会在体质虚弱的人身上导致各种疾病。”

弗契当时预测说,那种当时还没有名称的疾病会呈现爆炸性的扩散,大大超出同性恋男子的群体。那种病症就是后来人们所知的艾滋病。在艾滋病流行出现的早期,弗契就把他的实验室工作重新定位于研究这种疾病。他说:“从1981年,到1983年,84年,我们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种什么疾病。当时我们进行的更多的是观察性研究,探究这种疾病对人体免疫系统究竟有什么影响。”

艾滋病虽然不是弗契唯一的主攻课题,但一直是他在国立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院的研究重点。他说:“在病毒被发现之后,我们就可以在我们能够做的研究方面取得大踏步进展。接着出现了首批治疗药物,我们慢慢地看到了希望。只是到了1990年代中期随着多种药物共用的疗法问世,我们才算是扭转了临床治疗的局面,使艾滋病这种疾病变成一种可以比较从容地应对的疾病。”但这是对那些能够买得起药物的人来说的。在发展中国家,药物紧缺,价格昂贵,人们并不是总能买得起药物。弗契说,这种现实需要公众给予更大的关注:“在美国之外还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有成百万的人染上可以预防的疾病。”对弗契来说,这就是战斗的号角。

在访问过乌干达之后,他把对艾滋病的斗争带进了白宫。结果布什总统宣布了为期5年、投资150亿美元的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国会在2003年批准了这个计划。

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编辑]

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流傳期間,弗契常態性參與白宮防疫記者會而為人所知,其在眾多意見上與白宮政治人物的看法多次截然不同也見諸報端,[5][6] 尤其4月份一種奎寧能治療新冠的說法浮上檯面後弗契與川普總統以及貿易代表納瓦羅等非醫學專業的人士有巨大分歧,認為這是沒有嚴肅醫學研究的流言,只有一兩篇未經驗證的案例文章在流傳。之後有歐洲報導稱更多研究發現奎寧沒太大功效反而還增加死亡率,奎寧論點逐漸在白宮記者會上消失。[7][8]其極端重視科學現實沒有政治語言論點的態度意外在美國民眾間贏得好感,高於兩黨政治人物。[9]

2020年5月份弗契接受《国家地理》訪問時針對政治圈開始炒作的病毒起源論以及中國責任論等,他表示這是一種無意義的討論,[10]新冠病毒的結構經過科學界大量研究,其不可能是人類已知科技能人為創造出的。至於另一種陰謀論結構為「有人在野外發現病毒帶回實驗室,然後從實驗室洩漏」這種論述類型的故事,本質是一種自我循环论证(circular argument,指逻辑上自己证实自己的谬论)的無意義討論,是一種永無結果的浪費時間,[11]一個可傳染人的病毒若已成形且存在野外那可以有任何途徑散播,不論是否存在那假想中的實驗室或洩漏事件其本質對大流行都影響甚微且你永遠也無法有證據去論證。最後他鼓勵公眾從同行审议制的嚴謹科学期刊上找疫情訊息,少聽信媒體上評論員和政治圈的發言。[12]

2020年6月,有节目就政府对戴不戴口罩前后表态不一的问题提问福奇,他坦言: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当时的公共卫生工作者。因为当时口罩紧缺,如果大家都一股脑冲出去买口罩,那么那些真正需要口罩的人就没了。[13]

个人生活[编辑]

于1985年在治疗一个患者见面后,弗契与NIH的护士兼生物伦理学家克里斯汀·格雷迪英语Christine Grady结婚。 格雷迪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临床中心生物伦理学系主任。 这对夫妇有三个成年女儿:詹妮弗(Jennifer),梅根(Megan)和艾莉森(Alison)[14]。 他身高5英尺7英寸[15]

会员资格[编辑]

弗契是以下机构的院士或会员: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文理科学院国家医学科学院英语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美国哲学会; 以及丹麦皇家科学院; 以及其他众多专业协会,包括美国临床研究协会英语American Society for Clinical Investigation美国传染病学会英语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 以及美国免疫学家协会英语American Association of Immunologists。 他在许多科学期刊的编辑委员会任职; 作为哈里森内科医学原理英语Harrison's Principles of Internal Medicine的编辑; 并作为作者,合著者或编辑者,出版了1000多种科学出版物,其中包括几本教科书[16]

获奖和荣誉[编辑]

本·卡森(左)和 安东尼·弗契(右)获总统自由勋章,2008年6月19日。

部分論文[编辑]

  • Fauci AS, Dale DC, Balow JE. Glucocorticosteroid therapy: mechanisms of action and clinical considerations. Ann. Intern. Med. March 1976, 84 (3): 304–15. PMID 769625. doi:10.7326/0003-4819-84-3-304. 
  • Fauci AS, Haynes B, Katz P. The spectrum of vasculitis: clinical, pathologic, immunologic and therapeutic considerations. Ann. Intern. Med. November 1978, 89 (5 Pt 1): 660–76. PMID 31121. doi:10.7326/0003-4819-89-5-660. 
  • Fauci AS, Haynes BF, Katz P, Wolff SM. Wegener's granulomatosis: prospective clinical and therapeutic experience with 85 patients for 21 years. Ann. Intern. Med. January 1983, 98 (1): 76–85. PMID 6336643. doi:10.7326/0003-4819-98-1-76. 
  • Fauci AS; Macher AM; Longo DL; 等. NIH conference. 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 epidemiologic, clinical, immunologic, and therapeutic considerations. Ann. Intern. Med. January 1984, 100 (1): 92–106. PMID 6318629. doi:10.7326/0003-4819-100-1-92. 
  • Fauci AS. The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infectivity and mechanisms of pathogenesis. Science. February 1988, 239 (4840): 617–22. PMID 3277274. doi:10.1126/science.3277274. 
  • Pantaleo G, Graziosi C, Fauci AS. New concepts in the immunopathogenesis of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infection. N Engl J Med. Feb 1993, 328 (5): 327–35. PMID 8093551. doi:10.1056/NEJM199302043280508. 
  • Chun TW, Fauci AS. Latent reservoirs of HIV: obstacles to the eradication of viru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Sep 1999, 96 (20): 10958–61. PMC 34225. PMID 10500107. doi:10.1073/pnas.96.20.10958. 
  • Morens DM, Folkers GK, Fauci AS. The challenge of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Nature. Jul 2004, 430 (6996): 242–9. PMID 15241422. doi:10.1038/nature02759. 
  • Johnston MI, Fauci AS. An HIV vaccine--challenges and prospects. N Engl J Med. Aug 2008, 359 (9): 888–90. PMID 18753644. doi:10.1056/NEJMp0806162. 
  • Fauci AS, Braunwald E, Kasper DL, Hauser SL, Longo DL, Jameson JL, Loscalzo J, eds. Harrison's principl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7th ed.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New York: McGraw-Hill Medical, 2008. ISBN 978-0-07-159991-7

参阅[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孙之冰. 4月15日译名发布:Anthony Fauci. 参考消息. 2020-04-15 [2020-10-23] (中文(中国大陆)‎). 
  2. ^ 安东尼·福奇:直言不讳的美国抗疫专家-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20-05-02]. 
  3. ^ 3.0 3.1 3.2 3.3 Gallin, John I. Introduction of Anthony S. Fauci, MD.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1 October 2007, 117 (10): 3131–3135. PMC 1994641. PMID 17909634. doi:10.1172/jci33692. 
  4. ^ Fauci89: Transcription of oral history interview (PDF). NIH. March 7, 198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April 9, 2016). 
  5. ^ 福奇偷笑事件後受訪
  6. ^ 川普與佛奇記者會各說各話 民眾傻眼
  7. ^ 奎寧沒太大功效.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8. ^ Fauci: no evidence anti-malaria drug pushed by Trump works against virus.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9. ^ 福克斯民调
  10. ^ 弗契稱實驗室理論為無稽之談.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31). 
  11. ^ nationalgeographic.com.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6). 
  12. ^ 弗契專訪間接駁斥總統和國務卿
  13. ^ 福奇解释为何一开始不建议美国人戴口罩:因为不够. 新浪. 2020-06-17 [2020-10-23]. 
  14. ^ Laviola, Erin. Christine Grady, Anthony Fauci's Wife: 5 Fast Facts You Need to Know. Heavy.com. March 13, 2020 [March 13,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March 14, 2020).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5. ^ Cava, Marco della. Straight-talking Anthony Fauci has been the nation's voice on the coronavirus. Who is he?. USA TODAY. [20 Ma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1). 
  16. ^ Highly Cited Biograph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September 29, 2007,. Retrieved May 30, 2007
  17. ^ Dr. Anthony S. Fauci, D.Sc. | Bates College. Bates College. May 31, 1993 [April 10,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1). Dr. Anthony S. Fauci, D.Sc. (May 31, 1993)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8. ^ SiriusXM's Basketball and Beyond with Coach K: Dr. Anthony Fauci. Duke University. [2020-04-17]. 
  19. ^ Past Recipients.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Immunologists. [September 19,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September 19, 2018).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20. ^ Anthony Fauci Will Get Honorary Degree. Boston University. [2020-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7) (英语). 

外部連結[编辑]

Voice of America Logo.svg 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来自美国联邦政府所属的美国之音网站。根据版权条款(英文)和有关美国政府作品版权的相关法律,其官方发布的内容属于公有领域

Template: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