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性騷擾)
前往: 導覽搜尋
性犯罪
性暴力的形式
對兒童的商業性剝削
兒童色情 · 雛妓
綁架新娘 · 誘拐 (兒童)
賣性者 · 操控性工作者 · 逼良為娼 · 性奴隸
性侵犯 · 性剝削 · 性虐待 (兒童英語Child sexual abuse)
強姦 (企圖 · 約會 · 婚內
監獄 · 戰爭 · 矯正)
性騷擾 · 割禮
社會學理論
強姦的社會生物學理論
強姦動機 · 責備受害人
厭女症 · 厭男症 · 恐同症 · 恐女同症
 · 恐雙症 · 恐跨症 · 厭跨女症
影響與後果 · 侵略
強暴創傷症候群 · 強暴文化
Portals: 法律 · 刑法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非禮猥褻

性騷擾英語sexual harassment)指以帶性暗示言語或動作針對被騷擾對象,強迫受害者配合,這會引起對方的不悅感。如出於玩笑或者其他善良動機而實施撫摸、摟抱、親吻等較為普遍的行為是對人友好,其本身不具違法性而無法律介入之必要[1]。通常是加害者肢體碰觸受害者性別特徵部位,妨礙受害者行為自由並引發受害者抗拒反應,意圖前述之行為而尚未行動或騷擾未遂也是性騷擾。[2]

性騷擾分為一次傷害與二次傷害,一次傷害為單方面求歡,二次傷害包括求歡不成惡意中傷,造成受害當事人精神受創,人際關係受阻,職場地位受歧視待遇。

在很多國家,性騷擾是一種不法的行為,屬於告訴乃論。常見於職場性騷擾,例如上司對下屬性騷擾,同事性騷擾。

受性騷擾迫害的受害者也有可能為保全人際關係,強忍不悅感,不做反抗,釋放錯誤訊息,導致加害者得寸進尺。 感受到性騷擾時,當下表態制止騷擾行為,釋放正確訊息,才是明智之舉。

詞源和歷史[編輯]

性騷擾概念的現代化理解比較新,可追溯至20世紀70年代,儘管其他有關概念早已在許多文化中存在。「性騷擾」的術語被用在1973年瑪麗·羅向時任麻省理工學院主席和總管撰寫的關於各種性別問題的報告《土星環》(Saturn's Rings)中[3]。羅曾表示,她相信自己不是第一次用這個詞,因為70年代初麻薩諸塞州的婦女團體已討論到性騷擾,但MIT可能是第一個討論到該話題並制定相關政策和程序的大型組織(麻省理工學院學術委員會)。麻省理工當時也承認針對女性膚色和種族的騷擾,會造成種族和性方面的傷害。麻省主席表示,騷擾(和偏袒)跟大學的任務對立,沒人能夠容忍。

在《我們的時代:一場革命的回憶錄》(1999)一書中,記者蘇珊·布朗米爾援引1975年認為他們創造了性騷擾一詞的康奈爾活動家:「我們八個人坐在辦公室里......為創作為我們發聲的海報的獻言獻策。我們想到了『性恐嚇』、『性脅迫』、『工作上的性剝削』等詞。這些稱謂似乎都不恰當。我們想要的東西,要涉獵微妙和非微妙持續性行為的整個範圍。有人想到了『騷擾』。『性騷擾!』瞬間,我們同意了,就是它了[4]。」

這幾位活動家,林·法利、蘇珊·邁爾和Karen Sauvigne,組建了婦女工作協會,以及1976年由Freada Klein、Lynn Wehril和伊莉莎白·科恩-斯頓茨組建的反對性脅迫聯盟,都是1970年代末期把性騷擾帶到公眾視線的先鋒組織。

儘管這個詞還不是很多人知道,直至1990年代安妮塔·希爾目擊並指證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5]。由於希爾1991年的作證,美國和加拿大的性騷擾案件數量增加58%,並在穩步攀升[5]

局面[編輯]

性騷擾可能會出現在各種環境當中 - 在職場、工廠、學院、好萊塢、音樂界等。[6][7][8][9][10][11][12]在通常情況下(但非必然),侵犯者是富有權勢的一方,是受害人的上司(因年齡、社會地位、政治權勢、教育或勞資關係);或希望用這種方式來獲取晉升等權勢。性騷擾關係的形式包括:

  • 侵犯者可能是任何人,例如客戶、同事、家長或合法監護人、教師或教授、學生、朋友或陌生人。
  • 受害人不一定是被騷擾的當事人,也可能是這種行為的目擊者,感到這種行為十分令人厭惡。
  • 騷擾地點可能出現在學校、大學、職場或其它地方。
  • 騷擾行為不一定有目擊證人。
  • 侵犯者可能對自己的行為的侵犯性質毫不知情,可能對自己已經觸犯法律毫不知情。[13]
  • 有時,被騷擾的當事人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到了侵犯。
  • 侵犯行為有時只發生了一次,有時卻是反覆出現的。
  • 對受害人的負面影響包括各種壓力和退出社交、睡眠或飲食紊亂、損害身心健康等。
  • 受害人和侵犯者可能是任意性別。
  • 侵犯者不一定是異性。
  • 有時,行為發生時,侵犯者自以為他們表明了態度,但是事實上人們對此產生了誤解。誤解可能是合理的,也可能是不合理的。一個不合理的例子是,某一富有成見的女性認為她不明白男士要求停止行為的明確表態。[14]

在網際網路時代,社會交往,包括性騷擾在網絡里出現次數增加,例如在遊戲中出現的性騷擾。

各種行為[編輯]

預防[編輯]

性騷擾和侵犯可以在中學[15]大學,[16][17]和職場通過教育來進行預防。[18]至少,聯誼會針對男生的項目會產生「可持續性行為改變」。[16][19]

美國有很多男女生聯誼會在成員下保證書的過程中採取措施預防欺辱行為(常常包括性騷擾。很多希臘社團和全美大學都有反欺辱政策,對某些欺辱行為進行明確定義,並提供了預防性措施。[20]

影響[編輯]

應對[編輯]

性騷擾,顧名思義,不需要也不能被容忍。然而,常常有大量有效途徑冒犯和傷害到人們所克服的心理影響,遺留或是返回到社會,重新獲得私人關係中的健康感情,就當他們受到外界關係的傷害,重獲社會認可,恢復教育、工作等環境下集中注意力和製造力的能力時。這可能需要壓力管理和治療、認知行為療法[21]和朋友家人的支持等等。

建議及時諮詢法律和心理,自我治療可能無法釋放壓力或消除創傷,輕率地報告給當局可能不會有預期的效果,可以忽略不計,還會進一步傷害到受害者。

女性反抗性騷擾行為的研究[編輯]

1991年K.R.揚特做出一項研究,發現女礦工開發出三種主要對策處理工作中的性騷擾:「小姐」、「調情」和「假小子」。老年婦女工人是典型的「小姐」類,她們傾向於脫離男性,跟他們保持距離,使用髒話迴避,避免出現任何可能被解釋為暗示的行為。她們也往往強調外表和身為女人的風度。「小姐」的後果是很少誘惑、挑逗和性騷擾,但他們會接受極富盛名的工資低的工作[22]

年輕單身女性最為常見的是「調情」。作為一種防禦機制,她們謊稱自己成為性評論的目標時受寵若驚。為此,她們成了被視為「女性刻板印象的實施案例,尤其是缺乏權力,開發工作技能、建立身為礦工的社會和自我認同感的機會最少[22]

「假小子」指比「調情」要大的單身女性。她們試圖把自己從女性的刻板印象中分開,專注於煤礦工人的地位,試圖變得「厚臉皮」。她們用幽默、回擊、對自己的性談論或是交換回應騷擾。因此,她們往往被視為違反了性雙重標準的蕩婦或性濫交婦女,被男性騷擾的機會愈演愈烈。目前尚未清楚假小子策略是否會導致更好或更壞的工作任務[22]

該研究的結果可能是用於其他工作環境,包括工廠、餐廳、寫字樓和大學。結論是,個人應對性騷擾策略不太起作用,可能會對職場帶來無法預料的不良後果,甚至可能增加性騷擾的風險。不管婦女們如何應付性騷擾,似乎都處在進退兩難的局面[22]

對受害人的常見影響[編輯]

抗議後的報復與迫害[編輯]

對受害人的報復和迫害司空見慣,特別是針對敢於說實話的人。受害人如果發言指責性騷擾,常常會被貼上招惹是非的標籤,或是被控譁眾取寵。類似的案例如強姦或性侵犯中,受害人 常常成為 被指責對象,她們的外貌,私生活,性格都受到干擾和攻擊。[23]他們承受著來自同事、領導、導師、同學甚至是朋友的敵意和孤立。他們成為群毆和關係攻擊的對象。[24]

對於被騷擾的女性受害人來說,其他女性不一定會表示出同情。如果騷擾人是男性,持性別主義觀,嫉妒受害人,常常會慫恿其他女性對受害人保持敵對關係。[25]擔心被騷擾,或成為報復或迫害的對象,也會使得一些女性助紂為虐。[26]例如,當路易斯·詹森起訴埃弗利思·角岩性騷擾時,遭到了許多同事的攻擊 — 而這些同事有許多在日後加入了她的訴訟。[27]女性甚至通過落井下石的手段來討好男性同事來占便宜。[26]

受到性騷擾後,受害人常常會因 消極行為 而受到報復和迫害。例如,申訴者會被給予差評,所經營的項目會遭受破壞,工作或學習機會被拒絕,工作時間被篡改,以及其它影響生產力的事情會出現,或是在申訴後失去職場或校園晉升的機會,導致失業、被迫辭職或是乾脆被開除。報復行動可能包括進一步的性騷擾,包括對受害人的圍追堵截或人肉搜索等。[25][26]不但如此,學校教授或僱主被指責性騷擾時,或是成為性騷擾的幫凶時,可能會將受害人永遠開除,或是惡意阻止受害人升入其他學校。

女權主義者,作家納奧米·沃爾夫傾聽了遭受性騷擾受害人的經歷,寫道:

「向她們這樣說令我感到羞恥:她們的確應該在申訴問題上三思,因為所擔心的事情真的可能會發生。就我所知道而言,申訴的後果不比保持沉默強到哪裡去。我記得有一個人因為迫於同伴壓力而退學。很多人則在官方那裡碰壁。有的婦女說她們因一夜的金髮女郎而失去了學業;獎學金沒了,推薦信可望不可及。所有人都碰到了一連串的打壓流程。通常情況下,大學或學院的主要決策者 -- 特別是私立大學 -- 和被申訴的教職員工一道發狠;不單是為了自保,而且是為了學校的面子,極力壓制那些可以保護其他婦女的信息。目標看來不是達到一個公平討論的境地,而是控制火勢。」[28]

社會學家海倫·華生採訪了另一位婦女,報導稱:「面對犯罪,公開地解決問題似乎比隱忍更加糟糕。我發現著比騷擾本身更加難對付。」[29]

組織政策和流程[編輯]

歷史先例[編輯]

古羅馬[編輯]

批評[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猥褻罪的行為要怎麼認定,找法網
  2. ^ 如何應對「性騷擾」課程走進中國小學課堂,亞太日報,2013年5月29日
  3. ^ Rowe, Mary, "Saturn's Rings," a study of the minutiae of sexism which maintain discrimination and inhibit affirmative action results in corporations and non-profit institutions; published in Graduate and Professional Education of Women,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 1974, pp. 1–9. "Saturn's Rings II" is a 1975 updating of the original, with racist and sexist incidents from 1974 and 1975. Revised and republished as "The Minutiae of Discrimination: The Need for Support," in Forisha, Barbara and Barbara Goldman, Outsiders on the Inside, Women in Organizations, Prentice-Hall, Inc., New Jersey, 1981, Ch. 11, pp. 155–171. ISBN 978-0-13-645382-6.
  4. ^ Brownmiller, Susan. In Our Time: Memoir of a Revolution. : 281. 
  5. ^ 5.0 5.1 Bowers, Toni; Hook, Brian. Hostile work environment: A manager's legal liability, Tech Republic. October 22, 2002. Retrieved in March 3, 2012.
  6. ^ Philips, Chuck. "You've Still Got a Long Way to Go, Baby," April 18. LA Times. April 18, 1993 [10 September 2013]. 
  7. ^ Becklund Philips, Laurie Chuck. Sexual Harassment Claims Confront Music Industry: Bias: Three record companies and a law firm have had to cope with allegations of misconduct by executives. LA Times. November 3, 1991 [22 July 2012]. 
  8. ^ Philips, Chuck. 'Anita Hill of Music Industry' Talks : * Pop music: Penny Muck, a secretary whose lawsuit against Geffen Records sparked a debate about sexual harassment in the music business, speaks out in her first extended interview. LA Times. March 5, 1992 [22 July 2012]. 
  9. ^ Philips, Chuck. Geffen Firm Said to Settle Case of Sex Harassment : Litigation: An out-of-court settlement of $500,000 is reportedly reached in one suit, but another may be filed. LA Times. November 17, 1992 [22 July 2012]. 
  10. ^ Philips, Chuck. Controversial Record Exec Hired by Def. LA Times. July 21, 1992 [22 July 2012]. 
  11. ^ Laursen, Patti. Women in Music. LA Times. May 3, 1993 [10 September 2013]. 
  12. ^ Barnet, Burriss, Fischer, Richard, Larry, Paul. Controversies in the music business. Greenwood. September 30, 2001: 112–114. ISBN 978-0313310942. 
  13. ^ 引用錯誤:無效<ref>標籤;未為name屬性為eeoc的引用提供文字
  14. ^ Heyman, Richard (1994). Why Didn't You Say That in the First Place?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Publishers. ISBN 978-0-7879-0344-2.[頁碼請求]
  15. ^ Smothers, Melissa Kraemer; Smothers, D. Brian. A Sexual Assault Primary Prevention Model with Diverse Urban Youth. Journal of Child Sexual Abuse. 2011, 20 (6): 708–27. doi:10.1080/10538712.2011.622355. PMID 22126112. 
  16. ^ 16.0 16.1 Foubert, JD. The longitudinal effects of a rape-prevention program on fraternity men's attitudes, behavioral intent, and behavior. Journal of American college health : J of ACH. 2000, 48 (4): 158–63. doi:10.1080/07448480009595691. PMID 10650733. 
  17. ^ Vladutiu, CJ; Martin, SL; Macy, RJ. College- or university-based sexual assault prevention programs: A review of program outcomes, characteristics, and recommendations. Trauma, violence & abuse. 2011, 12 (2): 67–86. doi:10.1177/1524838010390708. PMID 21196436. 
  18. ^ Yeater, EA; O'Donohue, W. Sexual assault prevention programs: Current issues, future directions, and the potential efficacy of interventions with women.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1999, 19 (7): 739–71. doi:10.1016/S0272-7358(98)00075-0. PMID 10520434. 
  19. ^ Garrity, Stacy E. Sexual assault prevention programs for college-aged men: A critical evaluation. Journal of Forensic Nursing. 2011, 7 (1): 40–8. doi:10.1111/j.1939-3938.2010.01094.x. PMID 21348933. 
  20. ^ http://www.hazingprevention.org/[需要完整來源]
  21. ^ Foa, EB; Street, GP. Women and traumatic events.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 2001,. 62 Suppl 17: 29–34. PMID 11495093. 
  22. ^ 22.0 22.1 22.2 22.3 Landrine, Hope; Klonoff, Elizabeth A.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Prevalence, Consequences, and Remedies. Thousand Oaks, CA: Sage Publications. 1997. [頁碼請求]
  23. ^ Dittman, M. Sexual harassment too often leads to humiliation for victims. Monitor on Psychology 34 (9).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October 2003 [2012-10-07]. 
  24. ^ Effects of Sexual Harassment[失效連結]
  25. ^ 25.0 25.1 Dealing With Sexual Harassment (link is not active)
  26. ^ 26.0 26.1 26.2 Sexual harassment retaliation, backlash, and victim blaming[失效連結]
  27. ^ Bingham, Clara; Gansler, Laura Leedy. Class Action: The Landmark Case that Changed Sexual Harassment Law.[頁碼請求] New York, Anchor Books, 2002. ISBN 978-0-385-49613-1.
  28. ^ Wolf, Naomi. The Silent Treatment. New York Metro. March 2004 [2012-10-07]. 
  29. ^ Watson, Helen. "Red herrings and mystifications: Conflicting perceptions of sexual harassment," in Brant, Clare, and Too, Yun Lee, eds., Rethinking Sexual Harassment. Boulder, Colorado, Pluto Press, 1994. ISBN 978-0-7453-0837-1.

引述[編輯]

更多閱讀[編輯]

外部鏈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