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江南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江南案,是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主導的一場刺殺行動。發生於1984年10月15日,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本名「劉宜良」 ,姚嘉文黨外人士通稱之為劉江南[1]),在美國加州遭到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吸收的臺灣黑道竹聯幫份子刺殺身亡。內情曝光後臺美關係頓時緊張,中華民國政府雖然承認江南案為情報局官員主使的「秘密制裁」,但仍強調本案乃情報局官員獨斷專行所致,非總統授意,並逮捕了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等人。

始末[編輯]

1984年,為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吸收的臺灣竹聯幫首任總堂主陳啟禮,受派於8月14日至18日在該局菁山營區以化名「鄭泰成」完成訓練後,率該幫總護法吳敦於九月初赴美,會合已於一個月前先扺美國的忠堂堂主董桂森,共同執行代號「鋤奸計畫」的「制裁令」。10月10日,三人找到住在加州德里市劉宜良,進行跟蹤。10月15日上午九點,當劉宜良在住處吃完早餐,到樓下準備開車前往舊金山漁人碼頭的禮品店時,被早已事先埋伏的三人借機暗殺。董桂森先持左輪手槍朝劉宜良眉心開了一槍,劉當場倒斃,吳敦再依標準程序朝劉的胸部、腹部補開了二槍確認[2]。三人在結束任務後,依原計畫流程立即逃回臺灣。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受報後接手對此跨境犯罪進行調查,並迅速偵破案情。

相關人士返臺及案件審判[編輯]

陳啟禮返回臺灣後不久,便因當年11月12日展開的「一清專案」掃黑行動而被逮捕。1985年1月10日,蔣經國下令逮捕軍事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要求徹查。三人經兩次減刑後,服刑六年餘假釋出獄。1月13日,中央社發布消息,承認情報局官員捲入「江南命案」。[3]

案情延燒影響中華民國與美國之間的關係[編輯]

1985年3月1日,陳啟禮的手下張安樂(綽號白狼),偕同一位替陳啟禮保管錄音帶,匿名「背影」­之人士,出席洛杉磯臺灣人社團所召開的「江南命案演講座談會」,宣布「蔣孝武就是謀殺江南的元兇。」[4]

美國國務院對此事件表達憤怒,因為國外情報機構公然派殺手到美國本土刺殺美國公民,使得美臺關係跌入谷底。美國方面通過對臺情治單位監聽電話錄音,迅速找到陳啟禮撥打回臺的電話內容,並向新聞界透露已經掌握陳啟禮為防萬一而錄製的一卷錄音­帶,證實有中華民國情治人員介入此案,向中華民國政府施加強大壓力要求交出幕後元兇。[5]

中華民國政府的反應[編輯]

7月1日,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下令取消「國防部情報局」編制,將該局業­務與國防部特種軍事情報室(1958年由國防部第二廳改組而成)合併,另組「軍事情報局」,由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負責指揮。該局局長由原陸軍第八軍團司令部司令盧光義中將擔任。此後,情­治系統出身的情報人員不得升任局長,情­治首長出缺時,皆以軍事將領接任而不提拔情治系統人士。劉宜良遺孀崔蓉芝,在美國控告中華民國政府,1990年獲得賠償145萬美元和解。

案後各當事人情況[編輯]

江南命案,震撼太平洋兩岸,被張安樂指涉案的蔣孝武之後被外放日本新加坡,逐漸淡出政府決策的核心。

崔蓉芝後來嫁給資深新聞媒體人陸鏗,2007年初隨陸鏗回雲南老家居住。[2]

董桂森則潛逃海外,後於巴西被捕,引渡到美國。1991年2月,在美國賓州路易斯堡聯邦監獄鬥毆事件中被華青幫殺手刺殺身亡,但華青幫從不承認有這件事,甚至還將這件案子直指是美鷹會因黑道利益所做的。

陳啟禮與參與刺殺的吳敦等涉案人員均被判無期徒刑,兩人被監禁6年多即減刑出獄。吳敦等人2004年出獄後上談話節目,分享坐牢經驗時說,因為其與陳啟禮暗殺劉江南的「愛國」行為,享受在獄中有菸抽、有電磁爐可煮龍蝦,一般囚犯所無的特權生活。[6]

原因[編輯]

早期看法認為主謀可能是蔣經國或蔣家人[6],近代看法傾向認為蔣經國跟蔣家人未必是主謀,主要策畫者是情報局的高層,刺殺理由是認為江南背叛情報局,是臺灣和大陸之間的雙面間諜。[7]

「江南」著《蔣經國傳》,涉及許多當局機密。圖為蔣經國。

劉宜良遺孀-崔蓉芝說法[編輯]

劉宜良遺孀崔蓉芝堅稱「江南」之死必然與蔣經國有關,並因此指稱事件並沒有水落石出,否認劉宜良涉及情報工作。崔蓉芝堅稱:「劉宜良因著《蔣經國傳》且即將動手寫《吳國楨傳》,而被蔣孝武指使情治單位派人所殺害[8]。」

劉宜良好友-陳治平說法[編輯]

陳治平是江南被槍擊時,第一個趕赴案發現場的江南好友之一。根據他的看法:特務系統太過龐大,蔣經國因健康因素未必能控制,江南案原因恐怕在於特務機關自作主張自己做主去咬人了。事發後阮大方也以事情因己而起、過意不去,組成了「江南委員會」,間接促成案件偵破[9][10]

當事人說法[編輯]

汪希苓在回應如果事情重來是否還會下令制裁江南時回答,要看是什麼局勢,看對國家是不是有利,這是最主要的考量。陳虎門則認為,當時這樣做是對的,他身為軍人、尤其是情報幹部,只是做了職責該做的事,他個人沒有一絲後悔,希望對國家盡應盡的責任。[11]

前情報局局長-汪希苓[編輯]

汪希苓在新書《破局》中談到,江南案的5大原因,其中包括劉宜良想寫宋美齡一段不實緋聞。書中談到,蔣經國極為欣賞與器重汪希苓,希望汪先到情報局,以後再派到安全局,此話傳到汪敬煦耳裡,埋下「兩汪」不合種子,汪敬煦甚至借江南案惡鬥汪希苓。在制裁行動完成後,國安局瞞著情報局,發動「一清專案」逮捕陳啟禮,並立即通知美國聯邦調查局「已經捕獲槍殺劉宜良的兇手」,使得江南案就此曝光,汪希苓、前情報局副局長胡儀敏、前情報局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被停職收押接受調查。其中,江南案暴露最高情治單位首長、時任國家安全局長汪敬煦奉國防部命令,下令竹聯幫主陳啟禮執行制裁拿情報局錢、卻出賣臺灣利益的劉宜良。後來在美國強力施壓下,蔣經國經過2個月長考,才決定法辦汪希苓等人。[11]

汪希苓在書中談到制裁劉宜良的5大原因,除了劉宜良長期在海外詆毀蔣經國形象、當美中臺三面諜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劉宜良當時正著手撰寫《宋美齡傳》,要炒抗戰時期,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特使威爾基訪問重慶期間與宋美齡一夜情的不實冷飯。當時美國媒體對此已有報導,宋美齡提告後,美國媒體已正式公開道歉。汪希苓說,「美國已說這是造謠,再去寫,不是故意是什麼」,不知情的一般人會信以為真,但這個情報他沒有呈報,也沒有跟蔣經國報告。書中提到,這是必須制裁劉宜良,又不願公開的重要原因。媒體追問,「制裁」決定的最高層次是汪敬熙或更高的人知道?汪希苓只表示,書裡有寫。[11]

前情報局副處長-陳虎門[編輯]

陳虎門出獄後,曾接受記者採訪指出,當時劉宜良身為情報局在美工作人員,曾表示要推介其策反的中共幹部崔陣,情報局派出第五處盧梓宏上校及第二處廖文中上校兩人赴美與他們見面。 大家在舊金山一處餐廳見面後,盧和廖兩人發現崔陣的身份頗有可疑之處,「江南」又語多閃爍。更重要的是,他們發現餐廳內竟有人偷拍他們的照片。由於在此之前,已經發生過多次「江南」提供中共情資,結果卻在比對資料時發現有誤,此次再發生洩露我方人員行蹤的可疑狀況。因此前述兩人回臺之後立刻提呈報告,詳細列數前述事項,並且建議局方採取「斷然手段」處理,汪希苓於是下達制裁令,由陳虎門主簽決定「制裁」劉宜良。執行者就由正在陳虎門手下受訓的陳啟禮帥岳峰兩人負責。

陳虎門說:「……外面的人說,制裁『江南』是因為他寫了《蔣經國傳》或是即將動手寫《吳國楨傳》,這都是沒有的事,案子是我簽報的,我會不知道?……」。

陳虎門表示:「情報局的行動就只有兩種,一是『制裁』,另一是『破壞』,所以『制裁』的意義是很清楚的。至於當年在庭上所提出的『教訓』說法。」陳虎門笑著說,「我們當年在庭上說的都是真話,就只有這個所謂『教訓』是假的,主要是因為當時的時空環境,不得不顧及大體。其實我們制裁叛逆,有什麼不可以?」

陳虎門表示:「當時因為『江南』拿了我方(臺北政府)的錢,結果也幫對方(北京政府)作事,才決定要制裁雙面間諜。不過他也承認我方一直是到案發後,美方調查人員抵臺,才發現原來劉宜良同時也是聯邦調查局線民。」

他說:「我們(指情報局)如果事先就知道他也是為美國聯邦調查局做事,可能就會慎重考慮了」。

陳虎門也證實了江南是中華民國情報處的體制外的編外人員,但提供的情資很多都假的,不只假的甚至有疑似陷害中華民國情報員的行為,也導致了決定了最終「制裁」的行動。陳虎門也認為這起事件應該是其長官汪先生下令的,跟政府更高層無關,因為情報機關有一定的自主權不需要事事請示上級。[12]

前國安局長-汪敬煦的回憶錄[編輯]

「民國七十三年元月,政府決心清除流氓,警政單位再三重申限期自動辦理登記……有人透露消息給竹聯幫首腦陳啟禮,要他一定要去登記;但是陳啟禮因竹聯幫涉及多起殺人、勒贖案不敢去登記,為逃避掃黑,試圖投靠情治單位藉以脫罪,於是找上曾任老總統侍從、與官邸關係頗深的情報局局長汪希苓……陳啟禮想了一個點子,於七十三年六、七月間,由陳立夫蔣緯國作東,邀請我、警備總司令陳守山汪希苓調查局阮成章等人聚餐……當天我讓國安局主祕代表赴宴,陳守山、阮成章等也未參加。

同年七月廿八日,陳啟禮請電影導演白景瑞出面再次邀請我、蔣緯國、汪希苓、林文禮……等人聚餐,我仍未參加,陳啟禮私下向汪希苓表示願為國家做事的意願。八月二日,陳啟禮赴情報局永康街招待所餐敘……八月十四日陳啟禮化名鄭泰成前往情報局訓練中心講習四天半……九月初陳啟禮偕吳敦赴美……聯繫董桂森,三人共同謀議(刺殺江南)……但因陳等對美國環境不甚熟悉,事後作案車子等工具又棄置於現場,到處留下破綻,因此美方立即循線查獲……十一月十二日,政府實施一清專案,陳啟禮因組織不良幫派涉嫌叛亂,為警總簽發拘票交警局拘提到案。」[13][14]

竹聯幫[編輯]

柳茂川說法[編輯]

1984年,我從夏威夷搬到洛杉磯,有一天接到電話,是陳啟禮打來的,說他9月要來美國,要我陪他去舊金山一趟。我一開始以為是平常的事嘛,像他第一次來,就是我陪他到東岸看女兒。可當電話一放下來,我有一個靈感,會不會是蔣孝武派陳啟禮來殺江南?不然沒事陳啟禮到美國來幹嘛?果然,他9月15日一到洛杉磯,我到機場接他,晚上吃了飯,剩下我們二個人在旅館,房間沒有人,他就把劉宜良(江南本名)的資料拿出來 … — 李桐豪,〈江湖已老 竹聯幫元老柳茂川〉[15]

自稱策劃江南案的人叫柳茂川兀自說起作家江南寫《蔣經國傳》開罪了蔣孝武,蔣孝武如何吸收陳啟禮,派陳啟禮赴美行兇,而他又是如何陪陳啟禮去舊金山江南住處勘查地形、規劃槍殺和逃亡路線,但陳啟禮臨時起意,調來了吳敦董桂森,擊斃江南。事發後他跟陳啟禮說此事已涉及國民黨高層權力鬥爭,陳啟禮隨時可能會被滅口,他遂建議陳啟禮錄製自白錄音帶,假使他日出事,可當呈堂證供,保住一條命。[15]

1981年,國民黨江浙派、軍系元老密謀提拔他參選下一屆中華民國副總統,未料功敗垂成。元老們要他為了身家安全,速速離開臺灣,他避居美國,亦逐漸淡出竹聯,誰知又因陳啟禮捲入江南案,「我暫居美國,可是有個人還是不太放心,誰呢?蔣孝武。他覬覦大位,我自己一個人沒什麼,可是我後面的江浙派跟國民黨各派系力量是很大的,所以,他其實是利用江南案來消滅掉我。」他稱蔣孝武當時是國家安全會議執行祕書,身邊簇擁著「太子派」人馬,大權在握。深知他與陳啟禮的關係,借陳啟禮之手,一來可以除掉江南,又能把他拖下水,可謂一石二鳥。1984年,鳥盡弓藏,高層為了消去江南案汙點,啟動一清專案,將臺灣各黑幫老大一網打盡,他立刻想辦法把一件單純刑事謀殺案運作成政治事件,保住了陳啟禮一條命,「江南案這個不是我運作的話,就是被蔣孝武做掉了,我等於利用這個案子去扳倒整個國家機器,蔣孝武這個人人品實在太壞了。 」[15]

民國73年9月,啟禮打電話告訴我他要來美國,要我陪他去舊金山。啟禮抵達美國後,我與毛弟如期接機,而當晚啟禮說出他此行的目的,且拿江南的資料與我商量。幾天後,我陪同啟禮飛往舊金山,隔天我帶他去看江南在加州大里市的住家,並介紹我的親信給他,是準備協助他辦事的人員。但後來計畫出現變化——啟禮臨時要毛弟調來吳敦與小董(董桂森)「辦事」。他們在擊殺江南後,我與啟禮在洛杉磯碰面,我問他,為何中途改變計畫,因為此事牽涉到黨內最高權力的鬥爭,做了這件事有被滅口的大風險。然而,他只說:「現在已經做了,我只能回臺灣,畢竟我的父母、家人都在臺灣。」 我說:「既然只能回臺灣,那你必須留下證據,以證明你是臺灣軍情局派來美國刺殺江南。」我建議啟禮用錄音帶記錄,作為明確的證據,以防萬一出事,可以替他申冤。隔日,我在啟禮、吳敦、小董借住的山腰小屋替他們送行,他們乘車離去,然後搭飛機去德州休士頓找另一個兄弟黃鳥。啟禮他們到休士頓後,將錄音帶交給黃鳥保管。他們之後發生的事,是黃鳥在25年後假釋刑滿,到上海時告訴我的。臺灣一清專案事發後啟禮與吳敦被捕,我立即想辦法把一件單純的刑事謀殺案,運作成一件政治事件,使臺灣不能將啟禮與吳敦滅口,保住這兩個人的性命。 — 柳茂川,在江南案之前,我與陳啟禮之間沒有任何祕密[16]

張安樂說法[編輯]

1985年3月間,當時在美國的張安樂,出席一場座談會時,公布江南案相關細節,但最後因涉及毒品交易罪遭美國政府判刑入獄10年。[17]《竹聯幫興衰始末》之一段記載了他對於江南案的回應:「國民黨幫派都不如,幫派至少講點道義,國民黨卻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18]而張因透露江南案部分消息,並於其中杜撰許多未發生之情節,遭陳啟禮所不齒,認為其「背叛國家及幫派」。

當時,竹聯幫張安樂指控蔣孝武可能是幕後主使。後來張安樂表示,當時有聽到一些和蔣孝武相關的傳聞,因此用圍魏救趙的策略故意說還有一卷錄音帶指控蔣孝武,他沒有證據證明蔣孝武涉案[19]

名嘴王瑞德在節目中表示,該書裡面包括張安樂先生在當時接受美國CBS跟平面華文的報紙採訪,而其中有一段張先生已經承認是他杜撰的:這卷錄音帶是陳啟禮和蔣孝武談的時候錄音的,錄音帶裡面是蔣孝武自己的聲音,這一段是杜撰的;因為當時想把層級拉高一點才能救陳啟禮董桂森[20]

郭冠英的觀點[編輯]

新聞局前駐外官員郭冠英看法跟陳虎門類似,同樣認為情報局懷疑江南背叛,加上情報局長不喜歡江南,最後因為種種原因情報局由懷疑江南背叛變成了確定江南背叛才痛下殺手。 不過郭認為一開始懷疑江南背叛有可能是誤會,是去策反中共官員的我方情報人員誇大了情況,應該進一步確認。 [21]

評論[編輯]

柏楊說,蔣氏家族的獨裁暴政直到江南案後才告終結。江南奉獻生命與鮮血,「化作壓死暴政的最後一根稻草──證明蔣中正蔣經國父子的政權,已墮落為赤裸裸的多行不義的權力。」柏楊說,「江南之死,引起整個政權潰散的骨牌效應。」、「江南是最後被害者,以後蔣氏父子就再也不敢重犯,再也沒有機會重犯了。」[22]

高雄應用科大前校長吳建國於2018年一月發表新書。他在書中認為,蔣經國第一任總統時的作為,相對還是保守,第二任期大刀闊斧推動解嚴與民主化,並宣示蔣家人絕不接任總統,應該是受到十信案、江南案的衝擊,被迫將布局轉而開放,但這個「破局」卻也使他贏得更高歷史地位。前總統馬英九有不同意見,他認為:蔣經國解除戒嚴不只因為江南案或十信案,而跟當時的兩岸情勢和國際關係有關。[23]

吳建國新書《破局:揭秘!蔣經國晚年權力布局改變的內幕》中談到,蔣經國晚年臥床治國,反大陸統戰組織「劉少康辦公室」的擅權與擴權、「江南命案」和「十信事件」等,讓他決定順應民意,改變做法,從保守走向開放,奠定臺灣民主化基礎。媒體追問,「制裁」決定的最高層次是汪敬熙或更高的人知道?吳建國則說,是國安會秘書長汪道淵與汪敬熙,不過汪希苓認為,汪道淵那時候是不管事的。吳建國在書中指出,蔣經國做出蔣家人不能也不會競選下任總統的宣示,是受了江南命案的影響,情治單位的內鬥,汪敬煦為維護個人權力地位,不惜犧牲國家利益,也使得蔣經國決定重整情治單位,走向民主開放,江南案破了蔣經國原來的布局。[11]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姚嘉文談高雄事件與臺灣民主進程
  2. ^ 2.0 2.1 陳啟禮三人赴美殺江南. [2009-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10-15). 
  3. ^ 政治 | 新頭殼 Newtalk. 新頭殼 Newtalk. [2018-07-09] (中文(臺灣)‎). 
  4. ^ 【法網專題】民國44年 "江南案"揭密 張安樂跨海救人. 華視新聞. 2011-02-14 [2018-10-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4-16). 
  5. ^ 蔣經國總統對「江南命案」的真正想法. 遠見雜誌. 2018-01-02. 
  6. ^ 6.0 6.1 楊青矗. 蔣經國密令暗殺江南. 自由時報. 2004-10-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4-18) (中文(臺灣)‎). 
  7. ^ 呂昭隆. 江南案破局 結束蔣氏王朝統治. 中時電子報. [2018-01-13] (中文(臺灣)‎). 吳建國認為,蔣經國事前並不知道情報局要刺殺江南,更不是他下令的,蔣經國知道後,還指「真胡塗」,蔣家也沒人參與或下令, 
  8. ^ 江南案20週年 崔蓉芝要追幕後真相
  9. ^ 中華民國這回事——一位江南事件親歷者的觀察
  10. ^ 陳治平. 是早有預謀,還是挾怨報復?學者陳治平憶江南案親身經歷 (書摘,摘自《中華民國這回事——一位江南事件親歷者的觀察》). 2016-10-01 (中文(臺灣)‎). 根本原因,是小蔣身體已壞到無以操作集權專制。這是專制禍害的最大反射,養了一班鷹犬,卻管不到了、它們自己做主去咬人了。 
  11. ^ 11.0 11.1 11.2 11.3 風傳媒綜合報導; 蘇仲泓攝. 汪希苓談當年「制裁」江南內幕,宋美齡緋聞引殺機. 風傳媒. 2018-01-13 [2020-06-29] (中文(臺灣)‎). 
  12. ^ 陈虎门 何频:台湾军情局吸收了黑帮,也吸收了中共高干子女(20181116 第164期) (影片). 明鏡火拍. 2018-11-15 (中文(臺灣)‎). 
  13. ^ 《TVBS週刊 - 綠島暴動17年真相》
  14. ^ 《汪敬煦回憶錄.汪敬煦接受中研院口述歷史的資料》
  15. ^ 15.0 15.1 15.2 桐豪; 王漢順. 【一鏡到底】江湖已老 竹聯幫元老柳茂川. 鏡週刊. 2020-04-06 [2020-06-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9) (中文(臺灣)‎). 
  16. ^ 柳茂川. 《竹聯》:在江南案之前,我與陳啟禮之間沒有任何祕密. 關鍵評論網. 2020-02-13 [2020-06-29] (zh-rw). 當時新聞熱議的江南案,當然也是談論的話題,而王昇僅知啟禮與我是江南案的策劃與參與者,但不知曉江南案的遠因、近因,以及中途的變化與事後皆由我運作 
  17. ^ 江南案奔走 張安樂為救陳啟禮. [2013-08-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24). 
  18. ^ 陳長風. 竹聯幫興衰始末. 臺北市: 薪火雜誌.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24) (中文(臺灣)‎). 
  19. ^ 新台湾加油. 三立電視臺. 2013-07-02 [2014-01-06]. 張安樂:所以說當時臺灣不曉得我們的籌碼什麼,FBI通知他你先抓人,臺灣就先抓人,也知道就是汪希苓。那時候我們覺得汪希苓畢竟是家臣。我想到虎毒不食子(蔣經國可能不會處置汪希苓)……因為外面聽說我們有錄音帶風風雨雨幾個月了,我突然拿出來了。我一想,就說我們還有一卷。其實這個,我們不能說蔣經國,我們認為臺灣安定有其必要。那時候蔣孝武,我們憑良心講,是圍魏救趙,他雖然是冤枉的,是編出來的,我多多少少也聽了一些人講,可能跟他有關係啦。亂編,也扯不進去,雖然有冤枉他,可是他從他父親得到了很多資產,他承擔點父債也是應該的。所以我們說是蔣孝武。有沒有冤枉他?在我來講是冤枉他。他有沒有,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沒有證據,我就這樣講。 
  20. ^ YouTube上的2013.07.04【挑戰新聞】高調回臺為的是? "白狼"張安樂現身說法
  21. ^ 郭冠英. 使部長下台的廖文中. 中時電子報. 2013-08-08 (中文(臺灣)‎). 
  22. ^ 《傳記文學》2004年10月
  23. ^ 程嘉文. 蔣經國因江南案才解嚴?馬英九:我不同意!. 聯合新聞網. 2018-01-12 (中文(臺灣)‎). 

參考文獻[編輯]

  • 許介鱗教授著《戰後臺灣史記》 第五〇章 八〇年代情治工作的紕漏與整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