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泰语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尔泰语系
地理分佈: 东亚北亚中亚西亚东欧
谱系学分类 世界主要语系之一
分支:
日本语族 (有爭議)
朝鮮语 (有爭議)
ISO 639-2 / 5 tut
Altaic family2.svg

阿尔泰语系別译阿勒泰语系语言学家按照语言系属分类方法所划分的一组语群,包括60多种语言,说该语系语言的人口约为2.5亿,该语系主要集中于中亚及其临近地区。“阿尔泰语系”主要有突厥语族蒙古语族通古斯语族三个分支。有的语言学家把阿尔泰语系和乌拉尔语系划分为一组语群即乌拉尔-阿尔泰语系。以上代表的是20世纪初芬兰语言学家Ramsted和现代俄国语言学家斯塔罗斯金等学者的看法。

特征[编辑]

突厥语族蒙古语族通古斯语族的共同特征很多,无论这些是同源关系的证据还是民族交流的结果,以下举上几个例子:

  • 三种语族的人称代词很相似:
人称代词
蒙古语 突厥语(回鹘文) 满文
第一人称单数 bi bän bi
第二人称单数 ci < *ti sän si
第一人称复数 ba biz be (排除式) / muse(包括式
第二人称复数 ta siz suwe
  • 蒙古文和突厥语言有相似的复数后缀(蒙古语-nar / -ner、突厥语-lar /-lär),

特点[编辑]

  • 元音主要以单元音为主,同時每个词都有固定的重音位置。
  • 词的形态结构复杂,词有词根词幹词缀之分,大多属于黏着语
  • 變化和后置词的使用。
  • 句子的排列以SOV為主,也就是說,在其一般的句子當中,主语在前,谓语在后,宾语在中间。
  • 元音和谐律(或称元音调和)
  • 有人稱後綴,如:動詞人稱後綴、從屬人稱後綴、反身領屬人稱後綴以及突厥語族特有的謂語人稱後綴。動詞後綴,在喀爾喀蒙古語以及滿洲語中已退化。滿洲語在創制文字時從屬人稱後綴不在書面語上表達,直到近日,滿語諸方言多已退化,但在錫伯語以及其他通古斯語中完全保存下來。而蒙古語族通常只用人稱代名詞屬格,或單獨使用人稱從屬後綴,如:(我的書)Mini bicig 或 bicig-min ,通常不會兩個都用,如:Mini bicig-min。突厥語族及滿語支外的諸通古斯語通常兩者一起用。

分类[编辑]

參見:中國語言列表#阿爾泰語系

阿尔泰语系的存在争议[编辑]

阿爾泰語系的存在與否,至今依舊有爭議,有的语言学家认为突厥语族、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三种语族之间没有同源关系,這些反對阿爾泰語系的學者認為,这些语族虽然有许多相同的语法特点和共同词汇,但是这些是因为民族长期接触,互相融合而产生的,是借用的结果,而并不是原始语遗留下来的原始特征。一般认为是蒙古语借用突厥语的词汇和语法形态。目前这个问题还在议论之中。

另外关于日本语、朝鲜语是否属于该阿尔泰语系也造成了很大争议,一些学者认为若将日本语、朝鲜语划开出阿尔泰语系能客观的减少此语系存在的争议。

日本语、朝鲜语的归属争议(阿尔泰超语系假说)[编辑]

朝鲜语、日本语(包括琉球语)的系属一直都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基本上可以有五类的观点

第一类观点认为朝鲜语、日本语即使属于该语系,也只能在阿尔泰超语系假说(Macro-Altaic theory)上成立,因为朝鲜语有着一些阿尔泰语系的语言特征,而日语跟朝鲜语又有着不少类似之处。

  • 流音不会出现在本土词汇(固有词)的首个音节上(日語不符)
  • 元音和谐律(或称元音调和)(日語不符)
  • 黏着语的特征

但朝鲜语、日语均缺少人稱後綴,如通古斯語(赫哲) Mini bithe-i 我的書,Bi mini bithe-we-i hvla-i.我讀我的書。 bithe-we-i中的we是受格後綴,而i是第一人稱領屬後綴。hvla-i中的i為動詞第一人稱後綴。蒙古語 Teguu-d-mini og.給我弟弟。d為與格後綴,mini為第一人稱領屬後綴。

朝鲜语的这三个语言特征为该观点提供了相当有力的支持。但由于朝鲜语跟阿尔泰语系的其他语言之间的同源词汇非常少(日语无),所以反对该观点的学者一般都以此作为反驳的力证。

关于元音和谐,这种语言特征也并非阿尔泰语系的专利,阿尔泰语系周边,北亚楚科奇-堪察加语系楚科奇语,东亚藏缅语族景颇语羌语也存在或残留着元音和谐现象,而非洲尼日尔-刚果语系的许多语言,包括多威语伊博语和许多班图语族的语言,亦有着以舌根位置为基础的元音和谐的现象存在。

而黏着语的特征更不止阿尔泰语系特有,在世界其他语系中均广泛存在着,欧洲北亚的乌拉尔语系,印度的达罗毗荼语系,广布亚、澳、非三大洲的南岛语系等等均是以黏着语为主体的语系,紧邻阿尔泰语系的藏缅语族也是由黏着语和退化的黏着语构成的语族。

第二类观点认为日本语跟朝鲜语共属于一个新的语系。持该观点的学者认为日本语的文法与朝鲜语的文法有惊人的相似度,都是使用主宾谓序列,且两者历史上又共同受过古汉语的强烈影响。因此有学者认为日本语跟朝鲜语是阿尔泰语系和汉藏语系混合的新语系。但是日本语跟朝鲜语之间同样缺乏同源词也成了异议的学者们反驳该观点的力证。

第三类观点认为日本语跟琉球语共属于一个新的语系,即日本语系。由于日本语跟琉球语之间确有不少相似性,故此观点得到了一些学者的支持,但仍然并没有被广泛认同。

第四类观点认为日本语跟朝鲜语一样,都是孤立语言,而它们跟目前世界上已知的语系都没有关联。持该观点的学者们以「同源词问题」支持该观点。

第五类观点认为日本语应当归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主要以西田龙雄为代表的一些日本学者,认为日本语的语序与缅甸语等绝大多数藏缅语(除克伦语和白语外,这两种语言据悉分别受到主谓宾的泰语和汉语影响,成了主谓宾语序)相同,而且日本语固有词中也有与缅甸语及中国南方方言近似的词汇,甚至在音韵上也有好些类似之处,因而主张日本语应归属藏缅语族[1]。但是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日本与藏缅语民族地区之间路途遥远,中间还隔着南岛语系和满-通古斯语族的民族地区,故此观点大多未加以重视。然而,有些學者提出應當以民族遷徙歷史來看待此說,他們說:雖然今天的民族分布看起來日本和藏緬語族相隔甚遠,但是在商周時期,一些藏緬語族、南支古亞洲族(鳥田)和南島語族混合,並且在漢藏(周)民族強大的壓力下以其航海技術沿岸北上或南下透過朝鮮半島南部進入九州島定居。當時,通古斯族(阿尔泰语系)尚在蒙古高原東北部與北支古亞洲族(今楚科奇和朝鮮族之北方族源)競爭,故此說法極有可能。

除了上述五类观点以外、还有学者认为日语应当属于南岛语系,日本语与南岛语在构词上有着类似之处,然而同阿尔泰语一样缺乏同源词。

近来有人提出在阿尔泰语系之下构建新语族(韩日-琉球语族)并且将朝鲜语、琉球语以及日语都归入该语族之内。该观点显然是第一类与第二类的混合观点、但是持该观点的人依然需要面对「同源词问题」。

个别人的「汉语某些方言属于阿尔泰语言」的观点[编辑]

目前,学术界普遍认同吴语和客家语均属于汉语。但是有个别人因为吴语与客家语的个别词汇、个别语法现象与阿尔泰语言碰巧相似而提出吴语、客家语属于阿尔泰语言。 第一种猜想认为汉语吴语方言因为少数词汇和阿尔泰语系某些语言可能存在发生学上的对应关系,便提出吴语属于阿尔泰语系的假想[2]

  • 吴语与阿尔泰语系对应的基本词汇数量已经达到约五六十个
  • 语法、基本词汇、语音方面都有类似的关系,例如:苏州话中表达“热”的意义,可以叫“奥造”,而在日语中表达“热(あつ)”竟然也有相似的读音,但根據徐松石的日本民族淵源一書中提到日本的其中一個族源,鳥田族即是在商周民族南下以前江蘇、浙江沿海的土著民族,而鳥田族應屬南支古亞洲族。
  • 在苏州方言中,“临顿路”三个字读作“ling deng lou”(音)这种读法发音符合阿尔泰语系语言中“元音和谐”的特点,而这一特点是阿尔泰语系语言所特有的,但是近年,有人發現羌語支有元音和諧遺跡,有時後綴的元音會受到前一個元音影響而作出選擇。

但是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这并不为多数以吴语为母语的人所认同,况且仅从词源考证,属一家之言,理由如下:

  • 吴语属于汉藏语系汉语族汉语吴语方言区,目前国际上无任何争议,吴语亦不属于任何未定之系属,根据斯瓦迪士核心词列表,吴语和汉语其他方言的同源率高达90%以上,语法亦大体相似。
  • 即使假设存在这些所谓的“五六十个对应的基本词汇”,也尚不能分清是周朝时代或更早同源,或者是南宋定都南京、杭州时候的官话(客家话),蒙古元朝官话、满人清朝官话的混入。且吴语和汉语官话对应的词汇更多,远超过五六十个,按此道理,那么吴语相比阿尔泰语系更应该接近汉藏语系才对[3],另外吴语中与侗台语百越语)相同相似程度要比与阿尔泰语系更多,也没有人说吴语属侗台语系[4]
  • 即使分属不同语系漢語日语之间的同源辞汇也有47.5%[5]。由此可见,如果以词汇发音相通作为证据也站不住脚,因为这些吴语和日语相通的词汇本身就是汉语同源词而已。更何况日本语语系归属有争议,因为日语和阿尔泰语系其他语言不存在同源词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战宪斌 (1987)〈日本语的语系〉(收录于《日语学习与研究》1987年1期)
  2. ^ (简体中文)苏州一大学生欲颠覆吴语传统理论. 
  3. ^ 唐七元 (2008)《吴方言与非吴方言同源词初探》(载于《语言科学》2008年9月第七卷第五期,此文章列举了汉语吴方言与汉语非吴方言的同源词)
  4. ^ 郑张尚芳 (2008)《古吴越地名中的侗台语成份》(载于《温州师范学院学报》1987年第4期,此文章列举了一些吴越地名有关侗台语成分的例子)
  5. ^ (日文)国立国語研究所は、1956年の雑誌の語彙について大規模調査を行っている。そのうち、語種ごとの異なり語数(同じ語が複数回出現しても1と数える)を見ると、和語が36.7%、漢語が47.5%、外来語が9.8%、混種語が6.0%で、語の多彩さの点では、漢語が和語を圧倒している。一方、延べ語数を見ると、和語が53.9%、漢語が41.3%、外来語が2.9%、混種語が1.9%で、繰り返し使われる語には和語が多い。

期刊文章[编辑]

  • 《吴方言与非吴方言同源词初探》,唐七元,复旦大学中文系,《语言科学》,2008年9月第7卷第5期
  • 《古吴越地名中的侗台语成份》,郑张尚芳,《温州师范学院学报》,1987年第4期
  • 《朝鲜语汉字词和汉源词》,李得春,《民族语文》,2007年第5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