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
Pano6.jpg
北京長安街 吉利汽車 3C商場
西安大唐芙蓉園
三亞鳳凰島 神舟計畫 新疆風電
貨幣 人民幣 (RMB); 單位: (CNY)
財政年度 日曆年 (1月1日-12月31日)
貿易組織 WTO, APEC, G20及其他
統計
國內生產總值
$11.182 萬億(國際匯率; 2015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
676708億元人民幣(現價總量,中國國家統計總局)[2]
排名 2
GDP增長 6.9%[3]
人均GDP $8,141(國際匯率,2015年,IMF)[4]
$14,340(購買力平價,2015年,IMF)
各產業GDP 農業 9.2%
工業 42.6%
服務業 48.2% (2014)[5]
通貨膨脹消費者物價指數 2.0% (2014)[6]
貧窮線下的人口 6.1% (2013)
吉尼係數 0.48
勞動力 7.725億人 第1名 (2014)
各行業的勞動力 農業 29.5%
工業 29.9%
服務業 40.6% (2014)
失業率 5.1% (2015,調查失業率,中國國家統計局)[7]
主要產業 農業工業核工業製造業航天);交通運輸業旅遊業金融業IT業行動電話軟體網際網路計算機)等
經商容易度 96th[8]
對外
出口 $2.28萬億 (2015[9])
出口貨品 機電產品、紡織品鋼鐵等(2013)
主要出口夥伴 美國香港日本德國韓國
進口 $1.68萬億 (2015[9])
進口貨品 礦物、機電產品、化工製品等(2013)
主要進口夥伴 韓國日本台灣美國澳大利亞
外債 $7540億 (2012)
公共財政
國債 GDP總量的22.15%(2012)[10]
收入 $1.838萬億(2012)
支出 $2.031萬億 (2012)
經濟援助 每人平均$1.12 (2008)[11]
信貸評級
主要數據來源:美國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
除非另外說明,所有數據均以美元表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採用計劃經濟模式,改革開放後,轉變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過去三十年中國GDP年均增長率近10%,是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13]。2015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676708億元(11兆1816億美元),比上年增長6.9%[14],人均達8141美元(以13億7462萬人來計算)。其中,第一產業(農業)60863億元,增加值占比9.2%;第二級產業(工業和建築業)274278億元,增加值占比42.7%,第三級產業(服務業)341567億元,增加值占比50.5%[15]。根據2015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若依購買力平價則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16]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農業國第二大服務業國[17]。中國是製造業第一大國[18]和世界最大貿易國(最大出口國第二大進口國),超過200多種製品產量和出口量排行首位、數十種出口產品占世界70%以上[19]。由於中國經濟成長仰賴投資出口收益[20],2010年後成長明顯地減速[21],中國政府為此調整經濟結構[22],改以消費帶動經濟成長[23],2015年時消費對經濟成長的貢獻率達66.4%[24]

中國政府在市場經濟體制下開放私人財產的所有權[25],成為國家資本主義的典型例子[26][27]。政府主導能源生產、重工業等戰略工業[28],視製造業為重要的經濟基礎[29],在2015年提出《中國製造2025[30],計畫到2025年時從「製造大國」升級「製造強國」[31],並在2035年達到日本德國水準[32]。而在2008年中國有已註冊的民營公司3,000萬家[33][34][22]。 《財星》在2015年財富世界500大中有106家中國公司英語List of largest Chinese companies上榜[註 1][35][36],所涵蓋的30種行業前三名中有採礦原油生產(15家)、銀行(11家)和金屬產品(10家)[37]。《財星》於2015年發布的「最受讚賞的中國公司」排行榜上[38],由阿里巴巴集團百度華為小米科技海爾騰訊萬達格力聯想集團京東商城位列前十名[39];《富比士》報導的前十大上市公司中則有5家中國企業,包括銀行總資產最多中國工商銀行[40]。今日中國股票總市值為全球第二名、商品期貨市場成交量居世界首位[41][42]

但是,中國經濟發展區域不均衡,在中國東部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是經濟較發達地區[43][44],而中西部地區[45]以及東北地區則相對落後[46][47]。2014年末全國就業人員7億7253萬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3億9310萬人,城鎮登記失業率為4.09%。農村貧困人口為7017萬人[48]。迄今中國政府預算收入和支出都位居世界第二名[49],2010年的財政赤字有人民幣1兆元[50][51];但政府因經濟增幅放緩而考慮擴大財政赤字[52],2015年時達到人民幣1.62兆元[53]

歷史[編輯]

第一階段(1949-1978)[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中國大陸經歷長期戰亂,經濟波動和受創極大。中國在1949年的工農業總產值466億元、重工業僅占總產值7.9%[54],而被視為農業國家[55]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實行蘇聯式計劃經濟。1953年到1957年一五期間,中國經濟在蘇聯幫助下開始恢復,以蘇聯援建156項工程為標誌,優先快速發展重化工業替代進口鞏固國防,而輕工業和農業處於一個次要地位。期間輕重工業投資比例為1︰7.3,嚴重向重化工業傾斜[56][57],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文章說法是:「基本奠定工業基礎」[58]。又1955年出現經濟過熱冒進的苗頭,後來「冒進」、「反冒進」、「反反冒進」成為中國共產黨內政治鬥爭的其中一個主題。毛澤東在1957年八屆三中全會上表達對反冒進若干做法的不滿,稱:「反冒進掃掉了多快好省,掃掉了《農業發展綱要》,掃掉了促進委員會,使六億人民泄了氣」。還說「反冒進離右派只有五十米遠」。並要求要恢復促進委員會,「多、快、好、省」,農業發展綱要四十條。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文章稱:「這個批評,實際上是後來多次嚴厲批評反冒進和醞釀發動「大躍進」的開端。」[59][60]

但在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破壞,並導致大面積饑荒和死亡[61],同時中蘇關係大幅惡化,經濟協助完全終止。經濟在1963年到1965年國家主席劉少奇領導下短暫恢復後[62],後來又受到文化大革命等運動衝擊[63]。到了文革結束後,用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的文章說法是「我們才不得不承認國民經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64]。中國國家統計局稱:「1978年輕重工業比例為43.1:56.9,輕工業產品嚴重匱乏。」[58]

第二階段(1978-1998)[編輯]

招工看板

改革開放後朝向以市場經濟體制為主的混合經濟[65][66]。政府在1980年代廢除集體耕作、設立經濟特區國有企業改革重組,雖產生大量失業人口[67]、但也讓中國成為世界成長最快的經濟體[68]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在1978年至2007年平均實質增長9.8%[69]國民生產總值增長近十倍[70]人口貧困率從1970年代末的64%下降至2004年的10%以下[67]。1990年代中國藉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國家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包括浦東新區濱海新區深圳市)深化改革開放[71]

1978年,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政策,將中國大陸經濟從舊有的緩慢、低效率的蘇聯計劃經濟體制轉為市場經濟為導向的經濟模式,但政府依然有某種程度上的主導地位。在這種改革的背景下,人民公社經濟體制在1978年被取消,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逐漸取代了這一制度,土地由農民承包,並且農民可以自由在市場販賣自己的農產品[72]。工商業上,1978年12月22日發表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作為標誌,強調下放更多的經營自主權[73]。1979年6月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國家計劃委員會主任余秋里宣布調整工業重心,從重工業轉向農業和輕工,要求重視農業、輕工業和對外貿易的發展,將其作為經濟首要的重點紡織品是最大的項目。1979年重工業的計劃增長率調整為7.6%,比當年輕工業的8.3%的計劃增長率要低。重工業的投資也開始下降,從1978年占總投資的54.7%壓縮到 1979年的46.8%,並重視出口。其結果是1979—1981年,出口增長率名義上是原來增長率以年均29%的速度增長,出口產品以紡織品是最大的項目,還有自行車、縫紉機等輕工業產品,另外還有一些礦產[74],並在1981年貿易赤字消失和1982年出現了大量順差[75]。又因為中國能源開採總量已經停滯,中國經濟開始轉向單位耗能較少的消費品工業部門,並對高效能源設備進行投資。值得一提,1980年代中國開始大量向國外借款並吸納投資,又利用旅遊業賺取外匯,更多企業開始自組籌措資金和自主制定戰略發展。

1980年代,中國基本處於農業和工業快速增長時期,工業結構開始從重工業向輕工業調整,出口大增,市場經濟開始萌芽,又長三角地、珠三角等地區開始進入工業化高速增長以及1985年中國開始貶值貨幣以利於出口。1981年到1986年的工業產值增長年均值為13.6%,工業產值為10300億,比中國1981年翻倍。GDP年均增長率大約為9.75%。但是這個年代仍然存在不少問題,首先,大量商品價格依然為國家制定,而不是市場,也就是價格雙軌制,有關係者從中牟利,價格闖關的改革到1990年才宣告完成。其次,壟斷依舊大量存在。再者,物價不穩,1980年代曾經出現過通貨膨脹高企的時期,1987年大幅度增加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啟動價格闖關改革後,出現了大幅度物價上漲[76],1987年CPI上漲7.3%,1988年CPI上漲8.8%,1990年CPI上漲18%[77]

1989年六四事件後,由於外國制裁,中國GDP增長率在1989和1990年大幅下跌,分別為4.1%和3.8%。在1991年開始反彈,為9.2%。1992年,鄧小平南巡,中國繼續改革開放政策,在1998年前繼續延續1980年代政策,並在啟動中國1994年稅制改革。這次改革後中央政府稅後大幅增加,但是地方財源開始枯竭,土地財政開始成為地方重要財源,又這次改革後財政收入占財政收入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上升。值得一提的是,中國1993年到1994年曾出現過經濟過熱的情況,1994年CPI上漲達到24.1%[78],創下1949年有記錄以來新高[79]

第三階段(1998至今)[編輯]

中國內地與其他主要經濟體國內生產總值(以國際匯率計算)的比較,中國目前GDP總量排在美國之後,位列世界第二。

1998年後中國政府調整經濟增長戰略,首先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以對抗亞洲金融危機。其次,將資金投入到新技術和新產業研發。其三、中國政策國企大幅度改革,關停一批效益不佳的國企,但這個政策導致大量國企員工下崗。其四,住房改革,商品房開始大量進入市場,房貸大量出現[80]。又中國政府再次開始向重化工行業投入資金。這段時期地區經濟差距開始放大,一些內陸省份日漸被拋離[81]

進入2000年代後,中國經濟繼續發展,2000到2010年GDP增速大約為11%,2010年名義GDP換算成美元後超過日本,又房地產泡沫開始出現,伴隨著官僚主義貧富差距、城鎮居民收入低,農民工戶籍福利等矛盾顯現。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中,中國出動四萬億刺激計劃。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大力推動自身的經濟發展[66]。2007年至2011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相當於其他八大工業國組織國家總和[82]。2009年,中國於全球競爭力報告排名第29位[83]花旗銀行在2011年的3G指數英語3G (countries)亦有極高的評級[84],同年中國經濟自由度指數排行第136位[85]。中國從1990年的8家上市公司加至2010年的2,062家[41],另有1.3億戶投資者、106家證券公司、62家基金公司和163家期貨公司[42]。2013年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分別占國內生產毛額的10%、44%、46%[86],另外電子訊息產業占4%[87]、文化產業占2.85%[88]。中國經濟增長動力從工業轉向第三產業[89]

2008年家庭收入或消費的百分比:最低的10%為3.5%;最高的10%為15.0%。2010年,中國家庭收入分配的基尼指數為0.5。2014年中國通貨膨脹率(零售價格)為2.0%。2014年勞動力總數共9.1643億,其中農業占31.4%,工業占30.1%,服務業占38.5%。2014年固定資產投資51兆2761億元人民幣,占GDP80%。其中第一產業投資1兆1983億元人民幣,第二產業投資20兆8107億元人民幣,第三產業投資28兆1915億元人民幣。

2010年後,中國經濟出現了明顯的經濟增長減速,2011年GDP增長為9.2%,2012年為7.8%,2013年為7.7%,2014年為7.3%[90]。又前三十年經濟快速增長的基礎之一的中國內地廉價勞動力開始下跌[91][92],內需不足等問題[93]。中國政府正在努力縮小農村與城市人口的收入差距,實現東西部發展的平衡,並克服日益嚴重的能源短缺問題。西方國家普遍認為政府以人為壓低人民幣匯率作為刺激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但中國大陸政府正面臨著國際上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其對人民幣重新估價,這可能影響到中國內地十分倚賴的出口增長。另外,許多人也曾擔心中國內地脆弱的銀行體系可能給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2012年3月14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表報告稱,如果中國進行金融業、建築業、運輸業、教育業、健康、電信和公共事業領域等壟斷行業的改革,長期來看中國的人均GDP將增長10倍[94]。2012年中國中產階級達3億人[95],並擁有251名億萬富翁,是世界上富豪第二多的國家[96][97][98]。2012年國內零售市場超過20兆元[99],自2013年年成長率超過12%[100];奢侈品市場也大大擴張,占全球27.5%[101]。經濟發展亦造成貧富差距[102],在數十年來不斷增加[103][104],2012年的吉尼係數為0.474[105]。經濟快速成長及消費市場擴張造成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106][104],政府因而加強監管[107]麥肯錫公司估計未償還債務從2007年的7.4兆美元增長至2014年的28.2兆美元,比國內生產毛額多出228%[108]

經濟區域[編輯]

1970年代,中國大陸實行改革開放之初,在缺少對外經濟交往經驗、國內法律體系不健全的形勢下,設立經濟特區為國內的進一步改革和開放、擴大對外經濟交流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1980年8月26日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批准《廣東省經濟特區條例》,標誌著經濟特區正式成立的法律授權。設立經濟特區是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思想的重要內容之一,經濟特區作為對外交流的窗口,在一定時期內通過中央政府給予的政策優勢和區位優勢二者合力,經濟以超出一般地區很多的速度成長,其人均經濟實力接近或超過中等已開發國家(或地區)的水平,後來更衍生了上海浦東新區天津濱海新區重慶兩江新區

2005年6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地區協調發展的戰略和政策》報告提出,「十一五」期間內地經濟劃分為東部東北中部西部四大板塊。國家統計局亦按此方法劃分中國的經濟區域。

2014年3月16日發改委發布《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除老牌的三大國家級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以京津冀為核心的環渤海城市群之外,將長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哈長城市群四大區域列入國家級城市群之列[109],使之成為推動國土空間均衡開發、引領區域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110]

產業結構[編輯]

第一產業(農業)[編輯]

中國小麥產量成長表
拉薩的菜市場

中國是農業生產大國。2006年農業總產值為2.5萬億元人民幣,占中國GDP的12.5%。中國人口的40%從事農業生產。2006年中國農業出口額為2480 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增長14.1 %。中國主要的農產品出口市場為日本、歐盟、韓國、美國、香港和東協國家[111]。2013年中國農林牧漁業總產值為9.7萬億元人民幣[112]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也稱第一產業,包括種植業林業畜牧業漁業。其中種植業主要分布在中國東部濕潤和半濕潤的平原地區,80年代起大量利用地膜技術增產。主要產品有稻米小麥高粱花生大麥玉米棉花油料作物等。林業主要分布在中國東北和西南的天然林區,以及東南部的人工林區。畜牧業主要分布在中國西部新疆、青海、西藏、內蒙古等地區。漁業主要分布在中國東部地區。

第二產業(工業)[編輯]

中國主要的工業有採礦業製造業、鋼鐵,紡織業服裝業水泥化肥玩具食品加工汽車高鐵工具機,工程機械航天電子設備半導體。2014年,工業生產增長率為7.0%。其中國有企業增長4.9%,集體企業增長1.7%,股份制企業增長9.7%,外資企業增長6.3%,私營企業增長10.2%,採礦業增長4.5%,製造業增長9.4%。

採礦業[編輯]

中國礦產資源豐富,已知礦產有171種、探明儲量者有158種;當中石油天然氣、煤、、地熱等能源礦產10種,金屬礦產54種,石墨鉀鹽非金屬礦產91種[113]。附近海域石油約250億噸,天然氣有8.4萬億立方公尺[114]。中國長期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產國及消費國,超過70%能源依靠煤炭供應[115]。中國石油產量則位居世界第四,2014年每天產量達4,189,000桶[116]。但因石油生產不能滿足經濟需求,有近半石油要從俄羅斯中東中亞非洲進口[117][118],並在2013年超越美國成為最大的石油進口國[119]。2015年,中國天然氣產量1350億立方米,消費量達到1932億立方米[120]

製造業[編輯]

中國製造業是中國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和基礎[121]中國汽車製造業增勢迅猛,中國於2011年汽車銷量,達1850萬輛;2009年,中國生產的汽車銷量突破1300萬輛,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122]。2015年5月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布中國製造2025計劃[123],預計到2025年,中國將達成從「製造大國」變身為「製造強國」的目標[124],而到2035年,中國的製造業將達成趕超德國和日本的目標[125]

能源工業[編輯]

2015年中國能源結構

中國經濟具高度能源密集和耗能傾向[126],為能源消耗量最大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及能源生產最多的國家[127]。2014年生產約5.523兆千瓦·時電力[128],發電裝機容量有13.6億千瓦(火力發電915吉瓦水力發電301吉瓦、風力發電96吉瓦、太陽能發電27吉瓦、核子動力20吉瓦),220千伏以上的電力線路達57.2萬公里[129],發電量與電網規模都為世界第一[130]。近年來,中國政府大力投資可再生能源商業化[131][132][133],積極發展水力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生物能源生物燃料等技術[134][135][136]

中國水能蘊藏量達6.8億千瓦,居世界第一位[137]。政府在長江流域建設多座水力發電廠和核電廠[138],風力發電多分布在內蒙古、新疆、甘肅、河北、山東等地,占全國裝機容量的一半以上[139][140]。2014年核能發電電力超過130,580吉瓦·時[141]。境內共有30座核反應爐機組運轉,總裝機容量達2,831萬千瓦,並有24座在建機組,機組數量僅次於美國和法國[142]

建築業[編輯]

2014年,中國建築業總投資額為9兆5036億元人民幣,其中住宅6兆4352億元人民幣,辦公樓5641億元人民幣,商業營業用房1兆4346億元人民幣。房屋施工面積7264.82平方公里,其中住宅5150.96平方公里。2014年房屋新開工面積1795.92平方公里,其中住宅面積1248.77平方公里;房屋竣工面積1074.59平方公里,其中住宅面積808.68平方公里。2014年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基本建成住房511萬套,新開工740萬套。 中國水能蘊藏量達6.8億千瓦,居世界第一位[137]。政府在長江流域建設多座水力發電廠和核電廠[143],風力發電多分布在內蒙古、新疆、甘肅、河北、山東等地,占全國裝機容量的一半以上[144][145]中國太陽能行業有超過400個光伏(PV)企業。在2013年,中國安裝了11.3 GW的太陽能光伏面板,總安裝容量達到18.3 GW。[146]這比2012年中國光伏面板安裝的5.0 GW還高出2倍。[147]太陽能熱水器也在中國非常廣泛使用。[148]在2016年,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光伏發電生產國,有43GW的裝機容量[149][150][151]。2014年核能發電電力超過130,580吉瓦·時[152]。境內共有30座核反應爐機組運轉,總裝機容量達2,831萬千瓦,並有24座在建機組,機組數量僅次於美國和法國[142]

第三產業(服務業)[編輯]

交通運輸[編輯]

中國擁有由鐵路系統公路系統航空系統船運系統、管道構成的交通運輸網。2014年公路高速公路總里程分別為446萬公里及11萬公里[153]。中國擁有世界最長的高速公路系統[154],並計畫在2030年增加至11.8萬公里[155]。中國是世界最大的汽車市場[156],估計汽車銷售量在2020年達到4,000萬輛[157],城市地區則盛行腳踏車[158]。但近來交通事故亦顯著上升[159],2011年便有6.2萬人因此喪生[160]

中國鐵路總公司經營的鐵路里程數共計10.3萬公里[161][162],為全世界客運和貨運最繁忙的網絡[163][164],每年春節等假期都會出現人潮[165][166]。2009年鐵路使用量英語Rail usage statistics by country占世界25%[165],運輸周轉量則占世界24%[註 2][167]。中國在21世紀初建立世界最長高速鐵路[168]。2016年9月,隨著鄭徐高鐵的開通,中國高鐵里程突破2萬公里[169],形成四縱四橫格局並向八縱八橫發展,主要線路由京廣高速鐵路京滬高速鐵路[170]。中國還向泰國[171]歐洲聯盟[172]寮國[173]、美國等輸出高鐵技術[174][175]。中國有21座城市軌道交通系統,總里程數達2.8萬公里[153],其中上海地鐵北京地鐵廣州地鐵港鐵深圳地鐵等城市軌道交通系統的通車里程位居世界前列[176]。另有時速431公里的上海磁浮示範營運線,為世界上最快的商業軌道[177]

2011年,中國大陸民航完成運輸總周轉量577.44億噸公里。截至2011年底中國大陸共有運輸機場180個,定期航班航線2290條。2014年中國航空業共有222座民航運輸機場[153],2015年機場旅客達9.15億人次、貨郵達1409萬噸、飛機起降856.6萬架次[178]。「十三五」期間(2016-2020年)將新建至少50個機場[179]。中國最繁忙機場依序為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全球客運吞吐量第二)、香港國際機場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廣州白雲國際機場[180]波音公司估計中國的民航機數量英語List of airlines of China從2014年的2570架增加到2034年的7210架[181],但因80%領空為軍事管制而有嚴重誤點的問題[182]

中國有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渤海灣、東南沿海、西南沿海共五大港口群,2,116座沿海港口、2,052個深水泊位[153]。2014年,上海港香港港口深圳港寧波舟山港廣州港青島港天津港大連港廈門港營口港連雲港港蘇州港貨櫃吞吐量和噸數名列世界前50名[183],上海港更在2010年超越新加坡港成為世界大港[184]。中國還擁有世界第一長的河流航道[185]航運里程達12.63萬公里[註 3],水路客運量達2.63億人、旅客周轉量74.34億人公里[186]

2015年中國郵政企業和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收入(不包括郵政儲蓄銀行直接營業收入)累計完成4039.3億元。郵政函件業務累計完成45.8億件,包裹業務累計完成4243.4萬件,報紙業務累計完成188億份,雜誌業務累計完成10億份,匯兌業務累計完成8271.2萬筆。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206.7億件。[187]

金融業[編輯]

上海證券交易所是全球交易額最大的證券交易所之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實行單一的計劃經濟體制,中國銀行成為僅經營外匯業務的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其他商業銀行成立之後又被取消,在此期間中國人民銀行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銀行又是商業銀行。1978年底,中國金融體制開始進行改革,成立了多家商業銀行中國人民銀行專門行使中央銀行的職能[188]。1995年5月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頒布[189],明確了商業銀行為吸收公眾存款、發放貸款、辦理結算等業務的企業法人.以效益性、自我約束的經營機制,確立了商業銀行的企業法人地位。2003年4月29日,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正式成立。隨著海外需求增加,中國銀行業積極向外擴張。2007年,聯邦儲備系統批准招商銀行設立紐約分局的申請。2010年,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銀行進入世界銀行前十名,並有111家銀行列入世界前千家銀行[190]

在保險業方面,中國人民保險公司也是成立之後又被取消。從1979年恢復至今,中國保險業經歷了快速的發展。201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有130家保險公司[191],較大的保險公司有中國人民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太平洋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平安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

在證券業方面,股票作為資本主義的東西被禁止發行。截止2010年12月31日,中國資本市場已有上市公司2062家,投資者1.3億戶,證券公司106家,基金公司62家,期貨公司163家,股票總市值全球第二,商品期貨市場成交量居世界第一位[192]

其他服務業[編輯]

  • 中國旅遊業在過去30年內高速成長,逐漸形成一個大產業 ,成為中國經濟新的增長點[193]。2015年,世界經濟論壇旅遊業競爭力報告顯示,中國排名從上次報告中的第45位升至第17位[194]。2014年,入境遊客達1億2849萬人次(含港澳台遊客),入境過夜遊客5562萬人次,旅遊外匯收入569億美元;國內遊客36.1億人次,國內旅遊收入3兆312億元人民幣。
  • 批發零售業零售總額為26兆2394億元人民幣(2014年),其中城市為22兆6368億元人民幣(2014年),鄉村為3兆6027億元人民幣(2014年),網上零售額為2兆7898億元人民幣(2014年)。
  • 2014年餐飲業收入為2兆7860億元人民幣。
  • 房地產業2014年的銷售面積達1206.49平方公里,其中住宅面積為1051.82平方公里。
  • 2015年中國文化及相關產業增加值27235億元,占GDP的比重為3.97%。其中文化製造業增加值11053億元,文化批發零售業增加值2542億元,文化服務業增加值13640億元[195]

信息產業[編輯]

電信業[編輯]

硬碟廠的藍衣勞工

2014年,中國電信業規模達1兆8150億元人民幣,手機交換機容量為20億4537萬戶,電話用戶數量達15億3552萬戶,其中固定電話為2億4943萬戶,行動電話為12億8609萬戶;寬頻用戶為5億8254萬戶,網民人數達6.49億人,而其中使用手機上網的人數為5.57億人,網路普及率為47.9%。

2015年,中國電子訊息產業總收入達人民幣5.6兆元[196][197]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移動是中國三大電訊供應商[198],而華為中興通訊等電信公司亦參與5G標準的制定[199],但也多次遭指控從事間諜活動[200]。中國是行動電話數量最多的國家[201],在2015年第三季末共有13億戶行動電話用戶,智慧型手機出貨量達1.19億部[202]。中國還有世界最多的網際網路寬頻網際網路使用者[203][204],除了占全球24%的網際網路裝置[205],並占全球寬頻使用者的20%[206]。固定和移動寬頻用戶分別為2.11億戶與7.3億戶,4G用戶則有3.02億戶[202]

網際網路業[編輯]

2015年,中國網際網路中國大陸的平均連接速度達3.14Mbps[208][209]網際網路使用者規模達6.68億人,普及率為48.8%;其中手機網際網路用戶達5.94億人,而農村網際網路用戶達1.86億人[210]。2012年,約有59%使用者在華東、約24%使用者在華中、及約16%使用者在西部地區,廣東省則占中使用者總數的15%[211]。2015年第三季末,中國物聯網終端用戶達6,011萬戶,IPTV用戶則有4,219萬戶[202]電子商務自2009年開始顯著成長,發展速度快於歐洲聯盟、但比美國略慢,2014年時發展成人民幣12.3兆元的產業[212]。當前主要網路支付市場有支付寶財付通(含WeChat支付)[213]中國銀聯[214],中國市場比例依序為61.9%、14.5%和9.2%[215]

軟體產業[編輯]

2006年Chinajoy展台一角

中國軟體產業近來發展快速,從2000年的人民幣593億元增長至2010年的1,3364億元[216]。2011年,中國軟體業務收入超過1.84兆元[217],2014年則增加至3.6379兆元[218]。而軟體出口地區分布廣泛,包括日本、南韓、美國、歐洲、東南亞、中東等地,其中日本占總額的60%[219]中國電子遊戲產業於1980年代初期興起[220],今日電子遊戲對社會有著種種影響[221]。2015年,中國遊戲用戶數達5.34億人,銷售收入達人民幣1407億元;上市遊戲企業有171家,市值達4,7605.84億元;同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則批准750款遊戲,客戶端遊戲占11.2%、網頁遊戲占32.8%、移動遊戲占49.7%、及電視遊戲占6.3%[222]。2012年,中國開發出包含亞洲地區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223][224],並計畫在2020年成為遍及全球的衛星導航系統[225]

中國電子遊戲開始於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226],隨著電腦、掌機、家用遊戲機的普及和網際網路的推廣,PC遊戲、掌機遊戲、電視遊戲開始得到越來越多人的喜愛[227]。至201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有4.9億遊戲玩家,實際銷售收入達到831.7億元人民幣,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電子遊戲消費大國[228]。2014年9月29日上海自貿區正式掛牌,政府解禁自2000年起施行的遊戲機禁令,促使微軟的Xbox One與索尼的Play Station 4遊戲機正式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中國電子遊戲產業2014年產值為179億美元,位居世界第二;台灣以產值6.43億位居第15位[229]。2015年,中國遊戲用戶數達到5.34億人,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1407億元人民幣;國家版權局批准出版遊戲約750款,其中客戶端遊戲占11.2%,網頁遊戲占32.8%,移動遊戲占49.7%,電視遊戲占6.3%;中國上市遊戲企業171家,企業市值47605.84億元[230]

對外經濟合作[編輯]

貿易與投資[編輯]

2015年度中國貿易夥伴[231]
國家/地區 出口 進口 合計
 歐盟 15.6% 12.4% 14.3%
 美國 18.0% 8.8% 14.1%
 東協 12.2% 11.6% 11.9%
 香港 14.6% 0.8% 8.7%
 日本 6.0% 8.5% 7.0%
 韓國 4.5% 10.4% 7.0%
其他 37.0% 29.2% 47.5%

中國是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成員國,亦是金磚國家之一[232]。中國為貿易總額最大國家,分別出口額第一大進口額第二大[233][234][235],也是貨物進出口最大的國家[236]。1980年代,超過一半的出口為原料等初級產品,機電產品只占7.7%[236]。2012年國際貿易總額中,一般貿易占52%、加工貿易占48%[236];出口美國最多的商品,依序為手機與廣播設備、電腦、電腦設備、影音設備、玩具等[236]。但中國壓低匯率而與其他經濟體間有所摩擦[237][238],也被批評製造假冒的偽劣商品英語Counterfeit[239][240]。2010年代初,中國因國內貸款問題而經濟增長放緩。在全球經濟因次貸危機陷入困境後,中國出口量與國際市場需求亦遭削弱[241][242][243]。2015年,中國對外貿易累積出口額為22766美元[244]進口額為16821億美元[244]經常賬戶餘額為3306億美元[245]

2013年,各類出口產品占總出口的比例是:機電產品48%,紡織品11%,金屬7.1%,化工產品4.6%,塑料橡膠3.9%,儀器3.6%,交通工具3.1%,鞋帽2.9%,石材玻璃1.7%等;進口產品占比分別是:礦產27%,機電產品24%,化學製品7.3%,運輸工具6.4%,金屬6.2%,儀器5.7%,貴金屬5.5%,塑料橡膠5.2%,蔬菜3.4%等。[246]

2014年,全年非金融領域新設立外商直接投資企業23778家,比2013年增長4.4%。實際使用外商直接投資金額7364億元,按美元計價為1196億美元,增長1.7%。2014年,中國在非金融領域對外直接投資額1029億美元,增長14.1%。

外匯儲備[編輯]

2011年各國債務情況(債務=外匯和黃金儲備 - 外債)[247]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儲備的主要組成部分是美元資產,其主要持有形式是美國國債和機構債券。截止2015年末,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局提供數據[248],外匯儲備為33303.62億美金。中國大陸外匯儲備作為國家資產,由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及中國人民銀行管理,實際業務操作由中國銀行進行[249]

2010年,中國外匯儲備達2.85兆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8.7%,為世界最大的外匯儲備國家[250][251][252]。但2014年6月達最高點後則不斷下滑[253],2015年降幅超過5,000億美元,在年底下滑至3.33兆美元[254]巴克萊銀行更預測2016年降至2.75兆美元[255]。中國也是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國家[256],2012年獲得2,530萬美元投資[257]。2014年,外匯匯款達640億美元,是第二大的匯款接受國[258]。中國亦大量投資海外市場[259],為第二大對外投資國[260];2014年投資海外達1,231.2億美元[260],許多中國企業也併購外國公司[261]。2009年,中國擁有價值1.6兆美元的證券[262];同時有超過1.16兆美元的美國國庫證券[263],為美國國債最大的海外持有者[264][265]

貨幣[編輯]

1980-2015年間美元人民幣匯率

中國大陸的貨幣是人民幣,分為,貨幣符號為,代碼為CNY,但離岸人民幣使用的貨幣代碼為CNH。不過,國際上更常用的縮寫是RMB。2009年開始,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英語Internationalization of the renminbi[266],包括建立人民幣債券市場、擴大貿易量化測試等,以促進海外人民幣流動[267][268]。2010年後,包括俄羅斯盧布[269]日圓[270]澳洲元[271][272]紐西蘭元[273]新加坡元[274]英鎊[275][276]加拿大元等同意能與人民幣直接兌換[277],在2013年成為交易量第八大的貨幣[278]

隨著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需求上升,2013年4月10日,人民幣與澳元開始直接兌換。[279]2014年3月19日,人民幣和紐西蘭元實行直接兌換[280]。6月19日,人民幣和英鎊實現直接兌換[281]。9月30日,人民幣與歐元開始直接兌換,截至到2016年5月底,人民幣繼續保持全球第六大支付貨幣,曾經一度在2015年8月成為全球第四大支付貨幣,此為人民幣的最佳成績。[282]。2015年11月3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該決議於2016年10月1日生效[283][284]

一直以來人民幣匯率都受到政府的調控,人民銀行設定作為基準匯率,境內市場人民幣的日波幅被限制在中間價上下2%的區間內交易,而離岸市場人民幣可自由交易[285][286]。人民幣匯率經歷了掛牌價和調劑價的雙軌制階段、匯率並軌後的柔性盯住美元制階段、亞洲金融危機後的剛性盯住美元制階段、2005年7月21日的匯率制度改革。從1979年至1994年匯率雙軌制階段是人民幣貶值幅度最大的時期,由1979年的1.555元(1美元兌換)貶至1994年的8.619元(年度均價),貶值幅度達4.5倍。在匯率雙軌制期間,還存在表面上面額與人民幣等值的外匯兌換券。由於外匯匯率與官方掛牌價格存在極大的利差,期間存在被政府禁止的外匯黑市。初期以炒賣外匯兌換券為主,之後直接炒賣外幣。改革開放初期,人民幣定價過高,外匯(外匯兌換券與外幣)黑市價大大高於官方規定的匯率,前期最高相差近一倍;隨著官方對人民幣的大幅度貶值,漸漸回落直至接近官方掛牌價;進入1990年以後,場外交易的(黑市價)外匯價格轉向弱低於官方掛牌價,與此同時,外匯兌換券漸漸淡出市場[287]。從1994年開始到2005年匯率制度改革以前,人民幣兌美元一直維持在8.27元以上(1美元兌換)。2005年匯率制度改革以後,人民幣兌美元他進入一波長線大升值階段,直到2015年下半年進入市場化浮動階段。

財政收支[編輯]

2015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2217億元,其中稅收收入124892億元,非稅收入27325億元,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75768億元;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42330億元,支出42364億元;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2560億元,支出2079億元[288]

國債

  • GDP 31.4%(2004年)
  • 2011年為7.2萬億元,2012年為7.76萬億元左右,2013年國債餘額限額在9.121萬億元,中央財政公共部門顯性總負債率為39.43%,包含地方債務則達到20.7兆人民幣
  • 根據彭博社調查,中國大陸2016年整體負債(包括政府企業家庭)占GDP比,將由2012年的225%升至236.5%,據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揚的說法2012年整體負債168.9%

質疑[編輯]

章家敦著《中國即將崩潰》中文版

中國經濟數據以GDP為首多次遭到外界質疑是否造假,例如質疑中國GDP統計時通過物價指數的計算上調整從而拉高數據[289],又或者通過通脹報低調整GDP平減指數達到拉高GDP增速數據的目標[290]。新華社曾發文反擊稱:「(中國)GDP實際增速僅高估不到0.5個百分點」[291]

中國國家統計局和相關部門曾多次發現並處罰地方政府經濟數據造假。例如新華網2014年2月14日發文,稱「湖南基層統計造假透視:數據虛漲百倍 造假觸目驚心」,人民日報對此事評論是《基層統計造假實為得了GDP職業病》[292]。又2015年中央紀委監察部、國家審計署發現東北經濟數據造假嚴重,吉林省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主任委員趙振起認為:「倘若依照各地匯報的產業成長性計算,東北一些縣域經濟規模都超過香港了。」[293]

注釋[編輯]

  1. ^ 美國有128家,日本54家。
  2. ^ 2009年時,中華人民共和國鐵路運輸共有21.06億人次搭乘,旅客周轉量10,595.6億人公里;而貨運吞吐量39.67億噸,周轉量29,174噸公里[162]
  3. ^ 各水系航道通航里程分別為長江水系64,374公里、珠江水系16,444公里、黃河水系3,488公里、黑龍江水系8,211公里、京杭大運河1,438公里、閩江水系1,973公里、淮河水系17,338公里。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中國數據.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2016-02. 
  2. ^ 國家統計局關於2014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初步核實的公告. 中國國家統計總局. 2015-09-07. 
  3. ^ China’s economy: In three parts. The Economist. January 25, 2014 [June 21, 2014]. 
  4. ^ IMF-CHINA
  5. ^ Labor Force Statistics from the 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July 6, 2014]. 
  6. ^ Inflation in China jumps to 6-month high.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11 January 2013]. 
  7. ^ Theglobeandmail.com. Toronto: 中國國家統計局. [2012-09-02]. 
  8. ^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2014 (PDF). World Bank. 
  9. ^ 9.0 9.1 http://www.chinadaily.com.cn/business/2014-01/10/content_17229362.htm
  10. ^ Public debt, IMF, accessed on 21 February 2013.
  11. ^ 2008. Data.worldbank.org. [2012-02-28]. 
  12. ^ Sovereigns rating list. Standard & Poor's. [26 May 2011]. 
  13. ^ IMF Data and Statistics
  14. ^ 紅象金融研究中心. 概念解讀:創25年新低?GDP增長的6.9%. 界面新聞. 2015年9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5. ^ 2015年國民經濟運行穩中有進、穩中有好.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6-01-19 [2016-11-22]. 
  16. ^ 《中國統計年鑑—2007》. 中國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07年 (簡體中文).
  17. ^ The World Factbook. CIA. [2014-09-13]. 
  18. ^ 張瑜. 工業: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 《今日中國》. 2012年11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9. ^ 華西都市報》. 李克強的王牌計劃:中國製造2025. 鳳凰網. 2015年3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0. ^ Colin Speakman. China must be cautious in raising consumption. 《中國日報》. 2008年1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 ^ 黃欣. 陸去年GDP成長 罕見下修. 中時電子報. 2015年9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繁體中文).
  22. ^ 22.0 22.1 CHINA AND THE OECD (PDF).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2006年5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3-11-09) (英文). 
  23. ^ 正確看待中國經濟結構重塑期的增速調整現象.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15年5月15日 [2016年3月15日] (繁體中文).
  24. ^ 法制晚報》. 商務部:消費對GDP貢獻超6成 對外投資居世界第三. 新華網. 2016年2月23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25. ^ China is already a market economy - Long Yongtu, Secretary General of Boao Forum for Asia. 東方網. 2008年11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 ^ 瓦罕·簡吉恩英語Vahan Janjigian. Communism Is Dead, But State Capitalism Thrives. 《富比士》. 2010年3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 ^ Gady Epstein. The Winners And Losers In Chinese Capitalism. 《富比士》. 2010年8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8. ^ Online Extra: "China Is a Private-Sector Economy". 《彭博商業周刊》. 2005年8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9. ^ 廖國紅. 蘇波就《中國製造2025》答中外記者問. 新華網. 2015年3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0. ^ 中國新聞社. 外媒解析政府報告點睛詞:2025製造、不可任性. 和訊網. 2015年3月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1. ^ 林珂. 中國製造2025點燃工業強國夢 聚焦4大新興領域8股. 和訊網. 2015年5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2. ^ 工信部編制中國製造2025規劃:劍指工業強國. 觀察者網. 2014年6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3. ^ John Lee. Putting Democracy in China on Hold. 獨立研究中心英語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2008年7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7-26) (英文). 
  34. ^ China has socialist market economy in place. 人民網. 2005年7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5. ^ Global 500 2015: Countries - Australia. 財富. [2015年7月7日]. 國家和地區的公司數來自「篩選」欄。
  36. ^ 財星》. Global 500. 財富世界500大. 2015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37. ^ 柴逸扉和覃慶衛. 《財富》發布2015年世界500強:106家中國企業榜上有名. 人民網. 2015年7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8. ^ 2015年度最受讚賞的中國公司. 《財星》. 2015年9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39. ^ 孫永傑. 阿里巴巴、百度、華為何以蟬聯2015年「最受讚賞的中國公司」排行榜三甲?. 雷鋒網. 2015年9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0. ^ Liyan Chen. The World's Largest Companies 2014. 《富比士》. 2014年5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41. ^ 41.0 41.1 境內上市公司數量20年增長了150倍. 網易. 2010年10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2. ^ 42.0 42.1 馬婧妤. 中國股票總市值全球第二. 金融界. 2010年12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3. ^ 林小昭. 李克強:逐步減少大規模人口「候鳥式」遷徙.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14年9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4. ^ 人民論壇》. 破解「新東北困局」——100位著名專家為東北新興支招(下). 人民網. 2015年11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45. ^ 中國政府網-2014/09/17-李克強:逐步減少大規模人口「候鳥式」遷徙:「目前,中西部由於經濟較為落後,城鎮化水平也比較低。」
  46. ^ 新東北困局. 人民論壇. 2015-12-30. 
  47. ^ 中國政府網-2015/04/13-有效頂住下行壓力 穩增長組合拳陸續出手:"2013年以來,李克強每年都會前往東北考察,關心當地民生經濟情況。「我在東北工作過,算是半個東北人,講話也就不客氣了:你們的數據的確讓我感到『揪心』啊!」4月10日的東北三省經濟形勢座談會上,李克強語氣沉重地說。"
  48. ^ 2014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49. ^ 中央情報局. FIELD LISTING :: BUDGET.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50. ^ 劉軼瑤. 財政部副部長:中國面臨的財政風險完全可控. 《環球時報》. 2010年6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51. ^ 環球時報》. 中國財政部研究人員:中國2010年財政赤字約占GDP的2.8%. 環球網. 2011年1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52. ^ 中國考慮擴大財政赤字.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 2015年12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53. ^ 韓潔、羅博和孫聞. 中國2015年財政赤字增至1.62萬億元應對經濟下行風險. 新華網. 2015年3月5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54. ^ 武力. 中國經濟發展60年述論. 當代中國研究所. 2009年10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55. ^ 林毅夫、蔡昉和李周. 《中國的奇蹟: 發展戰略與經濟改革》. 中國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1995年: 第5頁. ISBN 978-9622016699 (英文).
  56. ^ 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網-2015/03/13-「156項工程」的塵封記憶
  57. ^ 中國共產黨黨史網-第一個五年計劃的編制
  58. ^ 58.0 58.1 之四:工業經濟欣欣向榮. 中國國家統計局. 1999-09-17 [2015-12-30]. 
  59. ^ 八屆三中全會(1957年9月20日-10月9日).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5-12-30]. 
  60. ^ 七千人大會上:實事求是要有「五不怕」精神.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5-12-30]. 
  61.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上冊 第二篇 第八章 重壓下的中國經濟:"糧食產量下降和分配製度失誤導致20世紀面積空前的饑荒"
  62.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上冊 第二篇 第八章 重壓下的中國經濟 經濟恢復,1963年至1965年
  63.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下冊 第三篇 文化大革命及其後果 第六章 中國的經濟政策及其貫徹情況 經濟混亂(1966—1969 年):「儘管各個省份的混亂程度不盡相同,但絕大多數在 1967 和 1968 年兩年中都經歷了嚴重的混亂。」
  64. ^ 論改革開放和中國民營經濟三十年.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8-08-01 [2015-02-23]. 
  65. ^ 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 一、中國經濟現代化的歷史. 中國網. 2005年3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66. ^ 66.0 66.1 Harsha V. Singh. 成為WTO的一員:對中國和全球貿易的影響. 國際貿易與永續發展中心英語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rad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012年1月15日 [2016年3月15日] (簡體中文).
  67. ^ 67.0 67.1 David Dollar. Poverty, inequality and social disparities during China’s economic reform (PDF). 世界銀行. 2007年6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8. ^ Wayne M. Morrison. China’s Economic Rise: History, Trends, Challenges,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PDF). 國會研究機構英語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2015年10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69. ^ 唐偉傑. 中國30年年均經濟增長率是同期世界的3倍多. 中國新聞社. 2008年1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70.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國內生產總值指數. 中國北京: 《中國統計年鑑—2007》. 2007年 (簡體中文).
  71. ^ 張瑜. 津京滬穗渝入圍國家中心城市 區域發展戰略調整. 北方網. 2010年2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72.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下冊 第四章 毛的接班人問題和毛主義的終結 鄧小平的綱領
  73. ^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會議指出,現在我國經濟管理體制的一個嚴重缺點是權力過於集中,應該有領導地大膽下放,讓地方和工農業企業在國家統一計劃的指導下有更多的經營管理自主權;」
  74.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下冊 第六章 中國的經濟政策及其貫徹情況 工業戰略的變化(1977—1980 年)
  75. ^ 《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 下冊 第六章 中國的經濟政策及其貫徹情況 加速工業增長(1982—1987 年)
  76. ^ 王玉茹《中國經濟史》P327
  77. ^ 網易中國各年經濟數據
  78. ^ 專家:不會發生1994年那樣的通脹
  79. ^ 王玉茹《中國經濟史》P327
  80. ^ 王玉茹《中國經濟史》P323
  81. ^ 王玉茹《中國經濟史》P324
  82. ^ Andrew Walker. Might China's economy stumbl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1年7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3. ^ 克勞斯·施瓦布英語Klaus Schwab.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09–2010 (PDF). 世界經濟論壇. 2009年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5-11-29) (英文). 
  84. ^ Joe Weisenthal. FORGET THE BRICs: Citi's Willem Buiter Presents The 11 "3G" Countries That Will Win The Future. 《商業內幕》. 2011年2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5. ^ 美國傳統基金會. Country Rankings. 經濟自由度指數. 2015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86. ^ 2013年GDP(國內生產總值)初步核算情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4年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87. ^ 王涌. 中國信息產業占GDP比重達到百分之四. 新浪. 2001年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88. ^ 屈波. 國家統計局:中國文化產業占GDP比重為2.85%. 中國經濟網. 2012年12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89. ^ 2002及2011年中國三次產業結構比較圖. 中商情報網. 2012年8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90. ^ 中國去年GDP成長罕見下修
  91. ^ 勞動力連續三年淨減少潛藏什麼危機?
  92. ^ 2014年國民經濟在新常態下平穩運行
  93. ^ 2014.11:貨幣政策持續收緊 經濟下行壓力較大(余根錢)
  94. ^ IMF報告:去壟斷化將助中國人均GDP增長10倍. 聯合早報. 2012-03-15. 
  95. ^ Tami Luhby. China's growing middle class. CNNMoney英語CNNMoney. 2012年4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6. ^ CHINA』S RICH ARE GETTING POORER IN NEW HURUN RICH LIST. 胡潤百富榜. 2012年9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7. ^ Moran Zhang. Richest People In China Got Poorer, Says Hurun Rich List 2012. 《國際財經時報》. 2012年9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8. ^ Malcolm Moore. China's billionaires double in number. 《每日電訊報》. 2011年9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99. ^ 新華社. China retail sales growth accelerates. 《中國日報》. 2013年1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0. ^ 新華社. China's retail sales up 12.4 pct in Q1. 《環球時報》. 2013年4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1. ^ Helen. Super Rich have Craze for luxury goods. 《中國日報》. 2010年3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2. ^ Jennifer Duggan. Income inequality on the rise in China. 半島電視台. 2013年1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3. ^ Damian Tobin. Inequality in China: Rural poverty persists as urban wealth balloons.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1年6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4. ^ 104.0 104.1 Steep rise in Chinese food price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08年4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5. ^ Income inequality Delta blues. 《經濟學人》. 2013年1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6. ^ 彭博新聞社. China Inflation Exceeding 6% Limits Wen’s Scope for Easing. 《彭博商業周刊》. 2011年10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7. ^ Jamil Anderlini. China’s GDP up 9.1% in third quarter. 《金融時報》. 2011年10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8. ^ David Scutt. Germany's finance minister is worried about China's debt and shadow banking. 《商業內幕》. 2015年4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09. ^ 中原城市群突出重圍 躋身七大國家級城市群". [2014-04-21]. 
  110. ^ 《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 [2014-04-21]. 
  111. ^ 澳大利亞駐華大使館農業概覽
  112. ^ 中國農業與經濟社會發展統計資料庫
  113.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中國的礦產資源政策. 新華網. 2000年12月 [2016年1月24日] (中文(簡體)‎). 
  114. ^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中國海洋事業的發展. 新華網. 1998年5月 [2016年1月24日] (簡體中文).
  115. ^ Mamta Badkar. The Ultimate Guide To China's Voracious Energy Use. 《商業內幕》. 2012年8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6.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CRUDE OIL - PRODUCTION. 《世界概況》. 2012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7. ^ 裴敏欣. China's Big Energy Dilemma.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 2006年4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8. ^ Tony Jin. China's Demand for Oil to Grow 6.2% in 2011: PetroChina. 中國透視. 2011年1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19. ^ China overtakes US as the biggest importer of oil.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10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0. ^ 2015年天然氣運行簡況. 中國發改委. 經濟運行調節局子站. 2016-01-22 [2016-11-22]. 
  121. ^ 蘇波就《中國製造2025》答中外記者問. 新華網. 2015年3月30日 [2015年6月15日]. 
  122. ^ 記者:張毅. 汽車工業協會:去年中國汽車產銷量躍居世界第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來源:新華社. 2010-01-11 [2015-11-08] (簡體中文). 
  123. ^ 國務院關於印發《中國製造2025》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2015年5月8日 [2015年6月15日]. 
  124. ^ 中國製造2025點燃工業強國夢 聚焦4大新興領域8股. 金融投資報. 2015年5月30日 [2015年6月15日]. 
  125. ^ 工信部編制中國製造2025規劃:劍指工業強國. 觀察者網. 2014年6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26. ^ China. 世界銀行. 2014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7. ^ Spencer Swartz和Shai Oster. China Tops U.S. in Energy Use. 《華爾街日報》. 2010年7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8.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ELECTRICITY - CONSUMPTION. 《世界概況》. 2012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29. ^ 中共中央辦公廳. 中共中央國務院 關於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 界面新聞. 2015年3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0. ^ 中國電力工業聯合會:中國發電量躍居世界第一. 《中國日報》. 2012年7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1. ^ Lisa Friedman. China Leads Major Countries With $34.6 Billion Invested in Clean Technology. 《紐約時報》. 2010年3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2. ^ Richard Black. China steams ahead on clean energy.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0年3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3. ^ 傑克·潘考夫斯基英語Jack Perkowski. China Leads The World In Renewable Energy Investment. 《富比士》. 2012年7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4. ^ Eric Martinot和Li Junfeng. Powering China's Development: The Role of Renewable Energy. 美國華盛頓: 世界觀察所英語Worldwatch Institute. 2007年6月30日. ISBN 978-1878071835 (英文).
  135. ^ 基思·布拉德捨英語Keith Bradsher. China Leading Global Race to Make Clean Energy. 《紐約時報》. 2010年1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6. ^ David Biello. China's Big Push for Renewable Energy. 《科學人》. 2008年8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7. ^ 137.0 137.1 蘇向東. 中國自然資源概況(組圖). 中國網. 2010年2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38. ^ Hao Xin. China's Booming Solar and Wind Sector May Be Put On Hold. 《科學》. 2012年3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39. ^ 2015年風電產業發展情況. 國家能源局. 2016-02-02 [2016-11-22]. 
  140. ^ 仲新源. 2015年中國風電裝機容量統計簡報. 中國能源網.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 2016-04-05 [2016-11-22]. 
  141. ^ China, People's Republic of. 國際原子能總署. 2016年1月30日 [2016年1月31日] (英文). 
  142. ^ 142.0 142.1 環球時報》. 中國在運和在建核電機組54台 僅次於美法居世界第三. 新浪. 2016年1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43. ^ Hao Xin. China's Booming Solar and Wind Sector May Be Put On Hold. 《科學》. 2012年3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44. ^ 2015年風電產業發展情況. 國家能源局. 2016-02-02 [2016-11-22]. 
  145. ^ 仲新源. 2015年中國風電裝機容量統計簡報. 中國能源網.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 2016-04-05 [2016-11-22]. 
  146. ^ Snapshot of Global PV 1992-2013 (PDF). 2nd Edition ISBN 978-3-906042-19-0.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 Photovoltaic Power Systems Programme. 2014. (原始內容存檔於5 April 2014). 
  147. ^ National Survey Report of PV Power Applications in China 2011
  148. ^ http://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cfm?id=chinas-big-push-for-renewable-energy 中國大力推進可再生能源(英文) 科學美國人 August 4, 2008
  149. ^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china-solar-idUSL3N15533U
  150. ^ http://www.businessgreen.com/bg/news/2442764/chinese-solar-capacity-outshone-germanys-in-2015
  151. ^ http://cleantechnica.com/2016/01/22/china-overtakes-germany-become-worlds-leading-solar-pv-country/
  152. ^ China, People's Republic of. 國際原子能總署. 2016年1月30日 [2016年1月31日] (英文). 
  153. ^ 153.0 153.1 153.2 153.3 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順利推進.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2015年2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4. ^ 李光耀. Once China Catches Up--What Then?. 《富比士》. 2013年10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5. ^ 國家公路網規劃(2013 年-2030 年) (PDF). 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運輸部. 2013年6月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56. ^ Stephen Calogera. China auto sales officially surpass U.S. in 2009, 13.6 million vehicles sold. egmCarTech. 2010年1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7. ^ Andreas Cremer和Ben Klayman. China premium car sector remains bright spot. 路透社. 2010年4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8. ^ Bike-Maker Giant Says Fitness Lifestyle Boosting China Sales. 彭博新聞社. 2012年8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59. ^ Heidi Worley. Road Traffic Accidents Increase Dramatically Worldwide. 人口資料局英語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 2006年3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0. ^ Chinese bus collides with tanker, killing 36.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8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1. ^ Tim Collard. China's railway reforms - thus far and no further?. 中國網. 2013年3月2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語). 
  162. ^ 162.0 162.1 2013年鐵道統計公報. 國家鐵路局. 2014年4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63. ^ 人民鐵道》. 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 2011年鐵道統計公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 2012年4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27) (中文(簡體)‎). 
  164. ^ 新華社. Chinese Railways Carry Record Passengers, Freight. 中國網. 2007年6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5. ^ 165.0 165.1 Tim Johnson. China’s trains desperately overcrowded for Lunar New Year. 《西雅圖時報》. 2009年1月2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6. ^ Zhu Ningzhu. China's railways mileage tops 100,000 km. 新華網. 2013年1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7. ^ 季實. 一票難求年年有 鐵道部緣何總成衆矢之的. 中國評論通訊社. 2009年1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繁體)‎). 
  168. ^ Michael Robinson. China's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1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69. ^ 徐高鐵開通 中國高鐵突破2萬公里. 新華網. 新華社. 2016年9月10日 [2016-09-26]. 
  170. ^ China opens world's longest high-speed rail route.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2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71. ^ 唐珩和凌越. 泰國準備引進中國高鐵技術. 新浪. 2012年12月7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72. ^ 何欣. 第3批中國製造高鐵大部件經天津港啟運出口歐盟. 今晚網. 2012年12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02) (中文(簡體)‎). 
  173. ^ 新聞晚報》. 中國70億美元援建老撾高鐵 促進老撾對華原材料出口. 商都網. 2012年10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74. ^ 王智. 中國有望向美國加州輸出高速鐵路技術. 《國際財經時報》. 2010年4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4-11) (中文(簡體)‎). 
  175. ^ 史芳芳. 中國首單高鐵技術出口落戶美國 南車與GE合資. 雅虎. 2011年1月21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14) (中文(簡體)‎). 
  176. ^ James T. Areddy. China's Building Push Goes Underground. 《華爾街日報》. 2013年11月1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77. ^ 法新社. Top ten fastest trains in the world. Railway Technology. 2013年8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78. ^ 2015年全國機場生產統計公報. 中國民用航空局. 2016-03-31 [2016年9月2日] (中文(簡體)‎). 
  179.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 新華社. 2016年3月17日 [2016-09-02]. 
  180. ^ Year to date Passenger Traffic APR 2015. 國際機場協會. 2015年7月20日 [2016年3月15日] (英文). 
  181. ^ 高江虹. 中國飛機需求跳躍式增長: 或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民航市場. 21世紀經濟報導. 2015-08-26 [2016-09-02]. 
  182. ^ China 'suffers worst flight delay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7月1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83. ^ 上海取代新加坡成為全球最大集裝箱港 深圳緊追香港. 泉州港務集團. 2010年9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84. ^ TOP 50 WORLD CONTAINER PORTS. 世界航運評議會英語World Shipping Council.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85.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WATERWAYS. 《世界概況》. [2016年3月15日] (英文).
  186. ^ 2014年交通運輸行業發展統計公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運輸部. 2015年4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187. ^ 國家郵政局公布2015年郵政行業運行情況
  188. ^ 1984年1月1日起,中國人民銀行專門行使中央銀行的職能
  189. ^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
  190. ^ 陳四清. 中國銀行副行長陳四清在《財經》雜誌刊登署名文章. 中國銀行. 2011年12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191. ^ 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 > 政務公開 > 保險機構
  192. ^ 中國股票總市值全球第二
  193. ^ 魏小安中國旅遊業發展的十大趨勢 2003
  194. ^ BBC 旅遊業競爭力排名中國升至第17位
  195. ^ 2015年我國文化及相關產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1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 2016-08-30 [2016-11-22]. 
  196. ^ 趙曉輝和王秉陽. 2015年我國規模以上電子信息產業總收入預計達15.5萬億元. 新華網. 2016年1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97. ^ 07中國電子信息業收入5.6萬億 居世界前列. 眉山市科技局.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98. ^ 對比三大運營商的運營數據變化. 中國信息產業網. 2014年1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199. ^ 文武. 人民日報:5G時代中國將成為標準制定引領者. 人民網. 2016年2月5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00. ^ Eric Engleman. Huawei, ZTE Provide Opening for China Spying, Report Says. 彭博新聞社. 2012年10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1. ^ Russell Flannery. China Mobile Phone Users Now Top One Billion. 《富比士》. 2012年3月30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2. ^ 202.0 202.1 202.2 工業和信息化部關於電信服務質量的通告(2015年第4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2015年11月4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03. ^ 張大衛英語David Barboza. China Surpasses U.S. in Number of Internet Users. 《紐約時報》. 2008年7月2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4. ^ China smartphone owners swell number of internet users.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3年7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5. ^ Mary Ellen Gordon. China Report: Device and App Trends in the #1 Mobile Market. Flurry Blog. 2013年7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19) (英文). 
  206. ^ Broadband provider rankings: The Rise and Rise of China. TeleGeography. 2010年7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07. ^ 黃淑嫆. 京東擊退騰訊 登營收最高電商. 中時電子報. 2014年7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正體中文). 
  208. ^ 孫實. 中國網速並非全球落後:我們真冤枉運營商了?. 騰訊. 2015年11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09. ^ Yang Yi. China's Internet speed averages 3.14 MBps: survey. 新華網. 2013年4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0. ^ 第36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 (PDF). 中國網際網路信息中心. 2015年7月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11. ^ 中關村在線. 報告稱2012年Q4中國平均網速2.59Mbps. 網易. 2013年4月3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12. ^ 艾瑞. 2014年中國電子商務市場交易規模12.3萬億元. 威易網. 2015年2月1日 [2016年3月15日] (中文(簡體)‎). 
  213. ^ 趙小燕. 去年第三方移動支付規模增近4倍:支付寶占比80%. 新浪. 2015年3月11日 [2016年4月16日] (中文(簡體)‎). 
  214. ^ John Watling. China’s Internet Giants Lead in Online Finance. The Financialist. 2014年2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15. ^ 許光濤. 【速途數據】2015年Q3第三方支付市場分析報告. 微盟. 2015年10月30日 [2016年3月15日] (中文(簡體)‎). 
  216. ^ 徐正. 每日一圖:2000--2010年中國軟件產業增長規模. CBINews. 2011年5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17. ^ 2011年中國軟件產業規模快速增長. 中商情報網. 2012年2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18. ^ 中國軟體行業:徹底融入社會發展的軟體業. 新浪. 2015年1月26日 [2016年2月22日] (中文(繁體)‎). 
  219. ^ Jon Sigurdson. Technological Superpower China. Edward Elgar Publishing英語Edward Elgar Publishing. 2005年 [2016年1月22日] (英語). 
  220. ^ 中國國內電子遊戲雜誌發展史. 人人網.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21. ^ 劉佳. 中國網絡遊戲發展史. 人民網. 2009年1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22. ^ 2015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遊戲市場收入1407億元. 新浪. 2015年12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23. ^ 北斗衛星導航系統今日正式提供區域服務. 中國新聞社. 2012年12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中文(簡體)‎). 
  224. ^ China's Beidou GPS-substitute opens to public in Asia.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2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25. ^ Xin Dingding. The final frontier. 《中國日報》. 2012年4月2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26. ^ 中國國內電子遊戲雜誌發展史
  227. ^ 中國網路遊戲發展史
  228. ^ 中國出版協會遊戲出版物工作委員會中新遊戲研究國際數據公司. 2013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摘要版) (PDF). 遊戲產業網: 9~10. [2014-03-10] (中文(中國大陸)‎). 
  229. ^ 年度遊戲產業調查報告 美國產值居冠中國緊追其後
  230. ^ 2015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遊戲市場收入1407億元. 
  231. ^ 2015年進出口商品主要國別(地區)總值表(美元值)
  232. ^ 新華網. 中俄等5國建金磚國家開發銀行 總部設在上海. 網易. 2014年7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33. ^ 黃林昊. 中國成為最大貿易國之際訪商務部部長高虎城.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4年3月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34.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IMPORTS.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5. ^ 中央情報局. COUNTRY COMPARISON :: EXPORTS. 《世界概況》.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6. ^ 236.0 236.1 236.2 236.3 方芳. 港媒:中國超美成全球貿易老大體現綜合國力. 《環球時報》. 2013年2月13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37. ^ 新華社. 2007 trade surplus hits new record - $262.2B. 《中國日報》. 2008年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8. ^ China widens yuan, non-dollar trading range to 3%.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 2005年9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39. ^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 Survey of the Major Issues (PDF). 亞洲企業領袖會議英語Asia Business Council. 2005年9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40. ^ China. 麻省理工學院國際研究中心英語MIT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2016年1月2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9-19) (英文). 
  241. ^ China's economy slows but data hints at rebound.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2年10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42. ^ William Pesek. China Loses Control of Its Frankenstein Economy. 彭博新聞社. 2013年6月2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43. ^ John Foley. The lowdown on China's slowdown: It's not all bad. 《財星》. 2013年7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44. ^ 244.0 244.1 海關總署-2015年12月進出口商品貿易方式總值表(累計)
  245. ^ 外匯局:今年不排除出現階段性資本集中流出. 新華網新聞. [2013-04-04]. 
  246. ^ 麻省理工大學傳媒實驗室
  247. ^ 「美國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
  248. ^ 外匯儲備經營管理-統計數據-各類社會公眾
  249. ^ 中國通史
  250. ^ 王禕傑. 中國外匯儲備規模仍居全球第一. EPS全球統計數據. 2015年9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51. ^ China's Foreign-Exchange Reserves Surge, Exceeding $2 Trillion. 彭博新聞社. 2009年7月15日 (英文).
  252. ^ China's forex reserves reach USD 2.85 trillion. SME Times. 2011年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3. ^ 彭興韻. 中國外匯儲備下降趨勢已然形成. 財新傳媒. 2015年10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54. ^ 余豐慧. 余豐慧:是否有必要嚴守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大關. 中國財經信息網. 2016年1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55. ^ 華倫·巴菲特. 巴克萊:中國或容忍外匯儲備繼續下滑 底部在2.75萬億美元. FX168財經集團. 2016年1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56. ^ 陸茜. 中國成為全球外國投資第一大目的地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5年1月31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57. ^ FDI IN FIGURES (PDF).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2013年4月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8. ^ Sakib Sherani. Pakistan’s remittances. 《DAWN英語DAWN (newspaper)》. 2015年4月17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59. ^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三部門發布2012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13年9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60. ^ 260.0 260.1 賈亦夫. 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對外投資國 2022年或超美國. 中國新聞社. 2015年11月10日 [2016年3月15日] (繁體中文).
  261. ^ Being eaten by the dragon. 《經濟學人》. 2011年11月11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2. ^ Chris Buckley. China must keep buying US Treasuries for now-paper. 路透社. 2009年8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3. ^ 美聯社. China now owns $1.16 trillion of U.S. debt. CBS新聞. 2011年2月2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4. ^ 尼娜·伊斯頓英語Nina Easton. Washington learns to treat China with care. 《財星》. 2009年7月29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5. ^ Lucy Hornby. FACTBOX: U.S.-China interdependence outweighs trade spat. 路透社. 2009年9月23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6. ^ Yukon Huang和Clare Lynch. Does Internationalizing the RMB Make Sense for China? (PDF). 《加圖雜誌英語Cato Journal》. 2013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7. ^ Norman T.L. Chan. Hong Kong as Offshore Renminbi Centre – Past and Prospects. 香港金融管理局. 2014年2月1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68. ^ RMB Settlement. 泰國曼谷: Kasikorn Research Center. 2011年2月8日 (英文).
  269. ^ Andrew E. Kramer. Sidestepping the U.S. Dollar, a Russian Exchange Will Swap Rubles and Renminbi. 《紐約時報》. 2010年12月14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0. ^ 高橋浩佑. Japan, China bypass US in currency trade. 亞洲時報在線. 2012年6月2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1. ^ 李震. 人民幣與澳元10日起直接兌換 赴澳刷卡成本降低. 新華網. 2013年4月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72. ^ CHINA AND AUSTRALIA ANNOUNCE DIRECT CURRENCY TRADING. 澳洲財政部. 2013年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3. ^ 譚晶晶. 紐西蘭元可與人民幣直接交易啦!三家銀行已獲批准. 天維網. 2014年3月19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74. ^ New Initiatives to Strengthen China-Singapore Financial Cooperation.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 2014年11月16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5. ^ 白曉燕. 人民幣和英鎊繞過美元直接交易 赴英留學更便宜. 搜狐. 2014年6月20日 [2016年1月22日] (簡體中文).
  276. ^ Lucy Hornby. Chancellor George Osborne cements London as renminbi hub. 《金融時報》. 2013年10月15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7. ^ Bank of Canada announces signing of reciprocal 3-year Canadian- dollar/renminbi bilateral swap arrangement. 加拿大銀行. 2014年11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8. ^ RMB now 8th most traded currency in the world.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 2013年10月8日 [2016年1月22日] (英文).
  279. ^ 人民幣與澳元10日起直接兌換 赴澳刷卡成本降低
  280. ^ 紐西蘭元可與人民幣直接交易啦!三家銀行已獲批准
  281. ^ 人民幣和英鎊繞過美元直接交易 赴英留學更便宜
  282. ^ 人民幣在全球支付貨幣排名仍居第六
  283. ^ IMF宣布人民幣加入SDR 境外購物或可用人民幣. 新華社. 2015年12月1日.  已忽略未知參數|utl= (幫助);
  284. ^ IMF宣布人民幣加入SDR 境外購物或可用人民幣. 央廣網綜合. 2015年12月11日 [2015年11月1日]. 
  285. ^ 中國政府網-人民銀行決定完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
  286. ^ 華爾街日報-中國失去對人民幣匯率的掌控
  287. ^ 外管局-人民幣匯率史
  288. ^ 2015年財政收支情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 國庫司. 2016年1月29日 [2016-11-22]. 
  289. ^ 日經中文網-2015/10/19-中國的宏觀經濟統計不可信嗎?
  290. ^ 中國經濟統計數據可信嗎?
  291. ^ 新華網駁斥「中國GDP被高估」:不到0.5個百分點
  292. ^ 新華網-2015年02月14日-湖南基層統計造假透視:數據虛漲百倍 造假觸目驚心
  293. ^ 人民網-2015年12月11日-東北三省經濟數據造假驚動中央巡視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