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勇軍進行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義勇軍進行曲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五線譜版).png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作詞田漢,1935年
作曲聶耳,1935年
採用1949年9月27日(代國歌)
1982年12月4日(國歌)
1997年7月1日(香港)
1999年12月20日(澳門)
2004年3月14日(憲法地位)
2017年10月1日(立法保護)
音樂試聽
義勇軍進行曲(齊唱版,人民音樂出版社2021年版)
文件信息 · 幫助
China dragon.svg
中國國歌歷史
清朝1878 - 1912
1878 - 1896
1896 - 1906
1906 - 1911
1911 - 1912
清朝國歌
普天樂(半官方國歌)
李中堂樂(半官方國歌)
頌龍旗(半官方國歌)
鞏金甌(官方國歌)
北洋政府1912 - 1913五族共和歌
北洋政府1913 - 1915卿雲歌(第一次)
北洋政府1915 - 1921
1915
1916 - 1921
中華雄立宇宙間
原歌詞
重新填詞
北洋政府1921 - 1928卿雲歌(第二次)
中華民國1928 -
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 -
1949 - 1966
1966 - 1978
1978 - 1982
1982 -
中華民國國歌
義勇軍進行曲
原歌詞
無歌詞,東方紅為實際國歌
重新填詞
原歌詞
註:1.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事實上在1966年被廢止,正式場合不演唱歌詞,1978重新填詞,1982年恢復原歌詞。
2.因台海現狀,因此中國有兩首國歌,並使用至今。
3.香港及澳門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

義勇軍進行曲》是1935年上映的中國電影風雲兒女》的主題歌,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後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該曲最早為《風雲兒女》的主題曲,聶耳雖為作曲者,實際上僅寫作了簡單伴奏的主旋律譜,由賀綠汀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樂隊指揮、俄國猶太裔作曲家阿龍·阿甫夏洛莫夫配器。該曲不久就成為電影《風雲兒女》的主題歌,並被美國黑人歌唱家保羅·羅伯遜翻唱,以此來聲援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目前,各類樂隊演奏此曲以及為合唱伴奏時,大多依照李煥之為此曲寫作、1953年定稿的管弦樂總譜。這首歌在抗日戰爭時期已經很流行,曾被戴安瀾將軍任師長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第五軍第200師定為該師軍歌[1]

1949年9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決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2]:3716。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後,因國歌作詞者田漢被批鬥,《東方紅》一度取代《義勇軍進行曲》為非正式國歌。其後,《義勇軍進行曲》仍以無歌詞版本存在。至1978年,文化大革命期間集體填詞的《義勇軍進行曲》被正式通過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3]1982年,全國人大通過決議,撤銷1978年的新詞,恢復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2004年3月14日通過的憲法修正案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為《義勇軍進行曲》。根據2015年8月26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的「我最喜愛的十大抗戰歌曲」網絡投票結果,《義勇軍進行曲》被選入「我最喜愛的十大抗戰歌曲」名單,排名第一[4]

歷史[編輯]

《風雲兒女》主題曲的誕生[編輯]

《風雲兒女》電影片段,包括著名插曲《義勇軍進行曲
聶耳(左)、田漢(右),1933年於上海
歌曲唱片
外部圖片連結
第一份《義勇軍進行曲》的譜子

這首國歌的正式歌名現在叫做《義勇軍進行曲》,它最初是位於上海荊州路(今屬楊浦區[5]的上海電通公司於1935年拍攝的故事影片《風雲兒女》的主題歌,由田漢作詞,聶耳譜曲,在今上海徐家匯百代小紅樓內創作出來[6]。它誕生在一天比一天緊迫的日本軍國主義侵略危機的特定背景之下。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在中國東北東北抗日義勇軍各軍紛紛興起。不到1年的時間,東北抗日義勇軍已達30萬之眾。2月起,部份東北各抗日武裝力量改編為抗日聯軍,繼續在各地區進行抗日鬥爭。在抗戰的時候,當時在獄的作家田漢作詞,聶耳譜曲,創作了電影《風雲兒女》的插曲——《義勇軍進行曲》,由袁牧之顧夢鶴電通公司演唱隊首唱,唱片由百代公司發行。

《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素材源於哪裡目前觀點不一,但一種被眾多史料佐證的觀點是,《義勇軍進行曲》歌詞的雛形是東北抗日義勇軍軍歌,其中由孫銘武、孫耀祖、張顯銘等人在撫順清原組建的一支抗日武裝血盟救國軍的軍歌《血盟救國軍軍歌》出現更早、更符合進行曲節奏、歌詞相似度更高[7]。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公布300名抗日英烈名錄,孫銘武排在第一位,有媒體把他們創作的《血盟救國軍軍歌》認為是《義勇軍進行曲》的「母本」[8][9]

後來《義勇軍進行曲》成為中國抗日戰爭時期的流行歌曲。1937年9月,吳曉邦參加上海救亡演劇隊,在京滬線上演出,他根據《義勇軍進行曲》編演了第一齣抗戰舞蹈。而這首歌曲曾在1947年2月8日被國民政府下令禁止廣播及灌制[10]

被選為國歌經過[編輯]

1949年7月4日,在中南海勤政殿第一會議室主持召開了第六小組第一次會議,葉劍英推選郭沫若田漢茅盾錢三強歐陽予倩等5人組成國歌詞譜初選委員會,郭沫若為召集人。8月5日,第六小組第二次會議決定,聘請四位音樂專業人士馬思聰賀綠汀呂驥、姚錦為國歌詞譜初選委員會顧問。由郭沫若等人起草的《徵求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詞譜啟事》經毛澤東周恩來修改審批,分別在《人民日報》、《天津日報》、《光明日報》等各大報紙連續刊登8天。同時中國內地香港和海外華僑報紙也紛紛轉載。

截止到8月24日,籌備會收到有關國歌稿件350多篇。同日,第六小組第三次會議在北京飯店舉行,對應徵的國歌歌詞進行分析,認為應選者很少。9月14日,第六小組第四次會議上,馬寅初提出國歌在正式大會趕不出來。9月17日,新政協籌備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召開,同意擔任此項工作的第六小組直接向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主席團提出工作情況報告。9月21日,第六小組共收到應徵國歌632件,歌詞694首。當天,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北平召開,55人組成的國旗、國徽、國歌、國都、紀年方案審查委員會成立,馬敘倫為召集人。

9月25日在中南海豐澤園,毛澤東周恩來召開國旗、國徽、國歌、紀年、國都協商座談會,郭沫若、茅盾、黃炎培陳嘉庚張奚若馬敘倫、田漢、徐悲鴻李立三洪深艾青馬寅初梁思成、馬思聰、呂驥、賀綠汀等18人出席。馬敘倫等建議用《義勇軍進行曲》暫代國歌,徐悲鴻、郭沫若等許多委員表示支持。有的委員認為歌詞裡「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不妥,郭沫若、田漢等建議歌詞修改一下,郭沫若並擬就了3段;但張奚若、梁思成反對,以法國的《馬賽曲》為例,他們認為這首歌曲是歷史性的產物,為保持其完整性,不應修改詞曲。黃炎培也不贊成修改。周恩來建議就用原來的歌詞,因為「這樣才能鼓動情感。修改後,唱起來就不會有那種情感。」最後經過毛澤東拍板,與會委員一致贊同用《義勇軍進行曲》代國歌[11]。隨後,毛澤東、周恩來和與會者一起合唱《義勇軍進行曲》,座談會結束。9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正式通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義勇軍進行曲》為國歌。」

1949年11月15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關於國旗、國歌和年號「新華社答讀者問」:「《義勇軍進行曲》是十餘年來在中國廣大人民的鬥爭中最流行的歌曲,已經具有歷史意義。採用《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現時的國歌而不加修改,是為了喚起人民回想祖國創造過程中的艱難憂患,鼓舞人民發揚反抗帝國主義侵略的愛國熱情,把革命進行到底。這與蘇聯人民曾長期以《國際歌》為國歌,法國人民今天仍以《馬賽曲》為國歌的作用是一樣的。」

文化大革命[編輯]

《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唱了17年。在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中,田漢被打成「右派」,於1968年含冤去世。其作品亦被認為有「政治問題」,所以禁止演唱用田漢作詞的《義勇軍進行曲》,《東方紅》變成實際「國歌」[12]。特別是1970年全國大規模地批判田漢、周揚夏衍陽翰笙四條漢子」,作為「四條漢子」之一的田漢在1975年被以「組織」的名義宣布為「叛徒」,並被「永遠開除黨籍」。從此,他作詞的歌曲不能再唱了,正式場合只能演奏《義勇軍進行曲》,不能唱出來;群眾集會時也只是高唱《東方紅》和《大海航行靠舵手》。

因為田漢的歌詞不能再唱了,當時社會上掀起了一股全民參與修改國歌歌詞的熱潮[13][14]

文革以後[編輯]

1978年-1982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當時中共中央認為,在黨主席總理華國鋒的領導下,已進入了新的歷史時期,《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已不能反映變化了的現實。1978年,全國人大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徵集小組」。最後確定由李煥之配的詞提交大會代表討論修改。最後,考慮到國歌不同於一般歌曲,為保持國歌的穩定性,只寫「聶耳曲、集體填詞」,一律不署編配者的姓名。1978年3月5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集體填詞的《繼續革命的戰歌》[15]:「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萬眾一心奔向共產主義明天!/建設祖國,保衛祖國,英勇地鬥爭!/前進,前進,前進!/我們千秋萬代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高舉毛澤東旗幟,前進,前進,前進,進!」

中國人民郵政1979年發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0周年紀念郵票,編號J.46(1-1),面額人民幣8分,就有集體填詞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和歌譜。[16][17]

現行版[編輯]

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1979年,原中央專案組對田漢的「結論」被推翻。田漢得到昭雪平反,1979年4月25日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為他開了一個遲到的追悼會。1982年12月4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決議,撤銷1978年3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歌詞,恢復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憲法修正案,正式將《義勇軍進行曲》作為國歌寫入憲法

2005年5月26日,國家版權局答覆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表示,從文藝創作角度而言,國歌與其他文學藝術作品並無本質差別,應當同等地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保護[18]。儘管現行版(原版)曲譜中標註的詞作者只有田漢一人,實際上,孫師毅、聶耳也參與了作詞。孫師毅把田漢原詩的「冒著敵人的飛機大炮」改為「冒著敵人的炮火」,去掉了原作的語病,並更加簡潔和富有象徵性;聶耳將「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重複一次,並新增「前進!前進!前進!」作為結尾,強調了呼號感,使得這篇歌詞更符合漢語歌曲對腔詞關係的要求[19]

2021年3月1日,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語言文字規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國家通用手語方案》(GF0024-2020)實施[20],手語版《義勇軍進行曲》正式發布[21]

旋律[編輯]

簡體字
拼音
繁體字
注音

起来Qǐlái!不愿Búyuànzuò奴隶núlìde人们rénmen!
我们wǒmende血肉xuèròu,筑成zhùchéng我们wǒmen新的xīnde长城chángchéng!
中华Zhōnghuá民族Mínzúdàoliaozuì危险的wēixiǎnde时候shíhòu,
每个Měigerén被迫着bèipòzhe发出fāchū最后的zuìhòude吼声hǒushēng.
起来Qǐlái!起来Qǐlái!起来Qǐlái!
我们Wǒmen万众一心wànzhòngyīxīn,
冒着Màozhe敌人dírénde炮火pàohuǒ,前进qiánjìn!
冒着Màozhe敌人dírénde炮火pàohuǒ,前进qiánjìn!
前进Qiánjìn!前进Qiánjìn!Jìn!

起來ㄑㄧˇ ㄌㄞˊ不願ㄅㄨ' ㄩㄢ'ㄗㄨㄛ'奴隸ㄋㄨ' ㄌㄧ'˙ㄉㄜ人們ㄖㄣ' ˙ㄇㄣ
ㄅㄚˇ我們ㄨㄛˇ ˙ㄇㄣ˙ㄉㄜ血肉ㄒㄩㄝ' ㄖㄡ'築成ㄓㄨˋ ㄔㄥ'我們ㄨㄛˇ ˙ㄇㄣ新的ㄒㄧㄣ ˙ㄉㄜ長城ㄔㄤ' ㄔㄥ'
中華ㄓㄨㄥ ㄏㄨㄚ'民族ㄇㄧㄣ' ㄗㄨ'ㄉㄠ'ㄌㄧㄠˇㄗㄨㄟ'危險的ㄨㄟ ㄒㄧㄢˇ ˙ㄉㄜ時候ㄕ' ㄏㄡˋ
每個ㄇㄟˇ ˙ㄍㄜㄖㄣ'被迫著ㄅㄟ' ㄆㄛ' ˙ㄓㄜ發出ㄈㄚ ㄔㄨ最後的ㄗㄨㄟ' ㄏㄡ' ˙ㄉㄜ吼聲ㄏㄡˇ ㄕㄥ
起來ㄑㄧˇ ㄌㄞˊ起來ㄑㄧˇ ㄌㄞˊ起來ㄑㄧˇ ㄌㄞˊ
我們ㄨㄛˇ ˙ㄇㄣ萬眾一心ㄨㄢ' ㄓㄨㄥ' ㄧˋ ㄒㄧㄣ
冒著ㄇㄠ' ˙ㄓㄜ敵人ㄉㄧ' ㄖㄣ'˙ㄉㄜ炮火ㄆㄠ' ㄏㄨㄛˇ前進ㄑㄧㄢ' ㄐㄧㄣ'
冒著ㄇㄠ' ˙ㄓㄜ敵人ㄉㄧ' ㄖㄣ'˙ㄉㄜ炮火ㄆㄠ' ㄏㄨㄛˇ前進ㄑㄧㄢ' ㄐㄧㄣ'
前進ㄑㄧㄢ' ㄐㄧㄣ'前進ㄑㄧㄢ' ㄐㄧㄣ'ㄐㄧㄣ'

作為國歌的使用情況[編輯]

舉行升旗儀式時,國歌為必奏歌曲,另外,每逢國慶節的國慶盛典,外交場合和中國代表隊在國際性體育賽事奪得金牌時,也要奏國歌(見下文「其他法規」)。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各少數民族自治地區在官方活動場合演唱本曲,習慣上都使用普通話。不過,《國歌法》並未規定演唱國歌時必須使用哪一種語言,理論上該曲的少數民族語言版本與普通話版本是可以並行使用的[22]

另外,1965年創作的管弦樂曲《紅旗頌》也融入了《義勇軍進行曲》的音樂元素[23]

至於手語版本,則以2021年3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國家通用手語方案》執行。2021年3月4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開幕會上,中國殘疾人藝術團團長邰麗華與手語翻譯用手語演唱國歌[24]

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4CCTV-5+、數字付費頻道及CGTN各頻道除外)每天早晨都會播放國歌(2004年9月1日之前,CCTV-1每天晚間在《新聞聯播》之前播放國歌[25][26][27])。而從2017年10月1日開始,央視播放的國歌由演奏版改為合唱版(詳見中國中央電視台電視文化#國歌播放情況)。

此外,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廣播開始曲同樣採用了該曲(中國之聲/經濟之聲/音樂之聲/香港之聲也會播放基於該曲前六小節的編鐘版,中國之聲在星期二早上4:28播放完整版(2007年12月24日中國之聲開始24小時播音前在3:58播放,大灣區之聲每天清晨4:58播放完整版)[28][29],一些地方的廣播電台使用其作為廣播開始曲,根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的《關於學習宣傳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的通知》,自2017年10月1日《國歌法》施行之日起,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央電視台,中國教育電視台,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廣播電台、電視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台,應當於國慶節、國際勞動節等重要的國家法定節日、紀念日的北京時間上午10點整,在其主頻率、主頻道播放國歌。自2019年5月1日至12月31日,為配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而開展的「我和我的祖國」群眾性主題宣傳教育活動,各級廣播電台、電視台應當於每天的北京時間上午7點,在其主頻率、主頻道整點播放國歌(新疆的廣播電台和電視台為9:00)。其間,上述於重要紀念日上午10點整播放國歌的條款則被暫時凍結。2020年1月1日起,上述要求不再作為強制性規定,但央視、央廣和絕大多數地方台至今仍按照此規定播放國歌。

香港特別行政區[編輯]

自從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起,《義勇軍進行曲》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國歌使用,國歌可適用於升旗儀式、中國香港代表隊在中外國際賽事得獎升旗禮時、紀念二次世界大戰捐軀者活動或其他場合,如國際會議、太陽計劃同根同心慶回歸大匯演和特區政府就職典禮、各大學畢業典禮等。2004年10月1日起,香港各大電視台每天傍晚新聞前必須播放《心繫家國》政府廣告,其中有整段國歌。[30]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把《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將由當地立法引入香港成為香港法律一部分。2020年6月,經立法會三讀後時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簽署《國歌條例》,6月12日刊憲生效。

2020年11月16日起,香港電台各電台頻道統一在早晨播放國歌。[31]香港商業電台新城電台也採取相同措施。[32]

澳門特別行政區[編輯]

自從1999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起,《義勇軍進行曲》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作為國歌的使用及保護以第5/1999號法律(Lei de Macau 5 de 1999)訂定。該法律第七條規定國歌應依照本法附件四的正式總樂譜的準確規定進行演奏,並且不得修改國歌的歌詞。依據第九條,演奏國歌時蓄意不依歌譜或更改歌詞,構成對國家象徵的不尊重。第九條也規定,以言詞、動作或散佈文書、又或以其他與公眾通訊的工具,公然侮辱國家象徵,又或對之不尊重者,處最高3年徒刑,或最高360日罰金。雖然中文及葡萄牙文都是澳門官方語文,但附件四的正式總樂譜僅有中文歌詞,沒有葡萄牙文翻譯。另外澳廣視各頻道亦會在部分時段播放國歌。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通過把《國歌法》納入澳門基本法附件三,引入澳門成為澳門法律一部分。

非國歌的使用情況[編輯]

中國國內[編輯]

在2015年9月3日的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文藝晚會上,《黃河大合唱》與《義勇軍進行曲》進行了共同演繹,並由知名鋼琴家郎朗進行鋼琴演奏[33]

中國國外[編輯]

抗日戰爭期間,美國黑人歌王保羅·羅伯遜在紐約聽到《義勇軍進行曲》後,非常喜愛,不僅用英語四處演唱,還在莫斯科舉行的紀念普希金誕辰150周年大會上用漢語演唱,並用漢語灌制了唱片,取名《起來!》。可參照保羅·羅伯遜演唱的英文版本。[34][35][36]

另外,斯洛維尼亞的樂隊亦演奏電子版,用英語和漢語演唱[37]英國歌手戴蒙·亞邦參與了著名中文小說《西遊記》所改編舞台劇的作曲,便使用了該曲的曲調。[38]

第二次世界大戰將要結束時,美國國務院曾提出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之日演奏的各戰勝國音樂時,選定《義勇軍進行曲》作為代表中國的音樂[39]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法蘭克·卡普拉拍攝的戰爭紀錄片:《我們為何而戰》系列(Why We Fight)中國篇——《中國之役》(The Battle of China)英語The Battle of China的片頭曲就是《義勇軍進行曲》。

而在米高梅公司出品的黑白抗日主旋律電影《龍種》中,出現了《義勇軍進行曲》的旋律[40]

相關法規[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附件所載的「國歌標準演奏曲譜」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136條(2018年修改後為第141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是《義勇軍進行曲》。」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草案提審的說明中稱:「多年來,國歌所承載的愛國情懷、憂患意識和奮勇前行的民族精神深入人心,廣大人民群眾熱愛祖國、尊崇國歌,國歌奏唱和使用總體情況是比較好的。但實際生活中也存在奏唱國歌不規範、參與者舉止不得體,國歌標準曲譜未予發布,影響奏唱和播放效果等。」為規範國歌的奏唱,中共中央宣傳部1984年8月1日下發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奏唱的暫行辦法》,201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規範國歌奏唱禮儀的實施意見》,但兩者的立法層次都顯得很低,僅僅只是一種效力十分有限的部門規章。曾任解放軍軍樂團團長的於海,從2007年開始就關注國歌立法[41]

2017年初,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對國歌立法作出重要批示,全國人大常委會對習近平的批示高度重視,將其列入2017年的立法工作計劃。[42]2017年5月2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2017年立法工作計劃》,《國歌法》於2017年6月初次審議[43]。2017年6月22日,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8次會議上,提請審議了《國歌法》草案。2017年9月1日,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9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將於當年10月1日起實施。根據《國歌法》,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開幕會議、閉幕會議、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和地方委員會開幕會議、閉幕會議、憲法宣誓儀式、升國旗儀式、各級機關組織的重大慶典活動、重要表彰儀式、重大紀念儀式、國家公祭等、重大外交活動、重大體育賽事以及其他需要奏唱國歌的場合均需要奏唱國歌。《國歌法》同時規定,國務院確定的主管部門組織審定用於演唱的國歌標準曲譜,錄製用於播放的國歌官方錄音版本。國歌標準曲譜和官方錄音版本,應當在中國政府網上發佈。《國歌法》還規定在公共場合惡意修改國歌歌詞或者故意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損害國歌莊嚴形象的,可以由公安機關處以十五日以下拘留[44]

另外,奏唱國歌時,應當著裝得體,精神飽滿,肅立致敬,有儀式感和莊重感;自始至終跟唱,吐字清晰,節奏適當,不得改變曲調、配樂、歌詞,不得中途停唱或者中途跟唱;不得交語、擊節、走動或者鼓掌,不得接打電話或者從事其他無關行為。除外事活動可以連奏有關國家國歌或者有關國際組織會歌外,國歌不得與其他歌曲緊接奏唱。

中共中央宣傳部還規定:國歌要求人人會唱。小學要將教唱國歌列入課程,應根據歌詞的內容對學生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從歌中體會中華民族苦難深重的歷史和中華先烈不屈的戰鬥精神,從而激發民族責任感,從小樹立為祖國奮鬥、獻身的堅定信念。而《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提到:

2017年9月29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關於學習宣傳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的通知》,要求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中央電視台中國教育電視台,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廣播電台、電視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台,應當於國慶節國際勞動節等重要的國家法定節日、紀念日的北京時間上午10點整,在其主頻率、主頻道播放國歌。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應當在適當的時點依法播放國歌。廣播電台、電視台播放國歌應當與前後節目相協調,維護國歌尊嚴。廣播電台、電視台播放國歌應當使用國歌官方錄音版本。在官方錄音版本確定前,廣播電台、電視台可以使用當前符合國歌標準演奏曲譜的通用版本。電視台播放國歌時,所配視頻由中央電視台按照《國歌法》精神組織專家審定後錄製[46]

2017年11月4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的刑法修正案十規定: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情節嚴重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47]

相關事件[編輯]

逸事[編輯]

2011年2月27日,因利比亞局勢不斷惡化,中國軍方開始其撤僑行動。由於護照丟失,當時北京建工集團的車輛全被扣在檢查站,在中方工作人員高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後,邊防官員打開關卡放行[48]

2014年7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委內瑞拉,在委方舉行的歡迎儀式上,例行演奏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但在演奏時,國歌曲調出現了嚴重跑調,引發網友熱議。委內瑞拉方面暫時沒有公開解釋演奏中國國歌走調一事,中方也沒有就此問題進行表態,但在演奏時,習近平等人表現淡定。[49][50][51]

2015年5月27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智利期間,智利總統巴切萊特在總統府舉行國宴歡迎李克強並現場播放國歌時,因突遇音響故障無法播放。後李克強提議改為現場歌唱《義勇軍進行曲》,並為中國代表團領唱[52]

相關紀念物[編輯]

2009年9月26日,位於上海楊浦區大連路地鐵站2號口(即電影《風雲兒女》的拍攝地)的上海國歌紀念廣場及國歌展示館正式開館,至2010年9月25日正式對外開放。該館主要展示《義勇軍進行曲》誕生的背景和過程、傳唱和影響、被確定為國歌、國歌作者、國歌故事等國歌知識[5][53]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赴中接受央視專訪 郝柏村高唱中國國歌. [2014-07-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10). 
  2. ^ 辭海編輯委員會 (編).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 ISBN 7532600831. 
  3. ^ 《黨史信息報》鏡周刊. 国歌歌词修改与恢复的由来. 中國共產黨新聞. 2005-05-25 [2017-08-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01) (中文(簡體)). 
  4. ^ “我最喜爱的十大抗战歌曲”网络投票结果揭晓. 新華網. 2015-08-26 [2015-1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1-05). 
  5. ^ 5.0 5.1 上海:国歌展示馆正式开放. 新華網. 2010-09-25 [2015-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5-27). 
  6. ^ 品味人:百代小紅樓 - 香港文匯報. paper.wenweipo.com. [2013-12-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19). 
  7. ^ 來源:《遼瀋晚報》;責任編輯:孝媛 湯龍. 清原“军歌”或与国歌歌词存渊源. 人民網. 2017-07-17 [2017-07-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29) (中文(簡體)). 
  8. ^ 來源:搜狐網. 抚顺——国歌的奠基地. 東北新聞網. 2017-07-27 [2017-07-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29) (中文(簡體)). 
  9. ^ 來源:遼東網;責任編輯:馬馳. 《血盟救国军军歌》发现记. 搜狐網. 2017-05-25 [2017-05-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29) (中文(簡體)). 
  10. ^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专业志 >> 上海文化艺术志 >> 大事记. [2019-04-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2). 
  11. ^ 毛澤東、周恩來召集的國旗、國徽、國歌、紀年、定都協商座談會記錄, 1949年9月25日
  12. ^ 国歌六十年曲折历程:1978年歌词曾被修改. 中國網. [2017-08-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31) (中文(簡體)). 
  13. ^ 張天蔚《「文革」期間參與全民修改國歌歌詞的回憶》,收入全國政協廣東省大埔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編的《大埔文史第21輯》
  14. ^ 国歌照进历史:你可知道《义勇军进行曲》的三个版本. [2014-1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14). 
  15. ^ 1978年国歌为何被改词. 老年生活報. 2013-03-20 [2015-12-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2-22). 
  16. ^ 存档副本. [2007-04-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9-29). 
  17. ^ 邮币卡大百科 → 邮票 → J字邮票 → J.46: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第三组). 郵票互動網. [2011-01-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9-01). 
  18. ^ 关于对《世界各国国歌》编辑、配器版权问题的复函. [2010-03-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3). 
  19. ^ 《义勇军进行曲》凝聚集体智慧 非田汉独创. 華夏經緯網. 2009-11-26 [2017-08-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16). 
  2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国家通用手语方案》和《通用规范汉字笔顺规范》两项国家语委语言文字规范正式实施.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2021-03-01 [2021-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6). 
  21. ^ 手语怎么“唱”国歌?全国政协开幕会上的一幕让人感动.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 2021-03-04 [2021-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16). 
  22. ^ 朝鲜族演唱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歌词. [2013-07-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0-04). 
  23. ^ 解放日報. 管弦乐《红旗颂》创作者吕其明的人生故事. 人民網廣西頻道. 2014-05-05 [2014-12-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15). 
  24. ^ 宋宇晟. 邰丽华回应手语“唱”国歌:感觉幸福、自信. 中國新聞網. 2021-03-05 [2021-03-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07). 
  25. ^ 中央电视台正式回应新闻联播停播国歌事件. 北京青年報. 2006-06-27. 
  26. ^ 中央电视台关于国歌播出时间的情况说明. 中國政府網. [2014-03-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9-16). 
  27. ^ 1999年1月19日CCTV-1新闻联播前5分钟的片段. [2014-1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5-01). 
  28. ^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第一套節目(現為中國之聲)開始曲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Interval Signal Online,2002-08-29
  29. ^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廣播開始曲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Interval Signal Online,2004-01-07
  30. ^ 蔡志森. 心繫家國. 基督教週報 (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 2014-10-31 [2021-03-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26). 
  31. ^ 香港電台 11. 16 起每早播《義勇軍進行曲》 據悉政府曾與港台商播放安排. 立場新聞. 2020-11-07. 
  32. ^ 香港電台之後 港又2電台宣布每天播中共國歌. 中央社. 2020-11-07 [2020-11-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28). 
  33. ^ 郎朗:同时演奏《黄河》《国歌》倍感荣光. 人民網. 2015-09-05 [2015-1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34. ^ 《义勇军进行曲》英文版. [2013-1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27). 
  35. ^ 保罗·罗伯逊和《义勇军进行曲》. 國際在線. [2011-12-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27). 
  36. ^ 存档副本. [2013-01-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03). (英文)
  37. ^ Laibach:Zhonghua Lyrics - Lyric Wiki - song lyrics, music lyrics. Lyrics.wikia.com. 2011-12-10 [2011-12-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0-08). 
  38. ^ Music - Review of Monkey - Journey to the West. BBC. [2011-12-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1-16). 
  39. ^ 唱了半个多世纪的《义勇军进行曲》. 人民網. 2004-07-29 [2013-1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04). 
  40. ^ 英文版《义勇军进行曲》 好莱坞抗战神片《龙种》看点多. 武漢晚報. 2013-05-27 [2015-1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16). 
  41. ^ 国歌法要来了! 原解放军军乐团团长:有必要统一版本. 觀察者網. 2017-05-03 [2017-05-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5-08). 
  42. ^ 沈春耀.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草案)》的说明. 中國人大網. 2017-06-22 [2017-09-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09). 今年初,習近平總書記對國歌立法作出重要批示。全國人大常委會高度重視,將國歌法列入2017年立法工作計劃。 
  43. ^ 国歌法将于今年6月初审 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南方日報. 2017-05-04 [2017-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01). 
  44. ^ 國歌法來了! 貶損國歌最多拘留15日. 香港文匯網. 2017-06-22 [2017-06-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6-28). 
  45. ^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国歌奏唱礼仪的实施意见》(《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年12月13日第04版). 人民網. 2014-12-13 [2014-1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2-16). 
  46.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学习宣传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通知.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2017-09-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9-30). 
  47. ^ 刑法修正案表决通过,侮辱国歌最高可判3年. news.ifeng.com. [2017-11-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05). 
  48. ^ 护照丢失 撤侨民警带工人唱国歌通过. 搜狐網. 2015-04-03 [2015-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4-06). 
  49. ^ 习近平抵达加拉加斯开始对委内瑞拉进行国事访问.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28). 
  50. ^ 委内瑞拉军乐队演奏中国国歌 虐哭网友.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26). 
  51. ^ 委内瑞拉迎接中国领导人奏国歌跑调 习大大很淡定. [2014-07-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7-29). 
  52. ^ 李克强访智利领唱国歌化解现场音响故障尴尬. 京華時報. 2015-05-27 [2015-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5-27). 
  53. ^ 国歌纪念广场在沪落成 国歌展示馆开馆. 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 2009-09-29 [2015-03-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5-27). 

外部連結[編輯]

外部音訊連結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mp3),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樂團演奏,Interval Signal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