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K-1經國號戰鬥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F-CK-1經國號戰鬥機
IDF Pre-production.jpg
先導生產型單座經國號戰機
概觀
類型 戰鬥機
乘員 單座:1人
雙座:2人
首飛 1989年5月28日
服役 1994年1月(服役中)
設計 空軍航空工業發展中心漢翔工業前身)
生產 空軍航空工業發展中心漢翔工業前身)
產量 131+6(含原型機6架,及預產、量產型131架)
主要用戶 中華民國空軍
衍生機型 F-CK-1 A/B MLU經國
F-CK-1 C/D雄鷹
技术数据
長度 14.48公尺
翼展 8.53公尺
高度 4.7公尺
翼面積 24.26平方公尺
空重 6,492公斤
負載重量 最大掛載:4,000公斤
正常起飛重量 9,072公斤
最大起飛重量 12,530公斤
推力 54 kN(每具27 kN)
最大後燃器推力:84 kN(每具42 kN)
最大燃油量 單座型2,111公斤;
雙座型1,884公斤,
翔升計畫2具CFTs可增加1,200lb(約545kg)油量
性能數據
最大速度 1.8馬赫
實用升限 16,760公尺
最大航程 1100 km(自载油航程
作戰半徑 緊急攔截:130公里;
威力巡航:1,100公里(須攜帶1,040L副油箱× 3)
推重比 0.94
最大過載 9G至-3G
武器装备
機炮 M61火神式機關炮× 1
火箭 LAU-60或LAU-69火箭莢艙,70公厘(2.75英吋)對地火箭
飛彈 空對空飛彈:
天劍一型飛彈
天劍二型飛彈
AIM-9響尾蛇飛彈
空對地飛彈:
AGM-65小牛飛彈
翔展計畫升級後才可使用:
天劍二A型反輻射飛彈
萬劍飛彈
炸彈 ①MK20集束炸彈
②MK-82SE蛇眼延遲引信炸彈
③2,000磅炸彈、750磅M117炸彈
④GBU-10.12.24鋪路二型雷射導引炸彈(無導引裝置,需藉由僚機輔助導引或外掛筴艙)
⑤翔展計畫升級後才可使用:青雲油氣彈
其他 生產年份:1981年~1991年(經國號)
海平面爬升率:239公尺/秒
滯空時間:40分鐘;攜帶1,040L副油箱× 2:90分鐘
機身壽限:8,000飛行小時

F-CK-1戰鬥機[1]AIDC F-CK-1 Ching-kuo)是中華民國美國技術協助下設計開發的一種輕型超音速噴射戰鬥機,具備視距外作戰能力;在中華民國空軍的規劃中,F-CK-1與購自法國幻象2000-5及購自美國的F-16A/B構成国军争夺台海制空權的主力,其中F-CK-1負責中低空防禦。

1980年代,在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的指示下,中華民國國軍展開「自製防禦戰機」(Indigenous Defensive Fighter,IDF)的研發,以取代逐漸老化的F-5自由鬥士戰鬥機作為空軍的新一代主力機,於是產生了中華民國建軍史上最大的自製武器開發計劃——「鷹揚計劃」。1988年12月10日第一架「IDF」原型機出廠,1992年成軍服役;該戰機型號為「F-CK-1」,其中「CK」代表「經國」二字威妥瑪拼音「Ching-kuo」的縮寫,並命名為「經國號戰機」,以紀念蔣經國。

當航發中心開始生產F-CK-1後,2001年中華民國軍方展開「翔昇計畫」,以提升「經國號戰機」(F-CK-1A/B)的性能,漢翔時期對F-CK-1的升級方案進行探討以應付對岸共軍日益增加的空防威脅,經研析後把升級計畫分為航電系統與武器系統兩大部分。2006年,第一架「翔昇機」試飛成功,2007年3月27日,F-CK-1C/D型戰鬥機正式公開,並命名為「雄鷹號戰機」。

設計特點[编辑]

經國號戰機基本氣動設計由F-16戰鬥機改良,因應中華民國空軍的需求及美方限制而做出妥協,進氣口採固定式、向機身內部彎曲縮小的設計(S型進氣通道),戰機在高攻角時不會出現引擎進氣量不足造成失速,此外由於進氣口向內彎曲使得引擎所產生的餘熱較不易散失,無形中減少了飛機的紅外線特徵加強了匿蹤性。此設計後來也獲得法國空軍疾風式戰鬥機美國空軍F-22戰機採用,美方人員曾說「你們在無意中造就了一個有隱密潛力的進氣道,恭喜了。」[2]。另外座艙彈射椅傾斜30度,可協助飛行員承受較高的G力。操縱桿和F-16戰機一樣,置於飛行員右手處,並配有手置節流閥與操縱桿(HOTAS,Hands On Throttle And Stick),並採用全罩式的淚滴式座艙,具有前隔框但開啟方式卻是像F─16般整片向上掀開,飛行員擁有良好的視線範圍。

經國號戰機有9個掛架(Pylon),分別為左翼端,左翼外側,左翼內側,左發動機進氣口外下方,右發動機進氣口下方,機腹中線,右翼內側,右翼外側,以及右翼端。

擔任對空作戰任務時,外掛兩枚中程空對空飛彈(天劍2型)和四枚短程空對空飛彈(天劍一型)與兩千公升油料(約528加侖),於左右翼外側以及翼端掛載天劍一型飛彈各1枚,機腹中線搭載天劍二型飛彈2枚(縱列半埋於機腹),左右翼內側掛載1041L副油箱各一具,這是經國號戰機最典型的空優作戰武裝。在經國號戰機座艙左後方裝有一挺M61A1機砲,可用於纏鬥空戰或對地攻擊,備彈400發左右。

擔任對地任務時,左右翼翼端各掛載一枚天劍一型飛彈;掛載MK-82通用炸彈(500磅)的話,機腹中線掛架可掛載2枚,其他掛架可各搭載1枚;如果掛載MK-84重型通用炸彈的話(2,000磅),左右翼內側,以及機腹中線可各掛載1枚;MK-20石眼集束炸彈(Rockeye)最多可掛載10枚;燃燒彈7枚;火箭莢艙3至4具;左右翼內側,以及機腹中線掛架可以各掛載1具1,041L或是568L副油箱。

發展史[编辑]

發展過程[编辑]

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壓力,中華民國空軍美國提出購買F-16/J79與F-20戰機各150架的計畫被否決後,1982年航空工業發展中心(航發中心)開始F-CK-1戰機的發展專案。在1983年這個專案被分為四個部分:

  • 鷹揚:發展機身,與通用動力合作。
  • 雲漢:發展引擎與相關系統,與蓋瑞特英语Garrett_Systems合作。
  • 天雷:發展航電系統,與西屋電子合作。
  • 天翔,後改名天劍:發展空對空飛彈,在美國技術與關鍵技術協助下發展短程與中程空對空飛彈。

F-CK-1戰鬥機研制之時,國軍之前已經獲得情报,法國有可能向中國人民解放軍出售幻象2000型戰鬥機,所以本機自立案之時就以幻象2000戰機為第一假想敵,但後來法國也賣國軍幻象2000戰機,所以變成相輔相成。F-CK-1戰機在設計階段遭遇最大的困難就是理想的發動機的取得;飛機的性能好壞,引擎的關係非常的大,如果可以獲得大推力的軍用引擎,一架戰鬥機的設計就能事半功倍。由於在技術與關鍵系統上必須仰賴美國的協助,加上航發與空軍自己並沒有任何戰鬥機的設計經驗,美國願意釋放何種等級的技術與關鍵系統就成為決定F-CK-1戰機性能的主要條件。

發展計畫[编辑]

為了研發自製防禦戰鬥機,航發中心成立三個相關子計畫分別執行。F-CK-1戰機本身研製,零組件達到48萬餘件,儀電線束47萬餘公尺、電線多達1萬1千餘條、設計工程圖7千餘張,相關的試驗報告、計畫書、規範多達1萬2千餘份,工具製造1萬7千餘件,投入相關開發工作的廠商超過1,000家,計畫總工時4千餘萬工時,尚不包括其他重要分系統,如引擎、飛彈、雷達等,更是不計其數。經國號戰機共歷經32次重大構型改良,8,000餘次風洞測試,並完成零件56萬餘件製造。

在發展過程中,航發中心製造一架IDF戰機的全尺寸木質模型機,採用台灣檜木打造,並請來70多歲的老木工指導打造,用來作為實機的地面實驗測試用。自經國號戰機於民國78年5月28日首飛後,該架IDF全尺寸木質模型機按規定應銷毀,後經鷹揚計畫主持人彭元熙博士的奔走努力和陳盛文將軍的居中協調下而得以留存至今,現在漢翔公司將此模型機捐贈給高雄科工館,作為該館典藏。

鷹揚計畫[编辑]

1981年航發中心展開經國號戰機前身之高性能戰鬥攔截機原型研發工作,機型代號初取為“FX”,為求保密並取名為“鷹揚”。航發中心此時並成立鷹揚計劃辦公室。
1982年國防部指示鷹揚戰機之總體性能應不遜於F-16為原則,且以General Electric J79渦輪噴射引擎為動力。當年中華民國行政院自立小組並決議進行研製戰機,航發中心此年即成立“鷹揚戰機研造處”為研發計畫作準備。
1983年航發中心改隸國防部中山科學研究院,鷹揚計劃與雲漢、天箭(天雷)、天翔(天劍)等計畫合併成立安翔計畫。

  • 鷹揚計畫主持人:彭元熙博士
  • 鷹揚計畫總工程師:邢有光先生
  • 鷹揚計畫作業室主任:李適彰先生
  • 鷹揚計畫管理組長:祝志太先生

雲漢計畫[编辑]

由於美國限制F-CK-1戰機的性能介於當時中華民國空軍正在使用的F-5E與積極尋求採購的F-16之間,對於大推力的引擎的技術輸出或者是出售意願很低。當時以中小型民用引擎為主力的美商蓋瑞特有意尋求合作研發軍用渦輪扇發動機的夥伴,企圖進入被‎普惠奇異兩家公司獨霸的市場,藉著瑞典有意在發展他們下一代戰機JAS 39戰機的同時掌握軍用引擎的技術,蓋瑞特與瑞典的富豪公司(Volvo)決定合作研發一款小型軍用引擎,引擎的主體由蓋瑞特負責,富豪公司則提供後燃器的技術。這個設計案就是後來的TFE-1042渦輪扇引擎的原始規劃,同時間義大利比雅久也希望找尋其AMX攻擊機的推力來源而加入計畫,在1970年代末此發動機一度為前景光明的多國聯合研發案,後來JAS 39戰機改用美國F404渦輪扇引擎退出研發,義大利轉投靠舊型的Spey引擎,最後引擎的開發就剩蓋瑞特與航發合作完成。

設計特點[编辑]

TFE-1042引擎的設計推力受美國政府的限制,因此研發經過三個階段才達到現今操作水平:第一階段為TFE-731降低旁通比、安裝後燃器成為TFE-1042,第二階段為TFE-1042第一次推力提升更名為TFE-1042-7,第三階段為美國國務院第二次同意推力提升為TFE-1042-70。TFE-1042原始設計最大軍用推力4,260lb,後燃推力6,790lb;TFE-1042-7最大軍用推力5,000lb,後燃推力增加至8,350lb,TFE-1042-70再次降低旁通比、提高操作溫度讓軍推拉高至6,063lb,後燃推力增加至9,250lb,推重比6.99,勉強達到1970年代美軍渦輪扇引擎水準。此型引擎後經美軍賦予正式編號為F125-GA-100,TFE-1042-7引擎經過設計、製造、裝配,以及累積50小時以上功能驗證測試與空中飛行測試後於1988年依照預定時程裝置在第一架出廠的F-CK-1戰機上,1989年2月初步飛行合格完成,1990年3月全部飛行合作完成,隨後的二號原型機出廠時換裝推力提升的TFE-1042-70,並以此架構進行量產。無後燃器版本則稱為F-124,用於X-45A無人實驗機以及L-159 ALCAM-346教練機上。

開發期間,中華民國對美國只讓TFE-1042推重比限制在1:7感到不滿,因此積極洽購與F404相同推重比可達8的發動機,最後美國決定提供尺寸接近的J-101/SF渦輪扇引擎改良型與TFE-1088(TFE-1042-70引擎升級型)進行競標,但是根據取得時間約在162架經國號戰機以後才能使用,等到美國同意推力研發案時經國號戰機產量已因F-16的購入由250架刪砍至130架,所以換裝引擎的計畫也因為戰機數量關係而被終止。

使用現況[编辑]

目前F-CK-1戰機裝置了兩具TFE-1042-70發動機,所以其軍用推力為12,000磅級,最大推力達19,000磅級。F-CK-1動力組件包含了輔助動力系統,在緊急起飛狀態時可不依靠地勤氣源車直接啟動發動機;TFE-1042引擎的設計耐久度:高溫組件是2,000飛行小時,低溫組件是4,000小時,TFE-1042發動機採取了「模組化設計」,將發動機分為8個區段,不但便利後勤的維修,並增進日後增加發動機推力時設計及研發上的彈性。發動機的每一個模組具有互換性,圴可單獨地製造、庫存及裝運。TFE-1042發動機根據實際屢積測試結果,具有高可靠度,其「平均故障間隔時間」(小時╱故障次數)是430小時。由航發中心及蓋瑞特公司人員組成的ITEC設計工程部門,將TFE-1042引擎在維持基本設計尺寸下改進增加推力。

目前官方數據發動機的最大推力為9,250磅,不过自郝柏村所著之八年參謀總長日記中提過發動機推力限制與美方交涉的結果已放寬到9,600磅,直接證實現在的官方數據只是參考用,IDF實際推力表現只會更好,不過空軍對這類評估未有官方發言去肯定或駁斥,採不置可否的態度。目前發動機動力極限仍莫衷一是,唯一可確認的訊息是增加推力是由修改發動機程式參數的手段實施,不涉及更換內部結構;如果以美國國務院的輸出限制推估,理想狀況單具推力可增加到10,000磅等級,雙發動機配置最大推力可增至20,000lb。而2009年Honeywell得到印度空軍更換美洲豹攻擊機引擎的訂單時,其推出的F-125IN引擎最大動力達到9,850磅[5],也證明了過去的傳聞與間接證據屬實。然而在既有架構下提高推力勢必增加耗油量,對於輕量級的F-CK-1來講惡化續航力的缺點會極為顯著,成為一種矛盾問題。

  • 雲漢計畫主持人:夏樹仁博士
  • 雲漢計畫副主持人兼總工程師:張學斌先生
  • 雲漢計畫生產廠長:劉先進先生

天雷計畫[编辑]

經國號戰機之航電與火控系統之研製,起源於天雷計畫,而天雷計畫的起源則源自F-20開發案。

F-20研發時,中華民國與諾斯羅普已介入開發計畫來設定需求。在卡特政府的限制下,諾斯羅普在1981年1月向各開發商提出需求案,為F-20開發一款性能不超過F-16A的APG-66,採用2組MIL-STD-1553匯流排,具有導引麻雀飛彈等級的中程空對空飛彈之新型輕型雷達[6],最後由通用動力得標,也就是後來的APG-67雷達。雖然F-20在1982年10月因美國政府的立場導致銷售受挫,然而APG-67並沒有因此停止開發,諾斯羅普仍自費研發並做了部分改良,1986年9月相關測試完成,成果直接轉移至IDF計畫運用。

從1982年航發中心所提出的「火力控制系統研製初步定義討論書」,建議中科院發展空對空攻擊使用之射控系統,同時配合鷹揚專案以建立自製戰機航電與火控平台能力。中科院三所負責此一雷達發展計畫,其研發成果為金龍53(GD-53)型脈衝都卜勒多功能雷達,名稱由來以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之父,李金龍命名。GD-53美軍編號AN/APG-67 (V)ERR,由於APG-67硬體結構採模組化設計,因此航發與通用動力整合了AN/APG-66A雷達的一部分結構強化性能。

GD-53性能介於APG-66與APG-67之間,上視距離150km,下視距離80km,具導引中程空對空飛彈能力,可同時攻擊二個目標,平均故障間隔235小時。雷達本體採模組化設計、具俯射俯視及仰射仰視能力,操作模式有24種,但美方評估後刪除了與對地攻擊相關的6種模式,使得實際操作僅有18種模式可以使用。GD-53的搜索距離受限於APG-67的發射機因此仍維持150公里水平,但因為使用APG-66的平板天線,GD-53搜索角度上略優於APG-67,同時在1980年代後期的科技水平加持下平均故障間隔與解析度等又更加優異,且具備有限的反干擾能力。

  • 天雷計畫主持人:蘇鴻綖博士
  • GD-53金龍雷達總工程師:胡謹博士

天劍計畫[编辑]

天劍計畫分為天劍一型飛彈與天劍二型飛彈,天劍一型為類似AIM-9響尾蛇飛彈之紅外線導引近程飛彈;天劍二型為類似美國AIM-120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AMRAAM)之主動中程空對空飛彈。天劍二型據信採用摩托羅拉開發之主動尋標器,也可使用類似AIM-7的半主動導引模式射擊。天劍一型在1989年第一次試射成功,而後於1992年由F-5E/F第一次成功發射天劍二型空對空飛彈,於次年中華民國空軍就成立第一個經國號戰機中隊,但是天劍二型飛彈的整個測試直到1996年才完成並且確定進入量產,總產量不明。

  • 天劍計畫主持人:楊景槱博士
  • 天劍計畫副主持人:陳正興先生

安翔計畫[编辑]

因應1983年航發中心改隸中科院,航發合併鷹揚與雲漢、天箭(天雷)、天翔(天劍)等計畫,組成一個完整的安翔計畫,分別進行機體、發動機、航電系統、空對空紅外線與雷達導引飛彈之研發。

  • 安翔計畫總主持人代院長:黃孝宗博士
  • 安翔計畫副總主持人副院長:華錫鈞將軍
  • 安翔計畫整合系統主任:王石生博士
  • 安翔計畫試飛員:吳康明、伍克振(殉)、陳康定、李希聖、朱泰樺

原型發展[编辑]

航發中心製造了四架F-CK-1A/B原型機、二架F-CK-1C/D原型機,分別是四架單座機與二架雙座機。

  • 10001號原型機(F-CK-1A)為漢翔測試用機,負責高攻角試飛測試,原型機青天白日滿地紅塗裝由李適彰先生設計。
  • 10002號原型機(F-CK-1A)為漢翔測試用機,負責低空高速擴張飛行測試。1991年7月12日,伍克振少將進行低空高速飛行測試時,顫震擴散導致右尾翼脫落,戰機失事墜海。
  • 10003號原型機(F-CK-1A)為漢翔表演與測試用機,負責機砲飛行測試。
  • 10004號原型機(F-CK-1B)為漢翔測試用機,負責備份動力系統與其他次系統測試,採用試驗性空優迷彩塗裝。
  • 10005號原型機(F-CK-1C)現為漢翔翔昇計畫原型單座機,鷹揚塗裝由許良啟先生設計。
  • 10006號原型機(F-CK-1D)現為漢翔翔昇計畫原型雙座機,鷹揚塗裝由許良啟先生設計。
    • 一架編號為1417 F-CK-1A單座機由於出廠測試時,起落架故障使用機腹著陸,以及吊掛上車時吊纜斷裂導致戰機重落地,使得空軍拒絕接收此架單座機,也使得航發中心多生產一架編號1503 F-CK-1A單座機交付空軍,目前1417 F-CK-1A單座機也已交還空軍擔負戰備。
    • 一架編號為1449 F-CK-1A單座機為空軍443聯隊第9作戰隊借予漢翔的翔展計畫測試機,性能提升至F-CK-1A MLU標準。

漢翔各年度F-CK-1A/B戰機交機數量[编辑]

  • 1992年4架
  • 1993年6架
  • 1994年24架
  • 1995年24架
  • 1996年12架
  • 1997年16架
  • 1998年24架
  • 1999年21架
  • 量產機總計131架
    • 單座103架
    • 雙座28架

升級計劃[编辑]

翔昇計畫[编辑]

F-CK-1 C/D雄鷹號戰鬥機
290px
雄鷹號戰機
類型 戰鬥機
生產公司 漢翔工業
設計者 漢翔工業
首次飛行 2006年10月4日
主要用戶  中華民國
生產年份 2001年–2007年
生產數量 原型機2架
單位造價 70億新台幣
发展自 F-CK-1 A/B

漢翔從2001年開始進行名為「翔昇計畫」的三階段的F-CK-1A/B戰機改良方案,總經費新台幣70億元,由中科院和漢翔公司負責執行。

  • 第一階段計畫旨在提升F-CK-1A/B戰機的掛彈量,由原本的2枚天劍二型空對空飛彈增加到4枚,整合新型的天劍二A型空對面反輻射飛彈及萬劍機場聯合遙攻武器(簡稱萬劍彈)。
  • 第二階段計畫則包括F-CK-1A/B戰機任務電腦升級、電子反反制裝置(ECCM)、電戰系統、機首裝置「敵友識別」(AIFF)系統及地形跟隨與雷達系統的改良等。
  • 第三階段計畫將包括地面和空中試飛測試,一旦通過空軍測評考核,改良型F-CK-1C/D戰機預定於2010年正式服役。

翔昇計劃主要目標是為機上的消失性商源找尋替代品,提升性能則是其次,改良重點就落在航電系統與機背適型油箱(CFTs)升級。航電系統升級項目包括換裝BAE公司的32位元飛控電腦,更換雷達元件增加電子反反制裝置、電戰系統、先進敵我識別系統,及地貌追隨模式等功能,任務電腦升級、座艙顯示器更換為三個全彩多功能顯示器。強化機體結構以裝置兩個容量約771公升的機背適型油箱(CFTs),同時因應增加CFT適形油箱增加的重量小幅提升發動機推力,機尾引擎段墊高,保留中線掛架(原要取消,但後來保留,這樣可保持掛載彈性),武器載量增加(天劍二型中程空對空飛彈掛彈量從2枚增加為4枚並能攜帶天劍二A反輻射飛彈),加強短場起降能力等改良。

第一架雄鷹機已於2006年10月4日進行首飛,並於10月9日中華民國國慶日前一天進行極為低調的公開展示,此展示只對漢翔員工與眷屬開放。F-CK-1C/D編號10005與10006,外觀塗裝則由許良啟先生負責設計,試飛員均為朱泰樺教官。

翔昇專案技術發展階段預計生產兩架技術驗證機,廠方編號分別為單座的10005號與雙座的10006號。其中10005號機體結構仍為舊有構型,僅對航電系統進行升級驗證;而2007年出廠之10006號機體則為完整構型,將包含所有機體與航電改良項目。10006號機於2007年3月27日正式公開,並由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命名為雄鷹(Goshawk)號戰機。這導致完成升級後的新戰機的英文編號和中文名稱出現衝突:F-CK-1 C/D的CK代表「經國號」,但中文卻稱為「雄鷹號」。有媒體報導認為如此是拿「經國號」當政治工具的「去蔣化」,因此將「經國號」戰機改名為「雄鷹號」戰機一事引發爭議。

翔昇計劃的成果並沒有被中華民國空軍全盤接收,中華民國監察院調查後甚至認為翔昇計劃到翔展案間有不法疑慮,因此介入調查。最核心的問題便是F-CK-1發動機無法提升推力,改良案中增加航程與提升匿蹤等多項研發工項,完全未納入後續執行的經國號性能提升的翔展案中,浪費14餘億元稅款。空軍對於研發不符需求並非毫不知情,因此在提升與不提升間的決策擺動許久,最後因行政院下令因此照單全收,還表示樂觀其成[7]

翔昇機座艙介面更新[编辑]

雄鷹儀表

安裝一套全新的整合彩色顯示系統(ICDS)
主要元件包括下列:

  • 一具掃瞄/向量抬頭顯示器(Raster/Storke HUD)
  • 3具大型彩色液晶多功能顯示器(CMFD)
  • 彩色座艙攝影系統(CCTVS)
  • 新的整合平視控制/輸入面板(UFCP)
  • 原先於右側面板下方的6組發動機監測儀表,更新為電子式發動機顯示系統(EEDS)
  • 備用電子飛行儀表(STBY EFIS)

指向頭盔

翔昇航電[编辑]

翔昇機航電系統採用英國航太系統公司(BAE Systems)的32位元飛控電腦取代原本的李爾航太(Lear Astronics)16位元1750標準飞行控制系统,該電腦內建新的線傳飛控英语Fly-By-Wire(Fly By Wire, FBW飛行控制模式(例如,地形跟蹤)提供了更多的處理能力。BAE公司F-CK-1C/D專案經理Albert Lin表示,這種基於PowerPC處理器的32bit電腦是F-CK-1C/D採用的第4代飛控電腦,取代了A/B型上的16位元1750计算机。A/B型的線傳飛控系統是三餘度數位加三餘度類比式備份,而C/D型已不需要原來的類比式備份系統。Lin表示類比式備份系統為F-CK-1A/B型提供了很好的飛控品質:「飛官們最初喜歡類比系統勝過數位系統」。Lin還表示,C/D型飛控系統及控制律的開發是AIDC的職責,BAE系統公司只是提供硬體——目前已為2架翔昇原型機提供了6台飛控電腦。

核心航電系統更新[编辑]
  • 引進一套彩色顯示處理器(Color Display Processor)
  • 將匯流排架構擴充為3組1553B軍規匯流排(預留有升級為4組1553B軍規匯流排英语MIL-STD-1553的餘裕)
  • 更新作戰飛行程式(Operational Flight Program)
通信/導航/敵我識別系統更新(CNI)[编辑]
GD53射控雷達更新[编辑]

GD-53的5件式LRU改為3件式LRU架構AN/APG-67英语AN/APG-67V4台灣版),舊的雷達目標處理器、雷達資料電腦、控制/電源,等3個LRU都被1個新的雷達資料處理器(RDP)所取代

翔昇機的GD-53射控雷達的新操作模式:
  • 組合雷達模式(CRM)
  • 追蹤目標盲區指示器(NOTCH Zone Indicator)
  • 掃瞄同時追蹤模式(TWS)自動掃瞄調整
  • 搜索目標,絕對高度與速度向量顯示
  • 增設飛行軌跡記錄器與故障診斷系統

GD-53射控雷達的電子反制功能(ECCM)增強:

  • 干擾源偵測(DOJ)
  • 干擾源追蹤(TOJ)
  • 被動測距(Passive Ranging)典型的被動測距有以下四種:
    • 角速度測距
    • 三角測距
    • 信號強度測距
    • 第三方資料
  • 沉默模式(Sniff)
  • 其他ECCM功能:
    • 快速重鎖(Rapid Relock)
    • 單接收波束(LORD)
    • 脈衝邊緣距離(LET)
    • 單接收錐形掃瞄(COSRO)

飛控性能及航程提升[编辑]

飛控軟體[编辑]

在軟體方面,配合新的飛控電腦,AIDC以C語言重新編寫了飛控軟體,提高戰機低空自動駕駛能力

起飛與落地性能提升[编辑]
  • 精進戰機鼻輪抬起速度
  • 提昇戰機側風能力至56km/h
提高進場攻角並縮短跑道距離[编辑]
  • 戰機進場速度降低18.5km/h
  • 落地距離縮減10%
  • 換裝數位式煞車系統
適形油箱CFT[编辑]

雄鷹機掛載的兩具CFTs安裝位置較為靠後,幾乎包覆住整個後半部機背,兩具CFTs的總燃油攜帶量為1,200lb(545kg,僅F-16 Block50/52 CFT的40%),使翔昇機航程平均增加20%。

翔展計畫[编辑]

F-CK-1 A/B MLU經國號戰鬥機
類型 戰鬥機
生產公司 漢翔工業
設計者 漢翔工業
首次飛行 2010年
服役 2011年
主要用戶  中華民國
生產年份 2010年–
生產數量 127架
发展自 F-CK-1 A/B

翔展一號[编辑]

翔昇計畫的測試持續到2009年,中華民國空軍則在2009年12月和漢翔簽訂「翔展計畫」合約,漢翔獲得總額170億6,000多萬元台幣的經費依分年預算執行,在2009年至2013年這4年間為台南基地下轄之71架F-CK-1實施升級[8],但是「翔昇」更名為「翔展」的原因乃空軍並未接受全套翔昇案的提升內容,「翔展計畫」只選擇了部分必要性機能進行強化,因此升級後的IDF稱為F-CK-1A/B MLU,真正全規格的F-CK-1 C/D仍只有原型機而已。

第一批F-CK-1 A/B MLU已於2011年6月30日由漢翔公司交付空軍。[9]全數71架的翔昇計畫案預計於102年底前完成升級工作交付空軍。[10]

翔展二號[编辑]

除目前佈屬於台南基地的71架F-CK-1A/B戰機外,清泉崗基地的56架F-CK-1戰機也待進行性能提升。升級案(翔展二號)待翔展一號執行完畢,在民國103年至106年委由漢翔公司執行,升級案於民國101年12月27日完成建案程序。[11],不過受限於政府編列預算的法令限制,來不及在民國102年起編列預算[12],而在103年國防預算報告書內明確表示翔展二號將待翔展一號結束後隨即實施,中華民國空軍在民國103年至106年斥資167億新台幣為台中清泉崗基地57架經國號(IDF)戰鬥機進行性能提升,民國103年已編列24億元,隨後依序補入;翔展二號案於2014年8月13日正式決標,總價161億新台幣[13]

青雲油氣彈[编辑]

一種由中科院開發的油氣彈,可以殺傷大面積人員與裝備,給予大部隊或是物資集結區域毀滅性的打擊。

萬劍彈[编辑]

類似美軍AGM-154聯合防區外武器(JSOW)、歐洲DWS 39武器散佈子系統(submunition dispensor weapons)的長程攻陸飛彈,彈體內裝有集束彈藥,專門用於破壞機場跑道,以癱瘓機場的起降功能。就預算報告書的說法,萬劍彈為執行「遠距制壓作戰」和「防空制壓作戰」任務之反擊武器。

萬劍彈開發時間不明,外界最早取得的公開資訊是1999年中科院30周年公開時展示之10004號原型機掛載照片,直到2006年初報章再度報載進行測試之訊息,民間取得非官方照片則要等到2008年8月網路上傳之清泉崗作戰隊F-CK-1掛載萬劍彈之影像,推測當時已少量生產供作戰單位測評。而翔展計畫第一階段的F-CK-1MLU在改良工程中已接受整合工程,但當時並未量產配發,應為當時測試尚未完成。

正式量產的官方訊息則是國防部民國103年預算報告書內提出,不過立委林郁方指出空軍對萬劍彈的預訂量將被砍半,理由不明。量產將在民國104年後開始進行,實際服役要到民國106年後,屆時翔展案均已完工,F-CK-1機隊將全具備此裝備使用能力。

天劍2A反輻射飛彈[编辑]

  • 彈長:3.593公尺
  • 彈徑:19公分
  • 彈重:184公斤
  • 彈頭:22公斤

合作單位[编辑]

學術單位[编辑]

協力廠商[编辑]

生產與服役[编辑]

單座經國號前視。
單座經國號下視。
複座經國號側視。

最早中華民國空軍預定生產250架F-CK-1A/B,由於1989年六四事件讓國際輿論轉向反對向中共出售軍火,再接著冷戰結束讓各國軍火商積極對外開拓市場。中華民國趁機成功自法國採購60架幻象2000-5美國在台灣市場被趁虛而入後,也同意販售150架F-16,F-CK-1的生產與提升方案便在預算排擠及總量考量的規劃下因而遭到犧牲。

於1991年,F-CK-1A/B戰機總產量減為130架。生產工作規劃為自1992年始而至1999年生產線終止,共計8年度以每月4架產量生產。其部分後續維修零件和生產零件,由引進多方民間資金和技術的官民合股公司台翔航太工業生產,隨減產和生產線中止,2000年後該公司變賣廠房,日後變成純投資控股公司。

初期生產10架先導量產型機,供空軍427聯隊第7中隊執行作戰測試評估與訓練換裝之種子教官使用。第一架先導型為F-CK-1B雙座機,而後陸續完成4架雙座與6架單座機之生產。1994年開始運交第一架生產型(雙座機)給空軍427聯隊第8中隊。量產順利後逐步運交給空軍其它聯隊。

生產批次[编辑]

  • F-CK-1A - 單座型經國號
  • F-CK-1B - 雙座型經國號
  • F-CK-1A MLU - 單座型翔展機
  • F-CK-1B MLU - 雙座型翔展機
  • F-CK-1C - 單座型雄鷹機
  • F-CK-1D - 雙座型雄鷹機

服役情形[编辑]

  • F-CK-1戰機的服役單位主要以駐防臺中清泉崗機場(CCK Air Base)的427聯隊與臺南基地的443聯隊為主,每個聯隊配屬三個F-CK-1經國號戰機中隊。
  • 中華民國空軍實施「精實案」之後,空軍單位大量改編與裁減;原大隊層級裁撤,原中隊層級改為大隊層級,稱為「獨立作戰隊」。

F-CK-1戰機的服役單位,合計五個獨立作戰隊使用。

  • 臺中427聯隊下轄:
    • 第七獨立作戰隊
    • 第廿八獨立作戰隊
  • 臺南443聯隊下轄:
    • 第一獨立作戰隊
    • 第三獨立作戰隊
    • 第九獨立作戰隊

戰備實錄[编辑]

由於中華民國台中清泉崗機場(CCK)離共軍義序基地僅一百二十六浬、漳州基地僅一百六十三浬,共軍戰機僅需10分鐘時間便可飛臨台灣本島上空,故空軍清泉崗機場空軍四二七聯隊警戒室擔負中華民國空防第一線警戒重任,在接獲空軍作戰司令部指令後,必須在五分鐘內完成警戒戰機開車、校準、各項空電設定,並起飛向管制單位報到。經國號戰機亦是目前中華民國唯一能在五分鐘內完成緊急起飛、攔截的空軍主力機種。

  • 2013年5月16日,2架F-CK-1經國號戰鬥機飛往巴丹島東側海域與操演支隊各艦執行海空聯合策應海巡護漁任務[14][15]

墜毀記錄[编辑]

  • 1995年7月4日,F-CK-1A墜毀,飛行員逃生。
  • 2003年4月29日,F-CK-1B墜毀,2名飛行員逃生。
  • 2003年9月27日,F-CK-1B墜毀,2名飛行員逃生。
  • 2008年10月20日,F-CK-1B墜毀,2名飛行員死亡。

註釋[编辑]

腳注
引用

參考資料[编辑]

  • 楊葆芝,《台海翔鷹--IDF研發的故事》;記載IDF戰機研發過程。出版社:雲皓,出版日期:1997年,ISBN 957-890-220-4,171頁,《尖端科技》特刊(繁体中文)
  • 華錫鈞,《雲漢的故事--IDF戰機引擎研發過程剖析》;記載IDF戰機引擎研發的過程。編者:李振昌,出版社:中國生產力中心,出版日期:1997年02月12日,ISBN 957-913-028-0,235頁(繁体中文)
  • 華錫鈞著,《戰機的天空-從U2、雷霆到IDF》;記載IDF研發到成軍過程。出版社:天下文化,出版日期:1999年01月23日,ISBN 957-621-622-2,336頁(繁体中文)
  • 黃孝宗口述殷正慈撰寫,《IDF之父--黃孝宗的人生與時代》;記載IDF之父黃孝宗的人生與時代。出版社:天下文化,出版日期:2001年03月20日,ISBN 978-957-621-828-6 (繁体中文)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