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直通運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直通列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贯通运营(英語:Through train,或稱直通運輸,马来西亚、新加坡稱作贯通运营,港澳稱作直通運行,台湾稱作直通運轉[1]),源自日語「直通運転ちょくつううんてん Chokutsū unten」一詞,是指不同鐵路業者鐵道路線的列车行驶到其他鐵路線上的一种运行方式,多为客运列车所採用。直通运行的方式让乘客得以减少换乘次数、提高客运效率;虽然直通的线路名义上仍然是多条线路,但是個別列车的运营里程会增加。[2]

概要[编辑]

直通运行主要存在於鐵路中。目的主要是为了解决在头尾相接线路中乘客需要在相接站点换乘的问题。透過直通运行,乘客可以免去下车等待的时间,提高了通勤的效率;而擁有不同的鐵路線相接的车站也减少了乘客在站内轉乘的客流压力。但同時亦有可能因兩線之號誌、供電、限界、通行方向軌距等系統規格不同而提升整合及營運的複雜程度。

各地實施情况[编辑]

日本[编辑]

東京許多都市鐵道路線均有直通運行服務。圖片為相互直通運行的京急機場線都營淺草線列車。

日本因擁有規模龐大、且路線相接的公營與私營鐵道路網,從而產生出許多直通運行服務。日本最早的直通運行服務,為1904年東武龜戶線通車後,從龜戶站至總武鐵道線(今JR總武本線)兩國橋站(今兩國站)間互通,該服務在1910年廢止。目前直通运行在日本各家铁路業者之间十分普遍,例如名古屋市营地下铁上饭田线只有两站,全线只有0.8km,但是该线的大部分列车都和名古屋铁道的通勤铁路小牧线互通运行,而小牧线全长20.6km从名古屋途径春日井市小牧市最终到达犬山市

目前日本最大的直通運行系統為東京的地下鐵系統,13條路線中就有10條實施直通運行,龐大的運輸規模使其成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都市鐵路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因軌距電壓不同等原因,目前日本除了迷你新幹線以外,其他的日本新幹線鐵路均無法與日本在來線直通運轉。

韩国[编辑]

韩国高铁路线图,显示出部分与既有传统铁路直通运行的路段

在韩国,首尔首都圈电铁也屬於直通运行的情况,这种直通运行在韓國被称为「运行系统」。比如首都圈电铁3号线是由首尔地铁3号线一山线直通运行的名字,韩国首都圈电铁的好几条线路都是多条线路直通运行并给予了运行系统的名字。此外,因軌距相同的原因(韓國鐵路的軌距均為1435mm的標準軌),所以韓國高鐵列車可以與韓國傳統鐵路中直通運行。韓國高鐵亦曾有數處路段與既有傳統鐵路直通運行,導致營運速度上的提升困難,直至高速化專用路段完工之後才得以改善。以湖南高速線為例,在湖南高速線完全建好開通以前,所有前往光州方向的韓國高鐵列車,在通過五松站後,均需要先前往大田市大田操车场,駛入韓國傳統鐵路的湖南線,才可前往光州市,因此速度被限制。直到2015年4月2日湖南高速線開通後,列車無需再駛入湖南線,速度才得到大幅度提升。

臺灣[编辑]

日治時期的臺灣有直通運轉,例如新高製糖新港線會借道北港製糖(東洋製糖)北港線部分路線,以行駛大林直通北港的列車。但臺灣現今沒有跨鐵路業者間的直通運行服務,僅有業者各自路線之間有行駛直通運行的列車班次。

臺北捷運[编辑]

2014年11月15日凌晨開行的臺北捷運「新店→淡水」最終列車

臺北捷運為減少旅客轉乘次數及分散轉乘人潮,初期路線大多採L型設計。但一期路網營運時各路線皆未完全開通,因此有多條不同的路線曾暫時採取直通運行的方式,直到2014年11月二期路網完成才結束。目前臺北捷運已無跨幹線直通運行的營運模式。

  • 中和線中和新蘆線東門以北路段通車前,曾與淡水線採行「淡水/北投—南勢角」模式直通運行。此種運行模式又被暱稱為「淡新中線」。
  • 淡水線、新店線松山線通車前,曾採行「淡水—新店」模式互相直通運行。此種運行模式又被暱稱為「淡水新店線」或「南北大動脈」。[3]

此外,新北投支線曾經試驗與淡水線直通運行[4],但因噪音問題一天后改回獨立營運區間。

新北捷運[编辑]

桃園捷運[编辑]

臺鐵[编辑]

臺鐵的直通運行路線大多是支線與幹線之間的大站直通運行,以方便旅客轉乘,例如:

香港[编辑]

屯马线运行系统示意图,相关工程全部通车后将连接现屯马线一期和西铁线

目前直通運行在香港並不常見,但有以下几个例子:

而香港巴士小巴路線亦會出現上述情況:

中國大陸[编辑]

在中国大陸铁路系统中,执行直通运转的跨线车因经由线路的上下行不同而使用复车次,比如图中的北京至丹东的2251/2253/2256/2257、2258/2255/2254/2252次列车列车,因为中途要跨线经过京承线锦承线新义线高新线沈山线沈丹线运行,所以单程需多次切换车次

中国大陆的国铁系统中,虽然铁路建设的时候是有正式的线路名称(如京广线京沪线陇海线等铁路线名称),媒体报道的时候也是以线路名来称呼[5],但在实际操作中,中国国铁所运营的客运列车服务一般只强调起点、终点、和车号,并不强调线路名称。所以即便列车在执行贯通运营(又称跨线车)的时候,也较难甄别[6]。其运行的列车又分为直通旅客列车与管内旅客列车。直通旅客列车,是指走行距离跨及两个及其以上铁路局的旅客列车。这些列车一般为中长途列车。而当列车执行直通运营的时候,车次号回变换。

除中國國鐵线路以外,在中國大陸地方城市中的城市轨道交通也有實行贯通運行型態的情況:

深圳[编辑]

深圳地铁2号线8号线採用直通运行模式,來往赤灣站鹽田路站(未來終點站為溪涌站)。其中,赤灣站蓮塘站一段屬於2號線蓮塘站鹽田路站(未來為溪涌站)屬於8号线蓮塘站2號線8号线為「分界」站,乘客無須在2號線蓮塘站落車即可前往8号线車站。有異於日本不同铁路業者間互相直通運行的狀況,这两条线路均由深圳地铁集团运营。

广州[编辑]

广州地铁3号线,本线(番禺广场站天河客运站)和北延线(体育西路站机场北站段)目前执行贯通运营,即有番禺广场站 ↔ 机场北站的列车直通运营。

广清城际铁路(清城-花都)与广州东环城际铁路(花都-白云机场北)目前执行贯通运营。

北京[编辑]

北京地铁4号线大兴线采取贯通运行制度,大部分列车会驶入对方轨道中并驶完全程,同样有異於日本不同铁路業者間互相直通運行的狀況,这两条线路均由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运营[7]

1号线八通线贯通运营工程于2020年6月12日获批[8],预计2021年完工[9]。完工后两线会被统一称作1号线。

北京地鐵大興機場線預定會與雄安轨道交通R1线直通運行。

昆明[编辑]

昆明地铁1号线2号线在初期阶段贯通运营。[10]日后继续建设时将分拆为两条线路。[11]

南京[编辑]

  • 南京地铁1号线与西延线(原1号线组成部分,现10号线)、南延线(后来新建部分)分别贯通运营,但是10号线开通后,西延线拆分给10号线,不再贯通运营。[12]
  • 南京地铁S7号线通车后,部分S1号线列车会在高峰时段进入S7号线贯通运营,曾一度取消,但又于2021年6月底恢复。

杭州与绍兴[编辑]

郑州[编辑]

郑州地铁2号线城郊线目前采用贯通运营的模式,部分2号线列车会驶入城郊线轨道贯通运营[13]。根据规划,9号线二期工程通车后,城郊线将成为9号线的一部分,不再与2号线贯通运营。

济南[编辑]

津浦铁路因与膠濟鐵路分属不同的运营机构,在建设济南段时没有与胶济铁路接轨,还另外设置了新的济南站。1911年起,两线的运营机构达成了协议,在津浦铁路济南站胶济铁路济南站之间增加了两条联络线,列车可以来往津浦铁路黄河以南和胶济铁路全线的车站;在随后达成的新协议中,互通的车站范围扩展到了津浦铁路全线,还增加了直通车票和零担货物的互通。[14]在日军占领了华东地区后,两线都由日方的管理机构管理,日本投降至今又都属于中国的铁路部门管辖。

重庆[编辑]

重庆北站北广场站站台上的4号线、环线直快列车宣传广告

重庆轨道交通4号线环线民安大道站联络线。2020年9月18日起正式投入运营的重庆轨道交通直快列车由4号线唐家沱站始发,越行部分站点并在民安大道站由联络线至环线,越行部分站点至环线终点站重庆图书馆站,实现4号线环线直通。

重庆轨道交通4号线5号线9号线(在建)、10号线环线均装备中国铁路通信信号CBTC信号系统,使得理论上上述线路之间均可实现互联互通。

西安[编辑]

西安机场城际铁路原由陕西城际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经营,并计划与西安地铁运营的西安地铁14号线贯通。但在后者开通前的2021年1月1日,前者移交给西安地铁运营。后者开通时两线被统一命名成西安地铁14号线。

英國[编辑]

倫敦橫貫鐵路伊利沙伯線由原有倫敦西部柏靈頓站雷丁站之間的國鐵路段、倫敦東部利物浦街站仙非爾車站的國鐵路段、和穿越倫敦市中心的地底路段組合而成。

美国[编辑]

大都会北方铁路纽黑文线有部分列车会直通运转到东岸线英语Shore Line East上。[15]

未能實行或暂未实行的例子[编辑]

日本[编辑]

中國大陸[编辑]

  • 上海地铁5号线莘庄站1号线对接这站在两条线路中虽然都是起讫站点;但是在规划中是同一条线路称为R1,因此实际上可以直通运转。不过由于车站的设计以及两条线路编组、信号系统、列车宽度、最小曲线半径等其他问题,使得两条线路不能直通运行,这样导致所有乘客经过此站都必须换乘,使得莘庄站每年高峰都必须要使用限流措施。[17]
  • 广州地铁14号线21号线镇龙站设置了联络线,方便列车经由14号线知识城支线直通前往21号线增城广场方向,以及经由21号线员村方向直通前往14号线知识城支线新和嘉禾望岗方向。两线都使用同批次型号的6节B型编组列车,且信号系统相同,满足直通运营条件,同时现时也有列车在两线之间借调运营,但是目前14号线21号线从未曾开行过任何载客跨线直通班次。

參考資料[编辑]

  1. ^ through operation - 直通運轉. 國家教育研究院 雙語詞彙、學術名詞暨辭書資訊網 (中文(台灣)). 
  2. ^ 相互直通運転
  3. ^ 〈台北都會〉〈新店、淡水分流?〉捷運松山線營運模式 下月公布 - 自由時報 2014.03.09
  4. ^ 北投站與奇岩站之間軌道配置即為此而設計。
  5. ^ 武广广深高铁跨线动车带旺沿线经济社会发展. [2014-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4). 
  6. ^ 武广广深高铁跨线动车带旺沿线经济社会发展. [2014-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4). 
  7. ^ 北京地铁四号线将与地铁大兴线贯通运营,中国政府网(来源:北京日报),2010年09月28日
  8. ^ 关于轨道交通1号线与八通线贯通运营工程项目建议书(代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 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20-06-12 [2020-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0). 
  9. ^ 贯通工程第二阶段施工完成 八通线四惠站恢复运营 1号线八通线明年上半年“一坐到底”. 北京日报. 2020-11-30 [2020-12-04]. 
  10. ^ Kunming's through service
  11. ^ 昆明地铁1、2号线首期工程日后将拆分成1号线和2号线两条独立的线路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5-04.
  12. ^ 南京地铁1号线西延线5月26日说拜拜?. [2014-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4). 
  13. ^ 郑州地铁紫荆山站将能办理登机牌 到机场约50分钟. 新华网河南. 2017-01-12 [2017-01-31]. 
  14. ^ 王斌. 20世纪初胶济与津浦铁路的连接问题及相关思考 (PDF). 中国科技史杂志. 2012, 33 (3) [2018-12-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2-16). 
  15. ^ Shore Line East Weekday Eastbound Schedule
  16. ^ 【衝撃】堺筋線は南海と直通するはずだった?阪急直通の歴史
  17. ^ 轨交1号线莘庄站早高峰进站难将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