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美援指的是美利坚合众国中华民国的援助贷款

美援在台湾的通用标志之一
二战期间国民革命军士兵操作美国支援的75mm榴弹炮

历史[编辑]

美国总统艾森豪于1960年6月18日访问中华民国时与蒋中正总统搭敞篷车前往圆山行馆途中接受热情群众夹道欢迎。蒋总统夫妇亲至松山机场迎接,艾森豪总统并于傍晚在总统府前广场对50万群众发表演说。两国总统发表联合公报,稳固邦谊,谴责中国人民解放军对金门隔日炮击之恶行,也依《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共同抵御中共在本地区之挑衅”。艾森豪与蒋中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分别担任欧洲及中国战区的盟军统帅。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国民革命军日军作战时,便已出现类似美援的租借法案。1948年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中华民国政府首都南京市成立了行政院美援运用委员会,美国则在上海成立美国经济合作总署中国分署(Economic Cooperation Administration, Mission to China)。1948年12月30日,行政院美援运用委员会台湾办事处成立;1949年国民政府播迁台湾之后,美援运用委员会也随之迁往台湾,并且由陈诚担任主任委员,同年停止援助[1],直到韩战爆发才继续。美援计划由中华民国与美国聘请美国怀特工程顾问公司(J. G. White Engineering Co.)担任审查,怀特公司并派出经理狄宝赛(V.S. De Beausset)于1949年来台担任负责人[2][3]

从1951年到1965年,中华民国大约每年自华府得到大约一亿美元的贷款;1951年,因中国共产党势力扩张引发韩战,在这背景下第一批的美援物资运往台湾。1954年,中华民国与美国签定《中美共同防御条约[3]。美援的内容除包括民生物资与战略物资之外,也包括基础建设所需的物资,例如建筑道路、桥梁、堤坝、电厂及天然资源的开发等[3],台中县(今台中市德基水库便是美援贷款之下的产品。另外,美方除实质上的物资援助中华民国之外,各种技术合作与开发亦广泛的进行,同时,华府亦鼓励台湾的大学与美国境内的大学进行学术合作与人才交流,更以实际资金来协助中华民国的大学兴建校舍。另外,战后美国对中华民国倾注的大量贷款,解决了当时中华民国外汇资金不足的发展问题。

1957年,美援由原本的赠与性质改为赠与及贷款并行;赠与性质的援助款由主持援外事项的国际合作总署主管,而生产性的经济开发计划则由美国设立的开发贷款基金贷款[3]。1959年,美国对中华民国的金援逐渐减少。1962年后,美国认为台湾的经济开发程度已高、不再适用防卫资助,美援方式大部分改为贷款;以贷款后的第十一年起,分三十年无息偿还[3]。1965年7月,华府停止对中华民国的援助贷款。中华民国自从1951年到1965年总计15年间接受美国的经济支援达14.8亿美元[4],还有冷战时期美国对中华民国的军事援助约42.2亿美元(大多是二战裁减下的船舰及新开发待验证的喷射机)。2004年1月,中华民国积欠美方的贷款已全部清偿完毕。

项目[编辑]

早期美援火车有DT650及CT270型,为当时最快的客运火车。

美援的项目非常庞杂,包括电力、交通、肥料、水泥、制糖、造纸等,政府机关及公营事业皆是受援单位,其中交通运输被列为优先发展的项目──包括铁道、公路、港口、民航的修筑与改善,以及电讯的扩等等[3]。此外美援亦提供民营工业的小型贷款,教育计划及师资训练、人员进修计划等[3]。在美援时期,基础建设工程中平均有74%的总投资额来自于美援,为美援投资项目中所占比例最高者[3]

基础建设

以基础建设开发为例,台电是美援重点资助的机关,其中位于大甲溪天轮发电厂是台电第一座获得美援的大手笔资助之工程,台电公司于1948年成立天冷工程处,1950年动工兴建,并获得美援支援工程费用及运输设备及钢管,工程于1952年9月21日竣工。第二座美援发电厂是位于台湾东部立雾溪畔的立雾发电厂,由台电设立雾工程处,获得美国经济合作总署拨款资助,于1951年修复原来的发电厂,1954年6月21日第二部机组完工。其他美援的建设项目包括:雾社水库龙涧发电厂南部火力发电厂西螺大桥中横公路麦帅公路石门水库民生社区中兴新村光复新村[3]。美援更以实际资金来协助台湾的大学兴建校舍,包括东海大学国立成功大学建筑系馆[5]台湾师范大学乐群堂台湾大学图书馆国立台湾大学农业陈列馆[6]

效果[编辑]

1950年代的台湾相当贫穷且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美援的到来堪称是及时雨和救命丹,对台湾社会经济的发展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影响[4]。美援直接增加当时的物资供给,平抑物价上涨的潜在压力,促进了台湾的整体经济成长,控制台湾二战后的通货膨胀,减缓了外汇短缺的困境,并且促进中华民国政府的稳定与再一次的资本形成[4];另外,依照当时中华民国政府的财力,很难迅速重建或扩张有关电力、通讯、道路、港口、水利灌溉等经济发展的基础建设,而美援在整个50年代电力固定资本形成毛额中占了一半,在交通运输固定资本形成毛额中也占了4成,对基础工程建设贡献很大[4]

总体而言,由于美援的支持,得以推动以民营中小企业为主的进口替代工业,促进产业转型,随着美援使台湾对美国的依赖加重。同时对美国而言也像是投资手段,利用美援培养台湾作为美国的支持者,且台湾在日后经济起飞富裕,美国便停止国防武器上的援助,改以军购形式提供,台湾开始以重金向美国购买各式武器,至此美国政府得到丰厚的回报,称得上是一项非常成功的长期投资。

运用争议[编辑]

当时以美援成立了“美援运用委员会”,其人员薪资均来自美援,已高于一般公务员,但该会秘书长王蓬等人却滥权违法曲意徇私、擅定特殊待遇及私自折支美金与港币等外币图利自肥而遭监察院惩戒。[7][8][9][10]自由中国》亦于1957年的社论〈美援运用问题〉对当时政府运用美援之浪费提出批判。[11]

国民党政府在内战失利后,据传美国政府认为国民党政府对美援上下其手,导致美援的资金运作遭到严重亏空,当美国国会联邦调查局称发现国民党大老孔祥熙宋子文家族的洗钱行为时,美国政府对此十分不满。美国作家默尔·米勒有一次采访美国总统杜鲁门,杜鲁门就气得大骂说:“他们(国民党)都是贼,个个都他妈的是贼……他们从我们给蒋送去的10亿美元中偷去7.5亿美元。他们偷了这笔钱,而且将这笔钱投资在巴西圣保罗,以及就在这里,纽约的房地产。”[12],但英国学者Freda Utley在其著作《The China Story》中写到:

China in 1946 reduces the total of postwar "military aid" to China to about $360 million. This total is disputed by the Chinese National Government. According to its calculations, China received $110 million worth of "effective military aid" prior to the 1948 China Aid Act, which, together with the $125 million allocated by that Act, brought the total to $225 million. Whichever figure is correct, the total sum is far less than the "billions" which are popularly assumed to have been squandered to no purpose.

The Facts About "Aid to China" (关于中国金援的真相)--Freda Utley 《The China Story》1951

末段提及虽然大多数的说法是杜鲁门总统金援国民政府10亿美元,但是实际上到位的金额仅2.25亿元,远不及3亿元,蒋介石不可能从2.25亿元中偷走7.5亿元,与美国作家默尔·米勒出版名人访谈《Plain Speaking》引用杜鲁门援助金额该部分的说法有所出入。

近年来中国学者的研究认为,有一部分关于美援挪用的指控至今没有或无法提出实质证据,比如宋子文去世时非固定财产只有100多万美元,加上20年间大为升值的房产,也就七八百万美元不过百万美金级别,跟美国政坛跟媒体所指控的数亿美金存款和所谓世界首富相差太大,也有美国学者表示找不到宋子文的贪污证据[13][14][15][16][17],而孔祥熙移民美国后,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美国联邦调查局开始调查孔家、宋家在美国的财产,并对孔祥熙实施秘密监视,但最后结果也不了了之。

谚语[编辑]

  • “美国出打马胶,台湾出涂跤”(美国出柏油,台湾出土地),说明美援对战后台湾重建交通建设的贡献[18]

参考文献[编辑]

  1. ^ 38年带来黄金 隔年已花光 - 焦点 -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8-04-17]. 
  2. ^ 林炳炎. 保卫大台湾的美援(1949~1957). 台北市: 三民书局. 2004. ISBN 9574120430.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互助营造股份有限公司. 台湾营造业百年史. 台北市: 远流出版. 2012年: 136页. ISBN 9789573269854. 
  4. ^ 4.0 4.1 4.2 4.3 美援与台湾的发展. 教育部历史文化学习网. [2014-01-07] (中文(台湾)‎). 
  5. ^ 傅朝卿. 战后初期现代主义建筑 (PDF). 傅朝卿教授建筑与文化资产资讯网. 2005年 [2014-01-06] (中文(台湾)‎). 
  6. ^ 锺瀚枢. 一九五0年代台湾的美援教育计画. 台中市: 东海大学历史学系硕士论文. 2005年. 
  7. ^ 新闻辞典/中美基金, 自由时报, 2010-09-17
  8. ^ 司法院大法官释字第526号解释, 2001.06.01
  9. ^ 监察院公报171期988页, 1957
  10. ^ 监察院公报171期989页, 1957
  11. ^ 李筱峰, 雷震与台湾民主运动, 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
  12. ^ Merle Miller. 《Plain Speaking: An Oral Biography of Harry S. Truman》. Berkley Publishing Corporation. 1974-02-04. 
  13. ^ 揭秘:“世界首富”宋子文留下了多少遗产. [2016-09-03]. 在纽约遗产法庭关于宋子文遗产分割执行书中,我们看到了那次调查的结果:宋子文的非固定财产只有100多万美元,加上20年间大为升值的房产,也就七八百万美元(一说其财产总值为10485729.47美元)。这样的财产在遍地富豪的纽约简直不值一提。 
  14. ^ 宋子文晚年的美国生活. [2016-09-03]. 中国大陆最权威的宋子文研究专家吴景平接受笔者采访时说:“在宋子文所处的那个时代,不要说全球范围,即便在中国,宋子文也谈不上是最富有的人。”他强调,现在的宋子文档案,经有关方面核实,在1940年左右宋子文的财产为200万美元,到1971年宋子文去世时,加上房产等变卖他的总资产达800万美元,扣除200多万美元税款后,宋子文留给夫人张乐怡的遗产为500多万美金。 
  15. ^ 出处为羊城晚报. 专家:未发现宋子文贪污材料 巨富只是传说. 新华网. 2016-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坊间传言,宋子文一度大发国难财,财产有7000万美元之巨,是“民国首富”。对此,吴景平教授指出,宋子文逝世后留给妻子的遗产、根据美国的公证资料只有500万美元。“蒋介石的情报机构对官员都有监视,学界暂未发现有宋子文贪污情报的材料;蒋介石不喜欢宋子文,对宋的指责也只是不听话、狂妄自大,但没贪污这一条。” 
  16. ^ 朱强. 档案里的宋子文. 南方周末. [2016-09-03]. 南方周末:《宋家王朝》披露,宋子文的资产多达数亿美元,他的档案中对此有没有记录或特别说明?吴景平:宋子文档案对此有非常清楚的统计与记载。宋用钢笔亲笔书写了他自己名下的资产是多少,包括哪一项债券值多少钱等等;他的妻子张乐怡则分开记录。我印象中,他去世时档案中的记载其总资产为七八百万美元,包括房产,绝不是什么亿万富翁。 
  17. ^ 疑案 宋子文贪污了吗 ?. 2011-05-17. 那现在所有的档案几乎都公开了,没有任何一个学者,能够找到宋子文贪污的证据。我记得2006年一次国际会议中,有一位美国学者叫DonaldJordan就讲,他非常认真地在找宋子文贪污的证据,找不到。他说他希望学者提出证据,但是到今天都没有人提出来。 
  18. ^ 《从台湾谚语看台湾历史》,戴宝村、王峙萍著,台北:玉山社,2004年。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