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占語
发音 /cam/
使用国家和地区 柬埔寨越南泰國中國海南島
区域 東南亞
当地使用人数 323,100 (Ethnologue, 2002)(日期不详)
語系
文字 占文(越南)、阿拉伯字母(柬埔寨)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沒有,是柬埔寨越南的少數民族語言
語言代碼
ISO 639-3 分別為:
cja – 西占語支
cjm – 東占語支
huq – 回輝話

占語Cham)是東南亞占族的語言,曾經是越南中部占城古國的語言,是南島語系下的馬來-波利尼西亞語族一員。1992年估計,越南有100,000人和柬埔寨有220,000人使用占語,此外泰國馬來西亞也有少數人使用。占語和印尼馬來西亞馬達加斯加菲律賓馬來-波利尼西亞語族有緊密關係。

方言差異[编辑]

越南和柬埔寨兩個使用占語的地區,其占語方言的一些單詞的發音彼此會有差異,此外,這兩個方言對某些事物會用不同的單詞來表述。[1]以下為兩地方言之間的差異的一些範例。

柬埔寨 越南
母音
小孩 anœk anẽk
tuk tôk
jvẽi jvai
咝音(sibilants)
sa tha
從溺水中救起 srong throng
sara shara
等同 samu hamu
結尾子音
重的 trap trak
在……前 anap anak
單詞差異
市場 pasa darak
討厭 amoḥ limuk

語法[编辑]

構詞法[编辑]

占語有些用於派生的前綴與中綴存在。[2]

  • 前綴pa-致使形,有時用以加強動詞的強度:
    • thău (意即「知道」) → pathău (意即「告訴」)
    • blẽi (意即「買」) → pablẽi (意即「賣」)
    • bier (意即「低的」) → pabier (意即「降低」)
    • yău (意即「像」) → payău (意即「比較」)
    • jœû (意即「完成的」) → pajœû (意即「很好地完成的」)
  • 前綴mœ-有時用作致使形,經常表明狀態、領屬和相互性等:
    • jruu (意即「毒」) → mœjruu (意即「下毒」)
    • gruu (意即「老師」) → mœgruu (意即「研讀」)
    • téan (意即「肚子」) → mœtéan (意即「懷孕」)
    • boḥ (意即「蛋、水果」) → mœboḥ (意即「下蛋、結果」)
    • daké (意即「角」) → mœdaké (意即「有角的」)
  • 前綴ta- or da-用於反復形(frequentative):
    • galuṇg (意即「滾動」) → tagaluṇg (意即「滾來滾去」)
    • dâp (意即「躲藏」) → dadâp (意即「慣於躲藏的」)
  • 中綴-n-用以構造名詞:
    • pvâch (意即「說」) → panvâch (意即「話語」)
    • tiêu (意即「划」) → taniêu (意即「槳」)
    • dok (意即「居住」) → danok (意即「房子、住的地方」)
  • 中綴-mœ-沒有特定的含意:
    • payău (意即「比較」) → pamœyău (意即「比較」)

有時亦會以疊詞來構詞:[2]

  • palẽi, pala-palẽi (意即「國家」)
  • raḅaḥ, raḅaḥ-raḅœp (意即「不幸」)

語法與語序[编辑]

占語的基本語序為主詞─動詞─受詞,它沒有任何區別主詞與受詞的格位標記存在。[3]

Dahlak atong nhu.
我打他
Nhu atong dahlak.
他打我

有時亦會使用虛設主詞(Dummy pronominal subjects)還呼應主詞:

Inœû hudiêp dahlak nhu atong adẽi puthang nhu.
我老婆的母親 她老公的妹妹
我老婆的母親打她老公的妹妹

合成動詞不可分割,它的受詞置於動詞後:

Bloḥ nhu ḍiḥ dii apvẽi anẽk lakẽi.
然後 「躺在火堆」(意即「生下」) 兒子
然後她生了個兒子

有時動詞亦會置於主詞前:

Lêk dahlak.
掉落
我掉了下來

助動詞置於受詞後:

Nhu ba hudiêp nhu nau.
他老婆
他帶他的老婆

若一個句子有多於一個主要動詞,其中一個會帶有副詞性的含意:

Nhu dâp klaḥ mœtai.
躲藏 規避 死亡
他藉躲藏以規避死亡

形容詞置於所修飾的詞之後:[4]

thang prong
房子 大的
一棟大的房子

若順序顛倒的話,它的作用就如合成詞一般:

ôrang prong shap
一個吵鬧的人

可用krung這個質詞來構造合成句:[5]

thaa drẽi athău thaa drẽi mœyău krung aï nhu brẽi kaa nhu
那隻狗和那隻貓 (質詞) 他的兄弟給他
他的兄弟給他的那隻狗和那隻貓
nau tapak danau krung aï that ikan
直行 (質詞) 他兄弟釣魚
直直地走到他兄弟釣魚的那座湖

該質詞可省略,省略改變句意:[3]

Dahlak brẽi athêh nan kaa va dahlak dok dii palẽi Ram.
我將這匹馬給予 予我的叔叔 (省略的krung) 住在Ram這村莊
我將這匹馬給予我住在Ram這村莊的叔叔

是非問句以置於句尾的rẽi來構造:[6]

Anẽk thău vakhar rẽi?
小孩 (疑問詞)
小朋友,你會寫字嗎?

其他的疑問詞不作移動:

Hẽû nau hatau?
哪裡
你要去哪裡?

名詞[编辑]

就如許多的東亞語言一般,占語使用量詞(classifier)[7],量詞總在數詞後,而名詞則固定置於量詞與數詞構成的詞組之前或之後。

limœû boḥ chœk
(量詞)
五座山
palẽi naṃ boḥ
(量詞)
六座村莊

上例使用boḥ這量詞,其字面的含意為「蛋」, 它ˋ最常用的量子,它尤其常與圓且大容量的物體連用。其他的量詞有(但不只)用於人或神祇的ôrang (意即「人」)、用於長的物體的ḅêk、用於扁的物體的blaḥ (意即「葉」)和等等。

一個月中的日子會用兩個「量詞」來標明:其中bangun這個「量詞」會用於滿月前的日子;而ranaṃ這個「量詞」會用於滿月後的日子。[8]

harẽi thaa bangun
(量詞)
新月後第一日
harẽi dvaa klaṃ
(量詞)
滿月後第二日

人稱代詞和普通名詞相似,且兩者間沒有區別,不同的人稱代詞對應到不同的禮貌程度,就對於距離較遠或較正式的的狀況,會使用kău做為第一人稱單數;而對於一般禮貌的狀況,會使用dahlak(越南)或hulun(柬埔寨)做為第一人稱單數。就如此區其他語言一般,親屬關係常會用作代詞。[5]

比較級和最高級會與方位介詞di/dii來表示:[9]

tapaa di aï nhu
他的兄弟
比他的兄弟大

動詞[编辑]

占語有表達時態的質詞存在[10],其中未來形在越南會以shi或thi標明,在柬埔寨則會以hi或si標明;而完成形則以jœû表示。shi等等的置於動詞前;而jœû則置於句尾:

Arak ni kău shi nao.
現在 (未來時質詞)
我現在會去
Shit traa kău nao jœû.
多一些 (完成形質詞)
我馬上就會去了

一些質詞可用作助動詞以表明其他的時態或體。[11] The verb 像dok(意即「待」)這個動詞就可用於表明持續的動作(continuous);vœk(意即「回返」"to return")這個動詞可用以構造重複體(repetitive aspect);而kiœng(意即「要」)這個動詞則可用於構造未來式。

將ôh/ô這個詞置於動詞的任何一邊或將之同時置於動詞前後,或將di/dii[12]這個詞置於動詞前,可構造否定句[10]

可藉由置於句尾的bêk來構造命令形,而否定命令形則藉由置於動詞前的jvai/jvẽi來構造 (兩者分別用於越南和柬埔寨).[10]

參見[编辑]

腳註[编辑]

  1. ^ Aymonier 1889,chapt. IX
  2. ^ 2.0 2.1 Aymonier 1889,chapt. X
  3. ^ 3.0 3.1 Aymonier 1889,chapt. XXI
  4. ^ Aymonier 1889,chapt. XIII
  5. ^ 5.0 5.1 Aymonier 1889,chapt. XII
  6. ^ Aymonier 1889,chapt. XIX
  7. ^ Aymonier 1889,chapt. XI
  8. ^ Aymonier 1889,chapt. VIII
  9. ^ Aymonier 1889,chapt. XVI
  10. ^ 10.0 10.1 10.2 Aymonier 1889,chapt. XV
  11. ^ Aymonier 1889,chapt. XIV
  12. ^ 它和方位介詞諧音

延伸閱讀[编辑]

  • Aymonier, Etienne and Antoine Cabaton (1906). Dictionnaire Cam-Français. Paris: Leroux.
  • Blood, D. L., & Blood, D. (1977). East Cham language. Vietnam data microfiche series, no. VD 51-72. Huntington Beach, Calif: Summer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 Blood, D. L. (1977). A romanization of the Cham language in relation to the Cham script. Vietnam data microfiche series, no. VD51-17. Dallas: Summer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 Moussay, Gerard (1971). Dictionnaire Cam-Vietnamien-Français. Phan Rang: Centre Culturel Cam.
  • Thurgood, G. (1999). From ancient Cham to modern dialects: two thousand years of language contact and change. Oceanic linguistics special publication, no. 28.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ISBN 082482131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