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江南案發生於1984年10月15日,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俗謂「劉江南」)在美國遭到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僱用的台灣黑道份子刺殺身亡。內情曝光後兩國關係頓時緊張,中華民國方面雖然承認江南案為該國情報局官員主使,但仍強調本案乃情報局官員獨斷專行所致,非高層授意,並逮捕了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等人。然而當時坊間認為蔣孝武可能是主謀,但並無確切證據。根據2013年6月29日民視午間新聞(12:50),記者採訪竹聯幫張安樂,張安樂明白表示,係用圍魏救趙的策略,故意說還有一卷錄音帶指控蔣孝武,其實,沒有證據證明蔣孝武涉案。江南案告一段落後,蔣孝武於1986年3月奉派至新加坡擔任商務副代表,並長期留在駐外單位,在蔣經國總統任內都未再回到中央政府。對此,坊間有人解讀為「謫放外地」。

此案的事件經與陳文成命案美麗島事件林宅血案等綜合改編後成為2009年電影《被出賣的台灣》的主題。

始末[編輯]

1984年8月,為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吸收的台灣竹聯幫首任總堂主陳啟禮吳敦董桂森二名殺手,前往美國執行「鋤奸計畫」。10月10日,三人找到住在加州德里市劉宜良,進行跟蹤。10月15日上午九點,當劉宜良在住處吃完早餐,到樓下準備開車前往舊金山漁人碼頭的禮品店。事先埋伏的董桂森等人,進行暗殺。吳敦持左輪手槍朝劉宜良兩眉間開了一槍,他當場倒地,董桂森再朝他的胸部、腹部開了二槍[1]。三人在結束任務後,逃亡回到台灣。

美國聯邦調查局對此案件進行調查。

凶手返台及案件審判[編輯]

陳啟禮返回台灣後不久,便因當年11月12日展開的「一清專案」掃黑行動而被逮捕。1985年1月10日,蔣經國下令逮捕軍事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要求徹查。三人經兩次減刑後,服刑六年餘假釋出獄。1月13日,中央社發佈消息,承認情報局官員捲入「江南命案」。

案情延燒影響台美關係[編輯]

3月1日,陳啟禮的朋友張安樂(綽號白狼),偕同一位替陳啟禮保管錄音帶,匿名「背影」­之人士,出席洛杉磯台灣人社團所召開的「江南命案演講座談會」,宣佈「蔣孝武就是謀殺江南的元兇。」

美國國務院對此事件表達憤怒,因為國外情報機構公然派殺手到美國本土刺殺美國公民,使得美臺關係跌入谷底。美國方面通過對臺情治單位監聽電話錄音,迅速找到陳啟禮撥打回臺的電話內容,並向新聞界透露已經掌握陳啟禮為防萬一而錄製的一捲錄音­帶,證實有國民黨政府情治人員介入此案,向臺灣政府施加強大壓力要求交出幕後元凶。

蔣經國政府反應[編輯]

7月1日,蔣經國下令取消「國防部情報局」編制,將該局業­務與參謀本部特種軍情室合併,另組「軍事情報局」,由參謀總長郝柏村負責指揮。該局局長由原八軍團司令盧光義擔任,此後情­治首長出缺時,皆以軍事將領接任而不提拔情治系統人士。劉宜良遺孀崔蓉芝,在美國控告中華民國政府,1990年獲得賠償145萬美元和解。

案後各當事人情況[編輯]

江南命案,震撼太平洋兩岸,被指涉案的蔣孝武固然全身而退,然而也被外放日本新加坡,逐漸淡出政府決策的核心。崔蓉芝後來嫁給資深報人陸鏗,2007年初隨陸鏗回雲南老家居住。[1]

董桂森則潛逃海外,後於巴西被捕,引渡到美國。1991年2月,在美國賓州路易斯堡聯邦監獄鬥毆事件中被刺殺身亡。

陳啟禮與參與刺殺的吳敦均被判無期徒刑,兩人被關6年多即減刑出獄。吳敦2004年出獄後上談話節目,分享坐牢經驗時說,因為與陳啟禮暗殺的「愛國」行為,享受在獄中有菸抽、有電磁爐可煮龍蝦,一般囚犯所無的特權生活。[2]

汪希苓被判無期徒刑,並享有在家坐牢的優厚禮遇,閉門在家6年多後「出獄」。[2]

原因[編輯]

劉宜良遺孀-崔蓉芝說法[編輯]

劉宜良遺孀崔蓉芝堅稱「江南」之死必然與蔣經國有關,並因此指稱事件並沒有水落石出,否認劉宜良涉及情報工作。崔蓉芝堅稱:「劉宜良因著《蔣經國傳》且即將動手寫《吳國楨傳》,而被蔣孝武指使情治單位派人所殺害[3]。」

涉案人(前情報局副處長)-陳虎門說法[編輯]

陳虎門出獄後,曾接受記者採訪指出,當時劉宜良身為情報局在美工作人員,曾表示要推介其策反的中共幹部崔陣,情報局派出第五處盧梓宏上校及第二處廖文中上校兩人赴美與他們見面。 大家在舊金山一處餐廳見面後,盧和廖兩人發現崔陣的身份頗有可疑之處,「江南」又語多閃爍。更重要的是,他們發現餐廳內竟有人偷拍他們的照片。由於在此之前,已經發生過多次「江南」提供中共情資,結果卻在比對資料時發現有誤,此次再發生洩露我方人員行蹤的可疑狀況。因此前述兩人回臺之後立刻提呈報告,詳細列數前述事項,並且建議局方採取「斷然手段」處理,汪希苓於是下達制裁令,由陳虎門主簽決定「制裁」劉宜良。執行者就由正在陳虎門手下受訓的陳啟禮帥岳峰兩人負責。

陳虎門說:「……外面的人說,制裁『江南』是因為他寫了《蔣經國傳》或是即將動手寫《吳國楨傳》,這都是沒有的事,案子是我簽報的,我會不知道?……」。

陳虎門表示:「情報局的行動就只有兩種,一是『制裁』,另一是『破壞』,所以『制裁』的意義是很清楚的。至於當年在庭上所提出的『教訓』說法。」陳虎門笑著說,「我們當年在庭上說的都是真話,就只有這個所謂『教訓』是假的,主要是因為當時的時空環境,不得不顧及大體。其實我們制裁叛逆,有什麼不可以?」

陳虎門表示:「當時因為『江南』拿了我方(中華民國)的錢,結果也幫對方(中華人民共和國)作事,才決定要制裁雙面間諜。不過他也承認我方一直是到案發後,方調查人員抵臺,才發現原來劉宜良同時也是聯邦調查局線民。」

他說:「我們(指情報局)如果事先就知道他也是為美國聯邦調查局做事,可能就會慎重考慮了」。

當時擔任國安局長 - 汪敬煦的回憶錄[編輯]

「民國七十三年元月,政府決心清除流氓,警政單位再三重申限期自動辦理登記……有人透露消息給竹聯幫首腦陳啟禮,要他一定要去登記;但是陳啟禮因竹聯幫涉及多起殺人、勒贖案不敢去登記,為逃避掃黑,試圖投靠情治單位藉以脫罪,於是找上曾任老總統侍從、與官邸關係頗深的情報局局長汪希苓……陳啟禮想了一個點子,於七十三年六、七月間,由陳立夫蔣緯國作東,邀請我、警備總司令陳守山汪希苓調查局阮成章等人聚餐……當天我讓國安局主祕代表赴宴,陳守山、阮成章等也未參加。

同年七月廿八日,陳啟禮請電影導演白景瑞出面再次邀請我、蔣緯國、汪希苓、林文禮……等人聚餐,我仍未參加,陳啟禮私下向汪希苓表示願為國家做事的意願。八月二日,陳啟禮赴情報局永康街招待所餐敘……八月十四日陳啟禮化名鄭泰成前往情報局訓練中心講習四天半……九月初陳啟禮偕吳敦赴美……聯繫董桂森,三人共同謀議(刺殺江南)……但因陳等對美國環境不甚熟悉,事後作案車子等工具又棄置於現場,到處留下破綻,因此美方立即循線查獲……十一月十二日,政府實施一清專案,陳啟禮因組織不良幫派涉嫌叛亂,為警總簽發拘票交警局拘提到案。」《來源:TVBS週刊 - 綠島暴動17年真相》《汪敬煦回憶錄,源於:汪敬煦接受中研院口述歷史的資料》

白狼 - 張安樂的說法[編輯]

為營救陳啟禮,74年3月間,當時在美國的張安樂,出席一場座談會時,公布江南案相關細節,張安樂也在美展開「營救三部曲」,但最後因涉及毒品交易罪遭美國政府判刑入獄10年。[4]《竹聯幫興衰始末》之一段記載了他對於江南案的回應:「國民黨幫派都不如,幫派至少講點道義,國民黨卻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5]

至於蔣孝武,他確實與江南案無關。張安樂後來澄清了這點。名嘴王瑞德於節目中表示,該書裡面包括張安樂先生,在當時接受美國CBS,跟平面華文的報紙採訪,而其中有一段,張先生已經承認是他杜撰的;這捲錄音帶是陳啟禮和蔣孝武談的時候錄音的,錄音帶裡面是蔣孝武自己的聲音,這一段是杜撰的;當時因為想把層級拉高一點,才能救陳啟禮與董桂森[6]

主謀[編輯]

台灣作家楊青矗根據汪希苓服刑時享有的優厚待遇,以及數位當事人對主謀者身分地位的推測,在自由時報的自由廣場發文認為主謀是蔣經國本人。不過到今天為止認定蔣經國是主謀的推論都靠間接證據,缺乏直接證據證實。 [2]

評論[編輯]

柏楊說,蔣氏家族的獨裁暴政直到江南案後才告終結。江南奉獻生命與鮮血,「化作壓死暴政的最後一根稻草──證明蔣中正蔣經國父子的政權,已墮落為赤裸裸的多行不義的權力。」柏楊說,「江南之死,引起整個政權潰散的骨牌效應。」、「江南是最後被害者,以後蔣氏父子就再也不敢重犯,再也沒有機會重犯了。」[7]

中國時報》的歷史評論員林博文說,歷史有明流暗流,暗流有時比明流影響都大,江南案就是極大影響國府歷史發展的暗流。劉宜良是要寫博士論文,以《蔣經國傳》為題目,後來報紙連載,蔣經國就派人勸阻,後劉宜良接受老長官夏曉華的意思,把蔣傳的後三章改了,拿了改版費,也答應寫些美西見聞給夏,每月拿幾百美金。劉宜良與情報局的關係,最多就是寫了些美西觀察給他的老長官夏曉華,他不是間諜,他之死,就是為了要寫《吳國楨傳》,他也不知這會遭殺身之禍,他連被警告都沒有。結果,他之被害,是毀了「一制」,國府的威權制遭到痛擊,使其無法順利轉型,弄出後來陣痛不止,一直到今天。[8]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 許介鱗教授著《戰後台灣史記》 第五〇章 八〇年代情治工作的紕漏與整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