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國旗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中华民国国歌
中華民國國旗歌
National Banner Song sheet music.png
《中華民國國旗歌》歌譜

 中華民國
(升降旗使用)
 中華台北
(運動賽事)国旗歌

作词 存在争议(多注为戴传贤
作曲 黃自
音乐试听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徽

中華民國政治及政府
系列條目


其他国家·图集
政治主题

中華民國國旗歌》,由黃自譜曲,供升降中華民國國旗時演奏。其特別之處在於其他國家很少制定專供升降國旗時演奏的國旗歌

歌詞[编辑]

中華民國國旗歌
黄自曲

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胄,東亞稱雄。

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

創業維艱,緬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歷史[编辑]

選定[编辑]

根据已知资料,国旗歌应不早于1933年出现[1],当年在上海举行的第六届全运会的开闭幕礼上并未有演奏国旗歌的情况[2]。至晚可能在1948年就已经成为中华民国境内升降旗演奏乐曲,当时中國大陸大部分地區仍屬於中華民國政府有效管轄的範圍[3]。而描述發生於1937年的四行倉庫保衛戰的电影《八百壯士》中,就有吹奏国旗歌的场面[註 1]

《明报月刊》记载[4],1930年开始,国民政府一方面以党歌代国歌,另一方面责成教育部征集国歌。教育部多次征集,均未有满意者。1936年再度征集,共有1700人应征,稿件3000多件,其中包括了黄自的歌谱。国民政府虽不满意该歌曲作为国歌,但又不忍舍弃,故以戴传贤填词,定为国旗歌,升降旗时候演唱。1937年国民政府中常会正式定党歌为国歌,但在升降旗时,却奏国旗歌。一方面国民政府不能放弃孙中山遗训,另一方面又欣赏黄自的歌谱,是故为两难之下,采取此办法。

國際場合的使用[编辑]

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會歌
黃自曲 張彼德词
奧林匹克,奧林匹克,無分宗教,不論種族。

為促進友誼,為世界和平,亞洲青年,聚會奧運。
公平競賽,創造新紀錄,得勝勿驕,失敗亦毋綏。
努力向前,更快更強,奧林匹克永光輝。
努力向前,更快更強,奧林匹克永光輝。

《中華民國國旗歌》作為國際場合替代方案始於1984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作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會歌》的旋律。

1976年中華民國奧會因堅持名、旗、歌三者不可缺一而退出蒙特婁奧運。1979年10月,基拉寧名古屋執委會中決議中華奧會更名,並提出不同的旗徽,送執委會核定。當時《奧林匹克憲章》規定國家奧會必須使用國旗、國歌。1980年2月國際奧會在寧靜湖冬季奧運期間舉行的第82屆年會上,修改《奧林匹克憲章》相關條文,將各國國家奧會使用「國家名稱」及「國旗」、「國歌」參加奧運會之規定改為使用「代表團」之名稱及旗、歌參加奧運會。

1981年3月23日,中華奧會主席沈家銘與國際奧會主席薩瑪蘭奇洛桑國際奧會總部簽訂了《國際奧會與中華臺北奧會協議書》,即《洛桑協議》。但在該協議中只談及中華奧會的名、旗、徽,未談及會歌。1983年,國際奧會為了隔年萨拉热窝冬奥会向中華奧會要求提交會歌,中華奧會曾爭取使用《中華民國國歌》,但被國際奧會拒絕,最後改以《國旗歌》送交,因避免國旗歌歌詞遭拒,由張彼德創作新詞,作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會歌》。[5]但因奧運會只奏曲而不唱詞,會歌歌詞並不為人熟知。

由於國際間繼續存在關於一個中國的爭論,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大會的席位後,越来越多的國家及國際組織選擇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的代表,中華民國國歌在與中華民國無邦交的國際場合無法演奏。故參照奧會模式,國旗歌成為國際組織接受的替代方案,使得在國際場合中國旗歌使用機率高於國歌。在某些國際場合使用中華民國國旗歌來做為中華民國的代表歌爭議較小。

詞作者爭議[编辑]

對於中華民國國旗歌的詞作者存在部分爭議。早年出版國旗歌樂譜時,曾標註詞作者佚名[1],戴傳賢曾於1928年作同名《國旗歌》,但內容與今並不相同,後多將戴傳賢標註為國旗歌詞作者。梁得所曾於1929年作與現今歌詞相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亦有可能為中華民國國旗歌歌詞作者[1],或在其基礎上改詞而成。

青天白日滿地紅
Thomas A. Becket曲 梁得所词 作于1929年
江海滔滔,山嶽高崇,中華自古為世之雄;
願毋自棄,誓不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
創業維艱,先烈建民國,守成不易,後死責任重;
同心同德,同一標幟:青天白日滿地紅!
《国旗歌》
杜庭修曲 戴传贤词 作于1928年
中國國民志氣洪,戴月披星去務農;
犁盡世間不平地,協作共享稻粱豐;
地權平等,革命成功!人羣進化,世界大同;
青天,白日,滿地紅。

應用[编辑]

因為現在的中華民國國歌曾是中國國民黨的黨歌,而且國旗歌的歌詞較中性,故在台灣,曾有建議以國旗歌取代現今國歌,目前尚無具體討論。[6]

類似歌曲[编辑]

《中華民國國旗歌》的存在甚為特殊,是目前世界上極少數為國旗創作并擁有接近國歌地位的歌曲之一。除了中華民國以外,還有芬蘭愛沙尼亞巴西馬來西亞等國擁有國旗歌,但这些都是为歌颂国旗的爱国歌曲,并不是在升国旗时代替国歌演奏的歌曲。

注釋[编辑]

  1. ^ 該電影主要描述發生於1937年中國抗日战争淞滬會戰末期的四行倉庫保衛戰,於1975年於台灣地區播映。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梁得所與中華民國〈國旗歌〉的歌詞 劉怡伶 國家圖書館館刊 2011.6
  2. ^ 据《申报》1935年10月10日全国体育运动大会特辑第一版
  3. ^ 严家伟,美麗的秋海棠葉,《黄花岗》31期
  4. ^ 明报月刊,第 289 期‎,第 87 页
  5. ^ 劉進枰. 1981年奧會模式簽訂之始末 (PDF). 2007 [2010-07-04]. 
  6. ^ 《何不以國旗歌代替國歌》沈君山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