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草灣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西草灣之戰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草湾之战
中葡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 1523年
地点 大明廣東新會縣西草灣(今香港大嶼山西北部)
结果 明朝水师战胜葡萄牙海军
参战方
明朝 Flag of Portugal (1495).svg 葡萄牙王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柯榮
王應恩
馬添·阿方索·麥羅·別都盧葡萄牙語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1]Mello Coutinho(中方称“别都卢”)
兵力
加裝佛朗機炮蜈蚣船艦隊 6艘卡拉維爾帆船
300餘名船員
伤亡与损失
輕微 1艘戰船被擊沉
1艘戰船被繳獲
42人被俘
35人陣亡[2]
77人戰傷

西草湾之战或稱茜草灣之戰,是發生在明世宗嘉靖元年(1522年)在廣東西草灣水师与佛朗機海军的一场海战。1511年,葡萄牙已經有海員越過非洲到達满剌加,並對當時的大明廣東布政使司屯門軍鎮(今香港屯門一帶)虎視眈眈,渴求佔領該地,並向大明宣戰,汪鋐使用新式的蜈蚣船佛朗機炮大败葡萄牙舰队,最終以明朝水师胜利告终,俘虜別都盧[來源請求]等42人,斬殺35人,繳獲大小火炮20多門和戰船2艘。

事件经过[编辑]

嘉靖二年(1523年)的西草湾之战,寇犯新会西草湾的是葡萄牙麦罗·哥丁霍葡萄牙語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Mello Coutinho)率领下援助屯门的武装船队,中国人称其为别都卢,隶属于葡萄牙驻印度总督。船队有很强的战斗力,在寇犯中国前已经"恃其巨铳利兵,劫掠满剌加诸国,横行海外,至率其属疏世利等千余人,驾舟五艘,破巴西国,遂寇新会县西草湾"。在他到达满剌加的时候,获悉屯门船队与中国关系恶化,但仍打算冒险前行。哥丁霍的性格不像西芒那样暴躁,他劝告"部下力避冲突行为,于入港投锚后,急上岸求见广东地方长官,请求许其和平贸易。广东地方长官置之不理,不得已,由屯门港退出,然已遭中国舰队之追击"。

这是因为广东当局在经历了屯门海战后,已经下令"不准中国人与葡萄牙人接触,并命中国战船一旦遇上悬挂葡萄牙旗帜的船只,就将其击毁"。由于明朝水师求战的坚定与急切,同时哥丁霍在是否开战上犹豫不决,西草湾之战一开始明军就占了上风,经过反复较量,最终以明朝水师胜利告终,俘虏别都卢[來源請求]等42人,斩杀35人,缴获大小火炮20多门和战船2艘。[3][4]

后续发展[编辑]

西草湾之战沉重打击了葡萄牙殖民者,从此直到嘉靖二十年(1541年),在中国的文献中没有发现葡萄牙在广东沿海的冒险经历。这当然不是说葡萄牙从此放弃,而是转移到条件较为宽松的福建浙江等继续走私。"自是,佛郎机诸番夷舶,不市粤而潜之漳州"。另一方面它也转变了进入的方式,"在随后的三十年内,佛郎机继续游弋于中国沿海,他们有时在地方官员的默许下进行贸易,有时则完全不把地方官员放在眼里。由于最初是广东相当严厉地执行那道明朝禁止其贸易的诏令,葡萄牙人便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较北面的沿海省份闽浙,他们在那里荫蔽、无名的诸岛屿及港湾内越冬"。与此同时伴随着始于嘉靖二年愈演愈烈的"倭患",中国与葡萄牙的海上交往就同"倭寇"事件相联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直到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葡萄牙人才最终获得在澳门居留权

參見[编辑]

註釋、參考資料[编辑]

  1. ^Martim Afonso de Sousa的译名为蘇沙馬添阿方索为马匹的译名麦罗·哥丁霍为Melo Coutinho的译名。別都盧为固有译名。另外,出身巴西的足球员Philippe Coutinho Correia的译名有菲臘比·古天奴一说。
  2. ^ :《明史》:佛朗机国人别都卢寇广东,守臣擒之。初,都卢备倭指挥柯荣、百户王应思率思船截海御之。转战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众人齐进,生擒别都卢、疏世利等四十二人,斩首三十五级,俘被掠男妇十人,获其二舟。余贼米儿丁甫思多减儿等复率三舟接战。火焚先所获舟,百户王应思死亡,余贼亦遁。巡抚都御史张巅、巡抚御史史涂敬以闻,都察院覆奏,上命就彼诛戮枭示。
  3. ^葡萄牙语維基百科的馬添·阿方索·麥羅·別都盧中放上需要專家關注模板的内容说明馬添率领他的一位兄弟Diogo de Melo一位弟弟華士古·費南迪斯·別都盧葡萄牙語Vasco Fernandes Coutinho另一位Pedro Homem船长在1522年7月10日自满剌加出发,船队于8月到达屯门。馬添意图在屯门筑城,但中国(明朝)士兵进攻。Diogo de Melo陣亡。馬添率领余部于10月回到满剌加。被俘的42人全数被处决。華士古于1561年才离世。Vasco的澳门繁体译名是華士古Fernandes的澳门繁体译名是費南迪斯。別都盧为固有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