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曆中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萬曆中興的三個關鍵人物:李太后,萬曆帝,張居正

萬曆中興指的是明朝萬曆帝時出現的短暫中興局面。其中興之勢主要歸功於張居正在朝政上的治績。政治上推行新政,任用賢官;經濟上實行「一條鞭法」,丈量全國土地,加強中央對糧食的宏觀控制,還派遣潘季馴治理黃河;軍事上革除軍備廢弛的種種弊端,加強軍隊訓練,整頓海防[1][2]

中興[編輯]

整個萬曆年間,即明神宗朱翊鈞(1572年-1620年在位)在位凡四十八年之久,是明朝在位最久的皇帝。惟有前十五年治政稍有起色,萬曆初年,由母親李太后處理朝政,而張居正可說完全得到李太后的充分信任,而年幼的神宗對張居正更為信賴,故張居正能一心一意推行政令。

在經濟上行「一條鞭法」,在政治上則整飭吏治,任用賢臣,在防守方面則任用名將戚繼光抵禦沿海為患的倭寇。在水患上有潘季馴四次治河,成效顯著。神宗在位頭十五年,國家收入大增,加上能夠解決國防邊患的問題,萬曆五年(1577年),歲入四百三十五萬九千四百餘兩,歲出三百四十九萬四千二百餘兩[3]。後世稱該時期為「萬曆中興」。《罪惟錄》上說,張居正執政時期「使東至四海,西至甘州,五千里幾無烽火」。

怠政[編輯]

張居正於萬曆十年(1582年)去世。1586年十一月明神宗開始沉迷酒社,而李太后年紀漸大,對明神宗也實在無力再管束,導致1589年後不在接見朝臣,只在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勉強到金鑾殿上亮了一次相。許多朝臣都沒見過皇帝一面,但空缺的以言官居多,政府的運行因有內閣首輔及文官集團並沒有停止。明神宗通過一定方式控制朝政,而後在1592年至1600年進行大規模征戰,其中萬曆三大征勝利;在1600年後明朝國力衰退。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遼東總兵楊鎬四路進攻後金,在薩爾滸大敗,戰死四萬餘人,開原鐵嶺淪陷,北京震動。大臣跪在文華門外,哀求皇帝增派援軍,急發軍餉,明神宗卻毫不理會。

中興到怠政[編輯]

萬曆怠政有許多解釋,最主要的還是張居正身前與身後對他的影響。萬曆七年(1579年)明神宗因夜與宦官遊玩時行為不檢,遭到母后訓斥,張居正「具疏切諫」,過幾天,張居正為其寫了罪己詔[4],由此埋下日後的禍根。

有人指責張居正晚年驕奢、專權。兩個兒子中狀元、榜眼,為世人非議。《天水冰山錄》附〈籍沒張居正數〉有「金器皿六百十七件,重三千七百十一兩;金首飾七百四十八件,重九百九十兩;銀器皿九百八十六件,重五千二百四十兩。」史家高陽曾指出張居正身前的勸以節用,在神宗變成看重財貨;張居正以峻法治國,在神宗變成以峻法對付臣下;張居正所講的仁義道德,在明神宗眼中都認為是騙人的。至此可知張居正對明神宗的教育可說是完全破產[5]

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曾提到「當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各人行動全憑儒家簡單粗淺而又無法固定的原則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創造性,則其社會發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補助技術之不及。」

參考資料[編輯]

  1. ^ 萬曆中興. 中國地名文化網. 2010-11-11 [2015-01-06] (中文). 
  2. ^ 展龍 ,《論張居正改革時期的明蒙貢市關係》, 河南大學中國古代史研究中心,《黑龍江民族叢刊》, 2009年05期。
  3. ^ 張居正奏疏《看詳戶部進呈揭帖疏》
  4. ^ 《明史·李太后傳》
  5. ^ 高陽,《明朝的皇帝》

參考書籍[編輯]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被歪曲的明朝,被醜化的萬曆鳳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