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性思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批判性思考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苏格拉底

批判性思考(英語:Critical thinking,日语:批判的思考)或譯負面思考思辨能力嚴謹的思考明辨性思維审辨式思维,是通过对事实的分析形成判断的思考方式。批判性思考本身复杂,具有多个不同的定义,一般包括理性的,保持怀疑的,和无偏见的分析,或者是对于事实证据的评估。[1]批判性思维是对任何主题、内容或问题进行思考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中,思考者通过熟练地分析、评估和重构来提高其思维的质量。批判性思维是自我指导、自我约束、自我监督和自我纠正的思维。批判性思考相關研究著重於如何系統化地建構清晰思路,以及研究不清晰思路的特質。

历史[编辑]

批判性思维的最早记录是柏拉图所记载的苏格拉底的教导。 其中包括柏拉图早期对话的一部分,苏格拉底在道德问题上与一个或多个对话者进行接触,例如质疑苏格拉底逃离监狱是否合适。 [2]哲学家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思考和反思,得出的结论是,逃逸违反了他所持有的并高于自己的一切:雅典的法律和苏格拉底声称听到的指导性声音。.[2]

苏格拉底确立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人们不能依靠那些"权威"的人拥有健全的知识和洞察力。他表明,人可能有权力和高地位,但却是深深的困惑和非理性的。苏格拉底坚持认为,一个人要过上好的生活,或者要过上值得活的生活,他必须是关键的提问者,或者必须有一个质疑的灵魂。[3] 他确立了在我们接受值得相信的想法之前提出深入探究思考的深刻问题的重要性。

苏格拉底确立了这段话的重要性: “寻找证据,仔细研究推理和假设,分析基本概念,不仅要注意说了什么,而且也要注意做了什么”。[4] 苏格拉底在提问方式中强调,需要思考清晰和逻辑的一致性。他问人们问题,以揭示他们的非理性思维或缺乏可靠的知识。苏格拉底证明,拥有权威并不能确保准确的知识。他确立了质疑信仰的方法,密切检验假设,依靠证据和合理的理由。柏拉图记录了苏格拉底的教导,并发扬了批判性思维的传统。亚里士多德和随后的希腊怀疑论者完善了苏格拉底的教导,运用系统思维和提问,从一目了然地确定现实的真实本质。[5]

苏格拉底为批判性思维的传统设定了议程,即反思地质疑通常的信念和解释,仔细区分合理和合乎逻辑的信念,和另一些它缺乏足够的证据或合理基础来保证的信念——无论这些信念对我们本土的自我中心主义多么有吸引力,无论它们如何服务于我们的既得利益,无论它们多么舒适。

定義與內涵[编辑]

在1941年最早提出此觀念的美國學者Edward Maynard Glaser認為「批判性思考」必須具備三項特質:

  1. 傾向以審慎的態度思慮議題和解決難題。
  2. 對理性探索與邏輯推理的方法有所認識。
  3. 有技巧地應用上述的方法。[6]

1990年,一群美國學者發表了聯合聲明,對「批判性思考」做了以下界定:

我們認為批判性思考是一種有目的而自律的判斷,並對判斷的基礎就證據、概念、方法學、標準厘定、背景因素層面加以詮釋、分析、評估、推理與解釋……有理想批判性思考能力的人凡事習慣追根究底,認知務求全面周到,判斷必出於理據,心胸保持開放,態度保有彈性,評價必求公正,能坦然面對主觀偏見,判斷必求謹慎,且必要時願意重新思量,對爭議點清楚瞭解,處理複雜事物有條不紊,搜集相關資料勤奮不懈,選取標準務求合理,專注於探索問題,而且在該問題該環境許可的情況下堅持尋求最精確的結果。[7]

技能[编辑]

批判性思考的主要思考技能包括:解讀、分析、評估、推理、解釋、自我修正 [8]

態度[编辑]

批判性思考的特質在於對想法與信念做細緻的分析與評判,藉由拒絕不恰當的想法,讓我們更加接近真理與真相,也避免因錯誤認知產生不當決策而造成遺憾。批判性思考的主要目的在於盡可能求得最理性、客觀的判斷;另一方面,也幫助我們建立嚴謹而紮實的推理結構,更容易令他人理解與認同。

許多人認為批判性思考就是批評他人,不僅缺乏建設性,也是粗魯無禮、不懷好意、狂妄自大的。然而,如果他人是對的,我們並不需要批評他;如果他人是錯的,批判性思考令我們有能力辨識他們的錯誤。但有時對錯本來無關緊要,有時禮貌更為重要,必要時更需顧著對方面子,給予對方下台階,幫助對方一把會比批評更好。因此,公開攻擊、聲討他人並不是批判性思考不可或缺的一環,相反濫用批判性思考批判他人以致惹人生厭也不是批判性思考應有的態度。[9][10]

低級的批判思考者(即持有弱批判性思维者)人們稱作詭辯家,他們有嫻熟的思考技巧,卻不管自身思維是否有明顯問題,他們善於挖掘他人的思考漏洞,用種種手段、技巧贏得辯論、打動他人、謀取利益。[來源請求]

然而,高級的批判思考者(即持有强批判性思维者)是公正無私的,他們試圖評論一切推理的真正優點與缺失,無論出於自己或他人。他們不會控制他人或逃避真相,而是用有道德、負責任的態度思考問題,他們願意聆聽自己未必贊同的論點,如有更正確的推理,也願意改變自己的觀點或立場。[11]

學術研究上的重要性[编辑]

通過引用各自的許可問題[a]、證據來源、標準和規範等等,批判性思考在所有專業界別及學術領域中尤其重要。在科學懷疑精神的框架下,批判思考的過程涉及精心的採集和詮釋資訊,並達至合理的英语Theory of justification[12]結論。在僅反映應用本質的情況下,批判思考的概念及原則能應用於任何情景 ,所以批判思考形成一個橫跨多個相關思考方式[b]的系統,這些思考方式包括人類學思維、社會學思維、歷史思維、政治思想、心理思維、哲學思維、數學思維、化學思維、生物思維、生態思維、法律思維、倫理思想、音樂思維,或像畫家、雕塑家、工程師、商人一樣思考。換句話說,雖然批判思維的原則通用於不同範疇,但應用時應反映上文下理英语Contextualism[c]

由於能賦予人分析、評鑑、解說和重構思維的能力,從而降低採納、按照錯誤觀念行動或思考的風險,因此批判性思考在學術界倍受重視。

譯名爭議[编辑]

“Critical thinking”原意是指邏輯清晰嚴密的思考,而日語漢字譯法「批判的思考[d]與英語原文名稱「critical thinking」都有人認為會令人聯想到負面的批評(criticize)[14]。常見翻譯“批判性思考”[15]的「批判」兩字在中文語境容易令人聯想到否定、質疑,與“邏輯清晰嚴密的思考”的意義有所差距[16]

為此,香港教育評議會[17]曾建議譯為「明辨性思維[18]香港政客、前保安局葉劉淑儀則認為應該譯作「嚴謹的思考[19][20];亦有人主張譯為「审辨式思维」或直稱「慎思明辨[21]

負面思考一詞[编辑]

  • 精神科醫師最上悠,其著書於2009年在其著書進行一個名詞的提倡"負面思考",內容包含這類人能夠批判的思考,但常常會被社會誤解為唱衰者,同時書中談到自身治療時遇到正面思考者有一部分的過激族群,如強逼得到癌症末期太太用快樂的心態接受治療,並猛烈批評末期治療沒見效她治療失敗是因為想法悲觀,這類過度強逼人的態度,點出正面思考的極限和不能達到的或甚至反而有害的方面。[22]

注釋[编辑]

  1. ^ permissible questions
  2. ^ modes of thought
  3. ^ Contextualism可譯作脈絡論[13]、语境论或文脈主義日语文脈主義
  4. ^ 參見日文條目批判的思考。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An Introduction to Critical Thinking and Creativity: Think More, Think Better, p.1. “Critical thinking is thinking clearly and rationally.”
  2. ^ 2.0 2.1 Visser, Jan; Visser, Muriel. Seeking Understanding: The Lifelong Pursuit to Build the Scientific Mind. Leiden: BRILL. 2019: 233. ISBN 978-90-04-41680-2. 
  3. ^ Stanlick, Nancy A.; Strawser, Michael J. Asking Good Questions: Case Studies in Ethics and Critical Thinking. Indianapolis: Hackett Publishing. 2015: 6. ISBN 978-1-58510-755-1. 
  4. ^ Chiarini, Andrea; Found, Pauline; Rich, Nicholas. Understanding the Lean Enterprise: Strategies, Methodologies, and Principles for a More Responsive Organization. Cham: Springer. 2015: 132. ISBN 978-3-319-19994-8. 
  5. ^ A Brief History of the Idea of Critical Thinking. www.criticalthinking.org. [2018-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7). 
  6. ^ Edward M. Glaser, An Experiment in the Development of Critical Thinking, Teachers College, Columbia University, 1941. 譯文參見立法會 CB(2)222/08-09(01)號文件:Critical Thinking 的翻譯問題
  7. ^ Dr. Peter A. Facione, Critical Thinking: A Statement of Expert Consensus for Purposes of Educational Assessment and Instruction, a report for the 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 1990. 存档副本 (PDF). [2014-04-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1-26). 
  8. ^ Peter A. Facione. Critical Thinking: What is It and Why Does It Count. California Academic Press. 1998: 1–16 (英语). 
  9. ^ Critical Thinking, fifth editio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Basic Skills, ch.1.2.
  10. ^ 《問對問題,找答案—批判性思考的智慧學》,作者序。
  11. ^ 《批判性思维:思维、写作、沟通、应变、解决问题的根本技巧》,第一章、成為公正思考者。
  12. ^ 高, 基存. 基礎論與融貫論 (PDF). 香港中文大學: 12. 2001年7月 [2016-01-3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11). 
  13. ^ 趙, 毅衡; 胡, 易容. 符號學: 傳媒學辭典. 新銳文創. 2014年10月: 430 [2016-02-01]. ISBN 9789865716295. 
  14. ^ An Introduction to Critical Thinking and Creativity: Think More, Think Better. 2011: 2 (英语). Some people think critical thinking means criticizing others all the time, which is not constructive 
  15. ^ 批判性思考即為通識教育. 1997 [2013-06-03]. 
  16. ^ 蕭雪樺. 筆下留情: 「批判性思維」何如「學、問、思、辨、行」. [2013-03-11检索]. 
  17. ^ 外部參見 Education Convergenc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8. ^ 香港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在香港電台節目“城市論壇”的部份發言(第二節1分55秒開始). 
  19. ^ 葉太﹕教局錯譯英文. 香港: 明報. 2007-05-09 [2010-12-21]. 
  20. ^ 立法會 CB(2)222/08-09(01)號文件:Critical Thinking 的翻譯問題 (PDF). 不少學生只是按字面解釋,誤以為批評即等同思考,對很多事情還未作深入的分析,便妄下定論,對他們分辨事物的邏輯能力,帶來了負面的影響。…… 
  21. ^ 宋国明. 谈谈英文critical thinking一词的中文翻译. 2011-12-05 [2013-03-11检索]. 
  22. ^ 負面思考的力量 最上悠著、朱麗真翻譯 民國98年04一版,商周出版 ISBN 978-986-6472-37-4

来源[编辑]

书籍
  • 尼爾‧布朗、史都華‧基理:《問對問題,找答案—批判性思考的智慧學》. ISBN 9867969669
  • 理查德‧保罗、琳达‧埃尔德:《批判性思维:思维、写作、沟通、应变、解决问题的根本技巧》,2006. ISBN 9787802251861.
  • Stella Cottrell,《批判性思考:跳脫慣性的思考模式》,2010. ISBN 9789861847726.
  • J. Y. F. Lau, An Introduction to Critical Thinking and Creativity: Think More, Think Better, 2011. ISBN 1118033434 (英文)(繁體中文):2013 ISBN 978-986-318-172-9、2015 ISBN 978-986-318-407-2
  • Jonathan Lavery, Willam Hughes, Critical Thinking, fifth editio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Basic Skills, 2008. ISBN 1770481117.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