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楞严经》(梵语:Śūraṃgama-sūtra),全名《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又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简称《大佛顶首楞严经》、《大佛顶经》、《首楞严经[1]大乘佛教经典。据传说,由般剌密谛在唐朝时传至中国,经怀迪证义,房融笔受,译成汉文。印顺法师认为它与《圆觉经》、《大乘起信论》属于晚期如来藏真常唯心系的作品。

在明朝与清朝后,《楞严经》长期被汉传佛教人士高度推崇,曾有:“自从一读楞严后,不看人间糟粕书![2]”的诗句。《楞严经》梵文原本未传世,从面世开始,因未被列入正式译经目录,对于它的真伪,就有了经久不息的争议,多数汉传佛教信徒皆认同它是佛陀所说,而部分佛教学者认为它是在唐代的中国所写作,再伪托为印度传入的作品。

历史源流[编辑]

《楞严经》在唐代中叶成书译出,并开始流通,最早的记录见于智昇所著《开元释教录》与《续古今译经图纪》,随后的元照著《贞元新定释教目录》中也收录此书。由北宋初,中国第一本雕版印刷的大藏经《开宝藏》开始,一直到清朝的《乾隆大藏经》都收入正藏中。

唐代译出[编辑]

译出时间与译者[编辑]

《楞严经》并不是由官方正式译出的经典,缺少官方记录。此书的译出时间与过程,有两种说法,分别出自智昇《开元释教录》与《续古今译经图纪》,两者的说法略有出入。

在《开元释教录》中说,此书是由怀迪与不知名的梵僧,于广州译出,梵僧在传经之后就不知所踪[3]。根据此段记载,此书是怀迪在京师完成译经后,回到广州之后译出。706年(神龙2年),怀迪曾经应诏至洛阳,参与菩提流志译出《大宝积经》的工作,于713年(唐睿宗先天2年)完成。据《开元释教录》的说法,此经应是在713年之后译出。

但在《续古今译经图纪》中,则具体写出梵僧名字,是中印度般剌密帝。他在唐神龙元年(705年)五月于广州光孝寺诵出此书,经乌苌国沙门弥迦释迦译语,怀迪证义,并由房融笔受。般剌密帝在诵出此经之后就随船回印度了[4]

宋朝之后的记录,基本上都接受《续古今译经图记》的说法,认为是此经是般剌密帝与房融于705年(唐神龙元年)于广州所译,但是很少提及怀迪及其他人。般剌密帝与弥迦释迦,这两个人名,也只有出现在《续古今译经图纪》,没有其他来源记录。

译出疑点[编辑]

智昇并未解释,为什么会有两种不同的记录,但在《续古今译经图纪》卷末,他曾说,此书根据旧有记录所写,未经过删补,建议采取《开元释教录》的说法[5]

译经成员中,最大的不同在于房融是否参与了译经。据《旧唐书》,房融于705年(神龙元年)流放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在当地过世[6]。如果采用《开元释教录》在713年后译出的说法,房融就不可能参与译经。

但假设采用《续古今译经图纪》的说法,一个可能是,唐初流贬高州(今广东省高州市)或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者,多取道韶州或广州。如果采取广州这条路线,房融有可能是在流放途中,经广州时参与译经[7]。另一个可能,是明朝所著的《广东通志》说,他在长安年间(701年—705年)“尝知南铨”[8]。《广东通志》说法的最大问题在于房融在705年(神龙元年)才在洛阳因罪下狱,因此在705年之前就被贬至广东南铨任官的可能性不高。但房融可能先被贬官至广东南铨,就近在广州参与译经,之后再遭流放高州(今广东省高州市)或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无论是哪个推论,因为目前不能确认房融流放的路线,缺少更进一步的证据,肯定房融是否曾参与译经。

流传过程[编辑]

《楞严经》在译出之后,如何流传于世,文献记录不多。有二种说法,都出现在宋朝:

  1. 神秀自宫中传出:宋朝子璿说,此书译成之后,因为唐中宗刚即位,房融又被贬,所以未得到官方承认。经神秀大师自皇宫中抄出至度门寺,在禅宗学者间私下流通,后由僧惠振作科判,再传出[9]。明朝《广州通志》承继此说,认为此书是由神秀大师见到房融上奏的经本,方才流传于世[8]
  2. 由惟悫自房融家传出:赞宁说,此书是禅僧惟悫洛阳时,由房融家中得到此书,并流传于世[10]

由神秀传出的说法,因为神秀于706年(神龙二年)过世,可能性不高[11]。自房融家传出的说法,则有房融是否曾参与译经的争论。但无论是哪个说法,我们都可以知道,此经的流传,被认为与房融有关。此外,它在唐代的流行,可能与神秀系的禅宗有关系,与保唐宗禅法思想中表现得尤为明显[12]

根据《顿悟大乘正理决》的记载,至西藏传法的禅僧堪布摩诃衍,修习依止的佛经之中有《大佛顶经》[13],即《楞严经》。学者一般认为堪布摩诃衍是属于北宗的禅僧,这也显示了《楞严经》与禅宗北派间的关连。

宋代兴起[编辑]

此经虽在唐代之后已经流行于世,但是在唐宋之间,并没有引起佛教界的重视,为它作注释及科判的人并不多。永明延寿在《宗镜录》中曾多次引用《楞严经》[14]

在北宋时,天台宗华严宗形成研究《楞严经》的风气,楞严经开始受到重视。如慧洪林间录》中有智𫖮大师遥拜西方,祈求《楞严经》的传说,显示天台宗研究此经的风气[15]

明清极盛[编辑]

明朝之后,此经成为显学,明末四大高僧皆对它极为重视,大力提倡,如憨山德清大师作《楞严经悬镜》,蕅益智旭大师作《楞严经玄义》、《楞严经文句》。

因为尊崇《楞严经》的风气,明清之际出现般剌密帝将经卷藏在手臂中,带来中国的传说[16]

直到清朝以至于民国,此经仍然极被重视,特别是在净土宗之内。如楞严经中的“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印光大师将之列为净土五经一论中的第五经。 木

汉文版本[编辑]

目前可见的汉文版本分为源自北宋的《赵城金藏》本,与源自明朝版本的清《乾隆大藏经》本。《赵城金藏》本较为少见,主要的流通本是来自于清《乾隆大藏经》。

北宋版本[编辑]

目前可见,最早的《楞严经》版本出自《赵城金藏》。它与《高丽藏》相同,都是出自于北宋初年的《开宝藏》,但目前流通较少。

《赵城金藏》本与清版的主要差异在于译出的楞严咒,其文句不同。此外,《赵城金藏》本在楞严咒之前有一行注文,之后的每句咒文旁皆加有注解,但到了清版则都被删除了,只剩咒语本身[17]

流通本[编辑]

现代流行本的《楞严经》出自清朝《乾隆大藏经》,源自明版《碛砂藏》、《永乐南藏》、《径山藏》。

其他语言版本[编辑]

梵文本[编辑]

根据元代记录,楞严经的梵文本在中国早已失传[18]。现代在印度或尼泊尔也未发现梵文本。河南省南阳市最近发现1函梵文贝叶经,共226叶,其中残缺6叶,据说很可能是唐代楞严经孤本[19]

楞严咒的部分,没有发现完整梵文本。以中文译本对校,楞严咒与《大白伞盖咒》、《佛顶广聚陀罗尼经》内容相近。大白伞盖咒,以及唐代《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中记载的咒语,现今仍留有梵文本,但这些咒语与楞严咒之间的关系,目前仍有争议。

藏译本[编辑]

在藏传大藏经《甘珠尔》中,收有由汉译藏的《大佛顶首楞严经》第十品以及《魔鬼第九》两本,相当于《楞严经》的第九及第十品。据说它是在前弘期译出,相当于中国唐代,全本可能是因为朗达玛灭佛而散失,只剩下两品。

清高宗乾隆17年至28年间由章嘉呼图克图主持,由衮波却将全经由汉文重译成藏文,并以汉、满、藏、蒙四体合璧的《首楞严经》刊行[20]

英译本[编辑]

第一个将楞严经英译的人,是英国传教士艾约瑟(Joseph Edkins)。他在《中国佛教》(Chinese Buddhism)第19章中,将楞严经第一卷英译,依首楞严三昧经的梵文名,将其译为 Śūraṃgama-sūtra, The Leng-Yen-King。

1967年,陆宽昱将全本楞严经英译出版,名为the surangama sutra。

历代争议[编辑]

《楞严经》最早的记载都源自智昇,但《开元释教录》与《续古今译经图记》对于译经成员的说法不一,译出时间的说法也不一。这两种说法的不一致,引发后世的怀疑。

《楞严经》开始在中国流传之后,日本僧人普照入唐,将此书带回日本,但引起了日本佛教界的怀疑。日僧玄睿大乘三论大义钞》中记载,公元724至748年间,因涉及空有二宗的核心争论[21]日本天皇召集三论法相二宗的法师来鉴定此书,结论是此书是真佛经。但是争议并没有停息,在日本宝龟年间(公元770-782年),日本派遣德清法师至中国鉴定此书真伪,德清之师法详居士认为此书是房融伪造[22]。由日本记录说明,在唐朝时中国就已有人怀疑此书是伪造。金刚空海曾作〈大佛顶经开题〉,认为此经为了义经。

在唐朝之后,对《楞严经》的怀疑仍然持续。南宋时至中国留学的日本学问僧道元认为,《楞严经》内容与其他大乘经典不一致,向天童如净请问,天童如净认为《楞严经》及《圆觉经》的来源自古可疑[23]朱熹认为除了第七品建立道场及楞严咒之外,其余部分是房融假造[24]明朝道衍禅师(姚广孝)则反驳朱熹的见解没有根据[25]。至明朝末年时,有人询问莲池祩宏大师有关楞严经是否是房融伪造,而莲池大师则肯定楞严经是真[26],显示了直到明朝,对此经怀疑的声浪并未停止。

《楞严经》传入西藏时,同样引起藏传佛教界的争议。布敦(14世纪间)虽然将它收入大藏经目录之中,同时也记载了西藏的鲁梅(十世纪间)曾怀疑此经非是佛说[27]

至近代时,由于疑古风气的兴起,梁启超认为楞严经是窃取道教术语及中国传统思想,由中国人创作的[28]吕澂的态度更激烈,认为“《楞严》一经,集伪说之大成”,他写作了〈楞严百伪〉一文,对《楞严经》提出了101个疑问,从各种角度来证明它是伪作[29]陈寅恪在《柳如是别传》中认为楞严咒为梵文音译,非华人能为造。但前后内容则是汉地文士根据开元以前的佛经译文,融会之后写成,内容真伪夹杂[30]敦煌文献出土之后,学界对此经的怀疑风气更盛。李翊灼何格恩周叔迦等佛教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认定此书是伪作。

虽然学界基于研究立场,对此经来源诸多怀疑,但在汉传佛教中,《楞严经》长期受到尊重。如天如惟则[31]莲池袾宏蕅益智旭[32]、幽溪传灯[33]紫柏真可[34]憨山德清[35]交光真鉴[36]梦东彻悟法师[37]等,近代杨仁山[38]印光[39]太虚[40]虚云[41]谛闲[42]宣化[43]等法师,都对此经表示过特别的赞叹。

主要内容[编辑]

全经分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部分。

总论[编辑]

第一卷为序分。讲述此经说法因缘:文殊师利神咒保护阿难免受摩登伽女诱惑破戒,并为其说明众生流转生死,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

第二卷至第九卷为正宗分。主要阐述“一切世间诸所有物,皆即菩提妙明元心;心精遍圆,含裹十方”,众生不明自心“性净妙体”,所以产生了生死轮回的现象,修行人应避开行淫、贪求、我慢、瞋恚、奸伪、欺诳、怨恨、恶见、诬谤、覆藏,以免感召恶报,修习禅定前应当先断淫杀盗妄语,以免落入魔道,略说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等觉妙觉等由低至高的种种修行阶次,达到方尽妙觉,“成无上道”,并禅那中可能会出现的种种魔境界,与后末世出现于人间的恶魔,详细描述其各种特征与型态。

佛告知阿难。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第十卷为流通分。讲述此经应永流后世、利益众生等。

分论[编辑]

第一卷

叙述阿难因乞食,被摩登伽女用幻术摄入淫席,将毁戒体。如来放光,并要求文殊师利以神咒往护,遂将阿难摩登伽女来归佛所。阿难见佛,顶礼悲泣,悔恨自己一向多闻,道力未全,因而启请宣说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佛告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有诸妄想故有轮转。

第二卷

波斯匿王之问,显示真性圆明无生无灭本来常住之理。并说一切众生轮回世间由“二颠倒”分别妄见,随业轮转:

  1. 众生别业妄见;
  2. 众生同分妄见。应当抉择真妄,而明五阴身心不有,世界本空,破我法二执,显本觉真如,显示五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
第三卷

佛对阿难陀就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七大等一一说明本如来藏妙真如性。

第四卷

富楼那之问,显示世间一切根尘阴处等皆如来藏清净本然,但以三种相续:即世界相续、众生相续、业果相续,诸有为相循业迁流,妄因妄果其体本真。真智真断不重起妄,是故如来证真故无妄。四大本性周遍法界,歇即菩提,不从人得等。

第五卷

憍陈如五比丘,优波尼沙陀香严童子药王药上二法王子、跋陀婆罗等十六开士、摩诃迦叶及紫金光比丘尼等,阿那律陀周利槃特迦、骄梵钵提、毕陵伽婆蹉、须菩提舍利弗普贤菩萨、孙陀罗难陀、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优波离大目犍连乌刍瑟摩、持地菩萨、月光童子、琉璃右王子、虚空藏菩萨弥勒菩萨大势至菩萨等,各各自说最初得道的方便以显圆通。

第六卷

即是观世音菩萨说耳根圆通,以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获十四种无畏功德,又能善获四不思议无作妙德。文殊师利以偈赞叹。佛更为阿难说修禅定者,需先有四种决定清净明诲(不淫、不杀、不盗、不妄),方能离禅魔。

第七卷

佛说四三九句楞严咒。并说安立坛场法则及持诵功德。次因阿难请问修行位次,佛先为说十二类众生(胎、卵、湿、化、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有色、非无色、非有想、非无想)颠倒之相。

第八卷

说明三摩提三种渐次。其次说明五十七位:干慧地、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等觉、妙觉。又因文殊问,示经五名,说明经的归趣。因阿难问,说地狱趣造十习因,受六交报(即六道),以及鬼、畜、人、仙、修罗、天等七趣,自业所感差别。

第九卷

说明三界二十五有之相。次明奢摩他中微细魔事,即五阴十魔等。

第十卷

说五阴的行阴魔中十种外道(二无因论、四遍常论、四一分常论、四有边论、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识阴魔中禅那现境十种魔事。次明五阴相中五种妄想等。

文本比较[编辑]

相同情节[编辑]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佛说摩邓女经》一页,东晋《佛说摩邓女解形中六字经》,译者不详,此二经同本异译。内容说阿难行乞,遇摩邓之女,因前生有宿缘,摩邓女对阿难心生爱慕,自愿出家,后经佛陀教导,得到解脱智、证阿罗汉

三国吴天竺竺律炎支谦译《摩登伽经》二卷,西晋竺法护译《舍头谏太子二十八宿经》一卷,此二部经是同本异译,内容与《佛说摩邓女经》大致相同,但多了许多细节与咒语。此经说,有栴陀罗(即贱民)女爱慕阿难,央求其母以栴陀罗咒引阿难前来,佛陀以六句咒语救护阿难[44]。后栴陀罗女自愿从佛出家,得阿罗汉果,因为栴陀罗是贱民种姓,佛陀让贱民出家,引起婆罗门及各长者居士的议论,震动波斯匿王,后经佛陀说法,破除婆罗门旧有的优越观念。

这几部经典与《楞严经》所说的情节相似,但是所记述的内容细节则与《楞严经》有所不同。

书名类似[编辑]

姚秦鸠摩罗什译有《佛说首楞严三昧经》,主要在说明首楞严三昧,与《楞严经》内容不同。刘宋时译出的《佛说法尽灭经》,译者失传,其中有提到佛法消失时,《首楞严经》与《般舟三昧经》会先消失[45]。在唐朝之前,引述此段记载的文献,皆认为此处所说的《首楞严经》系指鸠摩罗什译出的《首楞严三昧经》,但是明清之后大多数人认为是指本经。

咒语相似[编辑]

大佛顶陀罗尼,北宋公元971年,敦煌藏经洞。

不空三藏译《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钵怛啰陀罗尼》,元沙啰巴译《佛顶如来顶髻白伞盖陀罗尼》,元真智译《大白伞盖总持陀罗尼经》,敦煌有发现《大佛顶如来顶髻白盖陀罗尼神咒经》残本。

日本东密传有《白伞盖大佛顶王最胜无比大威德金刚无碍大道场陀罗尼念诵法要》,译者不详。与《楞严经》咒相近,可能是相同的咒语异译,或是《楞严经》咒是由此抄录改写的。

日本《大正藏》密教部中收有《大佛顶别行法》,此书据说是从《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与其他密教经典中抄录出来的六品,有许多与楞严咒相似。

《佛顶广聚陀罗尼经》在中国已经失传,但在日本大正藏中还收有部分残本,其中的咒语有许多类似于楞严咒。在敦煌有发现相同的抄本,名为《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大神力都摄一切咒王陀罗尼经大威德最胜金轮三昧品》,相当于《大佛顶别行法》的第一品。《楞严经》的第七品,如何摄心、建立道场、持咒功德,几乎都与《大佛顶别行法》相同。但是大正本中没有楞严经咒,而敦煌本中有大佛顶白伞盖咒,与楞严咒相似,但版本不同。但《佛顶广聚陀罗尼经》的说法地点是佛在迦腻瑟吒天,不是对阿难所说。因而学者怀疑《楞严经》的第七品是从《大佛顶别行法》或《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中抄录出来的[46]

日本京都东寺宝菩提院收藏有元代指空大师所作《梵文炽盛光佛顶陀罗尼诸尊图会》,咒文内容,经果滨居士考证,近似于楞严经第五会[来源请求],但经典名称则不同。

敦煌出土的唐高祖年间道士刘进喜所撰《太玄真一本际经》,行文风格与《楞严经》多所类似,学者周永西怀疑楞严经的部分内容是由本际经所抄录出的[47]

“辟支佛听佛说楞严经”争议[编辑]

上座部佛教认为大乘经典是违背佛教第一次结集》经典“非法说法”的假佛法,“大乘”“小乘”这些名词不是[48]

大乘《楞严经》记载有辟支佛去听说《楞严经》[49],传统佛教增壹阿含经》记载说因为“世无二佛之号”“一佛境界无二尊号”所以在释迦牟尼佛佛教时期不会有其它辟支佛存在,所有辟支佛早在释迦牟尼菩萨最后一世成前就先取灭度[50]大乘《楞严经》的说法和传统佛教增壹阿含经》不合。

大乘经典禁止吃肉争议[编辑]

上座部佛教认为大乘经典是违背佛教第一次结集》经典“非法说法”的假佛法,“大乘”“小乘”这些名词不是[48]。根据佛教第一次结集》经典,佛教中主张推行吃素不吃肉的人只有破和合僧提婆达多和其信徒[51]

大乘大般涅槃经》、《楞伽经》、《楞严经》记载禁止弟子吃肉说法[52] [53] [54]汉传佛教律藏上座部佛教经藏汉传佛教史不合,《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记载和佛弟子吃肉,提婆达多批判和佛弟子吃肉是杀生并因此禁止弟子吃肉[55]。《十诵律》记载提婆达多破和合僧时在佛教僧团推行不吃肉,言:“痴人。我听啖三种净肉。”拒绝提婆达多禁止吃肉的戒律[56],之后提婆达多召开破和合僧布萨有504比丘追随提婆达多捉筹成立不吃肉的新僧团[57]。《摩诃僧祇律》记载世尊涅槃佛教僧团并没有禁止吃肉的戒律[58]

上座部佛教《臭秽经》(荤腥经)记载吃素外道批评食肉是臭秽,于是回应吃素外道贪瞋痴才是臭秽食肉不是臭秽[59]上座部佛教本生经》二四六油教训本生谭记载吃了师子将军供养的三净肉后被吃素苦行裸体外道耆那教尼干子非难,于是解说释迦牟尼佛前世被燃灯佛授记未来成当了菩萨后修菩萨道时一样吃肉被尼干子非难,菩萨吃肉“不为罪污染”[60]汉传佛教大乘梵网经菩萨戒记载佛禁止菩萨吃肉的说法[61]上座部佛教本生经说法不合,释迦牟尼过去修菩萨道走向成时并没有遵守不吃肉戒律。

梁武帝发表《断酒肉文》前汉传佛教“律中无有断肉法”[62]梁武帝发表《断酒肉文》后汉传佛教僧团才开始遵守梵网经菩萨戒完全禁止吃肉[63]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释圣严. 观音妙智: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讲要. 
  2. ^ 此诗出自清朝徐世昌编《清诗汇》〈原名《晚晴簃诗汇》〉,作者不详,时间约在晚明或清朝。诗题为“钱水西藕花香里读楞严图”:“茅屋三间净扫除,药炉经卷老僧居。自从一见《楞严》后,不读人间糟粕书。”
  3. ^ 《开元释教录》:“沙门释怀迪,循州人也,住本州罗浮山南楼寺。其山乃仙圣游居之处。迪久习经论,多所该博,九流弋略,粗亦讨寻,但以居近海隅,数有梵僧游止;迪就学书语,复皆通悉。往者三藏菩提流志译窦积经,远召迪来,以充证义。所为事毕,还归故乡。后因游广府遇一梵僧(未得其名),赉梵经一夹,请共译之,勒成十卷,即《大佛顶万行首楞严经》是也。迪笔受经旨,缉缎文理。其梵僧传经事毕,莫知所之。有因南使,流经至此。”制止寺,即今光孝寺
  4. ^ 《续古今译经图记》:“沙门般刺蜜帝,唐云极量,中印度人也。怀道观方,随缘济度,展转游化,达我支那(印度俗呼广府为支那,名帝京为摩诃支那也)。乃于广州制旨道场居止。众知博达,祈请亦多。利物为心,敷斯秘。以神龙元年龙集乙巳五月己卯朔二十三日辛丑,遂于灌顶部诵出一品《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菩萨万行首楞严经》一部(十卷)。乌苌国沙门弥迦释迦(释迦稍讹,正云铄佉,此曰云峰)译语,菩萨戒弟子、前正谏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房融笔受,循州罗浮山南楼寺沙门怀迪证译。其僧传经事毕,泛舶西归。有因南使,流通于此。”
  5. ^ 《续古今译经图纪》:“前纪所载,依旧录编,中间乖殊,未曾删补。若欲题壁,请依开元释教录。除此方撰集外,余为实录矣。”
  6. ^ 新旧唐书说法不同,旧唐书记载为流放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新唐书记载为流放高州(今广东省高州市)。《旧唐书》卷七中宗纪云:“神龙元年正月……凤阁侍郎韦承庆,正谏大夫房融,司礼卿韦庆等下狱……二月甲寅……韦承庆贬高要尉,房融配钦州。”《新唐书》〈中宗纪〉:“神龙元年二月甲寅......贬韦承庆为高要尉,流房融于高州。”《通鉴》卷208神龙元年:“二月乙卯正谏大夫同平章事房融除名流高州。”根据新唐书,房融死于705年(神龙元年)。《新唐书》卷139房琯传:“父融,武后时以正谏大夫同凤阁台平章事。神龙元年贬死高州。”
  7. ^ 佛祖历代通载》卷15云:“中宗改神龙,正月流房融于高州。夏四月融于广州遇梵僧般刺蜜帝赉楞严梵夹至,刺史请就制止道场宣译,融笔受。及译经十卷毕,般剌复携梵本归于天竺。”
  8. ^ 8.0 8.1 《广州通志》卷265谪宦录:“房融,河南人。武后时以正谏大夫同凤阁鸾台平章事。神龙元年以亲附张易之兄弟,二月甲寅配流钦州(新唐书作高州,此据旧唐书中宗纪)。长安末,尝知南铨。在广州时值天竺僧般刺蜜帝三藏持楞严经梵本浮南海而至,融就光孝寺译出而笔受之,今寺中有笔受轩云。神龙元年五月经成入奏,适武后崩,融长流钦州,徙高州死。后神秀入道场见所奏经本,录传于世。”
  9. ^ 子璿《首楞严义疏注经》:“大唐神龙元年乙已岁五月二十三日,中天竺沙门般剌蜜帝,于广州制止道场译。先是,三藏将梵本,汎海达广州制止寺,遇宰相房融知南铨,闻有此经,遂请对译,房融笔受,乌长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翻经才竟,三藏被本国来取,奉王严制先不许出,三藏潜来,边境被责。为解此难,遂即去回。房融入奏,又遇中宗初嗣,未暇宣布,目录阙书。时禅学者,因内道场得本传写,好而秘之,遂流此地。大通在内,亲遇奏经,又写随身,归荆州度门寺。有魏北馆陶沙门惠振,搜访灵迹,常慕此经,于度门寺遂遇此本,初得科判。”大通禅师,即神秀大师。
  10. ^ 赞宁《宋高僧传》卷6:“释惟悫......,年临不惑,尚住神都。因受旧相房公融宅请,未饭之前,宅中出经函云:‘相公在南海知南铨,预其翻经。躬亲笔受首楞严经一部,留家供养。今筵中正有十僧,每人可开题一卷。’......一说楞严经,初是荆州度门寺神秀禅师在内时得本,后因馆陶沙门慧震于度门寺传出,悫遇之著疏解之。后有弘沇法师者,蜀人也,作义章开释此经,号资中疏。”
  11. ^ 根据张悦之《唐国师玉泉寺大通禅师碑》:“神龙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夜中顾命扶坐,洎如化灭。”神秀大师于神龙二年(公元706年)过世,如根据《开元释教录》,此经尚未译出,在时间上不可能看到此书。如根据《续古今译经图记》,此时《楞严经》刚在广州译出,在神秀过逝前,此经是否已经传至洛阳,也是很可疑的。
  12. ^ 夏志前. 《楞严经》与晚明北宗禅 (PDF). 禅宗六祖文化节研讨会论文集. 
  13. ^ 《顿悟大乘政理决》卷1:“摩诃衍所修习者依大般若、楞伽、思益、密严、金刚、维摩、大佛顶、花(华)严、涅槃、宝积、普超三昧等经,信受奉行。”
  14. ^ 韩钟万. 《楞严经》在韩、中、日三国的流传及歧见. 
  15. ^ 《林间录》卷下:“天台宗讲徒曰:昔智者大师闻西竺异比丘言:‘龙胜菩萨尝于灌顶部诵出大佛顶首楞严经十卷,流在五天,皆诸经所未闻之义,唯心法之大旨。五天世主保护秘严,不妄传授。’智者闻之,日夜西向礼拜,愿早至此土,续佛寿命,然竟不及见。”
  16. ^ 通润《楞严经合辙》:“此经系龙胜菩萨于龙宫默诵而出,五天世主最所宝惜,秘而不传。昔天台智者大师,闻西域有是经,夙夜西望拜求,愿见而未及见。般剌密谛欲传震旦,屡窃而来,皆被获回,后以微妙细[叠*毛]书之,乃破臂藏于皮中,航海而达广州。会宰相房融知南铨,在广,请就制止寺译出而笔受之。经成,誊写入奏,适中宗初嗣,国家多事,未遑颁行。有神秀禅师,入内道场,见所奏本,传写归荆州度门寺。时慧振法师,常慕此经,访度门寺而得之,经始传。天宝十年,西京兴福寺惟悫法师,复于故相房融家得其笔受之本,始作疏解而广传之。”
    溥畹(约公元1610-1690年)《大佛顶首楞严经宝镜疏悬谈》:“据开元中,智昇《续古今译经图记》。谓极量乃中印土人,梵名般剌密谛,剖膊藏经。泛海达广,寓制止寺。值宰相房融谪岭南,闻有此经,遂欲请译。师乃出之,柰藏日久,苦于血凝,融妻以水清之,始得明显。即就制止翻译,所以有弥伽译语、怀迪证译、房相笔授耳,时在大唐神龙元年五月二十三日也。然此经,即灌顶部,录出别行者。而极量译毕,遂即回国。以彼王严制,不许斯经,私出境外,秘为国宝。师既潜匿赉来,未免边境受责,为解此难,故速归也。及房相因南使附奏,又值中宗初承大统,国家多事,不暇宣布。时有神秀禅师,于内道场,因见奏本,遂抄写随身,携归荆州度门寺。后以魏北馆陶振公,仰慕斯经,搜访灵迹,于度门寺,方获此本,始为科判。斯则当经来源始末,传译时年之大概也。”傅畹此段叙述,除了剖膊藏经一段,大体与宋《首楞严义疏注经》类似,见后引,应是混合通润与智昇之说而成。
  17. ^ 《赵城金藏》本在楞严咒前有加一行注解:“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钵怛啰菩萨万行品,灌顶部录出,一名中印度那兰陀曼茶罗灌顶金刚大道场神咒”。详见《中华大藏经》〈校勘记〉。日本《大正藏》将两版楞严咒都收入其中:“此陀罗尼,宋元明三本与丽本大异,故附于卷末。”
  18. ^ 元法宝勘同总录》卷五:“唐循州怀迪共梵僧于广州译。”注:“著本阙。”
  19. ^ 李学竹. 中国梵文贝叶概况: 55–56. 2010 [2017-10-21]. 
  20. ^ 《清高宗御制文初集》〈翻译四体楞严经序略〉:“今所译之漠经,藏地无不有,而独无楞严,其故以藏地中叶,有所谓狼达尔吗汗者,毁灭佛教。焚瘗经典时,是经已散失不全。其后虽高僧辈补苴编葺,以无正本,莫敢妄增。独补敦祖师曾授记是经当于后五百年,仍自中国译至藏地。此语乃章嘉国师所诵梵典,炳炳可据。且曰,《楞严经》若得由汉而译清,由清而译蒙古,由蒙古而译土伯忒,则适合补敦祖师所授记。虽无似也,而实不敢不勉力焉。因命庄亲王[等]董其事。盖始事自乾隆[十七年]壬申,而译成于[二十八年]癸未。”
  21. ^ 清辩大乘掌珍论》:“为欲令彼,易证真空,速入法性故,略制此掌珍论:‘真性有为空,如幻缘生故,无为无有实,不起似空华。’”
    窥基成唯识论述记》:“清辨无相大乘。……彼依《掌珍》:‘真性有为空’等似比量。拨无此识,及一切法皆言无体。”
    《楞严经》:“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真性有为空,缘生故如幻,无为无起灭,不实如空花。……’”
    日本玄叡(?-840年)集《大乘三论大义钞》(大正藏No.2296):“言空有诤论者。……佛灭已后。千有余年。南印度界建至国中。有二菩萨。一时出世。一名清辨。二号护法。为令有情悟入真理。立空有宗。共成佛意。……波毘薜迦此云清辨。器量弘远。至徳深邃。表示僧佉之服。里弘龙树之学。心处释迦之理。……则制裳珍之洪论。立二空之真量。……于是泾渭流派。邪正辙异。有见露消。空宗峰峙矣。彼论颂曰:‘真性有为空。如幻縁生故。无为无有实。不起似空花。’”
    “问。清辨菩萨。所立之量。为是自作。为是依据。答。清辨菩萨。仰述佛量。非自穿凿。问。佛量何出。答。大佛顶如来蜜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第五。佛说颂曰。真性有为空。縁生故如幻。无为无起灭。不实如空花。……问。若尔。既是佛经之量。何故唐界基廊等师。敢生众过。答。彼宗二传。一云此是伪造。非真佛说。一云真是佛经。然佛经量。与清辨量。言同意异。其意异故。论量有过。经量无愆。”
  22. ^ 《大乘三论大义钞》:“遣德清法师等于唐检之。德清法师承大唐法详居士:‘《大佛顶经》是房融伪造,非真佛经也。智昇未详,谬编正录。’”
  23. ^ 道元《道元禅师全集》卷下:“拜问:‘首楞经、圆觉经,在家男女读之以为西来祖道。道元披阅两经、而推寻文之起尽,不同自余之大乘诸经。未审其意。虽有劣诸经之言句,全无胜于诸经之义势耶?颇有同六师等之见。毕竟如 何决定?’和尚示曰:‘楞严经自昔有疑者也。谓此经后人构欤。先代祖师,未曾见经也。近代痴暗之辈读之爱之。圆觉经亦然,文相起尽颇似也。’”
  24. ^ 南宋黎靖德编《朱子语类》卷126:“如楞严经,当初只有那阿难一事,及那烧牛粪时一咒,其余底皆是文章之士添。那烧牛粪,便如爇萧样。后来也有人祈雨后烧,亦出此意也。”“楞严经本只是咒语。后来房融添入许多道理说话。咒语想亦浅近,但其徒恐译出,则人易之,故不译。”
  25. ^ 姚广孝道余录》:“晦庵先生尝言:‘《圆觉经》前两三章好,后面便只是无说后强添。如《楞严经》当初只有那阿难一事,及那烧牛粪出一咒,其余底皆是文章之士添。那烧牛粪便如爇茅样,后来也有人祈雨后烧此,亦出此意也。’逃虚曰:‘佛经不曾有杜撰者,《圆觉经》是唐罽宾三藏佛陀多罗译至中国。《楞严经》中天竺沙门般剌蜜帝译至广州制止寺。乌长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菩萨戒弟子前正议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清河房融笔授。凡一经必作三分,序正分流通分,如线贯华,故谓之线经,虽有智人,亦不能添减其一言一句。晦庵言《圆觉》前两三章好,后面便是无说后强添。《楞严》当初只有阿难一事,及那烧牛粪出一咒,其余底皆是文章之士添。此二经乃圆顿上乘,惟显佛之境界,菩萨修习此法门者,全性起修,全修在性;非余小乘经之可同日语也。楞严神咒,佛当时为遣淫魔而说。晦庵言烧牛粪出一咒,不知何据有此说也?’”
  26. ^ 《竹窗随笔》:“有见楞严不独义深,亦复文妙,遂疑是丞相房融所作。夫译经馆番汉僧及词臣居士等,不下数十百人,而后一部之经始成,融不过润色其文,非专主其义也。设融自出己意,创为是经,则融固天中天、圣中圣矣!而考诸唐史,融之才智,尚非柳韩元白之比,何其作楞严也?乃超孔孟老庄之先耶?嗟乎!千生百劫,得遇如是至精至微、至玄至极之典,不死心信受,而生此下劣乖僻之疑,可悲也夫!可悲也夫!”
  27. ^ 《布顿佛教史》:“《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鲁梅·旺秋扎认为此经是否是佛经,可疑。”
  28. ^ 梁启超《古书真伪及其年代》:“真正的佛经并没有《楞严经》一类的话,可知《楞严经》一书是假书”
  29. ^ 吕澂〈楞严百伪〉:“唐代佛典之翻译最盛,伪经之流布亦最盛。……至于《楞严》一经,集伪说之大成,盖以文辞纤巧,释义模棱,与此土民性喜鹜虚浮者适合,故其流行尤遍。……一门超出而万行俱废,此儱侗颟顸之病深入膏肓,遂使佛法奄奄欲息,以迄于今,迷惘愚夫坚执不化者犹大有人在。邪说不除,则正法不显,辞以辟之,亦不容已也。”http://www.xianfengfoxue.com/lvcheng/article.php?articleid=77[失效链接]
  30. ^ 陈怀宇:《柳如是别传》之前的钱谦益研究. 
  31. ^ 天如唯则《大佛顶经序》:“首楞严经者,诸佛之慧命,众生之达道,教观之宏纲,禅门之要关也。世尊成道以来,五时设化,无非为一大事因缘。求其总摄化机,直指心体,发宣真胜义性,简定真实圆通。使人转物同如来,弹指超无学者,无尚楞严矣”,《卍续藏》第九十册页480上 483下。或《卍续藏》第二十一册页738上 下。
  32. ^ 蕅益智旭《楞严经玄义‧卷上》:“是诚一代时教之精髓,成佛作祖之秘要,无上圆顿之旨归,三根普被之方便,超权小之殊胜法门,摧魔外之实相正印也”。《卍续藏》第二十册页390下。
  33. ^ 《楞严经圆通疏前茅‧卷上》:“此经如来金咒亲宣,秘在印土,至大唐神龙间始度支那……如来说之于先,智者阐之于后,智者揭之,于今二经(指《楞严经》与《摩诃止观》),印之于古,一佛一祖,以心传心,能遵乎此,是为续佛慧命,毁谤乎此,是为断人间佛种, 可不慎哉!可不慎哉”!”,《卍续藏》第八十九册页494下495下。
  34. ^ 《紫柏尊者全集》卷14:“首楞严,此言一切事究竟坚固,一切事究竟坚固,即《法华》触事而真也,第名异而实同……倘能悟此,则《楞严》与《法华》字字皆实相顶佛也”。,《卍续藏》第一二六册页875下—876上。
  35. ^ “原夫首《楞严经》者,乃诸佛之秘藏,修行之妙门,迷悟之根源,真妄之大本”。《首楞严经悬镜序》,《卍续藏》第十九册页58下。
  36. ^ 《楞严经正脉疏序》:“是则斯经也,一乘终实,圆顿指归。语解悟,则密因本具,非假外求;语修证,则了义妙门,不劳肯綮,十方如来得成菩提之要道,无有越于斯门者矣夫”,《卍续藏》第十八册页259上。
  37. ^ 《梦东禅师遗集》卷下:“首楞严者,称性大定之名也,以如来藏心而为体性,以耳根圆而为入门,以穷极圣位而为究竟,此依藏性之理,起称性之行,还复证入藏性全体,一经大旨,义灵于斯”。 梦东彻悟大师之“跋禅人勇建血书楞严经庄严净土”。,《卍续藏》第一○九册页780上。
  38. ^ 《杨仁山居士遗著》〈佛教初学课本注〉:“《楞严经》,秘密说,善会通,不可执。注曰:《楞严》经文,隐含地球之意,当知佛语,皆是活句,若执此非彼,则自生窒碍矣……迩来地球之说,世人以为实,遂疑佛经所说为非,而不知《楞严经》中,早已隐而言之,经文深密善巧,后人若会其意,自能行住坐卧,如处虚空,不作质碍想,并不作虚空想矣”! 页53。 〈等不等观杂录〉卷二: “《楞严经》,无法不备,无机不摄,学佛之要门也”。 页10。
  39. ^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上·卷二‧复陈士牧居士书九》:“凡人总须务实,彼倡异毁谤《楞严》、《起信》者,皆以好名之心所致,欲求天下后世,称彼为大智慧人,能知人之所不知之虚名,而不知其现世被明眼视为可怜悯者,殁后则永堕恶道,苦无出期,名之误人,有如此者。”。另,印光法师所倡“净土五经一论”,即以《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为净土法门第五部修习经典。
  40. ^ 太虚大师《楞严大意》云:“惟《楞严经》确是佛说,仅根据点有异而已。”(转引自斌宗法师《楞严义灯》页4。见《斌宗法师遗集》一书。)另,大师并著有《楞严经摄论》及《楞严经研究》二书
  41. ^ 《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定本》:“《楞严经》此经几无法不备,无机不摄,究佛学哲学者,圴不可不参究。”,页104。
    “现在是末法时代,你到那里访善知识呢?不如熟读一部《楞严经》,修行就有把握,就能保绥哀救,消息邪缘,令其身心。入佛知见,从此成就,不遭歧路。”,页367。虚云和尚一生曾四次宣讲《楞严经》,并亲注《楞严经玄要》一书。
  42. ^ 谛闲法师云:“此大佛顶法,是十方如来,及大菩萨,自住三昧,是故最尊无上,名之曰大佛顶,亦名第一义谛,亦名胜义中真胜义性,亦名无上觉道,亦名无戏论法,亦名阿毗达摩,亦名真实圆通,亦名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皆即表示此最胜之法,所谓依最胜理,说最胜教;依最胜教,起最胜行;依最胜行,还契此最胜理。教行理三悉名大佛顶”。《谛闲大师遗集》第五编之“大佛顶经玄义辑略”页8- 9。
  43. ^ 《宣化上人开示录》卷三:“今天我对大家保证楞严经是真的,不但楞严经是真的,就是楞严咒也是真的。楞严经是佛的真身,是佛的舍利,任何人也破坏不了,有楞严经就有正法,没有楞严经就没有正法。如果楞严经是假的,我愿堕拔舌地狱,受无间断的苦。”,页12。
  44. ^ 经中的佛咒不同于楞严经所说。《摩登伽经》:“尔时如来以净天眼,观见阿难为彼女人之所惑乱。为拥护故,即说咒曰:‘悉悌帝 阿朱帝 阿尼帝’”“尔时阿难,以佛神力,及善根力,栴陀罗咒无所能为。即出其舍,还祇洹林。”“佛告阿难:有六句咒,其力殊胜,悉能拥护一切众生,能灭邪道,断诸灾患。汝今宜可受持读诵,用自利益,亦安乐人。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欲利安己,饶益众生,皆当受持六句神咒。阿难,此咒皆为过去六佛所共宣说,今我释迦牟尼三藐三佛陀,亦说是咒。大梵天王、释提桓因、四天王等,皆悉恭敬受持读诵。是故汝今宜加修习赞叹供养,无令忘失。即说咒曰:‘耶头多 安茶利 槃茶利 枳由利 他弥曷赐帝 萨罗结利毘槃头摩帝大罗毘沙 脂利 弥利 婆腻邻陀 耶陀三跋兜罗布罗波底 迦谈必罗耶’。”
  45. ^ 《佛说法尽灭经》:“五十二岁,《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化灭去。十二部经寻后复灭,尽不复现,不见文字。沙门袈裟自然变白。吾法灭时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明更盛,于是便灭。吾法灭时亦如灯灭,自此之后难可数说。”
  46. ^ http://www.lingshh.com/17-a/7.htm 《楞严经》第七卷经文出处考
  47. ^ 周永西. 试析楞严经与道教的思想渊源. 
  48. ^ 48.0 48.1 马哈希尊者《帝释所问经讲记》大乘佛教徒以极乐世界等同于涅槃。他们描述那是天堂,并说:在那里的所有众生成佛之后,将在此世界里永远地免除老、病、死,而享有永恒的快乐。极乐世界与那些相信生命永恒而赞颂的天堂没有很重大的不同。这信仰很可能是基于那些想宣扬常见的佛教徒的著作。
  49. ^ 《楞严经》:于时,世尊顶放百宝无畏光明,光中出生千叶宝莲,有佛化身结跏趺坐,宣说神咒,敕文殊师利将咒往护,恶咒销灭,提奖阿难及摩登伽归来佛所。阿难见佛顶礼悲泣,恨无始来一向多闻未全道力,殷勤启请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于时,复有恒沙菩萨及诸十方大阿罗汉、辟支佛等,俱愿乐闻,退坐默然承受圣旨。
  50. ^ 增壹阿含经》:诸辟支佛若如来不出世时,尔时此山中有此五百辟支佛,居此仙人山中。如来在兜术天上欲来生时,净居天子自来在此,相告:‘普敕世间,当净佛土,却后二岁,如来当出现于世。’
    是诸辟支佛闻天人语已,皆腾在虚空,而说此偈:
    “诸佛未出时,  此处贤圣居,
     自悟辟支佛,  恒居此山中。
     此名仙人山,  辟支佛所居,
     仙人及罗汉,  终无空缺时。”
    是时,诸辟支佛即于空中烧身取般涅槃。所以然者,世无二佛之号故取灭度耳。一商客中终无二导师,一国之中亦无二王,一佛境界无二尊号
  51. ^ 班迪达《解脱道上》:在此,我想谈论一下“素食主义”。有些人认为吃素才是道德的。在上座部佛教里,并没有“吃素能助禅修者更快或更容易见到法”的思想。佛陀并未完全禁止“吃肉”。提婆达多曾要求佛陀立下戒律禁止食肉,但佛陀思考了这事的利、弊后,回拒他的要求。在佛陀时代,一般人们吃菜也吃肉。比丘必须依托钵而食,他们没辨法知道哪一家吃素,哪一家不是。而且,他们必须接受在家众所给与的任何食物。如果佛陀立下这条戒律而禁止肉食,这将会影响比丘们的修行。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如佛陀所教的方式进食,思惟食物的不净,不去执著任何的食物。不一定得吃素才能修行。
  52. ^ 大般涅槃经》:尔时,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食肉之人不应施肉。何以故?我见不食肉者有大功德。”
    佛赞迦叶:“善哉,善哉。汝今乃能善知我意,护法菩萨应当如是。善男子!从今日始不听声闻弟子食肉。若受檀越信施之时,应观是食如子肉想。”
    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云何如来不听食肉?”
    “善男子!夫食肉者断大慈种。”
  53. ^ 楞伽经》:“大慧!世复有人心无慈愍,专行惨暴犹如罗刹,若见众生其身充盛,便生肉想言此可食。大慧!世无有肉,非是自杀亦非他杀,心不疑杀而可食者,以是义故我许声闻食如是肉。大慧!未来之世有愚痴人,于我法中而为出家,妄说毘尼坏乱正法,诽谤于我言听食肉亦自曾食。大慧!我若听许声闻食肉,我则非是住慈心者,修观行者,行头陀者,趣大乘者,云何而劝诸善男子及善女人,于诸众生生一子想断一切肉?大慧!我于诸处说遮十种许三种者,是渐禁断令其修学;今此经中自死他杀,凡是肉者一切悉断。大慧!我不曾许弟子食肉亦不现许亦不当许。大慧!凡是肉食,于出家人悉是不净。“大慧!若有痴人,谤言如来听许食肉亦自食者,当知是人恶业所缠,必当永堕不饶益处。大慧!我之所有诸圣弟子,尚不食于凡夫段食,况食血肉不净之食。大慧!声闻缘觉及诸菩萨尚惟法食,岂况如来。大慧!如来法身非杂食身。大慧!我已断除一切烦恼,我已浣涤一切习气,我已善择诸心智慧,大悲平等普观众生犹如一子。云何而许声闻弟子食于子肉?何况自食。作是说者无有是处。
  54. ^ 《楞严经》:阿难!又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杀,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杀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上品之人为大力鬼,中品即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下品当为地行罗刹,彼诸鬼神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神鬼炽盛世间,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无命根,汝婆罗门地多蒸湿,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来灭度之后,食众生肉名为释子。汝等当知,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皆大罗刹报终必沈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断杀生,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二决定清净明诲。
  55. ^ 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于是提婆达多谤毁圣说,决生耶见定断善根,但有此生更无后世。”作是知已,于其徒众别立五法,便告之曰:“尔等应知!沙门乔答摩及诸徒众,咸食乳酪,我等从今更不应食。何缘由此?令彼犊儿镇婴饥苦。又沙门乔答摩听食鱼肉我等从今更不应食何缘由此于诸众生为断命事。又沙门乔答摩听食其盐,我等从今更不应食。何缘由此?于其盐内多尘土故。又沙门乔答摩受用衣时截其缕绩,我等从今受用衣时留长缕绩。何缘由此?坏彼织师作功劳故。又沙门乔答摩住阿兰若处,我等从今住村舍内。何缘由此?弃捐施主所施物故。”
  56. ^ 十诵律》:佛言:“痴人!我有何妒心?过去诸佛赞叹纳衣、听着纳衣。我今亦赞叹纳衣、听着纳衣,亦听着居士衣。痴人!过去诸佛赞叹乞食、听乞食。我今亦赞叹乞食、听乞食,亦听请食。痴人!过去诸佛赞叹一食、听一食。我今赞叹一食、听一食,亦听再食。痴人!过去诸佛赞叹露地住、听露地住。我今赞叹露地住、听露地住,亦听房舍住。痴人!我不听啖三种不净肉:若见、若闻、若疑。见者,自眼见是畜生为我故杀。闻者,从可信人闻为汝故杀是畜生。疑者,是中无屠卖家,又无自死者,是人凶恶,能故夺畜生命。痴人!如是三种肉我不听啖。痴人我听啖三种净肉。何等三?不见、不闻、不疑。不见者,不自眼见为我故杀是畜生。不闻者,不从可信人闻为汝故杀是畜生。不疑者,是中有屠儿,是人慈心,不能夺畜生命。我听啖如是三种净肉。痴人!若大祠,所谓象祠、马祠、人祠、和阇毘耶祠、三若波陀祠、随意祠,若诸世会杀生处祠,如是大祠世会中,不听沙门释子啖肉。何以故?是大祠世会,皆为客故。”
  57. ^ 十诵律》:尔时调达作是言:“我调达僧中唱言:‘比丘应尽形著纳衣、应尽形乞食、应尽形一食、应尽形露地住、应尽形不啖肉鱼。’随何比丘,憙乐是五法者,便起捉筹。”唱已调达及四伴即起捉筹。调达第二复作是言:“我调达僧中唱言:‘比丘应尽形著纳衣、应尽形乞食、应尽形一食、应尽形露地住、应尽形不啖肉鱼。’随何比丘,喜乐是五法者,便起捉筹。”唱第二语已,有二百五十比丘,从坐起捉筹。调达第三复作是言:“我调达僧中唱言:‘比丘应尽形著纳衣、应尽形乞食、应尽形一食、应尽形露地住、应尽形不啖肉鱼。’随何比丘,憙乐是五法者,便起捉筹。”第三唱已,复有二百五十比丘,从坐起捉筹。尔时调达,即将是众还自住处,更立法制。调达作是言:“应尽形著纳衣、应尽形乞食、应尽形一食、应尽形露地住、应尽形不啖肉鱼,随何比丘,不憙乐、不忍受是五法者,是人去我等远,与我别异不共语。”
  58. ^ 摩诃僧祇律》:贼肉段者,世尊涅槃后,长老比丘依王舍城住。时有盗贼偷牛,夜在尸陀林中杀啖有残,语林中坐禅比丘言:“尊者须肉不?”答言:“须。”即与满钵。比丘取已持还精舍自食,分与余比丘。余比丘问言:“老!何处得此肉?”具说上事。诸比丘言:“长老!汝贼边取物满五钱,波罗夷。”诸比丘不了,往问长老比丘。长老比丘言:“出家人前人如法、不如法,有主施无罪。”如是毘尼竟,是名贼肉段。
  59. ^ 《臭秽经》
    杀生宰割并绳缚 盗取妄语与诈欺
    习诵邪曲淫人妇 如此之行为臭秽
    臭秽非因食肉而

    此世诸欲不自制 贪求诸味业不净
    邪空邪见难化导 肉食不是实臭秽

    粗暴冷酷习暗害 害友过慢无悲愍
    吝啬从不行施舍 肉食不是实臭秽

    忿憍刚愎反抗心 谄曲嫉妒自矜扬
    亲诸不善有过慢 肉食不是实臭秽

    赖债行恶与谗谤 奸商行诈饰言说
    于世为恶最下人 肉食不是实臭秽

    对诸众生无禁制 取他物品施加害
    无戒残忍行不仁 肉食不是实臭秽

    贪求诸欲多侵害 常行恶事死至暗
    彼等有情入地狱 肉食不是实臭秽

    不食肉断食裸体 结发涂尘服兽皮
    侍火供养于世间 为得不死多苦行
    真言祭祀及牺牲 不分季节激烈行
    不度疑惑非净人

    守护通路胜根行 质真柔软乐谛法
    断一切苦去执著 贤者见闻无执著

    斯义世尊反复说 通晓吠陀之彼等
    牟尼宣说种种偈 知义无著无臭秽

    佛示善说为除苦 开涅槃句无臭秽
    帝须谦虚礼如来 当场乞求作沙门
  60. ^ 《本生经》:二四六 油教训本生谭
    (菩萨=仙人)
    此本生谭是佛在毘舍离附近重阁讲堂中时,对师子将军所作之谈话。彼于归依佛之次日,于食物中添肉供佛,尼干子之徒闻之怒而不悦,思欲害如来之名而非难曰:“沙门瞿昙对决定为供养自己所调理之肉,知之而食。”比丘等集于法堂开始议论:“诸位法友!尼干子到处非难云:‘沙门瞿昙对决定为供养自己所调理之肉,知之而与弟子共同而食。’”佛闻之云:“汝等比丘!尼干子非难我食决定供养所调理之肉,非自今日始,彼于前生即有非难。”于是佛为说过去之因缘。
    主分
    昔日波罗奈国梵与王治国时,菩萨生于某婆罗门之家,达成年后,出家入仙人之道。为得盐与酸味之物,由雪山地方来波罗奈,翌日入都中托钵。然有某家主人,思欲窘此行者,招行者入于家中设座使坐,献鱼肉之类,于食事终了,自己亦坐于一面云:“此肉决定只为供养尊者而杀生调理者,恶业归于尊者,于我无关。”于是唱第一之偈:

    打害杀行施 人无自制心
    如是取食物 人为罪所污
    菩萨闻此唱第二之偈:

    杀妻儿行事 人无自制心
    智慧人食此 不为罪污染
    菩萨如此为彼说法,即起座而去。
    结分
    佛述此语后,作本生今昔之结语:“尔时之家主是尼干子,而行者即是我。”
  61. ^ 梵网经菩萨戒》:若佛子!故食肉。一切肉不得食,断大慈悲性种子,一切众生见而舍去,是故一切菩萨不得食一切众生肉,食肉得无量罪。若故食者,犯轻垢罪。
  62. ^ 《断酒肉文》二十三日。会其后诸僧尼或犹云律中无断肉事及忏悔食肉法。其月二十九日。又敕请义学僧一百四十一人义学尼五十七人。于华林华光殿使庄严寺法超。奉诚寺僧辩。光宅寺宝度等三律师。昇高座御席地施座。余僧尼亦尔。
    制旨问法超等三律师曰。古人云。止沸莫若去薪。息过莫若无言。弟子无言乃复甚易。但欲成人之美使佛种相续与诸僧尼共弘法教。兼即事中亦不得默已。故今集会于大众前。求律中意。闻诸。
    僧道律中无有断肉法又无忏悔食肉法
  63. ^ 圣严法师《律制生活》佛教的饮食规制:制断肉食,皆出大乘经律,小乘国家未能见到大乘经律,故未断除肉食,也是很难怪的,我们不必攻击他们。即在我们中国的佛教从东汉开始直到梁武帝时所有的僧侣弟子均未断除肉食,到了梁武帝舍道信佛,听了《涅槃经》以后,便极力主张素食,从他本人开始,并劝一切僧俗佛子,皆断肉食,他以朝廷的力量,来影响社会,所收的效果,自然很大。从此之后,中国佛教的素食主义,也就形成风尚了。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净土宗五经一论
阿弥陀经 | 观无量寿佛经 | 无量寿经 | 华严经 | 楞严经 | 往生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