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会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武漢會戰
中國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Wuhan 1938.jpg
在武漢會戰中作戰的國民革命軍
日期: 1938年6月11日1938年10月25日
地点: 湖北武漢和邻近地區
結果: 日軍慘勝,戰爭轉入長期相持階段
參戰方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民國
Red star.svg 蘇聯航空志願隊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蔣中正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陳誠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白崇禧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薛岳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吳奇偉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張發奎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王敬九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歐震通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李宗仁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孙连仲
Red star.svg 日加列夫
Red star.svg 特霍爾
Flag of Japan.svg 冈村宁次
Flag of Japan.svg 畑俊六
Flag of Japan.svg 田中静一
Flag of Japan.svg 中岛今朝吾
Flag of Japan.svg 闲院宫载仁亲王
兵力
1,100,000人(120個)
~200架戰機
30艘戰舰
九个师团25万人
~500架戰機
120艘戰舰
伤亡与损失
~400,000名國軍
~100名蘇軍
~100,000人
當時日本的版圖

武漢會戰中國武漢保衛戰日本武漢攻略戰),是抗日戰爭中一場橫跨安徽省江西省河南省浙江省湖北省等广阔地域大規模戰役,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蔣中正領導中国第5、第9战区部队以湖北武汉地区为中心,以抗擊由华中方面军总司令畑俊六指揮的日本帝國陸軍,該戰役共進行了四個半月,是抗日戰爭初期中時間最長、規模最龐大和最出名的戰役。日加列夫、特霍爾率領苏联航空志愿队支援。

武汉会战包括有:马当战役、九江战役、黄梅战役、广济战役、田家镇战役、瑞昌战役、马头镇战役、星子战役、万家岭战役、富金山战役、信阳战役

背景[编辑]

1937年7月7日日軍對中國實施全面入侵,北平天津不到一個月落入日軍手中,整個華北平原暴露在日軍面前,11月12日日軍攻佔上海南京有陷落的危險,國民政府於是宣佈遷都重慶市,在上海南京沦陷后,中国政府及民营部门、大批难民、以及各种战略物资大举西迁至西南重慶,其中大部分因運輸不及仍滞留于武汉。加上武汉原有的工业、经济、文化基础,到1937年底,武汉已成为國民政府的實質首都。因此在1938年,武漢週邊集結了國民政府的大量資源,包括自蘇聯所得到的軍事及技術援助(蘇聯航空志願隊)。

日本方面,由於1937年開始的諸次軍事行動讓日本感到兵源匱乏開始逐步增兵,增兵加上前線開銷使得日本平時經濟體系無法負荷;軍費的開銷迫使近衛文磨1938年改組內閣,並於同年5月5日發布國家總動員法,日本自此正式進入戰時經濟體制。

戰時經濟體制的推行雖然減緩了日本財政破產的速度,但是長久下去並非辦法,加上对苏联军事实力的顾虑, 日方急欲在短期内迅速逼垮國民政府,以便聚集更多資源以便進行北進以及南進政策。正如日本天皇裕仁在武汉会战前的御前会议中所说,要给国民政府最后致命的一击,迫使中国投降,不愿再见到“帝国雄师百万受制于中国”。因此日本对于武汉会战也是倾举国之力,孤注一掷。据战后发现日军文件所述,“陆军为汉口作战倾注了全力,没有应变之余力”,连日本本土仅留的一个近卫师团也待命随时准备增援武汉

武漢的重要性[编辑]

武漢位於長江中游,是當時中國第二大城市,人口超過二百萬,[1]該市被長江及漢水分成三部分: 武昌漢口漢陽,武昌是政治中心,漢口是商業的集中地及漢陽是工業重鎮,在粵漢鐵路建成後,它是中國內陸的重要交通中心,同時也是將南方港口運來的對外援助運往內陸的樞紐。日军侵占南京(参见南京保卫战)后,国民政府虽西迁重庆,但政府机关大部和军事统帅部却在武汉,武汉实际上成为当时全国军事、政治、经济中心和戰時首都,當時中國的軍事力量集中保衛武漢,日本政府及中國遠征軍總部均預期武漢陷落將令中國停止抵抗。[2]

战前准备[编辑]

1937年12月13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拟定保卫武汉作战计划。在徐州失守后,即调整部署,先后调集约50个军130个师和各型飞机200余架、各型舰艇及佈雷小轮40余艘,共100万余人,利­用大别山鄱阳湖长江两岸地区有利地形,组织防御,保卫武汉。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7月中旬~9月中旬由白崇禧代理)指挥23个军所部负责江北防务;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指挥27个军负责江南防务。另以第一战区在平汉铁路(今北京一汉口)的郑州至信阳段以西地区,防备华北日军南下;第三战区在安徽芜湖、安庆间的长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东地区,防备日军经浙赣铁路(杭州一株洲)向粤汉铁路(广州一武昌)迂回。

1938年5月日军攻陷徐州后,积极准备扩大侵略战争。决定先以一部兵力攻占安庆,作为进攻武汉的前进基地,然后以主力沿淮河进攻大别山以北地区,由武胜关攻取武汉,另以­一部沿长江西进。后因黄河决口,被迫中止沿淮河主攻武汉的计划,改以主力沿长江两岸进攻。4日,日军司令官畑俊六指挥第2、第11军共约14­0个大队25万兵力负责对武汉的作战。以冈村宁次指挥第11军5个半师沿长江两岸主攻武汉;东久迩宫稔彦王指挥第2军4个半师沿大别山北麓助攻武汉。以及海军及川古志郎第­3舰队120余艘舰艇,日本第一个飞上天的飞行员德川好敏男爵中将的航空兵团500余架飞机,另以华中派遣军直辖的5个师团分别担任对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区的警备任务,以巩固后­方,保障此次作战。

序幕[编辑]

武漢會戰的戰火在1938年2月18日於日軍的空襲中展開,[3][4]這場空戰被稱為二一八空戰,中國擊退了日軍的進攻。

3月24日日本國會通過了國家總動員令,授權政府可無限投入經費支持戰爭,作為總動員令的一部分,国民徵用令亦容許日本政府徵兵。

4月29日,日本陸航對武漢實施大規模轟炸以慶祝裕仁天皇的生日,[5]中國方面由於事前已知道其目的加強準備,該場戰役被稱為四二九空戰,是中日戰爭中其中一場最大規模的空戰,中國空軍共擊落日機21架而只損失了12架飛機。[6]

在1938年5月徐州陷落後,日本政府計劃大規模入侵漢口及攻佔武漢,以消滅國民革命軍之主力,另一方面,國民政府亦在準備武漢週邊的部隊整訓以及防線規劃,因而在武漢附近集結了超過一百萬的軍隊、大約200架飛機及30艘軍艦防守武漢。[7]並在河南地區設置了前緣防線滯遲徐州當地日軍的進攻,但由于中日实力悬殊使得河南防線迅速崩潰;為了爭取到更多時間以加固武漢之防衛,國民政府在6月9日鄭州花園口自行炸開黃河堤壩,稱為花園口決堤事件。雖阻延了日軍對武漢的進攻,但是亦導致500,000至900,000名平民死亡,這亦導致1939年華北很多城市出現泛濫。[8]

主要戰場[编辑]

長江以南[编辑]

6月11日,日軍在海軍支援下登陸攻佔安慶市,這被視為武漢會戰的開端,在長江南岸,中國第9戰區鄱陽湖以西部署了一個團,另一個團被部署在江西省九江市一帶,日本第11軍的主力沿長江南岸進攻,日軍波田支隊於7月23日在九江市以東登陸,中國軍隊雖然嘗試阻止,但未能阻止日軍第106師團登陸及在7月26日攻佔九江,波田支隊沿長江西進及在8月10日瑞昌市東北登陸及進攻該城,防守的國民革命軍第3軍在得到第32集團軍的增援下實施阻擊,但是當日軍第9師團加入進攻後,中國軍隊無力再戰及瑞昌終於在8月24日被佔領,第9師團及波田支隊繼續沿長江前進,而第27師團則同時進攻若曦,中國軍隊第30及第18軍團沿瑞昌-箬溪公路及附近地區抵抗,戰況彊持了一個多月,直至10月5日第27師團攻佔箬溪後,日軍轉向東北前進在10月18日攻佔了在湖北省的辛潭铺及向達之前進。

與此同時,日軍及江上支援艦隊繼續沿江西進及在瑞昌西面遇到中國第31軍及第32集團軍的反抗,當馬當鎮富金山 (在陽新縣)被攻佔後,中國第2集團軍部署了第6、第56、第75及第98軍連同第30集團軍加強江西地區的防禦,戰役直至10月22日因中國喪失了在陽新縣、達之及在湖北省的其它城鎮才結束,日軍第9師團及波田支隊接近武昌

萬家岭[编辑]

向武漢推進的日軍

當日軍進攻瑞昌時,日軍第106師團在南面沿南潯鐵路(南昌市 - 九江市)前進,防守的中國第1集團軍與第29集團軍及第4軍團和第8軍團倚仗廬山南潯鐵路北面抵抗,結果日軍潰退失利。

8月20日日軍第101師團湖口县渡過鄱陽湖增援第106師團,他們突破中國第25軍的防線及攻佔新芝,又與第106師團協同嘗試攻佔德安县南昌市,以保障西進日軍的南翼,中國第1集團軍總司令薛岳利用第66軍、第74軍、第4軍、第29軍會同第25軍與日軍在馬當要塞及江西省德安县以北爆發激戰,戰況陷入僵持狀態。

接近9月底,日軍第106師團以4個團的兵力迂迴至德安县以西的萬家嶺地區,薛岳命令第4軍、第66軍及第77軍側擊日軍,日軍第27師團試圖增援,但被埋伏在萬家嶺以西百歲街的中國第32軍軍長商震阻擊,10月7日中國軍隊實施最後總攻擊以包圍日軍,激戰持續了三天,全被中國軍隊擊退。

10月10日由於遭到孤立及缺乏補給,日軍第106師團(由於有部分兵力駐守九江,實際參戰人數約1萬3千人)以及前來援救的第101師團第27師團第9師團,4個師團遭受重創,而且在武漢會戰中投入的青木、池田、木島、津田,四個旅團,在包圍圈被殲滅;並且喪失指揮作戰能力,所以緊急空投數百名軍官;4個師團最後僅僅約略1500殘部兵力突圍逃出,中國方面史稱萬家嶺大捷

戰後,西元2000年,日本戰史承認,第101師團第106師團第27師團第9師團,4個師團遭受重創,及其轄屬旅團、聯隊、大、中、小、支隊,確為傷亡慘重、損失極大。神社中,祭拜戰死人數,呈倍數增加,在當時,確是不敢承認,是為穩定社會、安定民眾信心。

長江以北[编辑]

在長江以北,日軍第6師團7月24日安慶渡過太湖,突破了中國第31及第68軍的防線,在8月3日攻佔太湖县宿松县黄梅县(屬於湖北省),當日軍繼續西進後,中國第5戰區第4集團軍部署兵力在廣濟湖北及田家鎮以迎擊日軍,第11軍及第68軍被命令在黄梅县佈置防線,而第21軍、第26軍及第29軍團向南移動以側擊日軍。

中國軍隊在8月28日收復太湖县及宿松县城,但第11及第68軍發動的反攻不成功,他們後撤至廣濟連同第26、第86及第55軍抵抗日軍,第4集團軍命令第21軍及第29軍團從黃梅東北側擊日軍,但未能阻止日軍前進,廣濟及武穴先後失陷,日軍之後包圍田家鎮要塞,第4集團軍利用第2軍增援第87軍防守要塞,及以第26、第48及第86軍協同側擊日軍,但是面對擁有強大火力和豐富作戰經驗的日軍遭遇巨大傷亡,日軍在9月29日攻佔田家鎮要塞及繼續西進,於10月24日攻佔黃陂及迫近漢口。

大別山[编辑]

中國軍隊的機關槍
在信陽防衛的中國軍隊
武漢戰役中,防守長江地區的國民革命軍

大別山以北,第五战区第3集團軍將第51、第19集團軍及第77軍部署在安慶的六安霍山地區,第71軍防守富金山固始县(隸屬河南省)地區,第2軍團在河南省的商城及湖北省的麻城,第27集團軍及第59軍在黃河地區及第17軍團在信陽組織防禦。

8月底日本第2軍分兩路從合肥進攻,南路的第13師團突破了國軍第77軍的防線、攻佔霍山及轉向葉家集,鄰近的第71軍及第2軍團利用已有陣地抵抗,第13師團進攻受阻及要求第16師團增援,9月16日日軍攻佔商城,守軍撤至商城以南地區,依據大別山的戰略據點繼續抵抗,10月24日日軍攻佔麻城。

北路的日軍為第10師團,他們突破了國軍第51軍的防線和在8月28日攻佔六安,9月6日他們攻佔固始县城及繼續西進,國軍第27集團軍及第59軍集結在黃河地區抵抗,經過十日的激戰,日軍在9月19日渡過黃河,9月21日第10師團擊破國軍第17軍團及第45軍,攻佔廬山,他們繼續西進,但面對國軍在信陽以東發動反天而退回廬山,日本第2軍利用第3師團增援,與第10師團協同進攻信陽,10月6日迂迴到新塘及攻佔平漢鐵路的柳林車站,10月12日日本第2軍攻佔信陽及進至平漢鐵路南面,會同第11軍一同進攻武漢。

廣東作戰[编辑]

由於武漢地區的戰事仍然僵持,中國自國外的戰爭物資仍持續自南方港口輸入,日軍在此時決定抽調3個師的後線部隊對中國的海上生命線施加壓力,故決定以兩棲登陸的方式占領廣東沿海港口。由於廣東地區的粵軍主力多抽調支援武漢會戰,故占領的步調出乎各方意料的順利,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廣州地區淪陷。

雖然日軍在各處的攻擊接連告捷,同時完成包圍武漢的行動,但因為廣東的失守讓武漢的戰略地位不再重要,固守亦失去實質意義,為了保全有生實力國民政府決定棄守武漢,日軍在10月26日攻佔武昌及漢口、10月27日攻佔漢陽,日軍完成攻佔武漢三鎮的行動。

化學武器的使用[编辑]

根據吉見義明及星野松野的資料,日本陸軍大臣發出特別命令(rinsanmei)對中國人使用化學武器[9]在武漢戰役期間,閑院宮載仁親王傳達天皇命令,從1938年8月至10月在375處使用有害氣體,[10]雖然海牙公約第23章、凡爾賽條約第171章及華盛頓條約有關在戰爭中使用潛艇和有害氣體的條款第5章已禁止使用化學武器,而國際聯盟5月14日的決議亦被日本皇軍採納。[11]

總結[编辑]

慶祝攻佔武漢的日軍

經過四個月激戰,國府空軍耗損極大,海軍基本被消滅,日軍成功攻佔武漢,但是國軍大部分主力仍在,日軍被削弱。日本戰前目的是在武漢作最後決戰、以消滅國軍主力及結束戰爭目的未能達到;戰爭爭取到時間成功讓轉移至華中設備以及人員遷移至西南地區,为以后能长期坚持抗战奠定基础。日軍在華中發起數次戰役皆無重大斬獲,中國戰場陷入僵持。裕仁決定不再作戰略准進攻,以維持現狀為目的。可以作有限進攻,或讓新兵練習實戰。[12]直至1944年一號作戰前,日軍再沒有大型作戰與武漢會戰規格相同。

畑俊六所率南北兩路日軍艱難的突破50個中國軍攔截,突入武漢外圍,鑒於武漢外圍已無險可守,國民政府以持久戰略考慮放棄武漢,退至重慶。11月2日,表面上風光無限的畑俊六乘軍艦抵達武漢。在武漢會戰前中國有100萬正規軍隊加上200萬地方軍,但是武漢會戰後他還有300萬正規軍隊,不包含地方軍。而日本已經用盡全力,國內只剩一個師團了。人口數大幅度降低,無法支應戰事。戰局不可避免的走向日本最感痛苦的長期消耗戰。

注释和参考文献[编辑]

  1. ^ CHINA: 1931-1945 ISBN 7-5633-5509-X Page 192
  2. ^ Japanese Imperial Conference, 15 June 1938
  3. ^ Sino-Japanese Air War 1937-45. 
  4. ^ "Wuhan Diary" February 28, 1938
  5. ^ (日文) Tenchosetsu — Japanese national holiday (the birthday of the reigning emperor)
  6. ^ "Wuhan Daily" April 30, 1938.
  7. ^ Hsu Long-hsuen and Chang Ming-kai, History of The Sino-Japanese War (1937–1945)
  8. ^ Ten Worst Floods. 
  9. ^ Dokugasusen Kankei Shiryō II, Kaisetsu, Jūgonen sensō gokuhi shiryōshū, Funi Shuppankan, 1997, pp.25–29.
  10. ^ Yoshimi and Matsuno, ibid. p.28.
  11. ^ Herbert Bix, 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Perennial, 2001, p.739
  12. ^ 《日本天皇的陰謀》,頁887。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