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煦之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煦之亂,即朱高煦叛亂,又称高煦之變,為明朝宣德元年(1426年),漢王朱高煦謀反的事件。明宣宗朱瞻基御駕親征迅速平息了此次叛亂。

背景[编辑]

靖難之役中,燕王朱棣起兵,世子朱高熾鎮守北平。而朱高熾的同母親弟朱高煦則跟從朱棣征戰白溝、東昌有功,并在江上之戰中突擊成功,朱棣曾說「吾病矣,汝努力,世子多疾。」之後建立儲藩府,舊臣淇國公丘福、駙馬王寧均喜愛朱高煦,時時稱其為“二殿下”。明朝永樂二年 (1404年),朱棣卻仍然立朱高熾為東宮,封次子朱高煦為漢王,鎮國雲南;三子朱高燧為趙王,鎮國彰德。朱高煦怏怏不肯去,曰:「我何罪,斥我萬里。」朱棣不悅,之後太子朱高熾力求諒解,得以暫時居住于京師。之後又請得天策衛為護衛,后又請增加兩護衛[1]

當時朱棣曾命太子朱高熾及漢王朱高煦、趙王朱高燧、皇太孫朱瞻基同謁孝陵。太子朱高熾體肥重,且有腳病,兩邊人架著掖部行走,經常失足。朱高煦就在後面說:「前人失跌,後人知警。」皇太孫朱瞻基應聲稱:「更有後人知警也。」朱高煦於是回顧色變。太子為人性情仁厚,喜好經文歷史,有為人君子的度量。而朱高煦則不肯學習,所以武將均喜歡他。朱棣曾有多次易儲的想法,却也没有实现。朱高煦曾经诬陷解缙泄露皇帝易儲的话,致使解縉連坐貶至交趾。之後再次誣陷,致使其死於獄中[2]

永樂十二年 (1414年),朱棣北征歸還,東宮遣使迎遲,朱高煦於是造謠監國,并中傷黃淮等人下獄。永樂十三年 (1415年),朱棣改封趙王朱高燧到彰德、漢王朱高煦到青州。朱高煦不想去,於是朱棣再次下敕要求其不得再辭[3]。但朱高煦依舊推託,遲遲不肯就國。永樂十四年 (1416年) ,漢王朱高煦選拔各衛壯健藝能軍士隨侍[4],並在府中私募軍士三千餘人,不隸籍兵部;縱容士兵在京師內外掠奪,并肢解無罪的人投江。兵馬指揮徐野驢逮捕犯罪的士兵,反而被朱高煦所殺;此外還僭用乘輿器物。朱棣聽聞后大怒。十月,朱棣返回南京,以此事質問蹇義。蹇義不敢對答,堅持稱自己不知道。又問楊士奇,楊士奇對答:“漢王最初封國在雲南,他不肯去任;之後改為青州,又堅持不行。現在朝廷將遷都北京,他卻要留守南京。他的想法路人都能知道了。希望陛下儘早處理,使得其有定所,用保全父子之恩,以留下永世之利。”朱棣聽後默然。幾天后,朱棣又得知朱高煦私造兵器,陰養死士,招納亡命,及漆皮為船,教習水戰等事,因而大怒,當面訓話,將其衣冠奪走,囚禁在西華門內,打算將其廢為庶人。皇太子朱高熾力求營救,才免去此事。朱棣高聲質問:“我為你做長遠的打算,不得不割捨骨肉親情。你卻養虎為患!現在我削去他兩個護衛,改封在山東樂安州。那離北京很近,一旦聽聞有變,立刻就可以發兵逮捕了。”朱棣因高煦所為不法,稱其長史史程棕、紀善周巽等不能匡正,皆斥交趾為吏。永樂十五年 (1417年) 三月,漢王朱高煦改居山東樂安州。朱高煦抵達樂安后,非常埋怨,卻更加著急地策劃謀反,太子朱高熾多次寫信勸戒,竟然不聽[5][6]。永樂二十二年 (1424年) ,明成祖駕崩,明仁宗即位。同年八月,召朱高煦赴京[7]

洪熙元年(1425年)四月,明仁宗遣漢王朱高煦子朱瞻圻於鳳陽守陵[8]。同年五月,明仁宗去世。六月,太子朱瞻基從南京來奔喪,朱高煦在路中埋伏部隊,因倉惶沒有成功。同月,太子即位,改明年號為宣德[9]。七月,朱高煦陳奏利國安民四事,宣宗對侍臣說:“永樂年間,皇祖(朱棣)經常對皇考(朱高熾)和我說,這個叔叔有異心,宜防備著他。然而父親對待他非常好。像今天所說的話,果然是出自真誠,則是過去想法已經革除了,不得不順從啊。”於是命有關部門執行,仍然寫信感謝他[10]

謀反與平定[编辑]

宣德元年(1426年)八月,北京地震,漢王朱高煦謀反。其派一名官員抵達北京,約英國公張輔為內應,張輔當夜逮捕官員上報朝廷。此後又約山東都指揮靳榮等以濟南為應。又分散弓兵旗,令真定諸衛所,盡奪傍郡縣畜馬。并設立五軍都督府:指揮王斌領前軍,韋達領左軍,千戶盛堅領右軍,知州朱暄領後軍。諸子朱瞻垐朱瞻域朱瞻埣朱瞻墿各監一軍。朱高煦率中軍,世子朱瞻垣居守。指揮韋賢韋興,千戶王玉李智領四哨。部署已定,偽授王斌朱暄等大帥、都督等官。御史李濬在發現此事后上報朝廷,於是宣宗升其為左僉都御史,并派遣中官侯太賜書高煦,問起謀反事情。侯太在抵達樂安后,看到朱高煦傲倨不拜敕,向南面坐,逼迫侯太下跪,大聲說:“我哪裏辜負了朝廷啊?靖難之役時,如果不是我死力付出,搞不好燕國還是燕國,沒辦法統一天下咧。爸爸朱棣聽信讒言,削我護衛,讓我遷到樂安。哥哥朱高熾只用金錢、布帛來養我。現在姪子朱瞻基又拿祖先的事情糊弄我,我怎麼還能沒有動作?你繞一圈我的兵營看一下,我漢國士兵戰馬多麼威武,難道沒辦法縱橫天下?你速報皇帝,把奸臣都抓來我這裏處理,再慢慢談我要的條件。”侯太非常恐懼,只好唯唯諾諾而歸。宣宗問起朱高煦說了甚麼,侯太說「甚麼也沒說」,宣宗說“侯太有二心”。之後隨著侯太去見朱高煦的錦衣衛官員,把詳情都報告了宣宗。宣宗大怒對侯太說:“事後必然會處罰你。”[11]

同月,朱高煦派遣百戶陳剛進疏,稱明仁宗違背洪武、永樂年的制度,給文臣誥敕封贈,而現在修理南巡席殿等都是過錯。又誣陷大臣夏原吉等為奸佞,並索要誅殺掉。又給公侯大臣寫信,其中言語驕言巧詆,污蔑明宣宗。宣宗嘆道:“朱高煦果然謀反了。”於是商議派遣陽武侯薛祿將兵討伐,大學士楊榮力言不可,稱:“皇帝難道不知道李景隆的故事么?”皇帝默然,之後面對夏元吉。夏元吉亦稱:“往事可以借鑒,此事不可失策啊。我監國朱高煦派遣將領色變,和我們對話時候卻哭泣,知道其是無能。況且兵貴于神速,應當卷甲韜戈前往,一鼓作氣平定,這就是先聲有奪人之心。如果命將領出征,恐怕不濟。楊榮所稱是對的。”宣宗於是心意遂決,立即召張輔諭親征。張輔稱:“朱高煦驕傲但沒有計謀,對外猖狂卻內心害怕,現在所擁有的也都是不能戰鬥的人。我願意帶領兩萬部隊,擒拿賊首獻給陛下。”宣宗稱:“你誠然足可以平定叛亂,但我剛即位,恐怕有小人懷著二心,我心意已決。”[12]

之後敕遣指揮黃謙,同總兵、平江伯陳瑄防守淮安,防止其南逃。并令指揮芮勳居庸關,令法司盡弛軍旗、刑徒等跟隨出征。同時,命定國公徐永昌、彭城伯張昶守皇城;安鄉侯張安、廣寧伯劉瑞、忻城伯張榮、建平伯高遠守京師[13]。命豐城伯李賢、侍郎郭璡郭敬李昶督軍餉;鄭王朱瞻埈、襄王朱瞻墡留守北京;廣平侯袁容、武安侯鄭京、都督張升山雲,尚書黃淮黃福李友直協守;少師蹇義、少傅楊士奇、少保夏原吉、太子少傅楊榮、太子少保吳中、尚書胡濙張本、通政使顧佐扈行;陽武侯薛祿、清平伯吳成為先鋒。隨後,高煦之罪,告天地宗廟社稷山川百神,遂親征。

部隊在經過楊村的時候,宣宗問從臣曰:「試想一下朱高煦會出甚麼計謀?」對答道:“樂安城很小,他們會首先取濟南為老巢。”又或稱稱:“他當年都不願意離開南京,現在一定率兵南去。”宣宗稱:“不然。濟南雖然近,但是不好進攻;聽聞我大軍抵達,亦沒有時間進攻。他的士兵們都家居樂安,不肯拋棄此地,南走南京。朱高煦雖然外面看起來自誇、奸詐,但內心膽怯懦弱,臨事狐疑,猶疑而不能決斷。現在敢謀反的原因,是因為輕視我年少剛剛即位,眾心尚未歸附。他又以為朕不能親征,只能派遣大將來,到時候以甘言利誘就可以僥倖成事。現在聽聞朕親征,恐怕已經膽子掉下來了,又怎敢出戰?我們到了,就可以把他俘虜了。”[14]

當時大軍截獲樂安歸正人員,得知其城中虛實。雖然文官武臣都請求大軍前進謹慎防止埋伏,但宣宗仍然率領大軍加速前行[15]。很快,大軍抵達樂安城北,并發神機銃箭,諸將請即攻城,宣宗不許,并敕諭朱高煦,沒有得到報信。之後,宣宗命放箭書到城中,對諭黨逆者宣以禍福,城中於是很多人打算逮捕朱高煦,獻給朝廷。朱高煦非常狼狽,於是密遣人上奏宣宗,乞求寬解,并明日早晨出城歸降,得到宣宗許可。當夜,朱高煦取出積累的兵器與凡謀議交通文書,全部毀掉。城中通夕火光照明。朱高煦將要出城時,王斌等人堅持阻止,說寧可一戰而死,束手就擒是恥辱。朱高煦則稱城小無法獲勝。之後出城,大臣紛紛上疏請求用重典。宣宗卻阻止,將群臣彈劾奏摺展示給朱高煦。朱高煦頓首言:「臣罪萬死萬死,生殺惟陛下命。」宣宗命朱高煦寫書,召諸子同歸京師。罪止牽連至倡謀數人,其餘城中被脅迫者一律釋放。并逮捕王斌等下錦衣獄。之後,令薛祿等人巡撫樂安,改樂安州為武定州[16]

後事[编辑]

大軍班師時,部隊駐紮在蹕獻縣之單橋,戶部尚書陳山迎駕,并進言道:“應該乘勝移師攻向彰德,襲擊、拘拿趙王朱高燧,這樣朝廷就永遠安定了。”宣宗召楊榮回答,楊榮稱讚其是大計。之後召蹇義、夏原吉,兩人不敢持異議。楊榮請求先派遣敕令趙王,指責其與朱高煦同謀的罪過,而大軍即可趕到自然可擒拿了。宣宗聽從。楊榮於是傳旨楊士奇草擬詔令,楊士奇稱:“事情必須屬實,天地神鬼怎麼可以欺騙啊!況且敕旨以何為辭?”楊榮大聲說:“這是國家大事,你怎麼能反對?只要命錦衣衛逮捕漢王府的人,說起與趙王府同謀,就是事情的原因,怎麼會擔心沒有理由?”楊士奇稱:“錦衣衛的責狀怎麼可以說服人心?!”楊士奇於是見蹇義夏原吉,蹇義說:“皇帝意思已經定了,大家意思也定了,閣下怎麼能忽然從中阻止呢?!”夏元吉說:“萬一皇帝聽從您的主張,現在不去採納。以後趙王有變,如同永樂年間孟指揮的舉動,到時候誰承擔罪責?”楊士奇說:“現在這事與永樂年間的不同。永樂年間,趙王擁有三個護衛,現在已經去掉其中兩個。況且當時孟指揮所為,王爺實際並沒有參謀。不然的話,趙王豈能活到現在?”蹇義問道:“即如閣下所說,那現在又有何不同?”楊士奇稱:“為今之計,朝廷重尊屬,厚待之。有懷疑,則嚴防之,亦必須沒有懷疑,而國體也可以保持端正了。”蹇義、夏原吉對他說:“閣下所言雖然得當,然而皇帝特別信任楊榮的話,不如你們兩人先商定下也好。”楊士奇於是退下與楊榮商談:“太宗皇帝(朱棣)只有三個兒子,皇帝只有兩個親叔。一人有罪是不可以寬恕,而沒有罪的應當厚用,這也是仰慰皇祖在天之靈啊。”楊榮不肯改變主意。當時楊溥亦贊同楊士奇的主張,楊溥就說:“我們兩人入見皇帝,大軍必定不能移動。”楊榮聽聞楊溥的看法,即要進諫,楊士奇亦接踵而至,門衛阻擋兩人不得入見。之後,宣宗召蹇義、夏原吉,蹇義將楊士奇的話說出,宣宗不悅,卻也不再說用兵的事情,於是大軍班師回京[17]

同年九月,宣宗班師回京,御奉天門。朱高煦父子家屬都抵達京師,命工部築館室於西安門內,安處朱高煦夫婦男女,其飲食衣服的奉給,仍然按照以往制度未曾改變。宣宗出御制《東征記》,以示群臣,凡朱高煦之罪,以及朝廷不得已用兵的緣故,均詳細寫入書中。逆黨王斌、朱暄等伏誅,同謀伏誅者六百四十餘人,其故縱與藏匿坐死戍邊者一千五百餘人,實口外者七百二十七人。獨長史李默免罪[18]

宣宗抵達京師后,仍然想著楊士奇的進言,不再提及進攻彰德(趙王)的事情。然而言官仍然喋喋不休,請求盡削趙護衛,且請拘趙王京師,宣宗均不聽。於是召見楊士奇問:“談論趙王之事的官員越來越多了,怎麼辦?”楊士奇對答道:“現在的宗室中,只有趙王是最親的,應當考慮保全他,不要在被群臣所言迷惑。”宣宗說:“我也是這樣想的,皇考對趙王最友愛,現在我也只有這一個叔叔,怎麼會不愛。應當思考保全之策。”於是將群臣上奏的奏摺,派遣駙馬都尉廣平侯袁容左都御史劉觀拿著向趙王示出,使其自處。楊士奇說:“如果皇帝能夠璽書親諭一封更好。”宣宗贊同其主張。袁容等人抵達后,趙王大喜說:“我有救了。”於是獻上護衛,且上表感謝隆恩,至此,言官不再討論此事[19]

而朱高煦被锁在城內,某日,宣宗視察。朱高煦出其不意伸腳絆倒宣宗。宣宗於是大怒,命大力士構銅缸覆蓋他。銅缸重有三百斤,朱高煦仍然有力頂起,於是宣宗命積炭缸上如山,然後燃起炭火,瞬間火燒銅融,朱高煦遂死。之後諸子均判死刑[20]

参考文献[编辑]

  1.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成祖永樂二年,立郡王高煦為漢王,仁宗同母弟也。初,文皇起兵時,世子居守。高煦狙詐多智,以材武自負,善騎射,從征白溝、東昌有功。江上之戰,文皇兵卻,高煦適引騎兵至,文皇撫其背曰:「吾病矣,汝努力,世子多疾。」已而議建儲藩府,舊臣淇國公丘福、駙馬王寧皆善高煦,時時稱二殿下。文皇曰:「居守功高於扈從,儲貳分定於嫡長。且元子仁賢,又太祖所立,真社稷主,汝等勿復言。」至是,立世子東宮,封高煦漢王,國雲南;高燧趙王,國彰德。高煦怏怏不肯去,曰:「我何罪,斥我萬里。」文皇不悅。太子力解,得暫留京師。又請得天策衛為護衛,曰:「唐太宗天策上將,吾得之豈偶然。」又請益兩護衛,曰:「我英武,豈不類秦王世民乎?」又嘗作詩,有「申生徒守死,王祥枉受凍」之語。”
  2.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上嘗命太子及漢王高煦、趙王高燧、皇太孫同謁孝陵。太子體肥重,且足疾,兩中使掖之行,恒失足。高煦從後言曰:「前人失跌,後人知警。」皇太孫應聲曰:「更有後人知警也。」高煦回顧色變。太孫,即宣宗也。東宮性仁厚,篤好經史,有人君之度。高煦不肯竟學,然英武頗類上。長七尺餘,輕趫,兩腋若龍鱗者數片。上每北征,令從左右。上嘗與諸大臣微語及儲宮事,大臣亦多謂東宮守成令主,上意頗釋。一日,上及後御便殿,東宮妃張氏親執庖爨,上御膳恭謹。上大喜,曰:「新婦賢,他日吾家事多賴也。」自此無易儲意。然高煦時媒孽東宮事以聞。嘗譛解縉泄上易儲語,縉坐貶交趾。又譛之,逮繫,死獄中。”
  3.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十二年八月,上北征還,東宮遣使迎上遲。高煦日夜謀奪嫡,復造飛語,動搖監國,並中傷黃淮等。於是坐淮等奉表不敬,逮下獄。十三年三月,改趙王高燧封國於彰德,漢王高煦於青州。時高煦奏願常侍左右,不欲之國。復賜敕曰:「既受藩封,豈可常在侍下。前封雲南,憚遠不行,與爾青州,今又托故。如果誠心留侍,去年在此,何以故欲南還?是時朕欲留爾長子,亦不可得。留侍之言,殆非實意。青州之命,更不可辭。」”
  4.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十四年九月,漢王高煦選各衛壯健藝能軍士隨侍。敕都督僉事歐陽青悉還原伍,不許稽留。”
  5.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十五年三月,漢王高煦有罪,居之山東樂安州。高煦所為不法,上以其長史程棕、紀善周巽等不能匡正,皆斥交趾為吏。高煦猶不悛,府中有私募軍士三千餘人,不隸籍兵部;縱衛士於京城內外劫掠,支解無罪人投之江;殺兵馬指揮徐野驢,及僭用乘輿器物。上頗聞之,還南京以問蹇義。義不敢對,固辭不知。又問楊士奇,對曰:「漢王始封國雲南,不肯行,復改青州,又堅不行。今知朝廷將徙都北京,惟欲留守南京。此其心路人知之,惟陛下早善處置,使有定所,用全父子之恩,以貽永世之利。」上默然。後數日,上復得高煦私造兵器,陰養死士,招納亡命,及漆皮為船,教習水戰等事。上大怒,召至面詰之,褫其衣冠,縶之西華門內。皇太子力為營救,乃免。上厲聲曰:「吾為爾計大事,不得不割。汝欲養虎自貽患耶!今削兩護衛,處之山東樂安州。去北京甚邇,即聞變,朝發夕就擒矣。」比至樂安,怨望,異謀益熾,太子數以書戒之,竟不悛。”
  6. ^ 明史》(卷118):“私選各衞健士,又募兵三千人,不隸籍兵部,縱使劫掠。兵馬指揮徐野驢擒治之。高煦怒,手鐵瓜撾殺野驢,眾莫敢言。遂僭用乘輿器物。成祖聞之怒。十四年十月還南京,盡得其不法數十事,切責之,褫冠服,囚繫西華門內,將廢為庶人。仁宗涕泣力救,乃削兩護衞,誅其左右狎暱諸人。明年三月徙封樂安州,趣即日行。高煦至樂安,怨望,異謀益急。 仁宗數以書戒,不悛。”
  7.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二十二年,成祖崩,仁宗即位。八月己丑,召漢王高煦赴京。九月甲申,漢王高煦至京。”
  8.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仁宗洪熙元年夏四月,遣漢王高煦子瞻圻於鳳陽守陵。當文皇北征宴駕時,高煦子瞻圻在北京,凡朝廷事,潛遣人馳報,一晝夜六七行。高煦日亦遣數十人入京師潛伺,幸有變。上固知之,顧益厚遇,倍加歲祿,賜賚萬計。先是,瞻圻憾父殺其母,屢發父過惡。文皇曰:「爾父子何忍也。」至是,高煦悉上瞻圻前後覘報中朝事,又曰「廷議旦夕廢兵取樂安」。上召瞻圻示之,曰:「汝處父子兄弟間,讒構至此乎?稚子不足誅,遣鳳陽守皇陵。」”
  9.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五月辛巳,仁宗崩。六月,太子自南京奔喪,高煦謀伏兵邀於路,倉卒不果。庚戌,太子即位,改明年宣德元年。”
  10.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七月,高煦陳奏利國安民四事。上顧侍臣曰:「永樂中,皇祖常諭皇考及朕,謂此叔有異心,宜備之。然皇考待之極厚。如今日所言,果出於誠,則是舊心已革,不可不順從也。」命有司施行,仍復書謝之。”
  11.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宣宗宣德元年春正月,漢王高煦遣人獻元宵燈。有言於上曰:「漢府所遣來者,多是窺瞰朝廷之事,特以進獻為名。」上曰:「吾惟推誠以待之耳。」復書報謝。 秋八月,北京地震,漢王高煦反。初,高煦既之國樂安,反謀未嘗一日忘。及仁宗崩,帝即位,賜高煦視他府特厚。高煦日有請,及言朝政,上曲徇其意。索駝與之四十,索馬與之百二十,索袍服又與之。高煦益自肆,八月壬戌朔遂反。遣枚青潛來京,約英國公張輔內應,輔暮夜繫青聞於朝。又約山東都指揮靳榮等反濟南為應。又散弓兵旗,令真定諸衛所,盡奪傍郡縣畜馬。立五軍都督府:指揮王斌領前軍,韋達左軍,千戶盛堅右軍,知州朱暄後軍。諸子瞻垐、瞻域、瞻埣、瞻墿各監一軍。高煦率中軍,世子瞻垣居守。指揮韋賢、韋興,千戶王玉、李智領四哨。部署已定,偽授王斌、朱暄等大帥、都督等官。御史李濬,樂安人,棄其家,變姓名,間道詣京上變,言高煦刻日取濟南,然後率兵犯闕。升濬行在左僉都御史,遣中官侯太賜書高煦,言:「昨枚青來,言叔督過朝廷,予誠不信。皇考至親唯二叔,子所賴亦唯二叔。小人離間,不得不敷露中懇。且傳播驚疑,或有乘間竊發者,不得不略為之備。唯叔鑒之。」太至樂安,高煦陳兵見太,傲倨不拜敕,南面坐,跪太,大言曰:「我何負朝廷哉!靖難之戰,非我死力,燕之為燕,未可知也。太宗信讒,削我護衛,徙我樂安。仁宗徒以金帛餌我。今又輒云祖宗故事,我豈能鬱鬱無動作?汝循營視,漢士馬豈不可洸洋天下耶?速報上,縛奸臣來,徐議吾所欲。」太懼,唯唯歸。上問高煦何言,太對無所言。上曰:「太二心。」已而,錦衣官從太往者,具陳所見。上大怒太曰:「事定必治汝。」”
  12.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是月丁卯,高煦遣百戶陳剛進疏,言仁宗違洪武、永樂舊制,與文臣誥敕封贈,今上修理南巡席殿等事,為朝廷罪過。又斥二三大臣夏原吉等為奸佞,並索誅之。又書與公侯大臣,驕言巧詆,污蔑乘輿。上歎曰:「高煦果反。」議遣陽武侯將兵討高煦,大學士楊榮力言不可,曰:「皇帝獨不見李景隆事乎?」上默然。顧原吉,原吉曰:「往事可鑒,不可失也。臣見煦命將而色變,退語臣等而泣,知其無能為也。且兵貴神速,宜卷甲韜戈以往,一鼓而平之,所謂先聲有奪人之心也。若命將出師,恐不濟。楊榮言是。」上意遂決。立召張輔諭親征,輔對曰:「高煦鷙而寡謀,外戇中恇,今所擁非有能戰者。願假臣兵二萬,擒逆賊獻闕下。」上曰:「卿誠足辦賊,顧朕新即位,小人或懷二心,行決矣。」令大索樂安奸諜。”
  13.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乙丑,敕遣指揮黃謙,同總兵、平江伯陳瑄防守淮安,勿令賊南走。令指揮芮勳守居庸關。令法司盡弛軍旗刑徒從征。戊辰,命定國公徐永昌、彭城伯張昶守皇城;安鄉侯張安、廣寧伯劉瑞、忻城伯張榮、建平伯高遠守京師。”
  14.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己巳,命豐城伯李賢、侍郎郭璡、郭敬、李昶督軍餉;鄭王瞻埈、襄王瞻墡留守北京;廣平侯袁容、武安侯鄭京、都督張升、山雲,尚書黃淮、黃福、李友直協守;少師蹇義、少傅楊士奇、少保夏原吉、太子少傅楊榮、太子少保吳中、尚書胡濙、張本、通政使顧佐扈行;陽武侯薛祿、清平伯吳成為先鋒。辛未,以高煦之罪,告天地宗廟社稷山川百神,遂親征。發京師,率大營五軍將士以行。東南天鳴,聲如萬鼓。癸酉,駕過楊村,馬上顧問從臣曰:「試度高煦計安出?」或對曰:「樂安城小,彼必先取濟南為巢窟。」或對曰:「彼曩不肯離南京,今必引兵南去。」上曰:「不然。濟南雖近,未易攻;聞大軍至,亦不暇攻。護軍家在樂安,不肯棄此走南京。高煦外多誇詐,內實怯懦,臨事狐疑,展轉不斷。今敢反者,輕朕年少新立,眾心未附。又謂朕不能親征,即遣將來,得以甘言、厚利誘餌,幸成事。今聞朕行,已膽落,敢出戰乎!至即擒矣。」”
  15.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戊寅,獲樂安歸正人,益知賊中虛實。言:「賊初約靳榮取濟南,山東布、按二司官覺之,防榮不得發。又聞大軍至,不敢出。朱暄力言:『宜引精兵取南京,得南京大事成矣。』眾不從,曰:『南人謀家耳,奈我輩何!』」又曰:「高煦初聞陽武侯等將兵,攘臂喜曰:『此易與耳。』聞親征,始懼。」於是授歸正人官厚賞,給榜令還樂安諭眾。上仍書諭高煦曰:「人言王反,朕初不信。及得王奏,知王志在禍生靈,危宗社。朕興師問罪,不得已也。王太宗皇帝之子,仁宗皇帝之弟。朕嗣位以來,事以叔父,禮不少虧,何為而反耶?朕惟張敖失國,本之貫高;淮南受誅,成於伍被。自古小人事藩國,率因之以身圖富貴,而陷其主於不義。及事不成,則反噬主以圖苟安,若此者多矣。今六師壓境,王能悔禍,即擒獻倡謀者。朕與王削除前過,恩禮如初,善之善者也。王如執迷,或出兵拒敵,或嬰城固守,圖僥倖於萬一,當率大軍乘之,一戰成擒矣。又或麾下以王為奇貨,執以來獻,王以何面目見朕?雖欲保全,不可得也。王之轉禍為福,一反掌間耳!其審圖之。」上英暢神武,詞旨明壯。六軍氣盛,龍旗鉦鼓,千里不絕。庚辰,薛祿馳奏前鋒至樂安,約明日出戰。上令大軍蓐食兼行,文臣請慎重,武臣曰:「林莽間或設伏,百里趨利不可。」上曰:「兵貴神速,我抵城下營,彼阱中虎,爪牙安施!大軍至,烏合之眾方洶洶,何暇設伏!」遂行,夜分至陽信。時慶雲、陽信吏人皆入樂安城,無來朝者。”
  16.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辛巳,駐蹕樂安城北,城中黑氣黯黲,大軍壁其四門。賊乘城舉礮,大軍發神機銃箭,聲震如雷,城中人股栗。諸將請即攻城,上不許。敕諭高煦,不報。已,復遣敕諭之曰:「前敕諭爾備矣。朕言不再,爾其審圖之。」又以敕繫矢射城中,諭黨逆者以禍福,於是城中人多欲執獻高煦者。高煦狼狽失據,密遣人詣御幄陳奏,願寬假,今夕與妻子別,明旦出歸罪。上許之。是夜,高煦盡取積歲所造兵器與凡謀議交通文書,盡毀之。城中通夕火光燭。天壬,午移蹕樂安城南。高煦將出,王斌等固止之,曰:「寧一戰以死,就擒,辱矣。」高煦曰:「城小。」紿斌等復入宮,遂潛從間道,衣白席藁出見上,頓首自陳。群臣列奏其罪,請正典刑。上曰:「彼固不義,祖訓待親藩自有成法。」群臣復言:「《春秋》大義滅親。」上卻之,以群臣劾章示煦。煦頓首言:「臣罪萬死萬死,生殺惟陛下命。」上令煦為書,召諸子同歸京師。罪止倡謀數人,赦城中脅從者。遂執王斌等下行錦衣獄。癸未,令祿、本鎮撫樂安,改樂安為武定。乙酉,班師,命中官頸繫高煦父子赴北京,錦衣衛械繫王斌、朱暄、盛堅、典仗侯海、長史錢巽、教授錢常、百戶井授等以歸。”
  17.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庚寅,駐蹕獻縣之單橋,戶部尚書陳山迎駕。山見上言:「宜乘勝移師向彰德,襲執趙王,則朝廷永安矣。」上召楊榮以山言諭之。榮對曰:「山言國之大計。」遂召蹇義、夏原吉諭之,兩人不敢異議。榮言請先遣敕趙王,詰其與高煦連謀之罪,而六師奄至,可擒也。從之。榮遂傳旨令楊士奇草詔,士奇曰:「事須有實,天地鬼神豈可欺哉!且敕旨以何為辭?」榮厲聲曰:「此國家大事,庸可沮乎!令錦衣衛責所繫漢府人,狀云『與趙連謀』,即事之因,何患無辭?」士奇曰:「錦衣衛責狀,何以服人心!」士奇因往見蹇義、夏原吉,義曰:「上意已定,眾意已定,公何能中阻!」原吉曰:「萬一上從公言,今不行。趙後有變,如永樂中孟指揮之舉,誰任其咎?」士奇曰:「今時勢與永樂中異。永樂中,趙擁三護衛,今已去其二。且昔孟指揮所為,王實不預聞。不然,趙王豈至今日乎?」義曰:「即如公言,今若何?」士奇曰:「為今之計,朝廷重尊屬,厚待之。有疑,則嚴防之,亦必無虞,而於國體亦正矣。」義、原吉曰:「公言固當,然上特信楊榮言,不係吾二人可否也。」士奇退與榮曰:「太宗皇帝惟三子,今上親叔二人。一人有罪者不可恕,其無罪者當厚之,庶幾仰慰皇祖在天之靈。」榮不肯。時楊溥亦與士奇意合,溥曰:「吾二人請入見上,兵必不可移。」榮聞溥言,即趨入見,溥士奇亦踵其後,而門者止二人,不得入。已,有旨召蹇、夏。義以士奇言白,上不懌,然亦不復言移兵矣。車駕遂還京。”
  18.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九月,帝還京師,御奉天門。高煦父子家屬皆至京師,命工部築館室於西安門內,處高煦夫婦男女,其飲食衣服之奉,悉仍舊無改。上出御制《東征記》,以示群臣,凡高煦之罪,及朝廷不得已用兵之故,皆詳書之。逆黨王斌、朱暄等伏誅,同謀伏誅者六百四十餘人,其故縱與藏匿坐死戍邊者一千五百餘人,實口外者七百二十七人。獨長史李默免。”
  19.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上至京,始思楊士奇言,不復及彰德事。然言者猶喋喋,請盡削趙護衛,且請拘趙王京師,上皆不聽。乃召士奇諭曰:「言者論趙王益多如何?」對曰:「今日宗室,惟趙王最親,當思保全之,毋惑群言。」上曰:「吾亦思之,皇考於趙王最友愛,且吾今惟一叔,奈何不愛。然當思所以保全之道。」乃封群臣言章,遣駙馬都尉廣平侯袁容、左都御史劉觀齎以示之,使自處。士奇曰:「更得璽書親諭之尤善。」上從之。容等至,趙王大喜曰:「吾生矣。」即獻護衛,且上表謝恩,而言者始息。”
  20. ^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27):“漢庶人高煦鎖縶之內逍遙城,一日,帝往,熟視久之。庶人出不意,伸一足勾上踣地。上大怒,亟命力士舁銅缸覆之。缸重三百斤,庶人有力,頂負缸起。積炭缸上如山,燃炭,逾時火熾銅鎔,庶人死。諸子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