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一江山島戰役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座標28°37′N 121°49′E / 28.61°N 121.82°E / 28.61; 121.82

一江山島戰役
第二次國共內戰的一部分
PLA attack 203 Highland.jpg
解放軍登陸突擊部隊向一江山島的制高點203高地進攻
日期: 1955年1月18日-19日
地點: 浙江省一江山島
結果: 中國人民解放軍勝利,攻下一江山島,並迫使國軍從大陳島撤退,最終解放軍奪取浙東沿海全部島嶼
參戰方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國人民解放軍 中華民國_(大陸時期) 中華民國國軍
指揮官和領導者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張愛萍 中華民國_(大陸時期) 王生明 
兵力
解放軍稱陸軍1個團又1個營,
艦艇188艘,
飛機184架,
炮兵4個營又12個連,
高射炮兵6個營[1]

國軍稱6000官兵,
188艘艦艇,
200架飛機

國軍稱守軍有六個突擊大隊包含一個砲兵大隊,共1030人。[2][3]

解放軍稱大陳島駐有國軍4個軍官戰鬥團,還有別動隊和游雜武裝共1.5萬餘人。 解放軍稱殲滅國軍守軍1,086人[4]

傷亡與損失
解放軍稱393人陣亡,
1027人受傷[5]

國軍稱解放軍3000多人陣亡

國軍稱720人陣亡,300多人輕重傷[3]

解放軍稱國軍519人陣亡,
567人被俘[6]

一江山島戰役是1955年1月18日上午7時許,中國人民解放軍中華民國國軍於第一次台灣海峽危機中在浙江省一江山島進行的戰役。解放軍華東軍區部隊發動攻島作戰,此為解放軍首次陸海空三軍協同作戰,大舉進攻大陳島門戶一江山島。戰鬥歷時兩天,至1月19日2時,解放軍佔領該島。國軍一江山島指揮官王生明陣亡,副指揮官王輔弼被俘,其餘守軍陣亡500多人,遭俘500多人。

背景[編輯]

解放軍籌劃[編輯]

解放軍一江山島戰役指揮官張愛萍上將
王生明上校陣亡後被追晉為少將,入祀台北市圓山國民革命忠烈祠

第二次國共內戰中,解放軍已經於中國大陸取得全面勝利。1949年4月4日,解放軍第三野戰軍副司令員粟裕參謀長張震奉中國共產黨中央軍委命令,在江蘇省泰縣白馬廟鄉建立渡江戰役指揮部,接管國軍投誠艦艇以組建一支保衛沿海沿江的海軍部隊。1949年4月23日,華東軍區海軍領導機構在白馬廟鄉成立,張愛萍任司令員兼政委,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從此誕生。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解放軍又陸續攻占舟山群島台山列島等沿海島嶼。在金門戰役失利後,解放軍認真總結,發展海軍,又陸續攻佔洞頭島頭門山島等沿海島嶼。1954年8月,張愛萍任浙東前線指揮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負責組織指揮大陳列島戰役[7]。解放軍經過長期的研究討論,最終決定先進攻大陳島的門戶一江山島。

國軍襲擾東南沿海[編輯]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6月26日,美國總統哈瑞·S·杜魯門命令第7艦隊開進台灣海峽。10月19日晚,中國人民志願軍渡過鴨綠江,參加朝鮮戰爭。1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拒絕接受聯合國停火決議後,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為減緩在朝鮮的壓力,立即制定一份中華民國國軍行動綱領,想利用最少的美軍資源,幫助國軍進行遊擊戰,來達到削弱甚至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目的[8]。美方對蔣中正態度與朝鮮戰爭爆發前相比可說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1951年7月後數月裡,美方不斷向台北推銷反攻海南島方案。基於政治現實以及軍事風險的考量,蔣中正並不贊同美國的方案,但支持對中國大陸沿岸採取突襲行動。

位在新北市中和區一江新城的一江山殉難烈士紀念碑,刻有守軍的血書。

1951年3月,中央情報局人員與軍火物資開始大批湧入台灣,並以「西方公司」名義進行活動。當時浙江外海的一連串小島由中華民國政府控制,包括漁山、披山、南麂、北麂、一江山以及上、下大陳島等地,被選定為西方公司人員進行整編、訓練游擊隊,並且實施沿海秘密突襲任務的行動基地[9]。1952年,胡宗南化名秦東昌,出任中華民國浙江省政府主席,轄區只有浙江沿海少數離島。胡宗南將卅多股各自為政的游擊武力,整編為江浙反共救國軍六個大隊,將船隻整編為海上突擊總隊。胡宗南開始進攻大陸沿海地區和島嶼。胡宗南以大陳島為總部。1952年6月10日,突襲黃焦島;7月11日,突襲跪人山、松門角、白帶門;8月14日進占南北鹿山島,15日突襲沙埕港,17日突襲平陽縣金鎮衛。雖然這些襲擊均被解放軍擊退,但也使解放軍加深了必須要奪取全部浙東沿海島嶼的意識。[10]

解放軍前期攻島作戰[編輯]

1953年韓戰停戰,解放軍開始將重心從朝鮮半島移到台灣問題上,1953年5月起,解放軍攻占大小鹿山島、雞冠山島、羊嶼、積穀山島等,胡宗南無力奪回。[11]

解放軍奪取制空制海權[編輯]

隨著浙江黃岩路橋機場的落成,解放軍取得大陳地區海空優勢。解放軍在奪取大陳地區制空權的過程中,從1954年11月1日至11月4日,解放軍空軍和海軍航空兵先後出動轟炸機112架次,連續猛烈轟炸大陳島和一江山島,投彈1154枚。同時,解放軍殲擊機也輪番起飛在大陳地區上空進行掩護,使國軍空軍不敢出動到大陳地區迎擊。解放軍海軍航空兵同時也對國軍海上目標進行轟炸,但由於缺乏經驗,未能炸沉國軍軍艦,但迫使國軍海軍白天不敢在大陳地區停泊,並只敢在夜間活動。[12]1954年12月21日至1955年1月10日,解放軍出動空軍轟炸機28架次,強擊機46架次,殲擊機70架次,5次轟炸大陳島,並在1月10日炸沉國軍坦克登陸艦「中權」號,並炸傷4艘艦隻。[13]

1954年11月14日駐守大陳島的DE-22「太平號」護航驅逐艦被四艘解放軍第31魚雷艇大隊第三支隊四艘P-4型魚雷艇155-158號發射8枚魚雷,其中1雷命中。「太平號」在拖帶途中沉沒。這次海戰,為解放軍海軍魚雷艇部隊首次作戰勝利,不僅鼓舞了解放軍士氣,也對國軍海軍起到了震撼的作用。[14]1955年1月10日,解放軍魚雷快艇在大陳島西南擊沉國軍海軍炮艇「洞庭」號。自此,國軍海軍的軍艦一般不再進入大陳海域,解放軍奪取了大陳海域的制海權,為解放軍的登陸作戰創造了有利條件。[15]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編輯]

1954年9月3日九三砲戰爆發,9月9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菲律賓返美途中,臨時決定到台北蔣中正會面,國際間普遍視此為美國全力支持台北的一象徵。 9月中旬,蔣中正約見美國駐華大使藍欽美軍顧問團團長蔡斯少將。蔣表示當朝鮮半島中南半島遭受共產黨威脅時,美國很快地就伸出援手,如今台北當局代表自由世界,正與敵人激烈作戰,美國卻顯得「漠不關心」,蔣中正對此表示非常失望。在華府,美軍方高層絕大多數成員皆力主應以強硬姿態對付北京,並協助國軍部隊繼續控制金門馬祖等外島。然而,當時華府反對美國以武力介入台海危機的聲浪亦不小,美國總統艾森豪決定與台北開始談判協防條約。10月12日,美國助理國務卿勞伯森抵達台北。10月底,葉公超在華府與美國務院官員開始進行協防條約談判,協防條約於12月2日簽字 [16]

大陳與一江山的守軍[編輯]

1953年5月西方公司撤離大陳島。1953年7月初,「江浙反共救國軍總指揮部」正式撤消。1953年8月,蔣中正派出陸軍第四十六師,並由留美的劉廉一中將擔任大陳防衛司令部司令官,取代與美國關係不佳的胡宗南,西方公司亦再度進駐。陸軍第四十六師防守大陳本島,救國軍駐守周邊的一江山、漁山、南麂島[17]。劉廉一於1954年將王生明上校升任南麂地區司令。1954年10月,王生明晉任一江山地區司令,指揮突擊第4大隊、突擊第2大隊,第4中隊及炮兵第1中隊。1955年元旦,王生明獲頒第五屆戰鬥英雄第一名,並由蔣中正總統親自授獎。由於明白蔣中正對美國的無奈,想要作出一番表現給美國人看看,戰前王生明已經決定要死守一江山島。命令部隊中父子、兄弟必須撤退一人[18]

過程[編輯]

炮火準備[編輯]

解放軍炮兵猛烈轟擊一江山島

1955年1月18日早上8時,解放軍空軍開始對一江山島轟炸,至9時以後,轟炸結束,小島落彈一萬兩千發。12時05分,解放軍炮兵開始炮轟一江山島,共發射4萬發炮彈。直到陸軍抵岸前10分鐘,炮兵還進行了最後一次火力急襲。[19]解放軍登陸前後,陸海空軍的火力實現了有效銜接,壓倒了一江山島和大陳島上國軍的火力,並摧毀了一江山島上國軍的大部分火力點,為解放軍登陸創造了有利的條件。[20]

登陸作戰[編輯]

解放軍登陸突擊部隊向一江山島的制高點203高地進攻

下午2點29分,解放軍開始分三路進攻一江山島。解放軍20軍60師178團2營首先登上一江山島的最北端樂清礁的狹長地段。首批登陸的解放軍經過奮戰,突破國軍的塹壕,穩定了局面。其中6連因為搞錯了方向,連長未經請示就決定在灣部登陸,結果遭到國軍三面火力夾擊,傷亡20餘人,但6連將士仍舊奮勇作戰,終於突破了國軍的第一道塹壕,穩定了局面。[21]

第二路解放軍從一江山島東面登陸,首批登陸的幾個連登陸部隊進展順利,僅其中1連遭到國軍水線地堡的突襲,又沒有利用炮火開闢的通道,反而機械的自行組織爆破,滯留了4分鐘,造成較大傷亡。3排在排長率領下從峭壁攀上去,解了圍。第二路部隊奪占國軍第一線陣地,控制了一線灘頭陣地,第二梯隊也隨即登陸。[21]

第三路解放軍是180團2營的部隊,奪占南一江山島。解放軍進展順利,5連僅用了11分鐘,就連續突破國軍兩道封鎖線。7連只用了30分鐘就從灘頭打上了山頂,奪占了160高地。[21]

解放軍登陸後,利用炸藥包、火焰噴射器和手榴彈等武器殲滅了坑道和岩洞中的國軍。[22]15時02分,解放軍攻占了一江山島國軍司令部所在地同時也是一江山島的制高點北一江山島的203高地,國軍一江山島指揮官王生明陣亡,副指揮官王輔弼被俘。[23]

戰役結束[編輯]

第一波解放軍登陸後半小時,下午3時,第二梯隊登陸上岸,並在一江山島海門礁設立團指揮所。兩小時後,解放軍奪取了國軍核心陣地,國軍一江山島指揮官王生明陣亡,副指揮官王輔弼被俘。下午4時,在解放軍還在肅清殘敵之時,張愛萍就率領部分前指成員登上了一江山島。至19日2時之前,解放軍肅清了全部殘敵,而南一江山島的戰鬥,也隨著解放軍登陸的第二梯隊部隊殲滅北江東部最後一批國軍支撐點而結束。[24]一江山島戰役結束,解放軍控制全島。解放軍消滅國軍千餘人。[25]

關於戰爭持續的時間,王生明的兒子王應文持有異議,他稱戰爭絕不只三小時,因為自大陳聽到的炮聲是18號最烈,晚上沉寂,19號早上又起,到20號還有槍聲。王應文在1995年訪問一江山,曾經參戰的解放軍老戰士向他表示,死亡人數遠超過400人,解放軍是一路踏屍前進,被自己飛機誤炸而死的也不少[26],此一說法係孤證。不過解放軍方面表示解放軍登陸後,解放軍空軍已經沒有炮彈了,僅僅是俯衝對國軍進行恐嚇,以利解放軍作戰。[27]

爭議[編輯]

雙方傷亡[編輯]

一江山島戰役的國軍戰俘照片

解放軍稱國軍一江山島指揮官王生明陣亡,副指揮官王輔弼被俘。至19日2時之前,解放軍肅清了全部國軍。解放軍393人陣亡,1024人受傷;國軍519人陣亡,567人被俘。[28]解放軍方面認為解放軍方面傷亡較大主要是部隊登陸後經常遭到國軍暗火力點襲擊所致。[29]

中華民國方面認為上岸解放軍近七千,守軍為720人;[30]王生明司令率部奮戰至20日下午四時許,彈盡援絕,拉開僅存一顆手榴彈保險,自殺陣亡;計殲敵三千餘,毀敵機五架、沉共艦多艘。最初以為守軍全數陣亡,自1991年放回戰俘後,根據一江山烈士遺屬協會的調查,國軍死傷人數為500多人,遭俘100多人,國軍指揮官王生明之子王應文表示,「中共拿不出五百六十七人的名單,現有的戰俘照片裡,也從未一次出現十幾人以上。」1991年前後,就有當初被俘生還的官兵陸續申請來台,根據國防部資料,總數達131人。[31]

王生明結局[編輯]

解放軍方面並未對王生明陣亡的過程進行很詳細的描述,僅記載王生明被手榴彈炸死。相反,國軍方面對王生明陣亡的經過有各種詳細的描述。

龍應台在《世界日報》副刊發表的《五十年來一江山》中提到:「一江山戰役……,在歷時61小時12 分鐘狂烈戰火之後,四千多名國軍士兵戰死,……指揮官王生明和大陳長官處的最後通訊是:『現在敵人距我只有五十公尺,我手裡有一顆給我自己的手榴彈。』」

根據臺北市政府軍人公墓一江山烈士紀念園區網站的資料:1月18日七時五十八分,解放軍開始進攻一江山,至14時28分,先後出動飛機190架次,投擲500磅炸彈500枚,發射艦砲岸砲四萬一千餘發,而國軍指揮官王生明指揮還擊,傷解放軍軍艦及砲艇各一艘,燬飛機一架,王生明亦在砲火下負傷。14時35分至14時49分,解放軍陸戰隊第一波三千餘人,在向陽礁海門礁及南江山強行登陸,國軍迎擊,殲解放軍於水際者約七百餘人,但解放軍仍不斷增援,15時41分,解放軍大量使用火燄噴射器,展開塹壕戰鬥,佔113高地,王生明乃以電話報告劉廉一表示必死決心,率部逆襲,重奪113高地。解放軍第二波約一千人由西咀頭增援,入暮更以火燄噴射器全面攻擊,然而國軍仍堅守132、121、95高地等三個據點抵抗。19日黎明,解放軍增援千餘,發砲一千八百餘發,121高地尚在射擊抵抗。20日拂曉,解放軍復增援五百餘人,向國軍陣地作第三度總攻,至下午4時左右,相距僅五十公尺,王生明乃率殘餘傷患衝殺,最後拉發僅存之一枚手榴彈[32]

國軍方面同時稱國軍一江山副指揮官王輔弼負傷頭蓋骨被削掉一塊,昏迷後被俘[31]

解放軍方面則稱,在一江山島全島解放後,20日巡邏隊開始肅清暗碉堡,王生明的指揮部是一座較深的地下碉堡,堡內有密道通往海邊一個能上下小艇的山洞出口,此時王生明和一些隨從透過密道前進至該處躲藏,卻聽到解放軍在上方懸崖搜索的聲音和一些落石掉下,以為被發現主動開槍,解放軍以為有殘存敵人,將大量手榴彈往下扔,把下方人包含王全部炸死。[33]

後續[編輯]

《福爾摩沙決議案》[編輯]

1955年1月29日美國國會通過了《福爾摩沙決議案》,授權美國總統艾森豪可以出兵保護中華民國統治的島嶼,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侵略。艾森豪威脅要用原子彈周恩來聲明不怕美國訛詐。

大陳島撤退[編輯]

解放軍攻占一江山島後,火炮射程已經可以覆蓋大陳島,解放軍空軍對大陳島不斷轟炸,解放軍攻占大陳島已經有絕對把握。[34]

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俞大維第一個建議蔣中正大陳不可守、不能守、不必守,應集中兵力確保金門馬祖。蔣思考後接受他的看法。美國請蘇聯外長莫洛托夫轉告中共,不要攻擊大陳的撤退行動。美國第七艦隊於1955年2月使用的132艘艦艇和400架飛機由大陳島上撤出14500名平民,10000名國軍,4000名游擊隊員,40000噸軍事裝備和物資,結束了第一次台灣海峽危機。三天之後,解放軍進占大陳列島,[35]至此,解放軍攻占全部浙東沿海島嶼,僅剩福建沿海的金門馬祖還在國軍手中。

被俘國軍抵台[編輯]

一江山戰役結束後,中華民國發布新聞,稱一江山戰役參戰國軍共720人全部陣亡,無一生還。鳳凰衛視中華民國國防部的文件中記載,當時實際參加一江山戰役的國軍軍官116人,士兵923人,總計1039人,這與對外公布的總計720人全數罹難不同。中華民國政府並不願意承認有國軍被俘。1970年代,經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批准,被俘的林群雄(當年從國府保密局轉調至一江山島,擔任王輔弼第四大隊第8分隊分隊長,後被俘)等20名一江山戰役國軍戰俘聯署要求回台灣,蔣中正經過多方考量,未予准許。[36]

1991年起,部分一江山島被俘國軍陸續來到台灣[30]。一江山戰役戍守島上203高地的陸軍上士陳小斌,在事隔56年後的2011年2月15日來台灣定居,中華民國陸軍司令楊天嘯上將親自前往接機。儀式後,隨即前往三軍總醫院檢查身體。並前往文山區戶政事務所申辦設籍,以及在國防部辦理退除役給與等作業,暫時安置於新北市的「居安一莊」單身退員宿舍居住。陳小斌回憶一江山戰役當時從隔岸、空中而來的砲火十分猛烈,據點內機槍也因頻繁擊發而發燙不能使用,他右眼被解放軍擊傷,又受砲火炸傷雙腳而昏厥,戰爭結束後被解放軍在清掃戰場時發現而被俘,醫治痊癒後,因為匪軍特務的罪名,被送至山西煤礦勞改23年,之後獲得平反釋放,但他自願留在該煤礦礦區工作至退休。[37][36]

評價[編輯]

一江山島戰役是解放軍首次陸、海、空軍聯合作戰,具備了現代戰爭的某些特點,對促進解放軍的全面發展起到了推動作用。一江山島戰役很好地鍛鍊了解放軍陸海空三軍部隊,積累了作戰經驗,並顯示出解放軍進行現代化戰爭的水平大為提高,已經可以有效地實行陸海空三軍協同的登陸作戰。解放軍在海空力量的加強之快,使其已具備三軍協同作戰的能力,一般認為這是為了重新驗證解放軍的海空作戰實力。解放軍開始擊破國軍在浙東沿海島嶼的最後一部分防禦體系。之後,迫使國軍撤出大陳島,解放軍順利進占大陳島,並逐步攻占除金門、馬祖以外的全部沿海島嶼。[38]

中華民國方面認為,一江山島守軍奮戰兩日,力守僅1.75平方公里的小島,不僅震撼國際視聽,1月29日美國國會通過了《福爾摩沙決議案》,授權總統艾森豪可出兵保護台灣及其固有控制之島嶼,美國2月出動艦隊協助撤退大陳島軍民,更間接導致解放軍改變後來的八二三砲戰戰略為「打而不登、封而不死」,台海兩岸至今均未再有大規模的正面軍事衝突,基本確立今日台海兩岸的統治區域。並認為,國軍在制海、制空權都落入解放軍,陸軍兵力也極度劣於解放軍的局勢之下,還能苦守兩天,使解放軍傷亡數超過國軍,王生明不辱使命。由於戰役悲壯慘烈,被稱為國共硫磺島戰役[39]

陵園與紀念[編輯]

中國大陸[編輯]

台州市椒江區解放一江山島戰鬥紀念塔

攻打一江山陣亡的解放軍官兵安葬在台州市椒江區山上的烈士陵園,陵園占地總面積44.62萬平方米。烈士陵園建有解放一江山島戰鬥紀念塔,該塔始建於1955年10月,1956年4月完成。塔高18米,為陵園內最高、最具象徵性的建築物。基座青石砌築,上為混凝土塔身,塔體為不等邊的六邊形,長邊的三面分別雕塑一位陸、海、空軍的軍人塑像,象徵著陸、海、空軍聯合作戰。塔尖裝飾紅五星燈,塔的正面有時任浙江省省長沙文漢題字:「解放一江山島戰鬥紀念塔」,兩側分別為為解放軍浙江軍區司令員林維先中將題詞「人民烈士永垂不朽」、解放軍第20軍軍長廖政國題詞:「繼承烈士的遺志,一定要解放台灣!」[40][41]基座上另勒石頌揚紀念,其中有「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於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首次陸、海、空軍部隊聯合作戰,一舉解放一江山島的輝煌勝利和為國英勇犧牲的烈士」28°40′04″N 121°26′25″E / 28.66764°N 121.440403°E / 28.66764; 121.440403

  • 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東二層全國解放戰爭館解放一江山島戰鬥展區
  • 台州市椒江區青年路一江山島登陸戰紀念館,建築面積4200平方米,占地面積8666平方米,布展面積2400平方米。[40]
  • 解放一江山島烈士紀念碑,高3.8米,寬1.1米,正面碑文是一江山戰役總指揮、浙東前線總指揮部司令員張愛萍的題詞:「為解放一江山島獻出生命的陸海空先烈永垂不朽」。 碑的背面有南京軍區原司令員許世友將軍的題詞:「碧浪萬千重,多少英雄當年小試海陸空。愁島荒山今勝地,萬紫千紅。立石志奇功,壯志長虹,遙看海峽走蛇蟲。誓掃妖氛還國土,金馬台澎」。[40]
  • 解放一江山島烈士紀念館,位於陵園北面小山上,於1962年建造完工。為圓形天壇式五層建築。門口匾額「烈士紀念館」和楹聯「悼英雄壯烈精神萬古長青,繼遺志一定解放金馬台澎」,為時任浙江省省長周建人撰書。[40]

台灣[編輯]

蔣氏父子親臨一江山島戰役戰歿者追悼儀式,畫面中部著軍裝,佩勳章者為蔣中正蔣經國在其身後。
1956年,蔣中正出席一江山島戰役戰歿者周年祭。

國軍王生明與部屬的遺骸都被解放軍焚毀,無從尋得[18]。王生明陣亡後,由蔣中正總統在臺北親臨致祭,追晉為陸軍少將,並入祀做為國家級「首都忠烈祠」的國民革命忠烈祠[42]。第一夫人蔣宋美齡為一江山陣亡官兵孤兒與大陳島撤退來台的孤兒,在臺北設立了華興育幼院。1956年,蔣中正親自出席一江山島戰役戰歿者周年祭。

台北市南港軍人公墓一江山烈士紀念園區一江山陣亡烈士紀念碑[32]台北市市長馬英九於一江山戰役五十週年(2005年)於台北市南港軍人公墓的一江山陣亡將士紀念碑前,以「一身都是膽,英靈佑江山」為題。立上五十週年紀念文碑。其中有「此役國軍在孤島守將王生明將軍指揮下,以少敵多,以弱抗強,雖臨糧盡水枯,彈絕援斷之困境,仍秉我生國死、我死國生之節義,拚死痛殲數倍共軍,終成英魂,成全大義,為我國近代寫下可歌可泣之史頁。」

2010年1月20日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出席在三軍軍官俱樂部舉辦的「一江山烈士殉國五十五週年」紀念會,向親率一千零三十位官兵,死守一江山陣地的王生明將軍與七百二十位戰歿者表達敬意與追思。馬英九表示兩岸不論往後如何發展,一江山戰歿者所留下來的歷史,絕對不能忘記,記住這段歷史,才有更大的動力促進兩岸的和平發展[43]

一江公園一江島殉難烈士紀念碑
位於新北市中和區一江新城的一江山紀念碑文。

藝術創作[編輯]

文學[編輯]

1955年1月18日下午4時,在一江山島戰役還在激戰之時,張愛萍就率領部分前指成員登上了一江山島,巡視戰場。張愛萍當場作了一首沁園春·一江山登陸戰即景》:

東海風光,寥廓藍天,滔滔碧浪。看騎蹈海,風馳虎躍;雄鷹獵獵,雷擊龍翔。雄師易統,戎機難覓;陸海空直搗金湯,銳難當。望大陳列島,火海汪洋。

料得慌,憑一紙空文豈能防。憶昔諾曼第西西里島沖繩大戰,何須鼓簧。「固若磐石」,陡崖峭壁,首戰奏凱震八荒。英雄贊,似西湖競渡,初試鋒芒。

繪畫[編輯]

1957年,畫家彭彬創作了油畫《解放一江山島》,為了真實畫出這次戰爭,他親自參加了一江山島戰役,並且抱著畫板,跟隨部隊衝上島,親歷戰鬥。《解放一江山島》因為其油畫的性質,畫面空間具有平面特徵,因此要將人物、艇船、飛機等盡收眼底,還需要考慮構圖緊湊、透視合理、場面宏大等因素,這對作者組織結構畫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由於作者具有長期創作經驗,這些複雜的問題在這幅作品中解決得比較到位。畫面的藝術處理也相對冷靜,沒有刻意強化人物的動態和戰爭激烈的氛圍,而是通過對服裝(如陸、海軍戰士的區別)、裝備(如卡賓槍、登陸艦)、環境(如海岸、硝煙)等細節的刻畫,來體現這場戰鬥的特殊性和時代特徵。在塑造搶灘登陸的士兵時,作者重點表現了他們的沉著機智和豐富的戰鬥經驗,更加注重瞬間的真實感以及人物的形象。作品借鑑了同時期蘇聯同類題材的處理方式,畫面的技法語言,在處理這類戰爭題材的畫卷時,作者在整體與局部的掌控上,尤其是在光陰的調度和環境的描繪上,時代的烙印十分顯著。[44]油畫《解放一江山島》現藏於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東二層「全國解放戰爭館」,時有外出展覽。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 張勝. 《從戰爭中走來-兩代軍人的對話 張愛萍人生記錄》. 北京東四12條21號: 中國青年出版社. 2008. ISBN 978-7-5006-7956-1 (簡體中文). 
  • 徐焰. 《金門之戰 1949-1959》. 瀋陽市和平區十一緯路25號: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11. ISBN 978-7-205-06942-1 (簡體中文). 
  • 南京軍區《第三野戰軍戰史》編輯室.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戰史》. 北京地安門西大街40號: 解放軍出版社. 1996. ISBN 978-7-5065-5397-1 (簡體中文). 

注釋[編輯]

  1.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6-127頁,ISBN 978-7-205-06942-1
  2. ^ 一江山之役.台灣大百科全書
  3. ^ 3.0 3.1 一江山戰役大事紀. 國軍歷史文物館. 
  4.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8頁,ISBN 978-7-205-06942-1
  5.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8頁,ISBN 978-7-205-06942-1
  6.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8頁,ISBN 978-7-205-06942-1
  7. ^ 亮劍台海:解放軍首次聯合作戰解放一江山島紀實鳳凰新媒體2007年10月10日
  8. ^ 美擬借國軍反攻 牽制韓戰. 世界日報. 2011-06-12. 
  9. ^ 離島突襲 西方公司主導. 《世界日報》. 2011-06-05. 
  10.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09-110頁,ISBN 978-7-205-06942-1
  11.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11-112頁,ISBN 978-7-205-06942-1
  12.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3頁,ISBN 978-7-205-06942-1
  13.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5-126頁,ISBN 978-7-205-06942-1
  14. ^ 徐焰 《金門之戰》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11年 ISBN 978-7-205-06942-1 第123頁
  15.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6頁,ISBN 978-7-205-06942-1
  16. ^ 中美協防 蔣反攻夢難圓. 世界日報. 2011-10-02. 
  17. ^ 正規作戰 整編30路游擊部隊世界日報 2011-02-08
  18. ^ 18.0 18.1 最後一顆手榴彈 留給自己世界日報 2011-02-08
  19. ^ 從戰爭中走來 (2008)P196-197
  20. ^ 徐焰:《金門之戰》,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7頁,ISBN 978-7-205-06942-1
  21. ^ 21.0 21.1 21.2 從戰爭中走來 (2008)P198
  22. ^ 徐焰 《金門之戰》 解放軍出版社 2011年 ISBN 978-7-205-06942-1 第127頁
  23. ^ 三野戰史編輯室:《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戰史》,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6年,第443頁,ISBN 978-7-5065-5397-1
  24. ^ 三野戰史編輯室:《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戰史》,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6年,第443頁,ISBN 978-7-5065-5397-1
  25. ^ 從戰爭中走來 (2008)P198-199
  26. ^ 江山一水跨長虹鳳凰網 2005-03-11
  27. ^ 鳳凰衛視紀錄片 《最後一戰:一江山島戰役揭秘》
  28. ^ 從戰爭中走來 (2008)P198-199
  29. ^ 徐焰 《金門之戰》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11年 ISBN 978-7-205-06942-1 第128頁
  30. ^ 30.0 30.1 一江山戰俘返台 破「全體成仁」神話聯合報 2011-02-16
  31. ^ 31.0 31.1 一江山老兵歸來 未成仁「絕非孬種」. 聯合報. 2011-02-16. 
  32. ^ 32.0 32.1 一江山烈士紀念園區. 臺北市政府. 2010-01-18. 
  33. ^ 中央電視台-一江山戰役揭密
  34. ^ 徐焰 《金門之戰》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11年 ISBN 978-7-205-06942-1 第128頁
  35. ^ "2月13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了大陳島"
  36. ^ 36.0 36.1 國軍戰俘大陸苦役23年 2011年返台台軍上將親迎. 鳳凰網. 2013年3月29日. 
  37. ^ 一江山戰俘陳小斌返臺 國軍熱情迎接袍澤,軍聞社,2011-02-15
  38. ^ 徐焰 《金門之戰》 遼寧人民出版社 2011年 ISBN 978-7-205-06942-1 第128頁
  39. ^ 國共硫磺島戰役 悲壯一江山. 中央社     . 2011-09-20. 
  40. ^ 40.0 40.1 40.2 40.3 一江山島烈士陵園導遊詞. 椒江新聞網. [2011-07-30] (中文(中國大陸)‎). 
  41. ^ 大陳浪 淘盡半世紀恩仇聯合報 2011-02-09
  42. ^ 1969年,中華民國行政院制頒的行政命令忠烈祠祀辦法》第八條明訂「中央政府所在地之首都,建立首都忠烈祠,並得特准建立專祠專坊或專碑。」(http://lis.ly.gov.tw/lgcgi/ttsweb?@0:0:1:presidentdb@@0.6414865460618263 總統府公報],2083期,1969-07-29)九月,依照同辦法第二十四條「首都忠烈祠,由 總統主祭」之規定,總統蔣中正率文武官員於三日軍人節參加中樞秋祭陣亡三軍將士典禮。(http://nrch.cca.gov.tw/ccahome/search/search_meta.jsp?xml_id=0005897926 蔣中正總統率文武官員秋祭陣亡將士], 國家文化資料庫, 1969/3/29)
  43. ^ 吳璋. 千古一江山: 馬英九高度讚揚一江山國軍精神. 青年日報. 2000年1月21日. 
  44. ^ 貴州省慶祝建國60周年油畫展解說詞. 貴州文化遺產網. 2009-10-01 [2011-07-30] (中文(中國大陸)‎).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