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昌帝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台灣桃園市文昌帝君聖像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文昌帝君,全稱梓潼帝君,簡稱梓潼帝君文昌君,是保護文運與考試神祇。中國有「北孔子、南文昌」之說,可見南方文昌帝君信仰之盛。文昌帝君本是號稱王「張育」,與梓潼境主神「亞子」兩位人物合併而成的神明。時人認為「張育」即為梓潼神「亞子」的轉世化身,故稱其「張亞子」。文昌帝君與大魁帝君朱衣帝君純陽帝君關聖帝君,合稱為「五文昌[1],同受士人學子敬奉。

巴蜀地區(今四川重慶)相傳文昌帝君化身瘟祖大神,降伏五瘟神,故能制服瘟疫。民間容易將文昌帝君與北斗七星中的文曲星相混淆,雖然兩者都是傳說中掌管文運和考試的星君,但兩者所指不同。

尊號[編輯]

道教尊為梓潼英顯武烈濟順王七曲山雷澤神龍濟渡大王九天去邪除瘟宏仁教忠布孝祖師天曹桂籍司祿真君九天六陽七曲三宮文昌武烈梓潼帝君司祿主者權職貢舉真君開化保德宏仁大帝消劫行化更生永命天尊等,可見其有護持文運、保命護身、教忠教孝等功能。

源流[編輯]

蜀王張育[編輯]

東晉寧康二年(374年),張育自稱蜀王,起兵抗擊前秦苻堅,英勇戰死。蜀人在梓潼七曲山建張育祠,尊奉他爲雷澤龍王

梓潼神亞子[編輯]

當時,梓潼七曲山另有梓潼神亞子祠。傳說,亞子姓張,又名「堊子」,或「惡子」。《華陽國志》記梓潼縣有「善板祠」,供張亞子。《太平寰宇記》又記有張亞子顯靈的故事。張亞子曾經在長安見到姚萇,張亞子對他說:「九年後,君當入蜀,若至梓潼七曲山,希望您來找我。」。《十六國春秋輯補·後秦錄》則說,姚萇前秦建元二年(366年)果然來到七曲山,見到一神人,神人說:「回地去罷!秦地無君主大概就是您罷!」姚萇請問那神人的姓名,神人說他叫「張亞子」,說罷就不見了。姚萇回到地後果然建立後秦登基,於是就在秦地立「張相公廟」以祀張亞子。

唐朝張亞子的信仰非常盛行。安史之亂時,唐玄宗走避蜀地,宿七曲山,曾被張亞子託夢,說玄宗不久將做太上皇。後來唐肅宗果然自行即位,夢境靈驗,故玄宗對張亞子舉行隆重祭祀,追封「左丞相」。現七曲山尚有唐玄宗「應夢仙台」遺跡。廣明二年(881年),唐僖宗黃巢之亂到蜀地,經過七曲山,也親自祭祀梓潼神,追封張亞子爲濟順王,幷將自己的尚方劍解下來贈廟。由於唐朝天子的推崇,張亞子的影響迅速擴大,逐漸由地方神演變爲全國性的大神。

蜀王、梓潼神、文昌星信仰混合[編輯]

中國各地參加科舉考試的學子,都會祭祀自己家鄉的神靈,祈求自己的考試順利。在北宋時,梓潼神轉化為保佑四川地區學子,考試順利的人格神祇。南宋時,梓潼神被認為較靈驗,而取代了其它地方科舉之神,成為中國內地學子,共同的保佑科舉順利的神祇。由於信仰的傳布,使得原本的梓潼神信仰,與傳統觀念中掌管文學的文昌星相混合,(或曰:梓潼神被視為文昌星轉世化身),而梓潼神被稱為文昌神、文昌帝君或文昌梓潼帝君。而蜀地靈驗之下,宋朝帝王多有封,如宋真宗封為英顯武烈王宋光宗時封為忠文仁武孝德聖烈王宋理宗時封為神文聖武孝德忠仁王

元仁宗延祐三年(1316年)終於正式封張亞子為輔元開化文昌司祿宏仁帝君。於是梓潼神張亞子遂被稱為文昌帝君,與文昌星信仰完全合併。《文昌帝君陰騭文》稱,文昌帝君曾一十七次化身人間,世為士大夫,為官清廉,從未酷民,同秋霜白日之高潔不可侵。「濟人之難,救人之急,憫人之孤,容人之過,廣行陰騭,上格蒼穹」。因此,天帝命文昌帝君掌天曹桂籍文昌之事。凡人間之鄉舉里選,服色祿秩,封贈奏予等等,都歸文昌帝君管理。

明史》禮志稱,「梓潼帝君,姓,名亞子,居蜀七曲山,仕晉戰歿,人為立廟祀之」。講的其實是張育,不過民間俗信張育是張亞子的化身,並無對信仰造成妨礙。

其他職能[編輯]

文昌帝君戎馬起義,抗擊胡人,為國戰死,有忠君救民之功績,被當地視為武神

文昌帝君為梓潼縣的境主神,許多鄉民在遇到冤屈不平時,會向文昌帝君申訴,一如城隍爺

《梓潼帝君化書》稱,文昌帝君「生及冠,母病疽重,乃為吮之,並於中夜自割股肉烹而供,母病遂痊。」因此,文昌帝君也是慈祥孝親的楷模。

文昌帝君在瘟疫流行時,得到「神授以《大洞仙經》並法籙,謂可治邪祛瘟,行之果驗」。另外,四川地區相傳文昌帝君在梓潼七曲山祖廟隱修時,遇見五瘟神欲來散行瘟疫,為了保護民眾,於是他化身為瘟祖大神,面貌威武果敢,一手持寶劍(或如意),另一手變為鷹爪,因而降伏五瘟神

造像與陪祀神座騎[編輯]

一般文昌帝君以文官大臣面貌出現,持玉板如意,亦有持筆、持書、持扇、甚至執拂塵的造型。新莊文昌祠有文昌帝君作為儒生模樣,戴笠乘祿馬趕路的造型。

陪祀神為「天聾」、「地啞」兩位書僮打扮的神祇,一人持毛筆,一人持簿冊。代表著「天機不可洩漏」、「文運人不能知」、「文人須謙卑少言」等意義。《歷代神仙通鑑》曰:「梓潼真君道號六陽,每出駕白騾,隨二童,曰天聾、地啞。真君為文章之司命,貴賤所繫,故用聾、啞於側,使其知者不能言,言者不能知,天機弗洩也 。」這裏還提到了文昌帝君駕「白騾」。

另外,文昌帝君的前身張育,乃蜀地將領,故亦有戎裝披甲,騎戰馬,世稱「祿馬」,相傳能帶福祿而來,俗言:「祿馬得得跑,官位步步升。」 在四川,這座騎被稱為「驢特」,是一隻似馬而非馬的神獸,又稱「四不像」,載著帝君往來四方作戰,講學雲遊。

四川人認為,文昌帝君化身為瘟祖大神時,面貌威武果敢,一手持寶劍(或如意),另一手為鷹爪。

出生地[編輯]

四川越巂是文昌帝君張亞子的誕生地,亦是其故鄉。其影響深遠,歷史悠久。據統計各地建造的文昌宮、閣、樓、殿,數以千計,遍布中國大陸港澳臺灣東南亞一帶。

據《越西廳志》載:「張亞子晉太康八年,七十一化降生在中所盧林溝的張老夫婦家中,後勤學苦練,羽化成神」。張亞子出生地--越西中所水鎮:古時水觀音泉邊山崖上,生長有一株婆娑古樹,開的花兒如 桃花,春天嫣紅,秋天翠碧,掩映著水潭。此樹人們稱血滕樹,傳說枝條折斷後,帶淌出血漿樣的汁,甚是奇異。樹的石崖另有一處刻字「勝景清絕」。

越西金馬山上曾留有勝跡「紫府飛霞洞」、「上馬石」等。上馬石石上曾留有腳印,據說是踏石,上「驢特」留下的印跡。石上鐫刻有「文昌勝跡」四字。另刻字「泉湧月明」相傳為帝君親書。又有鐫字於帝君賞憩處:「金闕化身」守「泉湧月明」數字。

相關著作[編輯]

維基文庫標誌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成書於宋元時的《文昌帝君陰騭文》簡稱「陰騭文」,是一篇駢文,以文昌帝君本人的口吻來講述其化身與訓示,列舉古代士人行善得福的事例,說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近報則在自己,遠報則在兒孫」的因果報應,勸人行善積德。《文昌帝君陰騭文》在傳統社會幾乎無人不曉。魯迅在《二十四孝圖》等作品中,就提到了本書。在清代,《文昌帝君陰騭文》與《太上感應篇》及《關聖帝君覺世真經》合稱「三聖經」。

奉祀[編輯]

元明以後,隨著科舉制度的規模化和制度化,對於文昌帝君的奉祀也漸普遍。各地都建有文昌宮(梓潼宮)、文昌閣或文昌祠等等,其中以四川梓潼七曲山的七曲山文昌宮規模最大。萬曆帝甚至在京師敕建燕京梓潼宮,供入京會試舉人禮拜求福。

不僅於各大都會,鄉間書院私塾也都供奉文昌香火或神像、神位,其間雖時有興廢,但因文章司命,是世人貴賤所繫,所以一直奉祀不衰。舊時每年農曆二月初三日為文昌帝君神誕之日,公家和當地文人學士都要到供奉文昌帝君的廟宇奉祀,或吟作文,舉行文昌會

在文昌帝君的七曲山祖廟中,也奉祀了文昌帝君的化身瘟祖大神造像。每逢疫病流行,時禱時應。

在臺灣地區文昌信仰廣布,或因應考生應試祈願之需要,一般具規模的大型廟宇通常設有文昌殿,或配祀文昌帝君。

供奉廟宇[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

註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認識文昌-考得廟 . 育達教育網 . [2016-03-20] (中文(台灣)).

來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