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花地瑪聖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法蒂瑪聖母聖像

法蒂瑪聖母天主教徒给1917年在葡萄牙花地瑪连续六个月于当月的13日显现给三个牧童而后被天主教会所认为是“聖母瑪利亞”者的称号。由于该三名牧童称她自称为“玫瑰玛利亚”,因此这个称号也有使用,往往这两个称号也被合用,比如“玫瑰法蒂瑪圣母”(葡萄牙語Nossa Senhora do Rosário de Fátima)。

历史[编辑]

葡萄牙花地玛的地理位置

1917年从5月至10月,露希亚·桑托斯(Lúcia dos Santos)和她的表兄弟哈辛塔·玛尔托(Jacinta Marto)以及弗朗希斯科·玛尔托(Francisco Marto)三名牧童称在葡萄牙花地玛附近尔贾斯特外的空地上看到圣母玛利亚。他们总是在每个月的13日约在同一时辰看到她[1]。露希亚称玛利亚“比太阳还要明亮,发射的光束比充满了闪烁的和被阳光刺目的光束穿透的水晶杯还要明亮和强烈。”[1]

葡萄牙报纸Ilustração Portugueza1917年10月29日版的复制,显示期待花地瑪显现时“太阳奇迹”的人群

露希亚称玛利亚向他们透露了三个秘密(法蒂瑪的三個秘密[1]。她规劝牧童们通过忏悔和牺牲来拯救罪人[1]。因此牧童们在腰上繫很紧的绳子来导致痛苦、在热天裡不喝水、以及其它赎罪行为[1]。更重要的是露希亚称玛利亚叫他们每天颂玫瑰经,多次重申玫瑰经是获得个人和世界和平的关键。当时许多葡萄牙年轻人,包括这些牧童的亲戚,正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打仗。

这个奇迹的消息传出后,此后数月裡上千人湧到花地瑪和贾斯特外[1]。1917年8月13日,当地省长亚瑟·桑托斯(Artur Santos[2]认为这个事件会导致政治动乱,因此在牧童到达空地前将他们关押了[1]。当时省的监狱里被关押的犯人说牧童们虽然非常愤怒,但是他们坚固了其他犯人,并领导其他犯人一起诵玫瑰经[1]。省长桑托斯审问牧童,主要是想知道所谓的秘密是什么,但是未能获得结果[1]。桑托斯甚至假装准备一锅烧滚的油,然后一个接一个将牧童们押出审讯室,说他们将被在油裡被烧死,然后逼迫剩下的牧童来泄露秘密,以防遭到同样的结局,但是牧童拒绝了,露希亚答应会询问圣母是否可将秘密告知省长[1]。这个月裡牧童称他们没有在13日和以往的Cova da Iria看到,而是在8月15日在Valinhos看到了玛利亚[1]

1917年10月13日是1917年显现系列的最后一次。约7万人[註 1],包括报纸记者和摄影师,聚集在牧地,因为牧童们此前称当日会发生奇迹“让所有人相信”[1]。当天下大雨,但是许多当时在场的人称云突然列开,显露出形似一个在天上旋转的盘子的太阳,向周围发射各种颜色的光,然后这个太阳突然从天上落下,蛇行冲向地面,最后又回到它原来的位置,而人们本来湿的衣服完全干了。这个事件被称为“太阳奇迹”[4]

报纸O Século(葡萄牙当时最有影响的报纸,它比较倾向政府政策,反对僧侣[1])记者阿维利诺报道说:“聚集的人群按照圣经的教训光着头,不戴帽子,热切地搜索天空,他们惊讶地看到太阳开始发抖,它违反者所有宇宙规则突然开始不可思议地运动—按照众人典型的印象它‘跳舞’。”[5]给报纸Ordem写作的眼科专家多明哥·平托·科埃尔和(Domingos Pinto Coelho)报道说:“太阳一会被红色的火焰围绕,一会被黄色和深紫色的火焰围绕。似乎在迅速旋转,突然它好像从天空中脱落,迅速向地面靠近,发出强烈的热。”[6]里斯本日报O Dia关于1917年10月17日的特殊报道说:“……银色的太阳被同样刺眼灰色的光包围,好像在旋转,在裂开的云裡转动……光转化成美丽的蓝色,好像是通过大教堂裡着色的玻璃窗,照向跪下,伸出手的人群……人群哭泣,光头祈祷,面向着他们等候的奇迹。秒好像成为小时,它是如此生动。”[7]

当时其他科学家没有记录到任何太阳的运动或者其它现象[1]。据其它报道直到40千米以外可以看到这个太阳的异常现象[1]。那三个牧童除了看到这些现象外[8]还说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显圣,包括耶稣、圣母玛利亚和聖若瑟祝福人群[1]。本笃会科学史学家斯坦利·杰基(Stanley Jaki)神父认为人群看到的太阳运动是大气逆转造成的幻觉,但是牧童会预知这个现象显然是奇迹的迹象。

前两个秘密[编辑]

露琪亚·桑托斯()和她的表兄弟哈辛塔·玛尔托、弗朗希斯科·玛尔托,摄于1917年。

第一个秘密是关于地狱的显示。露希亚在她1942年写的第三部回忆录中写道:

“圣母向我们展示似乎是地下的一个巨大的火海。魔鬼和人形的灵魂在火中,如同透明的,燃烧的灰烬,全部黑色或者烧焦的青铜色,浮在大火中。有时被随着烟云从他们中间跳起的火焰投入空中,然后像大火的火星一样在各处落回火中。完全没有重量或平衡。因为疼痛和绝望他们尖叫和呻吟。这使我们非常害怕,我们因此发抖。魔鬼可以通过它们可怕的和与可怕的或者未知的动物类似的可憎的形象与灵魂区别开来,它们全部是黑色和透明的。这个显示只持续了片刻。我们无法感激我们慈祥的天上圣母,她在第一次显现时就已经答应我们带我们入天堂。否则的话我相信我们会因为恐怖和惧怕而死去。”[9]

經考證後,教宗宣布特別在每年的5月13日向花地瑪聖母敬禮,並設為一級瞻禮(大禮)作紀念。在葡萄牙的花地瑪、澳門以及一些天主教地區均會對花地瑪聖母作大敬禮。

第二个秘密包括玛利亚教诲的拯救地狱中的灵魂以及使得整个世界基督化的方法:

“你们看到了那些可怜的罪人去的地狱。要拯救他们,天主希望整个世界奉献给我圣洁的心。假如我对你们说的达到了,那么许多灵魂会得到拯救,和平会来到。战争即将结束:但是假如人们不停止恼怒天主,一个更坏的战争会在庇護十一世任期内爆发。假如你有一夜看到天空被一个不明的光照亮,那么你就会知道这是天主给你的大迹象,他要通过战争、饥饿和对教会和圣父的迫害来惩罚整个世界的罪恶。要防止这发生,我要求将俄罗斯皈依到我纯洁的心和修复第一个周六的交流。假如我的要求被遵守,俄罗斯会被皈依,那么就会有和平。不然的话她的错误会传播到整个世界,导致战争和对教会的迫害。好人会殉教;圣父会蒙受痛苦;许多国家会被占领。最后我纯洁的心会胜利。圣父会将俄罗斯奉献给我,她会皈依,整个世界会获得和平。”[10]

牧童的命运[编辑]

真福哈辛塔与弗朗希斯科

露希亚称于1925年在西班牙加利西亚蓬特韦德拉的修道院裡又看到圣母。这次她说她被授予传递第一个周六的信息。后来她自称她又看到耶稣再次传递这个要求。

1928年她转到加利西亚图伊的另一个修道院。1929年她称圣母又回来了,重复了将俄罗斯奉献给她纯洁的心的要求。

在她一生中露希亚多次称在个人显圣中看到玛利亚,其中最重要的是1931年的显圣,她说耶稣召见了她,教了她两端祈祷,并传达了一个给教会上级的信息。

1947年露希亚离开了加利西亚,加入葡萄牙科英布拉加尔默罗会的一个修道院。她于2005年2月13日逝世,享年97岁。她死后罗马教廷,尤其是枢机若瑟·拉青格(当时任信理圣部首领)下令封存她的房間。一般认为这是因为露希亚将会被认可为圣人,教廷会在这个过程中检查起保存的證據。

露希亚的表兄弟弗朗希斯科(1908年—1919年)和哈辛塔·玛尔托(1910年—1920年)死于1919年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

1989年5月13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花地玛将弗朗希斯科和哈辛塔加为圣徒,2000年5月13日若望·保禄二世又来到花地玛为两人授福。哈辛塔是天主教最年轻的、不是因为殉教而被授福的人。

1917年6月13日,在第二次显现过程中圣母玛利亚预言了三个牧童中两个的早逝,不过在1941年前露希亚没有对任何人提到过这件事。一些人,比如玛尔托兄弟的母亲说她的孩子没有将这件事保密。他们多次强烈地对她和好奇的朝圣者提到他们的死。1941年露希亚回忆说在6月13日她问圣母他们死后会不会进天堂。玛利亚回答说:“是的,我不久就会带走蒂耶果和胡奥,但你还会再待一段时间,因为耶稣希望你使别人知道我,被地上人爱。他也希望你让世界奉献给我纯洁的心。”[11]据露希亚和医院人员报道胡奥精确地预言了她死的时间和精确的情况。

两人的遺体于1935年和1951年被检查。哈辛塔的遺体被认为是没有腐烂[12],弗朗希斯科的则已经分解了。

奉献俄罗斯[编辑]

露希亚称圣母答应奉献俄罗斯会导致俄罗斯的皈依和一个和平时期[1]

教宗庇護十二世在他1952年7月7日的教宗诏书中写道:“……一些年前我们将整个人类奉献给圣母玛丽亚纯洁的心。今天我们特别将所有俄罗斯人民交给和奉献给纯洁的心……”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1984年3月25日聯合全世界的主教把全世界奉獻給聖母玛利亚,[13]没有特别提到俄罗斯。對於露希亚·桑托斯是否证实了这个仪式滿足了圣母玛利亚的要求,存在不一致的說法。

一份教会杂志《Sol de Fatima》的1985年9月號稱露希亚说这个仪式没有满足圣母玛利亚的要求,因为其中没有专门提到俄罗斯,以及“许多主教没有认识到其重要性”。

2001年,聖座教義部秘書長塔爾奇西奧·貝爾托內總主教(Tarcisio Bertone)与露希亚会晤,露希亚对他说:“我已经说过了圣母要求的奉献在1984年完成了,而且已经被上天接受。”[14]2005年2月13日露希亚逝世前她本人就这个问题没有发表过任何公开评论[來源請求]

露希亚在1989年8月29日及1990年7月3日的信件中表示1984年的奉獻已按照聖母的要求完成。[15]教廷在官方網站表明露希亞已經確認聖母要求的奉獻已在1984年完成。[16]

第三个秘密[编辑]

2000年6月26日上午,圣座教义部部长拉青格枢机主教、书长贝尔托内总主教、圣座新闻室主任纳瓦罗博士,在梵蒂冈新闻室联合举行记者招待会,透过电视向全世界公布八十三年前圣母在葡萄牙法蒂玛向三个小牧童透露的秘密的第三部分内容:[17]

“耶稣,玛利亚,若瑟。
一九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在法蒂玛科瓦-伊里亚所启示的秘密的第三部分。
我写下以示听从您我的天主,您借着莱里亚主教和您的及我的至圣圣母吩咐我这样作。
在我已经陈述过的两部分之后,我们看见圣母右侧较高的地方有位天使,左手持着一把火剑;这把火剑射出闪耀的火焰,似乎要烧毁世界;可是当火焰一接触到圣母右手向天使发出的光芒便熄灭:天使用右手指着大地,高声喊说:补赎,补赎,补赎!接着我们看到巨大的光,那是天主:'有个类似在镜子中看到的在镜前走过的人影',一位身穿白衣的主教,'我们预感到他是教宗'。其他许多主教、神父会士、修女都登上一座陡峭的山,山顶上有一支巨大粗糙的木干十字架,好像是软木和树皮作的;教宗在抵达山顶之前,颠仆地走过一座半成废墟、尚在抖动的城市,他痛苦哀伤,为在路上所遇到的尸体的灵魂祈祷;抵达了山顶,匍匐跪在大十字架脚下时,被一群士兵用枪和箭杀死,其他的主教神父,会士和修女以及各种在俗的人,不同阶层和地位的男男女女,也都接二连三同样地死去。在十字架双臂下有两位天使,每位手中都有一个水晶的浇水桶,水桶盛着致命者的血,他们又用这些血来浇灌接近天主的灵魂。一九四四年一月三日于图伊”。[18]

争论[编辑]

整个事件并非没有争议。它发生的时间是共济会在葡萄牙不断获得势力,而1910年10月5日共和国革命后天主教会的势力不断受到限制。许多天主教徒觉得受到迫害,这使得整个葡萄牙社会极端化,一边是城市自由主义者,另一边是农村、保守的天主教徒。現世主義者认为这个事件是教会试图重获政治控制。牧童们被捕反映出了当时政府的这个顾虑。

卡爾莫納发动1926年5月28日政變后新成立的政府,尤其是萨拉查执政期间信奉花地瑪聖母不再被半禁止,相反地,它成为葡萄牙民间民族主义的三个元素之一:“法朵音乐、花地瑪、足球”。

有人指责教会内部有人掩盖花地瑪的信息,包括禁止露希亚发言。但是作为一名加尔默罗会的修女露希亚不获得允许是不能公开发表言论和进行采访的。而且露希亚本人到她逝世为止一直在写日记以及私人书信,因此这个指责好像没有根据。

2000年第三个秘密被发表前一年有许多小报发表文章说第三个秘密是世界末日的一个显圣,或者在不久的将来地球会像埃德加·凯西预言的那样变化。有人问露希亚这些报道时她否认第三个秘密与此有关。不过在一份天主教发表物[哪些?]中她提到《启示录》第8至13章。

1992年,到那时为止没有被发表的关于显现的文献被公开了。

1940年代有人问教宗庇護十二世意大利学校裡的女教师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来显示其谦逊时他回答说:“长于膝盖,半臂长,锁骨下两指。”据说这是花地瑪聖母显现时的衣着[19]

政治因素[编辑]

保守天主教徒对花地瑪聖母的信息中反共产主义的内容非常热心。圣母蓝军(Blue Army of Our Lady)是一个由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组成的组织,其成员认为通过挚诚的每日的祈祷可以达到世界和平和结束共产主义的错误。批评家[谁?]认为1952年拍摄的电影《天使显灵》(The Miracle of Our Lady of Fatima)过分地将当时葡萄牙政府中的社会主义者和其他左派边线为显现的“对手”。他们认为由于当时的政府主要是受共济会的影响,而不是受社会主义者的影响,政府对显现的反对主要是为了使得政教分家,而不是出于无神论或者共产主义思想。其他批评家[谁?]说只有显现的反对者才会相信这样的。

教会的官方态度[编辑]

花地玛圣母的圣像

私人显现不是罗马天主教教会的信仰的部分,其成员可以相信它们,也可以不必相信它们。但是作为信仰的一部分,天主教教会会去验证这些显现,来确定它们是否值得被相信[20][21]。教宗庇護十二世若望二十三世保祿六世若望·保禄二世均表示接受花地瑪事件的超自然性。若望·保禄二世甚至表示花地瑪聖母在1981年花地瑪聖母节上他遭刺杀时救了他的命。1930年10月13日罗马天主教廷正式宣布花地瑪聖母的奇迹和超自然性值得相信[22]

轶事[编辑]

  • 虽然法蒂玛这个名字在此前也有使用,但是1917年后它成为一个非常常见的葡萄牙妇女名字。传说这个地名起源于一个来自阿尔卡塞尔杜萨尔的叫法蒂玛的摩尔人公主,在葡萄牙基督教葡萄牙人重新收复的过程中她被基督教军队俘虏,皈依为基督徒在受洗礼后于1158年与基督教军队的首领结婚。
  • 法蒂玛本来是一个阿拉伯名字,穆斯林给他们的女儿起这个名字来纪念先知穆罕默德的同名女儿法蒂瑪
  • 1917年5月13日,花地瑪聖母第一次显现的同日,后来的教宗庇護十二世在罗马被教宗本篤十五世提升为主教。
  •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相信花地瑪聖母在他1981年5月13日被刺后救了他的命。此后他三次访问花地瑪,并且将从他体内取出的子弹和他的第一枚枢机指环奉献给了花地瑪聖母,现在这枚子弹嵌在花地瑪聖母像的王冠中[23]

命名事物[编辑]

參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为葡萄牙报纸O Século做报道的阿维利诺·德尔·阿尔梅达(Avelino de Almeida)估计人群的数目在“三万至四万”间[3]哥伦比亚大学自然科学教授约瑟夫·加莱特博士(Joseph Garrett)估计的人数为上百万([3]:177页),两人当时均在场([3]:185至187页),官方数据为7万。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John De Marchi The Immaculate Heart (1952) Farrar, Straus and Young, New York
  2. ^ Stanley Jaki God and the Sun at Fatima (1999) Real View Books, Michigan, p15
  3. ^ 3.0 3.1 3.2 De Marchi, John. The True Story of Fatima. St. Paul, Minnesota: Catechetical Guild Entertainment Society. 1952年. 
  4. ^ Journal of Meteorology,14卷,142号,1988年10月,以及其它所有关于这个事件的文章
  5.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纽约,144页
  6.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纽约,147页
  7.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纽约,143页
  8.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True Story of Fatima Catechetical Guild Educational Society, St. Paul Minnesota,207至210页
  9. ^ Fatima In Lucia's Own words, Lucia de Jesus(1995年)The Ravengate Press,101至104页
  10. ^ Fatima In Lucia's Own words, Lucia de Jesus(1995年), The Ravengate Press,104页
  11.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纽约,62页
  12. ^ John De Marchi(1952年)The Immaculate Heart Farrar, Straus and Young,纽约,219页
  13. ^ 《花地瑪聖母》,fatimacc.catholic.org.hk。
  14. ^ 《聖座教義部祕書長貝爾托內總主教拜訪路濟亞修女,澄清法蒂瑪聖母第三秘密》,載於www.catholic.org.tw,2001年11月21日。
  15. ^ Fátima - 1984 Consecration, EWTN Expert Answers.
  16. ^ The Message of Fatima,www.vatican.va,原文:"Sister Lucia personally confirmed that this solemn and universal act of consecration corresponded to what Our Lady wished (“Sim, està feita, tal como Nossa Senhora a pediu, desde o dia 25 de Março de 1984”: “Yes it has been done just as Our Lady asked, on 25 March 1984”: Letter of 8 November 1989)."
  17. ^ 《聖座向全球公佈法蒂瑪聖母秘密第三部分預言教宗遇刺,教會遭迫害》,梵蒂岡廣播電台,2000年6月27日。
  18. ^ 澄清法蒂玛圣母第三个秘密
  19. ^ Modesty and beauty — the lost connection by Regina Schmiedicke
  20. ^ 教宗本篤十四世,De Serv. Dei Beatif
  21. ^ EWTN Apparitions [1]
  22. ^ Joseph Pelletier "The Sun Danced at Fatima", Doubleday,纽约(1983年),147页
  23. ^ 天主教世界新闻:Fatima statue in Rome on anniversary of papal-assassination attempt, 2006年5月10日

书籍[编辑]

  • Joe Nickell: Looking for a Miracle: Weeping Icons, Relics, Stigmata, Visions & Healing Cures: Prometheus Books: 1998: ISBN 1-57392-680-9
  • Nick Perry and Loreto Echevarria: Under the Heel of Mary: New York: Routledge: 1988: ISBN 0-415-01296-1
  • Sandra Zimdars-Swartz: Encountering Mar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0-691-07371-6
  • Walsh, William:Our Lady of Fatima: Image: Reissue edition (October 1, 1954): 240 pp: ISBN 978-038502869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