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他那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该条目的基督教术语主要使用了新教常见翻译,如需查询天主教的对应用词,请参阅天主教与新教术语对照列表
亚历山大的聖亞他那修

圣亚他那修像
亞歷山大牧首精修圣人教會聖師
出生 約296-298年
埃及亞歷山大城
逝世 373年5月2日(77歲)
埃及亞歷山大城
敬奉 正教會
東方正統教會
羅馬公教會
信義會
聖公會
朝聖地 埃及开罗科普特正教会圣马尔谷主教座堂
慶節 5月15日 = 7 Pashons, 89 A.M. (科普特正教会)
5月2日 (西方基督教)
1月18日 (东正教)
象徵 与异教徒辩论的主教; 拿着打开的书本的主教; 站在被击败的异端之上的主教

聖亞他那修希腊语Ἀθανάσιος Ἀλεξανδρείας,Athanásios Alexandrías;羅馬公教稱亚大纳削阿塔拿修,298年-373年5月2日),又稱「亞歷山大的亞他那修」或「大聖亞他那修」,是東方教會的教父之一。在世時,是埃及亞歷山大城主教。卒於公元373年5月2日逝世。亚他那修被列為聖人之一。

生平[编辑]

367年在他的第39封書信(Festal Letter 39)中,明確列出新約正典27卷聖經,是完整新約正典的最早記載。[1]

在公元325年的尼西亞會議中,攻擊亞流主義,最後確立了耶穌天父上帝是同一本質和平等的思想,為正統基督教教義三位一體的發展奠下歷史性基礎。他也是第一個列出今天《聖經·新約》正典書目的人。其實,亚他那修曾數次受教會譴責,而遭流放。不過因博得同情而獲復職。在亞他那修臨終前,因不滿君士坦丁大帝的所為,指責其所為是反基督,而遭到貶黜和流放。在公元363年,放逐令被取消,再次復職。在他死後,他的神學主張在第一次君士坦丁堡公會議得到全面認同。

亞他那修是基督教史上的偉人,他在亞歷山大教會中很快地晉升,曾在亞歷山大教會任執事。325年召開尼西亞會議時陪同他的主教亞歷山大出席,擔任他的個人助理。到了328年亞歷山大主教過世時,他繼任為亞歷山大教會的主教。他雖多次被放逐到高盧、羅馬、埃及等地,但當他每次從放逐中歸回時,追隨他的眾人都會歡迎他。

在328年接任亞歷山大主教後,亞他那修同時承接了很多當時教會所面對的難題。一個分裂的教派,名叫米利都派(Melitians),當時就在亞歷山大城,激烈地反對亞他那修,對他提出種種的抱怨來反對他,甚至使得帝國政府的法庭在330年,傳喚他向君士坦丁大帝解釋之後才平息下來。但是,到了334年,他又被控瀆職,以致政府在凱撒利亞(Caesarea)召開會議來調查他的案件。他被控告以各種奇怪的罪名,從徵收不合法的稅,到謀殺罪、行巫術等都有。而在調查中,那位被舉報為被亞他那修所謀殺的死者,他的名也叫亞他那修,所幸被人發現還活著,而且安然無恙,這次調查到後來所有控告都一個個撤銷掉了。類似的情況後來又發生,335年在泰爾(Tyre)召開的調查會議,竟然定他瀆職的罪並撤除主教職位,儘管亞他那修在亞歷山大城受到大家愛戴。[2]

此後,亞他那修乘著君士坦丁大帝過世,時值337年,返回家鄉亞歷山太,但敵對他的亞流派人起來抗議,宣稱亞他那修不是合法的主教,其中為首的叫貴格利(Gregory),他取得政府的支持,想要以武力逼亞他那修把教會的建築交出來給他,結果引發的動亂不斷擴大,為了避免暴亂持續升高,亞他那修被迫在339年決定離城走避羅馬。可是當他到達亞歷山大港口時,因為政府把動亂原因歸咎於他,禁止他出港搭船離開,所幸亞他那修說服了一位軍官,帶他偷渡出港,並帶他搭船前往羅馬。當時,亞流派與尼西亞派雙方人馬都想取得羅馬主教尤利烏斯(Julius)的支持。到達羅馬後,亞他那修親自陳明其尼西亞大公會議的立場,很快地取得羅馬聖職人員的支持,羅馬主教並召開會議,宣布亞他那修為亞歷山太教會的合法主教,而貴格利則是不法篡位者。[3]但是亞他那修仍然停留在羅馬,一直等到346年,在亞歷山大的那位主教貴格利過世後,並且經過西方皇帝君士坦斯(Constans)向東方皇帝君士坦修(Constantius)提出要求,讓亞他那修回到亞歷山大,之後亞他那修又再度回到家鄉亞歷山大城。整個亞歷山大城因為他們所愛戴的主教回鄉而大大地慶祝,並且在那裏產生了信仰上的復興。[4]

但是亞歷山大教會仍處在被亞流派(Arian)掌控的危機,而在353年,君士坦修取得東西方全帝國的統治權他又是堅定的亞流派的支持者,所以亞他那修自己知道,皇帝是不可能保護他的。就在356年,一位新任的部隊將領敘利亞紐斯(Syrianus)被派駐防亞歷山大城,他不理會亞他那修關於合法主教地位的陳情說明。是年二月八日晚上,亞他那修正在一個教堂主持聖餐聚會,當時教會坐滿了人,敘利亞紐斯命令軍隊包圍教堂,帶著武裝士兵衝入教堂要逮捕亞他那修,亞他那修卻鎮定不受影響,要會眾唱詩篇136篇及其副歌「因他的慈愛永遠長存」,軍隊穿過人群往前時,引起一陣混亂,亞他那修不願離開會堂,要等他的會友們都平安離開,所以他的朋友們圍成緊緊的一圈保護他,不讓他被抓,忽然間,亞他那修昏倒,他的朋友們匆匆將他帶離教堂。,[5][6]

接下來的六年當中,亞他那修過著逃亡的生活。為了逃避士兵的追捕,他在亞歷山大城中到處藏躲,從一家躲到另一家。而他有五年的時間都藏躲在荒野中隱士的小居室,在那裏有許多忠貞的修道隱士,他們的修道住所都是分開單獨居住,靠著這些修道隱士的保護,士兵們一直抓不到他。在荒野的隱居中,亞他那修透過一些中間人以及所寫的信件,仍然繼續執行他主教的工作,儘管此時在亞歷山大城,有另一位屬亞流派的主教,名叫加帕多家的喬治(George of Cappadocia)取代了他的位置。所以後來的傳言,說他曾逃往西班牙並在那裏做過廚師的工作,是不太可能的。[7][8]

亞他那修的平反來得是出人意料之外。361年,屬亞流派的皇帝君士坦修過世,繼位者名叫叛道者猶利安(Julian the Apostate),他是一位未信主的人,極其厭惡時下最新流行的基督教信仰,他為了讓教會產生儘可能大的混亂,這位皇帝居然下令,叫所有被前任皇帝放逐的主教們,全部返回家鄉。亞他那修理所當然地在362年,又重新出現在亞歷山大的群眾中,愛戴他的人們,為了表示對他盛情地歡迎,將很不高興的亞流派主教喬治,綁在一隻駱駝上燒死──讓人聽起來似乎是很不尊貴的死法。[9]

這次返鄉,亞他那修總算不再被放逐,在亞歷山大任主教直到373年過世。他一生擔任亞歷山大主教46年,當中只有29年是在亞歷山大城,靠著堅忍不拔的剛強性格,以及向著上帝完全委身的忠貞,他始終堅定持守著主教的職分。[10]

反對亞流派之因[编辑]

當時的亞流主義強調基督是受造物,是被上帝造成,且是非人也非神的半神。亞他那修和他們爭論,如果基督是受造者,他怎能成為我們的救主呢?亞他那修擁護尼西亞會議把基督定為與上帝同體的教義。他大部分的著作都是以反對亞流主義為目標。[11]

此外亞他那修也指出,在4世紀時,基督徒聚會常公開的向耶穌敬拜、讚美、禱告,如同敬拜神一樣;若基督是受造物,基督徒的聚會,便有拜偶像的罪。除了透過:

只有神能拯救。

耶穌能拯救。

耶穌是神。

的推論外,亞他那修用此簡潔有力的方式反駁亞流的主張。[12]

亞流(Arius)來自亞歷山太城,他倡言只有「聖父」才是完全的上帝。「聖子」,也就是「道」,是在創造萬物之先被造的。亞流擔心如果聖子與聖父同樣有完全的神性,那就變成了兩位上帝。因此,他對信徒的教導是耶穌基督雖然像上帝,但祂並不全然是上帝[13]。在當時有許多東方教會的領袖支持亞流的說法,也有一些是強烈反對他的。

尼西亞會議[编辑]

在尼西亞(Nicea)開的尼西亞會議(Council of Nicea)上,亞流與亞他那修算是對這問題爭辯得最激烈的兩位長老。會議最後的決定完全拒絕了亞流的教導,把它判為異端。 並寫成了一個信經──尼西亞信經,謂「耶穌是上帝的兒子,……萬物是藉著祂造的。」尼西亞信經寫成,亞他那修是最重要的人物。

君士坦丁堡會議[编辑]

亞流主義在尼西亞會議之後並未消失,反而幾度獲得皇帝的支持。但最後於西元381年,在君士坦丁堡召開了第二次大公會議(Council of Constantinople)。那會議完全拒絕亞流主義,並接納了尼西亞信經為教會正統的信經。

  • 今天傳統基督教相信的《亞他拿修信經》,相傳出自他的手筆。
  • 他因自己多次的放逐經驗,著《安東尼傳》,對基督徒的修道主義有深遠影響。
  • 他在《致馬爾克路書》中藉〈詩篇〉「找到自己的生活經驗和感情影子」成為個人靈修生活的見證。
  • 他在《道成肉身》,以「基督成為人,為教我們得成聖」為他基本觀點,並對「三位一體」教義,貢獻良多。

著作[编辑]

  • 《駁異端》
  • 《論道成肉身》
  • 《反駁阿里烏派》
  • 《安当的一生傳記》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Everett Ferguson, Church History, vol. one: From Christ to Pre-Reformation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2005), 118.
  2. ^ Jonathan Hill,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3), 64-5.
  3. ^ Justo L. Gonzalez, The Story of Christianity: The Early Church to the Present Day, vol. 1 (Peabody, MA: Prince Press, 1984), 176-7.
  4. ^ Jonathan Hill, 65.
  5. ^ Justo L. Gonzalez, 178.
  6. ^ Jonathan Hill, 65.
  7. ^ Justo L. Gonzalez, 178.
  8. ^ Jonathan Hill, 65.
  9. ^ Ibid.
  10. ^ Ibid.
  11. ^ 陶理博士,《基督徒二千年史》,(香港: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4),145。
  12. ^ 麥葛福,《我思故我信-十大基督徒思想巨擘》,(台北:校園書房,1993),18-20。
  13. ^ 祁伯爾,《歷史的軌跡》二千年教會史,李林靜芝譯(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86),36。

书籍[编辑]

  • 陶理博士編,《基督教兩千年史》(香港:海天書樓,2001)。
  • 麥葛福,《我思故我信-十大基督徒思想巨擘》(台北:校園書房,1993)。
  • 麥可 柯林斯著、馬修 普瑞斯,《基督教的故事》,謝青峰、李文茹譯(台灣:台灣麥克股份有限公司,2005),60。

网页[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羅馬帝國基督教五大牧首
羅馬牧首
首任:聖伯多祿
亚歷山大牧首
首任:聖馬爾谷
安提阿牧首
首任:聖伯多祿
耶路撒冷牧首
首任:聖雅各伯
君士坦丁堡牧首
首任:聖安德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