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戰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日俄戰爭
MIKASAPAINTING.jpg
對馬海峽海戰期間,東鄉平八郎三笠號戰艦正在進行指揮戰鬥;自右三至左,分別是秋山真之東鄉平八郎長谷川清
日期: 1904年2月8日 - 1905年9月5日[註 1]
地點:  中國東北黃海
結果: 日本勝利;樸茨茅斯和約
參戰方
Flag of Russia.svg 俄羅斯帝國
 蒙特內哥羅公國[2]
 大日本帝國
指揮官和領導者
Flag of Russia.svg 尼古拉二世
Flag of Russia.svg 亞歷克塞·庫羅帕特金
Flag of Russia.svg 亞歷山大·薩姆索諾夫
Flag of Russia.svg 保羅·馮·倫寧坎普
Flag of Russia.svg 尼古拉·連納維奇
Naval Ensign of Russia.svg 齊諾維·羅傑斯特文斯基
Naval Ensign of Russia.svg 斯捷潘·馬卡羅夫
Naval Ensign of Russia.svg 葉夫根尼·伊萬諾維奇·阿列克塞耶夫
天皇旗 明治天皇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大山巖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乃木希典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兒玉源太郎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秋山好古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立見尚文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黑木為楨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奧保鞏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東鄉平八郎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秋山真之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島村速雄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上村彥之丞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片岡七郎
兵力
約500,000人 約300,000人
傷亡與損失
34,000–52,623人陣亡

9,300–18,830人病死
6,614人負傷死亡
146,032人負傷
74,369人被俘

88,429人死亡(靖國神社合祀數[3]

其中戰死及負傷死亡55,655人
27,192人病死(主要由於缺少維生素的腳氣病)
153,584人負傷
1,800人被俘

日俄戰爭(俄語:Русско-японская война日語日露戦争;1904年2月8日─1905年9月5日),是大日本帝國俄羅斯帝國為爭奪在朝鮮半島中國東北地區的影響力的戰爭。主戰場位於遼東半島,瀋陽以及圍繞韓國,日本以及黃海的一帶海域。日語稱為日露戰爭,因為日本人稱俄國(Russia)為露(Ru),日俄戰爭時為輕視俄國像露水見到朝日會消失而改稱為露。[4]

俄羅斯帝國尋求在太平洋擁有一個不凍港供海軍及海上貿易使用 海參崴只能在夏季運作而清政府租借與俄國的旅順港卻可以全年無休。 自1895年甲午戰爭以來, 日俄之間的談判並不成功.[需要解釋] 自16世紀伊凡四世以來,俄羅斯帝國一直實施在西伯利亞遠東地區擴張政策。因應俄國擴張, 日本提出承認俄國在滿洲地區的主導地位以換取承認朝鮮半島為日本勢力範圍。俄國拒絕並要求朝鮮39度設立兩國間的中立緩衝區. 日本視此為對自身戰略利益的威脅並因此發動戰爭。1904年談判破裂後,大日本海軍在未宣戰下開火攻擊在旅順港註守的遠東艦隊。

俄羅斯帝國遭逢多場敗仗,但尼古拉二世 仍深信俄國會最終獲勝並繼續戰爭; 首先,等待必勝的海戰結果,然後,迴避屈辱性和平以保存俄國尊嚴。在美國總統羅斯福斡旋下,戰爭以朴次茅斯和約的簽訂終結。世界各國觀察員驚訝中日本取得全面勝利。戰爭結果改變了東亞的勢力平衡,日本晉升世界舞台。學者爭論戰爭的歷史重要性。

歷史背景[編輯]

An anti-Russian satirical map produced by a Japanese student at Keio University during the Russo-Japanese War. It follows the design used by the Englishman Frederick Rose for a similar map first published in 1877.[5]

1853年馬修準將帶領美國海軍抵達日本並逼使德川幕府簽定神奈川條約結束日本鎖國政策。這次與西方現代國家的接觸使日本得到了西方是具競爭性及帝國主義的印象並予以尊重直到二次大戰。[6] 日本尋求保持自己的自主同時抵抗西方國家的殖民主義。1868年,明治維新開始以回應現代世界的挑戰。

明治維新開展後,明治政府致力於吸收西方思想, 先進科技及風俗習慣。 到19世紀未,日本晉身成為現代化工業國家。日本想保護主權的同時亦希望被認可為與西方對等的國家。

沙俄作為主要帝國主義國家一直都有在東方的野心。到了1890年代,它已經通過吸收小國將它的國土延伸至中亞及阿富俄羅斯帝國國土由西面的波蘭開始一直到東面堪察加半島[7] 隨著西伯利亞鐵路海參崴港口的建造, 俄國想進一步鞏固其在地區的影響力。在1861年的対馬占領事件俄國直接攻擊日本領土。 懼怕於俄國擴張, 日本視韓國及在較小程度上滿州為保護緩衝區。

日清戰爭 (1894–95)[編輯]

1894年十月,清帝國將領在平壤領投降予日本軍

明治維新第一次世界大戰間, 大日本帝國參與了兩場主要戰爭。第一場為1894年到1895年的甲午戰爭。此戰決定了對李氏朝鮮的控制權 。由1880年代以來,清政府和日本持續爭奪朝鮮的影響力。[8] 受派系鬥爭影響,朝鮮分為親日本的改革派以及親中國的保守派。[9] 在1884年,親日本軍事政變被中國軍隊擊敗並在漢城建立袁世凱下的新軍。[8] 東學宗教叛亂爆發朝鮮請求清政府派兵平亂。[10] 大日本帝國派兵回應,擊潰東學並建立漢城傀儡政府。 清政府反對,戰爭再啟。由於日本陸軍在遼東半島擊敗清兵亦在黃海海戰海軍完全擊潰北洋水師戰火短暫結束。馬關條約簽定,清政府割讓臺灣澎湖遼東半島俄羅斯德國法國後來干涉,日本領導認為無力對抗三國,日本被迫歸還遼東半島。與此同時,對朝鮮持續施加影響力。1895年10月8日, 親中的明成皇后在景福宮被日本軍人刺殺,引發全國公眾對日本的不滿。[11] 1896年初,朝鮮高宗和他的世子從景福宮逃往俄國駐朝鮮公使館避難,因為他認為自己的生命受到日本威脅以及俄國在朝鮮的影響力日增。[11] 避難後, 叛亂爆發,推翻親日本政府,幾名閣員被處以私刑。[11]

1897年, 俄國侵占遼東半島, 建造旅順港,並部署太平洋艦隊 。俄國以旅順港主要作為對抗英國取得威海衛的回應,但日本認為俄國的舉動是希望對抗日本。[12] 德國擁有膠州灣,建築青島堡壘並駐紮其東亞分艦隊在其港口內。在1897至1903年間, 俄國在滿州建造東清鐵路[13] 雖然,東清鐵路由清政府及俄國共同擁有,但鐵路管理權全面由俄國掌握,這條使用俄國軌距的鐵路由駐滿州俄軍保護下建造。[13] 鐵路公司總部設於被稱為「東方莫斯科」的俄建新城市哈爾濱[13] 由1897以來,滿州雖然仍然是清帝國的一部份,但其日漸接近成為俄國的一個省份。[13]

俄羅斯侵佔[編輯]

1897年12月, 一支俄國艦隊出現在旅順港。三個月後, 清俄兩個達成租借旅順港拹議大連灣及附近水域。兩方又同意拹議在雙方拹調後可以進一步擴展。 俄國即時進駐並強化旅順港這個俄國唯一並極具戰略意義的太平洋不凍港。一年後,通過建造由哈爾濱瀋陽旅順港南滿鐵路鞏固俄國在當地的戰略位置。[14] 作為不平等條約的一部份.義和拳暴亂中,拳民破壞鐵路。.[15]

俄國亦開始擴展至朝鮮。在1898年,它們已經取得鴨綠江附近的礦場及森林,此舉引致日本的不安。進而使日本決定在俄國完成西伯利亞鐵路前攻擊俄國。 [16]

義和團運動[編輯]

1900年的八國聯軍 。左起為英國,美國,奧匈帝國,印度,德國,法國,俄國,義大利,日本

1900年,俄日兩國都有派兵參與八國聯軍壓制義和拳暴亂及解求遭到圍困的註北京的各國領事館。當時,俄國已經常駐了177,000餘士兵在滿州保護她的鐵路。參與了義和拳暴亂的滿清軍隊和拳民無法抵抗數量龐大的俄並被驅逐出滿州。在義和拳暴亂過後,仍有十萬俄軍駐守滿州。[17] 雖然向外保證在危機過後就會撤出,[18]到了1903年仍然未有時間表 [19]並實際上增強了她在滿州的部署.

戰前的談判[編輯]

伊藤博文開始代表日本政府與俄國談判。他認為日本並未有足夠的實力去軍事對抗俄國,所以他提議俄國控制滿州以換取日本控制北朝鮮。與此同時大英帝國在1902年與日本簽訂英日同盟以減弱旅順港和海參崴的運作以限制俄國在海上的競爭。英日同盟意味著俄國的盟友一旦攻擊日本,英方將會參戰支持日本。俄國將無法再在英國不參戰的情況下得到德法兩國的幫忙。因為同盟的存在,日本得到必要採取敵對行為的餘裕。

1903年7月28日,日本駐聖彼得堡大使表達國家對俄國在滿州鞏故勢力的計劃的反對。8月12日,日本大使提交以下的文件作為進一步談判的基礎:[20]

  1. Mutual engagement to respect the independence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of the Chinese and Korean empires and to maintain the principle of equal opportunity for the commerce and industry of all nations in those countries.
  2. Reciprocal recognition of Japan's preponderating interests in Korea and Russia's special interests in railway enterprises in Manchuria, and of the right of Japan to take in Korea and of Russia to take in Manchuria such measures as may be necessa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ir respective interests as above defined, subject, however, to the provisions of article I of this agreement.
  3. Reciprocal undertaking on the part of Russia and Japan not to impede development of those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activities respectively of Japan in Korea and of Russia in Manchuria, which are not inconsistent with the stipulations of article I of this agreement. Additional engagement on the part of Russia not to impede the eventual extension of the Korean railway into southern Manchuria so as to connect with the East China and Shan-hai-kwan-Newchwang lines.
  4. Reciprocal engagement that in case it is found necessary to send troops by Japan to Korea, or by Russia to Manchuria, for the purpose either of protecting the interests mentioned in article II of this agreement, or of suppressing insurrection or disorder calculated to create international complications, the troops so sent are in no case to exceed the actual number required and are to be forthwith recalled as soon as their missions are accomplished.
  5. Recognition on the part of Russia of the exclusive right of Japan to give advice and assistance in the interest of reform and good government in Korea, including necessary military assistance.
  6. This agreement to supplant all previous arrangements between Japan and Russia respecting Korea.

On 3 October, the Russian minister to Japan, Roman Rosen, presented to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the Russian counterproposal as the basis of negotiations, as follows:[21]

  1. Mutual engagement to respect the independence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of the Korean Empire.
  2. Recognition by Russia of Japan's preponderating interests in Korea and of the right of Japan to give advice and assistance to Korea tending to improve the civil administration of the empire without infringing the stipulations of article I.
  3. Engagement on the part of Russia not to impede the commercial and industrial undertakings of Japan in Korea, nor to oppose any measures taken for the purpose of protecting them so long as such measures do not infringe the stipulations of article I.
  4. Recognition of the right of Japan to send for the same purpose troops to Korea, with the knowledge of Russia, but their number not to exceed that actually required, and with the engagement on the part of Japan to recall such troops as soon as their mission is accomplished.
  5. Mutual engagement not to use any part of the territory of Korea for strategical purposes nor to undertake on the coasts of Korea any military works capable of menacing the freedom of navigation in the Straits of Korea.
  6. Mutual engagement to consider that part of the territory of Korea lying to the north of the 39th parallel as a neutral zone into which neither of the contracting parties shall introduce troops.
  7. Recognition by Japan of Manchuria and its littoral as in all respects outside her sphere of interest.
  8. This agreement to supplant all previous agreements between Russia and Japan respecting Korea.

Negotiations then followed, although by early January 1904,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had realised that Russia was not interested in settling the Manchurian or Korean issues. Instead, Russia's goal was buying time – via diplomacy – to further build up militarily.[22] Nevertheless, on 13 January 1904, Japan proposed a formula by which Manchuria would be outside the Japanese sphere of influence and, reciprocally, Korea outside Russia's. By 4 February 1904, no formal reply had been received and on 6 February Kurino Shinichiro, the Japanese minister, called on the Russian foreign minister, Count Lamsdorf, to take his leave.[23] Japan severed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Russia on 6 February 1904.[22]

Potential diplomatic resolution of territorial concerns between Japan and Russia failed; historians have argued that this directly resulted from the actions of Tsar Nicholas II. One crucial error of Nicholas was his mismanagement of government. Although certain scholars contend the situation arose from the determination of Tsar Nicholas II to use the war against Japan to spark a revival in Russian patriotism, no historical evidence supports this claim.[24] The Tsar's advisors did not support the war, foreseeing problems in transporting troops and supplies from European Russia to the East.[25] Convinced that his rule was divinely ordained and that he held responsibility to God, Nicholas II held the ideals of preserving the autocracy and defending the dignity, honor, and worth of Russia.[26] This attitude by the Tsar led to repeated delays in negotiations with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The Japanese understanding of this can be seen from a telegram dated 1 December 1903 from Japanese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Komura, to the minister to Russia, in which he stated: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have at all times during the progress of the negotiations made it a special point to give prompt answers to all propositions of the Russian government. The negotiations have now been pending for no less than four months, and they have not yet reached a stage where the final issue can with certainty be predicted. In these circumstances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cannot but regard with grave concern the situation for which the delays in negotiations are largely responsible".[27]

Errors by Nicholas II in managing the Russian government also led to his misinterpreting the type of situation in which Russia was to become involved with Japan. Some scholars have suggested that Tsar Nicholas II dragged Japan into war intentionally, in hopes of reviving Russian nationalism. This notion is disputed by a comment made by Nicholas to Kaiser Wilhelm of Germany, saying there would be no war because he "did not wish it".[28] This does not reject the claim that Russia played an aggressive role in the East, which it did; rather, it means that Russia unwisely calculated that Japan would not go to war against its far larger and seemingly superior navy and army. Nicholas held the Japanese in contempt as "yellow monkeys", and he took for granted that the Japanese would simply yield in the face of Russia's superior power, which thus explains his unwillingness to compromise.[29] Evidence of Russia's false sense of security and superiority to Japan is seen by Russian reference to Japan as a big mistake.[30]

起因[編輯]

19世紀末,日本經歷明治維新之後國力增長,試圖將國家勢力拓展至東北亞,而俄羅斯帝國(俄國/沙俄)在緩和與歐洲諸國之間的衝突後,轉而擴張勢力範圍至遠東,在雙方都想獲得中國東北地區與朝鮮控制權的情況下,終於發生利益衝突。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之後,中國清朝政府戰敗。1895年中日《馬關條約》簽訂,日本獲得遼東半島。此事嚴重威脅到俄國為取得遠東不凍港的戰略意圖,於是聯合德國法國出面要求日本放棄佔領遼東半島,即三國干涉。日本戰後元氣並未恢復,不得已只能答允,與中國簽訂《遼南條約》帰還遼東半島,但怨氣立生。俄國以還遼有功為藉口,與清政府簽訂《中俄密約》獲得其軍艦有權任意出入中國港口的權利,並佔據旅順港,此舉解決了俄羅斯海軍需要不凍港的需求,並在當地修築防禦工事。

1900年,中國發生義和團運動,引起八國聯軍,俄國以20萬大軍侵入東北。[31]沙俄一面參加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山海關內,一面策劃單獨進攻中國東北。6月,沙皇尼古拉二世任俄軍總司令,以國防部長兼陸軍大臣亞歷克塞·庫羅帕特金為總參謀長,以保護俄國修築的「中東鐵路」為名,出動18萬軍隊,從璦琿滿洲里琿春三江口旅順等地,分六路侵入中國東北地區。10月1日,俄軍攻占省城奉天。從旅順乘4艘軍艦出發北進的俄軍亦在當天於山海關登陸,4日占領錦州,切斷關內外聯繫。6日,各路俄軍在鐵嶺會師。至此,東北三省全境落入俄軍控制。

俄軍入侵東北後燒殺搶掠,在通化海龍一帶遭到抵抗。1901年,英日訂立攻守同盟,以對付俄國。[31]英﹑美﹑日等國也因利害衝突出面干涉,德國、法國也表示反對,要求俄國從東北撤兵。沙俄因懾於當地反抗激烈及各國干涉,於1902年4月,中俄訂立撤兵條約(《交收東三省條約》)。條約中明定俄國以六個月為一期分三階段最終全部撤兵東北,俄國第一期如約撤兵。[31]然而,1903年4月沙俄第二階段撤兵卻違約不撤,反而於1903年4月18日告知清廷外務部另提所謂「七項撤軍新條件」(其中有「列強勢力不得進入滿洲」、「俄國參與北滿行政管理」等變相獨霸中國東北的條款)並重新占領瀋陽。俄國沙皇設置「亞東大都督」[31],任命阿列克塞耶夫為遠東總督,以圖占領東北並進行統治。

在接到沙俄「七項撤軍新條件」的第二天,清廷外務部官員將俄國「七項撤軍新條件」透露給日本駐華外交官。日本在英﹑美等支持下,與俄國進行交涉,要求俄軍撤退。俄國拒絕撤軍,引發當地人民的拒俄事件,加劇俄日矛盾,1903年日俄談判破裂,1904年2月6日日本向俄國發出最後通牒,並宣布斷絕日俄外交關係。2月8日日軍偷襲旅順口(亞瑟港),2月9日俄國對日宣戰,2月10日日本正式對俄宣戰。日俄戰爭全面爆發。

戰爭經過[編輯]

旅順戰役地圖

開戰時雙方的戰略部署[編輯]

日軍部署

海軍第一艦隊與第二艦隊負責封鎖駐紮在旅順的俄羅斯太平洋艦隊,而第三艦隊則前往對馬海峽確保制海權。在確保制海權後,陸軍第一軍登陸朝鮮半島並負責驅除半島上的俄軍,第二軍則前往遼東半島建立橋頭堡以孤立旅順。之後,再與後續的第三軍、第四軍合流,於中國的東北地區共同掃蕩俄軍主力。在原定的計劃中,也包含對俄領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攻擊。同時,日本海軍也預計在殲滅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後,波羅的海艦隊將會從歐洲前來增援。在此役中,日本海軍首次給提高到與陸軍同等的地位(以往多以支援陸軍的任務為主)。

俄軍部署

俄軍預測日本將於朝鮮半島南部登陸,於是在鴨綠江附近集結大量俄軍以迎擊北上的日軍。如果在鴨綠江未能阻擋日軍的攻勢,則順次撤退至哈爾濱以誘敵深入,等待日軍補給線延長後再一舉消滅。至於太平洋艦隊則以避免與日本主力決戰為主,以等待波羅的海艦隊增援。但俄軍卻沒有估計到日本會於2月開戰,致使一部分戰艦未能趕及回到旅順支援,所以不能說俄軍已經準備就緒。

開戰[編輯]

日俄戰爭於1904年2月8日,以日本海軍驅逐艦對駐紮在旅順港的俄羅斯旅順艦隊奇襲(旅順口攻擊)掀開序幕。這次的攻擊只損傷幾隻艦艇,並沒有為俄羅斯艦隊帶來重大的損失。在同一天,由第二艦隊瓜生戰隊護衛的陸軍先遣部隊第12師團在朝鮮的仁川登陸。瓜生戰隊於翌日(2月9日),在仁川港外遭遇兩艘俄羅斯巡洋艦,成功擊退對方並讓對方自沉(仁川海戰)。於2月10日,日本政府正式對俄羅斯政府宣戰。然後於2月23日,日本政府再與大韓帝國簽訂協議書,以確保日軍在朝鮮的補給線不會受到干擾。

開戰時,日方主力艦隊如下:

聯合艦隊 司令官東鄉平八郎海軍大將,參謀長加藤友三郎海軍少將。

第一艦隊 司令官東鄉平八郎海軍大將(兼任),旗艦「三笠」:

  • 第一戰隊:(司令官三須宗太郎海軍中將),旗艦「日進」,戰艦(三笠,敷島,富士,朝日),裝甲巡洋艦(春日,日進),通報艦(龍田)。
  • 第三戰隊:(司令官出羽重遠海軍少將),旗艦「笠置」(艦長山屋他人海軍大佐),巡洋艦(笠置,千歲,高砂,吉野號防護巡洋艦)。

第二艦隊 司令官上村彥之丞海軍中將,旗艦「出雲」:

  • 第二戰隊:(司令官島村速雄海軍少將),旗艦「磐手」,裝甲巡防艦(出雲,吾妻,常磐,八雲,淺間(艦長八代六郎海軍大佐),磐手),通報艦(千早)。
  • 第四戰隊:(司令官瓜生外吉海軍中將),旗艦「浪速」,巡洋艦(浪速,高千穗,明石,對馬),其後日本海戰前5月24日巡洋艦「音羽」(艦長有馬良橘海軍中佐)歸隊。

第三艦隊 司令官片岡七郎海軍中將,旗艦「嚴島」:

  • 第五戰隊:(司令官武富邦鼎海軍少將),旗艦「橋立」,巡洋艦(嚴島,松島,橋立),裝甲巡防艦(鎮遠),通報艦:(八重山)。
  • 第六戰隊:(司令官東鄉正道海軍少將),旗艦「須磨」,巡洋艦(須磨,和泉,千代田,秋津洲)。
  • 第七戰隊:(司令官東鄉正道海軍少將),旗艦「扶桑」,裝甲巡防艦(扶桑),砲艦(高雄,筑紫,鳥海,摩耶,宇治)

俄羅斯旅順艦隊按照原定的計劃,在開戰後一直待機於旅順港,以避免與日本聯合艦隊的主力決戰。有見及此,聯合艦隊從開戰後直到5月期間,故意在旅順港的出入口炸沈幾艘廢棄的商船與軍艦以封鎖港口,但行動最後沒有成功達到預定目標,是為旅順口閉塞作戰。在作戰過程中,於4月13日,聯合艦隊使用港口鋪設的水雷成功炸沈一艘旅順艦隊的戰艦,使旅順艦隊的司令官戰死。然後於5月15日,輪到聯合艦隊的戰艦「八島」和「初瀬」給俄羅斯旅順艦隊的水雷擊沈。

另一方面,駐紮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俄羅斯艦隊,乘日軍聯合艦隊主力集中在旅順之機,不斷的威脅日軍的海上航線的安全。為了應對符拉迪沃斯托克艦隊的威脅,日本海軍把原先駐防日本海的第三艦隊撤回,改而派出由上村彥之丞中將率領的第二艦隊前往應對。但結果第二艦隊不僅沒有捕捉到符拉迪沃斯托克艦隊的主力,反而於4月25日被俄軍擊沈一艘運輸補給艦「金州丸」。此時被俄軍俘虜的海軍少佐,於戰後被日軍免官。

旅順要塞包圍戰・黃海海戰・遼陽會戰[編輯]

另一方面,由黒木為楨大將率領的日本陸軍第一軍按照原定計劃登陸朝鮮半島後,於4月30日-5月1日期間在安東(現在的丹東市)近郊的鴨綠江邊擊破了俄軍,是為鴨綠江會戰。之後由奧保鞏大將率領的第二軍也按原定計劃在遼東半島的鹽大澳登陸,並於5月26日攻陷了位於旅順半島末端南山地區的俄軍陣地(南山戰役)。南山陣地與旅順要塞一樣,是俄軍歷年經營非常堅固的基地,為了攻陷該陣地,日軍第二軍的死傷者合計超過4,000人。巨大的犧牲人數震驚當時位於東京的日軍大本營。而第二軍在順勢占領大連後,留下第1師團駐守,余軍則北上直指遼陽。6月14日,於得利寺擊退南下支援旅順的俄軍(得利寺會戰),再於7月23日在大石橋取得勝利(大石橋會戰)。

至於海軍,之前雖然按原定計劃在旅順口實行港外奇襲和旅順口閉塞作戰,企圖殲滅駐防旅順港的俄國艦隊,但效果不佳,旅順艦隊仍然保存相當的戰力,對日軍的海上運輸繼續造成威脅。一直至3月上旬前,日本陸軍一直認為只需要監視駐防旅順的俄軍而不用發起攻擊,但於3月14日,發現還有部分俄軍戰力處於北上的2個軍後方,有可能對日軍做成威脅,於是便決定抽調兩個師團以準備攻擊旅順要塞。此時,海軍方仍然堅持「海軍單獨對付旅順艦隊」的觀點,並繼續單獨進行對旅順港的閉塞作戰。在3月27日,海軍進行第二次閉塞作戰,結果仍不佳。進入4月,海軍起初仍然徒勞的堅持「獨自對付旅順艦隊」的主張,拒絕和陸軍協同作戰。為此,4月6日大山岩參謀總長,兒玉源太郎參謀次長和伊集院五郎軍令部次長的協商決議中,首次出現「陸軍將應海軍要求攻克旅順口」的字樣。在協議後,海軍的策略修正為封鎖作戰,並在旅順口外布設水雷,但仍然未能徹底封鎖旅順艦隊。

兩軍於旅順持續僵持至5月後,日軍得知俄軍波羅的海艦隊將馬上前來增援。若與尚完整的旅順艦隊會合,俄國海軍在遠東的實力將會是日本聯合艦隊的兩倍。在緊迫的情勢下,日本海軍唯有改變策略,重新要求陸軍參與對旅順要塞的攻擊。因為之前的耽誤,致使本來以攻擊要塞為主要任務的第三軍的編成時間延遲,一直等到5月29日才發布第三軍的戰鬥序列。第三軍的戰鬥序列由東京大本營編成,以曾經參加過甲午戰爭的乃木希典作為司令官。

於6月30日,日本陸軍把指揮權由東京大本營移交到滿洲軍總司令部,至此,滿洲軍之組織如下:

滿洲軍 總司令官大山巖元帥陸軍大將,總參謀長兒玉源太郎陸軍大將。

第一軍 司令官黑木為楨陸軍大將。

  • 與第一軍隨行觀戰武官團之各國武官計有25位。

第二軍 司令官奧保鞏陸軍大將。

第三軍 司令官乃木希典陸軍大將。

第四軍 司令官野津道貫陸軍大將。

  • 第5師團(師團長木越安綱陸軍中將),第10師團(原師團長為川村景明陸軍大將,後調為鴨綠江軍司令官,師團長換為安東貞美陸軍中將),後備步兵第10旅團,兵站部後備步兵二大隊,同工兵一中隊,後加入後備第3旅團,及後備第11旅團。(獨立第10師團,於1904年5月19日在遼東半島大孤山登陸,爾後擴編成第四軍。)

鴨綠江軍 司令官川村景明陸軍大將。

在黃海海戰中被擊中的太平洋艦隊旗艦太子號(Tsesarevich)

於6月8日,第三軍司令部到達大連,然後與之前從原第二軍中抽出的兩個團(第一、第十一師團)合流。合流後的新軍團在6月26日到達旅順的外部。6月31日,大本營向陸軍發布開始旅順會戰的指令。然後在7月12日,山縣有朋參謀總長伊東祐亨海軍軍令部長發出攻占旅順基地,消滅或驅逐敵艦隊的命令。8月7日,日軍海軍陸戰重砲隊開始炮轟旅順港內的俄軍軍艦,使旅順艦隊出現損傷。為了避免進一步的損失,旅順艦隊總督葉夫根尼·伊萬諾維奇·阿列克塞耶夫決定在8月10日往符拉迪沃斯托克方向突圍,但在突破時卻遭到日本聯合艦隊的攻擊,造成巨大的損失而不得不退回旅順港內(黃海海戰)。在此役後,旅順艦隊幾乎完全失去戰鬥力。與此同時,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俄軍艦隊雖然仍然在日本海威脅日本的補給線路,但於8月14日,被日本海軍第二艦隊於蔚山沖發現並發生戰鬥,符拉迪沃斯托克艦隊多艘軍艦被擊沈後喪失繼續干擾日本補給線的能力,是為(蔚山海戰)。

雖然在黃海海戰後,俄軍旅順艦隊已經喪失出擊的能力,但在日軍不能確認俄軍的軍力情況,還是在8月19日發動第一次旅順總攻擊,掀開旅順會戰的序幕。在第一次攻擊後,日軍死傷者超過15,000人,但還是未能攻下當時號稱『遠東第一要塞』的旅順要塞。另一方面在8月末,由野津道貫大將率領的第四軍和日軍第一軍、第二軍,逐漸向遼陽逼近,並在8月24日-9月4日期間開始遼陽會戰。日軍第二軍從南邊往遼陽的俄軍陣地正面攻擊,而第一軍則從陣地東邊的山地迂迴到俄軍背後進行夾擊。此場戰役以俄軍全軍撤退,日本占領遼陽而結束。從遼陽撤退的俄軍在10月9日-10月20日的沙河會戰中,在遼陽與奉天(現在的瀋陽)之間的沙河嘗試對日軍反攻但最後失敗。

10月15日,俄軍的羅傑斯特文斯基中將率領由波羅的海艦隊改編而成的俄軍第二太平洋艦隊,從利耶帕亞出發前往旅順支援(旅順被日軍攻陷後改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旅順會戰[編輯]

第三軍在旅順進展圖

陸軍第三軍在在第一次總攻擊後,仍然持續的對旅順要塞發動攻擊。在8月到10月期間,日軍從大弧山不斷的向旅順港發動觀測射擊,加上於早前黃海海戰中海軍的打擊,使俄軍旅順艦隊幾乎陷入全滅狀態。但由於日軍一直未能確認港內情況,致使後來的作戰出現混亂。

在浴血奮戰突破旅順要塞東北的防衛線後,第三軍占領在旅順要塞背後的望台山,使旅順全港暴露在日軍的俯瞰下,也達成海軍請求的目標。之後第三軍分別於9月19日和10月26日分兩階段發動第二次總攻擊。此次攻擊是為了占領盤龍山,大頂子山周圍的陣地,以確保第一次總攻時已經占據的突出陣地不會被俄軍孤立。這次總攻在203高地以外地區基本達成作戰目標,但位於中央最關鍵的203高地卻遭到俄軍激烈的反抗沒有成功。雖然這次攻擊中,日軍也成功攻下差不多能俯瞰全旅順港的海鼠山,但由於還是未能觀測到旅順艦隊主力所位處的海域,所以海軍再度對陸軍發出攻擊203高地的請求。海軍的請求得到大本營的認可,但第三軍卻在主攻目標方面與滿洲軍司令部出現分歧,一直直到大本營取得天皇勅許後才開始行動。

由11月26日開始的第三次總攻擊在日軍進入陣地戰的情況下陷入苦戰。乃木希典在戰鬥途中決定暫停攻擊要塞的東北邊,該而進攻203高地。在得知情況陷入膠著狀態後,大山巌元帥命令兒玉源太郎滿洲軍総參謀長前往前線協助指揮,並加入乃木部隊於203高地的戰鬥。

203高地爭奪戰是典型的攻山頭戰役。戰鬥先由日軍第7師團第1師團殘存部隊主攻,之後的戰術由滿洲軍總參謀長兒玉源太郎定案日軍28個聯隊使用舟波性的攻擊,每隔15分鐘部隊發起一次衝鋒。當時俄國守軍的武器上有兩個優勢:日軍所沒有的手榴彈馬克沁重型機槍,該戰役中日軍傷亡有近半亦由馬克沁機槍造成。而俄軍方面在遼東地區的總司令官是施特塞爾中將(在肯德拉切夫中將12月15日戰死於東雞冠山北堡壘後繼任),旅順要塞司令官是史密魯諾夫中將,旅順港司令官為古雷葛勒維其少將。旅順地區全部俄國守軍約42,000名,大砲640門,軍營52處。在203高地爭奪戰中日軍戰死5,052名,且日軍戰場指揮官乃木希典的次子乃木保典少尉於11月30日戰死於此役中的203高地西北坡(在戰死之地豎有一個碑「乃木保典君戰死之所」)。而乃木希典的長子乃木勝典中尉在5月27日傍晚5點30分因戰傷不治傷死於第2軍(由遼東半島鹽大澳登陸)南山戰役(此役日軍死傷4387名並獲勝。在金州俄守軍1個師約1萬7千名、火砲131門,在南山(扇子山)的俄守軍為西伯利亞第5團約4,000多名,此役俄軍傷亡約1,100名並敗走撤退)中的金州陸軍野戰醫院。

日軍在1904年12月5日拂曉發起攻擊。先由砲兵重砲(當時從日本東京大坂190門海岸防衛用的大口徑直徑28cm的霰彈重砲中緊急運來18門支援旅順第3軍,一發砲彈有300kg重。)轟擊建立在山頂的俄軍陣地,在轟擊的掩護中步兵第27聯隊集成第三中隊衝鋒佔領203高地西南山頂,接著步兵第28聯隊集成第一中隊肉博衝鋒佔領203高地東北山頂,傍晚再由集成步兵第25聯隊攻占203高地中央山頂。根據日軍戰場記錄顯示,當日軍攻下203高地的西南山頂、東北山頂以及中央山頂時,山頂俄軍陣地裡幾無一人存活,俄軍可以說是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在經過一輪激動戰鬥後,日軍終於在12月5日攻占203高地。12月5日傍晚,日軍砲兵在203高地的山腰使用重砲炮轟旅順市區內的俄軍要塞,並殲滅港口中從退守旅順港的俄國第一太平洋艦隊(該艦隊司令官斯捷潘·馬卡羅夫海軍中將已於1904年4月13日戰死,海軍士氣低落)殘餘的艦隻十餘艘。之後第11師團攻占東雞冠山的俄軍永久堡壘東雞冠山北堡壘,12月28日第9師團再占領二龍山的俄軍永久堡壘二龍山堡壘,31日第1師團攻占松樹山堡壘

旅順攻圍戰乃木希典大將與施特塞爾中將(中央二人)會見

第三軍在隨後繼續追擊旅順地區附近的殘餘俄軍,在1905年1月1日突破了東北方面的防衛線占領虎頭山望台堡。虎頭山望台堡戰役為旅順攻圍戰的最後一場戰鬥。在203高地被日軍占領的時候,旅順艦隊的俄軍水兵因為艦隊早以失去戰鬥力,所以已經提前上岸投入到要塞保衛戰。203高地的消耗戰耗盡俄軍的預備隊,正面堡壘的陷落使得俄軍士氣低落不堪,俄軍指揮部裡主戰派將領失去支持,於是在當日下午4時半,決定向日軍投降。1905年1月2日下午1點,俄軍參謀長雷伊斯與德西建史諾維其上校在原清朝北洋水師營的農舍,等候日軍第3軍參謀長伊地知幸介交涉受降條件。1月5日乃木大將,及其參謀長伊地知,與旅順俄軍遼東地區總司令官施特塞爾中將,及其參謀長雷伊斯,在北洋水師營的農舍簽定旅順俄軍投降書。1月14日在水師營的東邊由乃木希典主持戰沒者招魂祭,並朗讀祭文。

此後乃木希典率領第三軍前往沙河,兩軍持續対陣,俄軍在新任的格列賓堡大將領導下,在1月25日開始往黑溝台(日軍最左翼)繼續反攻。這次反攻曾經一度讓日軍陷入苦戰,在秋山好古少將、立見尚文中將的奮戰下才脫險(黑溝台戰役)。

奉天會戰[編輯]

在奉天會戰前,以遼陽西北的二公檯為起點,日軍滿洲軍總司令部在奉天由西往東(至撫順)布置第3軍第2軍第4軍第1軍,及鴨綠江軍組成的包圍戰線,日本軍共25萬名。俄國方面,遠東軍總司令官亞歷克塞·庫羅帕特金大將(俄國遠東地區總督為阿雷庫塞也夫大將)率領的37萬名俄國陸軍(當時俄國全國陸軍約300萬)。

1905年2月20日,日軍總司令部在煙台對各軍司令官發下奉天會戰的作戰命令,而各軍除再作師團部隊調整外,並加入後備軍,組織轄下第3師團(師團長大島義昌中將),後備第1旅團,後備第13旅團,及後備第14旅團。2月21日起,日軍右翼開始對俄軍攻擊。3月1日,日軍左翼的第二軍和第三軍從側面迂迴到俄軍背後準備包圍奉天。此時俄軍投入預備隊準備與日軍決一死戰,向乃木希典指揮的第三軍發起猛攻,使第三軍接近崩潰。雖然如此,第三軍在面對俄軍正面攻擊下,還是擋下俄軍的攻勢,成功切斷哈爾濱與奉天間的鉄道聯繫,給俄軍造成決定性的打擊。3月9日,俄軍統帥亞歷克塞·庫羅帕特金下令全軍往鉄嶺與哈爾濱撤退。日軍於3月10日占領奉天。

此戰後,日本政府透過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向俄方提出和平交渉。但由於俄方仍然在期待波羅的海艦隊到達後可以扭轉戰局,所以拒絕日本的提議。兩軍在此役後都已經消耗甚大,沒有能力進行進一步的攻擊或反擊,一直到戰爭結束前在四平附近対峙。

按奉天會戰後統計,俄國軍戰死8,705名(或有一說:俄軍的陣亡人數超過2萬名),負傷51,388名,被俘21,791名,失蹤7,539名。而日軍戰死16,553名,負傷53,475名,被俘2088名(其中陸海軍1574與21人,主要擔任鐵道隊和郵船船員的陸海軍屬95與此142人,被俄軍逮捕的商船船員159人,攝影班9人)。在戰後回國的日本戰俘沒有受到公開的不平等對待,更有曾經被俘軍官與東鄉會面獲贈金表的記錄[來源請求]。此戰中日本對待俄國戰俘十分人道,贏得國際社會的好感[來源請求]。但遣返戰俘的消息傳來時,關在熊本縣的一批俄國軍官集體自殺以保全名譽[來源請求]

日本海海戰[編輯]

俄軍波羅的海艦隊(第二太平洋艦隊)在經歷7個月的航行後,終於在1905年5月到達日本近海,並於5月27日與日本聯合艦隊在對馬海峽發生衝突。僅兩天內,日本聯合艦隊便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俄軍艦隊,在俘虜對方司令並讓對方幾乎全軍覆沒的情況下,日本聯合艦隊僅損失3隻水雷艇,也是近代海戰史上少有的勝利。

此戰前,歐美各國都認為,在波羅的海艦隊抵達遠東後形勢便會變得對俄軍有利,而最後幾乎全軍覆沒的結果卻使諸國震驚。包括鄂圖曼土耳其,波蘭與芬蘭等長期受俄國海軍威脅的國家,在得知日軍勝利的消息後感到非常振奮,波蘭甚至爆發反俄的民族主義運動。在此戰後,日本完全掌握制海權,而海軍幾乎全毀的俄羅斯政府也開始面對現實,準備開始與日本進行停戰談判。

樺太會戰[編輯]

在與俄軍談判期間,日本為了使講和談判有利進行,先行於7月進攻俄國的庫頁島並占領全島。在締結朴資茅斯條約後,北緯50度線以北的部分庫頁島返還俄國,以南則割讓成為日本領土。

年表[編輯]

戰爭的結束與戰後的影響[編輯]

和談[編輯]

俄國在對日本的戰鬥中接連失敗後,國內民眾對沙皇管治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再加上經濟發展停滯和蔓延在國民間的厭戰氣氛,群眾的不滿情緒終於在1905年1月9日的血腥星期日爆發。在不穩定的局勢下,日本乘機派遣間諜到俄國國內煽動布爾什維克人進行革命活動,使俄國要繼續進行戰爭變得非常困難。

同時,日本雖然在這次戰爭中取得大部分戰鬥的勝利,但由於在這場長達19個月的戰爭中已經支出17億円的軍費(幾乎所有軍費都是透過戰時國債獲得),使國家財政陷入危機。在日本國內總共109萬的可動員兵力中,常備兵力便接近20萬,使得國內的各種產業嚴重缺乏生產人手,同時也使經濟陷入低迷的狀態。所以在講和的提議被提出後,日方也沒有拒絕並同意與俄方開始展開談判。

透過美國作為中間人協調交渉後,日俄雙方於1905年8月10日開始在美國的朴次茅斯附近開始停戰談判,並在9月5日達成和平協議,是為朴次茅斯和約

對國際政治的影響[編輯]

這場戰爭是第一次有亞洲國家在現代取得對歐洲國家的重大軍事勝利。俄國的戰敗衝擊西方以至遠東各國。日本從此聲望大振並開始被視為現代化國家。另一方,俄國損失它整支太平洋及波羅的海艦隊以及國際上的聲望。特別是一次大戰前的德國以及奧匈帝國, 它們視戰爭的結果為俄國軟弱的表現。由此大大影響德國在與法國這個俄國盟友展開戰爭及對奧匈帝國入侵的決策以塞爾維亞的決策。

在俄國的影響力消失以及歐洲列強專注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及後來的大蕭條,令日本掌握中國以至亞洲事務, 最後引致二次大戰中的第二次中日戰爭以及太平洋戰爭。

日本[編輯]

日本畫家小林清親的版畫,內容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因為日俄戰爭俄軍敗北的噩夢而驚醒。

日俄戰爭最直接的後果是日本取得對南滿(中國東北南部)的控制及穩固對朝鮮的統治。關東州租借地(旅順、大連)以及東清鐵路長春以南段(後來的南滿鐵路)均由日本控制,「關東軍」在內滿洲開始駐紮。

日本成為近代第一個通過大規模戰爭打敗歐洲白種人殖民者的黃種人國家,達成修改幕末以來不平等條約的目標。然而,《樸資茅斯條約》承認俄國在庫頁島北部的權利,內容遠低於一些日本民眾期望,爆發日比谷縱火事件

俄國[編輯]

1905年9月5日,日俄兩國簽定《朴茨茅斯和約

俄國的失敗,導致發生1905年俄國革命,使其停止在遠東的擴張計劃,集中精力在歐洲發展,與法、英等國結盟,最終捲入第一次世界大戰,以至1917年經二月革命十月革命被推翻,成立蘇俄

英國[編輯]

英國在1902年與日本結盟,企圖遏制俄國在中國東北的擴張企圖。但是英國並不願捲入日俄戰爭之中,以免引發全球性的連鎖效應。[來源請求]若英國幫助日本,則法國很有可能在同盟的要求下支持俄國。而英俄如果發生衝突,其範圍不可能只限於遠東,必然會擴及全世界。[來源請求]英國在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又再次慫恿日本趕走佔據中國膠州灣德國人。1920-1930年代,英國在遠東的霸主地位急劇衰落。英國本來想要讓日本接替英國在遠東的責任,本來應樂見日本在遠東的勢力瘋狂膨脹,但二戰戰前的情勢起了大變化,使得英國與日本關係急轉直下,英國駐東亞的軍隊最終在二戰期間被日本軍隊徹底擊敗,退出遠東。

中國[編輯]

雖然當時已經發生甲午戰爭致使乙未割臺朝鮮歸日本勢力範圍,但由於俄羅斯在義和團事件時在滿洲過份報復、軍隊又賴著不走,又想要讓日本的戰略緩衝區朝鮮成為俄國的附屬國,因而促成中日和解,因此日俄戰爭時中國與日本同仇敵愾,戰爭時中國官民對日軍提供情報及資金上的重大幫助,戰勝後中國各報章紛紛稱頌日本戰勝俄國,開黃種人戰勝白種人先例,中國也是事實上的戰勝國,而後北洋政府的許多重要人物,也是因為在日俄戰爭中與日軍合作立功而竄起;除此之外,日本此戰役犧牲十萬人命、並差點破產,日本向中國索討的戰利品(滿洲特權),少於俄羅斯本來會在中國東北強佔的權利,當時的清政府及中國人都認為日本待大清(中國)非常厚道。但居住於中國東北的本地人亦有辯證觀點[來源請求]。夏清貽亦提出「日勝何喜,俄敗何欣( 《何日醒》/《快猛醒》)」之觀點。清政府對於這場在自己本土上的戰爭表示中立,而戰爭中大量東北地區平民遇難,這使得中國的有識之士徹底看清朝政府的腐敗無能,決心進行變法或革命。[來源請求]清政府並和日本簽訂《中日會議東三省事宜條約》,主要內容為﹕清政府同意按日俄《樸資茅斯條約》第五款及第六款,讓日本繼承俄國在此一切權利,同意將俄國在旅順﹑大連的租借權、長春至旅順的鐵路及附屬財產和煤礦轉讓給日本。而清政府受到刺激後建立東三省。日俄戰爭6年之後,辛亥革命爆發,清朝政權結束,中華民國成立。關東軍仍駐紮在東清鐵路南段的鐵路地內,而後中國(國民政府及張學良)翻轉態度轉向仇日,想要收回本來約定給日本的滿洲特權、也想要趕走外資,當時日本對中情報世界第一、認為其為蘇聯及中共煽動造成的;日本當初為中國犧牲慘重、後來在華大量投資、也要求中國採取聯日防蘇的政策,當然吞不下去。成為1928年炸死軍閥張作霖的原因,並使其子張學良於1928年易幟於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而關東軍則以成立滿洲國回敬。[32][33]

朝鮮[編輯]

李氏朝鮮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後,1897年獨立為大韓帝國。1904年日俄戰爭期間,與韓國簽定第一次日韓協約,韓國任用日本政府推薦財政及外交顧問。1905年日本與俄國議和後,俄國承認日本政府對韓國的指導及監督權,日本隨即與韓國簽定第2次日韓協約,將韓國的外交權移轉給日本,使韓國成為日本的保護國,並設立統監府。1909年簽定第三次日韓協約,取得韓國內政權並解散韓國軍隊,並於1910年被日本併吞。

歷史意義[編輯]

遼陽會戰過後 : 紅十字會運送受傷的俄國士兵 (Angelo Agostini作品).

日俄戰爭的結果正式顯現出20世紀的政治與戰爭的數項特點,許多工業革命帶來的技術創新都首次用於日俄戰爭,如速射砲、機槍和射擊準度更高的卡賓槍都在日俄戰爭中首次被大規模使用。無論是陸上還是海上戰事,都證實戰爭在新技術的引領下,已與1870年代普法戰爭的模式大相逕庭[34]。大多數的軍隊指揮官預期使用這些新武器系統將在現場及戰術層面上主導戰場。但是,隨著局勢的變化,這些新技術的進步永遠改變了人類發動戰爭的能力。[35]。日俄戰爭也是東亞三十多年來第一次涉及兩個現代化國家武力之間的大規模衝突。

武器的進步帶來巨大的傷亡,日俄兩國都未預料到新型戰爭造成的結果,亦無資源去抵消其損失。因為巨大的傷亡,不同的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如紅十字會)出現並在得到戰後關注。這些國際組織的出現可以視為國際社會通過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磨合,這個緩慢的過程主導了20世紀。[36]

不少學者爭論日俄戰爭是否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預演」。贊同者認為該戰爭已有多少後者總體戰的特點[37],如雙方皆大規模動員軍隊進入戰場。這場戰爭需要極其龐大的經濟支援,包括裝備、軍火和補給都大到需要本土以及外國支援。[34]。日俄戰爭的結果亦顥示國家領袖需關注外交政策所帶來的國內反應。一些學者認為日俄戰爭結果顯示沙俄政府的腐敗無能,因此進一步推動反對羅曼諾夫王朝的革命運動。[34]

全球的反應[編輯]

對西方列強而言, 日本的勝利顯示日本崛起成為亞洲區域性力量。俄羅斯的戰敗令一些學者認為日本得到改變世界秩序的勢頭晉升為主要亞洲力量。[38] 不同外交合作相繼出現。 日本的成功為反殖民的民族主義者增強自信 - 越南,印尼,印度及菲律賓等。亦增強時刻受到西方列強侵占威脅的土耳其及伊朗的自信 。[39] [40]雖然不久前才經歷甲午戰爭,結果亦令華人相信歐洲列強仍舊是比日本更大的威脅。「我們認為俄羅斯敗於日本可以被視為東方擊敗西方。我們視這次勝利為我們的勝利。」孫中山[41] 「日本的勝利減輕了我們自悲感。一個西方強國的戰敗引申出亞洲仍可以像古時一樣擊敗歐洲。」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 [42]

在歐洲,受支配的民族亦得到鼓舞 . 詹姆斯·喬伊斯的小說尤利西斯, 設定在1904年的都柏林, 包含對愛爾蘭的願境。[43] 在被瓜分的波蘭, 藝術家 Józef Mehoffer 在 1905年 畫了 "Europa Jubilans" (Europe rejoicing), 其中描繪一個著上圍裙的女傭人坐在一張在東方文物前的沙發上休息。 在俄國戰敗的一年, 抗議俄國的侵佔以及文化壓迫。同時巧妙地指望著沙俄主人在歐洲戰敗的日子如同它在亞洲遭遇的。[44]

對於社會思想家羅莎·盧森堡此戰的重要性對受壓迫的階層十分清晰: 「日俄戰爭令所有人意識到就算是歐洲的戰爭與和平-它的命運-並不決定在歐洲內,而是在世界和殖民地政治的巨大漩渦中。如果我不考慮俄國極權崩潰的即時效果, 這場戰爭的意義是社會民主主義。這場戰爭將國際無產階級的目光回到世界在大政治和經濟上的聯繫。」 [45] 這場戰爭的普遍意義決定了它的歷史重要性以及它的後果。

日俄戰爭遺址[編輯]

目前,在旅順地區仍保留眾多的日俄戰爭遺跡開放觀光。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1. ^ 蒙特內哥羅在此事支持俄國並對日本宣戰,在2006年6月16日日本承認蒙特內哥羅獨立時才正式與日本休戰。蒙特內哥羅在戰爭的角色十分小,在日俄兩方停戰後不曾有新發展,所以一般以日俄兩方的停戰日為正式停戰日[1]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Montenegro, Japan to declare truce
  2. ^ "Montenegro, Japan to declare truce," 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US); "Montenegro, Japan End 100 Years' War," History News Network (US). citing World Peace Herald, 16 June 2006; Montenegrina, digitalna biblioteka crnogorske kulture (Montegreina, digital library of Montenegrin culture), Istorija: Đuro Batrićević, citing Batrićević, Đuro. (1996). Crnogorci u rusko-japanskom ratu (Montegegrans in the Russo-Japanese War); retrieved 14 July 2017; compare Dr Anto Gvozdenović: general u tri vojske. Crnogorci u rusko-japanskom ratu (Dr. Anto Gvozdenovic: General in Three Armies; Montegegrans in the Russo-Japanese War)
  3. ^ 靖國神社資料、靖國神社戦爭別合祀者數による。日本長期統計総覧によれば死沒84,435人(帝國書院[1])、(戦死戦病死は「日清戦爭ヨリ満州事変ニ至ル日本外交ノ経済的得失」[2] によれば55,655人
  4. ^ 《有一類戰犯叫參謀》俞天任著,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ISBN 978-957-05-3004-9,P.58
  5. ^ Harwood 2006, p. 128Template:Incomplete short citation
  6. ^ Rewriting the Russo-Japanese War: A Centenary Perspective, Schimmelpenninick van der Oye, p. 80.
  7. ^ University of Texas: Growth of colonial empires in Asia
  8. ^ 8.0 8.1 Kyung Moon Hwang, A History of Korea, London: Palgrave, 2010 pages 132–133
  9. ^ Kyung Moon Hwang, A History of Korea, London: Palgrave, 2010 page 132
  10. ^ Kyung Moon Hwang, A History of Korea, London: Palgrave, 2010 page 133
  11. ^ 11.0 11.1 11.2 Kyung Moon Hwang, A History of Korea, London: Palgrave, 2010 page 137
  12. ^ Jukes, Geoffrey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04–1905, London: Osprey 2002 page 8.
  13. ^ 13.0 13.1 13.2 13.3 Jukes, Geoffrey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04–1905, London: Osprey 2002 page 9
  14. ^ Jukes, Geoffrey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04–1905, London: Osprey 2002 page 9
  15. ^ Connaughton, pp. 19–20
  16. ^ Paine, p. 317
  17. ^ Jukes, Geoffrey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04–1905, London: Osprey 2002 page 11
  18. ^ Connaughton, pp. 7–8.
  19. ^ Paine, p. 320.
  20. ^ Text in Japanes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Correspondence Regarding Negotiations ... (1903–1904) pp. 7–9.
  21. ^ Text in Correspondence Regarding Negotiations ... (1903–1904) pp. 23–24.
  22. ^ 22.0 22.1 Koda, Yoji. The Russo-Japanese War: Primary Causes of Japanese Success. Naval War College Review. 1 April 2005 [6 April 2015] –通過HighBeam. (需要訂閱(說明)). 
  23. ^ Connaughton, p. 10.
  24. ^ Esthus, Raymond. Nicholas II and the Russo-Japanese War. Russian Review. 1981, 40 (4): 411. JSTOR 129919. 
  25. ^ Tolf, Robert W. The Russian Rockfellers. Hoover Press. 1976: 156. ISBN 0-8179-6583-1. 
  26. ^ Esthus, p. 397.
  27. ^ David Crowley, "Seeing Japan, Imagining Poland: Polish art and the Russo-Japanese war", Faktografia July 4, 2012
  28. ^ Schmmelpenninck van der Oye, David. The Immediate Origins of the War. (編) Wolff, David. The Russo-Japanese War in Global Perspective: World War Zero. Leiden, Boston: Brill. 2005: 42. 
  29. ^ Jukes, Geoffrey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04–1905, London: Osprey 2002 pages 16–20
  30. ^ Jukes, The Russo-Japanese War, p. 21.
  31. ^ 31.0 31.1 31.2 31.3 李怡著,《抗戰畫史》,台北:力行書局,1969年,第9頁
  32. ^ 馮學榮:日俄戰爭,關東軍,北伐,及國民黨的宿命
  33. ^ 劉仲敬:抗戰打斷「黃金十年」是國民黨發明的神話
  34. ^ 34.0 34.1 34.2 Steinburg, p. 7.
  35. ^ Schimmelpenninck van der Oye, p. 84.
  36. ^ Steinburg, p. 6.
  37. ^ Steinburg, p. 3.
  38. ^ Schimmelpenninck van der Oye, p. 83
  39. ^ Deutschmann, Moritz. Iran and Russian Imperialism: The Ideal Anarchists, 1800-1914. Routledge. 2015: 158. ISBN 9781317385318. 
  40. ^ Banani, Amin. The Modernization of Iran, 1921-1941.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1: 9. ISBN 9780804700504. 
  41. ^ Sun Yat-sen, "Pan-Asiasnism", translation of a speech delivered in Kobe, Japan on November 28, 1924, in: Yat-sen Sun; Liang-li Tʻang; Seishirō Itagaki; Jingwei Wang, China and Japan: natural friends – unnatural enemies; a guide for China's foreign policy (Shanghai, China: China United Press, 1941). Available on-line at: Wikisource.org .
  42. ^ Quora
  43. ^ Eishiro Ito, "United States of Asia, James Joyce and Japan", in A Companion to James Joyce, Blackwell Publishing 2013, pp.195–6
  44. ^ David Crowley, "Seeing Japan, Imagining Poland: Polish art and the Russo-Japanese war", Faktografia July 4, 2012
  45. ^ Le Socialiste, 1–8 May 1904

書籍[編輯]

  1. 徐廣寧編譯:"1904-1905",洋鏡頭裡的日俄戰爭,福建教育出版社,福州,2009年11月. ISBN 978-7-5334-5235-3
  2. 平塚柾緒,「日露戰爭」,河出書房新社,東京,日本,2004。
  3. 酒井直行,「日露戰爭古寫真帖」,新人物往來社;文殊社,東京,日本,2004。
  4. 力石幸一,「日露戰爭明治人物烈傳」,德間書店,東京,日本,2005。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