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寶島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珍寶島事件
中蘇邊界衝突的一部分
Zhenbao island.png
日期1969年3月2日—1969年3月17日(時長15日)
地點
結果 中國獲勝,實際控制爭議地區。[1][2][3]
參戰方
 中華人民共和國  蘇聯
指揮官與領導者
中國 孫玉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 陳錫聯
蘇聯 德莫克拉特·弗拉基米羅維奇·列奧諾夫 
兵力
100人[4] 300人[5]
傷亡與損失
29人陣亡
1人失蹤
62人受傷[6]
58人陣亡
94人受傷[7]

珍寶島事件中方稱為珍寶島自衛反擊戰,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蘇聯因黑龍江流域的珍寶島的歸屬問題於1969年3月間在島上發生的武裝衝突。事件以中方勝利而告終,中方在事件後實際控制了珍寶島。

事件致使中蘇關係進一步惡化。珍寶島一役後,蘇聯高層曾多次商討要對中國進行報復,並明確發出先發制人和核打擊的威脅,中方作出相應輿論回擊。蘇聯更是從周邊圍堵和威脅當時的中國。這使得珍寶島事件成為繼古巴導彈危機後冷戰期間又一次爆發全面核戰爭的重大危機。

背景[編輯]

根據1860年清朝政府和沙俄簽署的《中俄北京條約》,中俄以烏蘇里江為界。由於該島位於界河之上,歸屬在整個二十世紀沒有定論,中國和俄國(蘇聯)都曾聲稱擁有該島主權。中方認為,據《中俄北京條約》,中俄邊境在烏蘇里江主航道上,而該島明顯在主航道以西(中國一側)故歸屬中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八月風暴行動之後,從1947年開始蘇聯紅軍在此巡邏。

從1960年代初開始,中蘇展開意識形態論戰。1964年中蘇邊境談判中,蘇方準備將該島給予中方,但由於中蘇關係日趨惡化而中止。

準備[編輯]

1967年到1969年初雙方在邊界上的若干地方,比如烏蘇里江上的七里沁島和珍寶島,不斷發生巡邏隊衝突,從對罵到推搡、棍棒武鬥等。從1968年開始,中方準備在中蘇東部邊界進行武裝行動。1969年,在中共中央毛澤東批准後,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部署3月在珍寶島進行「珍寶島反擊戰」,為在4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定基調。在籌劃時說要立足於小打,「規模儘量要控制在一定範圍,即這是一場局部的邊界衝突!」

經過[編輯]

被繳獲的蘇軍T-62坦克後來陳列於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被炸毀的履帶已經修復

1969年3月2日蘇軍發現中方有人上島,以為中方只是一如往常的想進行騷擾,便派出邊防巡邏隊想驅逐對方,不料巡邏隊被中方引入伏擊圈,中方開火瞬間打死打傷數十人,由於均錯估戰爭爆發而導致狀況迅速惡化,局勢陷入高度緊張。3月15日和17日,中蘇雙方的邊防部隊在此再次發生武裝衝突。蘇軍先動用了坦克、裝甲車、飛機和當時的「秘密武器」-「冰雹」火箭炮(BM-21英語BM-21)進行威嚇。解放軍使用了反坦克炮無後座力炮40火箭筒輕武器和岸上的縱深炮火。雙方都聲稱是對方蓄意挑釁,先開火。這次戰鬥中方稱為「珍寶島保衛戰」或「珍寶島自衛反擊戰」。

3月15日,蘇軍派出了由一名軍官和五名士兵組成的偵察小組,負責瞭望珍寶島南部區域的動靜。大約在早晨十點鐘,偵察小組報告說,有越境者從鄰國跨過河道登上江心島。經大體估算後得知,越境人員為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個步兵團,並有大炮、迫擊炮和兩輛坦克提供火力支援。蘇軍主力部隊到達後,與越境者展開了一個半小時的戰鬥。據蘇軍直接參與者尼古拉·波波夫上校證實,這天的整個衝突持續了九個小時,期間該島由兩方反覆易手達八次之多。在3月15日的戰鬥中一輛行進於封凍江面上的蘇軍當時最先進的T-62坦克履帶被地雷擊毀,其乘員棄車逃生。在該日的戰鬥中,蘇方指揮官邊防總隊長列奧諾夫上校陣亡。

與3月2日的衝突不同的是,不僅蘇聯邊防軍參加了此次交火,蘇聯正規軍也給予了密切協作。蘇軍一個人數龐大的摩托化步兵團火速趕赴前沿,迅速在珍寶島地區展開,並帶去了所配備的全部火力裝備。投入衝突的甚至還有一系列其他軍事化隊伍,但出於保密的目的並未公之於眾。除此以外,蘇軍還對中方採取了瞞天過海的手段,意在誘使敵方誤入歧途。最後,當中國人被徹底趕出小島後,從中國一側進入該島的所有路徑都埋上了地雷,而與之毗鄰的邊界地段也被蘇聯軍隊嚴密封鎖。 珍寶島衝突其實是一場准戰爭,雙方都動用了正規軍,尤其是蘇方甚至動用了火力強大的BM-21自行火箭炮。在3月15日的戰鬥中,中國軍隊傷亡大約80人,而蘇軍士兵傷亡60人。蘇方稱,是中國人發起了進攻,被蘇軍守軍擊退。

3月17日,為爭奪坦克,雙方互對炮擊,但均未能將這輛坦克拉回。

3月21日,蘇方不願讓中國獲得這個當時最為先進的坦克,遂派出爆破組試圖炸毀坦克,但被擊退。之後蘇軍用炮火把坦克下的冰層擊破,坦克沉入烏蘇里江。

4月27日,中方於夜間派出海軍潛水員偷偷將這輛坦克打撈出來。坦克首先被拉到位於撫順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6409工廠(原解放軍第6409國有坦克大修廠)作進一步修復,而後被拉到瀋陽做了短暫停留。6月初被拉到北京[8]。之後坦克被放在北京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中,並以此為原型作為中國自製坦克的藍本。在坦克爭奪的近一個月時間裏,蘇軍火炮不斷轟擊,中方因暴露於炮火之下,又陣亡了數十人。[9]

最終,在珍寶島衝突中,中國邊防軍聲稱斃傷蘇軍230餘人(蘇聯公佈的蘇軍傷亡數字為152人),毀傷坦克裝甲車輛19輛,中國邊防軍傷亡92人。

後續[編輯]

戰鬥之後中蘇雙方都在江岸集結大量軍隊,之後由中國實際佔領該島[10][11]。1969年8月,中國在島上修建了營房,派駐1至4名官兵常年駐守[12]

事件之後[13],莫斯科迅速採取回應步驟:第一,搶先提出抗議;第二,召開記者招待會;第三,發動示威遊行;第四,向西方投訴;第五,準備採取「集體行動」;第六,進行核威脅;第七,提出亞安體系的構想。與此同時,中國方面也做出了異乎尋常的反應:其一,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其二,毛澤東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講話[14];其三,在全國範圍內掀起針對蘇聯的戰備高潮;其四,對蘇方提出協商要求不予回應。由於中國長期對蘇聯提出的協商要求不予理睬,使得蘇方對中國採取了進一步措施,一方面,蘇聯在報紙上發佈準備對中國的核設施進行打擊的威脅;另一方面,蘇聯對中國實施軍事報復。於同年8月,蘇軍在中蘇西部邊界鐵列克提(今中國-哈薩克斯坦邊境)對中方實行報復性打擊,雙方再次發生武裝衝突。這一系列事件史稱「中蘇邊界衝突」。

1969年9月11日,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參加越南領導人胡志明的葬禮後路過北京,和周恩來等會晤,舉行了著名的機場會談。雙方達成了簽署維持邊界現狀、防止武裝衝突、雙方武裝力量在邊界爭議地區脫離接觸等四點臨時措施的協議。[15]之後局勢得到緩解。1990年,珍寶島歸屬問題得以解決;1991年,俄羅斯承認珍寶島屬於中國。

2004年,中俄也達成了關於黑瞎子島的協議。根據中俄雙方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俄羅斯將把佔領的銀龍島的全部、黑瞎子島的一部分領土,以及額爾古納河上靠近內蒙古滿洲里的阿巴該圖洲渚,歸還給中國。2005年4月,俄羅斯政府批准了這個補充協定。而此前一個月,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也通過了關於批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的決定。至此,不僅黑瞎子島的領土爭議塵埃落定,中俄長達4300公里的邊界也全部得到了確認。2008年10月,中俄兩國政府在黑瞎子島上舉行了中俄國界東段界樁揭幕儀式。

各方反應[編輯]

 蘇聯:珍寶島衝突爆發後,蘇聯領導層反應十分強烈。以蘇聯國防部長格列奇科元帥、部長助理崔可夫元帥等人為首的軍方強硬派主張「一勞永逸地消除中國威脅」。準備動用在遠東地區的中程彈道導彈,攜帶當量幾百萬噸級的核彈頭,對中國的軍事政治等重要目標實施「外科手術式核打擊」。[16]同時,蘇聯還與美國聯繫,試探性地提出聯合對核武器發展尚處初級階段的中國核力量實施摧毀性打擊。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開展「深挖洞、廣積糧」的全國性戰備運動。 1969年10月14日,根據毛澤東的提議,中共中央發出通知,要求在京的中央黨政軍主要領導人及一些老同志,於10月20日以前全部戰備疏散,應付蘇聯社會帝國主義的突然襲擊,經中央討論決定:中央機關集中到北京郊區戰備地下指揮部辦公,由周恩來同志留在北京主持工作:毛澤東主席到武漢主持全國的大政方針,林彪副主席到蘇州負責戰備。同時,中央領導人及原中央負責人也相應疏散。同日,毛澤東離京去武漢。

影響[編輯]

國防意義[編輯]

在國防建設上,珍寶島戰役也產生了諸多影響。珍寶島戰役結束後,蘇聯對中國的實力也有了新的評價,這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蘇聯的戰爭企圖。此後,中俄兩國的態度都發生了轉變。隨着冷戰結束和蘇聯解體,中俄雙方不斷加深聯繫,現互為戰略夥伴關係,此舉不僅促進雙邊關係良好發展更為東北亞地區和平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中俄兩國關係的發展不僅為造福兩國人民帶來利益,同時遠遠超出兩國國家關係的範疇,已成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穩定的重要因素。在當前世界正經歷大變革、大調整、大發展的背景下,作為鄰國、大國和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俄堅持睦鄰友好戰略協作,對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具有重要意義。隨着中俄關係的升溫,中俄邊界勘定、中俄東馬格拉2.16邊境衝突事件的低調處理、雙邊貿易的不斷發展,當年一度陳兵百萬的中蘇邊境,已逐漸恢復了寧靜。[17]

反坦克技術[編輯]

由於在珍寶島之戰中,當時中方軍備的主要反坦克武器,如75毫米無後坐力炮、85毫米加農炮和56式火箭筒等,都無法有效地擊穿T-62的正面裝甲,這刺激了中國坦克和反坦克技術的發展,中國解放軍開始強化反裝甲戰術的訓練,軍工及科研部門則開始加速研發新式反裝甲武器,73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69式火箭筒、105毫米無後坐力炮等一系列應急裝備首先投產,其後一直到80年代。紅箭-73反坦克導彈86式100毫米反坦克炮等都能夠有效對付蘇軍T-62坦克,基本上解決了當時的戰備需要。[18]

中方守島[編輯]

珍寶島衝突後不久,1969年8月,中方在島上建立了營房開始常年駐守該島。如今島上的營房已經換了五代,4名解放軍官兵在這裏行使着國家主權,島上只有林中依舊埋藏的2000多枚地雷和偶爾可見的雷場標誌。珍寶島事件中陣亡的71位官兵(統計至1969年11月為止),68位埋葬於寶清縣的珍寶島烈士陵園,齊齊哈爾的西滿烈士陵園裏有2位,十八站烈士陵園有1位。

觀點[編輯]

俄羅斯紀錄片《達曼斯基1969》認為當蘇聯在邊境搞演習,遭中方槍擊,隨後衝突。當時蘇聯怕爆發全面戰爭因此只調動了邊防軍。3月15日蘇聯與捷克斯洛伐克冰球比賽當天,中國5000多人再次攻打珍寶島,蘇聯怕爆發全面戰爭,只進行了有限的還擊,最終使用冰雹火箭炮擊退中國人。隨後蘇聯參戰者組建了阿爾法特種部隊。毛澤東看到美蘇即將緩和,就故意襲擊珍寶島,結果造成蘇聯和美國的緩和,被中美緩和所取代。蘇聯若大規模還擊,其對美的和平承諾將被質疑,若小規模或者不還擊,其軍事大國的地位會受損[19]

參考文獻[編輯]

  1. ^ Дмитрий Сергеевич Рябушкин: Мифы Даманского,2004, p151.「中國人試圖奪回達曼斯基島(註:即珍寶島),但他們的三次嘗試都以失敗告終。之後,蘇聯士兵撤退到岸邊,敵人沒有進行任何進一步的敵對行動」
  2. ^ А.Елизаветин, Переговоры А.Н.Косыгина и Чжоу Эньлая в Пекинском Аэропорту, Проблем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1992,No. 5,p44-62.
    「3月15日以後,中國人實際控制了達曼斯基島(註:即珍寶島),蘇方對此的反應很克制,開始,邊防軍還向中國人提出了正式抗議,後來連抗議也沒再提了。」
  3. ^ Д. С. РябушкинЧем завершились события на острове Даманском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2005,No. 12,p168-170.
    「1969年9月10邊防軍被下令停火。中方立即來到島上定居。」
  4. ^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的情況介紹》,《戰備教育材料》,第3-5、7-9頁。
  5. ^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的情況介紹》,《戰備教育材料》,第3-5、7-9頁。
  6. ^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的情況介紹》,《戰備教育材料》,第3-5、7-9頁。
  7. ^ Пограничные военные конфликты на Дальнем Востоке и в Казахстане (1969 г.)
  8. ^ 來源:互聯網.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搶拉T-62坦克. 新銳軍事網>戰史揭秘. 2014年6月13日 [2014年6月13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年8月10日) (中文(簡體)‎). 
  9. ^ 貢恰羅夫等:《蘇聯與中國的軍事對抗》,第15-16頁。另見齊辛:《珍寶島事件真相(增編本)》,第35-45頁。
  10. ^ А.Елизаветин, Переговоры А.Н.Косыгина и Чжоу Эньлая в Пекинском Аэропорту, Проблем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1992,№5,44-62.
  11. ^ Д. С. РябушкинЧем завершились события на острове Даманском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2005,No. 12,p168-170.
  12. ^ 現代戰爭遺址 珍寶島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0-04-20.
  13. ^ 詳見沈志華主編:《中蘇關係史綱:1917-1991年中蘇關係若干問題再探討》,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年,第432-437頁。
  14. ^ 毛澤東在中央文革碰頭會上的講話,1969年3月15日。
  15. ^ 韓念龍主編:《當代中國外交》,第126頁。
  16. ^ 李寶俊主編:《當代中國外交概論》,第56頁。
  17. ^ :《中國國防》,彭光謙,138頁。
  18. ^ 多面珍寶島--沈澱了40年的真相
  19. ^ 《達曼斯基1969》珍寶島事件蘇聯視角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