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瑞·奧羅賓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斯瑞·奧羅賓多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室利·阿罗频多
শ্রীঅরবিন্দ
Sri Aurobindo
Sri aurobindo.jpg
室利·阿罗频多(拍攝於1916年)
个人资料
出生 1872年8月15日(1872-08-15)
British Raj Red Ensign.svg 英屬印度加尔各答
逝世 1950年12月5日(78歲)
法属印度本地治里
政黨 印度國民大會黨
母校 剑桥大学国王学院
職業 哲学家印度獨立運動参与者
信仰 印度教
簽名 師利·奧羅賓多的簽名

聖哲室利·阿罗频多英语:Sri Aurobindo Ghose,孟加拉语:শ্রীঅরবিন্দ 1872年8月15日-1950年12月5日),生於印度西孟加拉邦加爾各答,北印度地區的政治人物,哲學家,教育家,印度民族主义者,诗人[1]。其名字中文意譯為“曉蓮大師”,或者“旭蓮大師”,其中Aurobindo意思為“一種晨間開放的蓮花”,紅蓮。(見徐梵澂《徐梵澂文件》(卷一)之《南海新光》)。其人被印度人稱爲“聖哲”,與聖雄甘地,聖詩泰戈爾通稱“三聖”。其生辰8月15日被定位印度國慶日。(見徐梵澄《南海新光》)

七岁时移居英國,并学于倫敦,於1893年後回到北印度,並於1905年-1912年帶領北印度地區從事爭取殖民自治的運動,任《敬礼祖国》等报刊编辑。以后在印度东南沿海的本地治里创办阿罗频多学院,从事著述。之後,轉而研究哲學神秘主義瑜伽,他所創建改進的新瑜伽,也成為今瑜伽研習主流之一。

奥罗宾多力图把印度的政治运动建立在印度宗教基础上,宣传印度教的理想也就是印度民族运动的理想,写有一百多篇著作,主要有《神圣人生论》、《人类循环》、《印度文化的基础》、《最后的诗篇》等,有徐梵澄中文译本。

生平[编辑]

室利·阿罗频多的父亲是一名外科医生,无神论者。1877年,室利与其两位兄长被送到大吉岭就学。1879年,室利及兄弟们被送到英国曼彻斯特接受欧式教育。他们寄宿在一名英国国教神职人员的家中,并接受其完全世俗化的辅导,在那里,谈论印度文化是不被允许的。1880至1884年间,牧师夫妇教授了室利拉丁语法语、地理及算术。在圣保罗学校,他学会了希腊语,又用三年的时间研习英语文学及诗歌,他也掌握了一些德语和意大利语。室利之后获得了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的学位[2],并且通过了严格的印度公务员资格考试,在250名竞争者中排名第11位。当两年的公务员试用期结束之后,室利感到对这一事业毫无兴趣,他在马术考试时迟到了,这意味着他实际上已失去成为印度公务员的资格。[3]此时,印度古吉拉特邦巴罗达城的大君正在英格兰,经由英帝国驻孟加拉官员亨利戈登之兄弟詹姆士戈登的介绍,室利得以觐见大君并获得了巴罗达城的官职。随后,室利离开了英国,启程回印度,1893年2月,室利到达了目的地巴罗达。[4] 其父因误信错误的沉船消息,以为室利已经遇难,在期间因伤心过度去世了。[5]在1884-1887年期间,室利居住在伦敦谢泼德布什区圣史蒂芬大道49号,2007年,英国官方为他的故居挂上了蓝色匾额以示纪念。[6]

室利在巴罗达历任要职,也负责起草巴罗达大君的演讲。[7]在工作的同时,室利担任巴罗达学院的兼职法语教师。随后还升任该校的副校长[8],学校董事会主席[9]。他在生命的这一段时间里自学了梵语孟加拉语[10],并开始对印度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的运动感到浓厚的兴趣。他与诸多印度独立运动分子取得了联系,还为尼拉兰巴·斯瓦里在巴罗达军队中提供军事训练,尔后派遣其组织孟加拉地区的反殖民运动。[11]室利一再地前往孟加拉,一是希望能与其失散的家庭取得联系,二是,更希望在孟加拉建立更多的反殖民组织。室利受到法国美国意大利历史上反英斗争的影响,在公共场合中,他提倡被动的、不合作抵抗运动。但他也秘密地组织反抗运动以为公开起义做准备。1902年,室利在加尔各答帮助、参与建立了本土文化协会。在1905年英殖民当局宣布孟加拉分治之后,他于1906年回到加尔各答,这一年,他参加了国会会议。1907年,当国会中的中间派与强硬路线派针锋相对时,室利为强硬派的领袖之一。1907至1908年间,室利在浦那孟买巴罗达各地宣扬他的反殖民立场,1908年5月,他被英殖民当局逮捕。经过一年的隔离监禁之后,才被释放。不久,室利创办了两份出版物,一份是英语报刊,一份则是孟加拉语报刊。暗示其活动将慢慢转移到哲学这一方面。但他仍然收到英殖民政府的监控。1910年,他移居本地治里

在本地治里期间,室利全身心地将精力放在哲学与灵性的追求上。1914年,经过四年与世隔绝的瑜伽修行之后,室利创办了哲学月刊《雅利安》。《神圣人生论》等一系列著作都在该杂志上发表。在室利讲学的初期,只有少数跟随者的追随,日积月累,追随者渐渐增多,1924年,室利创办了阿罗频多修道院。从这一时期起,室利的著作主要是大量的学案及个人书信。这些著作中很大一部来自室利对学生笔记的简短边批,有些则是他对于学生们问题的长篇的精心撰写的回答。之后,这些学案被编成三卷《瑜伽书信集》发表。1930年代末,室利重新开始了他的诗歌创作,并最终完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文学成就,诗集《莎维德丽》。

1950年12月5日,室利·阿罗频多辞世。

哲学观点[编辑]

他综合印度吠檀多各派的哲学理论以及西方唯心主义哲学观点,建立了“整体吠檀多”理论体系。宣称宇宙是由“现象世界”和“超越世界”两个世界所组成,“超越世界”是由“现象世界”演化而来,即由物质进化到生命,由生命进化到心,再由心进化到“超心”。一切都源自无上的,然后降为超心,超心降为心,心降为生命。世界是梵于无限的时间空间的分布,而个人是梵于时间空间中的集中。世界在无限中寻求其梵的本体。因为梵化为了世界,则世界也相应地追求重组为梵。梵在其本质上是“真”的、“智”的、“乐”的。与此三者相反的事物,是三者的一部分堕落入局部的知识里所致。[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Ghose A., McDermott, R.A. – Essential Aurobindo, SteinerBooks (1994) ISBN 0-940262-22-3
  2. ^ Ghose, Aravinda Acroyd. Venn, J.; Venn, J. A. (编). Alumni Cantabrigienses (10 vols) onlin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22–1958. 
  3. ^ Aurobindo 2006,第31页
  4. ^ Aurobindo 2006,第34页
  5. ^ Sri Aurobindo for all ages. Nirodbaran
  6. ^ AUROBINDO, SRI (1872–1950). English Heritage. [18 August 2012]. 
  7. ^ Aurobindo 2006,第37页
  8. ^ Aurobindo 2006,第42页
  9. ^ Aurobindo 2006,第68页
  10. ^ Aurobindo 2006,第43页
  11. ^ Aurobindo 2006,第77页
  12. ^ 室利·阿罗频多著,《神圣人生论》,商务印书馆,1993年,頁4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