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羅湖站 (香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羅湖

Lo Wu
羅湖站入境方向行人天橋以及位於車站建築後方的深圳羅湖口岸(2013年12月)
羅湖站入境方向行人天橋以及位於車站建築後方的深圳羅湖口岸(2013年12月)
位置 香港新界北區
羅湖羅湖道
地理坐标22°31′44.4″N 114°6′46.91″E / 22.529000°N 114.1130306°E / 22.529000; 114.1130306坐标22°31′44.4″N 114°6′46.91″E / 22.529000°N 114.1130306°E / 22.529000; 114.1130306
运营机构香港鐵路有限公司
途经线路 東鐵綫
换乘交通深圳地鐵1號線羅湖站
廣深鐵路深圳站
车站构造
站体类型地面車站
车站层数2層[1]
出口数目3個[1]
电梯3部[1]
扶手電梯數目5條扶手電梯、3條自動行人道[1]
车站色系  嫩綠色
  白色
站台1組港灣式月台、1個側式月台西班牙式月台
股道3條
其他信息
使用状态有限度开放(因COVID-19
车站代码LOW
LWS(入境處)
历史
启用日期臨時:1910年10月1日-1911年10月5日
正式:1949年10月14日
关闭日期2020年2月4日至今
重建日期1987年1月15日
电气化1983年7月15日
营运信息
車站服務時間05:45-00:40
首班车金鐘:05:55
末班车金鐘:00:00
紅磡:00:30
邻近车站
上一站 港鐵 下一站
上水 東鐵綫
局部開放
终点站
羅湖管制站
Luohu Border Crossing 03.JPG
国家(地区) 香港特別行政區
位置新界[2]
类型陸路出入境管制站
出入境
管理机关
香港入境事務處
管制部邊境管制(鐵路)科[3]
海关香港海關
对应口岸中国 罗湖陆路(公路)口岸
统计数据(2017[4]年)
客流量81,708(日均)

羅湖站(英語:Lo Wu Station)是一個位於香港新界北區羅湖邊境禁區內,屬於港鐵東鐵綫鐵路車站。車站鄰近深圳河梧桐河交界,亦是港鐵系統中位處於最北端車站。其服务的出入境管制站(「羅湖管制站」[5])接駁中國內地羅湖口岸,過境乘客必須持有有效的旅遊證件。儘管羅湖站周邊區域已於2016年起放寬為非禁區,不過使用羅湖站往返周邊地區的乘客仍須申請指定分區的邊境禁區通行證(俗稱「禁區紙」),而前往管制站的非過境乘客則需另外持有由港鐵簽發的「羅湖站限制區通行證」才可使用羅湖站;而未持有有效證件者或在指定日子並非前往沙嶺墳場掃墓而進入羅湖站的人士將會被檢控。

因應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為防範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之應變措施,羅湖管制站於2020年2月4日起暫停出入境服務[6]

車站結構[编辑]

樓層[编辑]

L2入境大堂/
票務大堂
客務中心自助售票機洗手間香港入境事務處及香港海關檢查(香港居民)車站商店自動櫃員機數碼服務站旅客諮詢及服務中心港鐵旅遊
L1行人天橋來自深圳羅湖聯檢大樓的人流,走至橋盡頭後香港居民乘扶手電梯/升降機往L2層入境大堂;非香港居民往左走,以分流入境人流
入境大堂香港入境事務處及香港海關檢查(非香港居民)報案中心(設於夾層)
G行人天橋往深圳羅湖聯檢大樓
離境大堂A出口客務中心洗手間香港入境事務處及香港海關檢查羅湖居民通道車站商店鐵路免稅店自動售賣機數碼服務站
月台
BSicon numN090.svg
城際直通車路軌往深圳 →
1側式站台 · 開右邊车门 · 只供上客
東鐵綫金鐘上水往深圳 →
2
3
港灣式站台 ·
↑開右邊车门
↓開左邊车门
· 只供落客
離境大堂
東鐵綫金鐘上水
4側式站台 · 開左邊车门 · 只供上客
A出口行人隧道

大堂[编辑]

票務大堂(2010年12月)
離境大堂(2008年1月)

羅湖站與羅湖管制站設於同一大樓,並設有多個大堂,包括與中央月台同層的離境大堂(G)、入境大堂(L1大堂非香港居民專用、L2大堂香港居民專用)以及票務大堂(L2),所有大堂均設有洗手間,其中票務大堂在付費區和非付費區均設有洗手間。

車站商店及自助服务[编辑]

羅湖站離境大堂和票務大堂均設有車站商店,如便利商店、面包糕餅店等[7]。離境櫃位後方設有售賣的鐵路免稅店、外幣兌換店以及旅客服務中心。另外,羅湖站还设有自動櫃員機和自動售賣機等自助服务。2017年12月起,车站大堂的其中一台自动售票机开始提供支付宝(包括内地版支付宝和支付宝HK)和微信支付购票服务[8]

車站商店列表

出入境分流[编辑]

為了方便人流管制,羅湖站實行單向人流管制措施。

離境:月台 → 離境大堂(均位於G層) → 跨境天橋 → 羅湖口岸聯檢大樓
當列車到達羅湖站,離港乘客須從中央月台落車並前往連接月台北端的離境大堂。乘客出閘後須辦理香港出境手續,而辦妥手續後將會經由一條橫跨深圳河的行人天橋步行至深圳市的羅湖口岸聯檢大樓,完成中國海關邊檢程序後可離開大樓。
入境:羅湖口岸聯檢大樓 → 跨境天橋 → 入境大堂(訪港旅客 → L1/香港居民 → L2) → 票務大堂(L2) → 月台(G)
入境人士徒步到香港邊檢後會按居民身分分流,非香港居民須靠左走、香港居民則須乘搭扶手電梯或升降機前往相應的入境大堂,辦好入境手續後須繼續徒步到羅湖站票務大堂,入閘後前往1/4號月台乘車,大堂設有大型屏幕顯示列車班次及開出時間,乘客可根據個人需要選擇前往1/4號月台登車。
行人通道至離境大堂全景圖(2018年4月)

月台[编辑]

限制區通道(2013年8月)

羅湖站現時設有1個側式月台(1號月台)以及一組位於中央的港灣式月台(2-4號月台)。 當列車抵站後會先開啟2/3號月台的車門落客後關門,再開啟1/4號月台的車門上客。這種設計被稱作西班牙式月台佈局

自從2004年第二次擴展工程完成後,人流組織採用完全單向方式,列車一旦到達羅湖站,所有乘客必須落車並前往離境大堂,車站有職員強制乘客落車,不可以留在車廂並往返上水紅磡沿途各站,必須出閘前往中國內地,故此當時一旦錯誤地前往羅湖,亦要先出閘過境,然後在深圳走回港通道,再入境香港才能再入閘乘坐回頭車。不過在落馬洲支線通車後相關安排獲放寬,乘客如果於其他車站誤乘往羅湖站的列車,可在本站直接乘坐反方向的列車,列車也有廣播指可以坐回頭車返回上水或落馬洲。

同時,由於此月台佈局的緣故,入境側車站大堂設有兩條通道分別通往1、4號月台,月台通道前設置閘門以控制人流。一旦乘客錯過該班列車,則需要等候多一段較長達8分鐘時間。

各月台之間原設有行人隧道相連,但現已封閉。

出入口[编辑]

從深圳望向車站(2019年1月)
編號 圖片 建議前往的目的地[9] 備註
出口A  Missing image text.svg 邊界區警察總部、料壆村羅湖村馬草壟新村馬草壟信義新村沙嶺墳場、得月樓 只限持有有效禁區紙、獲警務處批准人士或在指定日子前往沙嶺掃墓方可使用此出入口
出口 離港 Exit faregates of Lo Wu Station (20190116145321).jpg 羅湖管制站羅湖口岸
中国国家铁路集团 深圳站
深圳地铁1号线羅湖站
只限持有有效旅遊證件方可使用此出入口
出口 抵港 Lo Wu Station Concourse 2010.jpg 只准進站
出口 過境耕作人士專用出入口 Missing image text.svg 羅湖耕作口 只限持有深圳市過境耕作證的過境耕作人士使用

利用狀況[编辑]

羅湖站為東鐵綫北面的終點站,連接中國廣東省深圳市,亦是香港以陸路連接中國內地的最重要及最繁忙關卡,平均每日有25萬人次使用羅湖站。2005年使用羅湖站的乘客更超過8,600萬人次。羅湖站在2019年或以前為世界第二最繁忙的陸路過境口岸(於2011年被拱北口岸以9,400萬人次打破)。持有邊境禁區通行證的人士或於羅湖區內學校就讀的學生,亦可利用羅湖站前往羅湖村沙嶺料壆村。上述人士如合資格亦可申請「羅湖特價證」,享用以本地綫收費結構計算的車費,而不需繳付較昂貴的跨境綫收費。

值得一提的是,往返羅湖站或落馬洲站的車資較往返其他車站相對地高。例如往返粉嶺站上水站的成人八達通車資為港幣3.9元;而往返上水站至羅湖站或落馬洲站的成人八達通車資為港幣25.6元,同樣只乘搭一個車站,但車費卻昂貴逾6倍。

另外,當部分東鐵綫的港鐵列車在羅湖站清客後,便會暫停服務,返回何東樓車廠或前往羅湖編組站上水屠房停泊。屆時有關列車廣播會在進站前提醒所有乘客下車,列車抵站後只打開島式月台一端那邊的車門,並不會打開側式月台一端的車門。

逃票問題[编辑]

由於羅湖站車費高昂關係,故此車站的逃票問題非常嚴重,這些逃票人士包括部分經常往返粵港兩地的平行進口貨品攜帶者(俗稱「水貨客」)[10]。而2008年更因有29名港鐵職員上前截查,而遭逃票人士襲擊受傷[11]。而在2008年11月, 一名站務員在該站入境大堂發現有數名乘客企圖衝閘逃票,站務員見狀上前截查,卻遭對方拉扯衣服、推撞,而與對方同行人士更加入戰團,對站務員拳打腳踢,多名站務員一度上前阻止。雖然港鐵已通知駐站警崗,但警員卻在事發後3-4分鐘才趕至,隨後只拘捕了兩名疑犯[12]。因此,為防止乘客逃票,港鐵於2009年3-4月期間,將羅湖站所有新式活板閘機更換為傳統的轉棍閘機,而少数几部阔闸机亦有职员把守,以防止多名乘客只繳付一名乘客的車資卻同時通過閘機[13]

事件[编辑]

  • 1998年8月31日,一條供應九廣鐵路羅湖站及上水泵房的約11,000伏特地底電纜,於上水屠房地盤一項挖路工程中遭意外挖斷,結果即時引致羅湖站月台電力(包括出入境大堂電力)中斷,所有電腦無法處理出入境過關手續,令大批旅客被迫滯留於出入境大堂及月台上,情況至當日中午隨著電力的全面恢復逐步得到改善[14]
  • 2020年2月2日,羅湖站一列抵站的列車被職員發現一個袋子,職員當初認為是乘客遺漏的物品,於是將它帶到員工休息室,後來發現該袋子內有大量電線及疑似爆炸性物體,於是馬上報警。警員到場前,這個袋子突然傳出爆炸聲並起火,並冒出大量白煙。警員到場了解情況,發現原來袋子裡放置了兩顆土製炸彈,一度有輕微爆炸。東鐵綫來往羅湖站至上水站的服務中斷近5小時,期間港鐵提供單向往上水的免費接駁巴士服務[15]
  • 2020年2月3日,因應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持續擴散,政府宣布進一步關閉四個口岸加強防疫,包括在內的羅湖口岸在同月4日凌晨起暫時關閉[16]。在封關期間,港鐵安排每30分鐘一班的接駁列車往返上水站至羅湖站,為羅湖區居民提供有限度交通服務[17]
  • 2021年3月時值新冠疫情期間,港鐵為方便掃墓人士而「局部」開放羅湖站,供市民前往沙嶺掃墓。然而有個別乘客在未持有邊境禁區通行證或非前往沙嶺掃墓的情況下乘搭列車擅闖羅湖站,結果隨即被車站保安及職員請求原車返回上水站,事件亦引起網民熱議[18]

接駁交通[编辑]

鐵路

歷史[编辑]

1910年10月1日,羅湖車站作為臨時車站與九廣鐵路-英段同步啟用。1911年10月8日華段通車,臨時性質的羅湖車站隨即關閉拆除。

在1949年10月14日廣州戰役前,因為中英邊境可以自由通過,九廣鐵路通車時並沒有羅湖站,列車亦不會停靠。

因應廣州市東莞縣於1949年10月14日被中國共產黨控制,香港九廣鐵路局於同日宣佈終止跨境服務,並於羅湖設置終點站。乘客需要於羅湖站下車,然後須徒步步行羅湖橋進入中國大陸。由於羅湖站的設施比較簡陋,而不能處理日益增加的過境旅客,所以車站於1981年增設行人天橋。1983年,九廣鐵路完成雙軌電氣化工程。羅湖站於1987年1月15日完成重建工程,並增設1號月台,而承建商為瑞安建業[19]。為了應付跨境旅客人次的增長,1995年1月25日羅湖車站的擴建部分也啟用[20]

兩鐵合併前的月台全景圖(2007年12月)

後來九廣鐵路為了防止乘客由上水站至羅湖站之間遊蕩,並於2004年完成羅湖站第二次擴展工程,把由抵港大堂至島式月台之間的扶手電梯及樓梯拆除,並改建1號月台、擴建2/3號月台及增設4號月台。

羅湖配額制[编辑]

為減輕羅湖口岸的擠塞,入境處及九鐵在1990年12月25日首次實施「羅湖乘客限額制度」,有關措施會按實際情況而隨時生效[21]。本地段車站會獲分配若干數量的羅湖站車票,前往羅湖的乘客必須先在各站售票處排隊購票或利用八達通拍一拍「往羅湖核准機」,方可取得前往羅湖站的配額。當配額制實施時,持有羅湖儲值票的乘客也需要先排隊取得配額,九鐵同時間亦會減少往羅湖的列車班次以舒緩口岸擠塞[22][23]。違者將不能於羅湖站出閘,並會被罰款成人港幣100元,小童/長者港幣50元(2000年8月1日起上調至成人港幣500元,小童/長者港幣250元)兼補足全程車費,更會由職員安排送返上水站出閘後,重新排隊領取配額後再入閘[24]。配額制大多於農曆新年復活節等長假期生效,但對舒緩數十萬計過境人次的作用有限,更時常導致車站出現混亂。情況直到羅湖站擴建工程完工及跨境交通選擇漸多才得以改善。配額制在2002年最後一次實施;隨著2007年兩項跨境設施(即深圳灣口岸落馬洲站)先後落成,進一步分流跨境乘客,配額制於兩鐵合併當日(同年12月2日)起正式取消,如今已成為歷史[25][26]

研究安裝月台伸縮踏板[编辑]

裝設於此車站2號月台並在試用中的月台伸縮踏板(2009年10月)

九鐵公司曾經研究安裝月台閘門兩鐵合併後由港鐵公司繼續研究),以減輕乘客墜軌的風險。但是部分車站月台彎度及空隙較大,乘客可能因為月台閘門關閉後被困於閘門與月台邊緣之間的空間,以致有誤墮縫隙而跌入路軌的可能性。因此,需要先安裝月台伸縮踏板,於列車到達後,自動伸出以填補列車與月台間的空隙,以解決該問題,效果理想的話方能加設月台閘門。羅湖站成為月台伸縮板的試點,伸縮板的工程已經完成裝設,分別於2009年4月14日至同年5月25日以及同年8月21日至同年10月15日試用,但是測試效果未如理想,列車抵達車站時,踏板需額外時間對認列車車門位置才可以開啟,因此列車大可能因而延遲開啟車門而影響乘客及班次[27]

羅湖管制站使用量[编辑]

雖然港鐵並無公佈每日乘車人次的資料,然而由於使用羅湖站出入境來往深圳市的客量佔了壓倒性多數,以下列表列出由香港入境事務處在2011年至2018年間統計的羅湖管制站全年過境旅客人次資料:

年份 全年過境旅客人次 日均過境旅客人次
2011年 92,829,105 254,326
2012年 95,681,866 261,426
2013年 92,100,545 252,330
2014年 87,147,159[28] 238,759
2015年 83,207,483[29] 227,966
2016年 81,281,147[30] 222,080
2017年 81,707,959[31] 223,857
2018年 85,115,363[32] 223,193

未來發展[编辑]

擬闢免稅城[编辑]

2014年初,羅湖及落馬洲站的過境客量近年持續上升,由2008年約9000萬人次,增至2013年的逾1.1億人次,增幅超過兩成。港鐵眼見羅湖站的舖租、廣告收入等利潤豐厚,正在計劃擴建站內現有的免稅店外,更構思在車站加建四層高的免稅店及倉庫大樓,並會一併翻新車站大堂及月台等,擬打造羅湖站成為「免稅城」,增加出售免稅品的種類,料可吸引大批內地旅客到免稅店購物,商舖租金收入亦會水漲船高。有關工程的顧問合約於2014年5月招標,設計連工程料需時四年。[33]

車站或北移深圳[编辑]

據2020年1月《星島日報》報導,深圳市有意重新規劃羅湖口岸以及交通設施,使之改造為連接粵港兩地的重要交通樞紐,亦建議港鐵東鐵綫延長、將羅湖站北移設在深圳境内,並以一地兩檢的方式通關。建議指新安排便於轉乘深圳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如建議落實,日後香港旅客將能節省徒步到深圳市內公交或鐵路站的時間,但港鐵與香港政府稱尚未收到深圳當局的建議書,如收到具體建議將會就可行性和效益作出研究。

2021年10月,時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施政報告中公佈《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重新提出將探討東鐵綫延伸至深圳羅湖並設「一地兩檢」口岸的計劃[34]

註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羅湖站位置圖 (PDF). 港鐵公司. [2020-02-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05). 
  2. ^ 管 制 站 联 络 资 料. 香港特別行政區入境事務處. [2019-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6). 
  3. ^ 管 制 部 ( 文 字 版 ). 香港特別行政區入境事務處. [2019-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2). 
  4. ^ 出入境管制站旅客流量統計數字. 香港海關. [2019-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0). 
  5. ^ 羅湖站-邊境管制(鐵路)科. 入境事務處. [2017-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01). 
  6. ^ 【強制檢疫】條例訂明今年 5 月 7 日失效. [202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7). 
  7. ^ 車站商店搜尋-羅湖站. 港鐵. 港鐵公司. [2020年2月2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2月21日) (中文(繁體)). 
  8. ^ 微信支付寶再殺入港鐵 羅湖落馬洲率先試行. 港闻01. 2017-12-16 [2017-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16). 
  9. ^ 羅湖站出口指示牌
  10. ^ 《羅湖站水貨客逃票瘋狂》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東方日報網站,2009年1月26日。
  11. ^ 逃票衝閘去年2.8萬宗上水羅湖站重災 港鐵捉霸王客29職員捱打. 太陽報. 2009-02-05 [2022-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9). 
  12. ^ 《六點半新聞報道》(港鐵乘客衝閘問題嚴重)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無綫電視翡翠台,2009年2月4日
  13. ^ 改閘機 加圍欄 禁逗留月台 港鐵三招打擊水貨客. 蘋果日報. 2009-03-02 [2013-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1). 
  14. ^ 九鐵羅湖站昨晨大停電,《文匯報》,1998年9月1日
  15. ^ 羅湖站發現土製炸彈 警形容走向恐怖主義. 明報. 2020-02-02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4). 
  16. ^ 政府宣布午夜起關閉羅湖落馬洲皇崗及港澳碼頭口岸. 香港電台. 2020-02-03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7). 
  17. ^ 港鐵:明起提供接駁列車往來上水至羅湖站 每30分鐘一班 只接載羅湖居民. 香港有線新聞. 2020-02-03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8). 
  18. ^ 黃偉倫. 鐵路迷違規闖入羅湖站拍攝 港鐵:提醒離開非「扣查」. 香港01. 2021-03-22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5). 
  19. ^ 九廣鐵路羅湖車站. 瑞安建業.
  20. ^ 有線電視節目《日日有頭條》:95年羅湖站擴建新年前啟用
  21. ^ Limit on Lo Wu passeng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90-12-20. 
  22. ^ 羅湖實施人流及交通管制.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1998-08-13 [2020-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6). 
  23. ^ 22萬回鄉客癱瘓九鐵. 明報. 1998-04-05. 
  24. ^ 持八達通打尖過關須「遣返」. 明報. 1998-04-08. 
  25. ^ 九鐵新聞稿. 九廣東鐵於復活節採取有效人潮管制措施 疏導羅湖過境旅客. 2002-03-29 [2020-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3). 
  26. ^ 人潮管制遺留設施. 東方日報. 2011-04-08 [2020-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8). 
  27. ^ 根據羅湖站車站月台的通告。
  28. ^ 入境事務處二零一四年年報. 入境事務處. [2020-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7). (繁體中文)
  29. ^ 入境事務處二零一五年年報. 入境事務處. [2016-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繁體中文)
  30. ^ 入境事務處二零一六年年報. 入境事務處. [2020-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7). (繁體中文)
  31. ^ 入境事務處二零一七年年報. 入境事務處. [2020-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7). (繁體中文)
  32. ^ 入境事務處二零一八年年報. 入境事務處. [2020-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7). (繁體中文)
  33. ^ 羅湖站改善工程設計顧問服務 (英文). [2014-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3). 
  34. ^ 深擬改造羅湖口岸 倡東鐵線北延過河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