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大韓航空007號班機空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大韓航空007號班機空難
Korean Air Lines Boeing 747-230B HL7442.webp
被擊落的波音747,攝於1980年
概要
日期1983年9月1日
摘要遭蘇聯戰機擊落
地點 蘇聯庫頁島西南方海域46°34′N 141°17′E / 46.567°N 141.283°E / 46.567; 141.283 (KAL007)座標46°34′N 141°17′E / 46.567°N 141.283°E / 46.567; 141.283 (KAL007)
乘客246
機組人員23
受傷0
死亡269(全機)
生還者0
機型波音747-230B
營運者大韓航空
註冊編號HL7442
起飛地 美國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
最後中停地 美國安克拉治泰德·史蒂文斯國際機場
目的地 南韓漢城金浦國際機場

大韓航空007號班機遭擊落事件KAL007KE007),發生於當地時間1983年9月1日清晨(UTC時間為8月31日傍晚)。大韓航空007號班機由美國阿拉斯加安克拉治起飛,前往韓國漢城。007號班機自安克拉治起飛後即偏離航線,經過位於阿拉斯加、白令海以及西太平洋的多個導航點時航管均未作出警告,機長也在偏離導航點數百公里的情況下,多次向航管通報自己正常通過導航點,隨即兩次分別侵入蘇聯位於堪察加半島庫頁島領空,遭蘇聯國土防空軍Su-15攔截機攔截。由於事發時間未日出,蘇方誤判其為RC-135偵察機,在聯絡不果、四次空射炮擊警告無效後,蘇聯軍機於庫頁島蘇聯領空內,向007號班機發射兩枚空對空飛彈,命中一枚,此時007號班機偏離原定航線達600餘公里。13分鐘後,007號班機墜毀於庫頁島西南方的公海,機上所有乘客與機組員死亡。因為機上載有含美國在內多達16個國家和地區的公民,此事引發外交反彈。

班機資料[編輯]

事故中被擊落的波音747-230B
1981年在檀香山的HL7442
HL7442,1981年攝於夏威夷檀香山
1978年在大加那利的D-ABYH
服役於神鷹航空時的失事客機,1978年攝於西班牙大加那利機場

班機機型波音747-230B,機身註冊編號HL7442,是波音公司製造的第186架747,1972年3月出廠並交付德國神鷹航空,當時編號D-ABYH[註 1],1979年2月轉予大韓航空[1],使用普惠JT9D-7A引擎。事發班機的機組人員為機長千炳寅、副機長孫東輝、飛航工程師金義東。1983年8月31日,從美國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起飛,中停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加油,預計在9月1日韓國時間06:00(即UTC21:00)降落在韓國漢城金浦國際機場

機上載有240名乘客以及29名機組人員,包括大韓民國旅客72人、美國旅客61人、台灣旅客24人、日本旅客22人、香港旅客9人[2]、其他國家旅客51人。美國眾議員拉里·麥唐諾(Lawrence Patton McDonald)也搭乘這架班機預定前往漢城(今首爾)參加美韓共同防禦條約簽訂30週年紀念儀式。

事件經過[編輯]

美國中央情報局公佈的資料顯示班機預定航線(虛線)與實際航線(實線)

以下時間均為國際標準時間UTC)和UTC+9東京漢城當地時間)並列。

8月31日[編輯]

  • UTC 0405,13:05 KAL007從紐約甘迺迪機場起飛。
  • UTC 1130,20:30 班機抵達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中停加油。
  • UTC 1220,21:20 為班機預定的出發時間,照理應可在韓國漢城金浦機場開場(當地06:00)前到達目的地。
  • UTC 1250,21:50 班機晚了30分鐘才出發準備起飛。
  • UTC 1300,22:00 班機正式起飛。
  • UTC 1302,22:02 班機爬升後往方位角245°飛行,即Bethel中途導航點的方向。
  • UTC 1327,22:27 班機偏離預定航道J501以北11公里,航管並沒有發出警告。
  • UTC 1349,22:49 班機偏離預定航道以北22公里,進入阿拉斯加美國空軍「King Salmon」雷達站的監控範圍。但因雷達站沒有管制權,因此並沒有發出警告。

9月1日[編輯]

  • UTC 1551,00:51 蘇聯的防空雷達確認飛機在堪察加半島東北飛行,當時判定為當晚剛好在當地執行間諜任務的美軍RC-135型電子偵察機。
  • UTC 1630,01:30 KAL007進入蘇聯領空,蘇聯國土防空軍戰機升空試圖攔截。
  • UTC 1728,02:28 KAL007通過堪察加半島,從蘇聯雷達上消失。
  • UTC 1736,02:36 KAL007接近蘇聯庫頁島,國土防空軍進入警戒狀態。
  • UTC 1805,03:05 KAL007與後面晚2分鐘起飛的KAL015班機[註 2]通話。兩機在報告風向時,發現不一致。
  • UTC 1808,03:08 蘇聯國土防空軍第11防空集團軍(機關駐哈巴羅夫斯克市)第40殲擊機師(駐薩哈林島北方四島)的Su-15戰鬥機找到KAL007,但因為天色昏暗,無法認出機型。
  • UTC 1820,03:20 日本東京飛航情報區的區管中心准許了KAL007的高度變更請求,KAL007因節省燃料所以拉高了飛行高度。
  • UTC 1821,03:21 蘇聯國土防空軍的戰鬥機實施威嚇射擊,因沒有裝備曳光彈,所以只發射了穿甲彈,客機沒有作出任何反應。
  • UTC 1823,03:23 KAL007拉高飛行高度到達35,000,速度變慢,蘇聯戰鬥機被迫改變高度以免兩機相撞,蘇聯飛行員將此解釋為戰爭行為,認為敵機打算逃脫。
  • UTC 1823,03:23 飛機即將飛出蘇聯領空,攻擊命令下達。
  • UTC 1825,03:25 發射紅外線導引及雷達導引式飛彈各一枚,30秒後紅外線導引飛彈命中KAL007的尾翼,造成液壓及電力系統受損(據ICAO調查報告推測),機身上升一下後開始下降。
  • UTC 1826,03:26 KAL007向日本東京區管中心報告急速失壓,請求降低高度到10,000呎。
  • UTC 1827,03:27 飛行記錄器(黑盒子)的記錄到此為止,KAL007繼續往下墜。
  • UTC 1828,03:38 蘇聯以及日本北海道稚內的雷達上的KAL007消失,日本漁船「第五十八千鳥丸」在海馬島北18.5浬聽到飛機爆炸及目擊到海上爆炸。

路線[編輯]

KAL007原定是用R20航線,但最終飛離航線。

沿R20航線需通過位於美國阿拉斯加、白令海、西太平洋的九個導航點(Waypoint)。導航點設有無線電信標供飛行器定位。沿途還有數個雷達站,可直接監視飛行器飛行路線。在一般情況下,經過導航點時有2海里(3.7公里)內的偏差屬正常,KAL007卻悉數飛離。機長在大幅偏離R20航線而無法與通訊中繼站進行VHF聯絡後,仍數次請隨後的KAL015航班代為向地面轉達已通過導航點的資訊。

航線 R20 中間點 經緯度 航空交通管制(ATC) KAL007 偏差
CAIRN MOUNTAIN 61°09′33″N 155°19′41″W / 61.1592°N 155.328°W / 61.1592; -155.328 (KAL007 Cairn Mountain) 安克拉治 5.6英里(9.0公里)
BETHEL 60°47′32″N 161°45′21″W / 60.79222°N 161.75583°W / 60.79222; -161.75583 (KAL007 Bethel) 安克拉治 12.6海里(23.3公里)
NABIE 59°18.0′N 171°45.4′W / 59.3000°N 171.7567°W / 59.3000; -171.7567 (KAL007 NABIE) 安克拉治 60海里(110公里)
NUKKS 57°15′N 179°44.3′E / 57.250°N 179.7383°E / 57.250; 179.7383 (KAL007 NUKKS) 安克拉治 100海里(190公里)
NEEVA 54°40.7′N 172°11.8′E / 54.6783°N 172.1967°E / 54.6783; 172.1967 (KAL007 NEEVA) 安克拉治 160海里(300公里)
NINNO 52°21.5′N 165°22.8′E / 52.3583°N 165.3800°E / 52.3583; 165.3800 (KAL007 NINNO) 安克拉治
NIPPI 49°41.9′N 159°19.3′E / 49.6983°N 159.3217°E / 49.6983; 159.3217 (KAL007 NIPPI) 安克拉治/東京 180英里(290公里)[3]
NYTIM 46°11.9′N 153°00.5′E / 46.1983°N 153.0083°E / 46.1983; 153.0083 (KAL007 NYTIM) 東京 距離被攻擊地點500海里(930公里)
NOKKA 42°23.3′N 147°28.8′E / 42.3883°N 147.4800°E / 42.3883; 147.4800 (KAL007 NOKKA) 東京 距離被攻擊地點350海里(650公里)
NOHO 40°25.0′N 145°00.0′E / 40.4167°N 145.0000°E / 40.4167; 145.0000 (KAL007 NOHO) 東京 距離被攻擊地點390海里(720公里)

按照正常的程式,飛行人員在飛行的過程中,仍要多次核對實際所處的位置,也會為導航設備的初始設定作人手修正,以及解決飛行途中所發生的臨時故障。而KAL007在起飛後至被攻擊期間之5小時40分鐘卻如同盲飛一般。

  • UTC 1300,根據現有情況推測,KAL 007起飛後未能及時將磁航嚮導航調整為慣導,導致航線偏北。[原創研究?]
  • UTC 1328,起飛28分鐘後,位於Kenai的民用雷達跟蹤到KAL007偏離航線超過6英里(9.5公里)。正常情況下,KAL007應飛越它的第一個導航點NDB CRN。當晚雷達站值班員未按照要求記錄KAL007和隨它之後起飛並使用同一航線的KAL015位置,也未提醒KAL007偏航。
  • KAL007沒有用機載ADF檢查自己相對CRN的方向。[原創研究?]
  • UTC 1349,位於King Salmon的軍用雷達跟蹤到KAL007在BET偏北超過22公里,但是沒有通知航班或者空管部門。
  • UTC 1350,KAL007報告到達BET導航點。KAL使用的NOPAC飛行手冊要求在此利用BET的VOR校驗INS精度。KAL007並未執行,而是直接向安克拉治空管報告到達BET。
  • UTC 1430,KAL007預定到達導航點NABIE。
  • UTC 1432,安克拉治空管呼叫KAL007未果。此時KAL007偏離航線太遠,無法使用VHF與安克拉治聯繫。此事並未引起機組人員和航管懷疑。
  • UTC 1435,15分鐘後起飛的KAL015使用VHF向安克拉治轉達KAL007已於UTC 1432到達NABIE。沒有任何一方對此提出疑問。
  • UTC 1444,KAL007使用HF頻率聯繫安克拉治空管報告自己將延誤4分鐘到達下一個導航點NEEVA。但並未追究為什麼無法使用VHF。同時KAL007的位置報告有矛盾之處,NABIE與NEEVA間距約500海哩,波音747無法在15分鐘內抵達。
  • 導航點NABIE和NEEVA的中點上,KAL007進入了民航機禁入的北美防空緩衝區,但是無人理睬KAL007。
  • NOPAC航線要求美國的航空公司飛機上的氣象雷達必須具有晝夜地圖繪製功能,該功能在起飛時必須運作正常。機組人員在飛行中必須持續使用雷達監控飛行進度。KAL007要麼沒有這方面的要求,要麼沒有執行,否則會提前發現堪察加半島的海岸線。KAL有沒有同樣要求還沒看到證據。[來源請求]
  • UTC 1600,KAL015用VHF向安克拉治轉述KAL007所報告的當前位置。同樣未引起任何疑問。
  • 美國空軍位於阿拉斯加州Cape Newenham和CapeRomanzoff的雷達站負責跟蹤所有向蘇聯防空緩衝區方向飛行的航空器,負責用緊急頻率警告偏離航線的飛行器,並且負責向相應航管部門發出警報。這兩個雷達站當晚未作出任何警告。
  • UTC 1804,KAL015詢問KAL007是否在自己前方3分鐘航程。KAL015在KAL007之後15分鐘起飛,之前雙方對話中沒有提到各自位置。為什麼KAL015會認為KAL007在前方三分鐘?原因未知。[原創研究?]
  • UTC 1808,KAL015表示自己順風,飛行速度較快,打算爬升到FL370,超過KAL007。並且詢問KAL007能不能爬到FL350。-為什麼KAL015要問KAL007能不能爬升到FL350?原因未知。[原創研究?]這次爬升並不是KAL007計劃當中的。隨後,KAL015向東京空管請求從FL350爬升到FL370。
  • UTC 1812,位於日本北海道稚內的軍用雷達發現KAL007,但沒有提醒KAL007偏航。
  • UTC 1815,KAL007向東京空管請求從FL330爬升到FL350。
  • 蘇軍截擊過程的空中對話被美日即時截獲,但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來源請求]

飛行前段阿拉斯加民航空管的反應[編輯]

UTC 1328,起飛28分鐘後,位於Kenai的民用雷達跟蹤到KAL007偏離航線超過6英里(9.5公里)。正常情況下,KAL007應飛越它的第一個導航點NDB CRN。安克拉治空管於事發當天聲稱位於KAL 007航線沿線的航管雷達均未探測到KAL 007偏航,KAL 007在阿拉斯加上空的飛行一切正常;後改為當晚雷達站值班員未按照要求記錄KAL007和隨它之後起飛並使用同一航線的KAL015位置,也未提醒KAL007偏航。

在《空中浩劫》中稱,位於阿拉斯加的民用空管雷達均位於R20航線以南,所以除了最初的2部雷達探測到KAL 007偏航卻未作反應外,以後因KAL 007的實際位置過於偏北,位於其後沿途空管雷達的探測距離之外,因此隨後的空管雷達均未能探測到KAL 007偏離了R20 航線,所以未作反應。而空管雷達的職責不僅是監視民航是否飛到預定區域外,更應檢驗民航是否在應在的航線上。空管雷達在未探測到KAL 007的情況下,更應對確定KAL 007的實際位置做出反應。

飛行中段蘇聯國土防空軍的應對措施[編輯]

除了KAL007飛越蘇聯領空的時間段,蘇方當夜自監視在此區域飛行的RC135至確定KAL 007被攻擊後的蹤跡,忙了一晚。此空域此前未曾有任何民航飛機飛過,而RC135卻經常出現在此區域。

飛行末段蘇聯擊落前的決定[編輯]

蘇聯國土防空軍在007號進入蘇聯領空又離開的一個小時中一直監視著它,當它再次進入蘇聯領空時認定它是軍事飛機,但地面指揮仍要求飛行員接近目視確認。三架從Dolinsk-Sokol起飛的蘇-15和一架從Smirnykh起飛的MiG-23[4]成功地目視確認了這架飛機。但因為黑夜,沒有任何一架戰機確定了目標類型。對當夜蘇聯眾多當事人員的行為,有數小時的蘇方交流記錄和日美對空中的無線電監聽記錄(未錄到地面指揮對戰機的無線通話)。其中主要蘇方當事者為地面指揮Anatoly Mikhaïlovich Kornukov科尼科夫少將,和蘇-15飛行員Genadi Osipovich中校。

1991年接受採訪時,最後接近並擊落007的蘇-15飛行員Genadi Osipovich中校——「一個堅定的共產黨員」,講述了當時的情形。他單機從KAL 007前方接近,找到KAL 007後調轉機頭,在KAL 007右後方約100°距離1-2公里處與之並行。和蘇聯當時官方說法不同的是他說他告知地面控制中心007號「有閃動的燈光」。[5]他又說「我看到了兩排舷窗,猜測那是一架民用機;但並未直接看見機內的乘客和駕駛員。因KAL 007正在夜航,機內燈光昏暗,客艙大部分舷窗被關閉。這對我無所謂,要知道把民用機改裝為軍事用途是很容易的……」[5]他也沒有向地面描述飛機的細節「我沒告訴地面人員那是一架波音(RC135亦為波音機體),他們也沒有問我。」[6][5][註 3]

地面指揮科尼科夫少將在此前一直未得到任何飛行員確認目標性質,曾詢問了目標有幾條發動機尾跡細節,試圖間接推測目標類型,並警告飛行員不要從目標尾部接近,因目標若為大型軍用機,則可能裝有尾部自衛機炮。科尼科夫在引導Genadi Osipovich跟蹤KAL 007後,又詢問對方是否打開了航行閃燈,Genadi Osipovich回答「是,(對方)飛行閃燈正在工作」。地面指揮希望迫降此機,要求Genadi Osipovich空射炮擊警告,Genadi Osipovich駕機靠近KAL 007正右方至距離約150米至200米,後來在1991年回憶:[6]

(SU15原本未設計搭載機炮,後在機腹掛載2個機炮莢艙,每艙各裝一門雙管23mm GSH-23,各備彈250發。飛行員面前儀錶板上的炮彈計數器與其中一個機炮莢艙連接,另一莢艙設置為從動,所以實際彈量為計數器顯示的二倍。Genadi Osipovich進行了4次每次約1秒的點射,機炮炮彈已近用光)。

用於擊落該航班的K-8空對空飛彈英語K-8 (missile)掛載在Su-15

此間KAL 007正從飛行層330爬升到350並下降速度,以及他自己發射飛彈前的動作時Osipovich說:

調查[編輯]

KAL007 機長千炳寅,45歲。在韓國空軍服役10年,1972年退役進入KAL。總飛行時間10625小時。曾三次被選為全斗煥出訪專機後備駕駛員,在出事之前被選中為16名韓國政府高官出訪緬甸專機的駕駛員。在KAL007的預定航線NOPAC R20上飛行過27次。千炳寅此前從未出過任何事故。他的遺孀說他「做事條理分明」,「任何東西都必須放在應該的位置上」。飛行員同事對他的評價是「是我認識的最細心的人」。

這條航線上的導航點有九個:BET (Bethel), NABIE,NEEVA, NIPPI, NOKKA, NOHO, IFH (Inkfish), MXT,(Matsushima), GTC (Niigata)。

起飛前,安克拉治VOR已經壞了一周,無法在離場時提供導航資訊。這種情況下,通常飛行員會更重視使用航線上的無線電導航點來校驗自身位置。

KAL-007號班機失事後,由於蘇聯方面的不配合,調查人員無法找到飛機的飛行紀錄儀。1983年底,聯合國的一個獨立調查小組根據已有的證據進行調查,提出飛機嚴重偏離航向的原因可能是在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起飛時副機長錯誤輸入坐標導致飛機偏航;另外一個可能原因是飛機起飛後機長忘記將HDG(磁航向)模式更改為INS模式(慣性導航系統),但這是標準的飛行程式,經驗豐富的機長理應不會出現如此低級的失誤,所以調查人員認為出現第二種原因的可能性比較小。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公開承認擁有KAL007號航班的飛行記錄器,並於1992年將其歸還給韓國國際民航組織經過新一輪的獨立調查後在1993年提出最終報告。調查小組發現,KAL007號航班在安克拉治起飛後一直到被擊落,一直使用HDG(磁航向)模式做為自動駕駛的導航,也就是說客機在起飛後機長並沒有執行標準飛行模式,將HDG(磁航向)模式更改為INS模式(慣性導航系統),這是導致KAL007號航班偏航進入蘇聯領空的原因。

KAL007號航班機長的大意,加上蘇聯戰鬥機駕駛員對形勢的錯誤判斷,還有整條航線上航管的失職,直接導致空難的發生。一系列失誤按照因果關係,首先為機員,其次為航管,然後是蘇聯國土防空軍。

機長千炳寅紀錄[編輯]

國際民航組織ICAO在後來的調查中發現機長千炳寅於安克拉治留下了一份飛行計劃的拷貝,其上列印了各導航點的名稱、位置等資訊;千炳寅在頁面上手寫加注了「ETP 1501 NM 3 HR 22 MIN」,以及在NEEVA下方以箭頭標註寫下「250 NM」縮略語。

而根據紐約時報據安克拉治空管當即提供的資訊,於9月2日周五的頭版刊登的,後被證明錯誤的KAL 007航跡圖,KAL 007於導航點NEEVA和NIPPI間,在飛過NEEVA後約250海里處右轉偏航。並於「UTC 1300,22:00 班機正式起飛」後的3個半小時即「UTC 1630,01:30 KAL007進入蘇聯領空」。

美國紀錄[編輯]

KAL 007被擊落後,安克拉治航空交通管制先是稱其當晚按規定監視並記錄了KAL 007飛離阿拉斯加前的飛行,一切正常。KAL 007是在飛行中段,靠近勘察加半島前右轉偏航,並進入蘇聯領空。原因是導航設備可能受到蘇聯的干擾或誘導。紐約時報據此於9月2日周五的頭版刊登了一幅根據現有材料被認定屬於誤導的KAL 007航跡圖。

9月1日當天,安克拉治航空交通管制(ATC)的報告,和CIA對蘇聯空中對話的分析報告均被提交白宮。時任美國總統里根於9月5日發表了一篇16分鐘的,措辭考究的電視直播講話。

講話中對於KAL 007的偏航有:"The 747 is equipped with the most modern computerized navigation facilities, but a computer must respond to input provided by human hands. No one will ever know whether a mistake was made in giving the computer the course or whether there was a malfunction. Whichever, the 747 was flying a course further to the west than it was supposed to fly -- a course which took it into Soviet airspace......這架747裝備了最先進的計算機導航系統,但計算機只能響應正確的人工操作,沒人知道"No one will ever know"是輸入航線錯誤或(設備)失靈......"

講話中對蘇聯國土防空軍的反應有:"Let me point out something here having to do with his close up view of the airliner on what we know was a clear night with a half moon. The 747 has a unique and distinctive silhouette, unlike any other plane in the world. There is no way a pilot could mistake this for anything other than a civilian airliner......請讓我指出蘇方在眾所周知的晴朗半弦月靠近航班時應有的反應,波音747有獨特的外形,與世界上其它機種大不相同,飛行員不可能「no way」誤將其與其它非民用機種混淆......"

里根政府在講話中嚴謹地表明可能是人工輸入錯誤或設備失靈。既未採納安克拉治航空交通管制當時所宣稱,可能是在接近勘察加半島時受干擾而偏航;而後亦未指出克雷奇航空交通管制的報告有誤,KAL 007於阿拉斯加上空即偏航。沒有當事人因此受到調查,追究其刑事責任。

蘇聯紀錄[編輯]

1992年俄國總統葉爾欽公布了事件後幾周內的五項蘇聯最高機密備忘錄[註 4]。其中包括了克格勃首腦切布里克夫和國防部長烏斯季諾夫的通訊,表明他們已經知道007號的殘骸位置,目前進行的搜救是做做樣子,讓美國海軍分心。他們在事件50天後的10月20日得到了黑盒子,並決定將此事件保密,[9] 因為黑盒子紀錄的座艙通話與蘇聯堅稱的這是一次精心策劃的間諜飛行行動說法相矛盾。[10][11]

第三份備忘錄表明了蘇-15截擊機飛行員沒有嘗試與KAL007進行無線電聯繫,截擊機也沒有發射警告的曳光彈。

蘇聯海軍的搜索只是佯動,而同時心知肚明殘骸在另一處的說法也得到了俄羅斯國家近代史檔案館副館長Mikhail Prozumentshchikov紀念擊落事件20周年的文章證明。 他說:「正因為蘇聯自然而然地更清楚它落在哪兒……也就很難指望發現什麼,因此蘇聯對這個行動並不是特別感興趣。」[13]

事件產生影響[編輯]

由KAL007班機上日籍受難者家屬設置在北海道宗谷岬的「祈禱之塔」。
  • 007班機所飛的R20航道,由於離蘇聯領空僅約144公里,因此此航道被停用,之後的班機改飛離蘇聯領空較遠(堪察加半島以南約288公里)的R80航道。但對於如KAL 007的600餘公里的偏航仍似乎無濟於事。
  • 美國政府因此事件,宣佈開放部分的全球定位系統功能給民間使用。
  • 當時擊落客機的蘇軍飛行員 Genadi Osipovich,至今仍然認為自己擊落的是一架間諜飛機[14],而不認為自己有所誤判擊落。
  •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國以及澳洲紐西蘭日本等盟友國與蘇聯為首的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國家在該事件發生後處於劍拔弩張之勢。1983年亦是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關係最為緊張的一年,而007班機被擊落險些成為東西方世界開戰的導火索。
  • 多個西方國家紛紛譴責蘇聯空軍對殘骸證據的撒謊行為,蘇聯與多國的外交關係亦因此陷入了一個低谷狀態。
  • 事件之後,蘇聯國防部向基層下達第0045號命令,該命令嚴禁防空軍擊落非軍用飛機,動用飛彈部隊必須得到防空軍總司令或者國防部長的許可。因此在1987年5月28日發生的紅場事件中,西德業餘飛行員雖然駕駛飛機進入蘇聯領空時就被防空軍發現,但未遭擊落而得以降落到在莫斯科的紅場

陰謀論[編輯]

美軍指示說[編輯]

  • 說法依據:美國與韓國有同盟關係,想要了解蘇聯在遠東地區的戰鬥機部署狀況,因此指示韓航的民航機故意飛入蘇聯領空刺探[15],此說法僅是一種推論:
    • 機長為空軍退役軍人(韓航許多機師擔任過空軍軍人)。
    • 蘇聯領空邊緣常有美軍的RC-135偵察機飛行,甚至在當晚同一時間段即有一架RC 135伴隨KAL 007接近蘇聯領空,然後在堪察加半島前折返。KAL 007則繼續前行,進入蘇聯領空,並從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洲際飛彈核潛艇基地上空飛過。因為在夜間,蘇聯戰鬥機的駕駛員忽略了民航機的航行燈誤以為是美軍的偵察機(被飛行員自己的回憶「推翻」:「但是這對我無所謂,要知道把民用機改裝為軍事用途是很容易的」,而RC 135本身即為波音707機體改裝而成)。
    • KAL 007為波音747機體,幾無匿蹤可能。如此毫無掩飾的侵入蘇聯領空,若非盲目,即有檢驗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基地防空能力,反應時間,執行程式,以及為當晚和以後的RC 135偵查做掩護的可能。當然這仍僅是一種推論。
  • 說法之爭議:如果KAL007真的是奉美軍的指示以民航機從事間諜飛行的話,應該會盡量偽裝及隱藏自己的航跡,但是在通過報告點時所報告的氣溫卻比正常航道來得低。且美軍若真的利用搭載數百名無辜旅客的無武裝民航機進行間諜任務的話,根本不可能也很難掩得住相關人士之口,承擔的政治風險是巨大的。而根據俄國歸還的黑盒子中的座艙通話記錄,也未顯示駕駛有任何執行秘密任務的對話,事實上黑盒子中紀錄在被飛彈擊中的前一刻,駕駛艙里的人都在談論機場的匯率或是說笑話,這也可能是機組成員盡量偽裝及隱藏自己的意圖。
  • 爭議之爭議:UTC1808,KAL015表示自己順風,飛行速度較快,打算爬升到FL370,超過KAL007。並且詢問KAL007能不能爬到FL350。
    • 飛機在空中只能測得自己相對於所處大氣環境的空速,無法知道自己是否順風,要另行參照地標才能知道所處大氣環境相對地面速度即風速,兩者之和即為飛機的真實速度即地速。此地標可由地面雷達測得飛機航向位置後通報,或飛臨導航點時採集無線電信標獲得,或機載雷達探測到大陸或島嶼再對比地圖而知。
    • 機組在飛行中應使用各種方式尋找地標檢驗自己的實際位置,顯然KAL015也在這麼做,否則無法知道自己順風,而KAL007卻在近6個小時的飛行中一直都沒有這麼做。兩航班屬同一航空公司,使用同型飛機,飛同一航線,機組應遵守同一規程。為何KAL007無視了飛行手冊規定的程式,在近6小時中沒有尋獲一次地標,且機組明知自己正在盲飛的情況下,還談論匯率說笑話,除了蓄意可有其它解釋?
  • 歷史先例:
    • 根據公開出版的書籍《諜海孤舟》,1960年代法國的民航班機常在飛越蘇聯領空時偏離空中民航走廊,飛過美國指示的目標。該書是法國國外情報和反間諜局原第七處處長勒魯瓦口授、作家兼記者菲利普·貝爾奈爾記敘的一部長篇回憶錄。該書1981年11月中旬由中國的世界知識出版社譯出公開出版發行。但是該書提到的例子僅是偏航50公里。
    • 2000年後,德國漢莎航空公司舉辦了一場充滿內部爭議的,低調的,戰後新漢莎重建慶祝。因此時美方已將部分冷戰檔案於50年時限後解密,數名已入耄耋之年的漢莎首批飛行員披露了應CIA和MI6要求,於1955年漢莎航空執行首次國際航班之際,即從莫斯科接回戰後蘇聯釋放德國戰俘之機,有意偏離航線,並使用藏於客機前起落架艙的間諜相機,於1000米高度拍攝莫斯科防空圈西部之事。並找到和展示了美方解密公開的,當時由此批飛行員拍攝的照片。
  • 特列奇楊科上將1976年到1984年擔任前蘇聯遠東軍區司令,當時正是他親自下令擊落了韓國客機。他在2007年宣稱這是美國人一手導演的驚天騙局,被擊落的是一架電子偵察飛機。報導中還說他說「我們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擊落它,但沒有那樣做,因為如果飛機在堪察加半島上空爆炸,可能會引爆潛艇或其他設施上的核彈,這將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中文報導還說葉爾欽交給韓國黑盒子後,「但令韓方大失所望的是,黑盒子是空的」與事實不符。
  • 該說法的決定性問題在於,陰謀論中特列奇楊科上將宣稱的發現的電子偵察設備殘骸是否屬實。但是蘇聯官方直到解體都隻字不提該說法,也沒有其他實物或照片證據。
  •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某些軍事專家經常傾向於美軍陰謀的論點。如張召忠在電視節目軍情解碼中認為是這實際上是美國的秘密任務飛行,理由之一就是「總得有人名呀,坐的是阿貓阿狗啊,都沒有」[16]實際上大韓航空公布了全部乘客名單,只是其中部分乘客的座位號因為檔案遺失目前仍無法查證。[17]

航班遭扣押說[編輯]

關於此次空難的研究專著《搜救007:大韓航空007號班機及其倖存者》(Rescue 007: The KAL007 and its Survivors)於2000年出版。在書中,作者指出航班KAL007在遭受空對空飛彈襲擊後,並未立即爆炸,而是繼續飛行了大約12分鐘,最後成功的迫降在庫頁島或者鄰近海域。根據1993年對蘇聯政府交出的飛機的黑盒子數據的分析,認為Su-15戰鬥機發射的兩顆空對空飛彈的其中一顆,即採用熱制導方式的那一顆並未命中目標。因為黑盒子內記錄了飛彈命中後機長與機械師的一段對話。對話中機長詢問情況,機械師回答引擎運轉正常,由此判斷熱制導飛彈沒有命中飛機引擎。這使得飛機有機會迫降。同時根據俄羅斯政府在1992年解密的關於此次事件絕密資料中,作者注意到當時指揮官在飛彈命中後,詢問為什麼那架飛機仍然在飛行之類的抱怨話語。

至於那些倖存者之後的事件,作者根據來自一個名叫「蘇聯監獄、精神病監獄及強制勞改集中營研究中心」(Research Centre for Prisons, Psychprisons and Forced Labor Concentration Camps of the USSR)的組織的資料,作者指出是蘇聯政府扣押了全部的乘客以及機組人員,並拒絕對外界承認此事。當局扣押乘客以及機組人員至今。

各國或各地區死亡人數[編輯]

國籍 普通乘客 免費乘客 機組人員 小計
 南韓 76 6 23 105
 美國 62 62
 日本 28 28
 中華民國 23 23
 菲律賓 16 16
 英屬香港 12 12
 加拿大 8 8
 泰國 5 5
 澳大利亞 2 2
 英國 2 2
 多明尼加 1 1
 印度 1 1
 伊朗 1 1
 馬來西亞 1 1
 瑞典 1 1
 越南 1 1
總計 240 6 23 269

流行文化[編輯]

  • 2003年由香港亞洲電視拍攝的電視劇《萬家燈火》,劇中一角高麗(萬綺雯飾)因乘坐1983年途中被蘇聯擊落的大韓班機飛往南韓而罹難。但劇中班機出發地是日本。
  • 此次空難被攝製成《空中浩劫》第九季第五集『Target is Destroyed』(中譯:目標已被摧毀)。
  • Apple TV +影集《太空使命》第二季第七集中也出現大韓航空007航班被蘇聯擊落的劇情。

相關條目[編輯]

腳註[編輯]

  1. ^ 這個編號後來在漢莎航空的一架波音747-8上重新啟用
  2. ^ 該班機由美國洛杉磯經安克拉治飛往韓國漢城,曾於1980年發生空難
  3. ^ This omission of the identity of KAL 007 as a Boeing by Osipovich is evident in the communications subsequently released by the Russian Federation with the combat controller, Lt. Col. Titovnin (see Flight timeline and transcripts).
  4. ^ These memos were published in the Soviet news magazine, Izvestia #228, October 16, 1992, shortly after being made public by Yeltsin.
  5. ^ Photo of Chebrikov. Airliners.net. [2010-04-05]. 

參考資料[編輯]

  1. ^ HL7442 Korean Air Lines Boeing 747-230B - cn 20559 / ln 186 - Planespotters.net Just Aviation. [2013-1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03). 
  2. ^ 無綫電視翡翠台《八三年香港大事回顧》,1983年12月31日
  3. ^ Johnson, p. 16
  4. ^ Jean Kirkpatrick's Address to the United Nations. New York Times. 2983-09-07: 15. 
  5. ^ 5.0 5.1 5.2 Gordon, Ex-Soviet Pilot Still Insists KAL 007 Was Spying
  6. ^ 6.0 6.1 Illesh, The Mystery of the KAL-007
  7. ^ Izvestia, 1991.
  8. ^ Izvestia 1991 interview with Gennadi Osipovich, as quoted in: Daniloff, Nicholas. The KAL Shootdown. Of Spies and Spokesmen: My Life as a Cold War Correspondent reprint, illustrated.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8: 301 [2009-08-05]. ISBN 978-0-8262-1793-6. 
  9. ^ Bohlen, Celestine. Tape Displays the Anguish On Jet the Soviets Downed. New York Times. 1992-10-16 [2009-0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21). 
  10. ^ Daniloff, p. 303
  11. ^ Andrew, p. 60
  12. ^ Conclusions by the Group of Experts of the Defense Ministry, KGB of the U.S.S.R. and Ministry of Aerospace Industry, Head of the Group Lieutenant-General of Aviation Makarov Staff of the Group Lieutenant-General Engineer Tichomirov Major-General Engineer Didenko Major -General of Aviation Stepanov Major -General of Aviation Kovtun Corresponding Member of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S.S.R. Fedosov November 28, 1983
  13. ^ Mikhail Prozumentshchikov. Commentary: 20th Anniversary of Flight 007. RIA Novosti via jamesoberg.com. 2003-09-01 [2009-01-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01).  外部連結存在於|publisher= (幫助)
  14. ^ 空中浩劫》第9季第5集「Target is Destroyed」。
  15. ^ 存档副本. [2014-03-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12). 
  16. ^ 存档副本. [2014-01-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03). 
  17. ^ 存档副本. [2014-01-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2-10). 

相關書籍[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Template:蘇聯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