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登 (太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孫登(209年-241年),字子高,孫權的長子,三國東吳皇太子

生平[编辑]

魏文帝黃初二年(220年),封孫權為吳王。並且拜孫登為東中郎將,封萬戶侯,孫權以孫登年幼辭去爵位不受。同年,孫權立孫登為太子。並為孫登選置師傅,選取優秀的士人作為他的賓友。於是諸葛恪張休顧譚陳表等以選入為孫登侍講詩書以及伴隨騎射。

孫權想孫登讀《漢書》以知道近代的事,認為張昭可以為師,多次邀請他,於是下令張休聽父親張昭講授,再回宮轉授孫登。孫登接待他的屬官時,大致使用平民的方式,例如和諸葛恪、張休、顧譚等一同坐車,或者睡在一起。太傅張溫認為中庶子一職與太子非常接近,接觸很多,應該任用有傑出才能的人擔任,孫權聽後就任用陳表等人為中庶子。後來又命令中庶子與太子應該守回禮節,不能太隨便。

吳大帝黃龍元年(229年),孫權稱帝,立為孫登為皇太子,以諸葛恪為左輔都尉,張休為右弼都尉,顧譚為輔正都尉,陳表為翼正都尉,稱為「四友」。而謝景范慎刁玄羊衜等皆為賓客,當時東宮號稱有最多的士人。

同年,孫權遷都建業。徵召上大將軍陸遜輔助孫登鎮守武昌,統領留在武昌的宮府事宜。

吳大帝嘉禾元年(232年),孙登之弟孫慮逝世,孫權感到悲傷,因而減少膳食。孫登趕來勸孫權不要過份悲傷,以免影響國家[1]。孫權接納,增加了膳食。十多日後,孫權要送孫登回武昌,但孫登希望留在父親身邊,於是孫權打消念頭,讓孫登留他在身邊。嘉禾三年(234年),孫權攻打魏國佔領的合肥新城,命令孫登留守,管理後方的事務。當時農作物收成不好,盜賊增多,孫於是制訂令法,用以對付盜賊,得到不錯的成果。

吳大帝赤烏四年(241年),孫登逝世,當時三十三歲。臨終前,孫登上書給孫權,建議幾項令國家安定和富強的方法,又推薦多位優秀的臣子,望孫權多加任用以令國家進步。[2]孫權於得悉孫登死後再看到這篇文章,更加悲傷,談到他都不禁傷心流涕。諡孫登曰宣太子

性格[编辑]

  • 孫登他很體恤其他人,例如孫登出外打獵時,本可走近道小路,他却绕遠避開田地,为的是不損傷農民的農作物;休息時又只選擇空地。另外有一次騎馬出外,有一粒彈丸飛過,隨從尋找誰發射,最終找到一個人帶有彈弓以及彈丸,大家都以為是他做的,但那人不認,隨從就想動手教訓他,孫登不允許。孫登又將那人手持的彈丸和射出來的彈丸比較一下,發現並不一樣,証明彈丸不是那人發射的,於是就放了他。又有一次,用來裝水的金馬盂不見了,孫登知道是身邊待從做的,不忍心要送他們去處罰,只是責罵他們,遣送他們回家鄉,更命令親近的人不要說出去。
  • 孫登亦很重恩情。因為孫登是庶生的,徐夫人於是以養母身份撫養他,對他有恩。後來徐夫人因為嫉妒而廢,流放到吳郡的地方。當時孫權寵愛步夫人,她賞賜給孫登的,孫登都只拜謝而不敢接受。而徐夫人所送的衣服都先沐浴再穿上。孫登被立太子時要求孫權立徐夫人為后,但孫權卻想以步夫人為皇后,最終都沒有答應。

評價[编辑]

  • 陈寿:「孙登居心所存,足为茂美之德。」
  • 叶适:「孙登德兼于能,知人则哲,深达治要,临殁一疏,不论三代以前、三代以后,世子藩王之贤,少有及者。」[3]

妻兒[编辑]

[编辑]

[编辑]

附註[编辑]

  1. ^ 《三國志孫登傳》原文載:「孫慮寢疾不起,此乃命也。方今朔土未一,四海喁喁,天戴陛下,而以下流之念,減損太官殽饌,過於禮制,臣竊憂惶。」
  2. ^ 《三國志孫登傳》載原文:「臣以無狀,嬰抱篤疾,自省微劣,懼卒隕斃。臣不自惜,念當委離供養,埋胔后土,長不復奉望宮省,朝覲日月,生無益於國,死貽陛下重戚,以此為哽結耳,世聞死生有命,長短自天,周晉、顏回有上智之才,而尚夭折,況臣愚陋,年過其壽,生為國嗣,沒享榮祚,於臣已多,亦何悲恨哉!方今大事未定,逋寇未討,萬國喁喁,系命陛下,危者望安,亂者仰治。願陛下棄忘臣身,割下流之恩,修黃老之術,篤養神光,加羞珍膳,廣開神明之慮,以定無窮之業。則率土幸賴,臣死無恨也。皇子和仁孝聰哲,德行清茂,宜早建置,以系民望。諸葛恪才略博達,器任佐時。張休、顧譚、謝景,皆通敏有識斷,入宜委腹心,出可為爪牙。范慎,華融矯矯壯節,有國土之風。羊道辯捷,有專對之材。刁玄優弘,志履道真。裴欽博記,翰採足用。蔣脩、虞翻,志節分明。凡此諸臣,或宜廊廟,或任將帥,皆練時事,明習法令,守信固義,有不可奪之志。此皆陛下日月所照,選置臣官,得與從事,備知情素,敢以陳聞。臣重惟當今方外多虞,師旅未休,當厲六軍,以圖進取。軍以人為眾,眾以財為寶,竊聞郡縣頗有荒殘,民物凋弊,奸亂萌生,是以法令繁滋,刑辟重切,臣聞為政聽民,律令與時推移,誠宜與將相大臣詳擇時宜,博採眾議,寬刑輕賦,均息力役,以順民望。陸遜忠勤於時,出身憂國,謇謇在公,有匪躬之節。諸葛瑾、步騭、朱然、全琮、朱據、呂岱、吾粲、闞澤、嚴畯、張承、孫怡忠於為國,通達治體。可令陳上便宜,蠲除苛煩,愛養士馬,撫循百姓。五年之外,十年之內,遠者歸復,近者盡力,兵不血刃,而大事可定也。臣聞'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故子囊臨終,遺言戒時,君子以為忠,豈況臣登,其能已乎?願陛下留意聽採,臣雖死之日,猶生之年也。」
  3. ^ 《習學紀言序目·卷二十八》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吳書·吳主五子傳》
  • 《三國志·吳書·吳主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