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娄迦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支娄迦谶

支婁迦讖Lokakṣema),又叫支讖,生卒年不詳(大約2世紀)。东汉时來自月支貴霜帝國)的佛教僧人。為最早将大乘佛教典籍翻译成中文的譯經僧[1]

其本为月支國人,故稱為「支」,「婁迦讖」為梵語Lokaksema英语Lokaksema (Hindu prayer)的音譯。在东汉桓帝末年(約167 CE)到洛阳,于汉灵帝时(178—189 CE)翻译《般若道行经》、《般舟三昧經》等十餘部佛典,是最早将大乘佛教传入中国的西域高僧[2][3]。支婁迦讖所譯術語多用音譯,少用意譯,譯文晦澀難懂,又以無為、自然、本無等老子及道家詞語來譯般若經,支敏度說他「凡所出經,類多深玄,貴尚實中,不存文飾」[4][1]

安世高所译的佛经是上座部教典,而支娄迦谶所译的是对中国后世影响最大的大乘佛经,涉及般若、華嚴、寶積、涅槃等部。後來「般若」学说不但为统治者所接受,而且深入平民中间,成为汉晋南北朝时的显学[1]

思想[编辑]

支谶译籍几乎全属大乘,為大乘典籍在汉土翻译的开端。支谶的译籍反映了龙树以前印度大乘经典流行实况,他译的《宝积经》、《阿閦佛国经》、《般舟三昧经》都是构成大部《宝积》的基层部分。《道行经》是大部《般若》的骨干。《兜沙经》又属于大部《华严》的序品。呂澂認為可见印度的大乘经典开始就是向境、行、果各方面平均发展的。支谶译出的《阿闍世王经》(异译本题名《文殊普超三昧经》,道安经录说它出于《长阿含》不确)、《问署经》(也作《文殊问菩萨署经》)、《內藏百寶經》、《首楞严三昧经》,都以文殊为中心,发挥“文殊般若”的法界平等思想。这些方面暗示出文殊对于大乘传播的重要关系[5]

对于以后义学发生影响最大的,莫过于《道行经》。大乘学说本来以般若的缘起性空思想为基础,由于这部经的译出便有了趋入大乘的途径。又因当时思想界有道家的“无名为天地始”等一类说法,恰好作了接受般若理论的准备,也就是通过这类思想使般若理论更快地传播开来。因它译文过于简略,好多义理难得彻底了解,引起了朱士行的西行求法,与《道行》同源异流的《大品般若》也陆续有各种异本的译传[5]

翻譯作品[编辑]

歷代經錄對支讖譯笈的記載很不一致,《出三藏記集》載為13部27卷。《歷代三寶記》增為21部63卷,《開元釋教錄》認定為23部64卷。呂澂《新編漢文大藏經目錄》認為支讖譯笈現存8種19卷[1]

序號 出三藏記集所載 序號 呂澂的考訂 附註
支婁迦讖所译一般肯定有三种[6],光和二年(179年)出道行、般舟,中平二年(185年)出首楞嚴
1 般若道行品經(又云摩訶般若波羅經) 1 道行般若经 小品般若經(同本異譯),為原初形式的八千頌般若經
2 首楞嚴經(今闕) --- 為最早譯出首楞嚴三昧經的記載
3 般舟般三昧經(又云大般舟三昧經) 2 般舟三昧經三卷本 大集經·賢護分(同本異譯)。汪維輝認為從語言學角度那另外現存的一卷本非支讖譯[7]
道安认为译文体裁似支谶所译的[5],还有九种:
5 遺日說般若經(出方等部古品,今闕) --- 應為「遺曰說般若經」, 遺曰為「方廣」原語的音譯[8]
6 阿闍世王 3 阿闍世王經 文殊普超三昧經(同本異譯)
7 寶積經(又云摩尼寶) 4 遺曰摩尼寶經 大寶積經‧普明菩薩會(同本異譯)
8 問署經(出方等部) 5 文殊師利問菩薩署經
9 般泥洹經(今闕) ---
10 兜沙經 6 兜沙經 華嚴經部份段落的最早譯本,相當於如來名號品與光明覺品
11 阿閦佛國經(阿閦佛剎諸菩薩學成品經) 7 阿閦佛國經
12 孛本經 --- 大藏經有支謙所譯《孛經》,「本」為本生或本起
13 內藏百品經(又云內藏百寶經,出方等部) 8 內藏百寶經
別錄所載安錄無[5],有兩種:
13 伅真陀羅經(又云屯真陀羅王經,今闕) 9 伅真陀羅所問如來三昧經 大樹緊那羅王所問經(同本異譯)。史光辉認為从语言學角度判定伅真陀羅經非支谶译[9]
14 光明三昧經 --- 呂澂認為此經即是《成具光明定意經》為支曜所譯

另外,《開元釋教錄》載《無量淸淨平等覺經》為支婁迦讖所譯。不過,《出三藏記集》中記為西域沙門白延,《出三藏記集》卷二又記載竺法護譯《無量壽經》,一名《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二卷。因此,《無量淸淨平等覺經》的譯者在古經錄有三種不同的說法。

日本學者辛嶋靜志認為《阿彌陀三耶三佛薩樓檀過度人道經》是支婁迦讖譯,《無量清凈平等覺經》是支謙所出,後者是對前者進行潤詞的翻版改換[10]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韓廷傑. 東漢時期的佛經翻譯. 
  2. ^ 高僧传》卷一:「支樓迦讖。亦直云支讖。本月支人。操行純深性度開敏。稟持法戒以精懃著稱。諷誦群經志存宣法。漢靈帝時遊于雒陽以光和中平之間。傳譯梵文。出般若道行般舟首楞嚴等三經。又有阿闍世王寶積等十餘部經。歲久無錄。安公校定古今。精尋文體。云似讖所出。」
  3. ^ 出三藏記集》:「漢桓帝末遊于洛陽。以靈帝光和中平之間。傳譯胡文出般若道行品首楞嚴般舟三昧等三經。又有阿闍世王寶積等十部經。以歲久無錄。安公挍練古今精尋文體云。似讖所出。」
  4. ^ 蕭登福. 《老子》思想對東漢支婁迦讖以下至三國譯經師譯經之影響 (PDF). 高師大道教養生學術研討會. 
  5. ^ 5.0 5.1 5.2 5.3 呂澂. 中國佛教人物. 
  6. ^ 高僧传》卷一:「傳譯梵文。出般若道行般舟首楞嚴等三經。又有阿闍世王寶積等十餘部經。歲久無錄。安公校定古今。精尋文體。云似讖所出。」
  7. ^ 辛嶋靜志. 利用「翻版」研究中古漢語演變: 以《道行般若經》 「異譯」與《九色鹿經》為例 (PDF). 中正大學中文學術年刊. 2011, 2: 165–188. 
  8. ^ 辛嶋靜志. 誰創造了大乘經典──大眾部與方等經典 (PDF). 佛光學報. 支婁迦讖譯中出現的「 遺曰(←日)羅」及其較短形式「 遺曰(←日)」,它們的原語詞形很可能就是與梵文vaitulya和vaipulya對應的口語形式*vevulla/ *vevull(a)。…… 約九十年前,荻原雲來認為「遺曰羅」是vaipulya的不準確翻譯。 
  9. ^ 叶德荣. 早期汉文佛经的传译、文本及阅读人群. 
  10. ^ 辛嶋靜志. 利用「翻版」研究中古漢語演變: 以《道行般若經》 「異譯」與《九色鹿經》為例 (PDF). 中正大學中文學術年刊. 2011, 2: 165–188. 按照所有經錄記載,《大阿彌陀經》是支謙譯,《無量清凈平等覺經》是支婁迦讖譯。但我們只要把這兩部經典比較一下就會即刻發現,二者無論是内文,還是遣詞,還是用句,基本都是一致的。這就是筆者定義的「翻版」。當然二者間也存在不同之處,例如,前者用「即」,後者從始至終用「則」;前者沒有偈頌,後者有偈頌;前者用音寫詞「阿彌陀」,後者用「無量清凈」這樣的翻譯。後者應該是前者的「翻版」。前者多用音寫詞等特徵與支婁迦讖的譯風一致,把音寫詞改為漢語的做法與支謙譯風一致。因此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即《大阿彌陀經》是支婁迦讖譯,《無量清凈平等覺經》是支謙譯,所有經錄記載恰恰是顛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