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保卫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北京保衛戰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京师保卫战
瓦剌侵明戰役的一部分
日期 明朝正統十四年(1449年)八月
地点 北京
结果 明朝勝利,瓦剌釋放明英宗,後爆發奪門之變
参战方
明朝 瓦剌
指挥官和领导者

景泰帝朱祁钰
兵部尚書于谦

右副都御史孫祥戰死紫荆关

首領也先
孛羅戰死

卯那孩戰死
兵力
20萬人 17萬人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京师保卫战亦称北京保卫战,发生于明朝正統十四年(1449年)八月,中國明朝兵部尚書于谦領導下抵抗蒙古瓦剌首領也先所率攻打北京的大軍,并将其擊退的战争

背景及起因[编辑]

瓦剌是当时漠北蒙古三部之一,另外两部是鞑靼兀良哈。明初,脱欢统治瓦剌。明英宗正统四年(1439年),脱欢死。其子也先继父位,自称淮王。也先即位后以武力统一蒙古各部,逐渐强盛,多次侵犯明朝北方边塞。正统十四年(1449年)初,也先遣使2000人向明朝贡马,诈称3000以冒领明廷赏物。明廷按实际人数给赏,并削减了马价。瓦剌首领闻悉大怒,在当年七月召集所部大舉进犯明朝邊境。时太监王振专权,他慫恿皇帝朱祁镇率五十万大军亲征。八月初,明朝大军刚到山西大同,前线即傳來各路明军溃败的消息。王振不敢冒进,便令大軍撤退,途径土木堡時被瓦剌大军包围,明軍被瓦刺大军围攻数日,全军覆没。王振及众多將領皆死于乱军之中,皇帝被俘,这就是土木堡之变。也先乘明朝主力溃散廷内无主,国无重臣,京师空虚,人心未固之机,率大军继续南攻,试图攻占明都城京师,迫明投降。[1]

明朝备战[编辑]

正统十四年八月,明军战败英宗被俘的消息传到京师,举朝震恐。文武束手无策,“群臣聚哭于朝”。八月十八日皇太后命皇帝胞弟郕王朱祁钰监国,召集朝臣商议战守大计。以徐有贞(當時名珵)为首的一些大臣主张迁都南京;而主张抵抗的兵部侍郎于谦則认为:“京师天下根本,一动则大事去矣”。并以宋朝南迁的故事为例反對遷都。称:“言南迁者,可斩也”。[2]吏部尚书王直内阁学士陈循等人都赞同于谦,最后廷議乃決定固守北京。八月二十三日,为稳定人心,明廷將招致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王振抄家灭族;二十九日,文武百官请皇太后改立監國郕王为帝,遥尊被俘的朱祁镇为太上皇[3]使瓦刺借英宗要挟明廷的阴谋破产。于谦升任兵部尚书,积极备战;随後两京、河南山东等地的勤王部队也陆续赶到。于谦整军备战,并选拨新进将领操练军兵,並命令边防部队加紧修固沿边大小关隘。

戰鬥及結果[编辑]

十月初一,瓦剌军分三路大举进攻京师。东路军二万人从古北口方向进攻密云;中路军五万人,从宣府方向进攻居庸关;西路军十万人由也先带领,挟持英宗自集宁经大同、阳和,攻陷白羊口后,挥师南下,进攻紫荆关。明廷得知瓦刺已向京师逼近,下令京城戒严,诏诸王遣兵入卫。八日,景帝命于谦提督各营兵马,将士皆受其节制。刘安、王通被赦出狱,协守京师。

十月初九日,瓦剌军在明朝叛降太监喜宁的引导下,绕小路越过山岭,攻破陷紫荆关,右副都御史孫祥戰死,瓦刺军由紫荆关和白羊口两路逼近京师。明朝廷召集文武大臣商讨战守京师策略,京师总兵官石亨提议:「毋出师,尽闭九城门,坚壁以老之。」于谦则认为此举「奈何示弱,使敌益轻我,」主张到背城立寨,正面迎敌。「分遣诸将帅兵二十二万,陈于京城九门」[4]。于谦本人和石亨范广镇守德胜门;都督陶瑾镇守安定门;广宁伯刘安镇守东直门;武进伯朱瑛镇守朝阳门;都督刘聚镇守西直门;副总兵顾兴祖镇守阜成门;都指挥李瑞镇守正阳门;都督刘德新镇守崇文门;都指挥汤节镇守宣武门。待明军布阵完成后,下令“悉闭诸城门”,“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斩其将;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 [5]

十月十一日,瓦刺军抵达北京城下;被俘的太上皇朱祁镇這時被帶到德胜门外土关。当日,明将高礼毛福寿在彰义门北与瓦刺军交战,初战告捷。也先不敢贸然进攻,投降瓦刺明朝太监喜宁建议也先,以议和之名,诱于谦等人前往迎驾,乘机擒获,使明军无首而溃。于谦识破也先计策,一面派王复、赵荣去瓦刺军营进见英宗,另一方面则积极备战,其他一概不闻。也先阴谋未能得逞。十三日,也先下令軍隊进攻德胜门。于谦派石亭带兵预先埋伏于德胜门外路两旁的民房中,只派少量精骑接战,佯装败退。瓦刺军以万余骑追来,待瓦刺军进入明军伏击圈时,范广指挥神机营突发火炮火铳,同时,石亨所领伏兵突起夹攻。瓦刺军大败,也先之弟孛罗和平章卯那孩都中炮身亡。瓦刺军又转攻西直门,明守将都督孙镗率师迎接。明军斩瓦刺前锋数人,迫其北退,孙镗又率军追击。瓦刺军合围孙镗,幸高礼、毛福寿和石亨率兵前来增援,瓦刺军三面受敌,被迫退去。瓦刺军在德胜门和西直门受挫后,又攻彰义门。于谦派武兴、王敬、王勇率军接战。明军神铳、弓矢、短兵前后相继,挫败了瓦刺的前锋。但明军自己也乱了方阵,瓦刺军乘机反击,明军败退,武兴中流矢死。瓦刺军追到土域。上域一带的居民,掷砖投石,阻止瓦刺军的进攻。明援军赶到后,瓦刺军仓促退去。[6]

于谦統率各路明军奋勇抗击,五天内屡次大破瓦剌军,有“鐵元帅”之称的也先胞弟孛罗和平章卯那孩都中炮陣亡。居庸关方面,因天大寒,明守将羅通汲水灌城,令墙壁结冰,经七天战斗,瓦剌军的攻勢均被击退。進攻不利,部隊厭戰心理高漲,又聞明朝援军不断赶到,也先恐怕退路被截,乃在十月十五日夜裡下令北退。于谦命明军乘胜追击,大破瓦剌军,附近百姓也纷纷组织起来袭击瓦剌军殘部,夺回了為瓦剌所掳的许多百姓和财物。至十一月初八日,瓦剌军完全退出塞外,京师之围遂解。[7]

后续[编辑]

京师保卫战明军获胜,使大明王朝度过了一次严重的危机。翌年,明廷奉新帝朱祁钰改元景泰;也先見所俘的朱祁镇失去利用價值,乃遣使与明朝议和,并答应釋放朱祁镇返京,與明朝恢復朝貢貿易關係。但景帝虑及皇位不保,不愿接回英宗,最后在于谦的劝说下,应允讲和,接回朱祁镇。太上皇朱祁镇回後,與不願放棄帝位的朱祁钰關係緊張,後來終於引發宮廷政變[8]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卷 三百二十八,列传,二百十六
  2. ^ 《明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八
  3. ^ 《明史》卷十,本纪第十,英宗前纪
  4. ^ 《大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四
  5. ^ 《明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八
  6. ^ 《大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四
  7. ^ 纪红建 :《中国都城保卫战》第二十四章 明代京师防御与保卫战,中国文史出版社 ,2009年01月1日
  8. ^ 白寿彝 :《中国通史》第九卷 第一节 正统至天顺年间的政治,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