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鄭軍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郑家军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明鄭軍事是中國兩朝交替之際,支持南明的鄭氏政權所擁有的武裝力量,基礎間接來自於亦官亦盜的明鄭鄭芝龍创立的私人武力,而在鄭芝龍降清被軟禁後,其子鄭成功隻身逃往金門,接管父親若干舊部,並漸次擴充而終成一支足以和清軍抗衡的部隊。

治軍[编辑]

鄭成功在治軍上非常的嚴苛,對於怯戰者、畏戰者、貪污者、叛逆者都是殺無赦,而且常常誅連全家。從1649年(永曆三年)九月起至1661年(永曆十五年)元月止,鄭成功所誅殺的將吏就有七十五員,這些人大都是戰時怯戰、戰敗者,黜降或其他罰責有九員,另外有六件殺貪誅叛,受黜革、降罰、綑責者計僅有三十餘員,同時期的獎勵方面,將吏的提昇、獎賞、爵賞,提授共計三百餘員次,總和來看鄭成功雖然是儒家太學生出身,但治軍上是標準的法家作法,賞罰並重,講求戰功。

故鄭氏麾下的軍隊有「怯者不敢獨退,勇者不敢獨進,膽勇成列,心力俱齊」的描述,在與清軍的對陣當中,勝率極高。戰時,以繩索劃地為界,退越繩索、畏縮不前、無令後退者皆誅殺。另一方面對勇猛衝鋒、斬將拔旗者給與獎勵,鄭成功本人更是勇猛異常,其人在戰場共計有七次險遭不測的記錄。

組織[编辑]

鄭軍組織並非固定一成不變,以下是鄭成功時期大致上的編裝。

水師[编辑]

主要使用福船,亦稱大船。這種船有如此的描述:「為樓三層,乘風沖擊,不可遏抑,其高若墉 不可抑攻;其堅若鐵石,矢石不能貫,炬不可爇」。當時鄭家水軍在中國東南沿海有著絕對的制海權,沒有向明鄭繳交過路費的外國商船幾乎不可能通行,滿清的船隻更是下不了海。

  • 內司鎮(藩主延平王直轄)
  • 前鎮、後鎮、一鎮、二鎮、三鎮、四鎮、五鎮、樓船鎮

陸師[编辑]

藩主本隊[编辑]

  • 左、右武衛營(金甲部隊,可能是明朝傳統盔甲,也可能是西洋甲)
  • 左、右虎衛營〈即鐵人隊〉
  • 驍騎鎮〈騎兵營〉
  • 神器營(砲兵營)
  • 親丁鎮〈含黑人鳥銃隊〉

一般部隊[编辑]

  • 左、右先鋒營
  • 北鎮、 前鋒、中權營、 後勁營(北方人部隊)
  • 鐵騎營(重裝騎兵營)
  • 五衝鎮(五鎮必定是前、後、左、右、中,後敘的五鎮不再贅述)
  • 宣毅五鎮
  • 援勦五鎮
  • 正兵、奇兵、殿兵、遊兵、英兵五鎮
  • 仁、義、禮、智、信、木、金、水、火、土等十武鎮
  • 廿八宿營(角、亢、氐、房、心、尾、箕、斗、牛、女、虛、危、室、避、奎、婁、冑、昂、畢、觜、參、井、鬼、柳、星、張、翼、軫)

軍職[编辑]

高階軍官[编辑]

  • 中軍(水陸提督)
  • 前、後、左、右軍(水師提督)
  • 前、後、左、中、右軍(陸師提督)

武裝[编辑]

盔甲日本盔甲為大宗)、籐牌、滾被、銃(槍械地雷等。

特色軍種[编辑]

鐵人隊[编辑]

是鄭軍的特種部隊,編裝在左右虎衛營中,人數總共約3千人,全身穿著厚重的盔甲,頭戴鐵盔,身穿鐵鎧、鐵臂、鐵裙,臉覆鐵面,只露出眼口鼻(什麼樣的盔甲,眾說紛云,不過在鄭家自己生產基地匱乏,又長年從日本輸入盔甲,尤其鐵面是日本盔甲的獨有特色,應可猜出倪端,不過鄭軍有所取捨,比如為適應閩南沿海地形,鐵人隊腿不穿護甲且赤腳),攜帶弓箭與手持藤牌與雲南斬馬刀,屬於重裝步兵。

部隊編制[编辑]

「每班帶班長六員,配雲南斬馬刀各二,牌各二,弓、箭則全班俱執。又十班之中,弓箭居四,刀、牌居六。」

戰術[编辑]

「明季南略」書中對鄭軍有此描述:「…前隊長鎗,次團牌,第二陣『倭銃』(從日本購入的火繩槍)…而疾走如飛,突至馬前殺人。其兵三人一伍,一兵執團牌,蔽兩人,一兵斫馬,一兵砍人,甚銳,一刀揮鐵甲軍馬為兩段。蓋鑄刀時,用鐵匠百人挨遞打成此一刀,故銳特甚…鄭兵不動,俱銕甲胄銕面頭子,只露兩足,用長刀砍騎,銳不可當,射中其足,則拔箭更戰,清兵逐敗…」 此處所說的團牌即藤牌。 「第一隊五十人,前有五色旗一面領之。有滾被二人;滾被者,用一大棉被厚二寸,一人執之,雙手有刀。如箭至,即張被遮候; 箭過,即捲被持刀滾進,斫人馬足,又有團牌二人。滾被、團牌此四人俱喫雙糧。」

簡單的說,鐵人隊是部隊的前衛,集結盾牌防禦敵人的箭雨,遇到敵人鐵騎,則低姿態以長刀斬馬腳。

黑人鳥銃隊[编辑]

來源主要是來自澳門葡萄牙黑人僱傭兵,由鄭芝龍向西方殖民國家購買的黑奴所組成,約有三百人,隊長名為路易斯·瑪托斯。這些黑人精通火器的鑄造和運用,而且驍勇善戰。鄭芝龍對這支部隊相當的重視,到了鄭成功的時代,更提升為貼身禁衛隊。除了護衛主帥以外,還常常擔任扭轉戰局的奇兵,這支部隊在鄭成功攻台之戰中也有發揮貢獻。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