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制度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奴隸制奴隸主擁有奴隸的制度,奴隸視為是奴隸主的財產,可以買賣,且奴隸主可強迫奴隸工作[1],勞力活動須以奴隸為主,無報酬,且無人身自由。一個人類社會中,如果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這樣的社會,叫奴隸社會

古代最典型的奴隸制是羅馬帝國,此外,古希臘古埃及古巴比倫戰國以前的中國南北戰爭以前的美國南方,以及以前一些英國法國俄國殖民地都屬於奴隸制。然而,關於奴隸社會是否為任何地域、任何民族的必經階段的觀點,仍存在著爭議。現在奴隸制度在世界各國都是非法的,但估計世界上仍有二千七百萬人是奴隸,有些研究者指出奴隸制度可望在2042年完全根除[2]

奴隸制的起源[編輯]

奴隸一般來源於戰俘、被佔領地區原住民、負債者和罪犯近古近代的奴隸多從非洲等地方拐賣到歐洲的殖民地。奴隸制一般出現在手工業和商業比較發達的地區,因為奴隸制最大程度上降低了成本。

大部分奴隸制度國家也有捉回與處罰逃奴的法律。

古代奴隸制度[編輯]

古代奴隸制度指工業革命之前的奴隸社會。

東亞[編輯]

奴婢是古代東亞律令制下與良民相對的賤民的一種。奴是男性賤民,婢是女性賤民。奴婢沒選擇住處與職業的權利,他們可以被買賣,不可逃走但主子也可能釋放他們,奴婢法律上介於人與物之間。

中國大陸[編輯]

中國的奴隸有很多種類,成因也很不相同,總的趨勢是從周朝開始,奴隸或者說主僕的人身依附關係一直在削弱,基本觀點是自戰國時代開始就沒有奴隸制了[來源請求]。在中華民國成立後,中國最終從法律上明確消除了奴隸的存在。但實際上在家庭中從事家務勞動的奴婢至中華民國大陸時期仍然存在。在香港,1922年當地部份人士組織反對蓄婢會,主張廢除傳統蓄婢制度。香港政府於1923年通過《家庭女役則例》,正式廢除蓄婢,婢女變成受薪僱用的女傭

三代先秦秦朝時代,有官奴私屬之分。奴隸多產生於戰爭,從敵方俘虜庶人軍人很可能成為奴隸,也有罪犯被貶為奴隸的,犯叛逆罪的,有時全家乃至全宗族要淪為官奴。

漢朝,奴隸的產生主要來源於土地兼并而形成的私屬,另外東漢末期,人民為躲避戰亂,投靠大莊園主,也成為私屬。漢代到隋唐時期,在法律上有明確的良賤之分,如部曲(奴隸的一種)毆傷良民處死,良民打死自己的部曲,部曲有罪的話就不追究、部曲無罪的話只判徒刑,且可以用錢贖免。

宋朝以前,長期受雇於人的傭工,其地位低於良民,也是奴隸的一種。宋朝開始,因僱傭形成的主僕關係不再視同於良賤關係。但實際上,私屬奴隸的現象大量存在,不過在法律上禁絕了私屬奴隸、也不允許將良民賣為奴隸。宋代的一部份軍人,也被視為賤民。

代,由於蒙古族本身實行奴隸制,所以官奴盛行。明朝初年,朱元璋曾頒布過改奴為良的法令,明中葉以後畜奴的風氣又盛行起來,顧炎武說,「今吳仕宦之家,(奴)有至一二千人者。」[3]湖北麻城的梅、劉、田、李四家,「家僮不下三四千人。」[4]初也實行投充法,至雍正年間正式廢止奴隸制。康熙帝採低賦稅政策,像明代一樣賣身為奴者實際上已大幅減少,但是滿洲風俗嚴分主奴,八旗之人都視為愛新覺羅家的家奴,皇帝是愛新覺羅家的主人,所以旗人大臣在面時會自稱奴才,如果是單純的漢人身份,只可以稱「臣」。如稱「奴才」將會被皇帝駁斥。乾隆帝還一度因為漢人官員仿效滿風,自稱「奴才」而大怒,敕命不分滿漢,凡上奏摺均稱「臣」。

中國古代的賤民制度不同於奴隸,樂戶匠戶仵作牙人娼妓甚至宋代的一部份軍人,在法律上都是賤民,但是他們並不是奴隸。中國雖然沒有嚴格定義下的奴隸制度,但是受到類似奴隸制度而傷害之中國人不在少數。清雍正帝廢除賤民制度。

胥靡」,是古代對一種奴隸的稱呼。由於用繩索牽連著強迫勞動,故名。另外,漢代還用作刑徒的名稱。如《漢書·楚元王傳》中有「胥靡之。」顏師古注之曰:「聯繫使相隨而服役之,故謂之胥靡,猶今役囚徒以鎖聯綴耳。」

近年來,很多人[誰?]認為中國歷史上雖然有奴隸,並沒有具體地出現奴隸制度。

朝鮮[編輯]

朝鮮王朝,官員若被判了謀反罪,其家人會被充作官奴婢使用。這些官奴婢的地位非常低微,可以說相等於國家的賤民。也有私人擁有的私奴婢。不過,另一方面,國家亦為這些奴婢提供一個翻身的機會:若他們有幸可以考科舉雜科成為技術類官員如醫官譯官畫員等,或考武科成為軍官,可以除去賤民的資格,升為中人,而女性則當宮女後翻身,若得到國王寵幸有可能封為後宮嬪御,但歷史只有極少數例子,而且能成為正式宮女的賤民女子多為兩班賤妾所生的庶女,否則只能當上官婢,不屬於宮廷女官。另外若賤民女性嫁賤民男子,其夫若成為中人,自己亦可升為中人。

台灣[編輯]

同時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中國傳統的童養媳等等奴婢制度仍然合法。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後,駐日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元帥宣佈解放日本的奴隸階級。

日本[編輯]

根據《後漢書》的「東夷伝」的記錄,日本的奴隸制度,至少可追朔至彌生時代生口。約在江戶時代(17世紀起),官方在形式上廢除奴隸制度,但不合理等同賣身的勞動契約則幾乎持續到近代。[5]

西亞[編輯]

以色列[編輯]

古代以色列有束奴的制度。聖經約書亞記中的第9章,就有基遍人因為欺騙以色列人而被當作奴隸的記載。士師記第1章更有迦南人亞摩利人因土地被攻佔而成為奴隸的過程描述。

伊朗[編輯]

伊朗(舊稱波斯)是第一個廢除奴隸制並在所有的帝國建設及軍隊中使用有償勞動力的文明。波斯帝國的建立者居魯士大帝在他的人權憲章中廢除了奴隸制,這本憲章現在保存在大英博物館裡。

南亞[編輯]

印度[編輯]

古希臘歷史學家Arrian在他的著作Indica裡寫道:「這一點在印度也是值得注意的,即整個印度都是自由的,根本沒有一個印度人是奴隸,在這一點上他們和拉科尼亞人一樣。然而拉科尼亞人使用希洛特人作為奴隸,但印度根本就沒有奴隸,更談不上任何印度人成為奴隸。」但印度卻帶有嚴重種族歧視種姓制度

歐洲[編輯]

古羅馬[編輯]

油畫:奴隸市場(Jean-Léon Gérôme 繪)

奴隸通過被一種稱作「Mancipatio」的方式進行買賣。在羅馬共和國時期和羅馬帝國初期大約有15%-20%的人口為奴隸,主人可以合法地殺死奴隸,一直到公元2世紀有關保護奴隸的法律才被設立。儘管如此,各種複雜的社會原因使得這樣的情況很少發生。頒布於公元前82年的Cornelian法禁止主人在任何場合殺死奴隸;前32年的Petronian法禁止主人強迫奴隸進入競技場搏鬥。古羅馬歷史學家蘇埃托尼烏斯寫道,在克勞狄一世統治時期,如果主人忽視奴隸的健康問題並導致其死亡,則該主人要被判處謀殺罪;並且,如果一個奴隸在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廟得到醫療並恢復,他將獲得自由。圖拉真時期的斯多葛學派演說家屈梭多模用兩天時間在集會論壇上做了兩次對奴隸制度的譴責的演說(14和15),塞內卡長老英語Seneca the Elder在公元1世紀記載道,那些對奴隸殘暴的主人會被當眾羞辱。公元2世紀哈德良修改了Cornelian法和Petronian法。公元3世紀卡拉卡拉時期的斯多葛學派法學家烏爾比安通過法律禁止了父母將自己孩子賣為奴隸的行為。最後一位有名的異教徒皇帝戴克里先在公元3世紀末4世紀初法令禁止債權人奴役債務人,並且禁止男人為還債而將賣身成為奴隸。

據說一位羅馬居民Vedius Pollio將他的奴隸的屍體餵魚;4世紀時期的喜愛基督教的羅馬皇帝格拉提安規定任何控告其主人的奴隸要被當即燒死,但是這項法律一般只用於企圖對皇帝不利的人,而參與反叛的羅馬奴隸通常會被釘在十字架上處死。

在古希臘-羅馬時期,奴隸制通常與殺嬰聯繫在一起。一些被遺棄的嬰兒會被販賣奴隸的商人所救,然後他們把嬰兒撫養成奴隸。

希臘[編輯]

斯巴達城邦的一個獨特之處在於他們依靠黑勞士人從事幾乎所有的經濟活動。這樣便使得斯巴達人能夠全力以赴進行軍事訓練與戰爭準備,而這些又可以用來防止奴隸暴動。

一直到公元12世紀,拜占庭都擁有著大量的異教徒奴隸來為國家和個人家庭工作。12世紀末抵抗奴隸制的力量日益強盛,但是像美國那樣的解放奴隸宣言運動卻從沒有出現過。

在拜占庭時期的早期男性奴隸通常是要被閹割的,這一傳統源自羅馬帝國。甚至一些陸軍和海軍的重要將領如波斯的征服者Narses都曾被閹割,這通常是由於太監無法對皇帝造成威脅,所以他們較容易擔任更高的職位(皇帝從來不會被閹割)。然而,這一西方的觀念在拜占庭盛行以後,閹割就帶有了恥辱的含義。

非洲[編輯]

古埃及[編輯]

古埃及使用戰俘和從國外購買奴隸。埃及的土地是由那些將自己農作收成的一部分上繳給法老的自由農民所耕種的。記載道,這些農民「處於僅僅比衣不蔽體和食不果腹的稍稍好一點的狀態而已」。所有戰俘都被認為是法老財產的一部分而不被賣給普通公民。然而有記載表明法老還是將奴隸賞賜給他的一些將軍和祭司們。

一些法老王比如圖特摩斯三世拉美西斯二世對外公布了他們在對迦南戰爭時俘獲戰俘的種類和數量的詳細清單。第十八王朝的建立者法老Ahmose手下一名叫Ahmose的士兵在他墳塋的牆壁上留下了關於喜克索斯人的首都Avaris淪陷時的記載:「Avaris被洗劫一空,然後我帶著我的戰利品——一男三女共四人——離開了那裡,接著陛下將他們送給我作為奴隸。」也有一些奴隸是在法老時期對努比亞的遠征時獲得的。正如其他古代文明一樣,軍事侵略和奴隸制度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

聖經中有關埃及的章節里也提到了奴隸制。約瑟就曾被賣到埃及為奴。出埃及記的開頭有過描述:埃及的所有希伯來人都淪為了奴隸。與約瑟的經歷相似,也有一些奴隸進入高等社會階層的例子,他們有的甚至還與埃及家族聯姻。儘管如此,更多的奴隸是在西奈半島的銅礦里勞作至死。就像一些後來的社會那樣,當時埃及的奴隸也是各種各樣:有富裕人家的僕人和家庭教師,有工匠,也有各種工地的工人。

衣索比亞[編輯]

撒哈拉以南非洲[編輯]

美洲[編輯]

北美洲[編輯]

美國直到1865年美國南北戰爭之後才逐漸徹底廢除奴隸制。美國獨立戰爭的政治領袖們大多在家中蓄奴。

加勒比海[編輯]

加勒比海在西班牙人來到後實行奴隸制度,以希斯班尼奧拉島最有名,在海地革命後逐漸廢止。

西班牙殖民地[編輯]

巴西[編輯]

公元1888年巴西頒布法令禁止蓄奴。

現代的奴隸[編輯]

雖然現代世界各國的刑法普遍有「使人為奴隸罪」或類似的條文,然而國際勞工組織2005年5月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世界上仍有超過1230萬人生活在奴隸狀況下。其形式大略有:

  • 奴工
  • 性奴
  • 妨害自由罪及身心虐待的嚴重情形

奴工[編輯]

2007年山西黑磚窯案中,中國的山西省被揭發有磚窯礦主從人販子買入包括兒童在內的奴工,將他們關押在各個窯場,強迫他們從事極高強度的體力勞動,動輒暴力毆打,使得不少奴工致殘、致死。

2010年,新疆智障人黑工廠案被揭發。

童工[編輯]

童工是指利用小於法定成年年齡(例如18歲或者20歲)的人從事經濟生產活動,包括青少年兒童。由於青少年及兒童不清楚自身的權利,在薪資、工作環境及時間上常會有剝削童工的情形出現。

性奴隸[編輯]

性奴隸制是包括各種各樣不同的情況:

  1. 強迫性工作
  2. 為固定的主人提供性服務;
  3. 在傳統宗教儀式內被迫提供性服務;
  4. 主要用處不是提供性服務,但和主人發生性關係是尋常或被社會允許的奴隸。

虐戀情況下出於自願接受他人主宰的,一般不被認為在社會學上屬於性奴隸。

總之,奴隸制的本質意味著奴隸可以只是一件可利用的物品:而女性奴隸是在性虐待和性奴隸制中最高的風險。當今世界上性奴隸多與拐賣人口問題緊密相關。二戰期間日軍於各佔領區使用的慰安婦也是性奴隸的例子。

而因背後利益重大,歐美等地仍有強搶女性迫她們做性工作,有些則透過人口走私販賣到國外,亦有捉走女性作強迫婚姻。

妨害自由罪與身心虐待的嚴重情形[編輯]

中華民國臺灣苗栗地方法院99年訴字624判決中,六名被告因口角糾紛與債務糾紛,將被害人強行帶走並拘禁,拘禁期間僅讓其每日食用一餐,並罰半蹲、趴地面做拱橋、洗戰鬥澡,或以球棒或徒手方式毆打,並以殺害為脅,逼迫被害人搬運自家財物到被告處抵債。法院判決,六名被告為「使人為奴隸罪」(中華民國刑法第296條1項)之共同正犯。

廢奴主義[編輯]

在人類歷史中一直存在著各種的奴隸制度,在各時代中也有許多廢除奴隸制度或是釋放奴隸的運動。

希臘的斯多亞學派主張人類之間的情誼,及所有人類都是平等的,批評奴隸制度違反了自然律[6]。中國的王莽在西元九年短暫的禁止奴隸買賣,但未禁止奴隸制度[7][8]。1590年時豐臣秀吉也在日本禁止奴隸制度[9]

參考文獻[編輯]

  1. ^ Laura Brace. The Politics of Property: Labour, Freedom and Belonging. 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04: 162– [May 31, 2012]. ISBN 978-0-7486-1535-3. 
  2. ^ Melissa Hogenboom. A tipping point in the fight against slavery?. BBC News. 2012-10-18 [2013-09-13]. 
  3. ^ 日知錄》卷十三,《奴僕》條。
  4. ^ 於子瞻甫墉著:《金沙細唾》。
  5. ^ Lewis, James Bryant. (2003). Frontier Contact Between Choson Korea and Tokugawa Japan, p. 31-32.
  6. ^ Marcía L. Colish. The Stoic Tradition from Antiquity to the Early Middle Ages: Stoicism in classical Latin literature. BRILL. 1990: 37, 459 [May 31, 2012]. ISBN 978-90-04-09327-0. 
  7. ^ Junius P. Rodriguez. Encyclopedia of Slave Resistance and Rebellion.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7: 420– [May 31, 2012]. ISBN 978-0-313-33272-2. 
  8. ^ 中國歷朝改革變法實錄 兩項重大改革(2)
  9. ^ Lewis, James Bryant. (2003). Frontier Contact Between Choson Korea and Tokugawa Japan, p. 31-32.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